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10字體大小: A+
     

    凌彥楠醒來的時候,感覺到手邊的位置是空蕩蕩的,昨晚跟他一起入睡的人不知所蹤。

    他抿脣,睜開的時候看了眼桌面上的鐘表,還不到早上八點鐘。

    兩人相處了這麼多天了,除了他上一次從美國回來,要她到了半夜,她醒來得晚了一點,其他的時間,她都起得早得很,至少比他起得早。

    要是換了別的女人,昨晚經過了一段情事後,往往最先醒來的肯定是男人,女人即使醒來也難掩腰痠背痛,跟男人撒嬌一番。但是她倒是相反,沒有一絲作爲人妻的嬌柔,跟她冷漠淡然的性子近乎一模一樣。

    想到這裏,凌彥楠薄脣越抿越緊,到底是他不行還是她體力太好?尤其是他下樓時看到她臉色淡然的起身抱着兒子玩耍,沒有一點不適時眼眸更加是眯了起來。

    凌母在飯廳裏用早飯,見到樓上下來的凌彥楠,眼眸一亮,笑了,“彥楠,什麼時候回來的?”她今天早上見到連慕然還是像往日那樣早早的起*,也沒有說起過凌彥楠,她以爲他沒有聽她的話,回來家裏呢。

    顯然是她想太多了,即使是凌彥楠回來,她也不見得連慕然會提一下凌彥楠。

    想到這,她微微的蹙眉,感覺連慕然對自家的兒子也太過不上心了,也不知道當時她是怎麼會懷孕,然後奉子成婚的,害她剛開始還以爲連慕然心裏有多在乎她的兒子,纔會在揹着他有了孩子,以便以孩子要挾他呢,但是後來她跟她相處了後,才知道這些都是她自己想象出來的,連慕然自己根本就沒有這個意思。

    回想起當時她跟凌月菲兩人跟他們兩牽線時,他們兩人都沒有到場,現在卻還是成了事,這是緣分,但是要是他們兩人都沒有心思經營這段婚姻,那還得了?

    想到這,她就忍不住擔心。

    “嗯。”凌彥楠應了一聲,卻沒有看向凌母,視線而是落在了一邊沒有擡頭看他的逗着兒子的連慕然的身上,似乎感覺到了他的視線,她微微的擡了下頭,淡淡的說:“早。”

    “早。”凌彥楠見她不再漠視着他,臉色纔好看了些,在她的身邊坐下,看了眼她懷裏的小安,感覺到小安的臉色不錯,笑容柔和了些,也不禁的伸手去摸摸兒子的小臉。

    凌母笑了笑,忽然開口對連慕然說:“對了,小然啊,既然彥楠在家,那就叫彥楠送你去公司吧,我畢竟不順路。”

    連慕然頓了下,側眸看了眼凌彥楠,解釋道:“我的車子壞了,正在維修,早上本來想叫司機送一下我去公司的,但是司機也出去了,你要是不趕時間就順便捎上我吧。”

    凌彥楠皺眉,明白連慕然解釋她要坐他的車子的原因是想要告訴他,她不是故意想要蹭他的車,只是找不到更好的選擇而已,而且聽來,她好像寧願與母親不同路也不願意叫他送她一程了?要不是母親忽然開口,他還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了呢。

    他臉色微沉,端起碗筷的手一頓,淡漠得請不出情緒的說:“就算我趕時間也我不急那幾分鐘。”

    連慕然一頓,擦覺到了他的不悅,但是沒有說話,當沒有看到一樣低下頭去跟孩子玩。

    “走了。”凌彥楠沒有什麼胃口的放下碗,起身離席,對還在逗着兒子捨不得放開的連慕然說。

    連慕然上樓去拿了自己的包包,穿戴好衣物纔下來,到停車場去也是十來分鐘之後了,見到他坐在車子裏,似乎不甚耐煩了,上樓車第一時間就是道歉:“抱歉,可以走了。”

