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結局篇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結局篇十一字體大小: A+
     

    “你想太多了,淺淺她纔不是偷溜進來的呢,人家收到了兩張請柬,是兩張,用得着這麼偷偷摸摸的嗎?是你自己態度不好,是自己想太多了而已。”

    付修揚笑,“恍然大悟的點頭,原來如此,她收到了兩張請柬啊……”

    程展玄頓時才明白他是進了付修揚的圈套了,睨了他一眼。

    付修揚卻不介意他這點小脾氣,淺笑了下,挑眉問他,“要不我們來打個賭,猜一猜她的兩張請柬到底是誰寄給她的,怎麼樣?想不想賭?”

    程展玄眼眸一亮,“好啊,賭就賭。”

    “那你的答案是什麼?想好了嗎?是你先說還是我先說?”

    “一起。”程展玄挑眉,付修揚點頭附和。

    “年和彥楠。”

    “彥楠跟小然。”

    程展玄和付修揚不約而同的給出答案,但是卻略有不同。

    “爲什麼是小然?”程展玄不認同,“就算小然知道淺淺跟彥楠的關係不是那種關係,彥楠的心思小然可是猜不透的,難道她不擔心節外生枝?”

    付修揚笑了笑,“你都說小然擔心事情會發生變故,這個婚禮是年的妹妹的,年能不重視嗎?他會這麼直接的將人請過來嗎?”

    程展玄點頭,雖然覺得有道理,但是他還是覺得付修揚的答案不夠理。

    “要是想知道,直接去問當事人不就清楚了?”付修揚說着,看向不遠處跟連慕年並肩的曲淺溪。

    “好啊。”程展玄轉身就走,去追不遠處的連慕年和曲淺溪,付修揚挑眉,“你不是要上洗手間嗎?要追等會也不急啊。”

    “我是來偷懶的,誰說我來洗手間了?”程展玄笑着挑眉,更加加快了腳步,付修揚頓了下,也追了出去。

    “淺淺——”

    曲淺溪聽到程展玄的聲音,扭頭回來笑,“怎麼了?”

    程展玄直接無視掉她身邊的連慕年,“你的電話號碼沒變嗎?要是變了的話,我怎麼聯繫你?”

    連慕年聞言,卻聽到了別樣的味道,眯起眼眸危險的看他,高大的身軀護食的將曲淺溪藏在身後,一副不容人覬覦的姿態,“玄,什麼電話號碼?”

    程展玄該細心的時候還是挺細心的,感覺到了苗頭不對,忙說:“呃……我跟嫂子很久沒有見面了,想約個時間一起出來喝一杯,聊一聊近況而已。”

    對於程展玄的話,連慕年根本不予以理會,他不曾忘記過,程展玄曾經對曲淺溪動過歪心思的,更何況現在他跟曲淺溪還沒和好,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他不能掉以輕心,“是嗎?約好了也記得告訴我,我跟你嫂子也很久沒有一起喝酒聊天了。”

    “好啊,會的,怎麼胡少了您。”程展玄很快就找回了自己的立場,知道連慕年跟曲淺溪之間好像還沒有完全和好,笑着挑挑眉,打算能幫他們搭線的就盡力幫忙。

    婚宴是結束了,但是連慕年到底還是連家現任主力軍,他還要留下來幫忙處理事情,曲淺溪想幫忙,但又覺得自己沒有立場,所以沒有開口,而連慕年也沒有要求她幫忙,但是他是擔心她累着了,讓她在一邊休息去,等一下他處理完事情後送她回去,曲淺溪推脫說不用送,但連慕年不肯鬆口,直言她要是現在回去,那他展現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先將她送回去。

    曲淺溪沒轍,只好答應了他,期間無聊,到酒店的樓亭坐着,看看風景。

    “一起喝一杯?”

