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零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零四章字體大小: A+
     

    一路上,雖然大家都有一肚子的話要說,卻誰也沒有開口。

    到了飯店,藍雨覺得訝異的是,曲淺溪跟連慕年,還有凌彥楠竟然都在!

    “這……”藍雨扭頭看向許萬重,許萬重面無表情,“坐吧。”

    雖然許萬重沒有多說,但是藍雨卻知道自己過來是爲了什麼,而大家過來的目的是明確的,也不想浪費時間,在藍雨坐下來後,直接的就開始討論了。

    半個小時後,事情終於明朗了,但是藍雨跟許萬重的臉色卻異常的難看,而藍雨直接的冷睨着許萬重,“心悠會死,跟你脫不了關係。”

    許萬重拳頭緊握,臉色蒼白異常,卻沒有反駁他的話。

    藍雨輕哼一聲,“我曾經說過很多次,心悠對我只是很單純的大學同學,朋友、知己,除此之外,並無其他。而那時候,她只是想跟我在公事上合作而已,是你想太多了。”

    “但是你對她卻不是這麼簡單。”許萬重抿脣,人他一直都知道曲心悠跟藍雨是很要好的朋友,在他認識曲心悠之前,他們已經認識了,感情也很好,好得讓他看在眼裏覺得非常的不舒服,而且在跟他結婚後,藍雨還是一隻的都是單身的,他只見過他幾面,他卻能非常清楚的知道,藍雨對曲心悠絕對是男女之情。

    “就算如此,你們也在一起了,我什麼時候做過這種挖人牆角的事?我知道心悠對我不是那種感情,所以我一直都沒有對她說過我的心情。”

    許萬重不語,抿着薄脣看着他。

    其實,事情大概是這樣子的。

    藍雨跟曲心悠是很要好的好朋友,而兩人的喜好跟興趣都一模一樣,所以都在畢業後,開了家廣告公司,公司越做越大,在各自的城市都算是有名的,十七年前,兩人再次見面,想大家一起合作,見面的次數自然就更加了。許萬重一直都不同意曲心悠跟藍雨一起合作的,因爲他感覺藍雨對她別有用心,但是曲心悠卻覺得他多心了,堅持自己的一間,最後許萬重還是妥協了,放心曲心悠做自己喜歡的事,但他們兩人合作了一段時間後,許萬重明顯的感覺到曲心悠變了,不再對他撒嬌,甚至開始躲着他,疏遠他。這時,不安分的許母卻拿出了曲淺溪跟藍雨兩人的dna報告,證實兩人是百分百的父女關係,許萬重自然不會相信,因爲曲淺溪跟她長得真的有幾分相似的,而他也知道許母的目的是什麼,自然不去理會,但是曲心悠對他越來越冷淡,兩人見面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即使見面,曲心悠都不會給他好臉色,她甚至一聲不響的帶着女兒想去跟藍雨見面,這時,對他而言,是煎熬,對曲心悠的信任開始慢慢的瓦解,最後,他自己得到了藍雨的頭髮,做了dna,結果還是一模一樣,他才真正的相信。

    這時,怒火攻心的他開始質問曲心悠,曲心悠覺得是侮辱,因爲根本不可能,女兒是誰的她自然一清二楚,爲了清白,她親自自己去找了藍雨去驗了dna,但結果卻讓她失望和詫異,就連藍雨都覺得荒唐,但無論如何,結果都出來了,一次會出錯,多次的接過是如此,還能有錯嗎?

    即使是這樣,藍雨還是堅持曲淺溪並非他的女兒,因爲自知不可能,而曲心悠也是堅信曲淺溪是許萬重的女兒,但任她怎麼解釋,許萬重都不相信了,夫妻兩人的關係弄得很僵硬。雖然如此,跟藍雨進行了一半的計劃還是要繼續的,但是許萬重知道曲心悠還是去跟藍雨見面,他火了,將她關了起來,不讓她跟藍雨見面,關了幾天,曲心悠知道他是認真的,氣沖沖的打電話給他,放話說要是再關着她,就死給他看。

    他覺得她是氣話,不作理會,這時,他也收到了一個錄音盒,裏面的對話讓他氣沖沖的從外地趕了回來,見到的竟然是她的屍體。

    這就是事情大概的經過。

    曲淺溪咬牙,冷聲道:“好了!現在再說這些都沒有用,接下來,我要證據,爲讓那個害死我媽媽的人償命!”

