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1字體大小: A+
     

    只是,她還沒走過去,凌母就告訴她,家裏的電話壞了,她只好上樓用自己的手機給凌彥楠打電話了。

    凌彥楠接到連慕然的電話的時候,他正在跟範曼麗吃飯。

    凌彥楠是一個很大方的人,對客戶大方,當然,對自己更加大方,他們吃飯的地方是一個在c市頗爲聞名的古色古香的館子,剛進去時已經能聽到高泉水叮咚的清脆的聲音,讓人聽着不禁心情舒暢,放鬆心情享受美食。

    凌彥楠拿出手機看到一串數字,眯了眯眸,範曼麗抿脣,有些不悅自己跟凌彥楠的談話被人打斷,因爲他們今天兩人相處的時間不多了,意識下的瞄了眼他手機的顯示屏,上面什麼都沒有標註,除了一串號碼和號碼所位於的城市,但是她擡眸,卻見到凌彥楠神色有些異樣,大概是怎麼樣的心情,她當真的猜不透,不過她想到的是,凌彥楠對一個沒有任何標註的號碼而露出了異樣的神色,說明他知道電話那邊的人是誰,也好像電話那邊的人不是第一次打過來了,更是對他有一定的影響力的人。

    凌彥楠沒有迴避範曼麗就接起了電話,他倒是想聽聽連慕然打電話過來,是爲了什麼。

    “媽叫你回來吃飯。”連慕然有什麼話就說什麼,一開始就說明白了來意,免得凌彥楠給她亂扣什麼罪名。

    凌彥楠嘴角動了下,但是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什麼,他也冷淡的說:“給電話讓她聽電話,我自己來跟她說。”

    連慕然一愣,只好叫了凌母來聽電話,但是凌母卻不肯接,連慕然爲難的蹙眉,凌彥楠能聽到那邊的對話,然後冷淡的說:“既然媽不聽電話,你就跟她說,我遲一些再回去,我還有事要忙,要是有什麼事,等我回去再跟說。”

    凌彥楠說完,連慕然還沒來得及說話,就毫不猶豫的就掛了電話。

    範曼麗在一邊小心翼翼的觀察着他的神色,見他放下電話,拾起碗具用餐,不由得勾脣笑了笑,知道是他家裏的人打過來的電話,只是不知道到是誰讓他如此的討厭,要用如此冷漠的神態來跟家裏的人說話。

    但,這些都不是她該問的,她也就沒有問。

    範曼麗是坐凌彥楠的車子過來吃飯的,理所當然的,她也坐他的車子回去。

    範曼麗依依不捨的揮別了凌彥楠,留在原地等他的車子消失不見才嘆了口氣,其實,她倒是很想留下他,但是,要是一個女人在跟一個男人還沒有確定關係前太過主動,在男人們的眼裏,就是不檢點,就算以後在一起了,也會顯得掉價,她要考慮的東西很多,所以總歸不能太急。

    回到家時,包包裏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起時,一個什麼東西從包包裏也被翻了出來,跌落在地,她蹙眉,看着地上的名片,記起是連慕然的卡片,她抿脣,本想不理會,她沒有想過再跟連慕然有什麼交集,但是看到了上面的那個燙金的電話號碼,愣了下,眼神定定的看着上面的號碼。

    因爲在意,她特意的留心看了眼凌彥楠剛纔接的號碼,她的記憶力很好,能清楚的記住後面的六位數,跟眼前的是一模一樣的!

    範曼麗撿起了名片,而手機還在響,她被弄得煩躁不已,本想掛掉電話,但是看到來電顯示,她愣了下,笑着接起了電話,“同學聚會?我現在正好在國內,我一定會找時間過去的,哦,對了,連慕然那邊我來通知就好了,畢竟我們兩個還是有點交情的……”

    放下電話,範曼麗想了想,心裏在猜測着凌彥楠跟連慕然的關係,越想,越心驚,捏緊了手裏的名片,臉色冷了下來。

    ………………………………………………

    在送了範曼麗回家後,沒有立刻回去,接到了合作商的電話,叫他出去喝一杯,爲了回去不給母親嘮叨他,他還是過去了,到了凌晨纔回家。

    回到家時,家裏不例外的一片漆黑,房間裏的連慕然也已經闔上小嘴,睡得香甜。

    凌彥楠邊解開領帶邊認真的看着躺在*上的這個女人,以前,他們見面的次數不少,卻算不上熟絡,但是她卻沒有怎麼給他留下任何深刻的印象,有的只是冷冰冰的淡然,其他的他並沒有多留意,因爲她沒有勾起他任何的注意力,有時候即使在chaung上,他也沒有過分的留意她的容貌,即使有時候覺得她長得不錯,但是看過了,感受過了就算了,沒有在心底留下痕跡。