    凌彥楠的確有些不耐煩,他今天早上還有一個會議,見到她臉色也不太好,冷淡的說:“沒有這麼多時間浪費在這個上面,既然要麻煩別人,下一次麻煩你記得提前做好準備,別讓別人等你,我的空餘時間沒有這麼多。”

    他不是說不急那幾分鐘嗎?連慕然抿脣,承受着他的教訓卻沒有反駁,只是淡淡的說:我”知道了,我下一次會注意的。”

    “雖然我不趕時間,但是我的耐心有限。”似乎知道連慕然在想什麼,凌彥楠冷笑道。

    連慕然其實知道自己有錯,是她下來得太慢了,本來不想說的,但是他的語氣讓她心一堵,忍不住冷淡的回了一句話:“你不是耐心有限,你只是對我沒有耐性又或者說,你是沒有耐心,但是對我更加沒有耐心,我說得對嗎?”

    凌彥楠抿脣笑了,但是笑意卻有些冷意,“你挺了解我的嘛,當然,也很有自知之明。”

    連慕然不說話了,她就別開了臉,不去看他。凌彥楠看着她抿脣懶得跟他說話的神情,也沒有說話,只不過薄脣凹下的弧度更深了些,直到到了目的地,連慕然下車,張開小嘴還沒來得及說話,凌彥楠就冷着臉,關上了車門,不容她多說的飆車離開,連慕然皺眉,他的耐性真差!

    她今天起*後,本來想再跟他提一提回去連家的事,但是見他一臉的不耐煩,她還是沒有說出口。

    ……………………………………………………

    早上的會議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從會議室出來的時候凌彥楠正打算到附近的餐廳去用餐。

    他回到辦公室,就立刻有人敲響了辦公室的門,唐祕書進來了,淡淡的通知他:“凌總,范小姐正在後廳室等您,已經來了半個小時了。”

    凌彥楠眯眸,點點頭,“我知道了。”

    範曼麗心情很好,她因爲她能有很好的藉口過來見凌彥楠,見到他挺拔的身軀,俊美無瑕的臉龐,他的一切無疑是得天獨厚的,跟她一樣,他們兩人是那麼的相似,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她的心就穩定了下來,笑容完美漂亮得讓人移不開視線,“凌總,不好意思,由來打擾您,只是我的老闆昨晚寄來了一份合約,給您過目一下。”

    凌彥楠點點頭,坐下來接過了她手上的文件,看了起來。

    範曼麗毫不掩飾的用看自己男人的眼光看着她,是的,她一點都不掩飾,她知道,他是聰明的男人,他怎麼會不知道她的心思,送文件這種事情,哪裏能事事都要她親自出面,只是不過,她求之不得,自己想來罷了。

    她相信,凌彥楠是懂得這個道理的,她也肯定的知道,凌彥楠是知道她對他有意思的,只是,他不說出來,她暫時也不好揭破。

    凌彥楠已經看完了手上的文件,即使被人緊緊的用別樣的目光緊緊的盯着,他還是看完了。

    他放下文件,看了下手上做工精緻的手錶,眼眸微眯,勾了勾脣角,“范小姐,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一起吃頓飯後,再來談細節吧。”

    範曼麗聞言,笑容更加魅惑人心了,她就是衝着這個點來的,就是希望能跟他共餐的,她也相信他懂這個意思,而他還是順着這個臺階下了,說明她的做法是很成功的。

    兩人到了凌彥楠公司附近的飯店用餐,凌彥楠點完餐後,微微的側臉看她,“你要什麼?”

    範曼麗笑,“我不一樣,我更喜歡六分熟的小牛排,覺得剛剛好。”

    凌彥楠但笑不語,將上手的菜單交給了一邊的侍應生。這個女人其實很聰明,也很讓人心動,人雖然看起來嬌柔,卻還是堅持自己的個性,不會因爲因爲別的而模糊掉了自己的喜好,其實,這一點非常不錯。

    範曼麗看到了凌彥楠讚許的目光,心裏雖然高興,但是還是沒有忘形,還是說了些公事上的事情,“維特先生說淩氏的玉石在美國那邊賣得不錯,所以讓我再挑是來款賣得好的給他看看,凌先生有什麼推薦?”

