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字體大小: A+
     

    這天,連慕然起*已經早上十一點了,她撐着*起身,感覺到腿間的痠痛,小臉微紅。

    起身洗漱完,因爲腿間的不適,她腳步緩慢的下樓,卻在樓下的客廳見到凌彥楠的身影,頓時愣了下,她沒想到凌彥楠這時候會在家的。

    凌母這時正從廚房端着一盆菜出來,見到樓上的她,笑容*,“小然醒啦,剛纔我還想叫彥楠上樓叫你起*呢,現在起*剛好,下樓洗手吃飯吧。”

    連慕然小臉透紅,她是連家的女兒,家訓讓她習慣早起,但是昨天也做到了凌晨,即使她是鐵人她也受不了,所有才起晚了些,而凌母是過來人,顯然是懂得她爲什麼這麼晚才醒來,所以纔會說這麼一段話,她聽着,有些不好意思,卻微微的側目,注意着凌彥楠的反應。

    凌彥楠在樓下,凌母都發現她的身影了,凌彥楠不可能沒有看到她,他卻從頭到尾都沒有擡頭看她一眼,連慕然眼神暗了暗,下樓洗手後進去廚房幫凌母端菜,但是凌母卻將她趕出來,恨鐵不成鋼的說,“沉彥楠還在,你們兩多培養培養感情,廚房的事我來就好。”

    連慕然被凌母推着出來,站在廚房門口向已經坐在飯廳裏逗着兒子的凌彥楠,頓了下才移動腳步過去。

    她其實不是不想跟凌彥楠培養感情,只是她還沒忘記昨天他抱怨她沒有自己照顧小安卻讓凌母照顧這件事情,她不想讓他以爲她這個媳婦還要凌母這個婆婆來照顧,所以想過來幫忙,而且她以前經常進去廚房給凌母打下手,即使她本來對廚房就一竅不通,所以,也並不是做戲給凌彥楠看。

    跟他一起逗着小*裏的孩子,看了眼將她當空氣的凌彥楠,轉回頭後淡淡的說:“下一次,要是我睡過了八點,記得叫我起來,不然,媽怎麼看我?”

    “下一次?”凌彥楠雖然沒有看她,也不想理會她,卻給她的話吸引了注意力,他勾脣淺笑,還是擡起幽深的眼眸看來她一眼,“你還期待有下一次?”事實上,他起*時,是想叫她起來的,但是想到他昨晚似乎做得有些過了,要是他再不讓她休息一下,就是虐待了,想到這些,他便沒有這麼做。

    連慕然愣了下,這樣的話自然而然的就說出口了,凌彥楠看起來有些反感,但是她卻感覺非常的正常,他們是夫妻,不是嗎?

    她抿脣,擡眸看他,“難道你要跟我離婚?還是你要我活守寡?”

    凌彥楠抿脣,“是,我們是有下一次,但是……顯然你比我迫不及待多了,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這麼直接開放。”以前她給他的感覺是冰美人,循規蹈矩,一板一眼,冷靜自若,好像什麼事都在她的掌握中,最重要的是……她給人一股禁.yu,xing冷淡的錯覺。但是她做了他的媳婦後,顯然沒有讓他置身於冰窖的感覺,在這方面想要就主動,很直白。

    連慕然抿脣,“那在你的眼裏,我該怎麼樣?拒絕你的求,歡?討厭你的碰觸?”

    凌彥楠挑眉,爲她這麼冷靜的說出這樣的話來,他忍不住扭頭看她,薄脣勾了下,“不、是拒絕男人的示好,討厭男人的碰觸,或者,你有眼中的潔癖。”其實,這些只是他亂說的罷了,其實不然。事實上,她真的是漂亮的,堪稱絕色,她這些年來,像是沒有怎麼教過一個男朋友,想必一來是她的門檻太高,其他的男人望而卻步,二來她連家的人經得起所有外貌協會的人的考驗,而且都是有才,她身邊即使有俊男美女,能給她家裏的男人比下去的,少之又少,能進的了她的眼的,少之又少,她看不上也是正常,三來就是她給人的感覺太過高傲,冷豔,不好搭訕,所以更是讓她身邊的男士望而卻步,不敢靠近。

    連慕然不語,也不再搭理他,抱着醒了的兒子在飯廳走來走去。難道在他的眼裏,她就是這麼個挑剔的人?他們見面的次數不少,他卻還是像外界的人那樣看待她,說明她從來就未曾進過他的眼裏。

    午飯時,凌彥楠擡頭看了被兒子嫩呼呼的小手扯着衣角的,沉默的用餐時還不忘逗逗懷裏的兒子的連慕然,說實話,他有些驚訝,她這個做媽媽的,還挺稱職的,他以爲她生完孩子,坐完月子之後,會立刻回去上班將孩子丟給奶媽或者是保姆。

