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決定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決定了字體大小: A+
     

    曲前程反脣相譏,“請問許先生,你現在用什麼身份來命令我?”他現在既不是她曲淺溪的父親,也不是她的上司,他憑什麼?

    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明明纔是優勝的那方,但爲何,她的心卻無比的酸澀?

    十七年前,她不止一次想,許萬重能夠如此的偏心,她莫非不是他親生的女兒?否則,她跟許美伊兩人的待遇爲何千差萬別?

    十七年前,她痛過,痛入心扉時,她也曾經想過,要是他不是她的父親,那該多好!

    但是,現在知道了他不是自己的父親,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她不知道,她要是不是許萬重的女兒,那她身上流着的另一半的血,是誰的。

    對於這一點,她一無所知。

    許萬重抿脣,臉色陰霾,“知道真相,對你而言,沒有好處!”

    “是嗎?所以你隱瞞了我十多年,知道現在都不打算告訴我?”

    許萬重看着曲淺溪,狐疑的眯起眼眸,她倔強的眼眸,他越看,越感覺像記憶中的那雙眼眸,真的是越看越像……雖然他不待見她,甚至可以說是厭惡她,但是他不得不承認,她的眼眸真的長得跟她的母親很像,越大越像,不過,也只有眼睛像而已。

    曲淺溪見他不再說話,抿着小嘴道,“請你出去!”

    許萬重再掃了她一眼,奇異的,他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

    連慕年知道曲淺溪心裏對她媽媽的事耿耿於懷,他不敢放鬆調查力度,但是他找了很多人去查,都沒有什麼結果,或者說結果還是一樣的。

    王天鳴見結果都沒有什麼變化,他勸過連慕年收手,但是連慕年不能,也不想就此收手,既然曲淺溪如此的相信她媽媽,他也應該相信她纔對,所以他的人從未停止過搜查這件事,即使查了很久都沒有查到他想要的東西。

    藍雨跟曲氏集團的合作很快就談成了,明天藍雨就要回去南城了。

    藍雨揮別曲淺溪,離開曲氏集團,在樓下時,連慕年的人攔截住了他。

    連慕年查過藍雨,知道他對曲淺溪是友好的,所以他也沒有將他當做敵人,直接開門見山的說了自己查到的東西,問他,“我只想你告訴我,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藍雨搖搖頭,無奈的說,“我對當年他們之間的糾葛,當真不清楚,我只知道衆多人之中的只知道許萬重逼死了曲心悠,將她的公司奪走,並冠上自己的姓名,其他的,我知道得真的不清楚。”

    “是嗎?”連慕年明顯的不相信藍雨的話,但是,他卻知道藍雨說的這些,他所查的資料裏並沒有出現這一點,這個讓他多留了個心眼。

    藍雨無奈的揉揉太陽穴,“我要是知道什麼,我有什麼好隱瞞的?”

    連慕年抿脣,皺眉的提出自己的疑問,“許萬重爲何要奪取曲心悠的公司?據我所知,許家的家事不俗,比曲心悠有錢多了,如果他真的是爲了錢的話,他也不會犧牲自己的婚姻,還有十幾年的自由,這樣做,根本不值得!”

    說到這,他頓覺得資料真的跟藍雨說的相差甚遠。

    有些人,是很奇怪的,他做一件事不分利益、不分錢財,只是個人的喜好而已。這或許能對許萬重的做法做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是真的不知道,要是你想知道的話,你可以查一查許龍輝,他或許會知道一些。”

    “許萬重的哥哥許龍輝?他會知道得多些嗎?”

