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5字體大小: A+
     

    連慕然看着凌彥楠當真的下樓來,她愣了下,到廚房裏打開兩個冰箱看了下,都沒有熟食,因爲家裏有了孩子,所以她的飲食現在健康了很多,基本上都不碰那些冷硬的乾糧,而凌母也不愛吃那些,而家裏一般都不留食物隔夜,自然的家裏就沒有其他的煮好的食物。

    所以,如果他們兩人要吃的話,只能自己動手或者是叫人來做。

    連慕然看了眼跟過來的凌彥楠,心底有些糾結,如果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的話,她自己搗鼓一陣子或許會弄出一點東西來吃,即使是難吃也無所謂,但是有凌彥楠在,她就不能太過隨便了,而重點是,她真的不會做飯做菜,可以說是一竅不通。

    “你要吃什麼?”連慕然腦海裏不斷的思索着,她可以做的食物,但是她看着她認識的材料,卻不會做。

    “隨便。”凌彥楠倚在門邊,休閒的看着,見她似乎有些迷惘,他以爲冰箱裏的東西並不多,便走過去看了眼,隨即,意味深長的看了眼連慕然,他說的這句話用的是陳述句:“你不會做飯。”

    連慕然即使被人拆穿,也顯得非常的自然,沒有絲毫的窘迫,“我是不會,要不……我們叫保姆過來煮。”

    凌彥楠輕哼,勾脣冷哼一聲,說:“你雖然給了人家工錢,但是人家也不是一天十二個小時恭候你的。”

    “那沒辦法,只有餓肚子了。”連慕然說得很直接,她即使進過廚房,卻沒有動過除了碗筷之外的東西,作爲妻子的她,不是不體貼,而是她做不來,所以,她只能罷手,從冰箱裏拿出了一瓶牛奶,在準備到飯廳裏吃一個水果充飢就算了。

    所以,她拿完了牛奶,關上冰箱就直接轉身離開廚房。

    凌彥楠其實是真的有些餓,今天晚上他沒吃什麼就離開了。

    當然,他餓一晚上也不是不行,只是見她這麼直接的就走出廚房,一點都沒有作爲人.妻的自覺,自顧着自己,一點都不爲他這個丈夫着想,眼睜睜的看着他捱餓,卻還要走出廚房去,他當真的覺得她太不把他這個作爲丈夫的放在眼裏了,“你自己肚子餓就算了,還要讓你的丈夫一起跟你捱餓,連慕然,你說你這個做妻子的失不失敗?”

    連慕然抿着小嘴,聽到他的話,自覺他這是在無理取鬧,“我說了我不會做,不是不想給你做,你懂不懂?我說叫保姆過來給你做,你又不肯,那你想怎麼樣?”

    “你沒試過,你怎麼知道自己不會?”凌彥楠雙手抱胸,挑眉道:“以你連慕然的聰明才智,對着兩個冰箱裏,滿滿的食材,弄點充飢的東西都弄不到?”

    連慕然咬脣的看着他,直覺得凌彥楠今天是找茬,平常沉默的他,最近話變得多了起來,而且,都是不想讓她好過,故意找茬的,而偏偏,他找的理由卻是那麼的充分,聽他這麼說,讓她自己都覺得,她這個妻子做得很失敗,他第一次開口希望能吃一點東西充飢,而她這個作爲妻子的,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而家裏,母親也同樣的作爲女強人,卻能輕易弄出一桌好菜來,讓父親和爺爺,還有他們作爲子女的滿意,她的確做得很好。

    所以,這麼想着,相比之下,她這個妻子就更加的失敗了。

    凌彥楠見她低下頭思考,繼續做思想準備工作,“還有,現在小安還小,還在吃奶,但是等他慢慢的能吃食物的時候,你要每一頓都讓保姆來嗎?你這個作爲母親的難道就不該給小安做一頓飯吃?等小安長大了,卻還沒吃過自己母親做的一頓飯,你說,這樣真的好嗎?”

