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章 結局篇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二十章 結局篇十三字體大小: A+
     

    暖流一波一波的襲來,曲淺溪能感覺到,但最後她只是“嗯”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即使連慕年已經表示的很清楚,他來只不過是爲了來找她,無關其他,甚至連女兒也沒有帶上。

    兩人本來就沒有什麼共同的話題,現在曲淺溪不知道說什麼好,所以也沒有怎麼開口,連慕年也不介意,沉默了喝了半杯水,問:“你一個人在家裏過嗎?”

    “你來之前應該跟我說的。”曲淺溪感覺自己的話讓人感覺她好像不歡迎他的到來,知道他的來意,她心底有些煩悶,看了眼垂下眼眸,似乎有些落寞的他還是忍不住解釋道:“今天晚上是,打算明天早上過去陪他,可能後天會跟他一起過去許家本家,大家約一起去探親,可能會在那邊呆兩天,回來就初五了。”言下之意是,她還用不着他陪,她已經有安排了。

    今天是年初二,他是連家飛長子,要過來其實不容易,家裏還有一堆事要他處理,還有一堆熟或者不熟的親戚等着他去應酬,但是那些必要去探望的親戚,他卻一天就抽空去到了一趟,坐了一會就走了,好不容易擠出時間來,過來了這邊,卻不大如意,雖然他早就會想到她會應酬,但是知道是一回事,想個熱血少年一樣衝動的跑過來被熱情被澆滅比他想象的,還要難過得多。

    只是,他都沒有表現出來,反而平靜的說:“許家的老宅是在h市那邊嗎?機票買好了嗎?要不要我幫你訂機票?”

    曲淺溪一愣,擡眸看他,雖然他面無表情,兩人坐得近,她似乎能夠透過他呼吸的頻率來感受他的喜怒,她雖看不出來,卻能感受到他似乎難過了。

    她心生不忍,動了動薄脣,“你剛到c市嗎?吃了沒?我給你下碗麪?”

    連慕年見她神色愧疚,掀脣淺笑,即使他在飛機上吃過了,並不餓,還是答道:“好。”

    曲淺溪轉身進去廚房忙碌了一陣子,這四年她的廚藝長進了不少,如果有材料,她都能靈活運用,做出不同的風味的菜來。

    但是,今天她不打算大顯身手,因爲早就過了晚飯時間,況且冰箱裏沒有太多的食物,因爲她沒在家過年。

    夜,已深,不宜吃油膩滯胃的食物,曲淺溪也不問連慕年一間,給他用給念念熬粥喝的瓷器給他熬了一鍋絲滑軟糯的小米粥,在配上兩個念念喜歡的配菜,就端出來了。

    連慕年不算安分,在曲淺溪進去廚房給他做吃的時,打量了下房子。

    曲淺溪即使離開了凌彥楠的房子,也沒有回到她小時候跟許萬重一起住的房子,而是回到了自己買的兩層式套間,裝修得也不錯,挺溫暖宜家,只是連慕年感覺好像冷清了點,雖然他之前也來過,只是那時候念念在,笑嘻嘻的,到處跑,也不會覺得大,現在,他含而覺得異常的冷清,想到她有可能在這個房子一個人過年,他有些心酸。

    小米粥清甜的香氣竄進鼻腔,觸動他的味蕾神經,腳步移動,到她不遠處的身後站着,一動不動,一言不發、神情專注的看着她纖細沉默的背影。

    從被她說服後,他發現,其實這樣也不錯,但僅僅是不錯而已,還沒到好的地步。在這次過年裏,他更加清楚的認識到,如果說真的要好的話,那就是兩人不分彼此,融爲一體的那種夫妻生活,纔是他想要的。

    不過,既然她心有其他的想法,那他只好隨她去了,別無它法了。

    曲淺溪煮的小米粥味道鮮甘,連慕年很喜歡,淺淺淡淡的,很好喝,他很棒場的吃完了,還很識相的着急將鍋和碗筷自己拿到洗碗池洗乾淨,曲淺溪在他喝粥時安安靜靜的看她的雜誌,見到了也不阻止。

