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結局篇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結局篇十四字體大小: A+
     

    念念畢竟少離開曲淺溪,雖然每天都跟曲淺溪通話,但是還是很想她。

    那時候已經是農曆年初期初七,初八了,曲淺溪跟連慕年都快要上班了,公司的事也要做好準備,所以會忙一些,但女兒想他們,而連家的其他人在南城還有事情要做,不會這麼早就過來c市這邊,連慕年無奈,只好回去了南城,第二天就將念念接了過來。

    念念丫頭見到曲淺溪很高興,賴在曲淺溪身上不肯下來。

    連慕年見曲淺溪跟念念也是很少在一起,讓念念先跟曲淺溪住一段時間,曲淺溪也有這個意思,想着自己要上班,不會整天都陪着念念,所以請多了兩個保姆過來照顧念念。

    許萬重跟曲心悠的事雖然有誤會,也解開了,但是心結還在,曲淺溪雖然沒有再給冷臉許萬重看,即使這個年他們父女也是一起過的,但是兩人的關係卻也不再像她年少時那樣親近。

    昨天,許萬重第三次跟曲淺溪提出,他希望能見念念一面,曲淺溪想了想,就答應了。

    許萬重高興,給外孫女準備了很多禮物,但是見到念念時,就愣了愣,好久都沒有出聲。

    曲淺溪不解,“怎麼了?坐啊。”

    許萬重不語,笑着看念念,連慕年在念念耳邊輕言細語一番,念念好奇的眨着眼兒,叫了聲外公,許萬重很激動,用力的點頭,彎腰抱起了念念,已經有皺紋的手輕輕的撫摸着念念的粉臉。

    念念是個不怕生的主兒,在許萬重的懷裏咯咯的笑,看起來,她好像挺喜歡許萬重的。

    曲淺溪看着他高興的樣子,莫名的,眼眸微微的泛紅。

    才幾個月的時間,許萬重好像老了幾歲,他現在也只有一個人住在一棟大樓裏,難免孤寂,年紀越大,想的東西自然的也就越多了。

    曲淺溪以爲他想見念念很久了,今天終於見着了,才這麼高興,一直抱着不肯撒手,但是在離席時,許萬重才說,“念念跟你小時候一模一樣,無論是外貌還是性子。一樣的不怕生,見到陌生人都能往人家懷裏鑽,你媽媽那時候沒少擔心你會被人拐走,在你四五歲時還停止工作了一段時間,教育你不要跟陌生人走得太近,纔敢去上班呢。”

    他說着,眼眸裏盡是懷念,還有感嘆,感嘆時過境遷,很多事情也回不去了。

    曲淺溪對於這些,也有些印象,小時候她是很貪玩很愛鬧的,整天纏着許萬重陪她玩,以至於很多時候,她的記憶還停留着那個陪着她玩的許萬重,她性子也也野,完全不像現在這麼沉靜,她沉靜的性子是從十幾年前出了那件事之後,才慢慢的改變了的。

    連慕年在一邊看着,沒有說話,他們父女之間的事,他不想多說,曲淺溪應該心裏有數。

    席散後,曲淺溪抱念念上車,連慕年也跟着上來了,曲淺溪沒有拒絕。

    現在距離過年他跟着她那時候,已經過了半個月。

    這段時間她跟連慕年經常聯繫,雖然他們聯繫時多數都是因爲有事情,其實大多時候也沒有什麼事,就是連慕年想單獨約她出來一起吃頓飯,擔心她不答應,就隨便找了些藉口,曲淺溪雖然知道,也沒有拆穿,也去赴約了。

    所以,這段時間她跟連慕年相處的時間是挺多的,他也以念念的名義經常出入她的家,她也允許了。

    不過除了這些,他們什麼越軌的事情都沒有做過,連慕年也很安生,不該說的他不說,不該做的他更不會做,一副正人君子,看造化的模樣。

    曲淺溪最近其實睡得不太好,所以即使化了點淡妝,眼袋還是能看得到,連慕年見她揉着太陽穴,神色疲憊,不由分說的將她從駕駛座拉下來,塞進後車座裏,然後自己坐上駕駛座,“你看着念念,我來開車。”

    曲淺溪點頭,跟他換了位置,跟後座的念念坐在一起,念念正高興的玩着許萬重送給她的玩具,玩的開心,乖乖的呆一邊不出聲,曲淺溪因爲太困太勞累,很快就睡着了。

    到家了,連慕年熄了火,念念見到家了很高興,小手輕輕的搖着曲淺溪的手臂,正想叫媽媽,連慕年噓了一聲,放柔了聲音說:“念念乖,自己將外公送的東西放回去房間好不好?媽媽困了,讓媽媽多睡一會,嗯?”

