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0字體大小: A+
     

    “你回來啦。”連慕然轉身,見到他,沒有發現他臉色有多難看,笑着打招呼,想起自己的身邊還有簡裔雲在,她頓了下,扶住車子,纔想介紹簡裔雲給凌彥楠認識,但是凌彥楠已經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轉身回去屋子了,連慕然看着,愣了下,愣是沒有發現有什麼能讓凌彥楠如此生氣的事情。

    簡裔雲勾脣,冷冷的看了一眼凌彥楠的背影。

    連慕然想起之前簡裔雲說的話,她小臉有些尷尬,她沒想到凌彥楠會這麼的當着簡裔雲的面子而這麼對她,“雲,你先回去吧,下一次我約你。”

    簡裔雲嗯了一聲,知道他現在不適宜做太多體貼的事情,只能扶着她到鐵欄處站着,頓了下才說,“有事打電話給我,我先走了。”

    簡裔雲開車走了,連慕然艱難的移動着腳步,往裏面走。

    凌母也知道連慕然回來了,見凌彥楠往門口走去,就笑了,覺得他是出去接連慕然回來的,擔心她現在走路不方便,所以她也不出去湊熱鬧了,只是不到一會兒,卻只見到凌彥楠一個人進屋,她感到很奇怪,“小然回來了嗎?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凌彥楠不語,轉身就上了樓,凌母皺眉,她剛纔聽到了車聲,以爲連慕然回來了,但是見只有凌彥楠一個人,也就以爲她沒回來,也沒有多想,但是她剛坐下,就看到連慕然艱難的扶着門走進來,嚇了一跳,“小然,你怎麼——”

    想起自己兒子抿脣不悅的上樓,凌母嘆氣,不懂他們兩人又怎麼了,明明早上還好好的,凌母也不再多想,過去扶着連慕然進屋,連慕然笑着道了謝,想起剛纔凌彥楠沉着臉不管她就進了屋,忍不住的擡眸往樓上看,這一看,就剛好看到了凌彥楠抿着薄脣在樓上看着她,但是一接觸到她的視線,他就轉身進去了房間了。

    凌母顯然也見到了,笑了笑,覺得兒子是在鬧彆扭了,衝樓上叫了一聲,“彥楠,你老婆回來了,小安已經夠餓了,就算你有什麼氣也等餵飽了小安再說。”

    “媽……”連慕然被她這麼大聲的叫着,小臉有些不自然,忙移開話題:“媽,小安在哪裏,現在肯定餓壞了吧?”

    凌母剛想說話,就看到凌彥楠抱着小安下樓了,凌母淺聲的在連慕然耳邊說:“小然啊,有什麼事好好說,別吵起來了,知道嗎?”

    說着,就轉身進去廚房去了,將空間留給連慕然和凌彥楠。

    連慕然無奈的笑了下,她跟凌彥楠的感情好像還沒好得能吵起來,最多隻是冷戰,互相不理睬罷了。

    果然,她想得沒有錯,凌彥楠只會跟她冷戰,下了樓後,一言不發的坐了下來。

    凌彥楠跟連慕然都沒有說話,大廳裏很安靜,連慕然不知道說什麼來打破寧靜,只能用眼神示意凌彥楠將小安抱過來,而凌彥楠懷裏的小安餓哭了,但是在見到連慕然時,在凌彥楠的懷裏不安分的掙扎着,伸手要連慕然抱,打破了兩人的寧靜。

    連慕然看到小安眼兒紅紅的,水嫩的小臉躺着淚痕,心痛不已,知道兒子餓了,想餵奶,但是想到這裏是大廳,她小臉一熱,說:“讓我上樓去喂小安。”意思是,你抱我上去。

    凌彥楠頓了下,俊臉一黑,知道自己不該將小安抱下來的,但是想到她因爲赴簡裔雲的約而冷落兒子,餓到了兒子,他的心就極其的不舒服,所以就抱着小安下來,讓她看看,她都把兒子nue待成什麼樣兒了,所以也就忘記了,她一貫在房間裏給孩子餵奶的。

    “你生氣了?”見他不說話,將俊臉撇一邊,她皺了皺眉頭問。

    凌彥楠抿脣,冷看了她一眼,道:“抱緊小安了。”

    連慕然點頭,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卻還是應了聲,抱緊了懷裏的兒子,而連慕然則沉默的彎腰,一把將她抱起。

    “啊……”縱使是連慕然,也被嚇了一條,“凌彥楠,你——”她手裏抱着兒子,手就顧不上其他了,她擔心她會掉下來,然後兒子也跟着遭殃。

    “你抱着兒子就好。”他邁着沉穩的步伐,抱着兒子上樓去,不以爲然的輕哼一聲,“你以爲有我在,你跟小安能摔着碰着?”

