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結局篇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結局篇六字體大小: A+
     

    連慕然自然也發現了,鼻頭酸酸的,說不出話來,也哭不出來。

    見到他們後,老爺子一言不發,杵着柺杖挺直即使是軍人也難以挺直的腰桿,直步轉身離開。

    老爺子在連家是威嚴的存在,連安昂夫婦見狀,面無表情的看了眼小臉明顯的瘦了,而肚子明顯的凸出的女兒,跟上了老爺子。

    “哥……我——”連慕然眼眸泛酸。

    連慕年自然知道連慕然心裏在想什麼,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背,“沒事的,走吧。”

    連家三位長輩在得知連慕然竟然未婚先孕時,真的驚呆了,他們知道她一向自律,不是那種愛跟男人亂來的女孩子,也非常的明白自己的身份,不會亂來,所以在他們得知這件事時,他們是簡直無法相信。

    回到連慕年的住址,連家長輩們坐在同一沙發上,而連慕年。兩兄妹則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

    老爺子臉色更加難看了,銀杖呯的一聲,砸在大理石地板磚上,老人還中氣十足的聲音異常的有威嚴,“小然!都到了這個份上了,你難道還要爺爺親自開口,你才肯告訴爺爺發生了什麼事嗎?”

    “爺爺……”連慕然咬脣,擡眸看了眼童顏個露出擔心的神色的父母,“爸、媽,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現在事情既然都發生了,說的對不起有什麼用?!”老爺子怒氣沖天的指着連慕然,“都什麼時候,孩子都幾個月了?你還想,瞞着我們這件事?你……,你——是想氣死我是不是!”

    連慕然咬脣,支支吾吾的說:“爺爺,我……我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我——”

    老爺子這時已經氣得臉都青了,“撒謊!如果不知道哪個男人是誰,即使你有了身孕,你也同樣會告訴我們你懷孕這件事,你知道我們不會盲目的要求你什麼,爺爺跟你爸媽不是不講道理的人。而你已經懷孕了這麼久,還打算瞞着我們,說明你根本就知道那個男人是誰,你擔心我們不同意你跟那個男人在一起還是那個男人本來就是一個有婦之夫,不肯離婚,你也不想逼他,所以你纔會選擇瞞着我們,遠走他鄉,對嗎?”

    連慕然臉色刷白,驚愕的擡眸,卻還是儘量的掩飾自己是情緒,搖頭否認,“爺爺,我沒有,我真的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請你們相信我。”

    老爺子何其的精明,他不會相信連慕然的片面之詞,他只相信自己所推測到的,相對合理的事情,他哀傷的嘆了一口氣,心裏有些受傷的他老臉顯得更加滄桑了,“小然,如果你想爺爺再多活幾年,就告訴爺爺,那個男人是誰,好讓爺爺看看對方是什麼人,要是你們不合適,爺爺也不會勉強你們的,真的,你要相信爺爺,知道嗎?”

    “爺爺……我是真的不知道,請您相信我,好嗎?爺爺?”連慕然聽着老爺子的話,心雖然升起一股暖流,同時也心如刀割。

    是她對不起三位長輩,她都這麼大了,還需要長輩們擔心。

    知女莫若母,凌月菲皺眉,心裏五味陳雜,她在聽了連慕然說了這麼多,心裏也更加的失望了,“小然,你不要再欺騙我們了,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哪個男人是誰,你根本用不着遠走他鄉,而你……對跟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懷上了孩子,你只會心慌和恥辱,你怎麼會想着拼命的維護和想要離開我們也要生下這個孩子呢。媽媽是過來人,一個女人要說偉大她的確也是偉大的,但是在一個女人願意爲一個男人生孩子,就說明那個男人是她愛的人。”

