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結局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結局終字體大小: A+
     

    許美伊看到連慕年過來一點都不驚訝,因爲知道曲淺溪被他所派的保鏢保護着,她幾番嘗試都沒有得到機會下手,這一次她也是在保鏢鬆懈下來時剛好抓到了機會來接近曲淺溪的否者,她根本就難以接近曲淺溪,“來了?速度挺快的嘛。”

    “放開去淺淺!”他看得心疼不已,心裏隱隱的不安,不容他有機會想,他就衝進車子裏想將曲淺溪抱在懷裏,看看她怎麼樣了,她的胸口沒有看到明顯的起伏,這讓他的頭腦瞬間空白了,但是看到許美伊用刀子抵在她的脖頸,就說明她還活着,他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是還是擔心不已。

    “不要過來!給我走開!”眼看連慕年要跑過來,許美伊手中的刀子就抵在曲淺溪的脖頸處,冷看着連慕年,“你要是敢過來,我就一刀割斷她的脖子!我看你的腳步快還是我的手快!你不相信的話,你儘可以試一試!”

    連慕年咬牙,“許美伊,你!”

    許美伊冷看着他,示意他要是敢走一步,她的刀子就將曲淺溪送去西天。

    連慕年喉嚨發緊,語氣都變了,“你……別衝動,輕、輕點……”看着曲淺溪脖子都被血紅色染紅了一片,他的心開始抽搐,發痛。

    正值春天,但是天氣依舊嚴寒,現在室外的溫度是五攝氏度左右,他卻額頭莫名的流汗,眼眸一點也不敢從許美伊的受傷和曲淺溪的臉上移開,“許美伊,快放開淺淺,車子已經冒煙了,再這麼下去,很快就會爆炸的,這樣,不但淺淺有事,就連你自己也會有事,你知不知道?”

    “要是我怕死的話,你覺得我還會放手人車子以它最快的速度撞上着欄杆嗎?“曲淺溪冷笑,她手臂受了點傷,抓住的刀子的手搖搖晃晃的,刀刃在曲淺溪細嫩的脖頸上劃出了一道道淺淺的血痕,看得連慕年觸目驚心,一顆心都快懸在了喉嚨上了,“許美伊,快點出來,車子真的會爆炸的。”

    “爆炸了又怎麼樣?我又不介意,但是我就不甘心這麼的死去,我就算是去死,也要拉着曲淺溪來陪我!我說過,我不好過,我也不讓她好過,我死了,她也活不了!”

    連慕年抿脣,要是他知道許美伊會這麼執迷不悟,他寧願堵上自己的身家,讓她在監獄裏坐一輩子的牢,也不要讓她出來傷害淺淺,別說他冷血,別說他無情,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底線,傷害他愛的人,他對她的容忍,只喲偶一次,那也不過是因爲他覺得他對她有虧欠罷了。

    知道跟她說太多的關於危險不危險的事她是不會聽的,他只能跟她講條件,“許美伊,你早就想好了吧?說罷,那你想怎麼樣?你要怎麼樣才能放了淺淺?”

    “呵呵……還是你懂我。”許美伊冷笑,“可是……我怕你給不了我我想要的,你說怎麼辦?”

    連慕年抿住脣,心裏想着該怎麼般曲淺溪脫身,因爲車子的汽油味和焦爲越來越濃了,“你——儘管說,只要我有的,我都給你!”

    “好!那是你說的。”許美伊冷笑,“我要你匯五億過來我的卡,立刻,馬上,我的手機在這裏,只要的你匯過來的錢到了,我就能立刻收到信息。”

    “好,我答應你。”連慕年立刻打電話叫人轉賬,很快的就掛了電話,冷聲道:“錢應該很快就能到了,你立刻給我放開淺淺!”

    他的效率果然夠快,這麼大一筆錢,說轉過來就轉過來,但是許美伊卻冷笑一聲,“誰說我只要一個條件了?”

    連慕年臉色突變,他知道她不會輕易的放過她,卻不想她竟然會這麼狠,他咬牙切齒的看她,“那你還想怎麼樣?許美伊,拿出你真正的條件來!”

    “給我跪下!”

