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9字體大小: A+
     

    他抿脣,沉着臉進去洗手間洗臉去了。

    連慕然穿好了衣服後,凌彥楠也從洗手間裏出來了,坐在*上等她洗漱完,不發一言的抱着她轉身下樓去吃早飯了。

    “小然今天要去上班啊?”凌母見連慕然下樓就知道她是要上班了。

    “嗯,今天有個會議不能缺席。”連慕然點頭。

    凌母點頭,說着,擡頭看向凌彥楠,“彥楠啊,你是做人家老公的,老婆腳受傷了,你就送小然去公司吧,讓她到了辦公室再走,知道嗎?”

    凌彥楠吃着煎蛋,聞言點點頭,擡眸看了眼一言不發的連慕然。

    “咳,你知道的,我走路還是不方便。”連慕然自然不會拒絕,其中有兩個原因的。

    第一,這對他們而言是一個機會,她爲什麼要錯過?

    第二,公司大樓有很多臺階,她要上去,難道一隻腳跳上去?他去送她雖然會有很多人嚼舌根,但是比起前者,她更喜歡後者。

    凌彥楠瞄她一眼,沒有再說話,吃完了,就坐到一邊,拿起今天的報刊邊看邊等她。

    連慕然看不出他有什麼表情,也就不知道他是否情願,但是想起被他說過,所以用餐時加快了速度,兩人早早的就出門了。

    凌彥楠送連慕然去,在衆人的驚愕的目光中,抱着她到她的專屬電梯上,纔將她放下來,一路上,一路上兩人的臉色都很平靜,沉默着都沒有說話。

    連慕然按了電梯按鈕,說:“電梯上去了就是我的辦公室了,平地上我自己就可以了。”她說的是實話,在平地上,她走路的姿勢雖然奇怪了一些,但是她還是能走的。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點點頭,轉身離去前淡淡的說了一句:“什麼時候下班跟我說一聲。”

    連慕然扶着牆,勾脣笑了下,看着他離去的背影輕輕的應了一聲,“好。”

    連慕然緩緩的走進電梯時,她的祕書跟了過來,見到她的動作忙上前扶着她,“總監,您還好吧?”

    他也剛進門,在門口處遇到了凌彥楠,他心裏感覺到很奇怪,而耳邊就飄進來了凌彥楠抱着連慕然上來的八卦星新聞,他還沒回過神來,就看到她動作緩慢突兀的走向電梯,就知道她發生什麼事了。

    連慕然嘴角的笑容斂了些,恢復了平日的臉色,淡淡的說:“還好。”

    祕書也沒有再說什麼,扶着她跟着她一起進了她的專屬電梯。

    ……………………………………………………

    下午四點,一抹高大的身影進入了連慕集團,向櫃檯走去,勾起一股笑,淡淡的說:“您好,告訴你們總監,我叫簡裔雲。”

    櫃檯小姐看了他幾眼,看他的氣質高雅,高大俊美,心裏有些疑惑他的身份和他跟連慕然的關係,但是也沒有多問的就撥了連慕然辦公室的座機,很快的就得到了迴應,讓他上去。

    簡裔雲笑,轉身按照櫃檯小姐的指示,進了連慕然的專屬電梯,他剛轉身,櫃檯小姐就開始吱吱喳喳的八卦起來。

    連慕然見他在祕書的帶領下進來了辦公室,也起身緩緩地走過去茶几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你怎麼來了?我前幾天打你電話,怎麼沒有人接?”

    “前幾天有任務在身。”他簡短的解釋完後,見到她走路的姿勢,蹙眉道:“跟人打架去了?”

    連慕然無奈的扶額,“我爲什麼要跟人打架?就算是跟人打架,也用不着我吧。”

    簡裔雲嘖嘖的嘆了一聲,挑眉淡淡的說:“那是跟小三發生口角,對方看不過去你太過囂張,捉弄了你一下?”

    連慕然不語,他看似吊兒郎當,只要認真,就能容易的抓住事情的重點或者是要害,看,他他米了眯眸,就知道了她爲什麼會受傷了。

    她嘆氣,摸摸鼻子,移開話題說:“最近忙不?”

    “還好,日子還過得下去。”簡裔雲淡淡的回答,但是他的興致不在她的話題上,白了她一眼說:“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窩囊了?對方輕易的就能將你弄傷,你放過她了?”

    連慕然被他的語氣弄得咬牙切齒的,“簡裔雲!”他怎麼說得她好像是街邊的太妹,專程找人麻煩的?

