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字體大小: A+
     

    凌彥楠這一次回來呆的時間比較長,超過了一個星期,他沒有像以前那樣,回來了一趟處理完公事就離去,她曾一度以爲是小安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力。

    她也以爲即使他不喜她,但是他還是會看在孩子的份上多呆兩天的,沒想到他從一開始就決定了要多留幾天。

    並非因爲小安,更不是因爲她。

    是她太自以爲是了。

    王悅雖然看不到連慕然臉色的變化,但是她換位思考一下,就能知道她心裏不可能會舒服,頓時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我看彥楠就不會跟你說這些吧,他都不在乎你。”

    連慕然抿脣,語氣更加冷漠了些,“王小姐,我看我爸爸跟您爸爸是朋友,我以爲我們即使做不成朋友也能是以後見面也能有個點頭之交,但是我王小姐,請問您跟我說這些,是出於何居心?畢竟,這不是您該說的話。”

    王悅聞言,臉色突變,輕哼一聲,“誰要跟你做朋友了?不要臉,我纔不要跟你做朋友,我想我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我喜歡彥楠,而我知道彥楠不喜歡你,你憑什麼佔着彥楠不放?”

    連慕然看着她直率的反應,勾脣笑了下,這樣嬌蠻的孩子,應該是從小就被保護得很好,什麼都不用操心的吧。她也相信,眼前的女孩子雖然年紀還小,有些嬌蠻,但是卻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人,她嬌蠻不是因爲她性子直,而是因爲她不把她連慕然放在眼裏,自以爲她有過人之處。

    連慕然覺得好笑,“我是他的妻子,我纏着她不放,難道應該鼓勵他出來找小三嗎?”

    王悅聞言,臉色就變了,差點衝上去給連慕然一巴掌了,“你……你說誰是小三?我只是喜歡彥楠而已!”

    連慕然其實沒有什麼心情跟眼前這個被嬌慣了的孩子面前多做糾纏,“聽着,喜歡彥楠的人多得去了,又不止是你一個人,但是他們都知道凌彥楠結婚了,不會亂來,即使亂來也不會在我這個正室面前炫耀,那樣只會證明她的不要臉,你懂嗎?”

    “你說誰不要臉?你……你怎麼敢?從來就沒有人敢這麼說我,你——”王悅氣不過,想伸手打連慕然,連慕然輕鬆的攥住她的手腕,冷冷的說:“如果你真的想要證明彥楠不愛我,喜歡你的話,你儘可以叫彥楠過來對質,你可以待他過來,親自跟我說他喜歡上你了,要跟你結婚,那我就大大方方的將他讓給你,怎麼樣?我對你還算慷慨吧?”

    “你——”王悅聞言,囂張的氣焰總算熄滅了些,臉色多了一抹黯然。

    連慕然放開她,背對着她洗手,透過鏡子看向滿臉不甘心的王悅,“我們不熟,就像你說的那樣,我們做不成朋友,那就請你不要隨時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不歡迎你。”

    王悅被她這麼說了,心裏自然不舒服了,自然就會反駁,不屑的看着她說:“哼,你以爲我想見到你嗎?就你那一臉兇巴巴冷冰冰的樣子,哪個男人會真心的喜歡上你?就算有人說喜歡你,那也是看上了你們連家的財富而已,就算你們連家再有錢又怎麼樣?有我們家有錢嗎?”在王悅的心裏,她家是非常有錢的,她雖然不瞭解連家,但是見連安昂這麼快就約她爸爸出來見面就知道,對方肯定想諂媚巴結她爸爸。

    連慕然倒是明顯的愣了下,她兇巴巴?冷冰冰?沒有男人會喜歡上她?

    是這樣子嗎?

    好像是這樣子沒錯。

    自小她雖然長得漂亮,但是敢跟她表白的人少之又少,長大了雖然有一些豪門貴公子想要約她,說喜歡她,跟她表白,但是她都能發現那並非他們真心喜歡她,而是看在了她還年輕的美貌,傲人的財富,並非衝着她這個人來了。

    想到這,心裏不禁的又想起了凌彥楠說的那些話……

    他說:“拒絕男人的示好,討厭男人的碰觸,或者,你有嚴重的潔癖。”

    這句話翻譯過來,是不是就跟王悅說的那樣,就是因爲她平時冷冰冰,兇巴巴纔會讓凌彥楠有上述的感覺。

    王悅冷哼一聲,看向一聲不哼的連慕然,心裏舒服多了,依舊喋喋不休的說道:“雖然你是彥楠的老婆又怎麼樣?但是我想彥楠現在不跟你離婚是因爲還沒有找到真正喜歡的人,等他喜歡的人出現了,找到了喜歡的人了,到時候你們離婚是必然的事情,誰能受得了你?你以爲你是彥楠的妻子就會愛上你了?哼,我看你別做夢了。”

