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結局篇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結局篇七字體大小: A+
     

    “看夠了嗎?”連慕年本來想掛了許美伊的電話的,但是她提到了他的妹妹,他隱隱中知道,或許她會知道什麼,所以他才答應出來見她。

    怎知兩人坐下來都三幾分鐘了,她卻沒有開口的意思,愣愣的看着他,不說話。

    “我們也有一段時間不見了,多看一眼難道都不給嗎?”許美伊自嘲的勾起脣角,“聽說你前幾天跟着曲淺溪跟凌彥楠去了美國?怎麼知道你有兄妹回來?曲淺溪跟她的……老公呢?”刻意的,她在老公這個字眼上音色重了些。

    連慕年眯眸,“你是來挑撥離間的?”她還真是分分秒秒不讓他好受啊。

    許美伊輕哼一聲,終於閉了嘴,沒有在說什麼廢話。

    連慕年危險的眯起眼眸看着她,進入正題,“你要是知道什麼,你儘可以說出來,但是不要讓我知道你騙我!”

    “我還能騙你什麼?”許美伊冷笑,她現在雖說不用爲錢愁,但是除了夠她花的錢,她還有什麼?

    連慕年別開臉,沒什麼心情跟她說話,“不要廢話!你說你知道關於小然的事,既然你約我來,是打算告訴我了,對嗎?不過……如果你還想接着這個機會想讓我放過你媽媽,那是不可能的事,如果條件是這一點的話,那你不用說了!”

    許美伊抿着小嘴看戲般笑了下,藏在眼底的幽光狠毒而幽深,“你妹妹懷孕了?我猜猜,現在應該三個半月了吧,不過真是可惜,對方可是一個有婦之夫,而且人家雙方還恩愛得很呢,所以我想你妹妹肚子裏的孩子大概是沒有認祖歸宗的一天了。”憑什麼他們連家的人跟曲淺溪都能過的這麼好,而她現在在乎的東西什麼都沒有得到?既然她過得不好,那他們也別想過得好!統統都要陪着她許美伊痛苦!

    連慕年抿着薄脣,手上,端着的咖啡杯微微的淌出了些咖啡,“你說清楚,你到底知道多少?!”他們連家的事知*不敢說三道四,所以不可能是他們熟悉的人透漏給她聽的,只可能是她以前就發現了什麼,而現在又有新情況,被她知道了。

    許美伊冷笑了聲,“要我告訴你也可以,但是你能告訴我,曲淺溪她現在……過得好嗎?”她過得越好,她就要讓她知道,從雲頓掉進谷底是什麼滋味!

    “你……”連慕年頓時心裏升起了一陣不好的預感。許美伊問這麼簡單的問題,就能得到她所知道的祕密?

    沒這麼簡單!

    許美伊看着他,告訴他她正在等着他的答案,連慕年抿脣,非常不悅自己被人威脅,他淡淡的說,“還可以。”如果她能跟他在一起,她可以過得更好。

    “除了有一個愛她的有錢老公,她想要得到的都得到的,還有人比她過得好嗎?怎麼可以用這麼簡陋的三個字概括呢?還是有人妒忌了?”曲淺溪的事許美伊知道的也不少,相對於她而言,怎麼能以還可以三個字來概括?依她看,她過得很快活呢。

    連慕年放下咖啡,背脊靠在椅背上,冷眼看着她,不語。

    許美伊咬脣,被連慕年看得不自在,也知道連慕年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她冷笑了下,拿出攝像機,遞給連慕年,“你看看這是什麼,我早就想給你看的,但很可惜……你們好像都不在意這件事,所以就留到了今天囉。”

    連慕年面無表情的接過,打開後,他的臉色刷白,他忍住心底的驚愕和複雜,冷靜的看着許美伊,“這不可能會發生,你在哪裏找的視頻?”