    簡裔雲捏着杯沿喝了一小口茶,無視她的怒火,淡淡的問:“下班了嗎?一起去吃飯吧。”

    說着,她起身,“那你等我一下,我先處理完兩份文件先,明天早上開會要用。”

    簡裔雲不語,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回去辦公桌,他眉頭輕蹙,卻沒有出手扶她或者是吐出一串關心的字眼來關心關心她。

    半小時後,她才處理完自己的事情,出了辦公室,而簡裔雲早在辦公室的門口等着她。

    簡裔雲抿脣,看着她走路如此的彆扭和辛苦,他本來不想扶她的,但是還是伸手攬着她的肩膀,走向電梯。

    “雲,我可以的。”連慕然微微的掙扎了下,因爲她知道,今天凌彥楠今天送她過來公司,肯定會有很多人八卦,要是再給他們看到了簡裔雲跟她太過親密,再八卦一番,那就不得了了,雖然她問心無愧,跟簡裔雲也是清清白白的,但是流言蜚語的力量還是不容小覷,所以還是避忌一下比較好。

    簡裔雲自然明白她在想什麼,輕哼一聲,“那等一下你怎麼走樓下的樓梯?”

    連慕然蹙眉,還沒說話,簡裔雲又說道:“要是我以前認識的連慕然,她不會避忌這麼多東西,她會挺直腰桿去做任何事,只求自己問心無愧。而現在,你連慕然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清者自清,不瞭解你的人,不信任你的人,你管他們幹什麼?值得你花心思去想那些嗎?或者說,值得你花一輩子的心思嗎?”

    不知道他爲什麼要說這麼多,而且還飽含了深一層的意思,她意識下的就反駁他的話:“你知道我現在不一樣,我——”

    簡裔雲輕哼一聲,睨了她一眼,打斷她的話,“你擔心凌彥楠誤會我們的關心,但是外人的八卦會進到你婆婆和公公的眼裏,會擔心他們因此而誤會你,說你已經是人家的妻子了,還不懂得收斂自己的行爲,讓他們出醜,這些話,對吧?”

    連慕然看着他,不再說話。

    簡裔雲緩緩的放開她的小手,說:“你跟他們相處了一年,朝夕相處,你是怎麼樣的人,他們自然也清楚,如果換了是你爸媽,你哥哥,你覺得他們會怎麼待你,怎麼想你?這兩者之間的區別,我想我不說,你自己也明白。”

    連慕然一頓,小嘴緩緩的凹下,緩緩的回頭看他,覺得他這些句話,有很深的一層意思,之後,她都沒有說話。

    直到電梯到了樓下,簡裔雲卻一直按着一樓這個數字,他們沒有出去,他繼續說:“我不是要挑撥你們的關係,我只是想告訴你,在我的心裏,凌彥楠還配不上你,你的好,值得他花費所有的心思和全部的注意力來珍惜你和關心你。”

    連慕然聞言,真的有些愣了,這些話,絕對不是她所認識的簡裔雲會說出來的話,他平常連別人說一句大道理,他都覺得難受的人,讓他說?簡直天荒夜談!

    她頓了下,苦笑着看他,“你是不是知道我跟他爲什麼結婚了?”也知道了凌彥楠冷落了她一年,所以他心裏擔心她,纔會說這麼多話?

    簡裔雲笑了下,睨了她一眼,說:“你是說你設計他懷了孩子?然後你們奉子成婚?”

    他是知道了,前幾天在別人的口裏知道的。要說他當時是什麼心情?他自己都忘記了,只是覺得難過和心痛。難過她竟然這樣也要嫁給那個男人,心疼的是,那個男人竟然如此對她,而她竟然也能忍?

    他當時很有一股衝動,想去問她,那個男人到底有什麼好的,比她號碼?

    但是他已經不是剛大學畢業的簡裔雲了,無論怎麼樣,她既然朝着一定的方向而努力,也結婚了,有孩子了,他還能做什麼呢?除了祝福外。

    但是,剛纔見到她要顧忌的東西這麼多,小心翼翼的,他心裏,還是免不了的覺得不說服,但是慢慢的,等到心底的那股氣下來了,只能下心口,在隱隱作痛而已。

    他吊兒郎當的語氣又回來了,她心裏鬆了一口氣,但是心裏的感動,卻還是緊緊的縈繞在她的心底。她知道,他會說這麼多,不過是看不慣凌彥楠這麼對她而已。

    連慕然心裏的感動還沒在心裏走一圈,簡裔雲又說:“我是說真的,你不要當我只是說說而已,我不希望我認識的連慕然,爲了一個配不上你的男人來改變自己,你已經很好了,如果他真的能看得真正的你,那你要的東西,都能得到了。”

    連慕然垂眸,手心微微的收緊,良久才笑了下,說:“我有你說得這麼好嗎?”