    連慕年眯眸。

    “你沒聽錯,想要她,就給我跪下,跪到我滿意爲止。”許美伊笑,睨着他,心情很好的看着他,好像自己只不過開了一個小小的沒什麼大不了的玩笑而已,“如果你真的這麼想要曲淺溪的話,就跪下,要是你覺得她不值得你這麼做,那就沒有必要了,反正那也是你的——”

    只是,她還沒說完,連慕年就跪下了,在冰冷的公路上,雙膝着地,但是眼眸卻異常的陰霾的看着她,“可以了嗎?”

    許美伊不語,只是看着連慕年的雙膝,眼眸卻沒有絲毫值得高興的東西。

    曲淺溪感覺頭部一片黑暗,眼眸笨重得掙不開,但是她能模糊的聽到許美伊跟連慕年的聲音,不知爲何,安心了些,她沒有睜開眼眸,只是輕聲的喚着,“連慕年……年…………”

    “淺淺!”即使連慕年站得遠,曲淺溪的聲音也很輕,但是連慕年還是聽到了她的話,心裏激動不已。

    曲淺溪聽到他的話,迷糊正掙開了眼眸,映入眼瞼的,就是眼前一個熟悉的模糊的身影,正跪在地上,即使看不清楚,腦子也不清晰呢,但是他還是能知道那個人就是連慕年,簡單到她跪在地上,她愣了下,再睜大些眼眸,剛好見到許美伊正在她背後,而她的脖頸處正低着一個冰冷泛着寒光的利器。

    “喲,醒了?”看到她醒來,許美伊冷笑。

    “你——”曲淺溪想起不久之前的事,臉色一冷,看清楚了連慕年正跪在地上,她忙說,“年,你在幹什麼?快起來——”

    她還沒說完,許美伊又說,“他起來,你就沒命了,你願意嗎?”

    “許美伊!你想幹什麼?!”曲淺溪身體非常虛弱,除了剛纔叫連慕年的聲音響亮了那麼一丁點,現在說的話,輕若鴻毛,一點分量都,沒有,因爲她快撐不住了,眼皮又變得沉重了,看得連慕年心一提,擔心她有事,冷看着許美伊,眼眸紅了一圈,暴戾滿布,“許美伊,你到底想怎麼樣?!!!”

    許美伊不語,想做什麼?她自己其實都不知道。

    在想搞垮曲淺溪這件事上出了差錯後,她就變得一無所有了,而曲淺溪還是一樣是,什麼都有,她是真正意義上的什麼都沒有了,想到這一點,她的心就開始變得空虛。

    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要什麼了,她知道,計算她離開了車子,也只有被抓進去坐牢而已,只要連慕年有機會威脅她,他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她即使像威脅他跟她結婚,或者是威脅他讓她遠走高飛,都沒用,因爲曲淺溪受傷了,她出了車子就挾持不了人質,所以她除了坐牢和死去,沒有別的選擇,而坐牢,她不再想,因爲她知道,她即使是死,也不要坐牢!

    想到這,她笑了,看着連慕年跪在原地的樣子,她腦海裏就主動的補充了兩人在充滿祝福和笑語歡聲的教堂裏成婚的場景。

    她笑了笑,看着連慕年說:“你知道嗎?我在五年前就想着,你有這麼一刻,跟我下跪求婚,但是五年過去了,你還是沒有跟我求婚,反而離開了我……你知道我有多想看你爲了下跪的樣子,現在,我終於看到了……”

    連慕年臉色很難看,知道自己被她耍了的,因爲看到了她眼底的絕望,但是他卻不能起來,因爲擔心她會惱羞成怒的傷害曲淺溪,他眼眸裏看着漸漸走進的幾個人,他知道,那是便衣警察,因爲擔心許美伊會擦覺,所以打扮成了便衣的樣子。

    而許美伊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發現周圍多了四五個人。

    “年,我知道你不愛我,從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我也知道你從很早開始就愛上了這個女人了,但是,我得不到的,她曲淺溪也不配得到,我知道我回不去了,所以,即使我死,我也要她陪我,我在路上纔不會孤單。”許美伊迴歸現實,眼眸裏只有連慕年,因爲她什麼都不怕了,她都快死了,她還怕什麼?

    “你,還有什麼話要對我誰的?沒有的話……我就下手了……”說着,她伸手將刀子往曲淺溪的脖頸壓下……

    “許美伊……不要——”連慕年看到,心都要跳出胸口了,起身想要跑過去卻被曲淺溪喝着,“不要過來!”