    一大手握着一瓶飲料出現在她的眼前,她擡眸,是付修揚。

    說實話,她受*若驚,接過飲料,淡聲道:“謝謝。”

    付修揚擡眸看着暗下來的天空,輕描淡寫的說:“說實話,剛纔見到你的時候,我跟玄都很驚訝。”

    曲淺溪笑,淡淡的反駁,“你會坐下來跟我聊天,這一點我也很驚訝。”

    付修揚的眼眸暗了些,又抿脣笑開了,“四年前的事,我很抱歉。”

    曲淺溪搖頭,“你沒有做錯,你只是保護你愛的人罷了,誰不護短?”

    “連你也覺得我愛她?”付修揚扭頭看她。

    “否則呢?我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來解釋你的舉動。”說着,她頓了下,“哦想你應該知道我跟她之間的事情,你不恨我,討厭我嗎?我害得她什麼都沒有了。”

    付修揚嗤笑一聲,“我爲什麼要爲了一個早就於我無關的人而恨你?”

    “爲什麼?你不愛她了?”曲淺溪皺眉,不懂他爲何這麼說,但是仔細的想來,從她回來後,她真的很少見到付修揚了,以前只要許美伊心氣不順,他都會替她出頭,但是現在許美伊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都沒有出現過。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怎麼樣的,知道她曾經對我的只是假意和利用,在加上她的狠毒後,我的心反而平靜了下來,也就不想知道她的消息了,就算知道也無動於衷了。”這麼說着,付修揚眯眸,好像有點迷惘,“我只知道我沒必要這麼做了,如果說我真的愛她的話,明知從一開始就知道年不愛她,或許對她的感覺只有報恩,但是我卻從未出手打算將她搶走,或許是真正的替她着想,也不曾告訴她年不愛她這個事實,如果我真的愛她,你覺得我不會這麼做嗎?”

    “可是……”曲淺溪皺眉,要是他真的對她沒有感覺,他當時會失去理智的被曲淺溪利用?一心一意的爲許美伊出頭?

    但是她還沒說完,付修揚又說:“可是,要說我對她沒有感覺的話,我也不至於爲她做這麼多傻事。所以,當初是什麼心情,我也不清楚,但是現在忽然說心灰意冷了,也感覺並不突兀,只是感覺昨日的事彷彿過去了很久,也不想想了。你說,我對她是什麼感覺?”

    曲淺溪不語,楞楞的看着他,說真的,他還真的不清楚。

    “算了,我自己都想不明白,也不爲難你了。”付修揚笑笑,伸手跟她碰了一下杯子,昂首喝了一大口酒,見曲淺溪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他笑開了,“對了,我倒是有個事情想要問你,聽玄說你收到了兩張請帖,是嗎?是誰寄的?”

    “你問這個幹什麼?”

    這時程展玄也往他們這邊走過來,剛好聽到自己感興趣的話題,插嘴道:“對啊,是誰寄的,他跟我打賭呢,淺淺,告訴我們唄,看看我們誰贏了。”

    曲淺溪挑眉,“你們的答案是什麼?”

    付修揚忙想阻止程展玄說話,程展玄就興致勃勃的說了:“我是彥楠跟年,他是彥楠跟小然,淺淺,答案是什麼?”

    付修揚微微的扶額,無語的看着程展玄,曲淺溪笑,忽然起身往酒店裏面走,“你猜?”

    程展玄這才意識的自己被人耍了,也明白自己剛纔是心急口快了,“嫂子,你——”

    “你們都在?我以爲你們已經回去了呢?在聊什麼呢?”酒店是連家名下的,其實也不用他怎麼費工夫,很快就處理好了,出來找曲淺溪時,沒想到程展玄和付修揚也在,有點驚訝,同時也不怎麼高興,尤其是見到付修揚的時候。

    付修揚知道連慕年的話是問他的,他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些,“跟嫂子幾年不見了,說兩句話而已,不至於這麼緊張吧?難不成我還能把嫂子給吃了?再說了,她現在已經不是我們嫂子了,又或者說……她還不是我們嫂子,我們不能亂叫,對嗎?淺淺?”