    連慕然聞言,是真的覺得他說得有道理。聰明如她,其實也知道凌彥楠說這些話大部分只是激仗法,但是,她聽着,卻感覺他說得很對……

    她無奈的揉揉額頭,有些氣餒的將手裏的牛奶放回去了冰箱,對着冰箱裏慢慢的各樣的食物,她還是不得不承認,她還是無從下手。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而凌彥楠習慣了晚睡,此刻更是一點睡意都沒有,沒想到她竟然這麼聽話,他真的有些吃驚,看着她的身影,微微的勾起了淺淡的笑。

    看來,她對自己是否能成爲一個好妻子,還是比較在意的,這一點,他比較滿意。

    “你說,你想吃什麼吧。”連慕然側眸問他。

    “給我下碗麪吧。”凌彥楠想了下,纔回答她。

    既然她給她面子,他也不想太過爲難她。

    連慕然點頭,麪食她吃得多了。

    她拿出用小袋子包裝着的面,想了想,又拿了一個雞蛋,還有火腿和肉丸,頓了下,又加上幾根青菜和兩根蔥。

    她頓了下,將東西放在砧板上,離開了廚房。

    凌彥楠挑眉的看着她的背影,淡聲問:“去找手機還是平板電腦?”

    連慕然腳步頓住,他怎麼知道她想要找這兩樣東西的?

    “用我的吧。”說着,將手機拋給她,轉身出去了客廳,拿起財經報紙就看了起來,時不時的擡眸看了眼在廚房裏轉來轉去的連慕然,她雖然是第一次進去廚房煮東西,卻沒有他想象的尖叫或者是東西被摔倒的刺耳的聲音,裏面很安靜,好像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着,只有偶爾傳來一些水聲。

    連慕然用手機從網上找了些教人做面的步驟來看了下,腦子裏飛快的轉着,也就顧不得身後的男人了,她想着步驟來做,先是沖洗食物擔心自己做錯了。

    四十分鐘左右後,時鐘已經指向了凌晨,連慕然才端着一大盤熱氣騰騰的煮好的面走了出來。

    凌彥楠即使在大廳裏,也能聞到一股香濃的味道,但是,在聞到裏面夾着香菜的味道時,他眉頭禁不住的皺了下。

    連慕然說着話,伸手將被盆子燙的通紅的小手放到嘴邊吹了吹後,直到好了點才淡淡的說:“吃過來吧,能吃了。”

    凌彥楠過去,進去了廚房,見到裏面還是一如既往的一塵不染,乾乾淨淨的,東西都有條不紊的整齊的排列着,他挑挑眉,不禁的想起了上一次她給他收拾行李那一次,同樣的都是將所有東西都弄得有條不紊,看樣子,她不是偶爾的做做樣子而已,而她的天性本來就如此,喜歡將所有的東西都弄得好好的,有條有理。

    連慕然這個女人,真的是做事力求完美,彷彿只要她想做,沒有什麼是做不好的。

    “怎麼樣?味道還好嗎?”這是連慕然第一次親自下廚,而且還是爲了眼前的這個她愛着的男人,即使她什麼都不說,但是她那期待和忐忑的雙眼,其實已經證明了,其實她很在意他的評價。

    連慕然將之前自己拿的那些材料,很多都放回去了冰箱裏,而是拿出來了些雞肉,和保姆泡着的香菇,花三十分鐘熬了幾碗雞湯香菇雞湯,再加上面和雞蛋,還有一些配菜,所以聞起來,真的很香的,但是吃起來就不知道怎麼樣了,她還沒有嘗過味道。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從未見她用如此期待的眼神看過什麼,他薄脣抿了抿,一小口湯水滑進喉嚨,他就微微的嗆了下。

    連慕然頓了下,見他臉色不好,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她聞着香味,其實很不錯的,但是她喝了一小口後,就頓住了,太甜了……

    凌彥楠皺眉,將手裏的碗放下,淡淡的說:“鹽跟糖都能搞錯,連慕然,你也就這點能耐。”其實,他還有更狠的話還沒說出口,她自己吃了也知道,過量的糖跟醬油混在一起,是什麼滋味。

    連慕然咬着小嘴,臉色未免有些不好看,發白發白的,“我說過我不會。”她心情有些低落,她本來以爲,她做得很好的,卻沒想到到了最後一步,卻還是錯了。

    “還有,我不吃香菜。”他嫌棄的看了眼盤子裏飄着的香菜,厭惡的皺眉。

    他一點都不懂得體貼她,她怎麼說也是第一次,他卻不斷的諷刺她,連慕然心裏澀然,睨了他一眼,也不免的更加不舒服了,“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凌彥楠輕哼一聲,嫌棄的睨着眼前盛着面的盆子,淡聲道:“你不是也沒有問?你自己都不注意到,我怎麼記得?更何況做面的人是你不是我。”