    連慕然不語,扭頭回來看她,臉色淡然,細看的話,其實是有些蒼白的。

    王悅見她一聲不哼的轉頭,臉色又不好看,心裏頓時有些害怕,輕哼一聲,“,彥楠現在還不喜歡我並不代表以後不會喜歡,在他慢慢的厭煩了你之後,他肯定會愛上我的,我跟你之間,他會喜歡誰,已經目瞭然了!你就等着瞧吧!”

    說完,王悅就轉身離開了。

    連慕然卻沒有立刻轉身離開,看着她的背影,好久都沒有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扭頭拿起洗手檯上面的手機,轉過臉時剛好見到自己連撒很難過刷白的臉色,毫無血色。

    毫無預兆下的,她竟然撥了個電話。

    凌彥楠快要準備上飛機了,看到電話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他愣了兩秒,因爲連慕然很少給他打電話,“連慕然?什麼事?”

    連慕然聽着耳邊熟悉的聲音,愣了下,吧電話移開耳邊,看了眼屏幕,上面顯示着“老公”這個兩個字,其實之前她備註的不是這兩個字,而是很普通的“凌彥楠”三個字,到了挑眉結婚後,她就意識下的拿起手機,改變了備註。

    是啊,這個人是她的老公,是她連慕然的,不是任何其他的女人的老公。

    “老公……”軟語不由自主的就從小嘴裏吐出,連自己都來不及阻止。

    連慕然感覺耳朵一陣酥麻,心裏飛快的好像躥過了一陣電流,但很快的,他又面無表情起來,“要上機了,長話短說。

    “在你的眼裏,我是不是一個冷冰冰,兇巴巴的女人?”

    連慕然是一個很少向別人袒露自己內心獨白的人,尤其是自己喜歡的人,她更加是掩飾得很好,她是自尊心極強的人,所以她要是被人傷害了,那傷口肯定很深。

    但是現在,她不但這麼問,問的人還是她最不願意袒露心事的人。

    凌彥楠抿脣,眯了眯眸,“你不會告訴我,聰明如你連慕然,卻是第一次發現這個問題?”

    連慕然抿脣,不說話了。所以,連他也以爲她還是一個冷冰冰兇巴巴的女人?

    凌彥楠看了下時間,語氣有些不耐煩,“你還有什麼事要說的嗎?”

    “一路平安。”連慕然淡淡的說完,第一次在凌彥楠之前掛了電話。

    凌彥楠抿脣,眼眸有些疑惑,他不知道連慕然爲何打這個電話過來,卻在她的語氣中能夠聽得出來,她心情並不算好,甚至很低落,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他看了下時間,是時候上飛機了,他將手機裝進口袋裏,不再想關於連慕然的事,她的事,他不想去想。

    他上了飛機,坐的是頭等艙,坐下來時,隔壁的人見到他,愣了下,愣愣的看向隔壁的凌彥楠,“你……你是凌先生?”

    凌彥楠剛拿出幾份文件,聞言扭頭看了她一眼,因爲是頭等艙,選擇的又是單獨的座位,所以只有一個人作,而兩個座位之間相差不大,所以她的臉距離他很近,他愣下,已經看過無數美女的他也不得不承認眼前的女人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也記起了她就是司機不小心撞到的那個人,他淡淡的點點頭,“您好。”

    “你好,我叫範曼麗。”她伸手出來,言笑晏晏,“很高興又見到你。”

    凌彥楠其實不怎麼想說話,但是也算是禮貌的伸出手來跟她交握了一下。

    範曼麗知道自己長得很漂亮,說傾國傾城也不爲過,而眼前的男人卻毫無表示,只是看了她一眼,不是她以前所見到的那種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對她好像沒有什麼興趣,她看着,微微的蹙眉,有些不悅,她還沒被人這麼忽視過。

    但是她看向凌彥楠俊美如斯的側臉,精緻的五官,高大的標準身材,還有高貴的氣質,這些……都讓她看着有些心動,尤其是她在見到她手上拿着文件,一看就是一個業界精英,這樣有才有貌的人她雖然見過,但是少,而且他性格又沉穩,是她喜歡的,她看了看,眼眸微閃。

    她大方的笑了下,又說:“凌先生,想不到我們這麼有緣,要是早知道你也坐這班機,我該坐你的車過來了。”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不答。沒有說以她剛纔傲慢不饒人的性子,他沒有興趣讓她上車。

