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6字體大小: A+
     

    不過,她不說話,他也不說話,氣氛就冷了下來,連慕然頓了下,才說:“是不是媽叫你過來的?你告訴她,不用擔心我,我開完會議就回去了。”因爲颱風,凌母在她下午回到家時,還提過叫人過來接她,而現在,他出現在這裏,她就這麼以爲了。

    凌彥楠眯起了黑眸,薄脣勾了勾,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在她的目光中漸漸的點了點頭,“是啊,是媽叫我來的,她讓我履行作爲丈夫的義務,接你回去。”

    連慕然喉嚨一噎,心裏其實是有些失落的,她其實更加希望凌彥楠是自己過來找她的,而不是凌母叫他過來,他纔會過來,否則,他可能連想都想不起她來。

    凌彥楠高大的身軀愜意的坐在沙發上,緩緩的往後面躺,見她不語,淡淡的問:“吃飯了?”

    連慕然忽然覺得,其實,她還是很容易滿足的,只要他在,即使問的話再簡單不過,她也覺得很開心,很溫暖,聞言,她的聲音溫柔了很多,沒有了之前的冷硬,“還沒。”說完又問:“你吃了沒有?要不要叫祕書給你買一些回來?”

    凌彥楠聞言,笑了,微微的擡起她的下巴,薄脣緩緩的貼了上去,“連慕然,我第一次發現,原來你這麼關心我。”她自己不吃飯,卻擔心會不會餓着了他,這是一種怎麼樣的關心?

    而知道了這一點,他的心情更加好了。

    他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臉上,她小臉微熱,心裏很緊張,“我……你過來接我,怎麼說也是一番心意,我總不能讓你餓着了。”

    凌彥楠抿脣,緩緩的放開了她,眼眸閃過了一絲不知道是失落還是別的什麼,坐好了才淡淡的問:“就是因爲這個原因?”

    連慕然抿脣,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其實,答案又豈止這一點,但是她從來就不善於表達自己的心意,也羞於表達,她頓了下,才說:“你是我的丈夫,關心你是我本該做的事情。”

    “是嗎?”凌彥楠抿脣,沒有說話。

    其實,剛開始,凌彥楠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到這裏來,但是現在,連慕然給了他一個很好的答案,而這個答案,也是他想要的。

    她說的沒錯,她是他的老婆,她擔心他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而同樣的他作爲她的丈夫,關心一下她也是是正常的,因爲,無論如何,他還是他孩子的媽媽,是凌太太。

    連慕然勉爲其難的點頭,因爲這個並非她真實的答案。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問,“什麼時候才能下班?”

    連慕然聞言,以爲他是沒有耐心等她了,便說:“一個小時左右,因爲等一下還有一個小型會議,如果你有事,你可以先回去,不用等我。”

    凌彥楠頓了下,眯起眼眸不悅的說:“我看似有事情嗎?”他無論怎麼聽,都感覺她在趕他走,“怎麼?擔心你離開了,我會盜竊你們公司的機密?這個不信任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我們好好說話不行嗎?”連慕然皺眉,說不下去了,怎麼他想到的只有這些不好的因素?

    她還在糾結他爲何而來,她也不能說他有事才能找她,而她是想不出來,他如果沒事,爲什麼會過來找她,就是想不透,所以纔不知道如何是應付,而且,這一次是他第一次到來,說真的,她有一些受*若驚。

    她的話是不是真心話,凌彥楠還是能夠看得出來的,就是因爲這樣,他翹了翹嘴角,黑眸瞥到門口處停留着她的祕書的身影,他好心的提醒道:“你該去開會了。”

    連慕然看了下時間,的確到時間去開會了,但是她卻爲難的看着,“那你……”她不是要趕他走,而是他一個呆在這裏,難道不無聊嗎?

    凌彥楠不語,只是擡起深邃的黑眸看她,連慕然也不再說話,知道他是想要留下來,所以也就起身離開了。

    連慕然的祕書呆在連慕然身邊幾年了,有些擔心的問:“總監……凌先生一個人在裏面,真的好嗎?”

    連慕然小嘴一抿,不悅的看了祕書一眼,“你想說什麼?”

    祕書抿着薄脣說:“我知道我這麼想或許不對,但是你們結婚以來他第一次到來,還是在我們公司現在出現了一些問題的時候——”

    連慕然冷聲打斷他的話,“我直說一次,我們的事我心裏很清楚,與他無關,清楚了嗎?!”