    “你說得再多,也不過是嫌棄我這個人罷了。”連慕然咬着小嘴,無論怎麼說是她的錯,她還能怎麼樣?她就算再錯,也錯在他看不慣她這個罷了。如果換了是他喜歡的某個女人做的,即使難吃,她相信,他也會笑着將所有的東西都吃完,而不是像現在這個樣子,嘴裏說的,都是對她的嫌棄。

    如果,他能給她做一頓,她即使是哭着,她也會將他做的飯菜給吃完,這就是心對一個人的差別,差別有多大,她其實非常清楚。

    凌彥楠頓了下,勾脣笑了,看着她蒼白的小臉道:“做成這樣,我還不能嫌棄了?”

    連慕然不再說話了,此時她已經感覺不到餓了,她起身,收拾碗筷,準備將她做的失敗品給處理掉。

    凌彥楠挑眉的看着連慕然從他身邊走過,她明顯是生氣了,因爲她竟然沒有收拾他眼前的碗筷,不就是跟他使性子的最好的證明嗎?

    只是見到她纖細白希的小指出一抹血痕,他頓了下。

    她是千金小姐,從未進過廚房,但是面對他的刁難,她還是進去嘗試了,即使受傷了也一聲不哼,看了眼依舊還飄着濃烈的香味的面,想起她認真的的在廚房裏,一邊看着食譜,一邊認認真真的掏出食物給他準備一碗滿,她在裏面搗鼓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他抿着薄脣,蹙了蹙眉,回想起來,大部分都是他太過分了,夫妻兩人,要是比起來,她更加不稱職,他確實不應該怪她,但是他已經因此而責怪過她很多次,而他相信,她也是知道,他是一個不稱職的父親和丈夫,但是即使屢次被他說,她還是一聲不哼,從未指責過他凌彥楠什麼……

    薄脣越抿越緊,回頭看了眼在廚房裏面洗碗的連慕然,不禁想,她難道也是洗一次洗碗?

    他眼眸閃了下,緩緩的拿起了桌面上的碗筷。

    “你……凌彥楠——”連慕然從廚房裏出來,見到他正在埋頭吃那碗麪,她心一提。

    凌彥楠沒有看她,表情淡淡的,低頭吃麪。

    “凌彥楠,不要吃了,拉肚子就不好了。”連慕然自己嘗過自己做的食物的味道,自然知道味道很奇怪,難以入口,即使聞起來很香。

    她剛纔雖然難受他如此責備她,不懂得溫柔待她,但是見他吃下這碗麪,她心裏又擔心,擔心他吃完這碗麪會不舒服。

    凌彥楠很快的就吃完了碗裏的面,起身淡淡的看着皺眉的,一臉擔心的看着他的連慕然,薄脣勾了下,“這麼擔心我?”

    連慕然抿着小嘴承認,“即使我不喜歡聽,但是,我也知道到,是真的很難吃。”

    凌彥楠勾脣,看着她認真的模樣,眼眸深了些,她還真的勇於承認。

    連慕然感覺到他在看她,愣了下,“怎麼了?”

    凌彥楠勾脣看了她一眼,搖搖頭,從她身邊走過,向廚房走去時,說了一句:“沒事,只是想告訴你,你還是不適合做飯,以後,就別做了吧,免得以後我跟小安受苦。”

    連慕然啞然,因爲他的一句話,心狠狠的跳動着,扭頭看他,卻只有看到他的背影。

    他不知道,他剛纔那句話,在她聽來,意義有多深刻。

    ……………………………………………………

    早上,照常的醒來,連慕然也已經在了房間裏,如無意外,她是已經起*下樓了,因爲,如無其他特殊的事情,她都能早早的起*。

    但是,他下樓時,意識下的,就尋找那個熟悉的身影,但是,在大廳裏卻沒能見到她,而大廳裏,只有他的母親抱着小安,眉宇連自己都沒有擦覺的蹙了起來。

    凌母見到他,笑了笑,“醒了啦?等一下就能吃早飯了。”

    凌彥楠微微的點點頭,低頭親了親她懷裏的兒子,逗得小安笑了起來,他頓了下,情不自禁的伸手將兒子抱進了懷裏,他頓了下,才問:“媽,小安的媽媽呢?”

