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零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零七章字體大小: A+
     

    其實他早就想跟她說清楚的了,只是她似乎想避開她,每天都不見蹤影,出來必要見面時。許萬重沒有跟她到外面去談,而是去了他的辦公室。

    曲淺溪心裏對許萬重是複雜的,事情雖不是她一直所想象的那樣子,但是對她和她母親的傷害他還是造成了,她貝萊這個心裏包袱十多年,並不是一下子就能放下跟他和好如初的,而且,現在她的心裏也是異常的矛盾,對他,她的心裏更是複雜難辨的。

    所以,現在坐在他的辦公室這邊,她還是有一些不自在。

    而許萬重跟她的想法是類似的,他自認有些錯不能挽回,也就談不上彌補,所以,彌補也沒有用,他也不會主動要求什麼,只要她能過的好一些,能儘快的放下那件事,就是好事了,他不求什麼,“小侑,這些年,爸爸對不起你。”

    曲淺溪不語,終於擡頭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我最對不起的就是你媽媽。”許萬重又說。

    曲淺溪看着他臉上覆雜的苦笑和滄桑的眼神,心裏也是一片酸澀,鼻頭酸酸的,捏緊了自己的衣角,良久才說,“已經過的的事情就由着它過去吧,有空就多去看看媽媽吧,這些年我去的次數又少,她應該挺寂寞的。”

    許萬重微微的別開了俊臉,淡淡的說:“我昨天去了一趟。不管你信不信,我以前……每次在她生日的時候都會去看看她,雖然每一次我去看完她的時候都在埋怨自己爲什麼要心軟去看她,現在,我有些慶幸自己的心軟了。”

    曲淺溪不語,看着他苦笑的臉,她知道,其實母親的時對他纔是傷害最大的,尤其是他以爲,母親因爲跟人別的男人在一起他不肯才自殺,對他而言,傷害更深。

    許萬重沒有再說什麼,他起身,在辦公室桌面上拿出了一沓文件,“這些是我手上的股份的轉讓書,這些本來都是你的,現在物歸原主。”

    曲淺溪皺眉,“今天你過來就像跟我說這些嗎?”

    “算是吧。”

    曲淺溪將他推過來給她的轉讓書推到他的面前,認真的說:“其實,就算今天你不找我,我也會過來找你的,我也有事想跟你說。”

    許萬重皺眉的看着被她推過來的轉讓書,以爲她不肯接受他的心意,是等同於她不會考慮原諒他,“什麼意思?小侑,其實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曲淺溪打斷他的話,認真的說:”彥楠過幾天就要去美國開拓美國那邊的玉石市場了,要過去一年半載的,我也想跟着過去,而公司的事我可能暫時管不了這麼多。所以,我想問一問,您想不想繼續經營媽媽畢生的心血,現在,我想有你在,我暫時的交給你,我也會放心,現在,我就想問一問您的看法。”

    許萬重聞言,點頭表示明白,但是卻皺眉的看着她,“爲什麼你也要跟着去?其實現在交通工具這麼發達,這你要你肯放自己的假,你儘可以去看他,不一定要跟他一起呆在美國,不是嗎?”

    曲淺溪但笑不語,“但是我已經決定了,我現在就想問一問,您的看法。”

    她跟凌彥楠其實是怎麼樣,已經是定局了,三四年了時間了,如果真的要擦出什麼火花早就已經燃燒起來了,但是興許是她的心一直都不再他那裏,所以他們兩人在愛情的角度上說,都是出事狀況。其實,現在他們兩人都明白,他們是不可能的了。

    只是,這一次她跟着他去美國,不過是想出去冷靜一下,也給機會讓連慕年認真的想一想。

    想一想她以後該怎麼辦,該不該接受連慕年,也讓連慕年想一想,真正的認清自己的感情,要是還在這樣的環境下下去,他們兩人都不會又突破的,所以,出去走一走或許更加能知道自己心裏真正的想法。

