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零八章 結局篇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零八章 結局篇一字體大小: A+
     

    連慕年不語。儘管他不說話但長輩們卻懂得。

    他們相信連慕年知道念念在他們連家纔得到最好的成長環境,只不過連慕年放不開的、想不開的還是因爲曲淺溪而已。

    曲淺溪跟連慕年的事,他們已經不想再管了,該怎麼樣就由着他們折騰去,所以,他們也沒有說什麼,只不過剛纔凌月菲實在是看不過去,才說了幾句讓而兒子鬧心的話而已。

    樓下的大人沒沒話說,但是曲淺溪自上樓後,就有很多話要跟女兒談一談。

    在念念開心的跟她分享完了自己最近學到的新東西還有看過的新故事後,念念孜孜不倦的小嘴巴終於停了下來。

    曲淺溪笑笑,柔和的目光摻雜了幾分情緒,將女兒緊抱懷裏,她試圖試探的開口,“念念,媽媽接下來會很忙,要去一個比較遠的地方去工作一段時間,跟爹地一起,不能帶念念去,也不能經常的回來看念念,念念會不會怪媽媽?”

    念念笑米米的拿着自己幹炫耀完的連慕年賣給她的玩具,聞言笑容就很快不見了,認真的撅着小嘴看她,“一段時間是多久?會很久嗎?會不會等念念長大了還回不來?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念念不讓媽媽走。”念念緊緊的攬住曲淺溪的腰,鼻頭酸酸的。

    “傻瓜,媽媽怎麼會捨得丟下念念這麼久不回來?就算念念不擔心見不到媽媽,媽媽還擔心念念忘記了媽媽呢。”曲淺溪刷刷她的小鼻頭,說:“媽媽只是去一年左右,不會很久的,因爲比較遠,來往不方便所以不能像現在這樣經常過來看念念,但是還是每隔一段時間回來看念念一次的,我可不想念念有了爸爸就忘記了我這個媽媽呢。”

    念念點點頭,有些明白曲淺溪的意思了,別過小臉不看曲淺溪,更不說話。

    曲淺溪見到女兒鬧彆扭的小臉,心裏反而安穩了下來,要是念念二話不說的答應了,她才更要擔心呢。

    曲淺溪的心是內疚的,她緊抱着念念,低聲說,“對不起……,媽媽答應你,一定會多回來看看念念,儘早的結束工作,爭取早日回來陪着念念,好不好?”

    念念擡起眼眸,曲淺溪柔和疼惜的眼眸正看着她,她即使年紀再小,卻也懂得她是捨不得她,念念不再耍脾氣,微微的點點頭,“那媽媽答應要快點回來哦,不然念念就最喜歡爸爸了哦。”

    曲淺溪笑着親了親女兒的小臉,但眼眸卻是落寞的,“嗯,謝謝念念諒解,媽媽過兩天就要走了,念念要不要——”

    曲淺溪的聲音戛然而止,苦笑了下。

    她本想叫念念趁着她離開前跟她多親近一下的,但是她忽然擔心自己,若真的讓念念回來陪她,她擔心自己好不容下下定的決心,就這麼的又開始飄拂了,她實在是捨不得女兒,女兒這麼大了,是她一湯一勺的餵養長大的,從未離開過她這麼久,先不說放不放心,她是真的捨不得。

    時間也差不多了,曲淺溪該離開了,她現在的身份實在是尷尬,不適合跟長輩們多聊。

    連慕年送她出門,曲淺溪也沒有像以前那樣拒絕,以內她還有兩三句話要跟他說一下。

    “連慕年,你會好好的照顧念唸的,對吧?”

    連慕年以爲她心裏不放心將念念交給他,他認真嚴肅的道:“念念是我的女兒,我自然會疼她,這一點,你儘可以放心。”

    “我知道。”曲淺溪抿脣,知道他想的跟自己不再同一個事情上,垂眸巖區眼底的酸澀,她整頓了下情緒,說:“明天早上,你能抽空出來嗎?我想趁早的將念念的戶口的事辦一下,你覺得怎麼樣?”

