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結局篇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結局篇八字體大小: A+
     

    連慕年知道了連慕然肚子裏的孩子是凌彥楠的後,就心不在焉的。

    晚飯的時候,老爺子的心情極差,有開始問連慕年對於連慕然的事查得怎麼樣了,有沒有適合的人選,而連慕年正在神遊,沒有聽清楚,所以就沒有回答,而老爺子就開始懷疑了,頓時就摔了筷子,“好啊,你們一個個長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瞞着我們老人?!”

    “爺爺,哥他……”連慕然就愛你老爺子責備連慕年,心裏也故意過不去。

    老爺子之前是以爲連慕然還沒想好該怎麼跟孩子的爸爸開口,所以想給她一些時間想一下,但是他現在是看透了,她是壓根就不想告訴他們孩子的父親是誰,這是他絕對不允許的,“你還想替他說話!我還沒說你呢!好啊,你既然想瞞着就瞞着,我什麼都不管了!等到孩子出生了,會說話了,等他明白爸爸是什麼意思的時候,跑回來問你他爸爸是誰的時候,我看你怎麼回答!”

    “爺爺……”連慕然沒胃口吃飯了,放下了飯碗。

    連安昂夫婦就沒有動過筷,見着,蹙了蹙眉。

    “你還委屈了?我說錯了嗎?今天你要是不給我說說孩子的父親是誰,以後你們一個二個都不要叫我爺爺,我沒你們這樣的孫子!”

    “既然有膽子做,爲什麼沒有膽子承認?我以爲你從你開始做時就想好了結局呢。”老爺子的話剛落,凌彥楠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了進來,極具諷刺意味,他的身影進入衆人的眼球之中,在老人們狐疑中,冷冷的說,“連老爺子,不用叫人找了,我人就在這。”

    “你……你是說——”老爺子杵着柺杖,立刻起身,顫着手指向凌彥楠。

    凌彥楠的一席話雖沒有直接說自己是孩子的父親,三位長輩聽了,卻自然而然的對號入座,但是都不敢相信,畢竟凌彥楠的確是有婦之夫,而凌彥楠也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的對象,知道是他後,本來怒他如此對連慕然,現在更加是又怒又氣了。

    在老爺子的話還沒說完的時候,連慕然也在驚愕中當機立斷的起身,打斷老爺子的話,“爺爺,您不要誤會,凌先生是開玩笑的,孩子怎麼可能是他的?”

    凌彥楠沒有坐,因爲沒有人叫他坐,他就站在門口邊,聞言冷笑的看着連慕然,“是嗎?要不要等孩子大一點後,做一個羊水檢查,看一看孩子是不是我的?”

    “你——凌彥楠,你是不是瘋了,你——”連慕然明白,既然凌彥楠會過來,曲淺溪肯定是知道了她肚子裏的孩子是凌彥楠的,纔會讓他過來,此刻,她的心裏,充滿了內疚和自責。她是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要凌彥楠負責,也不打算將這件事告訴他。

    “給我住口,這是怎麼一回事?給我說清楚!”老爺子激動的用柺杖敲打着地板磚,發出刺耳而清晰的聲音,激動得臉色發白,跌坐在你沙發上。

    “爺爺……”

    “爸,您別激動。”

    連慕年兄妹,和連安昂夫婦見着老爺子慘白了臉色,自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臉色也難看了起來,擔心的看着老爺子,生怕他一把年紀了,氣出什麼病來。

    老爺子這下子,總算是徹底的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了,但是此刻他寧願什麼都不明白,他也寧願暫時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也不要是凌彥楠,即使幾年前他們曾經爲他們牽過線。

    老爺子氣的說不出話來,凌月菲安撫的拍着他的背脊,而連安昂卻徹底的沉了臉,不亞於老爺子的威嚴的俊臉陰沉得可怕,看着凌彥楠,“你,進來坐。”

    凌彥楠不發一言的進來,在獨立的沙發上坐下,正好在連安昂的對面。

    連安昂沉着臉,異常的直接,“你的想法。”

    連慕然心一緊,她知道連安昂這麼說,是想要凌彥楠表態了,而凌彥楠無論怎麼做,都不可能對,她酸澀着鼻子,“爸,這件事其實——”

    連安昂卻冷冷的睨着她,“現在追究事情的原委,誰對誰錯,還有意思嗎?”