    既然曲淺溪都這麼說了,許萬重也不再擔心她的感情事,“如果你真的信得過我的話,那公司的事就放心的交給我好了,你可以去做你自己的事情。”

    曲淺溪點頭淺笑,“嗯,謝謝您。”

    曲淺溪對他是客氣的,許萬重能聽的出來,雖然還沒這麼親近,但是比起之前她對他的厭惡已經有了進步,他也不會太過強求,也就沒有問過輕輕的這一點。

    許萬重想起曲淺溪的女兒,那個他曾經一次次的跟許美伊說過不要讓孩子出生,卻還是平安降世的孩子,他眼眸一暗,“小侑……”

    “嗯?什麼事?”曲淺溪能感覺到他的欲言又止。

    許萬重搖搖頭,淡笑,“沒什麼,你決定了就去作罷。”想見一見孩子的事,他沒臉提。

    ……………………………………………………

    連慕然知道凌彥楠的心裏只有曲淺溪,而自家大哥的心裏只有曲淺溪,她現在弄不清楚輕輕的心裏是怎麼想的,但是她知道,曲淺溪跟凌彥楠已經結婚了,過得不錯,她於情於理都不該踏進他們兩人的世界,當一個第三者,這對誰都是一種傷害,哪怕是她自己。

    所以,在得知明天父母就會過來時,明知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她還是連夜的打包行李,坐上飛機逃跑了,到了國外才打電話給連慕年。

    連慕年眯眸,“我雖然說放你假,但是爸媽還有爺爺你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了,你怎麼也得見一見他們你才走吧,現在這樣子,算什麼?我怎麼覺得……你在逃避,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們?”自家妹妹對親情還是擺在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上的,家裏也有一段時間不見面了,明知明天父母就過來了,她卻這時候離開了,要不是有什麼蹊蹺,他還真的不相信。

    連慕然心虛,“沒、絕對沒有,我能有什麼瞞着您?你看公司的事還好好的吧。”

    連慕年輕哼一聲,雖然不相信,卻也不想逼迫她,只是說,“你最好今早回來,就算不會來你也自己打電話跟老人們說清楚,不然他們又在怪我勞力你。”

    知道過關了,連慕然心裏鬆了一口氣,掛了電話。

    許萬重坐在辦公室裏,卻深深的蹙起了眉頭。

    儘管自己的妹妹掩飾得不錯,但是他還是隱隱的在電話的那邊聽到了,她說話的心虛,只能說她是真的有事瞞着他。

    她這麼急着離去,或許……是不想見到長輩們,有事瞞着長輩們……

    這個理由成立。

    想到這,他隱隱的有些擔心,纔想打電話給王天鳴叫他叫人查一查她的事,但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他的祕書進來,叫他過去開會了,他只好放下手機,將這件事先緩一緩。

    ……………………………………………………

    第二下午五點多,老爺子和連安昂夫婦就到了,連慕年工作忙,卻還是錯開了時間,先接了念念下課,在過來飛機場接長輩們。

    雖然跟老爺子和連安昂夫婦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念念不怕生,很愛笑,又聰明,逗得長輩們笑眯了眼,開心得不得了,連少言的連安昂都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吃了晚飯,跟念念玩了會兒,長輩們三人顯然是有話想要對連慕年說,連慕年讓念念跟連慕楓去遊戲房玩遊戲了,支開了兩個孩子,他們纔在客廳坐了下來。

    長輩們知道現在在家裏看不到曲淺溪,就說明曲淺溪跟連慕年的事還沒解決,他們也異常的憂愁這一點,畢竟連慕年也三十多歲了,年紀不小了,是時候成家了,雖說有了念念,但是到了年紀還是成家比較好一點,凌月菲是連慕年的母親,自然是最替兒子操心這件事了。

    凌月菲說起這件事,連慕年俊臉微沉,淡淡的說:“媽,感情的事勉強不得。”

