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字體大小: A+
     

    凌彥楠眼眸微頓,淡漠的說:“美國那邊我這段時間都不會過去,現在國內還有很多事要忙,去連家的事,到時候再說吧。”

    連慕然勾起的笑容很冷,這個答案她在問出口的時候其實就猜到了,只是沒想到他回答得這麼順暢罷了,“凌彥楠,你到底想怎麼樣?一年多了,還不夠你適應嗎?”

    她知道,他從來都沒有以連家姑爺的身份出現在連家,原因不是因爲還放不下她的嫂子,就是他根本就還不能原諒她當時設計他的事情,又或者說,其實兩者都有。

    凌彥楠眯眸,眼眸的不悅不加掩飾的看着她,但是不說話。

    連慕然咬脣,心裏其實有很多話恨不得一次性問清楚他,但是有些話還不到時候攤開來說。

    心裏悶了一肚子氣,一肚子話,卻還是說不得,只能氣自己。

    她沒有再說話,起身拉開衣櫃背對着他,隨便的拿了一套衣服進去浴室洗澡。

    凌彥楠看着她的一舉一動,知道她是生氣了,他不假思索的就起身打算出門,他凌彥楠沒有任何理由也沒有必要承受她的脾氣。

    只是,他出門走到玄關時,才發現,現在其實已經很晚了,這裏也是他住了幾十年的家,他爲什麼要離開?

    但是想起連慕然抿着小嘴進去浴室的情境,他眼神微冷,哪裏一間厚厚的外套,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即使這裏是他的家又怎麼樣?他的住處又不止這裏,他多得是地方可以去!

    連慕然在浴室中聽到一陣關門聲,雖不算響亮,卻還是觸動了她的神經,所以她清楚的知道,他離開了臥室,只是去了哪裏,就不得而知了,也許是隔壁的書房,也許是公司,也可能是某個夜夜笙歌的酒吧,他正是風華正茂的年齡,外面燈紅酒綠,他不一定都沾惹,但是卻不會一定不去,即使他已經足夠成熟,但是能束縛得住他在家裏的因素卻並不存在,所以,他可以有大把的理由和時間呆在他喜歡呆的地方。

    想起她剛纔說的話,其實,她自認她說得沒有多重,只是聽着有心,真正在意的人才會如此的較真,反應也這麼大,直接的就出門了。

    她撇撇脣,不再多想,她其實已經有了預想,因爲不抱希望,所以也不存在什麼失落不失落的事情,只是,難免的還是有些諷刺,諷刺她怎麼就跟他說了呢,她真的不該說的,結果弄得大家都不甚愉快,很不好。

    雖然心裏說不失落,但是在聽到關門聲後,連慕然握住花灑的手的姿勢維持了很久,都沒有動過,腦袋一直垂着,不知道在想什麼。

    直到很久之後,纔回過神來,若無其事的出了房門,下樓到廚房找吃的時候,保姆正在廚房裏折騰,見到她下來愣了下,“少夫人,這麼晚了,您還沒吃嗎?”

    連慕然淡淡的點頭。

    保姆臉色有些不好看,其實她是見連慕然的臉色不好看,有些蒼白,她的小嘴緊抿,有幾分嚴肅,保姆擔心她生氣,所以說話時期期艾艾的,“我以爲您不吃了剛剛將那些不新鮮的都倒了……”

    連慕然語氣倒是很好,清清淡淡的帶着安撫,“沒關係,我也不是很餓,麻煩您給我下一碗麪吧,不用太多,我不是很餓。”

    “好的,少夫人您出去坐一會吧,這裏油煙大。”

    保姆其實也知道連慕然的脾氣很好,從未給臉色他們下人看,見她語氣還好,也消除了心裏的那份擔心。不過心裏卻說,現在差不多晚上十二點了,聽說她晚飯都沒有吃,他們吃過晚飯的人現在都餓了,她能不餓嗎?