    “不知道,但是他們兄弟兩的感情都比較深厚,或許你可以查一查。”

    …………………………………………………

    藍雨的話沒有說錯,連慕年叫人將心思花在了許龍輝的身上,果然查到了不少東西,只是……還需確認後,才能知道是不是真相。

    在這之後,他找了曲淺溪,看看她對這些資料的看法。

    曲淺溪看完這些資料,很久都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連慕年看着,忍不住有些擔心,擔心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誰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淺淺,你是怎麼想的?”資料顯示着,十七年前,曲淺溪跟許萬重、許龍輝還有許美伊都做過dna檢驗,但是結果顯示,曲淺溪是許龍輝的女兒,但曲心悠不相信這一點,咬定曲淺溪是許萬重的女兒。

    如果資料真的可靠,那曲淺溪就是許龍輝的女兒,但若果她真的是許龍輝的女兒,爲何許龍輝對她不聞不問?即使她不是他預期中的女兒,但也是他的骨肉,他也不不至於對曲淺溪的存在恍若不知。

    面對着這一堆資料,連慕年還擔心着她能不能接受時,她臉色看似很平靜的問,“許龍輝現在還在c市,對嗎?”

    連慕年皺眉,“你想去找他?”

    曲淺溪自嘲的笑了笑,“除了這個,我還有別的辦法嗎?”

    “你去找他幹什麼?證明自己的身份?”

    “資料不是說我不是許萬重的女兒而是許龍輝的女兒嗎?不找許龍輝就只能找許萬重,但是許萬重肯定不會幫我,所以,除了他,找誰也沒有用。”

    連慕年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只能點頭,“我跟你一起去?”

    良久之後,曲淺溪好像纔回過神來,淡淡的“嗯。”了聲。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去?”

    曲淺溪看了看時間,說,“吃完午飯後吧。”

    連慕年點頭,不語。

    他看得出來,曲淺溪雖然什麼都不說,表情看似也非常的淡然,但是他還是能夠感覺到她壓抑繃緊的神經,她蒼白的臉色是用胭脂怎麼也抹不去的,而她牽着揹包的小手,青筋微凸,她壓抑得很辛苦,他知道,所以也明白,她不是不在意,而且剋制着自己不要發泄出來。

    吃飯之前,連慕年叫人幫忙約了許龍輝出來,許龍輝身份不低,要約他,不容易,但是以連慕年的身份,要約他也不是一件很難得事情。

    他們吃着飯時,連慕年的人就告訴他,已經約好了人,連慕年放下銀箸,告訴曲淺溪這個消息,曲淺溪小手不不着痕跡的顫抖了下,咬着小嘴,不說話,頓時也沒了胃口,味同嚼蠟的吃完之前塞進了嘴裏的食物,就不再動筷的,放下了銀箸。

    連慕年嘆了口氣,凝視着露出了點兒情緒的曲淺溪,柔聲道,“飽了?現在過去還是遲一些過去?”

    他就知道,剛纔看資料時,她的平靜只不過是裝出來自欺欺人罷了,他不相信她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父親是誰,現在有了一定的機率知道對方是誰,但是對方的身份卻是尷尬的,她能不在乎嗎?

    “現在過去吧。”曲淺溪拿起手提包,起身,連慕年跟上。

    車子很快就到了跟許龍輝約定的地方,連慕年停下車子,但是曲淺溪目視前方一動不動的,想一個木偶,連慕年看着,心口如撕,溫暖的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溫柔的說,“淺淺,要不我們明天再來?嗯?如果你想,我也可以叫人幫你拿到跟許龍輝和許萬重兩人的dna,如果你不想見他們,我可以幫你的,你現在可以不用去見他們。”

    曲淺溪一愣,看了眼兩人交握着的手,臉色多了一抹不自然,聽到他的話,他話語裏的保護欲表現得真真切切,她聽着難得的有心情笑了下,“連慕年,我以爲你會勸我速戰速決,而不是拖來拖去,畢竟,後者沒有什麼好處,這也不像是你的風格。”

    連慕年笑,不語。

    他就是擔心她,她看似冷漠不在乎,實則,她很脆弱的,她將所有的情緒和感情都隱藏了起來,不讓別人窺視,這時他最近天觀察的出來的接過。

    他想,這幾天他不是完全沒有收穫的,者少,他也懂得她多了一些。

    淡他不說話,曲淺溪又繼續的淡淡的說,“既然躲不過,早來遲來還是得來,現在過去跟遲一些並無差別。”