    曲淺溪沒有怎麼注意聽,頓時有些疑惑的扭頭看他。

    曲淺溪沒聽到但連慕年卻一字不漏的聽了進去,知道付修揚是不想讓他省心,心裏不悅加深,因爲付修揚截中了他心裏的那根刺,現在他最在意,在煩心的不過是他跟曲淺溪的關係了。

    付修揚笑,拉上程展玄離開了,該煩惱的事,噹噹事人自己煩惱就行了,沒他們什麼事。

    ……………………………………………………

    連慕然的婚禮過後,不久就是春節了。

    公司已經放假了,沒有什麼事幹,曲淺溪想了想,就叫連慕年將念念帶過來她這邊,在過年前,她想帶着念念卻給曲心悠掃墓,當然,在臨去前,她打了個電話給許萬重,告訴他這件事,許萬重遲疑了下,“淺淺,明年吧,我不知道你要叫上我,所以我已經去看過心心了。”

    曲淺溪頓了下,也沒有說什麼,她知道許萬重不是不想叫上她,而是不知道該不該叫上她,而且他比她有心,她能知道這一點,就夠了。

    在掛掉電話之前,許萬重叫住了她,“淺淺,今年回家過年,好不好?”

    曲淺溪頓了下,沒有正式答應,“我看看吧,到時候回覆你。”

    現在曲淺溪想見念念,連家的人都讓連慕年去送念念,目的是讓她跟曲淺溪有多一點的時間去相處,增進一下感情。

    連慕年不知道曲淺溪今天要去掃墓,但是他送念念過來,不知是爲了見她一面的,他還想跟她多呆點時間,曲淺溪看穿了他的心思,“連慕年,我呆會還有事,你先走吧。”

    “什麼事?我不能跟這麼?”如果是她一個人,他會以爲她有商業上的事或者是有人約她,她能忍住不要過問,但是她既然帶着念念,就說明是個人的事情。

    曲淺溪沒有回答,進了花店,連慕年就當她沉默了,見她進去選花,他就知道她想幹嘛了,他不知道曲心悠喜歡什麼花,但是有一種花送給母親,總不會錯。

    曲淺溪見到她手上的康乃馨,頓了下,沒說什麼她的母親並非他母親的話,轉身離開了。

    到了墓地,曲淺溪果然見到已經凋零的,跟她手上一模一樣的花朵,她勾了勾脣角。

    念念讀的書算多,所以很多事都懂,見到墓地,曲淺溪跟她說了一下,她就很認真的合掌拜了三拜。

    連慕年倒是沒有說什麼,一直陪着曲淺溪,站墓地裏站了兩個多小時才離開。

    念念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跟曲淺溪睡了,能回來跟曲淺溪住,她很開心,連慕年在曲淺溪家逗留了一段時間,離去前說:“淺淺,春季我們一起回去連家過好不好?況且,如果你不在,念念也過得不開心。”

    曲淺溪頓了下,想起許萬重的話,垂着眼眸說:“我想一想吧。”

    連慕年沒有得到她的回答,也不惱,只是說:“我們都希望能跟你一起過,如果你想的話,你跟許先生一起過來,我們更加開心,人多熱鬧。”連慕年的意思,曲淺溪明白,他是想告訴她,無論她做什麼決定,她都是他們連家的人,想回去就回去,不必拘謹。

    曲淺溪鼻頭酸了酸,不語。

    ……………………………………………………

    除夕的前一天,連慕年打了電話給曲淺溪,叫她記得第二天過來過年,曲淺溪不語。

    連慕年握着電話嘆氣,“淺淺,你不要多想,只是大家一起吃個飯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樣,如果你過來了,就等同於你跟我複合了或者是其他的的,我們都沒有這麼想。我只是……希望我們可以一起過年而已。”

    “我知道。”曲淺溪捏着鑰匙進門,“我明天會過去一趟的,你放心。”

    “真的?”連慕年心情大好,很開心,看着城市裏已經有人點燃了煙花提前慶祝新年的到來了,他擡頭看着被點亮了的夜空,感覺心口那顆心都快蹦出胸口了。

    曲淺溪嗯了聲,兩人都沒有再說什麼話,沉默了一分鐘後,曲淺溪感到喲偶人打電話進來,她才淡淡的說:“我掛了。”

    她才掛電話,許萬重的電話又打了進來,發出同樣的邀請。

    第二天一早,曲淺溪醒來時,打開手機一看,連慕年的電話來了三個,她看了下時間,八點多一些,難道他找她有急事?