    但是看到她臉色不太好,而且一個小時前她好像看到凌彥楠出去了,也知道她心情不好,沒胃口。

    他們夫妻兩人不合其實這個家裏所有的下人都清楚的,但是卻不知道原因,但是卻能感覺到不是少夫人的原因,而是少爺的原因。不過這種情況,他們很多過來幹活的人覺得是正常的,他們以前在豪門家庭裏給人幹活的時候見得不少。

    不過,像連慕然這樣好脾氣,好教養,人也無可挑剔的情況下,夫妻不合,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但是這些都不是她能夠問的,所以她沒有再多想,很快就做好了一碗麪給連慕然端出去。

    ……………………………………………………

    凌彥楠纔回來沒有多久,所以很多事要忙,因爲效率高,也不用加班,到了下班時間,所有的員工都紛紛的下班了,只有他一個人還在辦公室,寂寥冷清。

    凌彥楠撈起椅子上的大衣,拿起手機出門時,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頓住了動作。

    連慕然打電話過來給他幹什麼?想道歉?呵……,他即使他算不上了解連慕然也不認爲這樣的事連慕然會做。

    他看了眼來電顯示,卻沒有想過要撥回去,要是她真的想找他,那她儘可以多打幾個電話過來,而不是等着他打過去。

    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本來不算好的心情,因爲一個來電顯示,勾了勾嘴角,這時,手機忽然就響了,他一頓,看了一眼,眼眸不由閃過一抹失落,他還以爲是連慕然呢,原來,只是唐祕書罷了。

    他語氣淡淡,“什麼事?”

    “凌總,剛纔接到美國那邊的人來電,說維特先生會派我們國家地區的代表人來跟我們再談一筆生意,約定時間是上午十點。”

    “好,我知道了。”說完,凌彥楠掛了電話,但是心情卻不服剛纔好了。

    第二天,凌彥楠還有一個合約要談,回到公司時,唐祕書一驚在招待着已經約好了的客人。

    “唐總,您回來了?客人都在裏面。”知道他回來,唐祕書下來迎接他,跟他說了具體的情況,以便了解對方的形勢。

    連慕然推門而入,裏面坐着的三個人,兩男一女忙起身打招呼,只是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時,凌彥楠微微的眯了下眼眸。

    “凌總,您好。”兩位中年的男士分別自我介紹。

    範曼麗笑容完美無瑕的起身,伸出纖長白希的手掌,“凌總,您好,我是維特先生的特別助理,很高興能跟您談合作。”

    “你好,范小姐。”凌彥楠挑眉,薄脣微勾,眼底揚起了一抹少見的讚揚,範曼麗的識大體他很欣賞。

    因爲有過幾次合作,所以大家談得愉快,也互相合作,不出什麼幺蛾子做刁難,事情很快就談成了。

    因爲要長期的合作,所以凌彥楠自然要表示一下他的誠意,邀請晚上去酒吧喝一杯慶祝慶祝,對方也答應了,事情談好後,也就相繼離去。

    “凌總,晚上見。”離去前,範曼麗小嘴勾起,眼眸魅惑,心情不錯。她雖聽說合作商姓凌,卻沒有想到是他,畢竟淩氏集團太出名,凌彥楠太年輕了。

    在看到是他後,她就確定,他們兩人能多次相遇,這就是緣分。

    “再見,范小姐。”凌彥楠抿脣,說實話,她真的漂亮得過分,而且性格很好,她確實是上天眷顧的*兒,給了她女孩夢寐以求的一切。

    範曼麗笑着離開了。

    ……………………………………………………

    晚上,連慕然從公司很準時的回到家,因爲有兒子了兒子,她就從未晚上出去應酬過,因爲她不想喝酒,也不能喝酒。

    回到家逗了會兒兒子後,上樓喂他喝了奶,才抱着兒子下樓,準備吃飯了。

    凌母給連慕然夾了塊肉,不由得皺眉的問,“小然,你跟彥楠怎麼了?”

    凌彥楠已經兩天沒有回來吃過飯了,她猜想過是他們夫妻兩人鬧矛盾了,但是鬧矛盾就鬧矛盾至於不回家嗎?而且她打電話過去問,凌彥楠也沒有接電話。

    連慕然頭也不擡,逗了會兒兒子,才輕描淡寫的說:“沒什麼,就吵了一架。”

    凌母皺眉,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她也知道,她這個媳婦什麼都好,但是就是不懂得示弱,性子桀驁,像個大男人主義的男人一樣,跟人低不下頭來,她知道這個性子是他們連家養出來的,不說不好,但是性子太傲了,對女孩子而言,總歸不好,畢竟男人都是喜歡女孩子順着他們一點,嬌嬌柔柔的會撒嬌的。