    凌彥楠抿脣,俊臉還是那個表情,淡淡的笑容,連說出口的話都還是那個溫度,那個語調:“我們凌家的玉石材料在國內是名列前茅的,這一點范小姐應該知道,我們的設計團隊也是最好的,范小姐要是想挑,可以親自去市場挑或者是審查一下,自己得出結論更好,不是嗎?”

    只是,範曼麗卻敏感的感覺到了他的不悅,應該是她剛纔某句話觸犯到了他,但是她自認爲沒有錯,畢竟,於是也是有款式的,跟衣服一樣,款式不一樣,好不好賣也是一樣的。

    不過她聽他的意思應該是他們凌家的玉石不愁沒有出路,只會大受歡迎,他會這麼自信,應該是有道理的,否則,他的公司規模不會擴展得這麼大。

    不過,即使如此,她想了想,還是不打算道歉,因爲我從道歉。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如果范小姐想要去看的話,我可以帶你去看一看市場。”

    範曼麗見他臉色挺好的,也不生氣了,心裏頓時就鬆了,笑道:“那就麻煩凌總了。”

    ……………………………………………………

    即使凌彥楠沒有答應跟她一起回去連家,但是她卻不能不回去,即使她知道,她回去後,父母還是會擔心她,她還是要回去,她要是不回去,他們只會更加擔心,以紀念館拖了這麼多天了,要是再不回去,她相信他們會忍不住的過來這邊。

    明天的有兩個會議要開,所以比較忙,她只好今天晚上給家裏的所有人買禮物,免得明天晚上回去連家時時間太過匆忙,趕不上吃晚飯。

    連家現在加上她已經十多歲,是半個小大人的弟弟,只有她侄女一個小孩子,這個小侄女她很喜歡,想多買一些她喜愛的零食和玩具給她,買好了小孩子的,就要買大人的。

    凌家是玉石世家,她也知道她現在所在的商業大樓是凌家的,所以整棟大樓有一層是做玉石生意的,她既然嫁給了凌家,要是回家不帶些玉石回去,真的說不過去。

    雖然凌母經常會給她從公司帶一兩套玉石回來給她,也給小安特意打造了幾套,但是那些是凌母的心意,她不能往家裏送,只好自己去買。

    上好的玉石戴着對人的身體好好處,所以她想給每一個人都買一套。

    “慕然?”

    連慕然看中了幾款,正要叫人包好,卻聽到一個算不上熟悉的聲音,回頭看到一個熟悉的倩影,頓了下,猶豫了幾分,“你……範曼麗?好久不見了呢。”

    範曼麗笑,見回了連慕然似乎挺高興的,看了她一眼,掃了一眼她身上的着裝,隨即不着痕跡的移開目光,“是啊,好久不見了,沒想到能在這裏見到你,我記得你好像不是c市的人,對吧?我以爲你會在南城那邊自己家的公司發展呢。”

    連慕然淡笑了下,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說:“現在暫時定居在這邊,南城那邊有空會回去看一下,你呢?我記得大學畢業後,你好像出國了的。”

    “我是出國定居了,但是也公司派我回來這邊工作一段時間。”說着,看了眼連慕然站着的那個地方的那些首飾,笑容燦爛,“你也是來賣首飾的啊?挑中了哪一款?我可以幫你看看那一款好,因爲我公司也做這個生意,所以知道得比較多。”

    連慕然笑,“是嗎?那謝謝了,我是外行人,懂得不多。”雖然她纔剛嫁進凌家沒有多久,但是凌母經常會拿一些玉石回來給她,也教了她很多鑑別玉石好與不好的辦法,她也是懂一些的,而且她已經看好了自己想要買的那些東西,但是既然大家同學一場,她這麼熱心,她也不好意思推遲,就順着她的意思去了。

    範曼麗笑看了她一眼,後轉回頭去看玉石,然後指了幾款,“要賣給誰的?我覺得這幾套不錯,各個年齡層都適合。”

    “哦,給我家裏的人買的。”說着,她看了眼她指的那些,笑笑沒有說話。她覺得,那些沒有她自己看中的好,也許是個人的眼光不一樣罷了,也不好說,畢竟人家是一片熱心腸。

    範曼麗回頭時,見到她手上的戒指,她看得出來款式很普通,但是造價不便宜,眯了眯眸,“你結婚了?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沒有聽人說起過?對方是誰?”