    想着,她忙撥電話過去,但是那邊更快,已經打了電話過來。

    曲淺溪邊下*穿鞋子邊淡淡的問,“什麼事?”

    “你……什麼時候過來?”連家的人六點不到就起*了,整個大屋都是一片喜慶的模樣,早早的吃完早飯,家裏的人都在高高興興的忙活着晚上的團圓飯了。

    他心裏其實很高興的,因爲曲淺溪能來,但同時也是不安的,擔心她不來了。

    “我敢起*,等一下就過來了。”

    “好,那你自己開車的時候小心一點,過年時交通堵塞,人多。”說着,他頓了下,“還是我過去接你?我——”

    曲淺溪打斷他的話,拒絕他的好意,“不用了,路上人多,你過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我這裏呢,我洗漱完就能過去了。”

    連慕年的好心情被打了一點折扣,但是還是很高興的。

    曲淺溪雖說馬上過去,但是想着自己怎麼也要買一些禮物過去,雖然她之前已經準備了些,但是她想了想,還是想多買一些,只是,連慕年等了她半天,都沒見到她,又急了,打了幾個電話過來,曲淺溪手裏提着很多東西,沒有時間回答他,說:“我會到的,你放心,不用再打電話過來,我不方便接。”

    覺得曲淺溪嫌他煩,連慕年心情蔫蔫的掛了電話,這時念念又跑過來問他曲淺溪什麼時候到,連慕年回答不出來,只是說,“很快了。”

    念念不開心了,她很高興,希望跟淺淺一起分享喜悅,“你剛纔也說很快的啊,現在還沒來,是不是媽媽不想過來看我了?”

    連慕年也是難做,他本以爲曲淺溪從她接電話時,不到一個小時肯定到的,怎知兩個多小時過去了,人還沒到,他也不知該怎麼辦,想出去找她,有擔心錯過了她。

    老爺子也以爲曲淺溪不來了,催連慕年打電話,連慕年左右爲難,心情不怎麼好。曲淺溪真的過來時心情才真的好起來。

    這樣子,本來是半個小時的車程,她到連家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是吃午飯的時候了,

    曲淺溪到了,連慕年第一個出去接她,見到她的身影時,壞心情一掃而空,上去接她帶過來的禮物。

    曲淺溪沒有有說什麼,只是讓他接過禮物,塞給念念一個大紅包後,被老爺子拉過去陪他聊天了,老爺子很高興,直言道,“淺淺啊,爺爺以爲你不來了呢,擔心得直叫年那小子打電話,幸好啊,你還是來了,真有我心。”

    曲淺溪笑,原來他打這麼多電話是因爲老爺子想急了呢。

    她想着,她擡眸看了眼連慕年,卻剛好對上他投過來的視線,忙撇開。

    她陪着老爺子聊了會兒天,就到廚房般凌月菲的忙,凌月菲見到她也是高興,不想她幫忙,但曲淺溪堅持。

    凌月菲也不推遲了,笑:“你終於來了,你要是不來,年跟念念都急死了,什麼都不幹,就在門口等着你呢,年急就算了,你爺爺他也來湊熱鬧,所以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接着打了,我看得都煩了。”

    曲淺溪笑,“我起來晚了,真是不好意思。”

    凌月菲語重心長的陪陪她的小手說:“不要跟我們說對不起,說真的,雖然你可能心裏還有其他的想法,但是我們都將你當成是連家的人,所以你不要客氣,知道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