    念念可愛做着跟連慕年同一個動作,靜悄悄的提着兩大袋並不算重的東西回家,而連慕年彎腰,抱起曲淺溪,用膝蓋一蹬,關上車門。

    曲淺溪睡得很熟,一直都沒有醒過來,任由連慕年抱着她上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雖然連慕年來這裏的次數多了,也熟悉了這個房子,但是進來曲淺溪的這個房間,還是第一次,即使他進去過隔壁的念念的房間已經無數次了。

    房間被打理得整整有條,裏面整齊的擺着各種女性用品,*的旁邊有一個很大的書桌,上面擺着各種的書籍和文件,想必她應該也將自己的房間當成了書房。

    給她蓋好被子,調節好室內的溫度,連慕年坐在*上看着她。

    她還是他記憶中的四年前那張小臉,歲月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太深的痕跡,即使她在四年內經歷了各種風雨,但是她微微的抿着的小嘴的弧度,卻讓他感覺比四年前更加倔強。

    情不自禁的摸着小臉的大手轉移了目標,渴望的落在那張粉紅如花的脣瓣上,喉嚨頓時乾澀,喉結上下滑動,思緒不受控制的俯身輕輕的覆了上去,熟悉的甜美讓他的心忍不住的顫動,勾勒她的甜美的舌頭壓抑不住吻得深了些,直到感覺到自己呼吸紊亂,口乾舌燥,纔不舍的緩緩離開了她脣。

    睜開眼眸,迷濛中看到身下的人眼瞼顫了下。

    連慕年一愣,曲淺溪是醒着的。

    他掀起脣角笑了,但是曲淺溪不願意睜開眼眸,他也沒有勉強,只是俯身吻了下她的額頭,轉身離開。

    直到門被關上,曲淺溪才緩緩的睜開雙眸,她不是裝睡,而是感覺到大腦缺氧,被他吻得深入近乎窒息,才醒過來的,也自然的知道他做了什麼。

    她什麼都不說,也可以理解爲願意接受連慕年,或者說,她會考慮答應他再跟他在一起,顯然連慕年是懂得的,所以他笑了。

    曲淺溪咬了咬脣,側身又睡了過去,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五點多,醒來時,發現連慕年還在。

    見到樓上熟悉的身影,連慕年從電腦上移開視線,起身上樓,笑道:“起來了,我剛纔叫人送了飯過來,在微波爐裏熱着呢,小丫頭正在飯廳等着開飯呢。”

    說着,他諳熟的拉着她的小手下樓。

    曲淺溪任由他握着,下了樓,她五指握緊了些,連慕年一愣,扭頭看她,卻見到她無聲的看着他,他心潮澎湃,終於忍不住狠狠的將她拉進了懷裏,抱緊了她,心裏的激動,難以言喻,“淺淺,淺淺,你終於原諒我,答應給我一次機會,跟我在一起了對嗎?”

    他的臉深深的埋在她的脖頸處,深深的吸了一口屬於她的味道,他的心情才平復了一些。

    這段時間,他依照她的要求什麼都不能做,天知道在他的心裏,他見到她每次都想將她擁入懷裏,抱着她不放手,但是他擔心她反感,她好不容易能靜下心來跟他好好的相處,他不能讓之毀於一旦,一直都忍着,現在,他終於有機會了,心裏真的很高興。

    曲淺溪自從嫁給連慕年後,就一直希望跟他能組成一個溫暖,平淡卻美好的家,就像她小時候一樣。小時候她記憶很深刻的就是她每天都會在樓下寫作業,寫完作業就玩遊戲,而工作忙的媽媽在一邊工作,爸爸就負擔起了做飯的工作,做好了就招呼她們母女上桌吃飯。

