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結局篇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結局篇十字體大小: A+
     

    時間快到了,化妝師要幫連慕然補妝,曲淺溪擔心礙着化妝師工作,就走遠了些。

    老爺子杵着柺杖過來,在她的身側停下,“淺淺,這些日子,爲難你了。”

    曲淺溪知道他指的是她跟凌彥楠的事,頓時臉上有愧,“爺爺,您別怎麼說,我很好啊,沒有什麼爲難不爲難的。”

    老爺子頓下,說:“淺淺,年想……要不還是讓念念回去陪陪你吧,你一個人也孤單了些。”

    曲淺溪笑,他們能有這份心,她已經很滿足了,其實像現在這樣,大家和睦的相處也是一件好事,“爺爺,不用了,念念是連家的孩子,她理應在連家長大,更何況我一個人又要處理公司的事,也不可能每天都陪着念念,我剛做媽媽對教育孩子也沒有什麼經驗,再說您這邊多念念的親人,她做什麼都能有個伴,不用覺得孤單,所以我想孩子還是留在連家對她的成長會好一些。”

    老爺子點頭,嘆了口氣,“爺爺知道。要是你什麼時候來看孩子,我們都歡迎的。”他們兩人現在都是單身,又有了念念,如果她要是能跟連慕年再續前緣,那就更好了。但他知道不能強求,有些事等他們想清楚了再說也不遲。

    曲淺溪笑,不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爺爺……我們都在這邊,酒店那邊怎麼辦?有人招待客人嗎?”現在這個額時間賓客應該已經到齊了,而現在連安昂還有凌月菲也趕回來了這邊。

    老爺子笑米米的,“這個別擔心,年的幾個朋友都在酒店那邊招呼客人呢,而且客人都是我們連家跟凌家的親戚,人也不算多,場面應該不難控制。”

    曲淺溪但笑不語,時間差不多了,念念跟連慕楓也牽着小手下樓了。

    連慕年牽着念念的小手過來,“淺淺,我們坐同一輛車,走吧。”

    曲淺溪看了眼已經出門了的新娘,不好耽誤,也就跟着連慕年上車了。

    經過幾個月的相處,念念已經很粘連慕年了,三人都坐在後座,而連慕楓坐在副座,微微的側頭逗了逗念念,逗得念念笑米米的吐舌頭。

    曲淺溪看着念念活蹦亂跳的小身子,笑着揉揉她的小腦袋,她現在的活潑好動跟在新疆那邊有的比,有人陪着,多人疼着愛着就不一樣,也更愛撒嬌了。

    曲淺溪的小手頓了下,因爲揉着女兒頭髮的小手被另一熟悉的大手握住了,她纖細的十指緩緩收緊,她扭頭看向連慕年,小手微微的掙扎着,連慕年卻淺笑着迎接她的視線,“淺淺,你有沒有想過屬於你的婚禮會是怎麼樣的?”

    他的話無疑是唐突的,他可以任意的聊各話題,但是對於沒有婚禮就結婚了的他們,現在無論是天時地利人和都不適合談這些,不知道連慕年爲什麼忽然發瘋說起這些來。

    曲淺溪聞言,倏地抽回小手,但連慕年卻像是已經猜到了她會有此舉動一樣,緊緊的攥住,不讓她的小手離開自己的掌心,曲淺溪咬牙,賭氣的別開小臉不看他,也沒有回答。

    連慕年緩緩的鬆開她的小手,粗糲的五指在她的小手掌裏鑽來鑽去,很快,十指緊扣,曲淺溪不由自主的愣了下,扭頭看他,卻見他勾起嘴角,目光瞥向遠方,緩緩的開口,“我以前覺得,我r後要是結婚了,一定會給許昕侑一個她想要的,隆重的盛大的婚禮,才能對得起她,但我錯過了這個時機,四年來,都一直都覺得遺憾。所以我想,如果我們能有一個婚禮,那我們就有能佈滿屋子的婚紗照,也不至於在你離開的四年裏,我連你的像樣的照片都找不到,更別說屬於我們的合照了。”