    連慕年皺眉,“這麼急?我可能抽不出時間來。我明天早上有個會議,下午就要飛國外處理事情,可能……”如果她提前跟他說這件事,他還可以推一下行程,現在已經決定了,事情也緊急,他不能更改。

    曲淺溪眼眸一閃,略微緊張的問,“你明天要出國?去哪裏?去多久?”她跟凌彥楠的飛機訂在後天,如果他也是去美國的話,不小心碰面了,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她緊張的一連串的問題愉悅了連慕年,他笑,“新加坡,大概去兩三天。”

    曲淺溪也覺得自己太緊張了,聞言笑笑的點點頭,“那轉戶口的事就遲一些吧,如果你們沒意見,我也沒有什麼意見。”

    曲淺溪猶豫了下,還是開口說:“接下來我可能會忙一些,不會像現在這樣有這麼多時間來看望念念,照顧念念就麻煩你了。”

    “什麼意思?你要去跟藍先生談合作?”連慕年心莫名的一緊,他實在是想不出曲淺溪到底有多忙,能比他忙嗎?

    再說了,就算是和藍雨合作,也不用多久吧,不至於跟他報備行蹤纔是。

    越想越覺得事有蹊蹺,他皺眉,“淺淺——”

    “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

    “少爺,有您的來電。”

    曲淺溪跟跟着老爺子過來的連家的管家同時開口,打斷了連慕年要說的話。

    連慕年皺眉,見曲淺溪已經遠去,抿着薄脣不悅的返回屋子裏,他接了電話,蹙起的眉頭可以夾死蚊子了,他放下電話,上樓拿了自己的行李和文件,就出門了,跟長輩們說自己去出差,過兩天再回來。

    ……………………………………………………

    因爲要離開公司了,有些是要跟自己的下屬和股東們交代清楚的,不然她莫名離席一年半載,什麼話都不說就離開,實在是不妥。

    處理完自己的事情後,她從外面回來,準備開股東大會,想各位股東們宣佈,她暫時離開公司一年的決定,只是,有人在樓下攔住了她的去路。

    許美伊眯眸看她,“曲淺溪,我想跟你談一談。”

    曲淺溪看了下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她不發一言的轉身去了公司對面的咖啡廳坐下,淡淡的說:“你有什麼就說罷,我可以給你十分鐘。”

    許美伊看着她身上的打扮,輕輕的勾起嘴角諷刺的笑了笑,但是想起自己今天過來的目的,她勾起的嘴角頓時就沉了下來,“曲淺溪,你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媽?”

    曲淺溪眸子一眯,毫不客氣的冷笑,“我有沒有聽錯?你叫我放過你媽?我看你是找錯人了,我一不是警察,二又不是什麼財大氣粗的人,我哪裏有能力幫你?”

    許美伊輕哼一聲,諷刺的說:“曲淺溪,你不用裝了,我媽媽能有今天都是你跟連慕年設計的,只要你跟連慕年說一聲,我相信,我媽媽不可能有事!”

    “你的意思是你媽媽會進監獄都是我跟連慕年害的?”曲淺溪骨節發白,顯然她的忍耐性是有限的。

    許美伊冷哼一聲,“是不是你自己清楚。”

    “呯——”

    一陣刺耳的瓷杯碎裂的聲音打破了靜謐美好的咖啡廳環境,曲淺溪冷笑的站起來,“許美伊,你媽媽是自作自受!她的命就是命,我媽媽的命就不是了?她殺了我媽媽,她苟活了十多年,她憑什麼?!你又憑什麼坐在這裏叫我放過她?她既然殺了我媽媽就應該償命!你還真的是好意思,眼角朝天的過來要我放過她,許美伊,你是不是腦抽了?!”

    “你——你媽媽要是真的是我媽媽害死的,那十七年前就應該有答案,而不是現在這樣,你聯合連家跟凌家,還有藍家一起,逼我媽承認她殺人!你們是冤枉她!”

    曲淺溪冷哼一聲,已經懶得再跟她說什麼了,她現在算是真的領教過了曲淺溪扭曲事實的功力了,真的是有夠強大的!