    現在看着,他不得不得承認,其實她很美,讓人無法忽視。

    不同於範曼麗的古典溫婉的美,她的美很有靈氣,而且有一股特殊的氣質,讓人感覺高貴不可攀,很吸引人的眼球,彷彿是巧奪天工之作,絕無僅有,因爲那股從骨子裏沁出來的氣質任何人都無法複製……

    所以,範曼麗說簡裔雲喜歡她,其實也不是沒有道理,不過,她縱使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終究不是他想要的,更不適合他。

    他眼眸深了些,視線從她的小臉上移開,轉身進去了浴室。

    早上,連慕然醒來時見到*邊的人,有些意外,因爲她以爲他昨晚不會回來的,而讓她更爲意外的是,凌彥楠竟然起得比她更早,她愣了下,忙看過去,見到時間還是她往日的生理時鐘,頓時鬆了一口氣。

    凌彥楠臉色平靜的從洗手間出來,倚在衣櫃邊看她,伸手去撥弄了下額前的頭髮,舉手投足間帶出一種漫不經心的慵懶,淡聲問:“你昨天去了商業大樓那邊買玉石?”

    連慕然要起*洗漱,等一下要上班了,聞言點了點頭。

    凌彥楠抿脣,語氣冷了幾分,“你是要拆我的臺?在c市,有很多人知道我們的關係,你這麼做,是什麼意思?讓所有人都覺得我凌家虧待了你?!”

    “你沒有虧待我?”連慕然抿着小嘴,她心裏也有些氣了,本來她是不想跟他說這些的,但是既然都要吵了,那就吵吧。

    凌彥楠勾脣,擡起她的下巴,甚至淺笑了下,“說說看,我怎麼虧待你了?”

    連慕然不語,拍開他的手,冷冷的說:“我不知道你發什麼脾氣,但是我告訴你,要真的是拆你的臺也是你自己拆,我這個算得了什麼?在淩氏,在連氏,誰不知道我們形同陌路?你一年回來三兩次,都做出來了,早就讓所有人都知道,你虧待了我連慕然!”

    凌彥楠還想說話,連慕然又說:“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只是去買幾塊玉石而,並無其他。”

    說完,她就進去了洗手間,凌彥楠看着她的背影,沒有說話,早知道她火氣這麼大,他就該昨晚吵醒她問清楚,而不是等到現在,看她還能不能睡得如此安穩。

    但是穿戴好了衣物後,他什麼都不說就下樓了,凌母見到他,纔想說話,凌彥楠就說:“媽,我還有事,就不在家吃早餐了。”

    凌母見凌彥楠離開,嘆了口氣,覺得他們夫妻兩又吵架了。

    凌彥楠回到公司,卻沒有立刻進去辦公室,而是直接的進去了設計部。

    設計部的人見到他愣了愣,不禁想,那一股風將他們老闆給吹來了?

    凌彥楠冷着一張俊臉,說:“下個月要展板的新品都拿出來給我看一看。”

    幾位設計師將櫃檯裏展示着的百來款下個月主打的新品拿了出來,這些都是要在下個月展板之後銷往世界各地的。

    凌彥楠薄脣緊抿,看了一遍後,指了其中的是十來款,說:“這十來款各挑一套出來,要是是做好了全套的,將另外全部銷燬。”

    “可是……”設計師苦不堪言,臉都做成了一個苦瓜的形狀了。

    凌彥楠眼光很好,挑到的都是幾位主設計師的主打作品,但是他們卻高興不起來,這些產品早就做好了,各款只有一套,是他們設計團隊的得意之作,作爲展品用的,等展完後,會擡高價格做十套出.售。要是現在他拿走了這十多套,那下個月的展板就沒有什麼特色了,而且要補回來這十多套,也太難了,畢竟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既要設計出款式又要*用工雕刻,真的要花費很長一段時間。