    “既然知道勉強不得,爲何還要勉強淺淺?她已經嫁人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你又何必勉強自己一定要守着她?你們之間的恩怨也過去了,你也應該重新開始了。”

    “媽……”連慕年皺眉,“我不是勉強,是心甘情願,不一樣的。”

    “可是,她都已經——”

    連安昂嘆了口氣,看了眼凌月菲,“好了好了,你就少說兩句吧,這件事既然勉強不得就隨他去吧,你要他重新接受一個不熟悉的女人,也不容易,徒增不開心而已。更何況念念也纔回來多久?跟年的感情也不夠深厚,年說什麼也不適合在這個時候談感情,男人嘛,遲一兩年結婚也沒事,你啊,你別操心了,緣分的事也勉強不得,該來的自然會來。”

    凌月菲看了眼連安昂,沒有再說話。

    連慕年起身,說,“我上樓去看看念念,你們聊吧。”

    長輩們看着他的背影,嘆了嘆氣。

    連慕年上了樓梯,想起連慕然的事,忽然回頭說:“對了,小然在昨天去的旅遊,我感覺她好像有事瞞着你們,怪里怪氣的,你們不要只關心我的事,她也而是六二十七了,是時候該找個人了,別再像幾年前那樣,整天給她忽悠去了。”

    “你妹妹的事我們自然也是要提的,只是不知道這個丫頭這麼鬼靈精,偏生在這個時候去旅遊。”老爺子老臉一沉,如是說着。

    連慕年淡然一笑,轉身上樓,進去了遊戲室,念念跟連慕楓還在完遊戲,屋子裏盡是歡聲笑語,他不禁勾脣一笑,家裏自從念念在後,家裏總算有了一些歡笑。

    念念雖然也是他們連家的孩子,但是念念卻不像他們上幾輩的人一樣,呆板冷漠、剋制沉靜,在他們連家可是少有的存在,卻帶給了家人許多的快了,今天長輩們如此高興可知,念念的歡樂大家是開心的。

    “念念,要睡覺了哦。”連慕年笑,看了眼自己弟弟,將念念抱起來,往門口走。

    念念可憐巴巴的撅嘴,“可是我還沒跟大哥哥玩夠呢……”

    連慕年笑點她的小鼻子,“可是……已經很晚了哦,明天還要上課,念念起不來怎麼?。”

    “好吧……”念念不甚情願的點頭。

    連慕年將念念抱回她*上,坐在*上替她蓋好被子,笑吻了下念念,他頓了下還是問:“念念現在不能每天都見到媽媽,會不會覺得不開心?會不會怪媽媽不像以前有這麼多時間陪你?想不想念媽媽?”

    念念眨着眼兒,小手指笑米米的扯着被單,聞言認真的側着腦袋想,“剛開始的時候,沒有我熟悉的人,所以會害怕,念念不能每天見到媽媽會覺得不習慣,可是現在不會了啊。”

    “爲什麼現在不會了?因爲念念知道家裏所有人都對念念很好嗎?可是,儘管如此,媽媽在念唸的心裏也是不能代替的吧?”

    “嗯!不能代替哦,就連爸爸還有爹地都不能哦。”念念很認真的點頭,眨着眼兒想了想,說:“前幾天,我看電視的時候看到電視上說媽媽生下我是很辛苦的,要痛很久很久哦,還會出很多很多血,念念最怕痛了,出一點血都覺得痛,那媽媽出很多很多血,那是得多痛啊,媽媽這麼痛還要剩下念念,那媽媽得多愛念唸啊。而且媽媽對念念是最好的,念念小時候一直就是媽媽照顧的,媽媽很辛苦,我生病的時候媽媽還哭呢……”說到這,念念眼兒酸酸的,泛紅了。

    連慕年將她的一雙小肉手護在手心,眼裏心裏都是一股暖流,他跟淺淺的孩子,真乖,真孝順,他笑吻了吻手心溫熱的小手,“念念爲什麼跟爸爸說這些呢?”