    “可是……”連慕然咬脣,微微的擡眸看向凌彥楠,卻正巧看到他諷刺的勾起脣角對她笑,她心口一顫,感覺手心本來手心還殘留着的餘溫,頓時都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一片冰冷。

    凌彥楠起身,視線卻沒有離開過連慕然,“既然孩子是我的,我自然會負責。”

    “負責?你怎麼負責?”老爺子見了連慕然臉色不好,而凌彥楠神色冷然,也知道可能事情錯多數在於連慕然,但是在他的觀念裏,發生這樣的事,就算有錯,也是男人的錯。

    連慕年自然也聽到了這一點,心一緊,心裏的怒火再也忍受不了,上前揪着凌彥楠的衣領,很顯然的,他的想法跟老爺子是一樣的,“凌彥楠,你tmd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明知道你已經結婚了,你爲什麼還要來招惹小然?這樣子你對得起——”

    “我想你們還沒有將事情搞清楚,如果你們要將事情搞清楚的話,可以問她。”凌彥楠語氣很冷,伸出手指指着低着頭不說話的連慕然,說完,他輕哼一聲,推開連慕年,“等一下我會叫我爸媽過來,你們長輩一起商議一下婚事。”凌彥楠說完,擡起腳步離開,這次,沒有人攔着她,所有的人都將視線落在了連慕然的身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老爺子氣得不輕,說一句話都聲嘶力竭了。

    凌彥楠的話裏的含義已經很明白了,事情的起因在於連慕然而不是凌彥楠。

    連慕然看着凌彥楠的背影,苦笑了下,知道事情已經不能掩蓋,她低着頭,淡淡的說:“

    凌彥楠說得沒錯,我會懷孕是因爲我藉着洽談公事灌醉了他,主動……主動的勾.引他尚了*,他第二天醒來才知道是我……”

    老爺子再也站不住了,抖着手指指着連慕然,“你、你不要臉!你怎麼能這麼做?他是淺淺的丈夫啊,你,你要我怎麼對得起淺淺?對得起淺淺媽媽的救命之恩?你、你……你給我出去!我沒你這樣的孫女!”

    “爸!小然她是您的孫女!”凌月菲一聽,臉色異常的難看。

    她是挺喜歡曲淺溪的,即使她跟連慕年離婚了,但是在她的心裏,她孩子將曲淺溪當成半個媳婦,更何況她跟凌彥楠還給他們連家留了一個孫女,她對她更加是多了一種感情。但這些都比不上連慕然一個手指頭,畢竟連慕然是她的女兒,她的半條命。

    “就是因爲她是我的孫女,所以我纔對不起淺淺!你說,淺淺欠我們,連傢什麼了,啊?先是心悠救了我,而淺淺救了我孫子,再是被我孫子害的差點沒了命,現在人家好不容易得到了幸福,有了一個家庭,那我孫女又去破壞人家的幸福,我……爲這張老臉以後要怎麼去見人?啊?我恩將仇報啊我,月菲,換了是你,你能心平氣和的接受嗎?”

    凌月菲不說話了,她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只是最近看着女兒過得這麼難受,她能不心疼嗎?

    老爺子頓了下,想了想又說:“而且,你以爲凌彥楠今天爲什麼能過來這裏?還不是淺淺主動放手?!人家小兩口過得好好的,我們憑什麼要人家分開?”