    她苦口婆心的勸着她說:“小然啊,我知道彥楠他有很多不是,不過婚姻呢,是兩個人的事,無論發生什麼事,夫妻兩人能不吵架還是不要吵,即使說*頭吵架*尾和,但是吵多了,影響總歸不好,而且不小心說出了傷人的話,對方可以一記就記一輩子,不好。”

    連慕然頓了下,淡淡的說:“媽,我知道。”

    凌母點頭,“媽不是說是誰的錯,但是既然吵架了,總得有一個人先打破氣氛,才能從歸於好,小然,女孩子性子軟,給彥楠服個軟,讓事情過去行嗎?”

    連慕然頓了下,這會兒沒有再說話。這件事沒有說是誰對誰錯,其實也不算是吵架,只是意見不合罷了,要她去服軟,她真的做不到,她其實沒有做錯,是他凌彥楠太過分罷了。

    “小然……”凌母擔心的看着她,不禁嘆氣,就他們兩人相識的脾氣,要是沒有一個人肯主動服軟,怎麼能好好的呢?

    害人家兒子躲在外面不肯回家的確是她這個做媳婦的不對,她頓了下,纔開口到:“媽,您放心,我會打個電話讓他回家的。”

    “嗯,那還差不多。”她這個媳婦雖然性自傲,但是貴在聽長輩的話,孝順長輩,這一點她很喜歡。

    晚飯後,連慕然待兒子入睡後,纔回到自己的房間,洗漱後拿出一本新買的育兒書出來看,只是她看了一段時間,但是書還是停留在第一頁。

    書桌上的鐘表,短的時針已經轉向了十一,連慕然才放心下屬,撥了一個號碼。

    接到電話時,凌彥楠正在酒吧的洗手間裏,見到她的來電,眯了眯眸勾脣笑了下,只是幽暗的眼眸裏,笑意不明,只是心情好像還不錯。

    連慕然的語氣真的很淡,“你什麼時候回來?”

    凌彥楠抿起的弧度凹了凹,她淡漠的語氣,弄得他心情不怎麼爽,“有事?”

    連慕然的耐性不好,直接的說進入正題,“凌彥楠,你覺得我錯了?好,如果你覺得我錯了,只要你告訴我,我錯在哪裏,我以後一字不提,怎麼樣?”

    凌彥楠眯起眼眸思索,她錯了?她錯在哪裏?她沒有說什麼話,但是隻說了的那兩句話,卻讓人浮想聯翩而已,或者是讓他浮想聯翩而已。

    但其實,他也沒有想什麼,他只是意識下的不想跟她繼續這個話題而已,但是她的態度卻咄咄逼人,讓他心裏不舒服,因爲她抿着小嘴隱隱的神態,似乎她嫁給他受了很多委屈,後悔了當初的選擇似的。但她委屈又怎麼樣?這是她的選擇,沒有人逼她,她憑什麼委屈?就算是他讓她受委屈了,她也該挺下去,才能說明,她從來麼有後悔她的選擇。

    連慕然小嘴勾了勾,“說不出來是嗎?好,那你回來。”

    凌彥楠眯眸,這個女人說話做事,總是給自己留一條活路,從不將路堵死,真是好極了,但是,“我想回去自然會回去,用不着你來管,還有,我也告訴你,我回不回去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想太多了。”

    意思是說她自作多情了,他根本沒有將她放在眼裏?正的是好極了!

    “哦?那就好。”說完,連慕然輕哼了一下,掛掉電話。

    “你——”凌彥楠還想說話,但是那邊卻掛了電話,他沉着一張俊臉,這個女人,耐性真差。

    他拿着電話收進口袋裏,走出洗手間,但是他纔剛移動腳步,電話又響了,他眯眸,卻見到是母親的電話,忙接起,“媽,怎麼這麼晚還沒接?”

    “還不是因爲你!”凌母沒好氣的說,“你已經兩天沒有回家了,打算什麼時候回來看看?就算你不爲別的,難道就不能回來看看小安嗎?”

    凌彥楠心情還算可以的點頭,“我知道了,我會回家的。”

    凌母聽完,語氣就一轉,“彥楠啊,媽問你,小然有沒有打過電話過來給你?”