    範曼麗見他看了她一眼,心情好了不少,說:“早知道會在這裏碰面,我就該把你的西裝帶上,還給你了,真不好意思。”

    凌彥楠抿脣,他有幾分文件要看,爲了不被打擾,他淡淡的說:“不要介意,范小姐,不好意思,我還有些事要忙,不能陪你聊天,很抱歉。”其實,衣服他給了出去,就沒有想過要回來,就算她還回來,他也不見得會再穿。

    “啊,抱歉,打擾您了。”範曼麗越看凌彥楠,越喜歡,小手微微的攥緊,從包包裏掏出一張香氣四溢的名片,眼眸閃爍,“這個是我的名片,大家交個朋友怎麼樣?”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自然的也看到了她眼裏的信息,知道她對他有意思,他頓了下,沒有接。

    範曼麗小臉微僵,她扯了扯嘴角,還沒來得及說話,凌彥楠就接過了她的名片。

    範曼麗心口咚咚的跳着,看到這,她笑了。她就知道,沒有人能逃得過她的魅力,凌彥楠知道她對她有意思,卻還是接過名片,就說明他們有發展下去的可能。

    凌彥楠接過了名片就不再說話,範曼麗看着他好看的側臉,雖然他接過了名片,她的心卻沒有因此而對他的好奇心或者是喜歡消退幾分,反而更加濃烈,期待他們能有機會發展下去。

    ………………………………………………

    凌晨三點多,天空黑如潑墨。

    連慕然忽然耳邊聽到一陣陣聲音,忽然醒了過來,耳邊的聲音由模糊到清晰……

    在聽到是什麼聲音後,連慕然倏地起身,起身打開房間的燈,見到小*上小安滿頭大汗的抿着小嘴咿咿呀呀的哭着,不常哭的小臉已經佈滿了淚水。

    連慕然看着心如刀割,忙探手到小安的額頭上,很快又被燙着的縮回手,頓時心急如焚的抱起孩子下樓,心急的叫道:“媽,媽,小安發燒了,小安發燒了。”

    凌母還在睡覺,僅爲前兩天凌父出差也回來了,兩人聞言都醒了,都急急忙忙的爬起來,指揮人開車,一起過去醫院。

    將孩子交給了醫生,凌母皺着一張臉,不斷的祈禱,“希望小安平安無事,希望小安平安無事……”

    “沒事的,別亂想。”這裏,就凌父比較沉得住氣,安慰兩位已經因爲擔心過度而惶恐不安的女人。

    眼眶微紅的在門外等着,不久醫生就出來了,三人都衝了上去,問:“小安怎麼了?”

    “39.3攝氏度,孩子底子差,很容易發燒感冒,應該發燒的時間不長,幸好發現得及時,沒什麼大礙,但是爲了保險起見,還是建議孩子留下來觀察一晚。”

    聞言,三人才送了一口氣,進去看望孩子了。

    小孩子的溫度雖然降低了一些,也不再哭了,但是小眉頭跟小嘴巴還是舒展不開,連慕然看着,心疼不已的摸着,忍不住低頭親了親他的小臉蛋,“嚇死媽媽了,幸好沒事。”

    凌父看着眼睛紅了的連慕然,嘆了口氣,知道剛纔連慕然是被嚇着了雖然孩子出生後這種情況不少見,但是正是因爲如此,她才更緊張,更加害怕,害怕一次比一次深。生怕這次會比上一次嚴重,孩子或許真的會出事。

    他也知道,其實這個媳婦是個堅強的人,但是孩子就是她心裏的那塊心頭肉,孩子難過了,她能不疼嗎?而現在,在她難過擔心,害怕時,卻沒有像其他的女人那樣又一個寬厚的肩膀來給她做依靠,做她的後盾,甚至是擋在她的前面,所有的苦,都能由她一個人承擔着。

    而她的累和辛苦,他們做長輩的,自然能看得到。

    而且,他們夫妻兩歲心急,也換了一身衣服,而連慕然,還是一身保守的睡衣,加上一件厚厚的衣服,跟她以前光鮮沉靜的形象形成了劇烈的對比。

    聽醫生說孩子沒有什麼大的問題,連慕然才鬆了一口氣,過了會兒,看向時間已經轉向凌晨五點了,她自己卻了無睡意,即使渾身都累,她扭頭向凌父凌母,說:“爸媽,時間不早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小安我來照顧就好。”

    凌母皺眉,知道連慕然不會離去,所以也沒有對她說什麼,卻扭頭面對丈夫,“你明天不是還要出差嗎?你先回去吧,這裏交給我跟小然就好。”

