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大結局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大結局上字體大小: A+
     

    連慕年在跟老爺子聊了電話之後,就進去了曲淺溪的辦公室,他只是進去問了挑眉談得怎麼樣了,他們要求解約,連慕年沒有說什麼,只是叫人立刻去辦,沒有挽留,一副公司主人的模樣,倒是其他的合作人見到了,有些猶豫,在瞭解到了連慕年是公司的咕咚,並不會退股時,他們忽然決定不解約了。

    合作人走後,連慕年才正色的跟曲淺溪談起了她跟凌彥楠的事情,在聽了曲淺溪的話後,他笑了笑,幸好他這次二話不說的就選擇相信了她。

    而曲淺溪說的話,讓他更加的相信這件事跟許美伊脫不了關係,俊臉頓時非常的難看,他沒想到她動作這麼快。想必,昨天許美伊約她出來前前,她已經計劃好了這一步了,只有他離開了,才能讓曲淺溪進入陷阱。

    曲淺溪還沒說什麼,連慕年的電話就過來了,是王天鳴的來電,告訴他,他叫他查的關於許美伊的事都已經查到了,說許美伊跟一個報社的小開走得挺近的,也是對方將她帶進去安陽的宴會的。

    連慕年沉着俊臉,沒有說話。

    國家這麼大,不跟他打聲招呼就敢報道他連家的新聞的媒體,幾乎沒有,敢做這麼做的,膽子不小,現在還牽扯上了凌家,那更加不得了,更何況凌彥楠昨晚還跟絕大多數媒體報社打過招呼的,但是有些人不聽,所以,到時候敢播他們連家的新聞的電視臺也好,報刊社也好,都是明着來找茬的。

    “那……要不要我約一下那個跟許小姐走得近的那個小開?”王天鳴問。

    連慕年冷笑,冷冷的說:“不用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聯繫他也沒用,你去了解事情的大概,回來彙報給我,其他的什麼都不用做,看看他們那邊是什麼反應。”就一個報社的小開還不敢真的對他們連家和凌家怎麼樣,他的背後,應該有另一個人做支撐,而這個人,除了安家,他暫時沒有想到別的人選,這個不單是因爲那天曲淺溪字啊宴會發生的那些事,還包括了安家對他們連家的態度。

    王天鳴領命,但是他猶豫了下,還是忍不住說:“那……夫人跟姑爺那邊——”他去看到兩人站在酒店的房間門口時,他也意識下的往不好的方向去想,那時候他看到的就是凌彥楠身穿浴袍站在房門口,曲淺溪卻過去找他,尤其還是在晚上,怪不得他會多想。

    “你想說什麼?”連慕年語氣很冷。

    “沒……沒什麼。”王天鳴識相的沒有多說什麼,其實他也不是不相信曲淺溪,只是他想跟他仔細的報備一下情況而已,卻被連慕年當成了他亂嚼舌根,但是挺連慕年信任的太多,他也不用多說了,想必他們心裏已經有了數。

    連慕年吩咐完王天鳴後,打了個電話給凌彥楠,只說讓他別插手曲淺溪的事情,他來解決後,就沒說什麼了。

    凌彥楠從頭到尾都沒有開過門口,直接的掛了電話。

    …………………………………………………………

    曲淺溪被流言轟炸,聲譽受損,連慕年雖氣怒,但是他卻沒有主動出面去找人談,因爲他知道,他不去找人肯定會有人去找上他的。

    連慕年選擇不去處理報道,所以很多不知情的媒體以爲連家跟凌家都不管曲淺溪和她的公司了,因爲這條新聞牽扯到了凌家跟連家,所以大熱,很多媒體都不想錯過這個機會,也不禁的捕風捉影的報道一番,而那些從一開始就直接的堵住曲淺溪和凌彥楠的記者的公司卻相反,出來一兩家特別的,其他的都將報道撤了下來,因爲凌彥楠打過招呼,他們知道一些實情,所以不敢貿然行動。