    “後來,我跟樑月樺訂婚,那時候我感覺我的心是空虛的,什麼東西都沒有,感覺自己的靈魂處於漂游的狀態,因爲我知道我對於跟她的婚姻沒有任何一點期待。那時候我的想法又改變了,我可以不要一個盛大的婚禮,不辦婚禮也行,只要跟我走入婚姻殿堂走完下半生的人是我想要找的人就可以了,除了這個,什麼都不重要了,都是其次的。如果站在自己的身邊是對的人,即使我們沒有婚禮,我們吵吵鬧鬧的一天,也勝過陪着一個自己不愛的人走進婚姻的禮堂的一天。”

    曲淺溪手心微微的抽緊,不由自主的就收縮手心,但是握到的是另一片比她的手心更溫熱厚實的掌心,她才記起,原來他們的手還緊緊的握着,沒有鬆開過。

    連慕年繼續說道:“淺淺,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我也不想逼你了。”

    沒有得到曲淺溪的回答,連慕年是失落的,但他很快就調整了下心態,“我等你,會等到你覺得我可以值得你信任,值得被你託付那天,我再來請求你跟我在一起,但是……”

    連慕年說着,頓住了,看向曲淺溪,收緊了手心放在胸前,“但是前提是,你不能接受任何一個男人的示愛,或者是……喜歡上別的男人,淺淺,你能答應我這一點嗎?”

    曲淺溪垂着眼眸,不說話。她沒有跟他說,至今爲止,她還沒有愛上過除了他以外的任何男人,以前不會,她想以後也難,尤其是在前路已經沒有任何人或者是事物阻礙他們了。

    是啊,其實誤會也解開了,也沒有什麼東西阻礙他們了,那他們爲什麼沒有在一起?

    曲淺溪不知道,她總覺得少了一些東西,所以她沉默。

    “淺淺?”曲淺溪的沉默讓還是連慕年感到不安,五指收緊。

    曲淺溪搖頭,擡眸凝視着他,“未來的事誰也不知道,誰能做萬全的保證?現在你覺得非我不可,日後或許很快就找到一個讓你更加心動的女子呢?所以,我無法保證。”

    連慕年心一緊,他擔心什麼來什麼,曲淺溪的話真的讓他害怕,雖然現在他們即使不能在一起他也能忍受,因爲他知道,她心裏沒住着一個人,但以後呢?聽她這麼一說,他心裏就開始不安,喉嚨一緊,“淺淺——”

    曲淺溪卻直接的打斷他的話,“連慕年,不要說我鑽牛角尖或者是其他的,現在還不是時候。如果我們真的有緣分的話,等到我認爲時候到了的時刻,我們自然會在一起,所以,不急,而且就算我們現在在一起了,你就覺得我非你不可,你就能安心了?反過來也一樣,就算我現在答應了你,你難道就會覺得,我們已經冰釋前嫌了?”

    連慕年一愣,張眸看着她,好像明白了什麼,他點頭,沒有在說話,但是兩人的手還是緊握着的。

    二十來分鐘的路途,將下來,他們都沒有說話,很快就到達了地點,因爲賓客中少有曲淺溪的熟人,所以曲淺溪沒有直接去迎賓廳,而是跟着連家的人進去了後臺,以連家人的身份出席。

    婚禮就要開始了,曲淺溪還在後臺,老爺子給人扶着要出去了,沒見到曲淺溪,回頭叫:“淺淺,過來扶着我,我們一起出去。”

    此時連慕年也從外面走了進來,聞言,勾了勾脣角,跟曲淺溪一起一人一邊的站在老爺子身側,扶着他出去,毫無意外的,曲淺溪的出現還有出現的方式都讓衆人驚訝。

    雖然臉頰的親戚都知道曲淺溪是連慕年的妻子,但是也有不少人道聽途說的知道她四年前就跟連慕年離婚嫁給了凌彥楠,要真是如此,那她現在以什麼身份出現在這個場合裏?