    即使沒有什麼話題,連慕年還是留在曲淺溪哪裏休息了本個小時,消食了陣子才離開,從頭到尾兩人只是偶爾的搭訕幾句話,連慕年也沒有再說其他的誓言或者保證,在離開時才說,“按照慣例,小然今天是應該過來南城的,但有些事推遲到了初四,而我過來了這邊,暫時還不想飛回去,明天我會過去一趟凌家見一見小然,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早一點出發也是可以的,在你跟你爸爸去h市前。”

    曲淺溪稍稍的愣了片刻,搖頭,“我不去了,明天九點的飛機票。”

    “好。”連慕年點頭表示知道。

    ……………………………………………………

    連慕年第二天去了凌家,但凌彥楠不在,連慕年抿脣,不悅。

    連慕然垂下眼瞼,揪着他的衣袖,說:“哥,他只是有事出去了。”

    連慕年不語,回頭看向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的妹妹,她的肚子已經凸起很明顯了,但是她卻還是那麼瘦,他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一些孕婦,她們被自己的丈夫或者是家人捧在手心裏,過得很好,所以身體紅潤,但自己的妹妹還是那樣子,出來凸起的肚子,沒有一絲的孕婦的樣子,雖然他感覺凌家的兩老對她似乎很不錯,這麼說來,她的不好,只能來源於最主要的一個人了。

    連慕年皺眉,如果連慕然沒錢,或者外面的人給她受氣了,他能幫她,但是凌彥楠,他不適合,凌彥楠不是那種他說幾句就能馴服的人,就算他表面上馴服了,實際上怎麼樣,受氣的還是連慕然,所以這件事即使他再怎麼心疼她,他都幫不得。要怪就怪凌彥楠心屬的人並非是她,她也是真的做錯了事。

    “哥,你接下來都會呆在這邊嗎?”連慕然沒有開口安慰他說自己過得很好凌彥楠對她很好,她說再多,家裏的人都知道事實,何必呢?

    “不,下午我要坐飛機離開,有些事要處理。怎麼了?”

    “沒事,我以爲你這次這麼早過來是爲了陪着嫂子呢,嫂子一個人也乖孤單的。”

    “凌彥楠會陪你回去嗎?”連慕年搖頭轉移話題。

    連慕然咬着小嘴,“我不知道,他現在還在外地回不來。”

    連慕年雖然有想到這一點,沒想到凌彥楠真的做得這麼絕,想出手幫她,有擔心她更加難堪。

    連慕然整理了下心情,認真的說:“哥,我沒事,我沒有你想得這麼脆弱,你如果不回去南城那邊,要是爸媽他們打電話過來因爲我的事找你的話,你不要停他們的,我的事我心裏有數,況且感情的事,你們越般可能會越忙。”

    連慕年知道她說得有道理,輕拍她的小手,不語。

    他跟連慕然說了會兒話,在凌家坐了坐,連午飯都沒有吃,就離開了,也沒有告訴連慕然他接下來去哪裏。

    ……………………………………………………

    許家老宅那邊曲淺溪算是熟悉的,她小時候每年過年都會跟着許萬重回去祭祖。只是十多年了,熟悉的人也陌生了,陌生了的人再熟悉,怎麼也有一種尷尬,無言的在氣流間蔓延。

    曲心悠跟許萬重的事,大多數的人是不清不楚的,所以他們對曲淺溪,雖小時候一起玩過,但是人張大了,也就世故了,虛寒兩句是會的,但是真不真心,就難說了。

    不過,她在這裏,卻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十多年來,許萬重只帶許美伊回來過這邊一次,但這唯一的一次,都沒有許母的身影。

    當然,這些話是曲淺溪偷聽來的,同輩們說完,見到門口站着的她,笑容僵硬。曲淺溪從容的笑着,感覺到自己的存在,讓同輩們的氣氛有些僵硬,苦笑了下,轉身離開,出門走走,也順便的還他們一個和.諧的氛圍。

    這裏雖然是你許家的地盆,也曾經屬於過她,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屬於她的那個地方了。

    曲淺溪在附近散步,拐彎時,見到一輛低調沉穩的邁巴.赫,車子的主人正關上車門,進入了超市。

    曲淺溪隱身在牆壁背後,沉下來的一顆心,驟然猶如擂鼓。

    她光看背影,就知道那個人是連慕年,這麼巧?

