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三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字體大小: A+
     

    車上,司機開車,連慕然跟凌彥楠坐在車後座。

    剛下車不久,凌彥楠就淡瞥她一眼,抿脣直接進入主題,“我希望下一次,要是沒有我開口,我不想跟人提起我們的關係。”

    “爲什麼?”她知道清楚的能看到王悅對凌彥楠的愛慕,就是因爲知道這一點,所以她纔開的口,她看王悅跟凌彥楠兩人之間肯定也認識了一段時間了,她這麼驚訝,應該是沒有告訴對方他已婚的這件事吧。

    她扭頭看他一眼,想問他是不想說,還是不屑說,但是到最後,她還是沒有問。

    凌彥楠抿脣,不掩飾眼眸的不悅,“我不喜歡被人牽着鼻子走的感覺,還有,以後沒有我的允許,我也希望你不要進入我的公司。”

    連慕然抿脣,掩飾着心裏的難過,“我們是夫妻這件事在一年前很多人都知道了,這還需隱瞞嗎?隱瞞還有用嗎?”

    凌彥楠冷笑,“一年前的事情,早就給我跟你哥兩個人叫人統統刪除了,現在網上不可能還找得到相關信息,很多事人家看過就忘了,誰還會整天都記得凌彥楠跟連慕然是夫妻?又或者是我們已經離婚了呢?誰知道?”

    連慕然抿脣,她做事向來有自己的主張,不認同就是不認同,“我沒有牽着你的鼻子走,你是我的丈夫,我站在我的立場上介紹,我不認爲自己有錯。”

    凌彥楠冷笑,忽然伸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陰騭的眸子冰冷得沒有絲毫的感情,“我的話就帶到這裏了,聽不聽是你的事。你別以爲我給你幾分面子不再計較引一年前你計算我的事就以爲過去了,那還是我沒心情跟你計較,不屑跟你計較,你挺好了,我不希望有下一次,我希望下一次即使在公共場合見面,我們也別打招呼,事實上我們也沒有這麼熟,除了上了兩次*,但就算是尚了*也不代表我們之間就有什麼,你知道的,男人嘛,誰會沒有需要?你是我的妻子,我們*也是合法的,也是你應該盡到的義務,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連慕然酸澀的勾脣淡笑,平靜的陳述:“你說這麼多,不就是想讓我別干擾你,就像過去一年一樣,你過你的生活,我過我的生活,對嗎?”

    凌彥楠抿脣不語,算是認同了。

    連慕然頓了下,才淡淡的說:“但凌彥楠,這不是我想要。”所以我不可能配合你,我嘗試過配合你了,但是發現那是錯的,她做不到。只是,後面半截話她沒有說出口。

    凌彥楠從她的語氣中似乎聽到了對往事的追憶,對那王她計算他的懊悔,他在心裏冷笑,她至於他算是個陌生人,卻讓他賠上了他自己的婚姻,他還沒說什麼,她憑什麼說後悔?說退縮?她以爲他凌彥楠是好欺負的?

    是不是認爲他太溫和了才讓她以爲他其實沒有這麼厭惡她?

    他想到這,挑眉諷刺的勾脣,“這個段婚姻是你自己弄來的,現在怪我了?既然你做錯了就該受到懲罰,就算是不是你想要的,那就算哭着,你也得堅持下次,你以爲我會給你機會分我凌家的家產?呵呵……如果你想離婚,也是可以的,除非你淨身出戶。”

    連慕然心一縮,抿脣,聽出來凌彥楠是說真的,而且是帶着怨恨,她心如刀割,卻只能面對,因爲是她自找的,“你……是在報復我當初計算你?”

    凌彥楠諷刺的反問,“難道我還應該感謝你?”