    而且,連許美伊都覺得驚訝,她以爲凌彥楠或者連慕年一寒肯定會有人會出面處理這件事的,但怎知現在報道都火熱朝天了,將曲淺溪有多不堪就說得多不堪。

    想到這,許美伊在跟小開和安家的人討論時,想到了三個原因。

    其一,連慕年沒有她想象的愛曲淺溪,否則,他不可能不管,任由其他的人毀掉曲淺溪的聲譽。

    其二,連慕年和凌彥楠都被家裏的人束縛住了,不給管這件事。

    第三,連家和凌家坐觀事情發展,等他們亮出底牌。但是這件事不可能通,難道他們的底牌還比曲淺溪的聲譽重要?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說明他們不會管曲淺溪的聲譽,所以以上三點都能說得通,那他們就好辦了。

    連慕年對這件事似乎不管不顧,但是有些人卻慢慢的坐不住了,他們不是吃飽了沒事幹而聯合許美伊千方百計的來毀掉曲淺溪的聲譽的,他們是有出發點的。

    這天,老爺子跟連安昂夫婦都過來了c市這邊,不久之後,安雅跟安陽都過來了,而連慕年剛好也在。

    老爺子笑,開心的說:“安老弟,好久不見啊。”

    安陽忙迎上去,“是好久不見了啊。”

    老爺子跟連安昂在他們對面坐下,而連慕年則在另一單人沙發坐下,見到安陽身邊的安雅,笑道:“這是……安老弟的孫女?真是越長越好看了啊。”

    “哪裏哪裏……連哥子的孫子纔出衆呢,到哪裏都是讚揚的聲音。”安陽笑着掃了眼連慕年,說:“聽說慕年已經結婚了,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他要是還不結婚,我現在就不能在這裏坐得這麼安穩囉。”說着,他頓了下,看向連慕年,說:“年,你去接淺淺回來,讓世伯見一面,難得人家世伯這麼有誠意的過來一趟。”

    連慕年點頭,“那我先走了。”

    老爺子看着他的背影加了一句:“嗯,別忘記了也順便將念念接回來,那丫頭也快放學了。”

    安陽跟安雅在聽到老爺子承認的時候,臉色微變,連撒很難過掛着的笑容很是牽強,試探的問:“那個……連哥子,我最近有看到一些新聞,關於曲氏集團的總裁的,她……”

    “你說淺淺啊,她就是我的孫媳婦,我們連家有福,她跟年的孩子都四歲了,報紙上的那些你千萬不要信,亂七八糟的,怎麼可能是真的。”老爺子笑米米的看着他們,但是眼眸的銳光卻沒有退過,“我跟你說,不是我自誇,我的孫媳婦可真的沒有選錯,回頭你看了就知道了。”

    安陽忙點頭,直誇老爺子有福,臉色卻越來越難看,尤其是安雅,沒說過幾句話,但是小臉都白了。

    他們今天過來是想探一下虛實,想看看連慕年跟連家的人對曲淺溪的態度,他們本想,要是他們不滿意名聲臭翻天的曲淺溪,或許就會讓連慕年轉移目標,而他有帶了安雅過來,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他是有意跟他們連家結親,現在連家卻大讚孫媳婦的好,不就是間接給他們下不了臺嗎?

    安雅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他們最近這麼大的動作,爲的就是毀掉曲淺溪的聲譽,讓連家對曲淺溪厭惡,她或許有機可乘,但是結果卻是這樣,要是她沒能順利的抓住連慕年,那他們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而且他們也明白,老爺子說的這些話,是故意說給他們聽的,恐怕他們已經知道了他們背後的動作,這讓他們有些吃驚,他們以爲他們隱藏得很好。

    想到這,其中哪裏出了差錯,他們也自然的想了,那就是許美伊沒有給他們真實的資料,恐怕那天在宴會他們跟許美伊碰面,連慕年就已經開始懷疑了,畢竟,資料顯示,許美伊是連慕年的前女友,連慕年多關注這些也無可厚非。