    她還沒來得及想連慕年的來意,連慕年已經提着一袋東西,回到了車子裏,但車子卻沒有開走,曲淺溪微微探頭,隔着人羣和一段不算小的距離,她感覺到他投過來的視線,心跳猛地加速的縮回身子,隨後,感覺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差點尖叫出聲,後頭見到許萬重,正擔心的看着她,“淺淺,你在幹什麼?我們該出發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或許擔心被連慕年知道她在這裏見到了她,她沒有再回頭,而是跟上了許萬重的腳步,“好,我知道了。”

    今天她跟所有許家的人一起去探親,親戚家不算遠,但也不近,駕車兩個小時纔到。

    家裏的老一輩都在忙碌是飯菜,聚在一起聊天,年輕一輩的跟長輩們客套了會兒後都沒什麼事幹,建議去附近的勝地遊覽,曲淺溪不想出門,但是許萬重卻希望她能出去走走,他其實不是看不到曲淺溪最近的落寞,出去散散心也好。

    相對於同輩,曲淺溪發現她更受小孩子的喜愛,曲淺溪跟小孩子說了幾句,他們就喜歡上她了,拉着要她一起出去玩,曲淺溪無法拒絕,就跟着一起去了。

    出去玩了兩個小時,小孩子們笑嘻嘻的,她聽着心情果然好了些,在回去用餐前,應要求,給他們買了些零食,回到孩子的身邊時,她又看到了一輛有些熟悉的邁巴.赫,只是裏面的人看不出表情而已。

    她不知道車子的車牌,所以不清楚是不是連慕年,但是她卻感覺,她今天有種被人看着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曲淺溪咬脣,頓了下,當沒看到的牽着孩子們回去用餐了。

    曲淺溪在這邊呆了兩天三夜,曲淺溪算了下,一天見一輛熟悉的邁巴.赫無數次次,而見過車子的主人四五次,所以她確定,這個人就是連慕年。

    他從她初三到達h市那天開始就跟蹤了她,一直跟蹤了三天。

    曲淺溪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只是她知道那個人是連慕年後,她跟小孩子玩的興致更高了,甚至還沒們還說,她好像比剛開始的時候更加喜歡笑了,笑起來好好看……

    曲淺溪愣了愣,仔細想想,從見到連慕年恰巧的出現在她附近時,甚至看到車子更多的時候停留在不遠處時,她的心情從那時候開始,就變得愉悅了,只是,她自己不曉得而已,一心都被都被連慕年佔據了。

    連慕年是跟着她,但是他的車子是一直停留在一個地方,不會亂動,所以,她從知道後,就忍不住想他還在不在,每隔十來分鐘就忍不住去看看,看看他在不在,所以,才說她見過車子的次數無數次。

    這一看,好像就成了一個習慣,每次她要離開一個地方時,都會回頭看一看,看看優美與熟悉的車子或者人跟着她,漸漸的,也忘記了心底的落寞和孤寂,時常惦念着或許有人正在外面看着她。

    從h市回來後,曲淺溪沒有再跟許萬重一起住,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地方住。

    回到了h市,連慕年不用玩跟蹤了,他駕車到她樓下,曲淺溪見到了,從房子裏出來,他還沒開口,曲淺溪就說:“吃了嗎?如果還沒的話,一起出去吃頓飯吧。”

    連慕年驟然握緊了方向盆,脣瓣掀起,“好。”

