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字體大小: A+
     

    凌彥楠皺眉,不喜歡她的解釋,孩子還不會說話,她就怎麼知道孩子懶得睜開眼睛?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連慕然聳肩解釋:“媽說的,他說孩子模樣雖像我,但是性子卻跟你小時候一模一樣,你小時候也跟小安一樣不哭不鬧,而且喜歡閉上眼睛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裏。”

    連慕然跟他說的這些,他小的時候他母親也有跟他說過,所以他有印象,聞言,看着她懷裏的孩子,情不自禁的伸出食指摸了摸孩子嫩滑如豆腐的臉蛋兒。

    “你們相處得不錯。”凌彥楠記得他們結婚時,她母親還是有些不喜連慕然的,他母親是傳統的婦女,所以對於女孩子家的清白這些比較看重,但是現在想起來,他的母親對連慕然很好,都站在了她這個媳婦那邊去了,能不好嗎?

    連慕然但笑不語,家庭和睦是連家比較重視的,而且他們連家的人即使看着冷冰冰的,但實際上是很重視家裏的每個人,既然嫁過來了凌家,她也會重視家裏的每個人,雖然說婚姻是兩個人的事,但是她知道,跟婆婆關係好,對經營一段婚姻有利無害。

    “你要抱抱嗎?”見他看着孩子,捨不得移開視線,她問。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無言的點頭,連慕然教他怎麼抱孩子,邊教邊將孩子讓給他抱。

    凌彥楠其實對於抱小孩,不算生疏,因爲念念小的時候他抱的次數不少,所以他是懂得的,但是他說不出口,看着安然恬靜的閉着眼兒的兒子,心裏頓時多了一抹愧疚感。

    在念念小的時候,他一直將她當做自己的女兒看待,有機會就會主動的照顧她,而現在眼裏的這個,雖然比念念小的時候大那麼一點,但是還是好小,好軟,像一塊軟綿綿的糖,一捏就會碎,他看着心裏更加的內疚了,薄脣緊抿。

    這是他血脈的延續,他對他還不如念念,這是他爲人父的失責,因爲無論他怎麼不喜連慕然,甚至是厭惡她,他都不該對自己的孩子不聞不問。

    趁着凌彥楠抱着孩子,連慕然翻衣櫃找衣服,準備進去浴室洗澡,本來還有點不放心的,但是回頭看着他抱着孩子的手勢,算得上嫺熟,她愣了下,想起他是看着念念長大是,他們在一起四年了,他這麼*愛念念,小時候應該會經常抱她吧。

    她翹起的嘴角微微的凹下來,她知道她其實沒有資格想那些凌彥楠過去的事,畢竟四年前他沒有錯,但是,他對念念比對自己的兒子上心這一點,她還真的心裏有些不舒服了,即使念念是她的侄女。因爲她知道,他會對念念好,不過是因爲念唸的母親是他愛的人,而小安的母親,卻不是他愛的人,去唄緊緊在此罷了。

    連慕然胡思亂想的時候,凌彥楠忽然提高了聲音,有些興奮的說:“小安睜開眼睛了。”

    在爸爸的懷裏躺得安穩安心的小安,忽然掙開了炯炯有神的葡萄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凌彥楠,凌彥楠笑了,小安眼珠子轉了轉,忽然裂開小嘴笑了,聲音淺淺的,並不張揚,眼眸彎彎的伸手想要抓凌彥楠的俊美的臉龐。

    連慕然聽到小安的笑聲,也愣了下,忙圍過來,見小安裂開小嘴笑不停,心裏也有幾分欣慰,說:“小安性子靜,很少哭,但是更少笑,他出生了這麼久,笑過的次數能用一個巴掌五根手指都能數的出來,看得出來,小安很喜歡你。”

    凌彥楠笑意深了些,不語,繼續逗着懷裏的兒子,卻沒有擡頭看她一眼,連慕然知道他是喜歡孩子的,但是對於孩子的媽,他還是那樣的排斥。

    連慕然轉身進去了浴室,從浴室出來時,只見凌彥楠躺在*上,而小安則閉上眼睛在他的胸膛上安安穩穩的躺着。

    聽到浴室的門被推開,凌彥楠睜開眼眸,“小安睡了。”

    連慕然聞言,看了下時間,孩子是時候睡覺了,便將孩子溫柔的抱起來,讓他躺在他專屬的小*上,回頭,凌彥楠還躺在*上看着她的一舉一動,不過,更確切的說,他是看着兒子移不開視線。

    連慕然嘴角微勾,在凌彥楠還沒來得及反應時,快步的尚了*,翻身雙手撐在*上置於凌彥楠身體兩側,女上男下的壓在他的身上。

    凌彥楠驚愕的眯眸,但很快又回過神來,她既然會設計他醉酒然後爬上他的*,她現在主動的倒貼過來,他還有什麼值得驚訝的?