    連慕然小嘴微抖,沒有說話。

    凌彥楠頓了下,還是打算將話說清楚一些好,免得她再給他帶來無謂的干擾:“既然這頓婚姻已經成型了,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但是我希望你有自知之明,別干擾我的生活,你只需好好的照顧好小安,安分守己,其他的,我不希望你越界。”連慕然的態度他清楚,不過是在宣告她是凌太太罷了,但偏偏他非常反感,她前兩天當着他的面說的那些話,他沒說不代表他喜歡,但不代表他會讓她在他的面前撒野,她連慕然算哪根蔥了?以爲她在配偶欄上的名字跟他在一起,她就是特別的嗎?那她就大錯特錯了。

    他以爲經過一年的冷凍期,她會思考一下她到底哪裏做錯了,沒想到她卻變本加厲,一年來,學不會反省反而處着他的原諒想爬到他的頭上來,真的是可笑。

    因爲,他平生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設計他!

    連慕然沒有回答,卻在冷笑,她其實已經明白了凌彥楠是真的在諷刺她,和折磨她,也是在報復她當初的計算,他這麼敏感,她不相信他沒有看出來她對他的心意,否則她不可能會設計他,而他現在說的這些,就是變相的懲罰她,讓她但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之後,兩人一路上都沒有再說話。

    他們到的時候,凌母已經叫了菜,侍應生正在上菜,而凌母則在逗着懷裏的小安。

    凌母見到他們兩人,忍不住抱怨,“到了?怎麼這麼久,剛纔菜都涼了,我叫他們下去將菜熱了一下,這次你們來得剛好。”

    連慕然笑,沒有說話,看着她懷裏紛嫩的睜着眼兒看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小安,她剛纔被凌彥楠冷得幾乎沒有溫度的心,一下子就被融化成了一灘水。

    就算凌彥楠討厭她,但是看着眼前的這個小生命,是他們兩人共同孕育的,她頓時什麼都忘記了,不再在心底裏黯然傷神,自怨自艾。

    凌彥楠就算再不喜連慕然,卻是喜歡小安的,忍不住的抱了過來,凌母不放心,皺眉道:“你還沒抱過孩子,沒經驗,可要小心點。”

    凌彥楠不在意,頭也不擡的逗着懷裏的兒子,淡淡的回了一句,“誰說我沒經驗?”

    凌母愣了下,以爲他是不服氣,說笑的,但是看着他純熟的手勢,即使他穿着西裝,都沒有絲毫的違和感,頓時愣了下,不由得笑了笑,“你抱過誰家的孩子啊?怎麼看着比我還要熟的樣子?”

    “我之前——”凌彥楠剛想說話,擡眸就看到低頭喝水,好久都沒有擡頭的連慕然,沒有再說話。

    飯菜很快就上完了,大人們也開始吃飯了。

    可能是膩在大人們溫暖舒適的懷裏習慣了,吃飯前小安被寒在小車上躺着時不舒服,扁着小嘴瞪着四肢就是不出聲,凌母見着,心都碎了,知道孫子是在鬧脾氣,不喜歡這樣躺着,只好抱起來了。

    連慕然伸手,“媽,還是我來吧。”

    凌母擺手,“不用,我來就可以,你快吃,快吃。”

    連慕然只好作罷,拾起筷子用餐,但這時凌彥楠卻抿脣,放下手中的筷子,冷看了眼連慕然,“媽,你把小安給她,你吃你的,照顧小安本來就是她該做的。”

    “哎呀,這個有什麼,小安還是你的兒子呢,媽媽——”凌母不以爲意的說着,但是擡眸卻見到凌彥楠冷然的神色和不容抗拒的眼神,心裏其實也有些堵,說不出話來,只好將孩子給連慕然抱,見兒子明顯是看連慕然不順眼,心裏疼惜她,說:“小然,你慢點吃沒所謂,等媽媽吃完了,媽幫你抱。”

    雖然說凌彥楠是兒子,但是他跟凌父的性子其實是一樣的,他們決定的事她即使作爲母親,都不能改變,只有乖乖順從。

    凌彥楠見連慕然一聲不哼的抱過小安,這纔拿起銀箸用餐。

    凌母本來是想借着這個機會讓連慕然和凌彥楠好好的相處一下的,卻沒想到最後卻是不歡而散,只能在心裏嘆氣,摸摸的抱着小安上樓了。

    看着凌母上樓,凌彥楠再度說:“連慕然,我再說一次,在今天之前我什麼都不說那是因爲一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我不想再提,而前兩天的事,沒有觸犯到我,我可以不管不顧,不說你什麼。我知道你是連家的千金小姐,但是既然你嫁如了凌家就要遵守凌家的規矩,遵守我的規矩,不要試圖去戳破什麼你不該碰的東西,知道嗎?”