    連慕年定住腳步,討好的看着她,“好,我不過去,小依,我求你,我求你了,不要……”

    許美伊笑意更加深了,不爲所動,“你爲了她求我,你難道不知道我最忌諱你爲了她放下身段嗎?!”

    連慕年搖頭,他腦子已經亂了,眼眸只有死死的看着被她按住的曲淺溪。

    “年,再見了,下一輩子,你要是再見到我們兩個,我希望最先遇到你的人是我,而不是她……”

    她說着,小手一揚,連慕年眼眸都凸了出來,飛身上前想要阻止她,但是卻被保鏢阻止了,此時一陣刺耳的響聲卻響了起來,許美伊揚起還沒來得及落下的手就這麼的頓在了半空中,但是還有氣,眼眸恨恨的看着曲淺溪,抖着手還想要傷害曲淺溪,連慕年見着,忙一把推開攔住他的保鏢,飛奔進去推開了許美伊,解開曲淺溪的安全帶,但是在這過程中,許美伊不甘心的纏了上來,連慕年抿脣,看也不看她一眼,抱着懷裏的人,感覺到她還有呼吸,他眼眶一下子就溼潤了,抱住她親了親她的小嘴和鼻頭,親完了想抱着昏迷的曲淺溪就要離開,因爲他感覺到燒焦味越來越濃烈了。

    “年……救我……”許美伊忽然間怕死了,她忽然發現自己還是不想死的,尤其是見到連慕年救起了曲淺溪,她更加不甘心,她被打中了腹部和手臂,血不斷的流着,要是這麼下去,她很快就會死的。

    連慕年冷着俊臉,還沒說話,感覺到鼻腔吸入的其他好像讓人難以呼吸,耳邊傳來了保鏢的聲音,“連老闆,快點,車子快爆炸了,快點出來!”

    連慕年什麼都顧不得了,抱着曲淺溪往外面跑的時候向警察吼,“許美伊她在裏面——”

    “轟隆——”

    他才跑了幾米,身後就傳來了一陣爆炸聲,和一陣尖叫聲,劃破了天空的寧靜。

    ………………………………………………

    曲淺溪醒來時,感覺自己的手被人緊急的握住。

    迷糊的掙開眼眸,趴在*邊的熟悉的背影就映入眼瞼。

    小嘴勾起好看的弧度,五指緩緩的收緊,輕輕的摩裟着他粗糲的手掌心。

    “淺淺!”男人似乎在夢中驚醒,大掌意識下的就握緊了她的手心,張開的眼眸還殘留着睡眠不足和神經緊張的血絲。

    見到她真的醒了,薄脣動了動,曲淺溪翹了翹嘴角,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人擁入一個溫暖寬厚的懷抱裏,“淺淺,你終於醒了……”

    曲淺溪艱難的擡氣麻痹的手臂,緩緩的回抱着他,笑了下,“我睡了很久了嗎?”

    “兩天了。”想起兩天漫長的等待,連慕年還心有餘悸,抱緊了她。

    曲淺溪在他的肩膀上磨蹭着,頓了下,她清了清喉嚨,“許美伊她……怎麼樣了?”

    連慕年臉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很快的又變得一片平靜,“車子爆炸了,她沒來得及出來……”

    當時他是恨不得許美伊就這麼的死去,但是最後她說她不想死的時候,連慕年是下意識的不想救她的,但是最後還是不想自己後悔,他知道曲淺溪雖然不喜歡許美伊,但是還不至於希望她死,更何況,許萬重那一關也不好過,不過還是遲了,但是他自認他自己盡力了。

    曲淺溪沒有說話,抱緊了連慕年。

    “不是你的錯……”連慕年感覺到了她情緒的低落,忍不住的安慰她。

    曲淺溪點頭,只是問:“爸爸他知道了嗎?”