    祕書不再說話,跟着連慕然走進了會議室。

    連慕然的聲音即使很小聲,但是凌彥楠走出來卻聽到了一些,聞言,挑挑眉,笑容深了些,心情好了很多。

    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這麼他,難道就因爲他是她的丈夫?

    凌彥楠看着他們離去,也沒有出聲,關上門回到了沙發上坐着,在等連慕然的期間,他卻沒有感覺無聊,自己拿着手機看股市,只不過期間也接了幾個商業的電話,這有點影響他的好心情,掛了電話,過後,起身到處走了走。

    連慕然的辦公桌跟她平時給他的感覺是一樣的,收拾得乾乾淨淨,有條不紊,上面擺放着各種的文件,他拿來看了下,日期和分類都很清楚,一目瞭然。

    凌彥楠的薄脣勾了下,視線上左移,見到桌面上的相框時,頓了下,禁不住的拿起來,放在眼前,細細端詳。

    相框裏的照片,是連慕然跟小安,小安看起來比現在還小,說起來,這張照片應該拍了有一段時間了,他們母子兩人躺在chaung上,小安應該還不懂什麼是拍照,卻笑得眯起了眼兒,而連慕然側着身抱着小安,嘟着小嘴親着小安的額頭畫面溫馨而美好,他看着,薄脣忍不住的勾了起來,伸手摸了摸上面的兩個人兒……

    但很快的,他的笑容就斂去了些,如果上面,再添上一個人,就更完美了……

    說起來,他從未給她跟小安照過相,也從未想過這一點,現在看着這一張照片,心底漸漸的竟然升起了一股渴望。

    連慕然出了會議室,腳步有些匆忙的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但是她推開門的時候,辦公室裏面那抹高大的身影已經不在裏面了,翹起的嘴角頓時凹了下來。

    她的祕書能看到她眼底的失落,心裏也有些不忍,想到她因爲急着回來見凌彥楠而連重要的文件都忘記,更是很擔心,“總監……這是您的文件,剛纔在會議室漏下了。”

    連慕然頓了下,才接過,無精打采的說,“謝謝,你先回去吧。”

    連慕然說完,小臉上已經恢復了一派平靜了,接過祕書的文件就轉身進去了辦公室,準備收拾東西回去。他今天恩呢該過來看她,本來就是在她的意料之中,幸好她本來就沒有太過的期待,否則,要是落差太大,她擔心心臟會受不了。

    “凌先生……”她的祕書準備幫她關門,卻在轉身時見到身後的凌彥楠,愣了下,而連慕然明顯也聽到了祕書的聲音,忙轉過身,見到他,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

    凌彥楠淡淡的對她的祕書點點頭,就淡漠着俊臉,走進了會議室,看了一眼連慕然,舉起他手上冒着熱氣和香氣的袋子,說:“下班了?剛剛好,過來吃些東西吧,吃完我們就回去。”

    連慕然心口微微的溢上了些甜意,“這麼大的雨,你出去了?”

    “晚上也沒吃東西,我餓了。”凌彥楠今天也沒有吃多少,所以叫了兩份飯菜,聞言淡淡的說:“叫的外賣,剛纔看天氣預報說等會兒颱風會更嚴重,所以,就叫人先送了過來,不用出去吃了,太麻煩,吃完我們就回去吧。”

    “好。”即使是有原因的,但是她也很開心,一開心,嘴角就忍不住的勾了起來,坐下來跟他一起吃飯。

    連慕然的祕書見連慕然勾起嘴角,愣了下,他呆在連慕然身邊這麼久了,雖然知道她是漂亮的高貴的,但是她太過冷漠,很少笑,所以很少看到她笑起來的樣子,現在看着,不由得愣了下,愣愣的看着她,捨不得離開。

    凌彥楠眼眸一深,擡眸看了眼站在門口處還沒走的連慕然的祕書,沒有說話,只是在見到他毫不掩飾的看着連慕然,俊臉一沉,目光冷了十分。

    連慕然不明所以,看了祕書一眼,頓了下,問:“怎麼還沒走?是不是沒帶傘?我這裏有一把,你可以先拿過去用——”

    她的話還沒說完,感覺到凌彥楠目光冷冷的看着她,她的話一頓,不明所以的問:“怎麼了?”