    連慕然抿脣,冷笑一聲,緩緩的接近凌彥楠,“那凌彥楠我也告訴你,我是連慕然,不是其他的什麼隨時都可以屈服於別人的人,我堅持我自己認爲對的事,你也干涉不了,今天抱孩子本來就是我應該的,所以我沒有反駁,不是因爲你說的那句話,所以更加不代表我什麼都聽你的!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我不反駁你,是尊重,但是我也希望你尊重我的想法!”

    凌彥楠聽見自己心底的冷笑,他問:“這就是你的回答?”

    連慕然不語,但是堅決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呵呵,果然是連家培養出來的千金小姐,夠有志氣。”凌彥楠雖這麼說着,但是他的眼神卻毫無笑意,說完,他就冷冷的說:“連慕然,你知道我的夫人並非非你不可麼,我是說過爲了孩子的成長不會離婚,但是不代表我不會離婚,要是你再接再厲,我要讓你離婚,還分不到我凌家半分家產,你想試一試嗎?!”

    連慕然抿着小嘴,忽然發現,愛情真的是盲目的,他看着眼前的這個男人,是她喜歡了很久的男人,但是現在她卻忽然覺得他很陌生,她根本不熟悉他。

    她眼眸微微的眯起,忽然想,她到底喜歡他什麼呢?到底喜歡到哪一種程度,能讓他隨時隨地的踐踏着她的尊嚴?

    她想了想,還是沒有什麼答案,但是她卻無法忽視心底的那抹見到他心底還是一如既往的顫抖,就算不清楚,卻依舊改變不了她喜歡他,愛他的心,真的是莫名其妙。

    想到這,她苦笑一下,越過他上樓去了。

    凌彥楠抿脣,沒有再說話,跟着她上樓,卻轉彎進了隔壁的書房,連慕然愣了下,臉上隨之而來的是滿滿的失落,她以爲他會進來呢。

    他已經厭惡她,厭惡到再也不想跟她共處一室的地步了?

    她知道自己強勢的想要侵入他的生活這一點讓他反感了,沒辦法,她當初想的就不希望再跟他再像兩個陌生人一樣一年也見不到幾次面,才決定主動接近他的。一年見不到幾次面,甚至不知道他的行蹤,那是什麼夫妻?還算是夫妻嗎?

    但結果很明顯,她的入侵,讓他厭惡了,讓他更加排斥她,討厭她。

    心裏無比的失落,因爲她這次的舉動,他們兩人的距離會越來越遠了。

    連慕然也沒有再多想,回到房間洗完澡後,到嬰兒室看了看孩子,看着他慢慢入睡後纔回到房間去辦公。

    在凌彥楠回來之前,她一直都是在書房辦公的,但是這幾天凌彥楠都霸佔着書房,她也不想打擾他,更加不想跟他搶地盤,所以就沒有再進去過書房,但是書房裏面有很多文件資料是要查閱的,她經常要用到,現在卻沒有,這一點有一點苦惱。

    沒辦法,她核子能將公文包裏面的文件看完了再說。

    其實看完這些文件,時間也不早了,十一點多了,她自從懷孕後就習慣早睡,很少熬夜,所以這個時間正是她入睡的時間,但是現在她卻沒有絲毫的睡意。

    凌彥楠已經進去書房幾個小時了,卻沒有回來過房間,是不是意味着他不會再踏進這個房間了?就是因爲有她的存在?