    “現在叫人過去給我包好送過來,我中午下邊前就要。”

    “好好,知道了。”設計師沒辦法,只好應了。

    凌彥楠知道連慕然今天下午下班後就要回去連家,拿到了玉石後,他開車將東西帶領回家,放在了連慕然的梳妝檯上,途中接了個電話,便蹙着眉下了樓。

    “彥楠,你——”凌母散步回來見到他忽然回來覺得奇怪,剛想問他爲什麼會回來,也順便的提醒他今天一定要記得跟連慕然回去連家,但是凌彥楠沒有見到她,上了車就走了。

    ……………………………………………………

    連慕然晚上下了班後,直接的回到家,準備帶上小安回去連家。

    “小然,彥楠呢?你不是說他會跟你一起去嗎?”凌母沒有見到凌彥楠的身影,不悅的問。

    連慕然一點也沒有驚訝凌母這麼問,所以她回答得很自然,“哦……他還在開會,我們在連家嗎,門口匯合。”

    “是嗎?”凌母皺眉的,但是見連慕然不像是說謊的樣子,也沒有多想,擡手遞給她一個大袋子遞給她:“小然,這個你拿着。”

    連慕然接過,狐疑的問:“媽?這些是什麼?”

    “這些是我叫你爸上一個月特意叫人做的純手工玉石,你給我給親家母親家公帶過去。”

    連慕然心一動,覺得凌母對她是真的夠好的了,“媽,不用了,你已經給了我好多了。”

    凌母搖頭,“那不是給你的,給你父母的,你就好好的給我拿過去。哎,不怕說實話,以前媽也做得不對,沒有想到給他們送點東西,是我們凌家失禮了。”

    連慕然不語,卻不再推遲,拿了東西就直接的上車離開了,抱穩了小安,她才輕輕的打開那些盒子,裏面有大大小小的七套玉石,是誰的都寫好了,而盒子裏面的玉石,麼商業大樓的跟這些沒法比,顯然是請大師來專門雕刻的,玉石也是上乘的玉石,這份心意,連慕然真的能感受到了。

    眼眸微酸,連慕然其實明白凌母的意思,她這些是替凌彥楠準備的,希望她不要怪凌彥楠,而凌母不知道,她其實沒有怪凌彥楠對她怎麼樣,真的沒有,但是凌母這一番舉動,卻讓她忍不住的責怪起了他,忍不住貪心的想,要是他能有這一番舉動,她想,即使她晚上做着噩夢,也會笑着醒來吧。

    就在她思索時,電話忽然的響了起來,眉宇輕蹙,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因爲小安剛睡着,所以她接起電話的聲音不由得放柔,放輕了些,“喂,您好。”

    “慕然嗎?我是,曼麗。”

    “哦,曼麗啊,你好。”連慕然愣了下,她其實沒有想過要跟範曼麗聯繫,給她名片只是客氣客氣,因爲他們不熟,她也不想跟一個不熟的人套近乎,但是既然對方打電話過來了,她也不好意思掛斷。

    範曼麗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後,笑着說:“班長說沒有你的號碼,剛好的你給了我一張名片,我就打過來了,沒有打擾到你把?”

    “沒有關係。只是……我明天晚上沒空,不能跟你們一起去聚會了,很抱歉。”她原本就想着要在連家多呆一天的,畢竟她已經很久沒有回來過了,而且她又要照顧小安,不能離開,她也不能喝酒,要是去了,喝酒肯定是免不了的。

    範曼麗臉色一頓,不容拒絕的說:“不要這樣子啦,大家已經五六年沒有見面了,大家見一面也好啊,就這麼說定了哦,明天晚上八點哦,傾城酒吧見。”

    連慕然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那邊已經掛了電話,她蹙眉,想打過去,卻也不好意思,對方如此熱情的邀請,要是她再三推遲,未免太過不近人情了,只好想着,到時候過去看一下就離開,也算是回饋對方的一方心意。

    “小然,回來啦。”連慕然回到連家時,凌月菲已經在門口處盼着了,見到她臉上堆起了笑容,但是隻見到她抱着孩子,身後空無一人,堆起的笑容漸漸了沉了沉,但是她也知道女兒不容易,便忙堆起笑容,什麼都沒有提,拉着她進屋。