    連慕年無言的點點頭,“他沒有說什麼,其實對於許美伊的性子,他也是瞭解的,這兩天正在準備她的後事,明天下葬。”

    曲淺溪點頭,“明天我們去一趟吧。”

    “好。”連慕年應着,感覺到脖頸處緩緩的溼潤,知道她其實是傷心的,即使她不喜歡許美伊,或者是討厭她,但是她死了,她的心裏也不會好受。

    “好了,一聲說你腦袋震盪算嚴重,需要多休息,在睡一會,嗯?”連慕年嘆口氣,連人帶被的將她擁入懷中,坐在他的腿上。

    曲淺溪不語,連慕年只好讓她躺好,自己也上來了,攬着她就要躺下來,曲淺溪一愣,“你……”

    連慕年不有分說的將她攬入懷裏,薄脣貼着她的受傷的額頭,“我已經兩天沒有睡覺了,我們再睡一會,睡醒了我們就問一問醫生能不能出院一趟,嗯?”

    曲淺溪點點頭,她本來不覺的困的,但是感受着他溫熱的體溫,她的眼皮漸漸的變得沉重。

    感覺到她在懷裏入睡,他鬆了口氣,纔想睡覺,但房門被人推開了,連慕楓牽着紅着眼兒的念念進來,身後跟着的是老爺子和連安昂夫婦,還有大腹便便的連慕然。

    連慕年起身,伸手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剛醒了,又睡了,沒什麼事,你們都回去休息吧。”

    “爸爸,媽媽她……”念念今天是第一次來看受傷了的曲淺溪,曲淺溪的事家裏的大人都瞞着她,她只知道曲淺溪生病受傷了,她很擔心,因爲曲淺溪很少生病的。

    連慕年笑着揉揉女兒的秀髮,輕聲哄,“媽媽沒事,念念乖,跟爺爺奶奶們回去,乖乖的哦,不要吵醒媽媽,知道嗎?”

    老爺子點頭,見她沒事,他也寬了心,“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好好的照顧她,我們明天再過來看她。”

    連慕年點頭,在他們離開後,才抱着曲淺溪,安心的入睡。

    第二天,醫生給曲淺溪檢查了一遍,才決定她可以暫時出院,但是要在晚上回來檢查。

    連慕年跟曲淺溪沒有回家,直接去了許美伊的葬禮,許萬重見到她,皺了皺眉,“怎麼不在醫院裏呆着?”

    曲淺溪不說話。

    許萬重拍拍她的肩膀,“她是性子使然,我們做父母的責任最大。”

    曲淺溪眼眸微紅,沒有說話。

    她知道許萬重雖然不說什麼,雖然不喜許母,但是許美伊還是他的女兒,即使她做錯了什麼,他的心也還是會難過的。

    曲淺溪留下來,直到許美伊入殮,天黑後,才離去。

    ……………………………………………………

    曲淺溪出院的那天,連慕年也帶着念念過來了,連慕年去辦手續,念念光着腳丫子爬上病*,抱着曲淺溪不撒手,“媽媽,我好想你哦。”

    曲淺溪笑,揉揉女兒的發端,“媽媽也好想念念。”

    “媽媽今天晚上要陪念念睡。”念念對自己的福利一直都沒有忘記。

    曲淺溪笑,還沒說話,連慕年就推門而入了,坐在*邊親了親曲淺溪,再單手抱着念念從曲淺溪的懷裏下來,坐在自己的腿上,另一手卻攬着曲淺溪的腰,對念念說:“念念,你媽媽的病纔剛好,你不要賴在媽媽的身上不下來。”

    念念委屈,“可是醫生說媽媽的病好了。”

    “你媽媽最近很累,你讓她多休息兩天,嗯?”連慕年睜着眼睛說謊話,騙女兒。

    念念振振有詞的反駁,“爸爸騙人,我每次來都看到你抱着媽媽睡,你是想霸着媽媽不放,我纔不相信你呢,爲什麼你可以抱着媽媽睡,念念卻不行?”

    曲淺溪聞言,小臉微紅,這一個星期裏,連慕年機會將公事都搬過來這邊了,處理完公事就抱着她睡覺,或者是動手動腳的,被這個小傢伙撞見了幾次,羞得曲淺溪直想找個洞鑽進去。

    連慕年挑眉,捏捏女兒的臉蛋兒,“爸爸擔心媽媽沒人照顧,所以要陪着媽媽,但是念念還小,照顧不了媽媽反而讓媽媽照顧你,那媽媽的病就會變重,知不知道?”

    念念歪着小腦袋,雖然不甘,但是也覺得連慕年說得有道理,也就乖乖的聽話了。

    連慕年笑,心情似乎很好,輕哄道:“今天爸爸還要照顧媽媽,所以念念回去家裏,讓爺爺奶奶照顧,自己一個人睡,知道嗎?”