    他勾脣冷笑了下,悠閒的擡手捏住她的小巧的下巴,“連慕然,你很*嗎?你剛纔一番動作,真是乾脆利落,是怕慢了找不到機會倒貼過來嗎?”

    連慕然笑了下,不在意他的諷刺,一點也不掩飾自己的心,“我是擔心我不快點你又溜走了,我是*沒錯,我想換了任何一個女人,獨守空閨一年都矜持不到哪裏去吧?”

    “這麼說來,要是我不滿足你,還真的是我的失責了。”凌彥楠凝眸,看着身上的女人,她似乎在*上豪放得有些過分了,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一年前她設計她的時候,她還是第一次。

    其實,既然她已經是他的妻子,即使他不喜歡她,而他也不想大費周章的再另外去娶一個妻子,那麼基本上就能決定,她就是他以後的妻子了,他們之間不可能一直這麼下去,所以,夫妻之間該有的東西還是得有。

    鼻腔被一股幽香和蜜糖的甜味混合的刺激着,凌彥楠擡眸,她敢從浴室出來,頭髮微溼,五官漂亮精緻,皮膚細膩白希,身上穿着一套*睡衣,時尚優雅,因爲她是俯身在他的身上,衣領翻開,他能清晰的看到那被緊緊的包裹住的豐滿,她的姿勢無疑是撩人的,任何男人看到都會血脈噴張。

    而他也是男人正值壯年的男人,許久沒有嘗過肉味的男人!

    連慕然感覺到他呼吸粗重了兩分,小嘴微勾,美臀直接的坐在了他的腹部,低下頭吻住他的薄脣,生疏而努力的在他的薄脣上舔弄着,小手不安分的早他的身上點火,很明顯,她今晚就要他吃了她。

    凌彥楠沒有閉上眼睛,看着身上的女人,感覺胯間之物正在迅速的膨脹,他眸子一暗,忽然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啊——”連慕然驚訝,他沒沒到他會反應這麼快。

    她的雙手別他用一手按住,至於頭頂,他勾脣冷眼的看着她,“你說的沒錯,就算我討厭你,你都是我的妻子,對你,我的確有責任滿足你的需求。”

    連慕然還沒回過神來,她的衣服已經一間間的脫落,男人一低頭,沒有任何預兆的咬住她豐盈上的紅梅。

    “嗯……凌彥楠,你……”連慕然吃痛,但是她雙腿卻被他的大腿緊緊的桎梏着,雙手不能動彈,只能任由她在她身上興風作浪。

    凌彥楠一手緩緩的向下,感覺到之間的溼潤,薄脣在她的耳邊乎了一口熱氣,咬住她的耳垂*又挑.逗的說:“怎麼?不喜歡?呵呵,真是口是心非!”

    連慕然心跳如雷,咬緊小嘴,說不出話來,但是身軀卻激烈的擺動着,凌彥楠忍不住的想要掰開她的雙腿,一陣手機鈴聲卻煞風景的響了起來。

    但是凌彥楠卻不理會,執意的想要擠進去,連慕然掙扎着,“你的手機響了,不接嗎?可能有急事呢。”連慕然雖然想跟他有多一點接觸,但是她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胸口了,而凌彥楠的神色一直很冷,所以,她還是有些抗拒。

    凌彥楠眯眸,有些不悅她的推拒,無論是真意還是欲拒還迎,都不喜,而且手機吵得很,很煞風景,他起身,但是桎梏着她的四肢卻沒有變,看一不看來電顯示一眼,伸手關了手機,在連慕然還沒來得及反應是,將自己擠了進去,一進去還沒等連慕然適應,就激烈的動了起來,連慕然尖叫,抱住他的背,在上面抓出一道道的紅痕。