    頓時,全場肅靜,沒有說話。

    連慕年頓了下,才說:“剛纔的事,我們能找出四個疑問。”

    其他四人聞言,均看向連慕年。

    連慕年頓了下,看了眼許萬重,“第一、曲媽媽爲什麼會疏遠你?難道真的是移情別戀?”

    許萬重抿脣不語,而藍雨則立刻的否認,“我們認識了十多年了,要是她真的對我有愛情,我不可能看不出來!這一點我敢保證,如果她真的喜歡我,而我對她的感情也不變,就算你們已經結婚了,我也不可能會放手!”

    曲淺溪皺眉,“如果不是這樣,那爲什麼媽媽會……”

    “所以說,事情有蹊蹺。”凌彥楠接話,看了眼連慕年。

    “這個先放着,相信很快會有答案的。”連慕年看了眼許萬重說:“第二、多次檢驗,都得出的結論是淺淺是藍老闆的女兒,而我們只做一次實驗,就說明了她是您的女兒,其中,出來什麼問題?”

    許萬重眯眸,“你的意思是,她早就在醫院裏做了手腳?”

    凌彥楠摸摸下巴,接話,“我記得,那時候這邊附近,只有一家大型的醫院,你們都是在同一家醫院做的檢查報告嗎?”

    “嗯,的確是同一家,這家醫院是附近最大的一家醫院。”

    “所以,這一點就不用再說了,她早就做好了準備,讓你們掉進陷阱裏。”曲淺溪咬着下脣,扭頭問許萬重,“你有沒有跟我媽媽說過那個女人還有許美伊的存在?”

    “沒有。”

    曲淺溪抿脣,“我想,我媽媽會疏遠你,應該是知道了這件事,那個女人應該來找過媽媽,而她也知道了媽媽跟藍老闆走得近,才用這一點做文章。”

    說着,她扭頭問,“媽媽從來沒有提過這一點嗎?”

    “沒有。”許萬重抿脣。

    凌彥楠接口,“時間太短,她可能還沒想好該怎麼跟你說,所以纔會疏遠你把。”

    藍雨也說:“我也記得,那時候,她的心情好像很不好,整天心不在焉的。”

    “所以,第一個問題有了答案。連慕年說着,又說:“錄像帶是怎麼來的?內容是什麼?”

    聞言,所有人都看向許萬重,許萬重抿脣,看了眼藍雨,藍雨皺眉,“你該不會想說,這件事跟我有關係吧?”

    許萬重看着他,“在dna報告出來後,你有沒有跟心心見過面?”

    “見了一次。”

    許萬重眼眸變得更加冷厲,“說了什麼?!”

    “沒說什麼啊,說了些你們的事,也說了些公司合作的事,沒有了。”

    “是嗎?”許萬重審視的看着藍雨,“等一下我回去拿錄音帶。”

    連慕年聞言,知道許萬重沒有現場說出來,就說明內容是他所忌諱的,所以又可能會有誤會了,但是現在沒有答案,“第四,曲媽媽爲什麼自殺?真的是自殺嗎?難道就沒有他殺的可能?”

