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7字體大小: A+
     

    金先生走後,凌彥楠轉身就離開,連慕然拉住他的手臂,想要跟他解釋一下,但是半路上又殺出一位程咬金。

    範曼麗走了過來,淡漠的看了眼連慕然才扭頭對凌彥楠說:“彥楠,慕然,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凌彥楠點頭,沒有看向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的範曼麗。自從那天範曼麗拒絕了他們公司的提議,凌彥楠就沒有跟維特先生的任何人再有任何的聯繫,最先觸動到他的底線的是他們,要是他們公司不主動的出面來道歉,他沒有理由先拉下臉來。

    連慕然抿着小嘴,也淡淡的點點頭,但是拉住凌彥楠的小手卻沒有收回,一直扣在他的手臂上,她能看得出來,範曼麗對凌彥楠的心思,她明知道他是她連慕然的丈夫,但是她的眼神卻沒有絲毫的掩飾,這無疑就是挑釁她!

    範曼麗心裏即使知道凌彥楠現在對她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她卻相信自己是一個沉得住氣的人,沒錯,她剛纔直接的就表現出了對連慕然的敵意,就是因爲她知道,凌彥楠不愛她。

    既然如此,那她還有什麼顧忌的呢?他們夫妻兩人連孩子都有了,而凌彥楠還是不愛連慕然,那以後還有什麼可能有什麼理由會愛上連慕然?而她跟凌彥楠纔剛認識,他們還有大把的可能,她爲什麼要這樣就放棄?

    想到這,範曼麗笑了得得體而完美,“彥楠,維特先生因爲前幾天的事情,也特意的過來了,現在就在對面,他想主動跟您道個歉,因爲那天我跟說的話,他本來想親自過來的,但是擔心到打擾您跟慕然聊天,就叫我過來了。”

    凌彥楠抿脣,沉吟了下才看了眼範曼麗,笑容冷了些,“維特先生有心了,這樣的小事我從沒上過心,早就忘了,維特先生也用不着道歉,還不到道歉的地步,麻煩范小姐將我的意思跟維特先生說一下,叫他不必掛心,謝謝。”如果維特先生真的有足夠的誠意,他應該會親自過來跟他道歉,而不是他過去,他還真的以爲他凌彥楠是給一個糖就能把他哄過去?

    範曼麗點頭,但是笑容有些勉強,她就知道凌彥楠不會答應的,但是自家老闆的話她也不得不傳達,說起來,爲難的人一直都是她,她笑着,視線落在連慕然大方的公然的攬着凌彥楠的手臂的小手上,笑容更加僵硬了。

    的確,凌彥楠說得沒錯,就算他不愛連慕然,但是連慕然還是他的妻子,光明正大的妻子。

    此時,唐祕書過來說道:“凌總,金先生請您過去一趟。”

    凌彥楠放下手邊的紅酒,意識下的就看了眼連慕然,粗糲的大掌將她柔嫩的小手緊緊的包裹在手心裏,暖暖的,“我們走吧。”

    連慕然頓了下,心口狂跳着,沒想到凌彥楠會叫她一起過去的,因爲他們兩人未曾在外人面前介紹過對方,而之前,他顯然還在生氣中。

    不過,她明白既然她哥哥叫她過來,自然的就是給金家一個面子,她自然也是要過去的。

    她放下酒杯,任由他牽着她離去,但是在轉身時沒見到他領帶鬆了些,有些凌亂,她盯着他的脖子,蹙眉道:“你的領帶……”

    “嗯?怎麼了?”凌彥楠皺眉,我們走吧,說完,淡淡的看了眼還站在原地的範曼麗一樣。

    “別動,我給你弄好。”她即使穿着高跟鞋,也纔到他耳際,微微的踮起腳尖才能以最好的角度替他整理好他領帶上的皺痕。

    這個動作,讓兩人捱得很近,幾乎毫無縫隙,連慕然低着頭專心的給他弄領帶所以沒有注意到其他的人投過來的視線,很多女嘉賓都沿着小嘴訕笑,因爲剛開始大家都知道她的婚姻並不美滿,她跟凌彥楠兩人的感情並不好,都認爲她這麼做不過是作秀,扳回一城。

    即使他們諷刺的勾起嘴角,幸災樂禍連慕然的幸福並不美好,但是在見到他們兩人俊男美女的在一起時,眼底還是禁不住的露出了羨慕的神色,無論是男是女。

    他們兩人都是出身世家,俊男美女,其實是絕配,只是很多女嘉賓看不得連慕然能這麼幸運的擁有一個有錢有才有貌的她們都想嫁給的人,因爲她已經是上天的*兒,不但身生好,有智慧,還長得漂亮,最後還嫁給了她們心儀的男人,她們能不妒忌嗎?她們恨不得™兩人今儘早的離婚,然後他們能有機會跟凌彥楠續緣。