    連慕年拉住她的小手,眼眸誠懇的看着她,“但是,你並不想去,爲什麼要勉強自己?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完全不出面,我可以全部幫你搞定,只要你信得過我。”

    曲淺溪聞言,擡眸看着他。

    他再三強調了這件事,她再不明白他的用意,她真的算是一個白癡了。

    她看着連慕年,這張臉還是她熟悉的臉龐,四年的歲月,沒有在他的臉上留下多少的痕跡,所以說,連慕年跟四年前,幾乎是不變的,但是,她卻發現,他有一點變了。

    溫柔的誠懇真誠的替她心疼和關懷的目光,這些,以前從來都不曾在他看她的時候出現過,但是現在卻是如此的清晰……

    她鼻頭微酸,凝眸擡起小手,緩緩的覆上他俊美如斯的臉龐,輕輕的像自言自語,“又像是問他般說,連慕年,你爲什麼對我這麼好?”

    “什麼?”儘管了兩人的距離很短,但是連慕年還是聽不到她說什麼,但是見她神情複雜,他只好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什麼都沒有說。

    曲淺溪搖搖頭,沒有回答,摸着他的俊臉的小手緩緩的滑下來,轉身下了車,脣角微微的勾了勾。

    連慕年見她下沉,忙跟上,兩人並肩立。

    此時,曲淺溪卻接到了一個電話,她的電話震動的聲響有些大,連慕年也聽見了,意識下的就側眸過來瞄了一眼,見到來電顯示的幾個字,他的薄脣緩緩的抿起,掃了眼曲淺溪,眸子又是一頓。

    曲淺溪了無笑意的脣角此刻微微的彎着,接起了電話,好像接到對方的來電,她高興不已。

    連慕年心口被什麼東西撕扯了下,他也沒有注意他們聊什麼,一言不發的加快了腳步,拉開跟曲淺溪的距離,直到聽不清楚曲淺溪在說什麼,他才緩緩的放緩了腳步,等着她追上來。

    凌彥楠這番是有事公事要出差一趟,很多事要忙,好不容易偷得半日清閒就跟曲淺溪打電話來了。

    在曲淺溪的心裏,連慕年的存在是很多人都無法替代的,要說她最信任誰,那必然是凌彥楠莫屬,所以,她將最近發生的事情跟他簡單的說了說。

    凌彥楠頓了好久,都沒有說話,只是說,“淺淺,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既然你心存疑慮,那就趁機解開了吧,省得以後都在爲這件事而操心。”

    “嗯,我知道的。”

    凌彥楠也沒有再糾結親一個問題,而是問她,“連慕年……他在陪着你?”

    曲淺溪不語,聞言意識下的就擡眸去找那個熟悉又偉岸的身影,只是,那抹身影不知道去哪兒了,她側目看了幾番,都沒有看到人,心一片空白,也顧不得聽電話了,提起腳步找人。

    “我在這裏。”

    曲淺溪找了幾分鐘後,纔在入口處找到了連慕年。

    “你……“曲淺溪說不出話來。

    在車子上時,她本來還想說,她可以自己一個人來見許龍輝,確定結果就可以了,但是直到現在,他不在自己的身邊,她才發現,那隻不過是自欺欺人,如果他不在,她根本難以平靜的支撐到現在,她也是到現在才發現,無論她心裏想什麼,無論她心裏對他還有多少疑慮,但唯一能確定的是,只要有他在,她就有了安全感,即使去哪裏,即使會緊張,但她也絕對不會害怕,只因爲有他在。

    而她也明白,這幾天,正是因爲有他在,所以,她能夠縮在他的身後,看着他爲她處理各種事情,儘管她什麼都不說,但是心裏的感謝是絕對不會少的。

    “怎麼了?”見曲淺溪拿着電話到處跑,他擔心的蹙眉,有些後悔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情緒先跑了。

    曲淺溪搖搖頭,沒有說話,拿着的電話卻緩緩的抱住了他。

    連慕年一驚,張眸看她,遲疑的開口,“淺淺?”