    他看了眼後收回視線,頓了下,忽然扭頭對凌母說道:“媽,我下午的飛機,飛去美國。”

    連慕然逗着孩子笑的舉動頓時愣住了,意識下的側眸看他,凌彥楠卻意外的勾脣側頭看了她一眼,連慕然抿脣,移開視線,不語。

    要是她出去了,他在吃飯時跟凌母說這些,是不是她就不會被告知?又或者,她只是一個在旁邊聽到事實的那一個,事實上,他沒有告訴她行蹤的想法,她只是恰好在這裏聽到了,他不會特意告訴她的,即使她是他的妻子。

    凌母意識下的看了眼連慕然,皺眉的說:“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下一次什麼時候回來?”

    凌彥楠抿脣笑了下,“下一次,下次再說吧,我也不確定。”其實,他很快就能回來,因爲美國那邊的公司已經進入了正軌,沒有多少事情要他操心的了,他這一次回去就是要跟維特先生等幾個玉石商家在美國談一筆生意,然後交代好那邊的事宜就能回來了。

    再說了,他這一年的經歷幾乎都花在了美國的那邊,這邊也有很多事等着他處理,他不可能一直留在那邊,只是他不想說出來而已,他不喜歡被連慕然知道自己的行蹤。

    他想回來時自然會回來,不喜歡被人盯着,他不喜跟連慕然整天呆在一起。

    “那你要不要帶一些什麼東西過去?”凌母說着,扭頭轉向連慕然,“小然,美國那邊現在應該會下雪,你給彥楠準備行李時記得多放幾件厚的衣服,不要過去了那邊就着涼了。而且,他也喜歡吃港式的點心,我上次處香港玩的時候,買了幾包回來,你也一起給他收拾進去行李箱裏,知道嗎?不要忘記了。”

    連慕然本來不想再說話了,因爲她知道沒有她什麼事,事實上,真的沒有她什麼事,凌彥楠要帶什麼,哪裏輪到她來插手,她可不認爲凌彥楠會需要她做點什麼。

    所以,她聞言愣了下,知道她是想幫她找機會讓他跟她之間多一點接錯,而這分好意她不能不心領,看了眼抿着脣眼神發冷的凌彥楠,知道他是不高興了,她淡淡的笑笑,點頭道:“媽,我知道了,我這就上樓給他準備去。”

    凌母招手,“哎呀,不急,反正飛機還沒到點,坐下來吃飯。”

    “沒關係,我已經吃飽了。”連慕然說着,轉身離開,她纔剛走幾步,凌彥楠也推開碗起身,“我也吃飽了,媽,我上樓去看看還有什麼需要帶的。”

    “你是來真的?我媽隨口說說而已。”凌彥楠上樓時見到連慕然真的將行李箱拖出來,在給他收拾行李,他眯了眯眸,眼裏看不出什麼情緒。

    “既然媽都已經說了,我不能辜負她的期望,要是有什麼做得不好的,你直接說就是了。”

    “是嗎,我看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幫我弄這些吧?”

    連慕然頓了下,不語。

    她就知道他會這麼說她,讓她難過,她不是不介意,是不想多想,因爲這是難得的機會,她不想因爲這些無聊的因素就錯過了這個接觸他的機會。

    連慕然起身,拉開衣櫃找了幾套衣服,比了比,自顧自的搭配好,才疊好放進去,邊收拾邊頭也不擡的問:“需要什麼?說出來就是了,我一起給你收拾好。”

    凌彥楠不語,就這麼的看着她收拾。

    連家整體來說是官.宦家庭,對後代的教育是很嚴格的,即使連慕然是女孩也不例外,所以她即使是千金小姐,在整理衣物這些上,從小時候開始就能打理得整整有條,這些他是知道的,但是看着連慕然幫他整理衣物,整整有條,還是有些吃驚,因爲整齊有條理得過分,什麼東西都歸類好,有條不紊,什麼東西放在哪裏,一目瞭然,而且,在衣物搭配上,她的喜好和眼光,明顯跟他是一模一樣的,所以,他事實上並不想她碰他的行李箱,但是看到這裏,他沒有再反對,只是站在門邊看着她。

    她整理了下,行李箱不大,也快裝滿了,她才起身,“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我來就行。”

    連慕然不語,移開腳步,看着凌彥楠將其中兩套衣服拿出來,掛好,她小嘴越抿越緊,他是在故意跟他唱反調嗎?他要是不喜歡,她剛纔疊好收進去的時候他儘管說就是了,他這是幹什麼?特意給她難堪,讓她知難而退嗎?