    連慕然不語,抱緊了懷裏的兒子,靜下心來後,感受到他心口處的心跳聲,緩緩的鬆懈下來,勾了勾嘴角,沒有說話,而她懷裏的小安,一改剛纔哭鬧,咧着小嘴抓住連慕然胸前的長髮在手裏把玩,顯然很喜歡現在的感覺。

    連慕然心地緩緩的被什麼東西融化了,變得無比的柔軟,如清風拂過羽毛的感覺,忍不住擡眸看了一眼還是面無表情的男人。

    她和他們的孩子,此刻都在他的懷裏,被他保護着,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好得讓她忍不住的笑了出來,一股幸福的滋味,悄然而至。

    她發現,其實她真的很容易滿足,只需他的一個吻,給她一個笑容,給她一記擔心的眼神,她就覺得很開心,心裏就充滿了期許。

    只是,從樓下到樓上,沒有多遠的距離,她還沒來得及感受更多才此刻的美好,她已經被他放在chuang上了。

    凌彥楠放下連慕然,看了眼兒子,抽了一張紙巾,溫柔的擦了擦小安嘴邊留下來的口水。

    連慕然知道兒子餓了,也顧不上凌彥楠的心情了,“你先出去。”

    “你哪裏我沒看過?”凌彥楠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到*的一邊坐下,看樣子是不走了。

    連慕然心裏其實還是有些不習慣的,但是既然他不走,總不能將他趕走,而且他也說得沒錯,她的身子,他哪裏沒有看過,只是有他在,她會緊張罷了。

    連慕然邊喂孩子邊側臉看了眼拿起她抽屜裏的書看的凌彥楠,試着敞開話題,“剛纔送我回來的是我的好朋友簡裔雲,你見過他嗎?”

    凌彥楠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沒有什麼反應,只是過了會兒還是放下書,淡淡的問:“好朋友?怎麼樣的好朋友?有多好?”

    連慕然是跟他沒話說,纔會選擇跟他說一下簡裔雲的身份,但是想到他會問這麼多,有些驚訝,“我們從小就認識了,我們兩人比較談得來。”

    凌彥楠眉頭挑了下,他從來沒有見過連慕然能跟誰談得來,畢竟,她向來都是冷冰冰的,而且出身又好,所以,他知道她很少有很要好的朋友。

    而她能說出這麼一句話來,顯然是跟簡裔雲的關係不簡單了,他輕哼了一聲,擡眸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淡淡的說:“你跟我說他幹什麼?告訴我其實你們之間沒有什麼?不過,我也什麼都沒有問,不是嗎?”

    她一聽就知道他肯定誤會他們的關係了,便淡淡的解釋道:“我們之間只是朋友,是沒有什麼,你想到哪裏去了?”

    凌彥楠不說話了,看了一眼她的背影,他能聽得出來她說的話不假,但是他的眼睛也還沒有瞎,雖然隔着一段距離,但是他還是能夠看到簡裔雲看她時的眼神,絕對不是簡單的看一個普通的女性朋友的眼神,所以說,他們之間只是簡單的好朋友?他說什麼也不會信。

    不過,連慕然顯然有可能並不知道簡裔雲對她的心思,想到這他眯起了眼眸,放下了書,冷淡的說:“你怎麼說也是爲人妻了,無論你跟簡裔雲是什麼關係,以後少單獨跟別的男人在一塊,我可不想八卦新聞說我被扣了一頂綠帽子。”

    連慕然聽到這些話,感覺凌彥楠簡直就是在甩她耳光,心裏很不舒服,小臉沉了下來,心裏很難受他竟然這麼看她,“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難道我連跟朋友見個面都不可以嗎?你的約束未免太多了!”

    凌彥楠放下書,俊臉也沉了下來,訕笑的看着她,只是眼神很冷,“這麼急幹什麼?跟簡裔雲的關係這麼好?我就說一句讓你們少見面而已,你就急了?再說了,我難道沒有資格約束你嗎?”