    凌彥楠不語,睨了眼站在門口的祕書,祕書見連慕然擔心他,笑了下,說:“不用了,總監,我自己帶了傘,我先走了。”

    說着,罷了罷手,轉身離開了。

    連慕然點頭,回頭見到坐在她對面的凌彥楠,笑容深深的,她今天的笑容其實挺多的。

    “你很開心?”凌彥楠卻眯起眼眸看她,筷子緩緩的放了下來。

    連慕然頓了下,掩飾了下臉上的笑意,說:“嗯,飯菜很好吃。”

    “你挺有魅力的,我能感覺到你的祕書挺喜歡你的。”凌彥楠抿脣,他剛纔非常不悅她的祕書看着她眼睛也不眨的樣子,即使他不愛眼前的女人,但是她也是他的妻子,而且既然他們結婚了,他也沒有想過要離婚,那她就是屬於他的,他不喜有男人覬覦屬於他的女人。

    連慕然卻誤會了他的意思,以爲他所說的喜歡是下屬對上司的尊敬,“是嗎?我們一起工作這麼久了,他可能不像其他的人那樣,這麼怕我吧。”

    凌彥楠抿脣,用餐的動作慢了些,擡眸看她,而他能夠看得出來,她是真的不懂他所說的意思,他挑眉,便不再計較。

    她聽不懂,是因爲她不在意他口裏所說的那個祕書對她的喜愛是那一種,是因爲對她的祕書沒有任何想法,想到這一點,他的臉色纔好了些。

    兩人本來就不是話多的人,而在吃飯時,連慕然是被教育儘量不說話的,所以沒有再開口。

    但是凌彥楠見她只低下頭吃飯,心情也越來越不爽了,抿着薄脣問:“怎麼不說話了?”

    現在想想,最近他們即使話題多了,但是每一次先開口的人都是她,而她從來都不主動開口,她只會在他問她的時候,才說幾句話。

    “啊?說什麼?”連慕然不懂凌彥楠的意思,似乎感覺他覺得她無趣了,心倏地收緊,擡眸看他,“那你想聽什麼?”其實,她即使是喜歡他,因爲接觸得比較少,所以她是不清楚他的喜好的。

    而這個喜好包括了飲食上的,還有生活上的,她都不知道。

    想到這,其實,她也覺得自己做得挺失敗的,她即使愛他,因爲心裏的自尊心還有他過分的冷漠,而讓她前一段時間意志消沉,所以也沒有能夠百分百的關注他。

    凌彥楠抿脣,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裏輕輕的絞着,淡淡的問:“你想說什麼?”

    連慕然頓了下,本來想說:“我跟你說說小安的事情吧。”的。

    但是,她這句話,可能在他聽來了就像是在責備他對兒子不夠關心,所以,還是沒有說出口。

    凌彥楠擡眸看她一眼,見她似乎在思索,他頓了下,語氣冷了幾分,’我們本來就不熟,沒有話題也是正常的,不用再想了。”

    連慕然低下頭吃飯,沒有說話,算是認同了他的話。想起來,像他們這樣的夫妻少之又少,話題不多,要真的這樣下去,能走到最後談何容易?

    她頓了下,其實,他不愛她,其實大部分的原因在於她,因爲兩人性格的太過相似,而她的話,比他更少,自然的,他就會覺得無趣了。

    連慕然陷入了沉思中,小巧的眉頭微蹙,而凌彥楠擡眸,見到她爲難的模樣,薄脣越抿越緊。

    兩人也不再說話,低頭靜靜的用餐,用餐完畢後,兩人就回家了。

    回到家,凌母見到他們兩人一起回來,愣了下,“你們兩個怎麼一起回來了?難道……彥楠,你剛纔特意出去,就是爲了將小然接回來?”

    連慕然頓了下,驚愕的擡頭看他,他是特意來找她的?但是,他之前不是說……是凌母叫他過來,他纔過來的嗎?