    曲淺溪攬着他的脖頸,沒有說話,良久才鬆開他,在你連慕年疑問中,她忽然毫無頭緒的拋出一個問題,“連慕年,你是不是很愛念念?”

    “愛,當然愛。”連慕年眼底的真誠天地可鑑,“你怎麼了?爲什麼忽然問這個問題?”這個問題跟剛纔的事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他不懂她的用意。

    “沒事,我想,我可能已經做出了一個選擇。”曲淺溪搖搖頭,小嘴微勾,“走吧,我們進去了。”

    但是連慕年卻沒有這麼好打發,如果是往常,曲淺溪說什麼他都答應,但是他卻感覺她此時話中有話,他心裏也莫名的蒙上了一層不安之中,他執住曲淺溪的小手,“淺淺,不要逃避話題,你剛纔說的選擇,究竟是什麼?跟我和念念有關嗎?”

    曲淺溪一愣,沒想到他竟如此的敏感。

    她頓住,想了想,若無其事的聳聳肩,淡淡的說,“不管你們的事,你想太多了。”

    說着,她掙開他的桎梏,淡淡的說,“你不走的話,那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進去的。”

    連慕年能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轉移話題,但是她不說,他也不好逼她,就這麼讓她逃離了這個話題。

    ……………………………………………………

    即使曲淺溪跟連慕年一路來,磕磕絆絆的折騰了不少時間,心情也放鬆了些,心態也好了些,但是在見到許龍輝時,曲淺溪還是禁不住的緊張。

    連慕年不着痕跡的將她小小緊握成拳的小粉拳納入手掌中,緩解她緊繃起來的緊張,曲淺溪感覺到他的安撫,才緩緩的放下心來,入座。

    許龍輝見到他們兩個一同的出現在這裏,似乎並不驚訝,只是淡淡的勾脣,“我以爲……你們不會來了呢。”

    曲淺溪看向連慕年,她看得出來許龍輝沒有一點驚訝的樣子,難道他視線就跟他說清楚了?

    感覺到她的疑慮,連慕年點點頭,算是回答了她。

    曲淺溪皺眉,沒有說話的看着許龍輝,這個她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的男人,她見面的次數不多,但也是有一點印象的,他不想許萬重愛繃着一張俊臉,他卻經常笑,但是笑容裏面隱藏着什麼心思,她跟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收回心思,她開始往自己在意的地方去觀察。

    經觀察,她怎麼看,都不覺得自己跟許龍輝有相似之處,而她雖然一直都不想承認,但她一直都覺得,自己跟許萬重是很像的,她跟許美伊都是,所以,儘管許萬重這麼對她跟她媽媽,她都沒有懷疑過她是否是他的親生女兒這件事情。

    曲淺溪毫不掩飾的看着許龍輝,許龍輝挑眉,淡淡一笑,“已經將她的心思摸清,你不用看了,我不是你的父親,你自然就不是我的女兒了,所以,你不用費心思的在我的臉上找跟你的相同之處了。”

    曲淺溪一愣,沒想到對方如此之直接。

    “那你知道我是誰的女兒?”

    許龍輝輕抿了一口茶,淡淡的說,“你自己不是已經知道答案了嗎?”

    曲淺溪張眸,“你是說……可是,資料上說,你是我的——”

    許龍輝直接的打斷了她的話,“如果你相信那些資料,你現在還會過來找我嗎?”

    曲淺溪不語,第一次覺得,對方真的是一個聰明人。

    “我知道,你想要得到你想要的東西,無非就是缺少了一樣……許萬重的dna,這一點,如果你想要,我也可以幫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