    這回,連慕然就錯怪了凌彥楠了,他其實只是過去那邊不到半個月,用不着十多套衣服,所以沒有必要帶這麼多衣服,而且他在那邊呆了這麼久,那邊已經有很多他的衣物了,所以根本用不着帶這麼多,而連慕然則恰巧以爲,他要在美國那邊又要呆上一年半載的,所以多帶一些他喜歡的衣物也是好事。

    連慕然坐在*邊看着他拉好行李箱,心裏其實有些難過,又要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到他了,好想……好想抱抱他,感受一下他的體溫,這幾天,即使他們兩人該做的做的次數不少,但是她卻忽然想感受一下……

    凌彥楠剛站起來,就感覺到他背部被貼上了一處溫熱和柔軟。

    連慕然這麼想的時候,也這麼做了,胸前緊貼他的背脊,伸出小手緊貼着他的背脊。

    他的溫度,好像比她的來得高一些,不會像她的那樣,冰冰涼涼的,抱着很舒服。

    凌彥楠愣了下,他似乎感覺到她的不捨和挽留,想到這,他皺眉,“連慕然……”

    “你知道小安的生日嗎?”連慕然移開話題,沒有鬆開手。

    “什麼?”話題前後沒有關聯,他皺眉得更深了。

    “如果你記得小安一週歲的生日,那一天希望你能回來看一下,抱抱他。”說着,她放開了他,轉身就走,她擔心她真的會忍不住撲上去,纏着他不讓他走,即使這樣的事,在別人看來,不是她連慕然會做的事,但是她就是這麼做。

    “哦?原來是這樣子——”背脊失去了溫軟的體溫,他連自己都沒有擦覺到的微微的蹙了蹙眉,似笑非笑的說:“我以爲你是不捨得我離開呢。”

    連慕然背脊一涼,沒有說話,凌彥楠笑了下,按住她的肩膀,剛想說話,連慕然的手機就在她口袋中響了起來,連慕然心一跳,忙甩開他的手,接電話去了,邊接邊往樓下走,“好,我今天有空,我現在過去,應該半個小時就能到了。”

    凌彥楠看着她瀟灑的離去,頭也不回的樣子,眯了眯眸,走出房間,站在樓梯口看着她下樓。

    樓下,凌母在逗着小安,見她匆匆下樓,問:“小然,你這是要去哪裏?彥楠他要走了,你不送送他嗎?”

    “不了,我還有事,媽,你去送他就行了。”說着,人就轉身離開了。

    連慕然其實是可以退掉這個應酬的,因爲今天她本來就是休假的,但是她最後,還是選擇了逃避,離開,不去送他。

    在見到了她的祕書所說的王先生時,她愣了下,剛纔她的腦子亂成了一團漿糊,也沒有多想祕書口中的王先生是何方人物,就急忙忙的過來了。

    王先生堆起笑容,“連小姐,不好意思,在您休假時還過來打擾,真的是抱歉。”

    連慕然禮貌的淡笑,“哪裏的話,能見到王先生是我的榮幸。”

    王先生笑笑,進入了正題。

    他今天過來,是跟連慕然談生意的,其實,生意不算大,但也不算小,連慕然聽後,就接下了,王先生開心,很快就簽了合約,簽完後,做出了猶豫的神態,問:“連小姐,冒昧問一下,聽說您是連安昂的女兒,對嗎?”

    連慕然點頭,“不知王先生爲什麼這麼問?”

    “哦,我跟家父是好友,只是我二十多年前就搬去了國外,已經很多年沒有聯絡了,現在回來幾天想去看望一眼老友,不知……”

    連慕然垂眸勾脣,點點頭,“王先生什麼時候有空,我可以幫忙約一下我父親。”

    王先生笑,“連家還是昔日那樣令人羨慕的輝煌,真是讓人心生羨慕啊,而且連孩子都教得這麼優秀,真的是可喜可賀……”

    連慕然笑,客氣的回了幾句,覺得王先生這番言喻不同尋常,跟他在拉扯了幾句,就送客了。

    ……………………………………………………

    凌彥楠今天本來是於應酬的,但是他推掉了,想在出國的最後一天多陪一陪讓他心生愧疚的小安。

    只是,過程似乎並非他想的那樣。

    連慕然出去了一段時間了,還沒有回來,凌母有些心急,打她的電話又打不通,但是她已經說了讓凌彥楠等一下,讓連慕然送他去機場。

    凌彥楠抿脣,其實,他有些搞不懂連慕然,他原本以爲她設計他嫁給她,是對他有感情的,但是有時候想一想,又不像是,所以很多時候,他都猜不透連慕然,尤其是在他離開前連慕然都沒有回來,可見,他在她的心裏,也並沒有他所想的這麼重要。

    他也不禁想,連慕然費盡心思去嫁給他,是爲了什麼?

    他上了車,連慕然還是沒有回來。

    在他擴散着思維時,身子忽然向前猛地傾了一下,車子倏地剎車,凌彥楠蹙眉,問司機,“怎麼了?”