    連慕然愣了下,沒有想到她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範曼麗也知道自己是反應太過了,優雅的笑着掩飾道:“你也知道,你當時在我們班上少說話,而且不怎麼跟男同學們走進,我們很多人都猜你會是一名女強人呢,沒想到你會怎麼早就結婚了。”

    說完,她頓了下,笑着輕輕的捱了下連慕然,*的挑眉,“你老公呢?怎麼不見他陪你來?你買禮物是送給老公的家人還是連家?”

    “連家。”連慕然笑笑,她說的很多話都沒有反駁,卻微微的蹙了眉頭,她從不認爲早嫁人的女人就不會是女強人,但是她卻沒有衝動去想跟她爭論什麼,畢竟每個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樣的她怎麼以前從來都不覺得範曼麗這麼多話?

    不過想來她們也不算熟,四年來只是說過幾句話而已,不瞭解她也是正常,也沒有多想,她看了下時間,說:“曼麗,我趕時間,這個是我的名片,有空我們可以聚一聚。”

    “哦,好。”範曼麗淡淡的看了眼她她手上的一大堆的玩具零食,身邊卻沒有一個人幫她拿東西,眼眸閃了下,沒有再說話。

    “曼麗,謝謝你的推薦,但是我已經看了幾款比較適合我家裏的人的。”

    範曼麗聳聳肩,無所謂的說,“沒關係,是你的家人你自然比較瞭解,我能理解。”

    連慕然點頭,叫來服務員,讓她給她包起來她看中的那幾款玉石,範曼麗勾起的嘴角緩緩的凹下來,眼神探究的看了她幾眼。

    她其實不懂得看玉石,於是就叫凌彥楠推薦了幾款,凌彥楠沒有推遲,什麼都沒有說就指了幾款,而連慕然看的那些都在凌彥楠的推薦之列,要真的是一個不懂玉石的人,怎麼會這麼巧?而她相信凌彥楠不會故意將挑稍微差的給她交差。

    但是服務員過來了,卻爲難的看着她,又看了眼範曼麗,說:“連小姐,很抱歉,這些剛纔我們凌總已經叫人包起來了,因爲這位范小姐已經要了。”

    “你們凌老闆?凌彥楠?”連慕然的眼眸不着痕跡的眯了下,再看了眼身邊的範曼麗,範曼麗聞言,也是驚訝,但很快的又翹起了嘴角,不過笑意轉瞬即逝,問服務員,“怎麼回事?”

    不說,說完,又愣了下,眼眸閃過一絲什麼,轉向連慕然,想問她是不是認識凌彥楠,但是

    服務員已經開口解釋了,“我們的玉石是很有名的,款式更新很快,一個款式一般不會超過十件,這些已經是最後一件了,所以很抱歉。”

    範曼麗聞言,笑了下,“慕然,很抱歉……這些,我都很喜歡,所以……”

    連慕然看了眼她,她在意的不是這些,玉石什麼的,他們連家不缺,少這些也沒有什麼大不了,要是她真的想要,她儘可以叫凌母叫人給她設計幾款,但是因爲她不想麻煩,所以自己來市場上買,所以不要也沒有關係。

    但是,她剛纔聽到了服務員說凌彥楠叫人包起來了這些東西,她只是在意他們是什麼關係。

    範曼麗見連慕然臉色不好,不着痕跡的勾了下脣角,要知道,連慕然是在大學時是大家公認的可望不可即的冰美人,很少有什麼表情,她能有這麼難看的臉色,還不是因爲她範曼麗。

    連慕然頓了下,臉色也恢復了正常,“曼麗,你說你是做玉石生意的?”