    的確,她的心裏因爲有很多的顧慮,很多事都變得配合着凌家的人或者是凌彥楠,剋制着自己的行動或者是想法,說不上有太大的改變,就是她的性子變得柔和了一些。

    簡裔雲不語,手漸漸的放開,扶着她出電梯,出來大門,不顧她公司員工的驚愕,抱起了她。

    連慕然抿着小嘴,推了下他的手臂,說:“你說得太過偏了,理解和信任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礎上的,就算他們理解我,我也應該守好自己該做的本分,每個人,無論做什麼,都有一定的約束,不可能去完全的照着自己的性子來,你現在是軍人,軍隊裏也有各種各樣的你不認同的框框條條,但是你不是也一樣需要遵守?”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這個。”簡裔雲見到她微紅的小臉,喉嚨微幹,忙別開俊臉不看她,淡淡的說:“如果你非要我說得直白,那也沒辦法,我……”

    她笑了下,忙打斷他的話,“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嗎,不用再說了。”

    她明白他只是心疼她,希望她能隨意的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也替她不值,明知凌彥楠不愛她,她還是飛蛾撲火的撲上去,所以他纔會說凌彥楠不值得,纔會說她變得不是她了。

    簡裔雲輕哼一聲,當真的不說話了,有些粗魯的將她“扔”進後座後,他才上車駕車離開。

    連慕然見他抿着好看的薄脣不說話,覺得他還在生氣,她無奈的笑了笑,看着眼前的路,她頓了下,“不會吧,又吃火鍋?你不擔心拉肚子了?”

    簡裔雲挑眉,“怎麼?不可以嗎?難道你怕了?”

    連慕然搖頭,也不跟他計較了,雖然她那天拉肚子的滋味不好受,但是想起那滋味,她就流口水了,也不跟他計較了。

    她看了下時間,已經五點多了,她頓了下,拿起電話撥了個電話。

    簡裔雲眯眸,淡淡的問:“打電話給誰?”

    連慕然邊撥邊頭也不擡的說:“哦,他說下午下班後過來接我回家,但是我跟你出來了,跟他說一聲讓他不用過來接我了。”

    簡裔雲抿脣,沒有說話,因爲連慕然那邊已經拿起電話了,只是她漸漸的蹙起了眉頭,沒有說話,電話就放了下來。

    “怎麼了?他不接?”簡裔雲回頭看她。

    “嗯,可能有事吧。”她放下電話,想了想還是給他發一條信息給他。

    發完信息後,她看了下時間,見到有些晚了,她有些擔心的說:“吃火鍋還是下次吧,時間來不及了,我要回去給小安餵奶,我們先簡單的吃一頓飯吧,下一次我約你吃火鍋。”雖然開心,但是她還沒忘記自己在家的還需要吃奶的兒子。

    簡裔雲剛纔該翹起的嘴角緩緩的凹了下來,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車子倏地就快了很多,飛奔了出去,嚇了連慕然一跳。

    ……………………………………………………

    唐祕書敲響了凌彥楠的辦公室的門,見到他拿起外套了似乎要走了,她愣了下,還有半個小時才下班,凌彥楠卻要走了,這一點很反常,“凌總,今天這麼早下班了?”

    “嗯。”他看向她手裏的文件,淡聲問,“哪一些是比較重要的?分出來給我,我今晚回家看。”

    “好的。”唐祕書點頭,很快的就抽出了兩沓文件遞給他,很快的,她頓了下,勾起笑容好奇的問:“凌總,夫人的腳好多了嗎?今天下班這麼早,是不是去接夫人下班啊?”

    凌彥楠頓了下,眯起眼眸看她,“我怎麼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變得八卦了?”

    唐祕書嘿嘿的笑了笑,“我關心關心嘛。”

    “你好像很喜歡她?”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她只見過連慕然幾次,但是自從這一點之後,她就喜歡在他的面前提起連慕然了。

    他頓了下,眼眸迷得更加深了,說:“是不是她給了你什麼好處,所以你——”

    唐祕書驚訝的張眸,“凌總,你想到哪裏去了,我怎麼敢啊,再說了,我只是挺喜歡夫人的,她挺好的,我覺得她不像是會做這些事的人,你爲什麼要這麼想她啊。”

    但是凌彥楠卻沒有這麼多時間來跟她說再多的廢話,他看了下時間,再過二十分鐘她就下班了,她卻還沒打電話給他,可能是忘記打電話給他了,又或者是要加班,所以沒有給他打電話,但是無論是哪一種原因,都沒有關係,他還是得去接她,既然早去晚去都得去,所以他現在過去不是也一樣?

