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零一章 故意?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零一章 故意?之字體大小: A+
     

    許母不敢看許美伊,因爲心虛,她訕笑了下,柔聲安撫,“小依,現在已經是深夜了,你先回去休息,我有事跟你爸爸說。”

    許美伊搖頭,她自然能聽懂剛纔他們說的話,她要弄明白什麼意思,“我不回去!我想知道都發生了什麼事!你們都隱瞞了我什麼!”

    “小依……”許母皺眉,知道事情已經隱瞞不了,挽回纔是最重要的,但現在不是說感情的話的時候,她只好沉默。

    許萬重睨了眼許母,厭煩的皺眉,冷冷的打斷她的話,“我現在沒興趣跟你算舊賬,我只想你跟我一一的解釋清楚,這個是怎麼回事!你到底隱瞞了我多少事!”

    見到許萬重發怒,許母心驚,忙保證的說:“我保證,我就做了這一點,真的,請你相信我!”

    “要是我沒有發現這件事的存在,或許我會相信你你除了這件事什麼都沒有做,但是你心虛的將屬於我的包裹拆了,還藏起來不讓我知道,其中,應該不僅僅是你想想隱瞞這個!”許萬重銳利的眼眸緊緊的盯着她,“要是被我知道了,除了這件事,你還做了其他的事……”

    “許母忙搖頭,沒有了,真的沒有了,我就做了這一件事!我保證!”

    許萬重冷哼,“是我太過小看你了,我知道你不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人,早在你設計我剩下她之後,再到最後的步步逼緊,我就知道了。但是,我發現我還是小看了你。”

    許母低着頭,“那也是因爲,我不甘心,你知道我愛你的!”

    許萬重冷笑,看着她的眼眸裏沒有一絲的溫度,“不要用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噁心我!你就是自私!見不得你離開我後,我過的比你好,你只是後悔了,又想挽回,明知道我已經有了自己的生活,你還設計我,你安的是什麼心,你自己會不清楚嗎!”

    許母雙手緊握,心裏很不好受,“我是後悔了沒有錯,但是你不是也忘情得太快了嗎?我才離開你多久?你就被那個女人勾搭上了,要怪也怪你太絕情了!”

    許萬重反脣譏諷,“你想我惦記着你一輩子,爲了你我該孤獨一輩子,纔對得起你離開我?呵……你憑什麼覺得你自己有這個資本?你是一定要我再次提醒你我從沒愛過你,你才肯停止這個無聊的話題?不要再說什麼愛不愛來噁心我,我怕我聽多了會想吐!”

    “你……”許母咬牙,眼眸被眼底涌上的悲哀填滿,惡狠狠的瞪着他。她本以爲,只要自己一直陪着他,他就能該感受到她對他的心意,他或許會動容,卻沒想到反而成了他厭惡的根源!而他的厭惡,維持了二十幾年,沒有一絲的改變!

    許萬重回敬她,冷笑一聲,“如果我許萬重真的愛一個人,怎麼會不挽回?但是你要離開,我何嘗阻止過?”

    許母被他的話氣得面青脣白,話不成語,良久之後才諷刺的說:“是啊,你是不會讓她走,但是人家要走,你也留不住,你愛那個女人又怎麼樣?可是人家不愛你,爲了離開你,寧死不屈!我是可笑可悲,但是你許萬重又好得到哪裏去?!”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隨即,許母的臉上出現另一個清晰的紅痕。

    許萬重眼眸含怒,大手狠狠的揪着她的衣襟,大手掐着她的脖頸,將她壓在牆壁上,許美伊就愛你到,嚇了一跳,什麼心思都記不得了,忙上前想要扯開許萬重的手,“爸爸,你想幹什麼?你想弄死媽媽嗎?快放手啊!”

    “滾開!”許萬重淡瞥了她一眼,“放心,我雖恨不得她去死,但是爲了她送命,還不值得,況且,現在也還不是時候!”