    “哦,是啊。”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阻礙你談生意,我下一次再來吧。”連慕然笑了笑,“我先走了。”現在已經不早了,她還要回去喂小安吃奶,這麼晚了,她擔心他餓着了,想到這,她更加是加快了離去的腳步。

    範曼麗看着她離去,小嘴微抿。

    “凌總。”

    “凌總。”

    這時,凌彥楠從一扇門走出來,服務員見到他,都紛紛行禮,凌彥楠淡漠的點點頭,見到遠處一抹熟悉的身影,皺了皺眉,回頭看了眼身邊的範曼麗,“抱歉,讓你久等了。”

    範曼麗眼波盪漾,笑意盈盈,“沒關係,是我佔用了你太多的時間了,應該是我抱歉纔對。”

    “凌總,剛纔一位叫連慕然的小姐過來看中了幾套玉石,但是因爲范小姐訂了,所以連小姐沒有要到自己喜歡的玉石,請問我們要照着她之前看中的再做一套嗎?”

    這時,一位像是這裏的經理的男人,在聽到了下屬的彙報後,他看了眼連慕然離去的背影,知道她是連慕然,他也知道凌彥楠跟連慕然的關係的,但是也不知道凌彥楠跟他夫人的關係好與不好,但是既然他看到了,就要彙報一下,免得他們的夫人要不要玉石回去給老闆吵,那遭殃的就是他們了。

    凌彥楠愣了下,竟然真的是連慕然,她來這裏買玉石?

    範曼麗聽到了經理的話,心裏有些不悅他提連慕然,既然都規定只做十套了,爲什麼要多做?難道連慕然來頭就這麼大?連見到連慕然一面的人都認識她?

    “我們有我們的規定,不能更改。”凌彥楠抿脣,不悅的看了眼連慕然離去的方向。他明白,經理之所以會這麼說,完全是知道連慕然是他的妻子纔會這麼說的。

    說起來,真的是好笑,他的妻子,還需要到這裏來買玉石,是說他們凌家虐待她連慕然了嗎?

    範曼麗皺眉,見到凌彥楠不悅的蹙眉,心裏頓時升起了一股異樣。

    她跟凌彥楠接觸得也不少了,她很會看人,自然知道他平時都是不動聲色的,很少會露出自己真實的情緒,也不見他怎麼生氣過,這一次是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見他生氣,難道就是爲了連慕然?他們什麼關係?

    她頓了下,還是忍不住問:“凌總,你認識慕然?

    凌彥楠頓了下,皺眉,“慕然?你們認識?”

    範曼麗見凌彥楠沒有回答也沒有反駁,也不好意思再問再多,聞言,她斟酌了下才笑着說:“算是吧,不過不熟,之前在學校的時候聽說過她。”

    “你們同校?”聞言了,凌彥楠有了點興趣,嘴角不着痕跡的彎了彎,範曼麗沒有看見,她心裏有些高興凌彥楠能主動跟她說話,但是她隱隱的感覺到他感興趣的出發點好像因爲連慕然,這一點讓她很抗拒,但是她沒有表現出來,笑着說,“我們大學雖然同班,但是她跟我們走得不近,我們班的人都知道她是連家的千金小姐,不跟我們走進也是正常的事情——哦,我剛纔見到她手上戴着戒指,問她才知道她結婚了,看到她能跟簡裔雲修成正果,我也替她感到高興,有*終成眷屬就是好啊。”

    “簡裔雲?連慕然說她的丈夫叫簡裔雲?”凌彥楠抿起的薄脣冰冷如霜,身上散發出一股戾氣。他怎麼不知道他的名字叫簡裔雲?京城軍事世家二少簡裔雲,他們會認識他倒是不怎麼奇怪,畢竟連家老爺子也是軍人出身,直到連安昂之後纔開始從政,但是到了連慕年這輩就斷了,但是也不能說斷,畢竟連家還有一個孩子連慕楓,許是日後他會繼承他父親的衣鉢。