    凌母一聽,睨了一眼兒子,“什麼小安的媽媽,有你這麼稱呼自己的老婆的嗎?。”

    凌彥楠不語,也沒有擡頭。

    凌母也只是隨口的說一聲而已,也沒有怎麼在意,也回答了他的問題:“小然現在在廚房裏跟着保姆一起學做菜呢,哎,難爲她了,以前人家在家裏還是連家千金的時候,可是沒有進過廚房裏呢,而現在每天要工作又要照顧小安,還要去學做菜,我都覺得我虧待了人家連家的女兒了。”

    凌彥楠聞言,蹙了蹙眉,擡眸看她,頗爲驚訝的說:“我以爲你會喜歡那一些溫柔嫺淑,會下廚房做菜的兒媳婦。”

    “是啊,媽以前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媽現在覺得,好媳婦不一定會做菜,只要人夠好,夠貼心就好了,咱們家又不是缺一個會做菜的人,爲什麼非要一個會做菜的媳婦?”凌母說完,意有所指的看着凌彥楠。

    凌彥楠頓了下,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麼,淡淡的問:“她進去多久了?”

    “差不多一個小時了。”

    凌彥楠不語,將懷裏的兒子交給凌母,進去了廚房。

    連慕然正在跟保姆學習做菜,保姆很配合,她問什麼就教什麼,從頭開始,連慕然聽得很認真,也看得很認真,必要時自己也動手,剛開始,保姆教她做一個清炒油菜,連慕然倒油下鍋,雖然鎮定,沒有大叫,卻蹙起了秀氣的眉頭,油滋滋的響也不禁的走遠了些,但是雙眼還是緊緊的盯着鍋,也就沒有看到有人進來了。

    保姆見她這樣,也就自己來了,叫她走遠一些,免得被油濺到,但是連慕然其實沒有這麼嬌氣,說:“沒關係,我來吧,嘗試一下就好了。”

    說着,拿着鍋鏟就上前,但是手卻被人忽然拉住了。

    連慕然回頭,見到他淡淡的蹙眉,問:“怎麼了?有事嗎?”

    凌彥楠面無表情的看着她,語氣也很淡,“爲什麼要學?”

    連慕然不語,就這麼的看着他,其實,她還是不是很懂他這是什麼意思。她其實是覺得他的話是很有道理的,她不能控制凌彥楠做一個好的丈夫,她也不知道怎麼樣纔算是一個好的丈夫,因爲她對他的要求,只是他能愛她罷了。

    而同樣,的她也不知道在他的心裏,一個好的妻子是怎麼樣的。昨天的話,或許只是他隨口說說的,又或者是他心裏的要求。

    她不會說她想達到他的要求,做一個好妻子,但是她卻想着,她應該做一個好的妻子,好的媽媽,僅此而已。

    保姆有些心急的看着他們兩人,見他們兩人無聲的站在她面前,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只好將關了電,等一會兒,他們處理好後再說。

    凌彥楠見她不說話,嘆了口氣,語氣也放柔和了,將她手裏的鍋鏟拿下,交給準備要走出廚房,離開的保姆後,他着她的手走到到水槽邊停下,淡淡的說:“進廚房不適合你。”

    連慕然咬着小嘴,心裏閃過無數的想法,最後,她問他:“爲什麼?”

    凌彥楠不答,反而反過來淡淡的問她:“你喜歡做菜嗎?”

    連慕然小嘴微張,沒有說話。凌彥楠卻替她說了:“我知道你不喜歡,你要是喜歡,你就不會二十多年來,差不多三十年了,都沒有進去過廚房做過菜,對嗎?”

    連慕然心態其實還是很好的,聽到他這句話,她忽然有落淚的衝動,她笑了下,卻笑得難看:“可是……凌彥楠,並不是每件事都能自己不喜歡就不做的。”

    凌彥楠捏緊了她的小手,“所以說,你嫁給來我們凌家,還是讓你難過,受苦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連慕然又擔心他諷刺她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嫁個他這條路,是她自己選擇的,就算是受苦了也是自己找的。

    她知道,其實這一年來,她心裏是苦的。但是她卻沒有後悔,也從來沒有埋怨過她,因爲這是她願意的,因爲願意,所以即使是苦,有時候也不會放在心上。

    凌彥楠擰開水龍頭,拉着她的手說:“洗手,出來陪陪小安吧。”

    連慕然咬脣,還沒來得及說話,凌彥楠就已經離開了廚房了,她蹙眉,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着他離去。