    “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我。”許美伊冷笑,“但是我告訴你這些都是千真萬確的,不相信的話,你現在就可以打電話過去給你妹妹,問問她,這個孩子是不是凌彥楠的!我拍這段視頻的日期剛好是三個多月前,跟你妹妹懷孕的週數完全對的上。”

    “這……不可能……”他們兩個連見面的時間都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要是被曲淺溪知道了,不知道她心裏會這麼想。

    “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你不相信。”許美伊輕哼,她眸子一轉,又笑了,身軀緩緩的向前傾,好笑的看着他,“曲淺溪也知道這件事哦,那天她回去的時候,剛好碰到了呢,算是捉殲在*呢。但是這件事,他們三人都沒有對外人說過吧?多有默契啊,都什麼都不說,以爲能夠隱瞞得了。但是他們少看了我許美伊,我是不會讓他們過得這麼舒適的。”

    “淺淺……她也知道?”連慕年心一哽,感覺腦海容量似乎不怎麼夠。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曲淺溪已經知道了你妹妹已經懷孕的事情了吧?我想要是她知道了你妹妹的肚子裏的孩子多大了,她就能猜到這個孩子是誰的。”見到連慕年聞言眼眸更加冷了些,她笑了,“曲淺溪是知道你妹妹肚子裏的孩子是凌彥楠的,但是她卻沒有告訴你,你說她有多自私?不過也不能怪她啦,自己的丈夫在外面*,那女人有了孩子,哪個女人能忍受的了?當然恨不得自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不用負責任,那就最好囉。”

    “說夠了嗎?”連慕年起身,說完睨了幸災樂禍的她一眼,轉身離開。

    許美伊冷笑一聲,看着他離開,沒有說話,在他徹底的離開了自己的視線後,她笑容變得更加的猙獰,狠狠的將咖啡杯摔在了地上,轉身離開。

    ……………………………………………………

    曲淺溪跟凌彥楠在一起這麼多年了,即使不是愛情,但是對他還是有一點了解的。

    他即使說他騙他來這裏工作,實則不是的,而是來跟她離婚的,但是她還是相信,他來美國是來工作的。

    就像他說他們沒有結婚,便沒有離婚一樣,離婚是代表着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結束了,而結果他們兩人也是徹底的斷絕了關係,結果是一樣的。所以,同樣的,他既然說是來推廣產品也是真的。

    她知道他在美國洛杉磯有一家新的公司,市場還不穩定,所以她想,他這次公事上,應該是爲了這件事而來的,所以她去了洛杉磯,果然,她找到了他。

    凌彥楠開門見到她,想關上門,曲淺溪更快一步的對下行李就擠了進去,凌彥楠眯眸,門也不鎖的進了屋子裏,而曲淺溪則像自家一樣,休閒的坐在沙發上,見到他想當她透明一樣上樓,她叫住他,“楠,先別急着避開我,我是有事跟你說才聯繫你的,如果不是,我會遵守跟你的承諾,絕對不會找你的。”

    凌彥楠恍若未聞,腳步從來沒有停歇過。

    “彥楠,小然她懷孕了。”曲淺溪這回是真的說得直接,“是你的孩子。”

    她知道連慕然瞞着她是因爲顧忌她是凌太太的身份,覺得對不起她,也不想打擾她跟凌彥楠纔會隱瞞着孩子的爸爸是誰,而凌彥楠,他有資格知道這件事。她沒有問過連慕然是否讓他知道,但是她卻知道他們之間需要談一談,而且是遲早都要談,遲早都要面對的。

    凌彥楠倏地停住腳步,冷睨着她,“你說什麼?”

    “彥楠,你聽到了。小然她懷孕了,我也是連慕年告訴我的,不過你不要誤會,連家的人剛知道她懷孕,卻還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誰,因爲小然不肯說……”

    “你確定孩子是我的而不是另有其人?”凌彥楠冷笑了一聲,他沒有聽到曲淺溪後面的話,只知道連慕然懷孕了,但是她懷孕了,孩子就一定是他的?就憑他們上過一次*?這是什麼邏輯?