    “我說的不是這個,而是你的詆譭!”如果他了解她,信任她,明白她,他就不會說她會給他戴綠帽子這些話,他會這麼輕易簡單的說出這句話,不過是因爲他不夠信任她,不夠了解她罷了!

    凌彥楠起身,冷笑了下,“我只是給你打預防針,說你一兩句都不行了?”

    連慕然苦笑了下,聲音也不由得太高了些,“我確定自己不會這麼做,你又何須給我打預防針?你又爲什麼要說我?!難道我在你的心裏,就一定會給你戴綠帽子?!”

    “你敢!”凌彥楠咬牙,眯起眼眸看着她。

    一直以來,她說話或者是做事,都是讓着他的,很多事,能不跟他爭吵起來,她就不說,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但是這一次,他只不過說了兩句話而已,她就跟他吵起來了?源頭是什麼?還不是爲了一個外人?

    連慕然苦笑,“你覺得我敢不敢?!”其實,這種事,對她而言,沒有所謂的敢不敢,只有想不想,在不在乎,就是因爲不想,因爲在乎,所以她絕對不會這麼做。

    凌彥楠大步的走到她的跟前,擡起她的下巴,俊臉陰霾滿布,“你什麼意思?”

    他知道她連大小姐沒有什麼後顧之憂,只要她想做,誰能攔她?

    所以,無論她是想給他戴綠帽子也好,再單獨去見簡裔雲也好,只要她想,她的確沒有什麼敢不敢的,她有什麼好顧忌的?!

    連慕然感覺到兒子喝飽了,緩緩的抱着兒子,放在chuang上,放下衣服後才冷淡的擡眸看他,“沒什麼意思,我只能說從我們結婚到現在,我沒有做過任何的對不起你的事,而你呢?”

    “你是在指控我?”凌彥楠笑了下,她的話題果然轉的夠快啊。

    連慕然小臉一愣,她只是說着事實而已,而他卻用指控二字來回應她,意思是他真的做過對不起她的事了?

    想到這,她的心一冷,沒有說話,移開他的手起身。

    凌彥楠拉住她的手臂,愣看着她:“去哪裏?”

    “凌彥楠,你想想,我們說這些有意思嗎?”連慕然說着,見他愣了下,似乎認同她的話,她苦笑的緩緩地推開他的手,又說:“我們其實沒有什麼好說的。”

    凌彥楠也不攔着她了,他語氣很淡的問:“我不明白爲什麼你說‘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是什麼意思,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嗎?”

    連慕然無奈的說:“你覺得要是我真的跟雲有什麼,我會讓他光明正大的送我回來?你對我沒有半分的信任,我說再多,都是枉然,你也一樣不會相信我,不是嗎?”

    凌彥楠笑了下,但是不知道他在笑什麼,“所以,你怪我沒有信你?”

    連慕然不語了,她是怪他不信任她,但是她能說嗎?

    “那你告訴我,你曾經做過什麼,讓我可以相信你?”

    他的一句話,讓她站在了原地,一動不動的站着,攥緊了拳頭,說來說去,他心裏還是介意她曾經設計他,而有了孩子,他身子還怨恨她因孩子而綁住了他的婚姻。

    的確,在他的心裏,她有前科,他不相信她,的確情有可原,但是她沒想到,在一年多之後,小安都七八個月大了,而他還是對這件事情念念不放,放不開。

    凌彥楠抿脣,緩緩的走過去,見到她垂着眼眸,似乎在忍着什麼,沒有說出口來,臉上的忍忍是在是很明顯,他俊臉一沉,譏諷的說:“覺得受委屈了?”

    連慕然不語,擡眸看着她,目光黯淡哀傷,似乎在控訴他的冷漠無情,凌彥楠看着她眼眸裏的傷痛,心口收緊,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良久之後,見她眼眸裏的暗沉還是沒有退去,他薄脣微動,心裏有些壓抑,心底對她的那股氣,因爲她的眼眸,緩緩的不知所蹤,只是有些煩悶自己不知道該如何打破寧靜,但是想起她的腳還在受傷,他忍不住的伸手卻扶了她一把。

    連慕然看着他支撐着自己重量,不讓她的腳承受太多的重量的寬厚的手掌,微微的抽動着的心臟,得到了些許的慰藉,緩緩的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好了,凌彥楠,我們不吵了好不好。”

    凌彥楠蹙眉,聽她的意思,怎麼像是他們剛纔的談話只是在小孩子在過家家?但是他們是麼?