    所以,當剛纔聽到連慕年說的話,見到念念在玩玩具時,曲淺溪彷彿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心慢慢的變熱,手心一縮,不禁的握緊了他的手。

    而連慕年卻以爲她是在迴應他,曲淺溪被他抱着,感受着他因激動而微微抖着的身軀,頓了下,沒有推開他,小手緩緩的搭上他的背。

    曲淺溪其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在跟他已經解開了誤會,爲什麼還是沒有答應跟他重歸於好,她當時只是感覺心底好像有一處地方空着,沒有填滿,讓她壓抑着的心無法去答應他。

    現在,她好像有點明白了。

    那沒有填滿的,讓覺得空虛的東西是她覺得他跟她兩人還沒有足夠的信心去維護一個溫馨的長久的家和兩顆心還沒有毫無縫隙的緊貼。

    因爲她一旦答應了,就是一輩子的事了。

    連慕年更加高興,激動再度一波一波的如潮水般的涌來,推開她,薄脣倏地覆上她的粉脣,曲淺溪一愣,沒有推開他,見到女兒的眨着大眼看着她,小臉一紅,忙推開連慕年,但連慕年卻抱緊她,不容她抗拒的深入的吻住她。

    念念眨眨眼,看着他們抱在一起,小孩子不懂大人的心情,她只是感覺到她餓了,撅着小嘴可憐巴巴的嚷嚷,“爸爸,我好餓哦,能吃了嗎?”

    連慕年頓了下,這才記起女兒的存在,見到曲淺溪紅透了的小臉,掀脣笑開,曲淺溪白了他一眼,推開他。

    她的白眼在連慕年的眼裏卻成了嬌憨的撒嬌,因爲配合着她紅着的小臉,明顯就是嬌羞撒嬌。

    知道她不是因爲不喜歡,或者是不想他吻她才推開他,連慕年的心情就難以抑制的喜悅。

    見到女兒撒嬌的小臉,連慕年無奈的笑了,跟曲淺溪對視了下,說:“我去將飯菜端出來,你給念念洗手。”

    曲淺溪小臉還是不甚自然的微熱,拉着念念的到廚房給她洗手。

    飯後,曲淺溪收拾碗筷準備洗碗,連慕年拉住她的手,“淺淺,讓我來吧,你陪念念。”

    曲淺溪挑眉,既然有人獻殷勤,那她也懶得跟他爭。

    她走出廚房,在客廳坐下,念念就拿着一本書和一個本子,一支筆過來,問曲淺溪問題了。

    曲淺溪看了看書本,皺眉,“念念,你怎麼又拿你小叔叔的書看了?”那是三年級的數學題。

    念念在淺淺的懷裏蹭啊蹭的撒嬌,“小叔叔已經用不着了,他說裏面的題好容易,他都教了我一半了,現在小叔叔不在,媽媽你教教我嘛。”

    連慕年刷完碗出來,見曲淺溪皺眉,問:“念念你惹媽媽生氣了?”

    念念委屈,“我哪有……”

    “怎麼回事?”連慕年在曲淺溪的旁邊坐下,兩人捱得近,兩個手臂緊貼。

    曲淺溪能清晰的聞到他身上的男性氣息,微微的咬了咬下脣,回頭睨了他一眼,連慕年接收到了,卻笑了笑,沒有拉開兩人的距離。‘

    曲淺溪咬脣,這個男人,真的是得寸進尺!

    她腹誹着,想到正事,便說:“念念才四歲,她就學三年級的數學,看六年級的語文,你不覺得太不合理了嗎?”女兒聰明是好事,但是她才四歲,懂得太多也就太早熟了,沒了正常的童年,這讓她有點擔心,念念兩歲時還整天纏着她要她講故事,現在她都自己能看了,根本用不着她念,所以睡前故事也就沒有了,兩人相處的時間也更加的少了。

    “這是好事,你不要往壞處想。”連慕年笑,明白了她的擔心,因爲之前他也有擔心過這一點,“念念看書做題那是因爲她喜歡,不是我們強迫她的,所以順其自然就好。多學是好事,我們只要不讓她看她不該看的信息,她也能保持童年該有的純真,你看念念現在不是也挺好的嗎?”