    凌彥楠敏感的眯眸,“你指什麼時候?”

    “也就是最近小然沒有打電話給你?”凌母失落的說“媽不知道你們爲什麼吵架,但是總歸有一個人服軟纔好。哎,媽就不指望你了,所以今天晚上吃飯時,媽跟小然說了一下,希望她能打個電話過來給你,跟你服個軟,所以媽現在打電話過來就是想提醒你,要是接到了小然的電話,就好好的跟她說說,別慪氣,跟她和好,知道嗎?有什麼不合大家說清楚,你不回家問題也解決不了,知道嗎?”

    “媽,我們的事我們自己解決,你不要管,我還有事,先掛了。”凌彥楠抿脣,也就是說,連慕然打電話過來就是因爲他母親的要求?要不是她母親的要求,她還打算晾着他不管了?

    這麼想着,走出了洗手間,俊臉微沉。

    “凌總,原來您在這裏啊,這麼久沒見您回來以爲您溜走了呢。”

    凌彥楠剛走出了洗手間,迎面來了一個合作商,笑容可掬的說。

    凌彥楠想起連慕然打過來的電話,也知道自己該回家了,便臉色淡然的說:“時候不早了,我也正打算回去,希望您能跟他們說一聲。”

    凌彥楠說着時,另一位合作商也過來了,不由分說的直接引凌彥楠回去包廂,“十二點多正是興致正濃的時候,再多喝幾杯啊,你說是吧?曼麗?”

    範曼麗揚起一記笑容,看向自己的同事,柔聲道:“我也習慣在現在這個時候入睡,時候也不早了,要不大家就散了吧。”

    “好好,既然如此,那就早點回去吧。”

    範曼麗是維特先生的特別助理,並不在這邊發展,但是維特先生是公司的總老闆,所以她的同事出於討好她,也沒有多說話,剛纔他們這麼說,只是想跟凌彥楠套一下交情而已,既然凌彥楠跟範曼麗都不同意,那他們也只好隨他們的意了。

    其中一位同事剛想跟範曼麗說先送她回去,卻給另一位同事拉住了,說:“不知凌總是否有清,我們兩人高興,還想多喝幾杯,麻煩您送曼麗回去,拜託了。”

    凌彥楠抿脣,看了眼他們,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她還沒開始說話,範曼麗就笑着扭頭,“凌總,那就麻煩您了。”

    凌彥楠不語,點點頭,轉身離開包廂。

    範曼麗笑了,在看着凌彥楠的背影,回頭看了眼自己的兩位同事,眼眸微彎,似乎在贊他們做得好,“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她說完,勾起脣角,小步的追了過去。

    車上,範曼麗有意無意的看了幾眼凌彥楠,笑容深了些,帶出了隱藏得有些深的酒窩,“凌先生,要您送我回來,真的是太麻煩您了。”

    凌彥楠微微的勾脣,客氣的搖了搖頭說:“不客氣。”

    凌彥楠話不多,範曼麗挑起了話題,他纔回答一兩句,不算積極,卻也不會讓人感覺怠慢,範曼麗眼眸深了些,笑容柔和了幾分,“凌先生的家也在這邊嗎?”

    “距離有一段距離。”

    範曼麗笑,不再說話。她不否認,她對這個男人有好感,他也誇過她幾次,讓她很喜歡,不會像以前那些男人那樣,爲了討好她,誇她漂亮,大方,有氣質,雖然這些都是事實,但是她聽多了,也就膩了,尤其是從那些她有些討厭的男人的嘴臉說出來,讓她反感,但他卻不一樣。而且,她相信,其實他對她也有幾分好印象,畢竟她自己知道,她很完美,很少有男人看到她而不心動的,只是她性子沉穩,而不動聲色,所以纔沒有表示更多,否則,她相信他完全可以拒絕她送她回來的,就像他上一次答應跟她吃飯一樣,他即使不需要,卻還是坐下來跟她一起,她很喜歡。

    凌彥楠送了範曼麗回家,到了一片小區樓下。

    凌彥楠沒有表示什麼,範曼麗就自顧自的介紹說:“我的家人都在美國定居,我們家的家鄉不在這邊,而我要回來這邊工作一段時間,所以公司就給會配了一套房子。”