    夜,漸深。

    ………………………………………………

    凌彥楠在外面應酬,回來的路上聽說王先生跟他的女兒正在公司等他,凌彥楠抿脣,叫司機調頭,去公司那邊。

    王悅見到他就像一個花蝴蝶一樣飛了過去,挽住他的手臂,凌彥楠想甩開她的手,但是這次沒有成功,因爲王悅挽得更牢了,她不看凌彥楠的臉色,撒嬌道:“彥楠,你回來啦,我跟爸爸已經等你很久了哦。”

    凌彥楠回頭看了她一眼,眼眸淡然但是王悅卻有些害怕的咬脣,還是慢慢的放開了手。她回來國內看電視,聽說了一句女追男隔層紗,覺得很有道理,想着或許自己多努力一點,不怕他,纏着他,他就會乖乖投降,但是她發現自己錯了,她沒有辦法和沉默冷然的凌彥楠對抗,因爲只要一個眼神,她就乖乖的投降,而她是被家裏的人*溺慣了的大小姐,卻在他的身上屢次受挫,心裏真的有些受傷。

    王先生看了眼滿臉委屈的女兒,無聲的笑了下,“凌總,我跟小悅今天在c市完了半天,回來的路上路過這裏,就順便的上來了,不知道有沒有打擾到你。”

    凌彥楠語氣淡淡,“不會,王先生能來我們公司,是我們的榮幸。”

    王先生笑,頓了下,狐疑的問,“剛纔我們也經過了一棟名爲“連慕集團”的大樓,這家公司的是連安昂連家的公司,連氏集團的分公司嗎?“

    凌彥楠頓了下,頓了下才說:“連慕集團是連安昂的兒子連慕年的公司,我以爲您會聽過這家公司,畢竟,他在國內企業在五十強以內,幾乎能跟連氏集團抗衡。”

    王先生愣了下,似乎在深思,片刻才笑道:“我跟連安昂算是舊識,二十多年前就到了外國發展,而且對於國內的事關注得也不多,所以也沒怎麼留意。”

    凌彥楠笑,不語。他相信王先生說這些不過是假話,以王先生的身份地位,他不可能不知道連慕集團,不過,他與可能不知道連慕集團也是連氏集團連家的產業罷了,畢竟連慕年在這一點上隱瞞得比較深,而且,他可能無法想象着短短的幾年,連慕集團就能如此之快的迅速壯大,而壯大的程度也是外人不敢想象的。所以,他在意的可能只是這一點而已。

    王先生笑笑,不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他看了眼身邊的女兒,去了一趟洗手間。

    凌彥楠看了眼王悅,淡淡的問:“回來玩得還好嗎?”

    “嗯,還好,中國有很多地方都很漂亮。”王悅聽到他親自開口,很高興,但是想起他對她的拒絕,她的心就不好受,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說:“彥楠……”

    凌彥楠擡眸看了她一眼,不語。

    王悅的臀部慢慢的挪動,慢慢的靠近她,“彥楠……你應該知道我——”

    “唧唧。”門外適時的傳來了一陣敲門聲,他的祕書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凌總,樓下有一位連小姐過來找您,請問要不要請她上來?”

    凌彥楠蹙眉,“她有說什麼嗎?”

    “沒有。”

    “請她上來吧。”

    王悅鼓起勇氣想要告白,卻被人途中打斷,心裏惱怒,卻不能發作,心裏有些難過,她再想說什麼時,門就被推開了,王先生跟連慕然先後進來,連慕然見到屋裏還有別的人,愣了下,抿着小嘴視線在凌彥楠和王悅兩人身上,因爲他們兩人捱得實在是有些近了,她看着,今天的好心情都有些受到影響了。

    “怎麼過來了?”凌彥楠起身,語氣依舊淡淡,面無表情。

    連慕然將視線錯開,看着他,“媽叫我跟你一起下班,我們今天在外面吃飯,怎麼?我打擾到你了?”