    曲淺溪覺得有道理,但是她更加希望念念多出去跟同齡的小朋友玩,但是奈何她也沒有認識什麼她同齡的小朋友。雖然連慕楓年紀小,兩人玩或許合拍,但是連慕楓也很早熟,想起她剛嫁給連慕年不久,連慕楓說跟她說的話,她就皺眉。

    那時候他才五六歲,都能說出這麼傷人的話,還將她跟連慕年,許美伊的關係分析得這麼透徹,還真的不容小覷,也太成熟了。

    想到這,她頓了下,念念終究流着連家的血,即使性子野了些,但是有些東西還是變不了的。

    連慕年笑握着她的小手置於他的大腿上,正色的笑看着她:“說起來,女兒都四歲了,我們還沒有像別的父母一樣,爲孩子的教育和成長一起商議過,我想,我們以後會有大把的機會彌補這一點的,對不對?”

    這句話,明白他們兩人的事的人都能聽出來連慕年是想曲淺溪表個態。

    曲淺溪咬着下脣,不甚自然的說:“念念還等着我們給她解題呢。”說着,無視他,給念念說題去了,連慕年揉揉眉心,無奈的看着她。

    ……………………………………………………

    年已經過了,公司已經步入正軌,開始忙了起來。

    下午,曲淺溪跟一位客戶討論完事情,送走了客戶,就迎來了連慕年。

    曲淺溪看了他一眼,扭頭進去辦公室。

    連慕年似乎將辦公室搬來了曲氏集團,除了每天都在曲氏集團辦公還每天都會過來找曲淺溪,惹得流言四起,但連慕年卻樂在其中,他笑着走進辦公室,“淺淺,我明天要出差去海南,你要什麼?我幫你帶回來?”

    “隨便吧,我沒什麼想要的。”曲淺溪覺得這是他過來見她的藉口,這句話他儘可以等到兩人在下班後碰面時再說也不遲,她儘管知道,但看着他俊美的臉上翹起的弧度,卻說不出讓他出去的話來。

    “我要去海南島幾天,應該要到下週三才能回來。”連慕年試探的看着她,似乎話中有話。

    曲淺溪也聽出來了,擡眸看他,“所以呢?”

    “沒有,我就告訴你一聲。”連慕年翹起的薄脣微微的凹下來,前幾天收到了安陽集團宴會的邀請函,時間正好是週三晚上,曲淺溪卻沒有提過要他當她的男伴這件事,她難道還想找別的男人當他的舞伴?他們雖沒有復婚,但是不是和好了嗎?

    他心情澎湃,她卻沒有什麼迴應,他心裏的落差很大,酸澀情緒難免,可能是最近得到的多了,也難以滿足了。

    曲淺溪卻沒有他想的這麼多,有電話過來就接了起來,跟那邊聊了會兒,她頓了下,捂住電話說,“還有什麼事嗎?我可能要聊挺久的,有什麼事你先說吧。”

    連慕年抿脣,“下週三有個宴會,你記得嗎?”

    曲淺溪點頭,“我記得,怎麼了?你不是能趕回來嗎?”

    連慕年搖頭,無言的轉身離開。

    連慕年去出差了,雖然心裏有些不舒服,卻還是堅持的每天都打電話回來給曲淺溪跟念念,曲淺溪感覺他聲音有些沙啞,皺眉難掩關切的道:“你是不是不舒服?”

    她的關切讓連慕年總算擠出了些笑容,“沒事,最近熬夜趕工,上火了。”

    說着,他頓了下,“淺淺,我明天下午六點左右回到南城。”

    曲淺溪哦了聲,說:“剛好來得及參加宴會。”

    連慕年不說話。

    曲淺溪感覺到他心情似乎不怎麼好,可能是累着了,心口微動,說:“注意身體,我先掛了。”

    暮暮住在廣州天河這邊,30號晚上停電,31號白天停電,下午有一段時間有電了,晚上十點不到又停電,今天白天停電,又沒網,手機信號都沒有,上不了網,暮暮是晚上才寫文的,現在晚上寫不了東西,所以稿子出不來,很抱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