    所以,他們錯就錯在了,讓許美伊參與其中,讓連慕年在他們計劃開始後就識破了,想到這,安陽臉色就冷了,也沒有在連家多做打擾,告辭離開了。

    這時,連慕年跟曲淺溪也接女兒和連慕楓回來了,安陽見到眼前的小孩子,無疑就是曲淺溪跟連慕年的合體,安陽的臉色更加黑了,笑着打招呼拉着安雅離開。

    連慕年將懷裏的念念放下,對弟弟說:“楓,帶念念上樓去玩,我跟你嫂子有話要說。”

    連慕楓無言的點頭,牽着念念上樓了。

    看着他們上樓後,連慕年忽然說:“這次,就算我沒有出面,恐怕許美伊都不會好過了。”

    曲淺溪皺眉,“爲什麼?”

    “因爲她欺騙了安陽和安雅。”說到這,他笑了,“現在,不用我出馬,安家跟許美伊,還有那個小開都會狗咬狗骨,互相殘殺。”

    曲淺溪卻笑不出來,“許美伊她是真的想讓我不好過,最好是一無所有,讓所有的人唾棄。”

    連慕年將她擁入懷裏,下巴磨蹭着她的發端,“沒事,明天我就幫你澄清整件事,不會有事的,抱歉,這幾天讓你受委屈了,而且,我相信,許美伊她也會爲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的。”

    曲淺溪感覺到老爺子投過來的視線,將他推開,沒說什麼。

    其實,她不想許美伊付出什麼代價,她只希望這件事是許美伊傷害她的最後一次了,要是她能不再想着在背後如何的傷害她,她已經足夠高興的了。

    雖然知道那些流言都只是流言,不是真的,自己身邊的人也相信她,她很欣慰,所以很開心,但是她心裏還是不舒服,雖然大家是相信她,流言也可以澄清,但是大家對看待身邊的親人,尤其是連家這樣的大戶,還是會因爲這件事,打量一番的,無論怎麼說,她還是讓他們蒙羞了,要是換了另一家,即使知道她是無辜的,都不會肯讓他們的孫子或者是兒子跟她在一起。

    吃了晚飯,曲淺溪進去了念念的房間陪念念,時間不早之後,她下樓跟老爺子說想離開,但連慕年卻不讓她走,“留下陪陪念念吧,明天我們一起上班。”

    “不用了,連慕年,我——”雖然大家沒有反對他們在一起,他們現在還沒有什麼正式的關係,留下來其實不怎麼好看。

    念念聞言高興得手舞足蹈,不由分說的拉着曲淺溪的手上樓,“好啊,媽媽,我今晚要跟你睡,繼續教我做作業。”

    曲淺溪拒絕不了,只好上樓了,陪了念念會兒,念念就睡着了,她看了下時間,才九點,她想現在回去還來得及,只是纔想起身就被人抱入了懷裏,背脊緊貼着他的胸膛。

    曲淺溪心裏莫名的緊張,輕推了下連慕年,沒有回頭,低着頭說:“時間還早,我還是先回去了,家裏還有一些文件要……”

    看字還沒說出口,脣瓣就被人吻住了。

    薄脣在接觸到她的紅脣時,熟悉的味道就瞬間的蠱惑了他的感官,反應最大的,不是承受連慕年突如其來的吻的曲淺溪,而是連慕年本人,他越發激動而又權勢的緊緊將她揉入懷中,似乎想要感受她的存在是否真實,曲淺溪雖想掙扎,卻動不了他分毫。

    四年多了,這是他跟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吻,曾經多少次,他看着她,心裏蠢蠢欲動,渴望她渴望到心都痛了,卻因爲她的漠視和距離感,只能望而卻步。

    感覺被人強勢的按在牆上,脖頸向下多了幾處溼潤的痕跡和一片酥麻,而耳邊盡是他沙啞的呼吸聲,曲淺溪隱隱中覺得地點時間都不對,推了推連慕年,“不要……不要……在這裏。”這裏是連家,即使他們曾經是夫妻,她就這麼留下來跟他做這種事,被連家的人知道,影響總歸不好。