    “沒有,我們也準備要走了。”王先生笑着,示意王悅起身,他們該走了。

    “彥楠,她是誰啊。”王悅抿脣,有些不悅,自從連慕然進來後,她的視線就沒有從她的臉上移開過,越仔細看,心裏就越堵,因爲無論怎麼看,連慕然太過漂亮,而且舉止優雅,一看就是受過禮儀教育的大家閨秀,而她雖然也是千金小姐,只是生長在國外,家裏雖然也重視禮儀教育,但是還是挺放任她的,所以氣質禮儀這些自然比不上連慕然,而且她也知道她沒有連慕然漂亮,所以有些緊張的看着他跟連慕然,擔心凌彥楠會因此而看上連慕然。

    王悅敵視的目光沒有閃躲的被連慕然看了進去,連慕然眯眸,嘴角微微的勾起,淡淡的代替凌彥楠說:“我是連慕然,是彥楠的妻子,請問兩位怎麼稱呼?”

    說着,她伸手挽着凌彥楠的手臂,遠離了王悅一步,她直接的宣佈她的所有權。告訴這個想要覬覦她的男人的女人,這個男人是她連慕然的,她還不夠格覬覦。

    凌彥楠眯眸,抿了抿脣,任由她宣佈主權,她還真的敢說,她還真的大膽。

    “你……”看着凌彥楠被她拉走,兩人親密的挽着手,而凌彥楠也沒有鬆開,王悅心酸又難過,“妻子?!你……怎麼可能?”最受打擊的不過是王悅,她一直都以爲凌彥楠是單身,就算不是單身也只是有了女朋友而已,畢竟他還這麼年輕。

    “小悅,不可以沒禮貌。”王先生推了推眼鏡,想起剛纔說的話,知道連慕然身份不簡單,如果她真的是連家的千金,那她的身份不比玉石大亨凌彥楠來的差,他笑了笑,“連小姐,您好,很高興見到你。”

    王悅抿着小嘴,心裏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彥楠……她真的是你的妻子嗎?”

    凌彥楠扭頭看了眼淡淡的勾着嘴角的連慕然,“對,她就是我的妻子。”

    聞言,連慕然滿意的勾了勾嘴角,心情越來越好了。

    王悅看向連慕然,咬牙切齒的,但是再面向凌彥楠時就變成了一個愛哭的小綿羊,梨花帶淚的樣子非常的惹人憐愛,“可是……你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你有妻子啊,她是哪裏冒出來的?”

    但很明顯,凌彥楠不是對誰都有憐惜之心,他面無表情,沒有絲毫安慰,“你不是也沒有問我嗎?”

    王悅咬脣,再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跑出走出去了,王先生蹙眉,看了眼神色幾乎一模一樣的凌彥楠和連慕然,抱歉的點頭,“給你們添麻煩了,請不要介意。”

    說完,他就追了出去,在電梯那裏將王悅拉住了,王悅傷心,哭聲漸響亮,王先生蹙眉,“小悅,你現在哭有什麼用?現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事情。”

    王悅聞言,覺得有希望,忙擡頭,“爸爸,是不是事情不是我們看到的那樣子,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彥楠的妻子?彥楠是爲了拒絕我的心意才配合那個女人做戲的對不對?”

    “就算他們是夫妻又怎麼樣?你看凌彥楠他一年回來過幾次?你見過他手上帶過鑽戒了嗎?都沒有,對吧?如果真的是恩愛的夫妻,怎麼會分離了這麼久,做丈夫的從來不回家,而做妻子的也從來不去看一眼丈夫?”

    王悅聞言,心裏只剩下他們兩人不合的模樣,高興的問:“爸爸,你是說他們不相愛?”

    “連家是有錢人家,跟凌家是世交,他們應該是商業聯姻。”

    “那爸爸,我是不是有希望了?”王悅聞言,終於笑了笑。

    王先生蹙眉,“這個不好說,連家雖然不是大家族,但是確是實實在在的有錢人,非常有錢,就因爲是這樣,連慕然在連家的心裏位置不低,所以連慕然,我們碰不得。”

    “那……”王悅心急,王先生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我我回去再叫人查一查。不過,如果你真的這麼喜歡凌彥楠的話,你想要贏得他,就得先讓他喜歡上你,知道嗎?”

    “我知道了。”王悅聞言,點頭了,但話雖如此,她卻沒有什麼信心,畢竟凌彥楠表現得挺明顯的。

    以後可能都會在晚上更文,親們可以在十點左右看文,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