    唐祕書看着他的背影,蹙起了眉頭,輕聲的咕咚道:“原來凌總跟夫人的關係,不是很好啊,我還以爲他們夫妻的感情挺好的呢……”

    她的聲音很小,但是凌彥楠的專屬大樓卻很安靜,凌彥楠聽到了一些,忽然頓住了腳步,回過頭來看眯起眼眸看她:“你剛纔說什麼?”

    唐祕書感覺他似乎有些不悅,心裏有些懊惱自己的不長性子,忙搖頭說:“沒什麼,沒什麼。”

    凌彥楠擰眉,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了。

    到了連慕集團時,他下車就往樓上走,櫃檯小姐見到他,愣了下,頓時臉色就不好看了,忙叫住他,“凌先生,請問您是找總監嗎?”

    凌彥楠非常的不悅,既然對方知道他的身份,爲什麼還要叫住他?

    他輕輕的應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轉身上樓,櫃檯小姐沒來得及叫住他說出緣由,他就已經上了連慕然的專屬電梯,上樓去了,櫃檯小姐懊惱的跺腳,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凌彥楠上樓了,但是連慕然的辦公室卻已經關門,敲門也沒有迴應,他就想,她或許已經下班了,但是她卻沒有給他信息,告知他。

    想到這,他的臉色很不好,拿起電話,卻發現他的手機已經沒電了,至於什麼時候沒電的,他卻沒有印象,他今天下午工作挺忙的,也沒看手機,看了手錶見時間差不多了,就往這邊過來了,也沒想到手機沒電了。

    想到這,覺得她是離開了,他也不再逗留,轉身下樓,回家去了。

    凌母見到他進屋,皺起眉頭不悅的說:“回來了?小然呢?你沒接她回來?”

    凌彥楠蹙起濃眉,聽凌母這麼問,就知道她沒有回來了,也沒有說什麼,上樓去將手機充電了,剛打開手機,就看到她的未接來電顯示和未看信息,他的薄脣越抿越緊,丟下手機,就下樓吃飯去了。

    只是,他吃完飯後,凌母給小安衝奶粉餵奶,但是小安卻不肯喝,而肚子又餓了,小孩子就委屈的哭起來小鼻子,凌彥楠將兒子抱在懷裏,心裏有些心疼,今天晚上還沒來得及鬆開的眉頭擰成了一個深深的“川”字。

    凌母見到小安哭,心裏也疼,便抹了抹孫子的淚水,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小然也是的,明知道兒子還沒斷奶,也早點回來啊,把兒子餓成這樣,她也不心疼。”

    他哄着懷裏的兒子,聞言,薄脣抿得死死的,抱着孩子,上樓去給她電話,在那邊接起來後,他語氣有些冷:“什麼時候回來?”

    連慕然知道兒子會餓,所以也不敢吃太久,跟簡裔雲簡單的吃了一頓飯後,就回來了,但是因爲正是高峯期,喲偶點塞車,回來得也遲了,接到凌彥楠的電話的時候,她也快到家了,她能聽得出來,凌彥楠是不高興了,她頓了下才問,“有沒有見到我給你發的信息?”

    凌彥楠本來想掛電話的,聞言在放手前,還是將電話摁回了耳邊,嗯了一聲。

    連慕然就沒有話說了,她以爲他是沒有看到她的信息,以爲她爽約,所以纔會生氣,現在知道不是,她就有些鬱悶了,因爲猜不到原因,而凌彥楠似乎也不想講,他只問她什麼時候回來。

    連慕然沒聽到那邊有聲音,他臉色陰沉了些,放下了電話,抱着兒子上樓了。

    “催着你回家幹什麼?”簡裔雲回頭看她,看她臉色有些不好,有些擔心的話卻也問不出口,只能問一些有的沒的。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小安餓了吧。”說着,想到了兒子,她笑了下,問他:“等一下見一見我兒子吧,很乖的。”

    簡裔雲捏緊了手中的方向盆,“下一次吧,我現在什麼也沒有帶,多失禮。”

    “有什麼關係,人到就行。”連慕然蹙眉,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見外了。

    “下次吧,我還有事。”簡裔雲淡淡的說。

    連慕然也不強求了,見到了,叫他停車。

    而凌彥楠下樓來,聽到了門外有車聲,出門去準備將她扶進屋,但是見到駕駛座上的簡裔雲時,臉色沉了下來。

    今天出了點事,晚更了,很抱歉大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