    連慕然抹去眼角的淚光,穩住了情緒才說:“爺爺,對不起……我的事我會跟嫂子說清楚的,我絕對不會跟凌彥楠結婚的。”

    “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凌彥楠剛纔會過來,就說明他們已經離婚了。”老爺子看了眼連慕然,知道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責備她也沒有用,而她也是不好受,也不忍心說難聽的話,只是說:“你要是對凌家那小子如此傷心,當初我們給你們牽線時,你又何必逃?要是你能緊緊的在當時抓牢了他,現在,就不是這個局面了。”

    連慕然不語,低着頭,勾起一個苦笑。有誰知道,當初知道要跟他相親,她是拼了命趕回來的?但是最後卻是一場空,他根本沒有來。

    老爺子嘆了口氣,頓時想是老了幾歲一般,步履蹣跚的杵着柺杖,走了幾步,回頭看了眼連慕然,“淺淺那裏,你就別去了,我去跟淺淺說一說,給她……道個歉。”

    “爺爺……”連慕然覺得自己真的是個混賬,老爺子都八十了,她還要他爲她操心。

    老爺子沒有回答連慕然,而是磚頭對連慕年說:“還有……年,你以後也別去找淺淺了,有空……就叫念念多去陪陪她,她現在,就只有一個人了。”

    連慕年什麼都沒有說,及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面無表情的。

    他自然也異常的意外,他得知凌彥楠是連慕然肚子裏的孩子,得再多也以爲他們兩人是錯誤的在一起,不小心的擦槍走火罷了,卻不曾想是自己妹妹一手設計的。

    而聽凌彥楠剛纔的聲音,好像他跟曲淺溪會離婚,否則,他又怎麼跟連慕然結婚?

    想到這,他雙手掩面,苦笑的後退了一小步。

    在得知那個人是凌彥楠後,他想了很多。在得知曲淺溪自私的不講這件事告訴凌彥楠後,他覺得她自私,心裏不好受,畢竟,她會自私,是因爲在乎。現在她告訴了凌彥楠這件事,以凌彥楠對曲淺溪的用心,他是不可能會主動的提出離婚的,所以這件事上,主動的人肯定只有曲淺溪,而她,多半是爲了連慕然着想。

    他曾很多次想過曲淺溪會跟凌彥楠離婚,現在她快要離婚,或者已經離婚了,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他們離婚,是被逼的,是迫於無奈的。

    事情似乎對到此爲止了,所有人都準備離開了。此時,連慕年的手機卻有電話打了進來,連慕年心情鬱郁的打開一看,見到曲淺溪的號碼,心一震。

    而連慕然也敢起身,也見到了上面的來電顯示,“是嫂子?”

    連慕然的聲音雖低淺,卻足夠讓還沒走遠的三位長輩聽到了,頓時他們都停住了腳步,不約而同的看向連慕年,非常的想知道這個時候曲淺溪打電話過來是什麼意思。

    連慕年頓了下,接起了電話,見到所有人都看着他,他猶豫了下,還是開了免提,這下子,所有的人都能聽到曲淺溪所說的話。

    連慕年喉嚨滑動了下,心裏盡是覺得對不起她,“淺淺……”

    “剛纔彥楠去了你那邊對嗎?他說了什麼?”曲淺溪想來想去,還是決定要問清楚一些關於連慕然這件事的,而她打凌彥楠的電話卻沒有人接,她最後還是決定打過來連慕年這裏。

    曲淺溪的聲音很急,但絕對不是逼問,聽起來像是單純的詢問,連慕年苦笑了下,“他沒說什麼,只是……讓長輩們準備小然跟他的婚禮罷了。”

    他說着,還沒等曲淺溪回答,他又問,“淺淺,你什麼時候知道小然肚子裏的孩子是凌彥楠的?凌彥楠爲什麼會要小然跟他結婚?你跟他離婚了嗎?淺淺,其實你不必——”連慕年心裏的內疚和歉意,已經佈滿了。

    他本來想說她不必這麼做的,那是因爲他站在她的立場上看。他曾一次次的希望他們能離婚,卻從不希望她是以這種情況離得婚。

    而他剛纔說的最後一句話,他戛然而止是明白他不應該說,因爲對方是他唯一的妹妹。所以,這件事上,他無論是做什麼都是錯的,雖然情形不一樣,跟曲淺溪的立場卻又驚人的相似,她也是,無論怎麼做,都有人受傷。