    “曲淺溪!要是你真的離開了這裏,你會後悔的,我保證!”許美伊對着她的背影喊。

    曲淺溪頓住腳步,“我後悔?我爲什麼要後悔?”

    “如果你答應我,我可以好好的跟你談一談,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許美伊威脅。

    曲淺溪聳聳肩,不以爲然,“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是怎麼的不客氣法。”

    許美伊看着她離去,冷哼一聲,曲淺溪興許不知道,她的手裏還有了連慕然和凌彥楠兩人在一起共赴芸雨的視頻了,要是連家的人跟凌家的人知道了,凌家哪裏還會有她曲淺溪的立足之地?任誰都會想要一個乾淨的名門前千金做兒媳婦,也不要一個生過孩子的二手貨做兒媳婦吧?

    何況,凌家不要她了,就算她跟連慕年生了一個女兒又怎麼樣?連家這樣的大家族還會要她這樣嫁過別的男人的女人再回來他們連家嗎?

    再說了,要是一個女人的丈夫要跟她離婚就是爲了娶女人前夫的妹妹,即使那個前夫還愛着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她有臉嫁給那個前夫嗎?就算她有臉嫁,人家前夫那邊的家人也丟不起這個臉!誰還會要她?

    許美伊想到這,心裏就一陣痛快。

    曲淺溪回到公司的樓下,扭頭看着許美伊離去的背影,微微的蹙眉,她真的想不到許美伊還有什麼資本來威脅她,但是她說得如此信誓旦旦,她心裏卻開始慢慢的變得不安起來了。

    回到公司,正好是會議開始的時間。

    公司的股東都到齊了,當然,除了連慕年,雖然連慕年不在,但是他的祕書卻代表他過來聽取了會議的內容,這一聽不得了,還沒來得及出去會議室,她就急急忙忙的打開手機給連慕年發了信息,跟他交代了這件事,她相信不會這麼巧的,連慕年昨天晚上才離開的c市,曲淺溪就宣佈暫時退出公司的管理層,將管理權交給許萬重,這其中,必定有蹊蹺。

    她的信息發過去一段時間了,連慕年卻沒有絲毫的回覆,直到她離開了會議室,她才收到了連慕年的信息,表示他知道了,讓她叫人查一查曲淺溪爲何這麼做。

    祕書小姐回了信息,這時,曲淺溪的電話也湊巧的響了起來,她側眸一看,確定是連慕年的號碼。

    曲淺溪一點都不好奇連慕年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畢竟他的祕書在開會時的小動作她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而且她早就猜到了這一點。

    她知道,要是她不接電話,連慕年只會更加的懷疑而已。

    “淺淺,這是怎麼一回事?你沒事爲什麼要退出管理層?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還是你有事瞞着我?”

    “我能瞞着你什麼?沒什麼事我就先掛了。”

    “等等——”連慕年那邊說完,突兀的沉默了下,似乎想起了什麼,他忽然間又說:“淺淺,你現在拋下公司不管,是不是跟凌彥楠有關?”他想起凌彥楠之前跟他說過的,他要去一趟美國的事,好像爲時挺久的,那時候凌彥楠說出來時,他毫不猶豫的就否定了凌彥楠的話,覺得曲淺溪有念念和公司困住腳步,她不可能放得下這兩點,所以,他纔回答得如此的乾脆。

    但是現在,念念有連家照看着,公司的事也能安心的託付給許萬重了,她沒有什麼好掛心的,所以她離開也沒有所謂……

    她之前以爲念念,所以四年來都不曾踏入過c市一步,即使知道他成爲了曲氏集團的老總,她還是忍着,可見在她的心裏,最重要的還是念念,所以,她要跟凌彥楠去國外,而她除了要放棄念念,現在她又放棄公司,他已經覺得不再這麼的讓他感覺到驚訝了。

    是的,他是不驚訝,但是他的心就像是被錘子狠狠的擊了一錘,那種擰痛的撕裂感覺,真的不好受。

    是什麼讓她可以放棄她十七年前一直想要得到的公司?又是什麼,讓她放棄四年前比她的命還重要的女兒?凌彥楠到底有什麼魔力,值得她這麼做?