    保姆雖然沒有擡頭看,卻聽到了凌彥楠低沉的聲音說出口的每句話。

    她對於連慕然跟凌彥楠的事情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見狀,也開心,感覺他們夫妻兩人感情終於好一些了,便笑着說:“少夫人,少爺這是心疼你,不想你吃苦呢,快出去吧,這裏有我就夠了,要是少夫人你學會做菜了,那我豈不是回家吃自己算了?少夫人你就行行好,出去等着開飯吧。”

    連慕然聞言,回頭看了眼保姆,苦笑了下,沒有說話。

    凌彥楠這是心疼她?當真如此?但是爲什麼她的心就卻這麼的不踏實呢?作爲丈夫的,怎麼會不希望自己能吃到妻子做的飯菜?

    連慕然出去時,凌彥楠已經坐在餐桌上用早餐了,見到她出來,也只是擡眸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凌彥楠用餐完畢後,照常的一個人先出門了,凌母在他身後說:“今天有颱風和暴雨記得帶一把傘出門。”

    凌彥楠應了一聲就出門了,凌母回頭,見連慕然看着凌彥楠離去,衝她笑了下,說:“小然啊,等一下你出門也記得多帶一把傘,知道嗎?”

    連慕然點頭,嗯了一聲。

    ……………………………………………………

    凌彥楠下了車,見到車後座處,被他忽視了幾天的沾有範曼麗氣味的西裝,頓了下,還是拿了起來,回到公司後,將手裏的西裝交給唐祕書,說:“叫人幫我拿過去幹洗。”

    “好的。”唐祕書將手裏給他煮的咖啡放下,頓了下說:“凌總,范小姐在候客室等您,那你要去見她嗎?”

    凌彥楠頓了下,點點頭,起身離開辦公室。

    唐祕書皺眉,她都還沒說範曼麗過來找他有什麼事呢,他就這麼過去了,是什麼意思?

    範曼麗過來了幾次,即使她在衆人中掩飾得很好,但是唐祕書還是能夠發現,她明顯是對凌彥楠有別樣的心思的,她相信既然她能夠看得出來,凌彥楠會看不出來,既然看得出來,那剛纔又是怎麼回事?該不會他們老闆真的喜歡上她了吧?

    雖然她也覺得範曼麗不錯,但是她也覺得他們的總裁夫人也不錯,跟範曼麗相比,有之過而無不及,真搞不懂男人的心思是怎麼想的。

    “凌總,早。”範曼麗笑着起身。

    凌彥楠點頭,坐下,無言的看着她。

    範曼麗也懂他的意思,便從手提包裏拿出一沓稿紙,將今天的來意說了說:“我前些日子找到的玉石老闆很滿意,不過我們老闆也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想問問您,能不能給我們做這些款式的玉石?同樣的玉石質量我們給你們市場的價格,不知道凌總做不做。”

    凌彥楠看了眼她,眼眸淡漠,“我以爲范小姐會知道我們淩氏集團的規矩,我們只做自己設計的款式。”

    範曼麗雖然知道,但是她還是想說服他:“凌總,其實這也是一種賺錢的方式,爲什麼——”

    “既然范小姐你知道,爲什麼要過來一趟?”凌彥楠語氣冷了幾分,“如果維特先生看不上我們淩氏集團玉石的款式,可以另找東家,我凌彥楠只能說抱歉。”

    “不是,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範曼麗一噎,臉色有些難堪,她接下任務時,知道了他們淩氏集團的規矩,雖然覺得遲疑,但是也是抱着希望的,她覺得,既然能夠賺錢,何樂而不爲呢?

    凌彥楠語氣深冷,沒有一點客氣的咄咄逼人的說:“范小姐,我看你還需要在商場上歷練多幾年,很多事,你是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規矩的事,我們不是不能破,但是……要看對方有沒有資格讓我們破,我這麼說,你懂嗎?”他們凌家做玉石生意一百多年了,靠着這個起家的,遇到的問題自然也不會少,各種存在的商機他們會看不到嗎?