    連慕年的話剛落,頓時都安靜了下來,看向當事人。

    許萬重卻起身,“你們等我一下,我去拿錄像帶,或許就能知道。”

    連慕年也跟着起身,“反正我們等也是等,我們一起去吧,或許會更加快的知道結果。”

    許萬重也沒有說什麼,轉身離開。

    於是,爲了尋找答案,所有的人都到了許萬重的家。

    …………………………………………………………

    這個房子已經屬於許美伊的,所以,許母覺得她留下來也是理所當然的,就沒有搬走。

    許美伊最近睡眠不好,凌晨天微亮時,聽到了些微小的聲音,蹙了蹙眉,了無睡意的起身,走出房間。

    走廊的燈亮了起來,許美伊見到許母站在遠處,拿着鑰匙開着許萬重的書房的門。

    許美伊眯眸,剛想開口叫她,許母就進了書房,她忙跟上去,門沒有鎖上,只是虛掩着,露出一條裂縫,許美伊見她驚慌心急的翻找着許萬重的書桌的櫃子,翻亂後又重新小心整齊的擺好,恢復原樣。

    許美伊想起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擔心她又做出讓許萬重生氣的事來,推開門麼冷聲道:“媽媽,你爲什麼要來翻找爸爸的東西?你到底在找什麼?”

    “小、小依?”許母心虛,乾笑了下,“我沒找什麼啊。”

    許美伊倚在門邊,咬着下脣道:“你已經惹爸爸生氣了,如果爸爸知道了,會更加生氣,你沒想過後果嗎?!”

    “我……我也是爲了你好,你爸爸那些重要的東西,你什麼都沒有得到,我……”

    “爸爸重要的東西自然會放好,用鎖鎖好,你以爲你拿得到嗎?現在好了,你什麼都拿不到,要是給爸爸知道了,你不但什麼都得不到,還會讓爸爸再次怪罪我!你這是幫倒忙!你現在給我出去!不要再進來這裏了!”

    “小依!你爸爸這麼對你,難道你就沒有什麼想法?這不像你!”

    許美伊抿脣,嗤笑一聲,“那你還想我怎麼樣?現在我有什麼?你?呵……”

    許母見到許美伊自怨自艾的模樣,也心酸,“小依……”

    許美伊輕哼一聲,“如果我再做了什麼讓爸爸生氣的事,或者是讓曲淺溪不痛快的事,誰會給我撐腰?我拿什麼去賭?我賭不起!沒資本了!”

    許母不再說話。

    “所以,我現在安安穩穩的過就好了,其他的我不想去想,你也不要給我惹什麼麻煩,你給我出去這裏,不要再進來!”

    許母回頭看了看書房,沒有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許美伊掃了眼書房裏的東西,苦笑了下,關門走出書房。

    …………………………………………………………

    他們五人說走就走,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許萬重雖說會要搬走,但是他還有很多東西還是沒有來得及搬走的,只是他出去了別的地方去住罷了,所以,他還是回去了那棟房子,而他也知道,許母跟許母應該會在。

    他們到的時候,許美伊的確在。

    許美伊這兩天睡不好,臉上異常的憔悴,身穿一件睡衣就下樓了,站在樓梯處見到他們五人,吃了一驚,愣在了原地。

    許萬重領着他們到了客廳坐下,倒了一杯水後,才轉身上樓,越過許美伊時,見到她的打扮,蹙眉冷聲道:“又不是沒人在,穿成這樣,像什麼樣?!”

    “我……”許美伊咬脣,心感委屈,垂眸見到坐在客廳裏的四人,“爸爸,他們來這裏幹什麼?”

    “沒什麼,你回去你自己的房間去,這裏的事不用你管。”

    “可是……”

    許萬重沉默的走向書房,許美伊注視着他的背影,扭頭看向客廳的人,見到連慕年,他安靜的坐着,不言不語,不喜不悲,其餘的三人亦如此,看起來異常默契。

    許美伊感覺到連慕年是知道她的存在的,但是他卻連一個視線都不肯給她。

    她苦笑,轉身上樓,準備回去換一套衣服出來,換好衣服時,見到許母正在房間裏出來,目光迷離,好像剛睡醒的樣子,淺聲道:“小依,是你爸爸回來了嗎?我剛纔在房間裏好像聽到了他的聲音。”

    許美伊“嗯”了一聲,說:“除了爸爸,還有四個人,都來了。”