    許美伊心驚,被許萬重看得不敢在動,見許萬重似乎是沒怎麼用力,她才鬆了一口氣,眼神複雜的看了眼自己的母親。

    但許母卻不敢看她,別開了臉,許美伊看着,心情複雜的咬着下脣。

    許萬重扭頭看向項目,譏諷的睨着她,“你現在很得意是不是?我看你能得意多久!你以爲我還會相信你的挑撥離間?你費盡心思讓我相信小侑不是我的親生女兒,現在我既然知道了小侑是我的女兒,你以爲以前我所認知的,不會被推翻嗎?既然這件事是你在背後操縱的,那十七年前所有的事,應該也跟你脫不了不關係,你說是嗎?”

    許母心驚,但是她沒有表現出來,她冷笑一聲,“你是懦弱,不敢相信那個女人不愛你罷了,就算曲淺溪是你的女兒,這是事實。但是她最後想要跟你離婚,跟別的男人離開,也是事實,你只不過不敢承認罷了!我就怕你最後得到的,還是讓你心碎的結果罷了。”

    許萬重抿脣,厭惡的鬆開掐住她脖頸的手,“現在,你立刻給我滾出去!”

    “你——”許母咬牙。

    許萬重冷聲道:“這個房子是我的,現在我不想見到你!”

    “許萬重!”

    許萬重扭頭轉身離開,充耳不聞。

    許母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轉頭看到一直站在原地看她的許美伊,心裏也不好受,“小依……”

    許美伊在一邊聽着,總算明白了事情的經過,臉色刷白,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鬧得不可開交的父母,心底時候有什麼東西在崩塌。

    哦,好像是她心底的精神支柱。

    她一直認爲,就算她做得再錯,她什麼都沒有,但是她身後還有她的父母,雖然父親是被她氣得沒有以前*愛她了,但是她還有母親,但是現在呢?

    現在她真的算是什麼都沒有了。

    “小依……”許母緩緩的靠近許美伊,但是隻要許母向前走一步,許美伊就後退一小步,眼眸也不看許母,許母看着,能不心酸嗎?

    許母不再向前,立在原地,說:“小依,媽媽知道,剛開始媽媽的動機是不對,但是這些年來,媽媽對你怎麼樣,你自己心裏不清楚麼?你是媽媽的寶,媽媽一直都很愛你的,媽媽真的很愛你,你原諒媽媽行嗎?”

    許美伊不語,只是立在原地一步不動的。

    “小依,人的心雖說能自欺欺人,但是就算在自欺欺人的時候,也是清醒的,所以,媽媽相信,你能感受得到,也能明白真正對你好的人,只有媽媽,在你落難時,只有媽媽不折不饒的一直陪着你,爲了你而努力。”許母說道這些,笑了下,“媽媽說這些不是爲了給自己開脫,只是希望,你別恨媽媽,媽媽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想一想,誰纔是真正對你好的那個人。”

    許美伊看了她一眼,很久都沒有開口。

    許母不捨的看着自己的女兒,不放心的叮囑道:“小依,媽媽就要離開了,但是你爸爸沒有要你離開的意思,雖然你爸爸恨我,但是你怎麼說也是他的女兒,他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所以,你就留在這裏安心的住着,不要意氣用事,知道嗎?”

    許美伊還是不說話。

    “小依……”許母的聲音放輕了一些,她緩緩的靠近許美伊,這次,許美伊沒有後退,許母心一喜,靠近她後,說:“或許媽媽這麼做不怎麼對,但是媽媽還是希望你能爭取一下你爸爸的財產,媽媽有的東西不多,媽媽都能留給你,但是媽媽希望你以後能過上好日子,所以,還是抓緊你爸爸吧,好好的對他,你跟我不同,你跟他流着同樣的血,他不會對你太絕情的。”

    許美伊總算有了些表情,譏諷的翹了翹脣角,冷聲道:“剛纔的事,我都聽到了,我的存在是他自以爲的毀了他幸福的根源,你覺得他還會有多疼我?”

    “小依——”

    許美伊卻打斷她,自顧自的說:“剛纔你們吵架時,他說我是時候該嫁人了,這件事,你怎麼說?怎麼看?你覺得我該挑一個怎麼樣的人才好?”