    司機大冷天的直冒冷汗,伸手擦着額頭的汗,他結結巴巴的說:“剛纔……好、好像有人跑過來,我們……好像撞到人了……”

    凌彥楠蹙眉,忙推開門下去看,要真的是撞到了人,還不知道要多麻煩。

    “你們是怎麼開車的!”被撞到的人,爬起來,意識下的就朝着司機那邊的方向走去,對着剛下車的司機不悅的說。

    司機看着對着他大呼小叫的人愣了下,頓時沒能移開視線,對方被他看得更加不悅了,她知道自己長得漂亮,但是被司機這種大老粗的男人看着,她並沒有被欣賞的喜悅,反而有些不舒服,“看什麼看?”

    司機臉微紅,搔搔頭,“這……小姐,您沒事吧?”

    對方睨了他一眼,“那得要看什麼事了。”

    凌彥楠抿脣,他站在對方的背後,看了她她,站得穩,口齒伶俐,不像是有什麼事的樣子,“小姐,讓你受驚嚇確實是我們不對,但我看你不像是有事的樣子,我們現在趕時間,不能送你去醫院檢查,這是我的名片,要是有什麼事,你打電話過來給我就是,我們一定會給小姐一個滿意的答覆。”

    對方聞言,轉身過來,見到凌彥楠時爲他身上的氣質和容貌愣了下,但是很快又回過神來,接過他的名片,凌彥楠看了她身上的時尚高級的毛呢大衣,就知道她非富即貴,他想她肯定知道他的車子是今年最新款的寶馬,但是她卻敢這麼嚷嚷,就說明她不會將他們放在眼裏,說賠償是不可能,應該是想他們主動道歉。

    而他在看到她的毛呢大衣上面已經明顯的被摩擦得起了毛,甚至破了個洞,他脫下自己身上的西裝在她愣怔時,蓋在她的肩膀上,點點頭,不再說什麼的,就轉身離去,留下對方所有所思的看着凌彥楠離去。

    ……………………………………………………

    王先生跟連慕然說的話,連慕然記住了,她打了給電話給連安昂,問他有沒有這樣的事,連安昂頓了下,應了一聲是,在得到連安昂的同意下,連慕然就幫她約了雙方見面。

    “安昂,很多年不見了呢。”王先生笑。

    “是啊。”連安昂也笑笑,兩人說着,便回憶過去,話題不斷。

    連慕然在一邊看着,抿了抿脣,看了眼冷冷的看着她的王悅,沒有說話。

    “爸,我想去一趟洗手間。”連慕然勾脣,她是知道王悅有話跟她說,她相信,要是她離開的話,她一定會跟上來的。

    她也不想跟王悅說什麼,但是王悅的眼神太有問題了,沒有掩飾的冷看着她。而連慕然相信,她不是不懂得掩飾,而是不想掩飾,她是在告訴她,她王悅討厭她。

    果然,王悅也跟了過來。

    兩人在洗手間對峙,王悅輕哼一聲,輕蔑的說,“我左看右看,除了你家有錢了點,你長得漂亮了點,我都不覺得你有什麼好的,爲什麼彥楠會跟你結婚。”

    連慕然不語,只是淡笑,有些人明顯的就是口不對心,多少女孩子夢寐以求都希望自己能長在一個有錢的家庭裏,而且擁有讓人羨慕的美貌,因爲這些,就足夠讓人羨慕妒忌恨了。

    見這一點沒有刺激到連慕然,王悅咬脣睨了她一眼,又說:“我跟彥楠認識了一年,他知道我喜歡他,他也沒有拒絕我的接近,而且也沒有跟我們說過他有妻子,可見,你這個妻子在他的心裏,沒有多少分量嘛。”

    連慕然依舊閉脣不語,她知道凌彥楠從來也沒有將她當做她的妻子,所以也沒有多驚訝,只是心裏難免抑鬱,卻不會蠢得表現出來讓情敵高興。

    王悅見連慕然這麼鎮定,氣場壓不住了,說話也沒有這麼有底氣了,“你……你別以爲你是彥楠的老婆你就得意,彥楠從你們結婚後就很少跟你在一起,可見,他是真的不喜歡你,你爲什麼要纏着他不放呢?你們這樣下去,只是成了一對怨偶,是不會幸福的,你應該多想想,再說了,我相信你也看得出來,我不是挑撥離間,彥楠是真的不喜歡你,否則,他纔回來沒多久今天就要回去美國了?”

    連慕然聞言,眼眸終於有了一絲波動,“他告訴你他要過去美國?什麼時候的事?”

    “在他回來之前啊,他跟我說過,他今天就會回去美國的。”

    連慕然輕哼一聲,勾脣冷笑,原來,她跟孩子,一直就不是影響他行程的因素。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