    顯然,維特先生也是懂得這個道理的,但是他卻還恃着他對他們美國市場的重視而故意越界,如果他認爲他凌彥楠會因爲美國那邊的肥肉而讓自己的玉石生意陷入危險中,那他就錯了。

    更何況,美國那邊,也不是他說了算。

    範曼麗臉上持續着笑容一時間也有些僵硬了,她能感覺到凌彥楠對她所說的話非常不滿,“凌先生,您的意思我會回去跟維特先生說的,那我先告辭了。”

    凌彥楠點頭,連起來都沒有起來,淡淡的說了一句:“慢走。”

    “彥楠……”範曼麗走出了門口,頓了下還是返回來推開門,看着他說:“剛纔……我只是代表着公司的立場,纔會依照老闆的意思,跟你提出這樣的要求,我希望我們能公私分明,不要將公司的事轉嫁到我這個人身上,好嗎?你也知道,我只是給維特先生打工的。”

    範曼麗能感受到凌彥楠今天說話很不客氣,就擔心因此而拉開了兩人好不容易拉近了一些的距離。

    凌彥楠頓了下,語氣沒變,“范小姐,其實我們不熟,我想,既然范小姐還在維特先生公司工作,你應該要明白要跟我保持距離,即使我們還合作着。”

    範曼麗不甘心,凌彥楠這是要跟她保持距離了,她好不容易纔跟他拉近了點距離,真的捨不得就這麼的變成陌生人,“彥楠,不要對我這麼冷淡,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立場,也應該知道剛纔不是我本意……”

    凌彥楠看着她,冷淡的說:“范小姐,我說過你是聰明人,不要告訴我你聽不懂我的意思,昨天我會放下刀叉離開,已經說明了一切。”

    “爲什麼?我哪裏做得不好了?”範曼麗頓了下,頓時表情更加慌張了,凌彥楠的意思是明確的拒絕了她,而且不想再跟她有什麼接觸,即使日後有接觸,也只是在公事上。

    “范小姐,你很好,但是你並不適合我。”說着,他看了眼門口,“你該走了。”

    範曼麗不甘心,因爲她有滿滿的希望能夠將凌彥楠拿下,但是現在她還沒真正的開始,他就將她判出局了,她怎麼能甘心?

    “你沒有真正的瞭解過我,你就知道我不適合你嗎?彥楠,你再給我一次幾次,或許——”

    “不可能!”凌彥楠抿脣,語氣很冷。

    範曼麗咬脣,“我不行,難道連慕然就可以嗎?我自覺不會比她差,甚至能做得比她好。”

    “那也是我的事,再說了,就算連慕然不是我想要的,但是她已經是我的妻子了,而你既不是我的妻子,也不是我想要的,這麼說,你懂了嗎?”

    範曼麗本來心裏很難過的,其一是因爲凌彥楠沒有再給她機會,其二是她竟然比不上連慕然,輸給了連慕然,但是聽到後來,她的心就舒服多了,“呵呵……也就是說,我沒有輸給連慕然了?聽你的意思是,她沒有三振出局,就是因爲她現在是你的妻子,除此之外,並無其他了?也就是說,隨之能讓你動心的女人,就能讓她出局了?”

    範曼麗只想到這一點,她卻忘記了反過來想了。要是她真的沒輸,那她就將連慕然從凌太太這個位置上拉下來了,而問題是,凌太太連慕然現在還不知道有人暗中跟她較勁,她就贏了。

    凌彥楠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抿脣看着她說:“你會跟連慕然做比較,不過是你自己認爲,在很大的程度上,你都比不過她,卻又不甘心罷了。”

    說完,他起身,轉身出去,範曼麗忙拉住他,“我想知道爲什麼,如果我沒記錯,之前我們相處得明明好好的,你卻忽然說要跟我保持距離,是不是連慕然知道了,她……”

    “這麼說吧,我之前給過你機會,因爲我知道你想抓住我,但是答案你已經知道了。”

    說完,凌彥楠就叫來了唐祕書拉住了範曼麗,轉身離開。

    範曼麗雖然動凌彥楠的意思,但是她就是不懂自己到底哪裏輸給了連慕然了。

    不過……

    她連慕然也沒有贏就是了,即使她現在暫時的被凌彥楠拒絕了,但是連慕然這個凌太太也不會做得太過安穩就是了,因爲她經過了這麼多次的事情,她能夠看得出來,凌彥楠不喜歡她,更加不愛她,要是凌彥楠日後喜歡上了一個女人,那她連慕然只有乖乖讓賢的份!