    連慕年呼吸粗重,他喉嚨發癢乾澀,感受到她的抗拒,他心裏的酸澀難以形容,卻沒有在往下,俊臉埋在她溼潤的脖頸處,鼻子似哀求又向保證的低聲說:“淺淺……不要拒絕好不好?讓我……抱抱你,你不知道,四年來,我經常夢到這一刻,但是每一次都只是做夢……”

    其實,他讓她樓下來的本意真不是爲了這個,這是,見到了她就忍不住了,想吻吻她,怎知,這一吻,就收不住了,想一直要她,要到他筋疲力盡……

    想到這,他在曲淺溪還沒來得及開口時,又抱緊她,脣舌手並用,佔據住曲淺溪的理智,不讓她有機會拒絕他,曲淺溪被連慕年的吻操縱,他猶如發電體,所到之處都讓她顫抖,猶如觸電,她在感覺到自己被抱起來,直到背脊被貼上了一處又軟,才知道自己不知什麼時候被他報過來了一個不一樣的房間,正至於他的身下躺在*上,迷糊中看着上方的俊臉,心底有一處地方好像慢慢的變得柔軟,崩塌,粉碎,眼眸即使是迷糊,卻也掩飾不了心裏對他的渴望。

    慢慢的,理智被抽空,衣衫盡褪,任他索取。

    連慕年不斷的呼喚她的名字,神色難掩激動,眼底喜悅不已,微彎身,緊攬着她讓她除了他的懷抱便無路可退,猛地挺身,聽到她悶哼和顫抖的疼呼,感覺到窒息般的生澀和緊緻,他勾脣笑了,一邊安撫的吻住她的眼眸,鼻子,紅脣,一邊將她緊緊的納入懷裏安撫,他的安撫雖溫柔,但是他腰間的動作卻越來越快,“淺淺……我很高興……”

    曲淺溪翻滾般顫抖着身子,已經回答不出聲來。

    連慕年大手覆上她冒着細汗的小臉,輕輕的抹去汗珠,看着身下的她,心底一股滿足油然而生,激動難以抑制,“淺淺,淺淺……淺淺…………我愛你……我真的愛你,你相不相信我?”

    曲淺溪緩緩的掙開眼眸,重重的呼吸着,看着他的俊臉,看着他眼底的柔情似水,心裏也漫上了一股激動,卻話不成語,說不出話來。

    連慕年吻住她的小嘴,腰間的動作漸漸激烈,“淺淺……淺淺,回答我!”

    曲淺溪感覺跟不上他的節奏,頓時找不着北,被他折磨得不成聲,“連慕年……你、你……你慢點……”

    連慕年不停反而加快,咬住凸起的頂端,蠱惑般在她的耳邊低吟,“你回答我,你相不相信我?嗯?信不信我愛你?”

    “連慕年,你……慢點……”

    “淺淺乖,你知道你該說什麼的,對不?”但是連慕年像是沒聽到似的。

    曲淺溪被他弄得快哭了,“我……我信……”

    連慕年悶笑了一聲,獎勵的吻了吻她的小臉,“說你愛我……”

    曲淺溪被他折磨得沒了理智,“我……愛你……”

    連慕年激動得差點停止了動作,聞言笑了,將她攬得更緊,笑容溫柔似水,“你愛誰?說給我聽……我想聽……”

    “我愛你,連慕年……”曲淺溪頭腦空白,全是順着心底的想法說出來的話。

    連慕年激動得紅了眼眶,手臂青筋凸起,將她緊緊的鎖在懷裏,“我也愛你,淺淺……”

    夜,漸深,喧囂漸熄。

    不知過了多久,曲淺溪才累得睡了過去,她在昏睡時,隱隱的還看到連慕年不斷的吻着她的額頭和小嘴。

    不知道肉會不會被屏蔽,同時也告訴大家,從今天起文文先過後審了,發了都會顯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