    “小依,現在說這些幹什麼呢?不適合,這件事遲一些再說吧。”許母皺眉道。

    許美伊沒有什麼情緒,所以她的話說得雲淡風輕的,“我二十九歲了,曲淺溪跟我同齡,我只不過比她小兩個月,但是她都有一個四歲大的女兒,一個有錢的丈夫了,現在不說這些,再過一陣子,我就要三十了,以後想要找一個人,不是更加難嗎?還是說,以我坐過牢的身份,要找一個好的男人,更加難吧。”

    “小依,你怎麼說起這個了?”許母有些擔心的看着她,覺得她臉色有些不對勁,似乎平靜得有些出奇了,但是眼眸裏的情緒卻很亂,她看着,也不禁的心驚,“小依——”

    許美伊情緒一下子就爆發出來了,她咬牙大吼道:“媽媽,曲淺溪什麼都有了,她雖然沒有了爸爸媽媽,但是我呢?我雖然有了爸爸媽媽,但是我怎麼忽然間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

    “小依。”許母心酸,想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安撫安撫她,但是許美伊卻不肯讓她碰她,她的手尷尬的頓在了半空中,把上不下的。

    “我小時候沒有見過爸爸,直到我三四歲時,他纔來看我一次,你可知道那時候我有多高興?然後,我知道了,我自己也是一個有爸爸的人,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然後我就一直等着他來見我,但是在我的記憶中,除了我十二歲那年,他只出現過三次,直到後來我見到了他跟曲淺溪在一起,我才知道,他是有另一個女兒的,他爲了那個女兒不要我這個女兒。”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開始恨曲淺溪了,在心底一直暗暗的跟她較勁,甚至有時候自己跑過去打她,所以,到後來見到她過得這麼慘,我很高興,因爲我知道,爸爸只能是我的爸爸,爸爸也最愛我了,從十二歲開始,我就這麼想了,爸爸一點也不愛曲淺溪這個女兒,他愛的女兒只有我,但是,現在呢?現在一切都沒有了!原來,到頭來,我自己竟然纔是一個最大的笑話,一個不被人需要的笑話!”

    “小依……你不是,你是媽媽的——”許母心酸。

    “別給我替這些,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許美伊冷笑,“我一直都以爲你們是爲了我好,希望我以後能有好日子過,纔會煽動我在知道我自己是曲淺溪的替身後,繼續纏着連慕年,但是現在,我發現你們自己自私得可怕!是!我是愛年,是不想離開他,但是你們煽動我的背後隱藏着什麼樣的心思,你們自己會不清楚嗎?”

    許母不說話,皺眉的看着她。

    “是啊,你們說擔心曲淺溪利用連家的力量絆倒我們許家,擔心許家出事,這個理由夠好,但是今天我聽了這些話,我就明白更加深入的緣由了。”

    許母美目圓瞪,看着她,心急的說,“小依,媽媽真的是爲了你好,不是想的那樣子的!”

    許美伊卻好像聽不到許母的話一樣,自顧自的說:“你們當然要我纏着連慕年啊,因爲有了連慕年的支持,爸爸最愛的公司就能保住,你也能保持現狀,爸爸也不會發現剛纔的事,因爲你知道,單憑曲淺溪一個人的力量,她不可能能查得到那些隱藏了十多年的事情。你們想得很好,各取所需。所以,你們就煽動我,從頭開始,我就是一個被你們擺弄的棋子!”

    “但是,你們高估了你們的棋子了,因爲連慕年不愛我,所以纔有了現在這個地步,現在公司回去曲淺溪的手裏了,你的事也被揭發了,是這樣子嗎?”

    許母心驚,“小依,媽媽沒有你想的這麼不堪,媽媽真的不是這麼想的,你要相信媽媽,知道嗎?”

    “你敢對天發誓說你沒有這麼想過嗎?”