    連慕然心口撕裂般難受,如果可以,她自然也想跟家裏的人坦誠,但是她不能,而且她比誰都想要讓那個男人知道他就是孩子的父親,但是……她真的沒有辦法。

    她緩緩的抹去臉上的淚水,邊哭邊說:“媽,我是真的不知道哪個男人是誰,但無論哪個男人是誰,肚子裏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他是長在我肚子裏的。他已經呆在我的肚子裏三個多月了,我能很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他是我心裏的一塊肉,我真的無法割捨。”

    自己家孩子是什麼性子,長輩們自然清楚,即使連慕然再三的不肯承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他們再怎麼逼迫也沒有什麼用。但是他們敢肯定的就是連慕然在撒謊,她是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的,只是不想讓他們知道,不想打擾對方而已。

    老爺子頹然的靠在椅子上,嘆了一口氣,氣沖沖的伸出手指着對面的連家兄妹,“你們啊你們……你們一個二十多歲了,一個甚至都三十多了,你們的感情是還是要我們老人家操心,你,們說,你們……你們是……哎,真的是氣死我了!”連慕年在一邊看着,現在也不方便他開口,所以一直沉默着,最後被老爺子點到了名,他莫名其妙,聞言,卻有可笑不得,的確,他跟淺淺的事,要是讓老爺子操盡了心,到現在還沒修成正果。

    想到他跟曲淺溪雖然糾纏了這麼多年了,卻還沒有確切的未來,他的俊臉就沉了下來,不由得擔心的看了眼身邊神色痛苦的妹妹,他這幾年來,在感情上也是經歷了一番磨難,其中的心酸他自然清楚,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妹妹能不要重蹈覆轍他的道路,希望她能安安穩穩的找一個愛她的人過一輩子。電視上的愛情說的轟轟烈烈的,讓人動容,但是要是現實中,他倒是希望能安安穩穩的得到自己的愛情,電視上的那些波折不是他們現實中的這些人能夠經歷得了的,也不一定到最後都有結果的。

    老爺子說完,氣呼呼的將柺杖扔向他們兄妹,連慕年跟連慕然心驚,連慕年忙伸手去擋,連慕然第一反應是護着肚子,最後柺杖落在了連慕年替連慕然遮擋的背脊上。

    老爺子還是有些力氣的,柺杖落在連慕年的背上時,因痛悶哼了一聲,扭頭看老爺子擔心又彆扭的看着他們,他知道老爺子也是氣不過,不是真心的想要對他們怎麼樣,才翻身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老爺子看着他們兄妹,輕哼一聲,怒氣衝衝的轉身離開,因爲沒有杵着柺杖,步履蹣跚,凌月菲跟連安昂忙上前扶着,將老爺子扶上了樓。

    連慕然見他們都上樓了,知道事情暫時躲了過去,頓時鬆了一口氣。

    連慕年卻眯起眼眸看着她,“小然,我雖然站在你的這邊,但是……不代表我不認同爺爺跟媽媽的話,我們都是從小看着你長大的,你想什麼我們多少都能清楚一點,不逼你是印象不想再給你更大的心理壓力,畢竟我們都知道,你纔是最痛苦的。我們理解你,也希望你能理解我們作爲你的家人的心情。出了這樣的事,爺爺跟爸媽有多傷心?他們希望你未來能過得好,他們都在爲你的外來擔憂,如果可以,哥希望你能儘快的跟我們說清楚,好讓我們心裏有底,也讓你自己得到解脫,拖着並不是什麼好辦法。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個男人應該不知道你已經懷孕了吧?”

    連慕然暗暗的嚥了口唾液,小手五指緊握成拳,至於胸前,沒有說話。他們果然都是瞭解她的人,所有的一切都猜對了。

    連慕年沒有再說話,拍拍她的肩膀,轉身上樓了,連慕然看着他離去的方向,被逼回去的眼淚緩緩的落下,小手無意識的緩緩的滑向手機,看着手機聯繫人上面的三個字,拇指輕輕的在上面滑動,卻怎麼也沒有多出一份信心來,撥這個號碼。

    ……………………………………………………

    連慕年煩躁的上了樓,進去書房,撥了王天鳴的號碼,叫他儘快的查一查連慕然最近半年年裏都見了什麼人,跟什麼男人比較親密,吩咐完了後,才掛了電話。

    他才掛電話,就看到手機上有很多個來電顯示,都是曲淺溪的,他剛纔記掛着連慕然的事,一時心急的打開手機就想着撥王天鳴的電話,解決妹妹的事,所以也沒有看到她的電話,現在看到她的來電,他心一喜,心情也變得輕鬆了些,忙撥了電話過去,“淺淺,打了這麼多電話給我是想告訴我答案嗎?”