    不少人側身跟同伴竊竊私語,連慕年臉色沉了些,但見曲淺溪當聽不到般神色自然,他沉下的俊臉很快的又見晴了。

    這是差不多兩個月來,曲淺溪第一次見到凌彥楠。相對於連慕年,他的變化少了些,只是俊臉更加沉寂了,薄脣微勾,但是眼眸卻不悲不喜的,沒有身爲新郎的喜悅,這一點曲淺溪只需一眼,便能看穿。

    曲淺溪心一緊,有些擔心的看向連慕然,擡眸時,正巧的凌彥楠向她這邊看來,曲淺溪笑着點點頭,凌彥楠頓了下,勾脣笑了,但很快的又轉過頭去,跟新娘交換戒指。

    曲淺溪這才鬆了一口氣。她知道凌彥楠剛纔笑是因爲她來了。所以她更加確定她收到的兩個請柬是剛剛宣佈成爲新婚夫婦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寄過來給她的。

    想到這,她笑了。眼前的新婚夫婦,現在還是貌合神離卻如此有默契,她相信不久之後,兩人的關係一定是另一番面貌。

    想到這,曲淺溪緊繃的心懸鬆懈了下來,不再擔心他們兩人的事了。

    連慕年的視線幾乎沒有這麼看向新人,只是落在曲淺溪的身上,見她笑得燦爛,他的心情跟着放晴,忍不住問:“你很開心?”

    曲淺溪笑着點頭,“嗯,很開心。”

    連慕年沒有問她爲什麼開心,但是見她在凌彥楠的婚禮上,笑得毫無芥蒂,眼神誠心的祝福着一對新人,他也跟着很開心,緊跟着,心底一股源源不斷的暖流緩緩的往胸腔奔涌,溢滿他整個寬闊的胸膛。

    婚禮的儀式完了,所有賓客入座,曲淺溪跟連家的人坐在一起,新郎新娘敬酒自然的從他們這一桌開始。

    老爺子接過酒杯,情緒卻不是很穩,看着連慕然眼裏盡是不捨,而他接下來的平實的話卻是跟新婚的兩人說的:“兜兜轉轉,能在一起的就是緣分,夫妻之間磨合磨合日子就過去了,感情也是,吵着鬧着就有了,所以,要互相扶持着好好過日子,知道嗎?”

    連慕然看了眼身邊的人,咬了要下脣,點頭,“我知道了,爺爺。”

    “哎,好,好……”老爺子聞言,挺開心的,笑着點頭,隨後看向凌彥楠,凌彥楠點點頭,讓人出乎意料的說:“爺爺,您放心,我會跟小然……白頭偕老的。”

    老爺子一愣,這兩個月大家因爲兩人的婚事,即使沒有撕破臉,但是也是有些不愉快的,聞言,他能不開心嗎?就算凌彥楠現在這句話只是場面話,他能開頭,也是一種尊重,老爺子拍拍他們兩人交握的手,點點頭,“那就更好了……”

    老爺子說着,回頭看了眼了連慕年跟曲淺溪,其實,這些話,他在五年前就想跟連慕年和曲淺溪說的了,但是奈何沒有機會,因爲他們沒有舉辦婚禮,也找不到適合的時機,跟他們說,卻沒想到五年後,他將這些話說給了孫女跟孫女婿聽,如果可以,他其實誰也不想說,他更希望像其他的恩恩愛愛的新郎新娘那般,簡簡單單的說幾句白頭偕老,早生貴子之類的話,而不用操心他們日後能不能真的一直走到最後。

    老爺子想到這,他的心就難受了,老臉頓時老了幾歲。

    他最疼愛的孫子跟孫女結婚,都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他都在擔心着他們能走多遠,而不是他們婚後的吵吵鬧鬧。似乎從一開始就看到了不完整的結局。

    “爺爺……”連慕年擔心的扶着老爺子。

    老爺子擺手笑笑,“沒事,爺爺啊,是高興,高興……”

    大廳的場面是熱熱鬧鬧的,但是熱鬧的氛圍卻沒有延續到他們這一桌上面,至少連念念這個小孩子都能感覺到緊張的氛圍,都沒有笑,咬着小嘴脣小手指揪着曲淺溪的衣袖。

    注意到氣氛不甚對勁,連慕然垂眸苦笑了下,開始向連安昂夫婦敬酒,然後到了連慕年,連慕年接過,一手輕輕的摸了摸連慕然的小臉,說:“小然,日後要堅強點,要好好的對自己,將自己擺在第一位知道嗎?”