    凌彥楠點頭,“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範曼麗眼眸暗了下,卻還是維持着自己的笑容,雖然喜歡他的氣質和沉着的性格,但是他的話太少了,她想要了解他多一些,並不容易。

    回到家,她給自己倒了一小杯紅酒,她心情好的時候都喜歡自己獨自一個人小酌一番,很喜歡那種感覺。

    她脫掉鞋子進去了臥室,準備洗漱睡覺,打開了衣櫃的門時,見到裏面突兀的掛着一件男性外套,她愣了下,嘴角頓時微微的勾起,忍不住伸手去觸碰衣物的觸感,頓時一驚在腦海裏描繪出了凌彥楠穿上這衣服時挺拔的身影。

    眼眸彎彎的笑了笑,心情頗爲愉快的進去洗澡了。

    ……………………………………………………

    凌彥楠回到家,臥室內的燈已經黑了,一進去洗澡出來,一路都沒有開燈。

    室內的溫度很高,他穿着一件睡衣出來赤腳都不會覺得冷,他瞥了一眼*上的人,看不是很清楚,卻知道她睡得很熟。

    他悠然的翻開被子上了chaung,躺下時腳邊踢到了個東西,應該是一本書,他蹙眉,起身時鼻頭蹭到了一處柔軟的地方,熟悉的香味竄進鼻腔,喉嚨一陣緊縮,忍不住哈緩緩的低頭,將到了嘴邊的美食納入嘴裏細細的品嚐,本來就沒有想過要剎車,所以很快的身下就有了反應,忍不住想要跟多,索求更多屬於她的甜美。

    連慕然誰得很熟,她這兩天很累,今天好不容易入睡了,自然沒這麼容易醒,但是在夢中還是忍不住的輕哼出聲,她的聲音就像是催化劑,他喉嚨更加乾涸,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堅.挺擠進她的下面,進去後緩緩的挪動時,連慕然就醒來了,怎麼可能不醒?

    “嗯……凌彥楠?“她沒有睜開眼睛,皺着眉頭,咬着小嘴不讓自己放肆出聲。

    凌彥楠眯眸,俯身懲罰的咬住了她挺立的紅梅,速度也變得越來越快,“你的男人除了我還有誰?”

    連慕然悶哼一聲,沒有回答他的話,“嗯,現在……現在幾點了?要做快點……”

    凌彥楠不滿她的分心和多話,沒有回答她的話,直接的用行動堵住了她的小嘴,讓她不要再說除了現在以外別的事情。

    良久後,房間裏漸漸的安靜下來,連慕然很累,推了推他,“你很重,起來。”

    凌彥楠抿脣,不悅,卻還是翻身下來了。

    連慕然摸索了自己的衣服穿上,纔開了燈。

    凌彥楠眯眸,輕哼一聲,心情還算不錯,卻不滿她穿上衣服,“又不是沒有見過?有必要嗎?”

    連慕然懶得理他,所以一聲不哼的打開衣櫃找出一套新的衣服,開門進去了浴室。身上黏黏膩膩的,要是不清洗一下,她擔心她會睡不着,也擔心他會忽然跟上來再鬧她一番,她腳步加快了一些。

    她這麼做不是矜持,而是擔心被他看着身子,又開始發.情,她已經很累了,經受不起他再一次的襲擊。

    凌彥楠被她忽視,不悅的抿脣,但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在見到跌落在地的東西,愣了下,這本書在戰況激烈下不知道被誰踢下chaung了。

    他拿起來看了下,是一本育兒書,愣了下,忍不住的看向了浴室的方向。她在睡覺前還看這些書?再次認識多,確實,對於小安而言,她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合格的母親。

    連慕然從浴室裏出來時,就看到他坐在*上看着一本她還沒看幾頁的育兒書,頓時停在了門口,不過很快的又回過神來,像以前那樣自然的坐在梳妝檯上摸保溼面膜,頓時房間裏只有一陣陣輕輕的拍打着臉頰讓速進保溼液吸收的聲音,緊緊聽聲音,凌彥楠就頓了下,他彷彿就能感覺到她臉上細膩彈性的觸感。

    不過即使不看他,也能感覺到她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她扭頭看了他一眼,皺眉道:“你不進去洗澡?”

    凌彥楠見到她嫌棄的樣子,抿了抿脣,還是一聲不哼的放下書下chuang進去了浴室。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