    曲淺溪抿脣,沉默了半刻知道這件事不能這麼瞞着連慕年,才說,“連慕年,我不會去很久,一年左右就回來,這段時間念念就有勞你照顧了。”

    “淺淺——”連慕年才說話,卻感到那邊已經被人掛斷了電話,他心一抽,“淺淺!”

    但無論他怎麼吼,那邊已經掛了電話,他再撥,她卻執意的不再接。

    連慕年氣急敗壞,他做不下來,想要迅速的趕回來c市,但是現在這種緊急的情況他又走不開,真的是該死!

    ……………………………………………………

    本來是明天早上的飛機,但是在曲淺溪又變得飄拂不定之中,凌彥楠沒有通知曲淺溪的情況下,改簽了航班,航班定在了當天的晚上十點鐘。

    晚上飛機場裏賣弄人不多,很多人都已經過了安檢,曲淺溪卻遲遲沒有往前踏一步。

    “淺淺。”凌彥楠的聲音低低淺淺的,“怪我將航班提前了嗎?”

    “沒有……”曲淺溪抓住手提包,“我只是還是捨不得念念。”

    凌彥楠沒有拆穿她的謊言,只是笑笑。

    又不是不能回來見念念了,即使有捨不得也不是現在這樣,生離死別一樣,其實,他是知道,曲淺溪如果跟着他上了航班,在連慕年的眼裏她就成了“拋夫棄子”都要跟他凌彥楠在一起的女人了,他自然知道她的顧慮。

    他輕嘆一聲,“淺淺,算了吧,你回去吧,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曲淺溪心一陣,倏地扭頭看他,“你說什麼?不、我答應過你要陪着你一起去的,我只是放不下念念,你知道的,念念從未離開過我這麼久,我……我們走吧。”

    說着,曲淺溪深吸了一口氣,過了安檢,凌彥楠站在她身後,苦笑了下。

    真的夠了,他知道曲淺溪是不想辜負他,她的決心也夠了,但是他卻感覺自己現在就是一個罪人,拆散人家家庭的罪人。

    不過,雖然知道她對他的感情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樣子,但是她能爲他做到這個份上,也不枉他這些年的付出了。

    兩人上了飛機,在坐下來前,凌彥楠倏地伸手抱住了曲淺溪,曲淺溪一愣,笑容有些僵硬,“彥楠?”

    凌彥楠不語,就這麼的抱着她,良久之後,感覺到很多人都看着他們,他才放手,坐回自己的位置之上。

    凌彥楠扭頭看了眼心不在焉的曲淺溪,忽然笑了,“淺淺,到了美國,我們就離婚吧。”

    曲淺溪一驚,手裏的飲料差點掉了下來,驚愕的看着,“彥楠?你剛纔說……”

    “我們的結婚證是在美國辦的,所以這次我是爲了跟你一起去美國辦離婚手續。”

    曲淺溪驚愕的咬住下脣,他的意思是,他從未想過要求她陪着他?只是爲了跟她離婚,還她自由?

    曲淺溪心一頓,“彥楠……其實——”

    凌彥楠打斷他的話,“淺淺,將你綁在身邊這件事是我做得過分了。我知道你對我是有感情的,但是一直都不是愛情,是恩情或者是友情,又或者在你的心裏,你只是將我當成你的哥哥,但是我一直都知道沒有我想要的,所以,我不想再勉強你了。”

    曲淺溪咬脣,“彥楠……我——”

    “四年了,四年後你可以爲了我暫時的拋下念念還有公司,甚至是連慕年,我真的覺得值得了,不管你對我的感情是什麼,都足夠了。“

    曲淺溪低着頭,對於自己始終不能給凌彥楠他想要的,她始終感到愧疚,“彥楠……對不起。”

    凌彥楠搖頭淺笑,“對不起什麼?對不起你不愛我?感情的事如果說能自由的轉換在別人的身上,它就不會這麼可貴了。怪只怪我們的緣分不夠。”

    凌彥楠和連慕然的故事暮暮會寫的,打算寫個番外,不知親們怎麼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