    凌彥楠側眸,他能看到各種的眼神,和難看的嘴臉,他抿脣,非常的不悅。

    他心底輕哼一聲,垂眸看着他身邊的她,她並沒有看到他們難看的嘴臉,兩人的高度決定,他的薄脣正對着她的眼瞼處他即使沒有真正的看到她的眼眸,都能知道,她是在真心的給他整理領帶,而不是像他們所說的那樣,只是爲了挽回自己的面子而作秀。

    其實,他們會這麼看她,跟他有一定的關係,要不是他們兩人太少時間呆在一起,他們也不會認爲他們兩人情感不合……

    想到這,他蹙眉,事實上,他們其實沒有想錯,他們兩人的感情是不好,但是,被他們這麼看,這麼想,他的心就是不悅,而且他能感受到,現場很多女人都妒忌的看着她。

    想到這,他薄脣微勾。

    連慕然什麼都不知道,凌彥楠偉岸的胸膛擋住了她所有的視線,而她的心思也都被他給攔截,除了他,她還真的在乎不起別的東西來。

    很開的,只是十來秒的時間,她就給他弄好了,最後平靜的整理了下他的衣服,輕聲道:“已經好了,我們走吧。”

    他看着,眼眸微深,沒有說話,在她要推開,拉開兩人的距離時,大手緩緩的攬住了她的腰。

    連慕然愣住,擡眸看他,凌彥楠卻沒有看她,只是淡淡的說:“走吧。”

    連慕然勾脣,擡眸看他,應道:“好。”

    她會愛上他,對他也是有一定的瞭解的,知道他其實不是一個在乎別人的眼光的人,所以,他不會因爲在家對他們的評價而作秀,秀恩愛,因爲以他們的身份,他根本沒有必要這麼做。

    而他這麼做,其實就是在宣告給他們知道,他們夫妻之間可能感情是不夠好,但是他們現在還在一起,他們想要覬覦他們其中一位的話,還得掂量掂量呢。

    就是因爲知道了這一點,所以,她纔會這個高興。

    他的舉動,無疑就是宣告,她連慕然是他凌彥楠的女人!

    範曼麗看着他們兩人恩愛的離去,咬着小嘴,眼眸深有不甘。

    連慕年在另一邊,自然的也發現了這一點,薄脣微勾,眼眸深邃的笑了,金先生站在他的旁邊,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眼眸一頓,緩緩的擡眸看連慕年,語氣不明的說:“彥楠跟令妹的感情似乎很好。”

    連慕年但笑不語,低頭抿了一小口紅酒。

    連慕然跟凌彥楠過去跟金先生說話,他們幾人談了好一會兒才散,接着,凌彥楠就被很多企業家圍着了,而連慕然也在其中,跟凌彥楠並肩,即使知道他們是恭維,但是今天晚上,她聽着凌太太的三個字,心底卻漸漸的多了一絲滿足,側眸看了一眼身邊的人,勾了勾脣,低着頭,一路上都沒有怎麼說話,因爲知道很多人其實是衝着凌彥楠來的,他們是想跟凌彥楠在生意上有來往,而她雖然是連慕集團的總監,但是連慕年還在這裏,所以,很多人都衝着連慕年去了,而很少會注意到連慕然是連慕集團的總監的身份,反而很多人對她凌太太的身份而態度有所不一樣,因爲在很多人的眼裏,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更何況,在他們的眼裏,連慕然還是商業聯姻,自然的,就以爲她在連家的地位不高了。

    凌彥楠其實有一些不高興,他本來就不喜歡參加什麼宴會,更何況是被這麼多人圍着,見連慕然垂眸不悅,他以爲連慕然排斥跟他們這麼多人在一起聊天,而她只能是一個擺設,什麼話都不能說。

    他送走了一批企業家,看了下時間後纔對連慕然說:“你先到那邊去坐一坐,找點吃的,等一下我跟金先生說一下,我們提前離開。”

    連慕然也沒有多想,不過聽到他說提前離開,她眼眸微涼,勾脣點頭:“好,我去那邊等你。”

    凌彥楠點頭,見到連慕然亮起的眼眸,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連慕然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因爲她今天晚上沒有吃晚飯所以還是有些餓,吃了一些小點心填肚。

    很多人即使心裏因妒忌而不喜連慕然,但是還是很想跟她去攀關係的,只是他們都知道她是一個冷美人,無論男女,都不怎麼敢上前去搭訕,但是,有些人偏偏就對自己很有自信,“慕然,這裏有人坐嗎?不介意我坐下來吧?”