    連慕然聞言,笑了,明白他的意思,“哥,我會的。”

    連慕年點頭,對凌彥楠點點頭便坐下了。

    “嫂子……”

    曲淺溪卻沒有想連家的其他的人一樣,心情沉重,她笑看着眼前的兩人,“小然,你跟彥楠很有默契呢,我相信今天是一個好的開始。”

    “謝謝。”連慕然笑了,她能感受到曲淺溪對她跟凌彥楠的婚姻很有信心,這讓她心情好了些。

    其實,即使有了孩子,她也不一定要嫁給凌彥楠的,只是她堅持,是她堅持要嫁給他罷了,家裏的人都持反對意見,因爲凌彥楠的態度已經擺明了的,她做什麼他都配合,只是他的配合不是因爲縱容,而是無奈,被迫的無奈。

    “很高興你能來。”這句話是凌彥楠說的,他說完,向各位點點頭就拉着連慕然轉身到別的桌上敬酒去了。

    一頓喜宴下來,連家的這邊算是沉默的了,念念都乖乖的坐在連慕楓的身邊坐着,閉嘴吃飯。

    時間差不多了,宴席也該散了,曲淺溪離席後,從洗手間出來,迎面來了抹高大的身影。

    “淺淺?”程展玄今天負責幫連慕年處理一些瑣碎的事情,一直很忙,所以不知道曲淺溪來了,見到她很驚訝。

    曲淺溪輕笑,“好久不見了。”

    程展玄對於她跟連慕年和凌彥楠的事還是知道一些的,“你……”他其實想問,你怎麼會在這裏?但覺得唐突,問不出口。

    但曲淺溪卻很懂他想問什麼,笑了,“我收到了兩張請柬,你沒有多我多吧?你只是來般打雜的,我可是正正經經的被邀請來的客人呢。”

    程展玄點頭,頓時明白了,心裏的那些尷尬一掃而空,笑道:“呆會有空不?我們這麼久沒見面了,一起喝一杯怎麼樣?要不聊聊天也行啊。”

    程展玄其實沒怎麼變化,俊美依舊的臉,灑脫的性子,還是這麼熟悉。

    曲淺溪笑笑,感覺跟他相處起來還是像以前那樣的輕鬆,忍不住點頭,“好啊,等一下你處理完事情後打我電話?”

    “玄,外面還有很多事要忙,你跑來廁所聊天逃避,你就這點出息?”曲淺溪的話剛落,一個頗爲熟悉的聲音從眼前傳過來,曲淺溪一愣。

    這個聲音她認得,是付修揚的聲音。其實,對於付修揚,她不熟,他給她的記憶也不深,只記得他好像很擁護許美伊,什麼事都站在許美伊那邊,甚至爲了許美伊對她而言相向,但是對她對他也算不上討厭,當然了,喜歡也說不上,因爲很少接觸。

    “你怎麼會在這裏?”相對於程展玄,付修揚就直接得多了,直接的皺眉問出了這個問題。

    曲淺溪淡笑不語,對他點點頭,然後對程展玄說:“呆會聯繫,我先走了。”

    付修揚不語,看着曲淺溪從她的身邊經過後,對上程展玄頗爲不悅的視線,付修揚皺眉,“你那什麼眼神?”

    程展玄一直都很不悅他對曲淺溪的態度,抿着薄脣睨着他道:“你那什麼態度?好像淺淺是賊,偷偷的溜進來這裏似的,有你這麼問話的嗎?”

    付修揚輕哼一聲,撇撇嘴角像是不經意的說:“我問一下而已,又沒有別的意思,如果不是心虛的話,就不會在意,你反應這麼大,該不會知道她是偷偷的溜進來想搞破壞的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