    “彥楠,小然不是你想的那樣隨便的女孩子!”曲淺溪厲聲責備,她氣憤的嘆了口氣後才覺得自己太過大聲了,她放柔了聲音說:“而且她懷孕的週數跟你們那次的日期剛好對的上,這百分百是你的孩子,我來就是想要告訴你這件事。”

    凌彥楠俊臉徹底的冷了下來,冷睨着她,“告訴我這件事?然後要我負責?奉子成婚?”說完,他嗤笑了聲,要多諷刺有多諷刺。想當初,他可是記得,他會喝醉,全憑她設計的。

    曲淺溪不語,她知道她的立場其實很尷尬,無論告不告訴他們雙方,她都是罪人,在外人看來,她都是用心*,但是事實上,連她自己她也響了好久才決定這麼做的。

    凌彥楠沒有再說話,轉身上樓了。曲淺溪看着她的背影,知道他需要時間想一想,她也不想再打擾他,所以不再說話。但是出乎她意料的,五分鐘後,他就下樓了,冷着臉看她,“我叫人訂了晚上八點的飛機票,你要一起回去嗎?”

    曲淺溪驚愕,“彥楠,你……想好了?你——”說着,見他冷着臉不打算回答,她才點點頭。

    凌彥楠叫人訂了票,掛了電話扭頭淡淡的掃了她一眼,然後背對着她冷笑着說:“既然是我的孩子,我自認會承擔責任。”

    語畢,他轉身上樓了,曲淺溪聞言,想問清楚,但是他卻沒有再給她機會。

    ……………………………………………………

    即使知道許美伊是居心*,見不得曲淺溪過得好,但是他的心還是三番四次的在循環着她說過的話,即使他想工作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都沒有辦法做到聽過了就算了,尤其是他知道,他知道她是知道連慕然懷孕多久這件事的。就像是許美伊所說的那樣,她既然知道了這件事,她卻什麼都沒有跟他說。是難以啓齒,還是想隱瞞着他?不想讓人知道凌彥楠就是孩子的父親,擔心他們會因爲自己的妹妹而讓他們離婚?

    這,似乎是比較合理的答案了。

    每次想到這,連慕年的臉色更加難看,沉默了片刻,王天鳴的電話打了過來,告訴他曲淺溪和凌彥楠兩人都去了洛杉磯。

    他掛了電話,俊臉沉留下來。不是說去工作的嗎?明知道他妹妹懷孕了,她還有心情跟精力去玩?

    連慕年這麼想着時,書房的傳來了一陣敲門聲,緊接着,連慕然的聲音傳了過來,“哥,我能進來嗎。”

    連慕年看了下時間,皺眉的掃了眼連慕然,“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連慕然本來就瘦,可能是因爲心事重重,所以更加瘦了,前兩天去看醫生,醫生說她營養*,孩子也跟着去缺乏營養,這可讓凌月菲忙壞了。

    而最糟糕的是,她今天還孕吐了。吐了東西就不想吃了,心情也不見得變好,所以他現在看着她就忍不住的皺眉了。

    “哥,你能不能跟爺爺說一說,明天讓我去上班?”

    連慕年皺眉,“爸媽跟爺爺是爲了你好,你的身體現在很差,需要靜養,公司的事我會處理,你不要擔心,你就好好的呆在家裏養胎吧。”

    “哥,我是懷孕,又不是生病,我很好。而且……我一個人就這麼的整天呆在家裏,我只會更加的胡思亂想而已。哥,如果你真的爲我好,就讓我去上班吧,好分散分散我的注意力,要不,你給我一點工作,讓我忙起來也可以的。”

    “小然……”連慕年皺眉,見到她祈求的眼神,最後嘆了一口氣,只好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哥,謝謝你。”連慕然笑了笑,“那我先走了,你也記得早點休息。

    “等一下。”連慕年想起了些事,“小然,最近你嫂子有沒有給你打過電話?”