    “啊?”念念眨眨眼兒,“念念說這些只是想告訴爸爸,就算媽媽沒空陪我,我也不會怪媽媽,因爲念念知道媽媽最愛念唸啊,媽媽真的最愛念念哦,念念住院哭媽媽也跟着哭。所以,知道媽媽愛念念,所以也知道媽媽不來看我是有事情要做啊,我明白的。”

    連慕年笑,更加握緊了她的小肉手,看着她絢爛純真的笑容,心裏被填的滿滿的,他看得還沒有一個孩子透,還沒有一個孩子瞭解曲淺溪,所以,曲淺溪的選擇,未嘗不對。

    他垂眸笑了,不由自主的說:“念念,爸爸也愛你,知道嗎?很愛很愛哦。”

    連慕年不是那種將愛放在口邊的人,興許是念念是小孩子,她也懂這一點,所以,她害羞的抽出小手,咬着小嘴笑米米的拉上被子,害羞的躲進被窩裏了。

    “呵呵……”連慕年笑,是我們家念念害羞了?

    ……………………………………………………

    曲淺溪知道,她要離開c市前往美國,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念唸了。

    所以,出國所要忙準備的事也準備得差不多了,她也是時候該跟念念說一說,孩子雖小,卻是一個聰明的孩子,她知道念念會懂。

    她今天沒有直接的叫連慕年將念念帶出來,而是去了連慕年的住處,因爲她有事想要跟連慕年說,只是,她並不知道連家的兩老都在。

    曲淺溪見到三位長輩,也是一愣,因爲連慕年並沒有告訴她這一點,她意識下的看了一眼連慕年的方向,連慕年笑,“進去坐吧。”

    曲淺溪點頭,長輩們在也好,她要說的話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老爺子見到淺淺還是歡喜的,“淺淺,你來了?”

    曲淺溪坐下,笑,“嗯,爺爺,您最近還好嗎?”

    “好。”老爺子笑,想起許萬重的事,他頓了下,拍拍曲淺溪的小手,沒有再說什麼,見念念蹦蹦跳跳的下樓,往曲淺溪這邊跑來,他就樂了,眼眸開懷的圍着念念轉。

    曲淺溪親了親念念,跟她說了一會話,問她有沒有好好的孝順長輩,再安撫了一會兒才說:“念念先上樓跟小叔叔玩好不好,媽媽有事要跟爸爸,長輩們說哦。”

    念念上樓後,曲淺溪才說,“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今天除了想見一見念念,還想將念念的戶口之事在這兩天辦一辦。”

    “戶口?”

    “嗯,念念的戶口現在是在凌家哪裏,現在念念已經回來了連家,是連家的孫女,我想,還是將戶口弄回來好一些,您們看呢?”

    長輩們不知道曲淺溪已經不跟連家搶孩子了,聞言不禁一驚,驚喜的看着她。

    連慕年抿了抿薄脣,沒有說什麼。

    “如果是這樣,那就最好了,我們連家的孩子,就該擁有我們連家的戶口。”老爺子笑道。

    曲淺溪點頭,緩緩的起身道:“我想說的就是這件事,也說完了,我先上去跟念念說說話了。”

    曲淺溪上樓了,老爺子笑意才收斂了些,皺眉的問連慕年,“你早就知道這件事了嗎?他怎麼覺得他一點都不覺的吃驚?”這麼好的事,他既然知道了,怎麼也不跟他們長輩吱一聲,真是的。

    連慕年點點頭,語氣很淡,“她已經說過不跟我爭念念了。”

    凌月菲就愛你兒子神色沉寂,不怎麼開心,沉默不語。

    老爺子皺眉,不知道說什麼,因爲他以爲他會高興呢,畢竟之前爲這件事他們還打過官司呢。

    凌月菲之前也想不明白,但是忽然間,她似乎懂了,“你不高興是不是因爲淺淺放棄了跟你爭念念,就是丟下念念不管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