    連慕然忍不住胡思亂想,但是生物鐘是個神奇的東西,她躺在*上不久之後,還是睡着了。

    迷糊中,她似乎感覺身體有些癢,好像喲偶什麼東西字啊她的身上挪動,體內也敏感的多了一股燥熱的感覺,身上酥酥癢癢的,她挪動着身子,卻還是擺脫不了那種感覺,只是她睡得沉,沒有醒來。

    張着小嘴吐出軟糯甜膩的聲音,感覺到腿間有異物侵了進去,那股強烈的感覺,她再也無法安好的入睡,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眸,黑暗中,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將她壓在身下。

    她已經經歷過情愛的美好,腿間的感覺,她自然知道是什麼,而她沒有尖叫是因爲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她無法忽視。

    她小臉熱的快要爆炸,微微的推着身上強勢的侵略她的男人,“凌彥楠,你——”

    “醒了?還還以爲你很能忍呢。”他的聲音沙啞,心情聽不出好壞,卻沒有什麼感情。

    連慕然吸了一口氣,才勉強的忽視身下的感覺,將一句話說完,“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在書房嗎?”

    凌彥楠動作更快了些,呼吸越來越粗重,“這裏是我的房間,晚了我不該回來睡覺嗎?你不是很喜歡以我的妻子自居嗎?怎麼?現在反倒裝矜持了?”

    連慕然抿脣,心裏有些惱怒他帶着羞辱性的話,卻無處反駁。她以爲他們今天吵得這麼嚴重,將話都說開了,他應該會遠離她,更不會要,沒想到不是這個樣子的。

    凌彥楠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勾脣笑了下,“你還是我的妻子,我就有權利用你,現成的不要,難道我還要去找外面那些女人?外面那些女人都要錢,貴得很,又不乾淨,我這麼做有利於夫妻生活和.諧,也省錢,豈不是一舉兩得,哪裏不好了,更何況,外面的人還沒有你這姿色呢,我爲什麼不要?”

    連慕然咬脣不語,身體燥熱,但是心冷如冰,慢慢的感覺身體的燥熱也漸漸的被冰冷給替代了,她從沒想過他會這麼羞辱她,出去外面賣,還會有些價值,而她呢?用起來還不要錢,更加是倒貼的,是男人都不會拒於門外。

    凌彥楠也不再說話,身下的動作變得緩慢,不久後低吼一聲,很快就下*進去了浴室,連慕然聽着浴室那邊傳來的陣陣水聲,第一次有一種全身都寒冷的感覺,好像有一股寒冷已經沁如了骨子裏了,即使她現在還蓋着被子,也開着暖氣。

    她的眼眸,沒有閉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頭腦一片空白。但是事實上她看不到天花板,因爲燈從她醒來後就沒有開過。

    不知過了多久,浴室的水聲漸漸的斷了,而曲淺溪還沒有回過神來,但是視線卻亮了起來,凌彥楠開了燈,拿着毛巾擦頭髮,見到睡着一動不動的她,抿脣皺眉道:“進去洗澡,順便將被單放到洗衣機裏去。”

    連慕然扭頭看他,沒有說話,卻緩慢的起身,在下*時,身子軟乎乎的,跌倒在地。腿間的痠痛讓她非常的不適,注意到凌彥楠眯起的眼眸,她勉強的靠着*沿站起來,慢慢的,一小步一小步的往浴室走去。

    連慕然沒有穿衣服,果着身子走,她也懶得想,反正該見的都見過了,還有什麼好羞澀的?更何況大家都是成年人,只是她這麼想,有人就不會這麼想了,凌彥楠的視線一直都沒有從她的身上移開過,看着她合併着雙腿緩慢的移動,磨蹭得他他喉嚨微熱,漸漸的變得乾燥。

    他丟下毛巾,大步上去一把將她抱了起來,連慕然差點尖叫出聲,以爲他想抱她過去浴室,她小臉微紅,“你……我可以自己走。”

    凌彥楠不語,兩三步就到了*邊,將她拋到chuang上,下一秒便附身下去,連慕然的驚愕中,吻住了她的小嘴。

    夜,還很漫長。

    從明天起,儘量日更六千以上,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