    想起說起凌母的人是她而不是他,她就頓了下,看着他說不出話來。

    凌彥楠薄脣抿得死死的,俊臉微沉,沒有看連慕然和凌母,淡淡的說:“我上樓了。”

    凌母笑看着他的背影,很欣慰的說:“這個孩子,終於開竅了。”說完,她回頭看了眼連慕然,關心的問:“小然,工作了這麼久,你還沒吃飯吧?餓不餓?想吃什麼?媽叫人給你做啊。”;連慕然本來想上樓去問凌彥楠剛纔的事情的,聽到凌母的話,愣了下,想說話,凌母還沒等她回答,又說,“你不要管彥楠,他回家吃了飯纔出門的。”

    連慕然的動作頓了好久,一時間,凌母給的這些信息量有些大,她好久都沒有說話,心裏有一股熱流在涌動,澎湃着,良久才說:“媽,我吃過回來的,我還有事,先上去了。”

    說着,她就抱着兒子上樓去了。

    兒子可能餓着了,見到連慕然後就撒嬌的在她的懷裏亂動,連慕然迫不得已,只好先將兒子餵飽。連慕然餵飽了兒子,哄着小安睡覺了,纔回到房間裏,房間裏,凌彥楠正穿着一件浴袍,躺在chuang上看書,見她回來了,淡淡的看了一眼。

    連慕然咬脣,她其實不算是一個容易滿足的人,只是在凌彥楠的身上得到的東西太少了所以,他總是給她一點,她就暗自高興,心知不能表現得太過明顯,她轉身過去,翻出衣服準備洗澡睡覺,但是她敢接近chuang邊,凌彥楠就拉住她的手,往chuang上一拉,她跌落在chuang上,雙手不規矩的在她的身上游移,連慕然小臉一熱,“等一下,我先去洗澡。”

    “不用了,我又不嫌棄了。”凌彥楠頓了下,聞到她身上熟悉的帶着淡淡的奶香的味道,喉嚨微緊,聲音就沙啞了。

    最近,他發現,他越來越喜愛他眼前的這個老婆的身子了,只要一聞到她的味道,就硬了,想到這,他眼眸深了些,*mei的在她耳邊說:“餵飽了小安,現在是時候到我了……”

    “凌彥楠……”連慕然抱着埋頭在她胸前挑起她心裏的火的男人,想問他剛纔凌母說的事情,但是,想了想,覺得凌彥楠不會回答她,她就不問了。

    說着,也不等連慕然同意,就翻身見她摁在chuang下,用力的佔有了她。

    ……………………………………………………

    時間飛快,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天氣也漸漸的變得暖和起來,只是現在的天氣也是很奇怪的,一時冷,一時熱的,放任防不勝防。

    小安又感冒了,連慕然爲此這幾天都將公事搬回來了家裏做,而凌彥楠也早一些下班回來,看望已經病了幾天的兒子,看着他病蔫蔫的,沒有一點生氣的模樣,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給小安抹去新流出來的鼻涕,看着他蹙起的淡淡的小眉頭,他忍不住心疼的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

    連慕然這幾天公事本來就多,現在又碰上了兒子感冒,她是兩邊都要兼顧,忙得不可開交。

    晚上吃了晚飯後,她哄着兒子喝了點奶水後,電話又來了。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心急,淡淡的說:“你去忙吧,小安我跟保姆來照顧就好,有什麼事叫你。”

    連慕然思量了下,點點頭,抱着茶几上的文件和電腦,上了樓,進去了二樓的臥室。

    凌彥楠看着她的身影,將懷裏的兒子交給保姆抱着,他上樓推開臥室的門,見到連慕然在他們chuang邊一個不算大的桌子上工作,勉強能擺得上她手邊的一大堆文件,他抿脣的倚在了門邊,“爲什麼不去書房工作?”

    連慕然聞言回頭見到他,也顧不上他的問題我,問:“有什麼事嗎?”

    凌彥楠抿脣淡淡的說:“連慕然,我不想別人說我虧待你,去書房工作吧,在這裏像什麼樣?”

    連慕然頓住了手邊的動作,側眸看他。

    書房是他的地方,他們即使是夫妻,但是管轄着不一樣的公司,有很多事情還是不能公開透明的說的,而她也知道,從他回來的第一天,他就將書房劃分爲了自己的領地,也換了鎖,她也進不去,所以也沒有打算進去,有些事,不要打破它的寧靜比較好。

    “凌彥楠,這個不合適。”最終,連慕然還是說道:“這樣吧,我記得一樓還有一個房間沒有用的,我叫人處理一下,給我弄一個書房出來就可以了。”她不知道凌彥楠是怎麼想的,從前一段時間開始,他就在很多方面不再管她,她想做什麼也大部分的滿足她,依他的話來說,就是不想被人說他們凌家虧待她。

    她的話一出,凌彥楠的薄脣就一冷,冷冷的說:“怎麼?擔心我會盜取你們公司的商業機密?”