    老爺子雖然沒有出來,但是實現都在門口這邊瞟着呢,沒有見到凌彥楠,老爺子重重的哼了一聲,銀杖狠狠的敲了敲地板,也擔心孫女看到他生氣也會難過,畢竟,凌彥楠沒有跟過來,最難過的人就是她連慕然,便別過臉去生悶氣了。

    他們不懂,其實連慕然已經二十九歲了,不是九歲,她什麼都懂,看着,心裏更是難受,他們處處都爲她着想,都希望她能過得好,但是她卻處處要他們操心……

    連慕然澀然的揚起了笑容,走過去,將熟睡中的小安抱過去,“爺爺,來看看你的小心肝。”

    老爺子輕哼一聲,見到小安安安靜靜的入睡,隱藏在濃密的鬍子下面的嘴角就翹了起來,見到從樓上下來的念念和連慕楓,心情也好,招手讓他們過來。

    念念好奇的睜着黑溜溜的大眼,想伸手去碰,卻又擔心吵醒了小安,只能攬住老爺子的手臂好奇的看着,老爺子被她那可愛的模樣逗得笑眯了眼。

    “媽,我哥和我嫂子呢?”連慕然看了眼周圍,沒有見到他們兩,忍不住問。

    凌月菲嘆了口氣,無奈的說:“你嫂子還在南城那邊,估計過幾天才能回來,你哥現在應該還在書房開視頻會議,都一下午了。”

    “小然,來了啊。”連慕年從樓上下來,掃了一眼大廳,沒有見到凌彥楠,心裏也有了數,沒有說什麼,念念見到他,撲進他懷裏,鼓起小臉頰,小手比劃了下說:“爸爸,小地弟長大了好多哦,上一次來,還是這麼小的呢……”

    連慕年笑,摸了摸她的頭頂,“等弟弟睡着了,才能跟弟弟玩,知道嗎?”

    念念乖乖的點頭,見到老爺子懷裏的小人兒醒來了,立刻忍不住的就溜出了連慕年的懷抱,好奇的去跟小安玩了。

    飯菜其實早就準備好了,既然人齊了,也就開飯了,一頓飯大家吃得算是開心的。

    飯後,凌月菲找她聊天,連慕然其實沒有絲毫的驚訝,她早就猜到了。

    “小然啊……”

    又是這種語氣,連慕然無奈,卻也酸澀,知道母親爲她操心了很多,她搖搖頭,“媽,我很好。”

    “好好,媽,不問。”凌月菲也不開口了,免得惹女兒不高興了。

    連慕然安撫的拍拍凌月菲的手,“媽,我是說真的,你不用替我擔心,我連慕然不是人人拿捏的懦弱的女人,如果我真的覺得我們不可能,我會跟他結束,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媽也不是想要勸你們離婚,只是希望你能過得好,不要受委屈了。”凌月菲嘆氣,其實,他們也不稀罕凌彥楠,他們連傢什麼沒有?計算連慕然這輩子不嫁人,對他們也不會有影響,但是就是希望她以後能有個伴,老了能有兒孫繞膝。

    所以,他們更希望連慕然能夠跟凌彥楠離婚,他們連家的女兒如此的優秀,哪裏會愁得找找不到一個好的男人?哪裏用得着受這等委屈?要是她肯離婚,他們一定會給她物色一個很好的男人,或者,她自己也能找一個愛她疼她一生的好男人。

    但是女兒堅持,女兒喜歡,他們能有什麼辦法?他們爲此,除了擔心和關心,還能做什麼?

    ……………………………………………………

    晚上十一點左右,凌彥楠應酬回來,到家時,凌母聽到外面有汽車熄火的聲音就下樓了看了下,見到她皺眉的問:“彥楠?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在——”

    凌彥楠不懂凌母的意思,越過她說:“媽,很晚了,您早點睡。“

    “你跟我解釋一下,你爲什麼現在在這裏?你不是跟小然去連家了嗎?怎麼回來了?”凌母不是好戲弄的,拉着凌彥楠不放手,非要問清楚。

    凌彥楠頓了下,眼眸一閃,隨即反應過來,說:“她漏了點東西讓我回來拿,我拿了東西再過去一趟,媽,你先睡吧。”