    曲淺溪昨晚沒怎麼睡,剛睡了這麼久,他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她的睡意頓時就跑掉了,聞言,她愣了下,立刻否定,“不是的,我就想問一下慕然的事,她……不是還沒結婚嗎?怎麼……懷孕了?那個男人是誰啊?我認識嗎?還有她懷孕多久了?爲什麼她——”

    “淺淺。”連慕年淡淡的打斷了她的話,“小然她是未婚先孕,那個男人是誰無論我們怎麼問她都不肯告我我們,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說到這,連慕年的聲音變得更加沉了,他是非常擔心自己的妹妹的。

    “那……那小然懷孕多久了?”曲淺溪咬脣,聽到他的這番話,心裏隱隱的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又或者說,她心裏其實就是確定了連慕然的肚子裏的孩子就是凌彥楠的,但是,現在她還缺少一個日期。

    連慕年蹙眉嘆氣,“剛纔她說三個多月了,具體的我不知道。”

    曲淺溪說不出話來了,她已經能夠確定,連慕然肚子裏的那個孩子,就是凌彥楠的了,但是,這件事要徹底的問過連慕然,確定過了才更好的知道這件事。

    “我知道了,那我先掛了。”

    連慕年握緊了電話,深吸了一口氣道:“等等,淺淺,我希望你真的認真的想一下,我是認真的,否則我不會丟下公司的事不管都要跑去美國去見你,我希望我們一家三口能好好的在一起,就當我懇請你了,淺淺。”

    曲淺溪心一緊,“我知道了,先掛了。”她顫着手掛了電話,起身向過去找凌彥楠,但是想起還需要向連慕然確定一下,她又撥通了電話。

    連慕然看到來電顯示,心微抽,拒絕接來電又顯得太過刻意,會引起懷疑,她只好接起了電話,“喂,嫂子。”

    “小然……”曲淺溪有些難以對連慕然啓齒,她頓了下,還是問:“小然,你們上飛機前你哥哥發了信息告訴我說你懷孕了,我發信息過去他又不回,打電話又是在關機中,所以……我想問一下你……”

    “嫂子,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曲淺溪的話問得很清楚,她是想知道她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凌彥楠的。連慕然心口抽搐,強顏歡笑的笑出聲音來,“嫂子,請您相信我,孩子纔不到三個月,不是凌彥楠的,你放心。”

    “不到三個月?”曲淺溪眯眸,她剛纔故意沒有說她剛纔已經打了電話跟連慕年通過話這件事,也故意的用這種讓她誤會的語氣問話,就是讓她以爲她在懷疑她,沒想到真的給她猜中了,她的話跟連慕年的話根本就不符合,說明她在撒謊,畢竟,連慕年沒有理由跟她撒謊。

    “對啊。嫂子,請您相信我,真的。”連慕然死死的攥住電話的手青筋凸起。

    曲淺溪有些頭疼,她知道連慕然一定是誤會她是故意的試探她了,“小然,我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就是打電話過來關心一下。既然你沒事那就好了,你就在家好好的養胎,知道嗎?”