    連慕然緊緊的抱着他,剛纔她心裏在想他的話,她委屈了嗎?

    是的,她是感覺受到委屈了,但是,她接下來又問自己後不後悔嫁給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自己這麼問自己了,但是答案還是一樣,她還是不後悔。

    既然不後悔,那還吵什麼?

    小手緊緊的抱住他的腰,將小臉埋在他的胸膛。

    凌彥楠皺眉,也伸手攬着她,避免她跌倒,見她維持這個姿勢太久了,推了推她,讓她放手,連慕然卻不但不放手,反而攬得更緊了,“凌彥楠,讓我抱一抱,不行嗎?”

    凌彥楠看着她烏黑的發端,不語,卻伸手回抱着她。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見到躺在chuang上的兒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睡着了,而現在天氣還是有些冷,他擔心小安這麼躺着,什麼也沒有蓋,會着涼,推了推身邊的人,見她不動,語氣卻含着溫柔,也有了些笑意的道:“連慕然,抱夠了沒?我的懷抱對你而言就這麼有吸引力?”

    見她不迴應,蹙眉的,看了眼,見她閉上眼睛,兩人緊貼的胸膛中,能感覺到她呼吸均勻,他無奈的扶額,怪的不得沒有迴應,原來是睡着了。

    他不着痕跡的翹了翹嘴角,緩緩的扯開她,抱着她上chuang,跟兒子一起,給他們蓋好被子,愣愣的看着他們母子兩人的睡容,才轉身進去了浴室。

    ……………………………………………………

    連慕然醒來時,就見到恬靜的躺在她身邊的兒子,而耳邊傳來了一陣水聲,凌彥楠應該在裏面洗漱或者是洗澡,她看了下時間,有些晚了,親了一口兒子的小臉就起身找衣服準備換衣服了。

    凌彥楠在洗手間,聽到聲音就知道連慕然醒來了,頓了下走出去,毫無意外的見到她在*上脫衣服,他頓了下,雙手抱胸:“你昨晚沒洗澡?你確定要換了衣服就去上班?”

    他進去了浴室,很快,浴室就多了一股水聲。

    連慕然小臉一紅,沒有說話,心裏其實鬆了一口氣,昨晚的爭吵他似乎沒有放在心上。

    凌彥楠進去浴室給她放好水後,不理她臉色如何,走了過去一把將她抱起來,往浴室走去,邊走邊說:“下一次我希望某些人能好好的洗澡後才睡覺,習慣上跟一個不洗澡的人同睡一張chuang,我個人認爲不是一件好事。”

    連慕然雖然知道他是在調侃她,但是他的話,卻讓她心口砰砰的跳,看着他的背影說:“我……我只是不小心睡着了。她不洗澡就睡着,其實真的不止一兩次的事了,所以他纔會說他習慣了。

    試了水溫後,將她放下坐好,他挑眉的看着小臉微紅的她,喉嚨有些發脹了,“要我親自動手?”

    連慕然猛地搖頭,“不,我自己來就可以,你……出去吧。”

    他喉嚨乾澀的看着她已經溼了的衣服,別過臉不看她,轉身走了出去。

    他今天早上也有會議,現在已經晚了,要是再要她幾回,今天早上的會議是註定不能開了。

    兩人下樓吃完早飯後,凌彥楠一如既往的送她去了公司,看着她在辦公椅子上做好才淡淡的說:“晚上下班我來接你。”

    說完,還沒等她說話,就轉身離開了。

    連慕然看着他的背影,心裏有些疑惑。

    雖說他沒有將昨晚兩人的爭吵放在心上,但是他明顯的變得殷勤的舉動,是怎麼一回事?