    連慕然眼眸一閃,垂下眼眸的點點頭。

    “什麼時候的事?”因爲有了心裏建設,連慕然的猶豫他還是發現了,心一緊,頓時更加覺得許美伊說的話,可能真的不是假話,“她說了什麼?”

    “昨天,其實也沒說什麼,就是問我……懷孕的事罷了。”即使昨天曲淺溪的話她不愛聽,但是要是她站在曲淺溪的立場上,她想她也會跟曲淺溪一樣,對這件事瀟灑不起來。

    連慕年這會兒可算是清晰的看到她眼裏的那抹苦楚了,心裏更加煩躁了,因爲連慕然的話更加印證了許美伊的話。但是即使曲淺溪隱瞞了他,站在曲淺溪的立場上來說,她沒有錯,他也沒有資格責備她自私。

    直到連慕然出去,他都沒能回過神來。

    ……………………………………………………

    凌彥楠跟曲淺溪回到了c市,沒有立刻去連家,而是回到了兩人住的地方。而曲淺溪是回去收拾東西的,她跟凌彥楠額米有關係了,她也該搬回去她的房子住了。

    她在樓上收拾,而凌彥楠不知在樓下做什麼,直到她收拾好了,他才推開房門走出來,他雙臂抱胸的倚在門邊,“曲淺溪,你知不知道連慕然當初跟我上.*時是故意的?”

    曲淺溪愣了下,“什麼?”

    “喝醉的人只有我,她並沒有醉。”

    曲淺溪放下行李,走到他的面前,“彥楠,我想你肯定記錯了,小然她不可能會這麼做,也沒有理由這麼做,更何況你不是說你喝醉了嗎?你那裏還記得當時的情境?”

    “我會醉還不是因爲她主動?說來,她那段時間對我可是殷勤得緊呢。”他冷笑的說着,再補充道:“我是醉了,但是醒後不可能什麼都不記得,更何況那晚還是她主動的。”

    “這……彥楠,你跟我說這些是爲什麼?”曲淺溪不知該說什麼了,她現在是感覺連慕然對凌彥楠是有感情的,她以爲她的感情是最近才產生的,卻沒想過有可能連慕然早就對凌彥楠有感情了,只是她太過會隱藏罷了。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凌彥楠說的話就能解釋了。

    “我只是想告訴你,連慕然沒有這麼無辜,別以爲她懷孕了,孩子是我的就是我欠了她一樣。既然是她自己找來的,那她就得負起責任,這件事上,我本無責任,我即使不負責任,也怪不得我!”凌彥楠說完,薄脣微啓,想說什麼,還是沒有說出口。他本來還想跟她說,叫她別將他們沒有結婚的事告訴別人,但是他既然選擇了放手就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如果連慕年知道了這件事,能讓她過得好一點,那就算了。

    “可是小然她——”曲淺溪聞言,心裏直替連慕然擔心。她知道凌彥楠會回來是打算因爲孩子負起責任的,但是現在聽他這麼一說,她反而沒有開心了。如果他們還沒結婚,凌彥楠就開始對她又了偏見,日後他們該怎麼辦?

    但她還沒說完,凌彥楠就打斷了她的話,“你出去時記得關門,我出去一趟。”凌彥楠沒有在看她,轉身出門,曲淺溪叫住他,“彥楠,你是去連家嗎?我跟你一起去。”

    凌彥楠頓住了腳步,沒有回頭,“你過去幹什麼?以什麼立場過去?”

    曲淺溪被他問得啞口無言,確實,無論是在連家的立場上還是在凌家這邊,她都不適合過去。她其實明白,但是就是想去看看,但想了想,還是放棄了,她過去,只會讓連慕然難堪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