    連慕然頓了下,蹙眉,“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如果不是的話,那爲什麼自從我回來家裏後,你就從來沒有進來過家裏的書房辦公?”

    “我……”連慕然無言,頓了下才找到了自己的說辭,“如果我真的顧忌你,我就不會在廚房或者是大廳裏工作,我也更加不會讓你一個人呆在我的辦公室裏了。”他不明白,他即使不愛她,但是在某些事情上,比如人格,她確是非常的相信他的。

    凌彥楠抿脣,不再置辭。

    連慕然感覺到他似乎有些生氣了,想到了跟本,她愣了下,“你……”他的書房裏,同樣也有他們公司的商業機密,而他卻能認同她進去裏面辦公,她驚喜的看着他。

    他這是開始信任她了?無論怎麼說,這也是一個好的開始。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前,淡淡的留下一句話:“隨便你,想進去就進去,沒有人逼你。”

    連慕然看着他的背影,小嘴微翹,抱着文件和電腦,到了隔壁的書房去了。

    晚上,連慕然處理完了工作上的事情,她回去臥室洗澡,凌彥楠躺在chuang上看她還沒看完的新一本的育兒書。

    他最近也在看着那些她看過的或者是沒有看過的育兒書,櫃子裏面的書都給他翻遍了,想到這,她小嘴微翹,她知道,他心裏還是很喜歡小安的,而小安是他們兩人共有的孩子,留着兩人的血,他疼愛着小安,讓她的心感覺很暖。

    從浴室出來,凌彥楠還在恨認真的看書,她也不打擾他,轉身去隔壁,想要看一看兒子,凌彥楠卻抿着薄脣放下書,說:“現在已經十二點了,你去哪裏?小安睡着了,你別吵他。”意思是,你該上chuang睡覺了,她沒見他等了她這麼久了嗎?

    “我知道。”連慕然不想打擾他看說,也沒有多說,而是直接的出了門。

    凌彥楠放下書,臉色微黑,他以前爲什麼會覺得連慕然很聰明?

    夜漸深,凌彥楠放下書,感覺到連慕然過去那邊已經半個小時了,而她還沒回來,眉頭皺得更加深了些,不得已的,他起身過去那邊看了一眼。

    他輕輕的推開門時,裏面卻是一片漆黑,他頓了下,俊臉微沉,接着外面的燈光,見到嬰兒*旁邊的凸起,證實了他心裏的想法。

    連慕然定然是擔心兒子半夜可能會因爲病情加深而大人可能來不及發現,會出事,所以才親自留下來,陪着兒子,而不是像以前那樣,讓保姆陪着小安。

    嬰兒房裏面,有一張*,但是*卻不大,只有一個人睡,不可能擠兩個人。

    他在門口站了會兒,轉身鎖上門,回去了房間裏。

    夜,已經深了,他躺在*上,卻輾轉反側,伸手過去,chuang上只有一片空白,沒有熟悉的凸起,而他也第一次感覺到,沒有她,這張他睡了這麼多年的*,實在是太大了。

    早上醒來時,房子很安靜,他看了下時間,才早上七點鐘。

    他頓了下,推開臥室,到隔壁的房間,推開門看了眼,裏面躺着的連慕然跟她旁邊的兒子,都還在安睡中,恬靜而美好。

    他看了眼兒子,他睡得很好,小眉頭也鬆開了,肉嘟嘟的小嘴鼓起,可能感冒好了很多。

    他的心鬆了些,回頭看了眼連慕然,見她白希的腳丫露在被子外,濃密的眉頭蹙起。

    輕輕關上門前,拉了下被子給她蓋好。

    連慕然醒來,見兒子身體好了些,才真的放下心來,笑了笑。

    抱着兒子下樓時,凌彥楠跟凌母已經在樓下了。

    凌母其實今天早上已經上看過了孫子,知道孫子的病好了很多,心也放鬆了下來,招呼連慕然過來坐。

    連慕然心情不錯,擡眸卻見凌彥楠看也不看她一眼,垂着俊臉用餐,用餐完畢就轉身出了門。

    連慕然頓了下,沒有說話。

    雖凌彥楠跟她之間的話不多,也沒有一起出門的習慣,但是她還是能夠感覺到凌彥楠可能是生氣了,但是爲何生氣,她就不得而知了。

    ……………………………………………………

    小安的感冒終於好得差不都了,連慕然才得以多花一些時間在公事上面。

    中午,差不多下班時,連慕然的祕書就過來問她了:“總監,明天晚上的宴會,請問您要不要出席?”