    兩人點了餐後,曲淺溪纔看向他,直言無諱的問:“爲什麼跟着我。”

    “你……”連慕年沒有刻意隱藏,但還是有些驚訝,她以爲她知道後立刻的生氣的,沒想到她會忍到現在。

    “爲什麼?”曲淺溪很固執。

    連慕年頓了下,才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放心。”

    曲淺溪直言沉着的說:“我快三十了,不是三歲,我有能力照顧自己。”

    連慕年抿脣,嘆了口氣,“但是,你只有一個人,你不開心,甚至孤寂。”她本可以過得好一些的,可以有念念,但她將念念留給他,卻自己一個人在喧鬧中孤寂,他怎麼放心?每想到這,他的心就難受,所以他才決定從南城那邊過來,陪着她,他才安心。

    心口似乎有些東西正在慢慢的崩塌,她咬脣,想說她周圍有很多人,怎麼會孤單?但是她自己知道真相,所以,她沒有問出聲。

    吃完飯後,兩人準備各自離開,曲淺溪忽然在背後抱住了連慕年,連慕年心一震,愣愣的回頭看她,嘴角控制不住的翹起俊美的弧度。

    曲淺溪沒有說話,抱了不到五秒,又抽身離開,但是連慕年比她更快,反抱着她,“淺淺……我就抱一下。”

    曲淺溪沒有說話,任由他抱,小臉貼着他燙人溫暖的胸口。

    氣氛正濃,連慕年的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曲淺溪緩緩的推開她,“我先走了。”

    連慕年皺眉,但是曲淺溪是自己開車過來的,他沒有理由讓她留下來,只好點頭,細聲叮囑,“路上小心一點。”

    曲淺溪點頭,轉身離開了。

    電話是凌月菲打來的,叫他回去南城一趟,爲的,無非就是連慕然的事,說凌彥楠第一年都沒有陪着連慕然回去孃家,凌月菲說他完全沒有將他們連家,沒有將連慕然,更沒有將孩子放在眼裏。

    凌月菲是母親,愛女心切,連慕年能感覺到她心裏的難過,而且連慕然當初也真的是說對了,料到凌月菲會給他打電話,不過這也說明了,連慕然的狀況可能比他想象的,所知道的,要來得差一點。

    他嘆了口氣,“媽,小然說什麼了?”

    “她能說什麼?笑得這麼勉強。”

    “媽,雖然我們都是小然最親的人,但是她也不小的,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主,既然她說沒事,就說明她能撐下去,既然我們都同意她結婚了,我們也就順着她的意,看她能走多遠,要是她實在堅持不下去了,我們再幫她做決定也不遲,我知道你心疼她,但是她既然自己做主了,她心裏有數的,我們能幫就幫,不該幫的,反而適得其反,知道嗎?”

    凌月菲是沒轍,沒辦法了,她話題一轉,“你現在在c市,對嗎?”

    連慕年頓了下,才嗯了一聲。

    “什麼時候回來?”

    連慕年不敢確定,“遲一些吧。”

    知子莫若母,凌月菲嘆氣,“你不回來還不是因爲淺淺,別以爲媽不知道,說這些都是忽悠媽的罷了,心裏有了人,連妹妹都不要了,你真是的。”

    連慕年笑了下,不答。他不是不要妹妹,只是幫不上什麼忙,這一點確實是難做。

    他知道曲淺溪這三天算是真的知道他是擔心她孤單才留下來陪她的,要是他現在回去南城那邊,沒有繼續陪下去,直到她上班了,念念上學了,他所做的一切,在她的眼裏,只不過是作秀罷了。再說,他是放心不下她,而家裏那邊,他說的也是實話,急不得,感情這些事,還是當事人自己處理比較好,其他的人都只能乾着急。

    暮暮的話:有人或許會覺得囉嗦,但我認爲他們之間需要一個過渡時期,讓彼此的心慢慢接近……

    但,正文也不長了,就剩幾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