    “嫂子,淺淺,我是小然。”聽到這,連慕然已經聽不下去了,她奪過連慕年的手機,“嫂子,對不起,我跟彥楠真的沒什麼的,只是不小心而已,嫂子,你要不要跟凌彥楠離婚好不好?你不用管我的,真的,自從……那件事被你碰到後,我的心裏就一直很內疚很內疚,嫂子,我是真的希望你能跟凌彥楠幸福的在一起的,我說的是真的,我明天、明天就去墊胎,你們一定不要離婚知道嗎?我是真的不想毀掉你們的幸福的,你要相信我,嫂子——”

    連慕然哭着說的,說得但三到四的,其他的人聽着,心裏一抽一抽的,尤其是聽到去墊胎時,凌月菲更是抖了抖身軀,差點站不穩。

    “小然,你不要胡說,你冷靜下來聽我說。”曲淺溪聽着連慕然的聲音,心也有些疼,聽到這裏,她已經能確定凌彥楠沒有跟連家的人說她跟他的事了,她剛纔打電話過來除了想知道凌彥楠怎麼處理這件事外,還想知道這一點,因爲她從他出門前那幾句話裏,聽到了對連慕然的不滿,想着他可能刻意不去說這一點,所以想跟他們說清楚這一點,免得讓他們內疚,而且她也從凌彥楠那幾句話中知道,就算連慕然日後跟他在一起了,連慕然也不見得幸福,這也是她比較擔心的。

    “嫂子……”連慕然抹去臉上的淚水,咬着脣,抑制着哽咽的聲音溢出喉嚨。

    “小然,你不要覺得對不起我,因爲你根本沒有對不起我,因爲我跟凌彥楠根本就沒有結婚,我們根本就不是夫妻,所以也沒有離不離婚之說。”

    曲淺溪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一愣,連慕然更是徹底的沒了聲音,但是她很快的就反應過來,苦笑的說:“嫂、嫂子,你不用這樣子安慰我的,我已經知道你的好意的了,可是——”

    “你以爲我在安慰你?誰會在這個時候亂說話?”曲淺溪皺眉,“小然,我是說真的。前一段時間我跟凌彥楠是去了美國,本來是去離婚的,後來他纔跟我說我們根本就沒有結婚,結婚手續的最後一個手續他沒有辦,所以,我跟他根本就從來都不是夫妻。”

    “這、怎麼可能?”連慕然心裏穿過一股激流,頓了下忍不住問:你們……是什麼時候決定離婚的?爲什麼要離婚?

    曲淺溪沒有回答,反而跟她說:“小然,那天……你也是進去過凌彥楠的房間的,你仔細的回想一下其實不難發現,他的房間裏找不到一絲的女性用品,我雖然以爲我跟他是結婚了,但是三年多來,從來都沒有同過房,這一點請你相信我。我跟凌彥楠雖然說假結婚了三年,我們還是清白的,什麼都沒有發生,所以日後你要是跟凌彥楠在一起了,不要介意我,要是你不相信,可以問念念的,而且,在我的心裏,我對彥楠一直都是朋友和兄長一樣,沒有其他多餘的感情的,所以我們才能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共處三年。”

    連慕然聞言,真的震驚了,她其實沒有醉,那時候對於這一點也是覺得奇怪,經她這麼一提,她是真的想起來了,頓時驚喜的捂住小嘴,“嫂子,謝謝你跟我說這些。”雖然她知道曲淺溪可能對凌彥楠沒情,但凌彥楠對曲淺溪是絕對是有情的。

    曲淺溪笑笑,“客氣什麼,這些你本來就該知道的。所以,你用覺得對不起我,也不要再想什麼墊胎的事,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知道了這一點後,連慕然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曲淺溪笑笑,再說些讓她好好安胎的話,才掛了電話。雖然她本來想說她日後的日子可能會有些辛苦,但是日後的事誰又會知道呢?或許他們結婚不久後,凌彥楠就對她上了心,非她不可了呢?

    這是24號的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