    凌母自然不會信,感覺連慕然騙了她,凌彥楠根本就沒有跟着她過去,但是凌彥楠已經進去了房間,關上了門,將她隔絕在門外。

    凌彥楠疲憊的鬆了鬆領帶,想起剛纔的事,開燈抿着脣撥了電話號碼,想問清楚她爲什麼說謊都不跟他提一下,她倒是想坑他還是想要幫他。

    只是他剛拿出手機,在看到梳妝檯上那熟悉的袋子時,臉色徹底的冷沉了下來眼眸陰騭,輕哼一聲,將手機放回口袋裏,脫掉領帶,快步的抓起那個袋子,轉身離開了臥室。

    “彥楠,你去哪裏?“凌母見凌彥楠真的要出去,手上還真的拿着一個購物袋,一看就是貴重的東西,想起凌彥楠說的話,她才真的相信了凌彥楠的話,不由得笑了笑,見凌彥楠不迴應,快步的離開了家,她也回房睡覺去了。

    凌彥楠的車子發飆的離開了車庫,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凌彥楠剎車,沉着俊臉拿起電話撥了連慕然的電話。

    連慕然今天跟家裏的人聊了很多,心裏異常的沉重,雖然入睡了會兒,卻睡不着,所以手機響起來時,她立刻就接了起來。

    凌彥楠冷漠的語言,只有有力的兩個字,“下來!”

    “什麼?”連慕然愣了下,一時想不懂,但是她靈光一閃,很快就回過神來,倏地起身下了chuang。

    “我在樓下,下來。”凌彥楠的話近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立刻,馬上!”

    連慕然心裏雖喜悅,但是也能感受到對方似乎心情不好,更像是來找茬的,但是她還是懷着複雜的心情下去了。

    車子停在距離連家的門前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連慕然推開了鐵圍欄,見到不遠處的車子亮着燈,意識下的就往那個方向走去,而凌彥楠則夾着一根菸,倚在車門邊。

    走近了他後,連慕然的步調子恢復正常,想起他的來意,她皺眉的問:“你怎麼——”

    “我想要一個解釋。”凌彥楠打斷她的話,看也不看她一眼,從車子裏拿出袋子,扔在了地上,然後才擡眸冷看着她,“你連慕然是要什麼有什麼,所以,我的東西就這麼進不了你的眼?!”

    “這是什麼?”連慕然皺眉,既然被她棄之如糞土的東西,那她也沒有必要撿起來一探究竟,不過還是說:“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只能說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東西。”

    “從來沒有?”凌彥楠冷笑,她出門前不會回去臥室換掉她身上的職業套裝?既然她回到了房間就不可能沒有發現這個袋子,她說她沒有見過,耍他很好完嗎?

    連慕然抿脣,有問就答,很配合,“如果有,我爲什麼不認?”

    凌彥楠愣了下,心裏閃過了一個念頭,“你……今天最後一次進入臥房是什麼時候?”

    “今天早上。”

    凌彥楠頓了下,擡眸探究的看着她,連慕然雖然知道她是被他誤會了什麼,但是她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將視線落在了地上被凌彥楠扔在地上的東西,她頓了下,還是彎腰去撿,但是凌彥楠卻比她更快一步,他的臉色有些不自然微微錯開。

    連慕然起身,視線還是落在他手上的東西,“這是什麼?是……送我的?”:說着,她伸手就要去拿。

    凌彥楠想閃躲,因爲他能感受到她似乎對他送她的東西很期待,很期待,她眼眸閃光,但是他心裏卻感覺有些心虛,不知爲什麼忽然覺得這些東西算不上是他精心準備的,即使是他之前強硬的將東西要過來的,也不夠特別,而且東西被他扔在了地上撿起來的,感覺有些送不出手了,迎接不起她的期待……

    連慕然沒有說話,也沒有去搶,就頓在了原地,她好像看到了什麼,說:“裏面的……都是玉石吧?”因爲她想起,購物袋的袋子跟凌母給她的,是一模一樣的,有着淩氏集團的標誌。

    說着,她頓了下,眼眸倏地一怔,伸手就將他手裏的袋子要了過來,打開了看了下,眼眸彎了彎。

    她想得沒有錯,的確是玉石,而且,她覺得,比凌母給她的那些,還要精緻得多。而市場上看到的那些更是沒法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