    “什麼宴會?”她怎麼沒聽過?今天晚上她想回家陪小安,所以不怎麼想出席什麼宴會。

    祕書臉色有些窘迫,“哦,是前幾天,總裁打電話過來到您的辦公室問的,那時候您不在,就跟我說了一聲,只是這段時間忙,所以一時間忘了告訴您……”

    連慕然蹙眉,知道連慕年會特意打電話來,是說明這個宴會挺重要的,但是她意識下不想去,兒子的病還沒完全好,她走不開,只是……“我哥去嗎?”

    “去的,總裁說您最好是過去一趟。”

    “我知道了,我會自己跟我哥說一聲的,你先下去吧。”連慕然揉揉額頭,看到請柬上面寫着的宴請的主人,看來,她不得不去。

    晚上,她不得不提前一點時間下班,回到家裏看了一下小安,確定他的病已經好了才放心一些,凌母剛纔接了個電話回來,笑道:“今天是要去宴會嗎?”

    “是啊?媽,您怎知道的?”連慕然驚訝,她還沒來得及換衣服呢。

    “彥楠剛纔打電話回來說不會來吃飯了,出去參加個宴會。”

    連慕然頓了下,笑意斂去了些。原來,他也要參加宴會,他從來沒有跟她說過這件事情。

    ……………………………………………………

    “凌總,我們要直接去金先生的宴會嗎?”下了班,唐祕書問凌彥楠。

    凌彥楠嗯了一聲,拿起手機時頓了下,他今天不回家,所以給想給凌母打給電話,打完了電話後,他想了下,還是撥了連慕然的號碼。

    他的電話打來時,連慕然正在給自己上妝,她的心一緊,忙拿起電話,見到他的名字,揪緊的心才鬆懈了下來。

    “我今天去參加個宴會,可能不會這麼早回來,跟你說一聲。對了,小安現在好多了吧?”

    連慕然聽到他的話,心裏忽然就舒服多了,“嗯,小安已經完全好了。”

    連慕然頓了下,本來想跟他說她也要去參加宴會,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他就已經掛了電話。

    唐祕書坐在他旁邊,聽到他的電話,笑容*,“凌總,跟總裁夫人聊電話?”

    凌彥楠睨了她一眼,不語。

    唐祕書笑笑,覺得他跟連慕然之間進步很大啊,竟然開始彙報自己的行蹤了,嗯,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

    他到達的時候,宴會的人還沒來到多少,但是很多人都發現了他,見到他身邊並沒有連慕然的身影,有些人禁不住的低下頭來竊竊私語。

    凌彥楠像是沒有聽到似的,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唐祕書給他要了一杯酒,他接過,淡淡的抿了一小口,感覺到有人向他走來,他頓了下,沒有說話。

    連慕年見到他,沒有見到他身邊有連慕然的存在,他的俊臉一沉,“小然呢?”

    凌彥楠抿脣,淡淡的說:“她沒來。”

    “是你沒有叫她來還是她不想來?”

    凌彥楠不語,看着他這個以前的情敵現在的大哥,薄脣緊抿了下,“淺淺呢?”

    連慕年的臉色也冷了一些,“你該跟小然一起叫她大嫂。”如果他開口的時候,稱呼變一下的話,連慕年自然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但是凌彥楠對曲淺溪還是那個稱呼,就說明,對於曲淺溪,他還沒能放下,或者是完全的放下,這一點,讓他擔心,擔心他的妹妹。

    凌彥楠輕輕的勾了勾嘴角,不再說話,連慕年不悅的抿脣,但是也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只是淡淡的問:“前幾天聽小然說小安病了,現在好點了嗎?”