    範曼麗這次倒是看出了連慕年眼底的冷意,頓時渾身一震,覺得奇怪,但是自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自然不能不說下去,“難道不是嗎?以前在學校裏他們就開始談戀愛了,是人人羨慕的金童玉女,我以爲他們會一直在一起,畢竟他們那時候這麼相愛。”

    凌彥楠眯眸,沒有回答她的話,更沒有再問什麼,這時候,服務員也提着包好的東西過來了,範曼麗忙接過,道了謝,擡眸卻見到凌彥楠抿着脣,偉岸的身軀背對着她不知道在想什麼。

    範曼麗咬脣,看着凌彥楠心裏不斷的猜測着他們的關係,但是也感覺他們不像是有很好的關係的樣子,要是他們關係真的好,連慕然要什麼玉石,她儘可以向凌彥楠開口,要求他訂做一套,以她的財力她又不是買不起。

    而且,連慕然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沒有了,也沒有問什麼,直接的就走了,看似他們的關係也不算好,現在她看凌彥楠好像挺厭惡連慕然的,眼神都冷了兩分,所以就大膽的猜測他們關係一定不算好,也就沒有再多在這個話題上多糾纏,而且凌彥楠明顯的也不感興趣,她也就住了嘴。

    範曼麗找了藉口,爲了感謝凌彥楠的幫助,請他吃晚飯,而凌彥楠沒有拒絕,範蔓麗的心情纔好了些,她提着她要的東西,就跟凌彥楠有說有笑的離開了商業大樓。

    既然不買玉石,連慕然只好改買其他的東西,但是也沒有看中什麼,走了走就離開,出門時見到熟悉的兩抹身影,小巧的眉頭皺了皺。

    ……………………………………………………

    因爲連慕然說過今天晚上要遲一些回來,所以凌母也沒有先自己吃飯,而是等她回來在吃,畢竟一個人吃飯,真的是有些孤單,見她回來,抱着小安過去,“小然,吃飯了。”

    “嗯。”連慕然將手上的東西放在沙發上,進去廚房洗手後,出來第一時間抱過了小安,親了又親,凌母見到了她買回來的東西,本來是不想問的,但是見到了就是見到了,“小然,你要回去連家一趟嗎?什麼時候?”

    這些東西,她見到的大多數都是孩子的東西,應該都是送給她的侄女的吧,想起她的那這個侄女,凌母的臉色不大自然,那個女孩,她還曾以爲是她的孫女呢,後來知道不是,她也沒有辦法將她當做自己的孫女看待,但是她看得出來,連慕然對這個侄女倒是喜愛。她以爲她的心裏多多少少都會存在一些芥蒂,畢竟她的兒子跟她嫂子的事,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她卻一點都不在意似的,這一點,讓她有點鬱悶。

    連慕然聞言,擡頭淡淡的說:“明天吧。”

    凌母停頓了下才問,“彥楠跟你一起去?”

    連慕然一愣,纔想搖頭,後來想了想,還是點點頭,“嗯”了一聲。

    “那就好。”凌母高興的笑了,但是隨即臉色又不好看起來,“彥楠怎麼晚了還不回來,像什麼樣,小然,這樣子不行,你要說說他,不能放任他,去、給他打電話去,讓他回來吃飯。”

    連慕然喂着小安的動作頓了下,想起那個畫面,淡淡的搖搖頭,說:“媽,我要不是要照顧小安,我也無法每天都準時回來,他工作忙,應酬是必須的。”

    “小然,別給他說好話,媽是過來人,他爸以前也忙,也不見他應酬多得回不來吃飯?”凌母不聽,她是不想連慕然心裏惦記着凌彥楠的不好,畢竟她是很喜歡連慕然這個兒媳婦的,但是她見連慕然對凌彥楠也不是很上心的樣子,心裏也就更急了,她不知道那時候怎麼會以爲連慕然對她兒子有多情深,現在想來,是她自己多想了。

    連慕然想說想在凌父也不是不在家?但是凌母其實已經表示得很明顯了,執意要她打電話,她沒辦法,只好放下碗筷,用家裏的固話給凌彥楠打電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