    連慕然心不在焉的想了一個早上,還是沒有什麼頭緒。

    ……………………………………………………

    日子一天天的過,過了一個多星期,連慕然腳上的傷因爲被照顧得不錯,沒有再磕到碰到,所以也就恢復得不錯,雖然走路姿勢還是有些突兀,不美觀,但是自己一個人也能走了。

    而這一個多星期以來,凌彥楠真的做到了每天接她上下班,沒有一天缺席,公司很多人都說他們兩人的感情好。

    連慕然雖然不認同他們的話,因爲她不覺得他們之間有什麼感情可言,但是這些話,她真的挺愛聽的,看了下手上的鐘表,時間也差不多了,等一下凌彥楠應該就會過來接她了,想到這,她翹起嘴角,放下心思,專注於工作上了。

    但是她纔剛調整好心態,手機就響了起來,看着上面的號碼,她小嘴微抿,覺得今天凌彥楠可能是來不了了,她打開手機一看,見到他發的信息,小臉微微的沉了下來。

    她的果然沒有猜錯,他的卻不能來接她了。

    唐祕書敲門進入他的辦公室,見到他低着頭好像在玩手機,她打斷他說:“凌總,我們可以走了,幾位老闆都在那邊等着了。”

    凌彥楠看了眼沒有絲毫回覆的手機,眼眸一頓,將手機放進口袋後,轉身出了辦公室。

    他的生意雖然做得大,沒有什麼人敢對他們凌家怎麼樣,但是生意做得大的又豈止他們凌家?所以有一些應酬,他還是必須得去。

    那幾位老闆是他公司的大客戶了,合作了幾年,在凌彥楠還沒到,他們就已經叫了包廂坐下來,還叫人叫了幾位陪酒的小姐過來,雖說是陪酒,但是動手動腳的不少,而且是無下限的,當着衆人的面兒就脫人家小姐的衣服,凌彥楠去到的時候,裏面的場面已經很混亂了。

    見到他,幾位老闆也收斂了些,推了推身邊的小姐,訕笑幾聲,叫旁邊的工作人員再叫一名小姐過來。

    凌彥楠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名工作人員後,沒有拒絕,也沒有說話,很快的一名小姐就被帶了進來,整體都很漂亮,身材纖細,臉蛋漂亮柔美,小蠻腰一手可握,水嫩嫩的,看得幾位老闆心癢癢的看着。

    凌彥楠淡笑了下,沒有看向對方,低頭輕抿了一小口酒。

    小姐按照指示坐下來,就往凌彥楠身邊蹭,凌彥楠淡淡的看了一眼她亂摸的手,她小手一顫,緩緩的移開了跟他的距離。

    一位老闆看着,心裏不舒服了,這位美女可是他們特意的留給他的,但是他卻這麼的不給面子,他心裏越想越不舒服,“凌老闆果真是好豔.福,這位美人可真是漂亮啊,我們來時可沒見着呢。”

    一位老闆見凌彥楠不爲所動,討好的說道:“凌老闆有豔福那倒是真的,你們見過凌老闆的老婆不?那才叫漂亮,又漂亮又有氣質。”

    凌彥楠眼眸深了下,輕飄飄的瞥了眼所有若無的用身上的豐滿來磨蹭他手臂的小姐,小姐咬着小嘴,不敢再動了。

    幾位老闆見凌彥楠對這些話題都不感興趣,也就轉移了話題,但是聊了不久,有人的電話卻響了起來,見到來電顯示,對方明顯的不耐煩了,放在耳邊聽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一位老闆調侃對方,“怎麼了?看你氣的。”

    對方一肚子氣,似乎被氣得不輕,“還能怎麼樣?女人真麻煩,整天都打電話過來問我的行蹤,煩死了。”

    “我家那婆娘也是,還買通我的祕書,調查我的行蹤,真的是氣死我了!”

    兩人說着,越說越氣憤,見凌彥楠還是沒有什麼反應,好生羨慕的說:“凌老闆真是讓人羨慕,娶了一位既漂亮又懂事的老婆,不會整天煩人。”

    凌彥楠眼眸一暗,捏緊了筷子,薄脣微勾,“哦?爲什麼這麼說?”

    對方聞言,嘆氣道:“這麼多次了,從未見過令夫人煩過你,給過念念電話,查過你行蹤,不像我們家婆娘,一點都不懂得進退。”

    聞言,也有人羨慕的恭維,“是啊,有教養的千金小姐就是不一樣啊。”

    凌彥楠不說話,只是笑笑。

    幾位老闆玩得很瘋,喝了一晚都醉了,只有凌彥楠高大的身軀還坐在那裏,淡淡的看着他們,看時間不多了,也就起身告辭了。

    明天大更,一萬五,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
    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