    想到這,範曼麗冷笑了下。

    ……………………………………………………

    今天下午時,果然如凌母所說的那樣,颱風雨水如期而至,凌彥楠今天準時下班,回到家時,保姆正在廚房裏做晚飯,而凌母也從裏面走了出來。

    “今天這麼早?”凌母笑。

    凌彥楠嗯了聲,側眸看了眼,依舊沒有見到連慕然,眉頭蹙了下。

    凌母笑睨他一眼,曖mei的說:“今天公司出了點事,所以小然會晚上八點左右回來。”

    “那小安呢?”要等到到點,兒子早就餓了。

    “小然三點多的時候回來過,沒事。”凌母笑。

    凌彥楠不語,開飯時就坐了下來,現在,飯廳裏只有他跟凌母兩人,雖然說着笑,但是側眸時見到身邊空蕩蕩的位置,他愣了下,還是有些不習慣。

    匆匆的吃了但,他起身道:“我出去一趟。”

    凌母擔心的起身,“去哪裏啊?外面風大雨大的,不要亂走的好。”

    凌彥楠不語,駕車出去了,當他停下車來時,凌彥楠已經在連慕集團門口了,他蹙眉的擡眸看了談跟淩氏集團不相上下的大樓,裏面的燈還亮着。

    他看了下時間,頓了很久纔拿雨傘下車,進了連慕集團的大樓。

    他即使身上穿着的雖然是名牌服飾,俊美的臉龐讓她看了臉紅心跳,但是櫃檯小姐見到他還是攔住了首次過來這邊的他,有禮貌的問:“先生,請問您找誰?”

    “連慕然。”凌彥楠淡淡的看了櫃檯小姐一眼,說:“她在那個辦公室?”

    凌彥楠身上的磁場太過強大,櫃檯小姐忍不住的就回答了她的問題,凌彥楠聞言,越過她就往裏面走,但是櫃檯小姐還算是有點理智,忙攔住了他,說:“先生,抱歉,沒有預約不能見我們總監,她現在很忙,要開會。”

    凌彥楠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說:“我是凌彥楠。”自報家門完畢,在櫃檯小姐的愣怔中,他抿脣越過她,上了樓。

    櫃檯小姐看着他挺拔的身軀,愣了好久纔想起來,原來這個就是他們總監的老公……

    “凌先生?”連慕然的祕書從會議室出來,見到凌彥楠,有些吃驚。

    “她呢?”

    祕書忙將他領進了連慕然的辦公室,聞言說:“總監正在裏面開會,應該還要半個小時才能出來,您找她有什麼事嗎?要不要我報告總監?”

    凌彥楠的眼神淡了些,冷冷的問:“我要有什麼事才能過來找她嗎?”

    祕書被他冷漠的語氣弄得有些害怕,忙解釋道:“呃……很抱歉,因爲凌先生從未來找過總監,所以我以爲……”

    凌彥楠聞言,也知道不能怪她,是他們兩個當事人的錯,他揮揮手,讓祕書出去,祕書咬脣,頓了下,才說:“那個……凌先生,這裏是總監的辦公重地,一般都不招待客人,麻煩您跟我去一趟侯客室,就在隔壁,很近的。”他不是將凌彥楠當做賊的,但是既然他是不請自來,又是第一次來,而他不清楚他們兩人的感情,只知道他們兩人感情很差,他們兩人在他的心裏算是利益聯姻,所以他當然得堤防一下,而連慕然也說過,她的辦公室,只有她信任的人才能進來……

    凌彥楠眯起,拇指摩裟着剛毅的下巴,笑了下,但是效益陰沉,他凌彥楠活了三十年,第一次被人當賊,只覺得好笑,“連慕然叫你防備着我?”知道他的身份還敢攔着他的,不是連慕然說了什麼話,還能是什麼?

    祕書搖頭,“不,沒有,總監沒有跟我提過您。”

    凌彥楠笑容淡了些,手指在茶几面上有規律的敲着,淡淡的說:“是嗎?”

    祕書還沒來得及回答,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連慕然抱着一沓文件從外面走進來,見到凌彥楠的身影,頓了下:“你怎麼來了?”

    凌彥楠勾脣,看了眼站着的祕書,說:“你的防備工作和保姆工作做的不錯。”

    連慕然遲疑的放下手上的文件,叫祕書出去後,纔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你怎麼來了?是不是家裏出什麼事了?”

    凌彥楠眯起眼眸盯着她看:“怎麼?一定要家裏出事了,我才能來找你?”她的問法跟她的祕書出如一撇。

    連慕然不語,他不說明來意,而她問再多,好像他都聽不慣,所以,她只好沉默,這樣,似乎對她好一點。

    一般晚上十點左右更文……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