    許母一哽,沉默不語,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許美伊冷笑一聲,緩緩的後退一小步,看着她冷聲道:“我本來沒有想到這一層的,但是你剛纔跟我說要我跟着爸爸,你所說的目的讓我想到了這一層面上。你說得很好,是爲了我,其實你只是自己不甘心,在爸爸這麼對你,你自己也付出這麼多後,最後竟然什麼都沒有得到,所以,你還想要從中拿回一些好處,但是你忘記了,這件事之後,我已經不可能完全的信任你的話了。”

    許母心虛,但還是說道:“是,媽媽是有這個打算,你也看到你爸爸是怎麼對我的了?我怎麼甘心?而且,媽媽也真的是爲了你好,如果離開了你爸爸,你能做什麼?你什麼都沒有!所以,跟着你爸爸對你來說,纔是最好的。你說你想要找對象,但是這件事怎麼能急於一時?”

    許美伊冷笑,“這些是我的事。”

    說完,她轉身回去自己的房間了,許母忙跟上,“小依……”

    “不要跟過來,我現在不想見到你!”許美伊關上門,沒有再看自己的母親一眼。

    許母站在門邊,看着被鎖上的門,心裏的難受不會少。

    “你怎麼還沒走?”

    不知道過了多久,許萬重自書房出來,受傷提着一個公文包,衣衫整潔正式,好像要外出。

    “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哪裏?”許母皺眉,警惕的看着他。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現在給我離開!”許萬重冷聲道。

    語畢,也不看她,直接的越過她,轉身下樓。

    許母眯眸,跟着她下樓,很快的就想到了一個點,“你……想去找曲淺溪?”

    許萬重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一言不發的推開門,轉身離開。

    許母忙跟上,但許萬重回頭睨了她一眼,“你想幹什麼?跟蹤我?”

    許母停住腳步,沒有再跟上,看着許萬重的車子離開後,才從新的返回家裏,收拾東西。

    ……………………………………………………

    曲淺溪快要入睡時,接到了連慕年的來電。

    起身下樓來叫凌彥楠,“事情好像有結果了,我們出去吧,連慕年在外面等我們。”

    “有結果了?”凌彥楠眯眸,他還沒睡,所以眼眸一直很清醒,“你是說dna報告以紀念館到了許萬重的手裏了?”

    “嗯。”曲淺溪點頭,心情有些複雜。

    凌彥楠拍拍她的肩膀,沒有說什麼,無聲的安慰着她。

    曲淺溪但笑不語,卻也懂凌彥楠的意思,他是想安撫她,但是因爲連她自己的心情都太過複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該對這件事有什麼想法,更何況是非親身經歷之人?

    曲淺溪一直都以爲許萬重這麼對她,是因爲不喜歡她媽媽,也喜歡她,他喜歡的,愛的是許美伊的母女,怎知到頭來,竟然是他以爲自己不是他的女兒,他才這麼待她。

    但是現在呢?他知道了她是他的女兒後,他又要做怎麼樣的想法?

    曲淺溪不得而知,許萬重心裏想什麼,她根本無從猜測。

    跟連慕年約在了連家旗下的一家酒店的一個房間裏,他們到達的時候,連慕年已經到了。

    “來了?”連慕年開門,見到跟在曲淺溪身後的凌彥楠,眉頭不容擦覺的蹙起,到最後,還是沒說什麼,因爲應該要討論得聽深夜的,連慕年轉身進去給他們個倒了一杯咖啡,放在茶几上,擡頭見到曲淺溪眼底的黑眼圈很重,皺眉道:“這麼晚了,你還沒睡嗎?”

    “睡不着。”曲淺溪聳聳肩,臉色有些不好。

    連慕年凝眉,再度起身,給了炸她一杯果汁,“你喝這個吧,咖啡喝多了對身體不好。”

    曲淺溪一愣,見凌彥楠眯眸的看着連慕年,心裏有些忐忑,沒有看人,倒是凌彥楠隨即笑笑,“他說的沒錯,喝點純果子對身體好。’

    曲淺溪笑笑,點點頭,感覺到熾熱的視線來自於連慕年,她知道連慕年在電話裏說過,要她一個人過來,但是她卻故意的牽扯了凌彥楠過來,是的,她是故意的,而他明顯的看出來了,這點讓他不滿了,她心虛的忙轉移話題,說:“事情怎麼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