    “還有四個人?誰?”許母眼眸微閃。

    許美伊不語,轉身下樓,許母心一跳,眼眸遲疑的跟上許美伊,在樓梯處見到客廳上的四人心一驚,尤其是見到了藍雨時,指關節緩緩的開始發白,心裏開始了各種盤算,她剛擡頭,卻也碰巧的見到許萬重正從書房裏出來,心一突,緊張的看着他,生怕自己打草驚蛇,被他知道了書房裏有人進去過。

    但幸好的是,許萬重下樓見到她,掃了一眼,便不再看一眼,好像沒有發現,她才鬆了一口氣。

    許萬重下了樓,跟其他的人說了幾句話,就轉身離開了,離開前,五人都分別回頭看了眼,看了眼許母,許母一陣緊張,尤其是見到許萬重好像跟藍雨挺好的樣子,想起曲淺溪他們正在查十七年前的事,她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扶着樓梯才能勉強的維持着自己的平靜。

    “媽媽,你怎麼了?”許美伊見到她臉色不好看,皺眉的問。

    “沒什麼。”許母搖頭,“他們什麼時候來的?來幹什麼啊?還有,剛纔那個陌生的男人是誰啊?怎麼沒見過?”

    “那個是曲淺溪和我在南城的老闆,姓藍。”

    “哦,那個藍老闆跟曲淺溪很熟嗎?”

    許美伊皺眉,不大愉快的說:“不知道,但是藍老闆對曲淺溪很好,好得像自己的女兒一樣。”

    許母沒有再說什麼,點點頭。

    許美伊看了眼門被關上的方向,轉身離開。許母看着她的背影,心事重重的看着許萬重的書房的方向,但是女兒在她又不能再進去,只好等女兒進去房間午睡後,再打算進去許萬重的書房。

    許美伊這邊,他們五人都上了車後,曲淺溪才問:“怎麼了?找到錄像帶了嗎?”曲淺溪有些心急的問。

    “一直都在,所以不用找,就不知道明天再去的時候會不會在了。”

    凌彥楠點頭,說:“許美伊不知道這個帶子的存在,肯定不會去拿,要是不見了,只會是許母去拿了。”

    “我發現我的書房有人進來了,但是,就不知到她要找什麼。”

    連慕年扭頭看向曲淺溪和凌彥楠,“剛纔你們有沒有發現許母見到藍先生時,吃驚的表情?”

    凌彥楠點頭,“見到了。”

    “我們就等着她拿到了帶子,我們就差一步了。”那就是讓許母承認,曲心悠的死跟她有關,因爲他們知道,如果曲淺溪是許萬重的女兒的話,撇除其他的不說,在沒有解除這個誤會前,以曲淺溪的性子,她不可能自殺的,她也沒有自殺的理由,所以,只能是他殺!而跟這件事的幕後操作的人是許母,她也有理由這麼做,所以,她的嫌疑最大。

    現在,他們只能靜待許母自己鑽進陷阱裏,他們再一步步的揭開許母的罪行!

    連慕年發動引擎,想駕車離開,但是許萬重卻叫住了他,說:“等一下!我瞭解她,她今天肯定知道我們今天過來肯定是找證據的,所以,她一定不會等到晚上纔會進去我書房找帶子,所以,我們要等,不久之後,她已經就按捺不住了,但是車子會讓她發現,先讓人駕車離開吧。”

    其他四互看了一眼,連慕年抿脣,頓了下才說,“我先離開吧,等一下轉一圈再開回來。”

    曲淺溪點頭,連慕年就駕車離開了。

    下午,確定了許美伊已經入睡,而門外也沒有人來往,才轉身進去了許萬重的房間,進去了警惕的鎖上門纔開始心急的找東西。

    在她終於找到了東西,放進口袋時,門卻被打開了。

    許萬重的事還有三兩千字就能解決了,他的事完了後,就是男女主角,還有凌彥楠,連慕然的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