    連慕然看到來人火紅的高跟鞋,不用擡頭都知道對方是誰了,她抿着小嘴沒有說話,但是對方顯然就只是維持一下表面上的禮貌而已,沒等她回答,就坐了下來。

    範曼麗坐下來自然不是因爲站累了,想找個地方坐下,就算是,她不可能挑這個地方。

    “慕然,你真幸福,嫁給了c市各位名媛千金都想嫁的男人。”

    連慕然側眸看她,勾脣淺笑,“謝謝,我會將我的幸福一直延續下去的。”

    範曼麗眯眸,笑容有一絲龜裂,握緊了手裏的紅酒杯,“那你可得抓緊了,像彥楠這樣的男人,很多女人覬覦着呢,稍不留神,或許他就變成了別的女人的了,要真的是那樣,那就太過不幸了,你可知道,剛纔很多女人都用羨慕妒忌恨的眼光看着你呢。”

    連慕然蹙眉,跟範曼麗這種陰陽怪氣的女人聊天,她有些厭惡,很不喜歡,也不跟她打啞謎了:“是嗎?那我相信,作爲我的老同學的你,應該不會是其中的一員吧。”

    範曼麗笑容漸漸的有了裂痕,緩緩的放下酒杯,自怨自艾的說:“很可惜,我沒有你這等家世,他還看我。”

    連慕然知道範曼麗是在暗指凌彥楠是因爲他們連家的家世纔會娶她的,她聞言,沒有一絲的生氣,反而勾起了嘴角,因爲她再清楚不過凌彥楠是爲了什麼而娶的她,很顯然,範曼麗並不知道這一點,過來挑釁,連對方的底都沒摸清楚就冒然出發,只會讓對方看笑話罷了。

    範曼麗不知道她到底在笑什麼,因爲她已經捅破了紗窗,直接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了,她還能笑得出來,這讓她有些惱羞成怒,“慕然,看來,你因爲你自一出生就擁有這樣有錢有勢的家庭而很開心啊。”

    “當然開心,我想很多女孩子都希望能夠有我這樣的一個家世啊,我想范小姐也是這麼想的,對吧?”這次她說的是范小姐,而不是你或者是曼麗,就是直接的跟她說清楚,從現在這一刻開始,她們連最同學這一點的情誼都沒有了。

    範曼麗的臉色有些難看了,因爲連慕然直接捅破了那層紗,既然如此,她也不拐彎抹角的兜圈子了,“我承認,我是喜歡彥楠,這樣優秀的男人我爲什麼不喜歡?而且他也拒絕了我,不過,我卻並沒有因此而難過,知道爲什麼嗎?”

    連慕然不語,因爲她知道,就算她不說話,範曼麗還是會想將她心底的話說出來的,不、應該是想找一番話來刺激她的,這個纔是她的目的。

    “剛開始,我覺得自己輸了,但是後來我想通了,我並沒有輸,你也沒有贏。”說到這,範曼麗笑了,笑容有些刺目:“因爲彥楠承認過,他不愛你。”

    連慕然小嘴一抿,垂着眼眸不語。

    範曼麗從大學開始,就不喜歡連慕然了,就是因爲她太過高傲,好像她的高傲是與生俱來的,這一點讓她很看不慣,“我跟他才接觸過幾次,他沒對我一見鍾情而喜歡我,是情有可原,但是要是我們能再多花一點時間,讓彼此互相瞭解,我想,他一定不會拒絕我。因爲你們已經認識了這麼久,他對你能頭什麼感覺早就喜歡上你了,也不用等到以後,所以,連慕然,我爲什麼要羨慕你?你雖然有一個好的家世,看似有一個好的讓人羨慕的丈夫,但是你這輩子都得不到他的心,你在高興些什麼?”

    連慕然還沒說話,但是眉睫卻持續的輕顫着,因爲範曼麗的話截中了她心底最大的恐懼,所以,即使她知道範曼麗的話不過是想要刺激她的,但是她聽着,心裏還是很難受,很痛。

    範曼麗心裏升起了一股感覺,報復的感覺,很開心,“就是因爲你的家世夠好,所以我知道,要是你不願意嫁給凌彥楠,你儘可以耍性子不嫁給他的,但是你卻在他冷落你的時候,一聲不哼,繼續維持兩人的婚姻,你說,這是因爲什麼呢?”

    說完,她看了眼垂着眼眸不說話的連慕然,說:“你自己很清楚,你因爲愛他纔會嫁給他,即使他冷落你,無視你,你還甘之如飴,我說的對嗎?”