    連慕然聽着曲淺溪的話,現在覺得特別的刺耳,她咬着牙才說完一句話,“嗯,我會的,謝謝您關心。”

    ……………………………………………………

    曲淺溪這邊掛了電話,想到這件事,她立刻離開房間,去找凌彥楠去了,但是去了凌彥楠的房間才發現他根本不在房間,又或者是他是在的,但是他卻不想見她,所以他才無視她按的門鈴,也裝作聽不到她的聲音。

    想起她手裏還有一張他房間的卡,但是她沒拿來,她只好回去房間去拿,但是跑回來開門卻發現根本開不了門,她愣住了。

    她明白,凌彥楠是叫人換了鎖,不想讓她再進去了。

    感覺自己失去了一個最重要的朋友,和至關緊要的親人,她心裏微酸。

    一侍應生經過時見到她,用英文問:“凌夫人?請問有什麼事能幫到您嗎?”

    “我……我找我先生。”曲淺溪強顏歡笑。

    “呃……”侍應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凌夫人,凌先生讓我告訴您,他說他在舊金山根本就沒有什麼投資,只是想要過來這裏一趟罷了,他讓我轉告給您,說不用找他了。”

    “那他現在在哪裏?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問他,能麻煩您幫我聯繫他一下嗎?”她剛纔試圖聯繫他,但是他的電話卻沒有人接,她纔想過來他的房間找他的。

    “凌先生已經在昨天晚上八點退了房間,離開了酒店,坐飛機離開了舊金山。”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您。”曲淺溪苦笑的轉身離開,但是想起連慕然的事,她還是不死心的忙打了電話過去,但是那邊還是沒有人接聽,她失落的掛了電話,她知道凌彥楠是不想接她的電話,是真的說到做到的要跟她徹底的斷絕了聯繫,他已經是做好了心理準備的。尤其是他現在這個舉動,說明他心裏早就做好了準備,只是不想告訴她而已。

    她魂不守舍的回到自己的房間,想到她一個人呆在這裏也沒什麼意思,她收拾行李,打算離開就舊金山了。

    但是,她頓了下,想到了凌彥楠有可能去的城市,她心一動,忙訂了機票,飛去了美國的另一個城市。

    ……………………………………………………

    連家的人這兩天心情都特別的不好,就算是念念也感覺到了家裏的氣氛的怪異,狐疑的看着均沉下了臉的所有人,小臉也有些怯怯的。

    連慕年嘆了口氣,笑着給女兒夾菜挑魚刺.

    長輩們似乎也感覺到氣氛太過沉悶了,嚇到了小孩子,都露出了絲絲的笑容,但是飯後,每個人的臉上還是滿臉憂愁的,連慕然咬着小嘴上樓,不敢在衆人的面前多做停留。

    連慕年本來想上樓陪一陪女兒的,但是凌月菲卻建築要上樓的他,“年,上樓去叫你妹妹下來吧,媽跟她去醫院買一些日常用品,她懷孕了,應該要買一些保養品補一下。”

    “嗯,我這就去。”連慕年上樓,跟連慕然說明來意,連慕然本來是不想出去的,她知道,如果她跟着凌月菲出去,凌月菲肯定還是想着套她的話的,但是想到自己肚子裏的孩子,她還是應了。現在肚子裏的孩子最重要。

    最近發生的事比較多,連慕年也想放多些心思在家人身上,“我送你們一起去吧。”

    凌月菲沒有拒絕,三人就上了大型的商業樓去購物。

    連慕然顯然是多想了,凌月菲沒有問她什麼,只是給她買一些孕婦需要吃的東西,和她愛好吃的東西,還有一些保養品而已,買完東西后,他們三人就離開了,沒有發現,途中有一個熟悉的人,見到了她們。

    許美伊是出來買用品的,卻沒想到見到了連慕年,而讓她更加想不到的是,連慕然似乎懷孕了,而最近也沒有任何連慕然結婚的消息,陪在她身邊的人只有連家人,想到這,她眯了眯眸,冷笑了下。

    連慕年回到了家裏,有一個來電顯示,是陌生的號碼,他皺了皺眉,心裏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但是他還是接了。

    “連慕年,我是許美伊,你先別急着掛電話,你難道就不想知道關於你妹妹的事情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