    凌父搖搖頭,“孩子都這麼大了,我做爺爺的,也沒有怎麼抱過他,照顧過他,出差也不是什麼大事,不急。”

    凌母聞言,才笑了下,頓時都沒有說話,拉着椅子坐了下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天已經露白肚,連慕然只是趴在*邊假寐了一陣,並沒有睡着,而凌父凌母則好像睡得挺沉的,連慕然勾起笑容,即使丈夫不喜她,但幸好家公家婆沒有嫌棄她,討厭她,讓她在無依靠時,能夠多一絲的力量。

    看着外面天色已經安全亮了,她想了想,準備給凌父凌母買一些早飯回來,她起身,不放心的摸了摸孩子的額頭,頓時勾起的嘴角又變得凝重起來,小臉出現了擔心的神色,忙去按鈴叫醫生過來。

    她的舉動聲響不大,卻也足以吵醒凌父凌母,見連慕然擔心的摸着孩子的額頭,也不禁的擔心起來,“怎麼了?是不是有燒起來了?怎麼會這樣?”

    連慕然擔心得有些語無倫次了,邊搖頭邊說,“我、我不知道,不到二十分鐘前,我好摸了摸,沒事,但是我剛一摸,小安他又燒起來了……”

    “別慌,讓醫生看看是怎麼一回事。”凌父安撫的說着,他也是一臉愁眉。他知道,孩子發燒很嚴重,要是燒一直不退,真的燒壞了腦子,可該怎麼辦?這是大事啊。

    想到這,腦海的擔心就揮之不去。

    醫生即使小安現在吃着母乳,對提高他的免疫力有好處,說孩子的免疫力太差了,身子太弱,一旦病了,只怕沒有這麼容易好。

    連慕然聽着,擔心不已,孩子的燒一直都不退,還漸漸的升高,她的肩膀抖了抖,心底隱隱的在害怕,害怕孩子真的會出事,那是她十月懷胎,用盡心思去愛的寶啊。

    凌母見她淚水都滑落臉頰了,看着也心酸,只能拍拍她的肩膀,“不怕啊,沒事的,沒事的,我們小安會沒事的。”

    連慕然吸了吸鼻子,感覺很冷很冷,她看着蹙着小眉頭的小安,小臉蒼白,在她的記憶中,孩子應該是紛嫩紛嫩的,咧嘴小嘴對父母撒歡,而她的小安卻經常要跟病魔作鬥爭……

    她覺得前所未有的無助,身子持續發抖,她頓了下,手不由自主的摸出電話,撥了個電話。

    一真手機震動的聲音驚動了會議室的所有人,頓時在上面演講的人都停了下來。凌彥楠那邊是下午五點多,差不多六點了,他們正在開會,會議進行到了最後的階段,還有十來分鐘就能散會了。

    凌彥楠擡眸,看了眼被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蹙了蹙眉,頓了下,摁了電話,沒有接,擡眸繼續他的講話。

    電話被人摁掉,連慕然心口一陣蒼涼,臉色更加發白了。

    她忙又撥了回去,但是這回已經撥不通了……

    她打擾到他了,還是厭惡她?就算他厭惡他,他難道就沒有想過,她找他或許會有急事嗎?

    “怎麼了?”凌母皺眉,“是……打電話給彥楠嗎?他沒有接?”

    連慕然搖頭,沒有說話,轉身去輕輕的握住小安的小手,一滴淚,低落在上面,不聲不響的……

    頓了下,她扭頭看向凌母,“媽,要不,您打一個電話給彥楠吧。”他不接她的電話,總該會接他母親的電話吧。

    “我……因爲來得及,沒有帶手機。”凌母愣了下,攤攤手,看向凌父,凌父也苦笑了下,“我也沒有帶手機。”

    說着,他頓了下,說:“小然,不用擔心,小安應該很快就能好了。”

    連慕然點點頭,不語。心裏卻不禁想,有什麼比小安還重要的?

    凌父嘆口氣,對凌母說,“你回去家裏一趟吧,給小然帶一些衣物過來,小安不知道還要在醫院住多久,我等一下下樓去給他們買一些吃的東西。”

    凌母點頭,跟連慕然說一聲,點頭轉身離開了。

    持續五個小時的會議終於結束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凌彥楠看着他們陸陸續續的出去,收拾好自己的文件,拿起手機再出去時,纔想起連慕然給他打了個電話,他想了下,連慕然其實很少給他打電話,她打電話過來應該有事,他還是打開手機,準備給她打個電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