    連慕然擡眸,小臉沒有絲毫的情緒,淡淡的說:“你分析這些,花了多少時間?真的是難爲你了,看來你覬覦我老公也很久了。不過,很抱歉,他是我的老公,不是你的誰,你說這麼多,不過是想說他不愛我,我沒有你或者是其他的妒忌我的人那樣過得這麼幸福罷了,所以總結起來,你只是在妒忌我罷了。”

    “你——”範曼麗抿着小嘴,冷笑了一聲,“你不認不代表不是,我並不是妒忌你,而是在說事實,你過得並不好!”

    說着範曼麗輕哼一聲,“你敢說凌彥楠愛你嗎?要是他真的愛你,他會三番四次的過來找我嗎?就算他不愛我,拒絕了我,那也不過是因爲我不是他喜歡的類型而已,不過即使如此,他還是能當着我的面兒說不愛你,你說,他對你的心能有多少情誼?你說你連慕然擁有這麼多,卻有一個不愛你的丈夫,這算不算是你人生的敗筆?!”

    “范小姐……”連慕然抿着小嘴,想說話,但是範曼麗顯然是被刺激到了,不等她說完,打斷她的話,又說:“凌彥楠其實不但不愛你,其實還挺討厭你的,我知道他當初答應跟我共處,是想給我一個機會,但是後來證明我不是他喜歡的女人,但是我想,世界上的美女這麼多,各方面跟你連慕然抗衡的人也不少,到時候,他總能找到一個他心動的人,而很明顯,他正在找着,我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你能擔保不久之後,他不會找到那個人嗎?要是他找到了那個人,你是不是就該三振出局了?”

    連慕然心倏地狠狠一抽,小臉終於有一些泛白,手心被指甲狠狠的掐着。

    這些她自然是知道一些的,比如說:凌彥楠說過,她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但是……她卻不知道,原來,他一直都在尋找着他喜歡的人……

    她知道,範曼麗其實有可能是說謊的,但是,即使她是說謊,她也有些地方是說對了,而她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她應該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纔會在她面前說這麼一段話。

    最重要的,她會這麼說,是因爲她知道凌彥楠親口承認過,他不愛她,她不是她喜歡的類型。

    雖然她不想承認,但是她心裏很清楚,前一段時間的她跟範曼麗一樣,有過同樣的想法,這其實也能夠說明了,範曼麗所說的,是真的,不只是想要刺激她的話罷了。

    連慕然無論心裏有多受傷,但是她表面上都鎮定不已,似乎範曼麗的話對她而言,沒有半分的力量似的,“說完了嗎?還沒說完就先喝一杯水再說吧,我想你也累了吧。”

    “你……你以爲我只是爲了刺激你?”範曼麗冷笑。

    連慕然笑,她豈是那種被人說中傷心事就灰溜溜的走的人,“難道你是想說出事實,讓我好對症下藥,抓住我老公,讓他不會有機會去看別的女人?如果是這個樣子,那就太感謝你了,即使你的話太假,但是勝在都是爲我着想,你真是一個好同學啊。”

    範曼麗氣得渾身發抖,說的話都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呵呵,你還真的是夠不要臉啊,不過是因爲懷孕,他纔跟你結婚的而已,你高興什麼勁!”

    連慕然眼眸一閃,淡漠而毫無情緒的說:“我只是想告訴你,無論凌彥楠是爲什麼跟我結婚,他還是跟我結婚了,沒有人能逼他結婚,他既然願意跟我結婚,那也只是因爲那個人是我,如果換了你,你懷孕了,他會跟你結婚嗎?如果你想知道的話,你可以去問一問他,我不介意。”

    “你——連慕然!”範曼麗咬牙。

    連慕然懶得再跟她說話,轉身就要離開,但是纔剛走幾步,就感覺有人絆了一下她的腳,她觸不及防,腳一歪,身子不幸的往下墜。

    範曼麗勾脣,但是還沒來得及高興,連慕然在即將落地時被人接住了,她的笑容戛然而止,看向來人,笑容翹起得很勉強。

    連慕然被擁入一個熟悉的懷抱,緊抿着的小嘴卻沒有鬆開,擡眸看了他一眼。

    凌彥楠抱起她,讓她坐在椅子上,蹙眉問:“感覺怎麼樣?有沒有扭到?”

    連慕然沒有說話,卻冷看了一眼範曼麗,她竟然敢這麼對她,看來是她對她太過溫和了!

    範曼麗笑容很心虛,“慕然,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別這樣看着我啊。”

    凌彥楠的眼神很冷,“是嗎?是不是故意的,她背對着你看不出來,我還看不到嗎?范小姐,說謊之前,麻煩你想一下,並不是每個人都是你這個智商。”

    範曼麗心一痛,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他,他不是不愛連慕然嗎?爲什麼要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兒這麼說她?

    “彥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看錯了……”

    凌彥楠冷哼,“範曼麗,最好別再讓我聽見你再多說一個字的謊言,否則,我讓你自己一個人回去美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