    “哦,念念知道了。”

    連慕年笑,親了一記女兒的小臉,“爸爸的念念好乖,真的長大了。”

    曲淺溪揉着太陽穴,白了連慕年一眼,他安的是什麼心,她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

    送念念回家後,連慕年開車直接跟曲淺溪回家。

    曲淺溪其實已經完全好了,自己一個能完全的照顧好自己,連慕年美名其曰是照顧她,事實上是在折磨她。

    兩人才剛進屋,曲淺溪就一陣天旋地轉,被人壓在冰冷的牆壁上,無數的吻,*而粘膩的捲來,席捲她的身心。

    曲淺溪喘息間看着身上的男人,喘息了一聲,睨他一眼,“連慕年,我還是病人。”

    連慕年不由拒絕的吻住她的小嘴,兩人衣衫盡褪,將她桎梏在懷裏,肆意的索取,“醫生說你已經完全好了,乖,好好的感受,你知道,我忍得好辛苦。”在醫院裏,他每次想要進一步接觸,但是都被人打擾,憋了一個星期的火,現在終於找到了滅火器,他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過了。

    “你……”這個男人,越來越不要臉了,他不說還好,他一說,她的小臉又紅了起來。

    不滿她的分心,連慕年的吻鋪天蓋地的再次襲來,曲淺溪被他一波高於一浪的*而強勢的攻勢,最終還是敗在他手裏,慢慢的回吻他,與他共赴雲海。

    ……………………………………………………

    早晨

    曲淺溪醒來時看了下時間,禁不住驚呼,搖了搖身邊的男人,“連慕年,快起*了,十點多了。”

    “乖,讓我再睡一會。”連慕年眼睛沒有張開,準確誤會的抱着曲淺溪,拉下來就堵住她的小嘴,吻過癮了,再放開。

    曲淺溪推開他,懶得理他,起身穿衣服,“今天是你媽媽的生日,她叫我早點過去。”她起身洗漱,連慕年在她洗漱完才起身,在背後攬着她,下巴抵在她的後頸處,“淺淺,你不用緊張,媽她對你沒有什麼成見,真的,她知道你說的都是真的,我媽媽是明白事理的人,她知道現在小然跟凌彥楠感情沒有變好,怪不得你,感情的事,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他知道她在想什麼,她不過就擔心他母親因爲她跟凌彥楠的關係而不喜歡她罷了,而之前他其實也有這個擔憂的,但是後來念念不經意的跟曲淺溪說了她跟連慕然說的話後,他就感覺到他母親心裏的那些想法就消退了很多,不再有所不滿了。

    所以,其實那天,他是非常感激念念的,孩子的童言,是最真實而沒有任何謊言的。

    曲淺溪垂着眼眸,不欲。

    連慕年輕嘆一口氣,“淺淺,我說的是真的,沒騙你。”

    “真的?”曲淺溪這才擡眸看他。

    “我保證。”連慕年薄脣貼上她的,脣角微勾。

    曲淺溪忐忑的心這纔沒有這麼緊張了。

    兩人回到老宅時,家裏還是隻有連家的人,因爲不是大壽,所以沒有邀請其他的人,只有自己人,而曲淺溪是凌月菲親自邀請的。

    曲淺溪剛到不久,就被老爺子拉上了樓,清清喉嚨說,“淺淺啊,爺爺想問問你,對於你跟年的婚事……你怎麼想?前一段時間我跟家裏的人都談過了,挑了幾個日子,你看看哪一個好?儘快決定下來好讓我們安排婚禮的事宜。”

    結婚的事,曲淺溪沒有反對,她跟連慕年是註定要結婚的,但是,“爺爺,我想……婚禮還是算了吧,我跟年還是直接公正吧,太麻煩了。”

    老爺子瞪眼,一點都不贊同,他想喝孫媳婦茶好久了,“胡說!我們連家娶媳婦,哪有這麼隨便的?”

    “可是……”‘

    老爺子知道曲淺溪在意她跟連慕年已經結過一次婚,又離婚的事,而且很多親戚都知道的,她擔心事情會被人胡說八道,也擔心上一次流言的事會再度被人翻出來說,“爺爺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那些都不要緊,爺爺不想你受委屈。”

    “可是……”

    老爺子嘆氣,揮揮手,“算了,我不管你們年輕人的事,不過,要是年同意了,我沒話可說,你們自己的事,自己商量吧,不過結婚證得儘快領,知道嗎?”