    聽到這個,凌彥楠的臉色也好了些,淡淡的說:“好多了,謝謝關心。”

    他們兩人雖然認識了很多年,卻一直都成不了朋友,現在,即使有一定的關係,卻依舊熟悉不起來,一直都沒有什麼話題,知道他不想說話,連慕年也不再說話,纔想離開,見到從門口緩緩的走進來的人時,兩人的臉色倏地微變。

    連慕然本來也想跟凌彥楠說自己也去宴會的,但是既然他掛了電話,她也就不再說了,而且,c市這麼大,他們不一定是去同一個宴會,她去一會就回來了,小安的感冒雖然好了,但是她還是不放心,但是既然她哥哥會讓她出席宴會,就說明這個宴會的主人對他們公司頗爲重要,所以,她怎麼也要出席一下。

    連慕然到達時大廳裏面的人熙熙攘攘的,人聲鼎沸,手上捧着高腳杯走來走去,見到她的時候,很多人愣了下,因爲她懷孕的關係,她已經很少出現在衆人的面前,而她已經結婚了,同一個宴會,卻沒有跟自己的丈夫一起來,兩人的感情說起來,再好也有個限度,而且,聽說他們兩人才結婚一年多,卻有了一個六個多月的兒子,這分明就是奉子成婚媽,他們都是喲偶眼睛的人,都能知道,兩人肯定是沒有什麼感情的,只是奈於他們連家的勢力,凌家迫不得已的娶了她罷了。

    連慕然抿着小嘴,在來的時候,本來還想着凌彥楠會不會跟她來同一個宴會,但是現在即使她不刻意的去找凌彥楠的身影,她都能知道,凌彥楠就在裏面了,因爲她能感受得到衆人看她的各種目光。

    有看戲、有諷刺、有輕蔑,各種各樣,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她頓了下,看向很多人看向的地方。

    果然,在裏面,她見到了凌彥楠的身影,而同樣的,那裏還有她的哥哥,連慕年。

    但是連慕然的目光在看了眼連慕年之後,就落在了凌彥楠的身上,見到他冷漠的眼神,心一緊,腳步加快了一些。

    凌彥楠見到她,沒有說話,連慕年見着,抿着薄脣,卻不能說什麼,只能跟連慕然打個招呼,而他們的事,他不能更多的插手,也就轉身離開了。

    “你想說什麼?”見她欲言又止的想要說話,在她沒開口之前,他就冷冷的說了。

    連慕然見他這個樣子,倒是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最後只得說:“我想跟你說的,但是你已經掛電話了。”

    凌彥楠抿脣,冷笑得更加深了,說:“我掛了電話,那你就不會打電話過來了?手機沒電?還是懶得打,還是壓根就不想打?”

    連慕然說不出話來了,因爲怎麼說,其實都是理由,其實,說實話,她是該跟打個電話跟他說一下的,她以爲沒有這麼巧的,卻沒想到,事情它就是這麼巧。

    “彥楠,既然過來了怎麼呆在這裏?”凌彥楠還想說話,就被人打斷了。

    “金伯伯。”凌彥楠抿脣,笑着喚了一聲今天主人。

    對方點頭,視線落在連慕然的身上,幽深的眼眸盡是探究之色,卻不會讓人覺得不悅,“想必這位……就是連家千金連慕然了吧?果然夠漂亮,夠氣質。”

    “謝謝金先生誇張,只是慕然受之有愧。”連慕然也伸手出來跟他交握。

    金家跟凌家是世交,雖然凌家跟連家也是世交,但是金家跟連家卻很少來往。

    說起來也奇怪,金家跟連家都是大集團,卻從來沒有過生意來往,就像是刻意的避開似的,想到這,連慕然頓了下,覺得自己想太多了。

    金先生也不再說什麼,卻多看了連慕然一眼後就轉頭跟凌彥楠說:“今天你難得來一趟,要多喝兩杯才行。”

    凌彥楠點頭,過後淡淡的問:“小倩呢?您今年過生日,她也不回來?”

    “她啊,還有些研究還沒做好,說是要到下個月才能回來,早就將我這個做爹的忘記了。”

    說到了女兒,金先生笑得很高興,顯然是很*愛這個女兒的,說着,他頓了下,“說起來,你們也幾年沒見面了,遲一些日子小倩要是回來了,你們好好的聚一聚,畢竟你們從小長大,話題也多。”

    凌彥楠點頭笑笑,“會的。”

    金先生點頭,有人過來找他,他就離開了,他離開前,回頭看了眼連慕然,笑道:“那我先走了。”

    抱歉,今天更新晚了。今天寫得不順,寫了又刪,刪了有寫,好痛苦啊,淚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