    曲淺溪抿着小嘴出了書房門口,小手就被一大掌包裹住,很快就被人拉入一個溫暖的懷裏。

    曲淺溪聞到熟悉的味道,鼻子貼在他的胸口,沒有說話。

    “爺爺跟你說了婚禮的事情?”連慕年問。

    曲淺溪點着腦袋,“連慕年,我想我們其實可以不要——”

    “你是忌諱那些人怎麼看?”雖然很多事情都過去了,但是過去的流言還是很傷人的。

    “你不是說過,只要身邊的這個人是自己想要的,就比什麼都好?都足夠了?”曲淺溪點頭,連家的人對她已經夠好了,她也不貪心,不想再將連家捲入不好的緋聞中。

    “但是人是貪心的,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人後,自然而然的就希望能跟她完成一個每一對情侶對該有的程序,難道你不希望能有自己的婚禮嗎?”

    “我想……”

    連慕年嘆氣,“淺淺,你跟凌彥楠之間是清白的,只要我們相信就足夠了,而且,我是真的希望我們能走完每一對夫妻都應該走的程序,即使是形式,我們也應該有,我也想要有。”

    曲淺溪頓了下,看他,以爲他是爲了開導他,但是看到他眼底的渴望,才知道他是說真的。

    她纔想到,其實婚禮不只是每一個女人的期望,其實,如果那個男人愛你,他也跟你一樣重視自己的婚禮,就像重視跟她的婚姻,重視她這個人一樣。

    曲淺溪點頭,“好,我們辦婚禮。”

    連慕年這才笑了起來,吻了吻她的小嘴。

    “快開飯了,我們下樓吧。”連慕年拉着她下樓。

    曲淺溪下樓,看到凌月菲的身影在廚房,想起自己跟連慕年的事,“我去廚房幫忙。”

    連慕年看了眼廚房,點點頭。

    “阿姨,我來幫忙吧。”

    凌月菲回頭,笑笑,“沒事,你出去坐,由我來就好了。”

    “阿姨,我……”

    凌月菲回頭,笑看了她一眼,“你跟年的婚事都在商量了,還叫阿姨?”

    曲淺溪笑笑,良久才叫了一聲,“媽……”

    凌月菲笑,點點頭。

    開飯時連慕然才姍姍來遲的,還是隻有她一個人姍姍來遲,沒見到凌彥楠的身影,曲淺溪眼一暗。

    碗裏多了一塊牛肉,曲淺溪看了眼筷子的主人,笑笑沒有說話。

    飯後,曲淺溪跟連慕然聊了會兒,卻沒有聊到關於凌彥楠的,只有關於孩子,聊得挺開心。

    曲淺溪今天心情不錯,在連家呆到晚上連慕年才送她回家。

    ……………………………………………………

    過了幾天,曲淺溪還在上班,但是連慕年卻打了一個電話給她,將她約了出來,她下樓時,連慕年已經在樓下等她了。

    “去哪裏?”

    連慕年不語。

    曲淺溪笑,神神祕祕的。

    直到車子到了淩氏集團樓下,曲淺溪才愣了下。

    連慕年笑,推了推她,交給她一個紅色的本子,“我跟你約了他,也順便的給他一個請帖,畢竟人家送了你一個。”

    曲淺溪沒有說話,抱住連慕年親了親,才下車。

    連慕年笑看着她上樓。

    曲淺溪卻沒有像凌彥楠所說的上去見凌彥楠,而是將請帖交給樓下的櫃檯小姐,並沒有上去就離開了。

    “這麼快?”連慕年皺眉。

    “嗯,他要是明白我的意思,婚禮當天,他會跟小然一起過來的。”曲淺溪笑。

    而曲淺溪沒有說錯,他們婚禮的當天,凌彥楠是到了,而且是跟連慕然一起的,曲淺溪見到了連慕然滿足的笑容,彷彿看到了他們美好的明天。

    正文完了,有些倉促,兩人的甜蜜會在慕然跟凌彥楠的番外中插一些的。明天就是慕然跟彥楠的番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