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相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相信字體大小: A+
     

    連慕年刷了眼許母,溫柔的將曲淺溪轉過來面對他,“淺淺……你知道了?”

    曲淺溪眼眸垂淚,擡起眼瞼,說不出話來,“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連慕年將她攬入懷裏,溫柔的撫摸着她的發端,挺拔的鼻頭輕輕的磨蹭了下她的發端,沒有說話。

    曲淺溪看着他的俊臉,知道此刻她應該推開他的,但是隻要她想到剛纔知道的事實,她的心就痛得幾乎沒有知覺,而現在,她什麼都不想想,直想被他抱在懷裏,感覺好像只有在他的懷裏,她纔會安心,她的心纔不會這麼痛。

    自從十七年前,她母親死去的那一刻,她同時的也知道了許美伊母女的存在。同時,她的母親敢死去,許萬重就將她們母女接進家裏來,許母跟許美伊將她趕走,而許萬重也默許她們這麼做,從此,在她的心裏,她就恨極了許萬重跟許美伊母女。

    她很許美伊母女闖進屬於她的家,搶走了許萬重,也恨許萬重因爲許美伊母女而讓她沒了媽媽,更恨他對母親的絕情,竟然因爲許美伊母女將母親一手經營的公司,一舉奪取!

    但是現在……

    她知道,原來,母親纔是許萬重跟許母之間的第三者,而她竟然不是許萬重的女兒!這些,她真的無法接受,顛覆了她這十多年來的認知,雖然她已經不忍許萬重這個父親,她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是如此,那她媽媽的死,又算得了什麼?

    曲淺溪抱住自己,眼眶又忍不住的紅了,忽然覺得好冷,好冷……

    連慕年見她臉色發白,身子微微顫抖,心一抽,忙將她緊緊的抱住她,將她嬌小的身軀納入自己的懷裏,給她取暖,給她溫熱的呵護。

    他知道曲淺溪會忽然間衝過來這邊,無非就是想問許萬重或者是許母,問一問這件事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也知道,曲淺溪不可能問得出口,“淺淺,我們回去,嗯?”

    曲淺溪神情恍惚,好像聽到了他的話,又好像沒有聽到,良久才點點頭,“好,我們回去。”

    連慕年薄脣淺勾,擁着她在他的車子旁邊頓住,輕聲細語的道,“上我的車,可好?”

    曲淺溪點頭,扭頭對自己的司機說,“你先回去吧。”

    連慕年薄脣微翹,將她半攬的進來自己的車子,坐好後,叫王天鳴駕車離去。

    許母看着連慕年的車子離開,皺眉,有些不明所以。

    這時,許萬重的車子也進入了家裏的院子裏,見她愣愣的站在原地,皺眉道,“你在這裏看什麼?”

    許母抿脣,“剛纔……曲淺溪那個踐人來了,好像還哭了,什麼都不說,又給連慕年哄走了,我只是覺得很奇怪……”

    許萬重眯眸,剛纔他就發現有涼涼高級轎車經過,但是他沒有仔細看,畢竟這個小區裏,住着的人都非富即貴,有一輛高級的小車也不是什麼值得讓人驚訝的事情。

    他聽許母這麼一說,也就知道了對方是誰了,難怪覺得剛纔的車子有點眼熟。

    許萬重想起這幾天的事情,眯眸,“她什麼都沒有說嗎?”

    “沒有。”許母說得斬釘截鐵,她跟着許萬重進了屋子,見許萬重臉上掛了點笑容,頓覺他心情不錯,觀察了他一會兒後,她才小心翼翼的問,“你,還沒有小依的消息嗎?”

    許萬重眼眸一眯,嘴角諷刺的勾起,“我該有她的消息嗎?她背叛了我,你還想我將她找回來?”

    許母思女心切,忙跟在他的身後,“萬重,小依怎麼說也是我的女兒,她也還小,犯了點錯也是不可避免的,你就不要跟她計較了。”

    許萬重冷哼一聲,“她真的該慶幸她是我的女兒,要不是知道她的身體流着我一般的血,她能活得如此的自由自在?哼,不過,我的目的到達了就足夠了,她背叛不背叛我,或者是她去了哪裏,還回不回來,對我而言,都沒所謂了。”

    許母臉色一僵,保養得不錯的臉,頓時堆滿了皺紋,“萬重,既然你都原諒她了,就趕緊叫人將她找回來好不好?小依一個人在外,我不放心。”

    許萬重冷哼一聲,起身沒有再說什麼的上樓去了。

    許母見狀,知道她不能再多說話,也不再打擾他,只是心情卻很亂,時時刻刻的擔心着自己的女兒。

    …………………………………………………………

    車子平穩的在車流裏穿梭。

    曲淺溪沒有怎麼哭,這是眼眶微紅而已,偶爾的會落下一兩滴眼淚,除了這個,就別無其他了,但是連慕年看着,卻心如刀割,除去他們年少相識的短暫時光,他們認識了差不多六年了,除了四年前女兒差點沒命,他哪裏見過曲淺溪哭了?而且還是這種一片傷心畫不成的樣兒,他怎麼也放心不下。

    輕吻了吻她的發端,不着痕跡的嘆了口氣,他看了看時間,也是午飯的時候了,他鬆了鬆她的手,柔聲問,“淺淺,餓不餓?我們先去吃飯,好不好?”

    曲淺溪不語,眼眸卻不知道瞟向了那個方向,她眼眸看着某個地方倏地一張,連慕年看着,心頭一緊,盯着她,曲淺溪叫,“停車!”

    連慕年皺眉,見她的眼眸盯着某一處看,放柔了聲音,哄道,“淺淺,這裏不能停車,你想要幹什麼?跟我說,嗯?”

    連慕年處處溫柔,是順着她的性子,希望她能將心裏的那些情緒發泄出來,就不會如此的難受了,不然他看着,心裏也發痛。

    但是,她就是不會這麼做,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她連幾滴眼淚都稀罕掉,更別說發泄自己的情緒了。

    “連慕年,我想下車,你們先回去吧,不用管我的,我沒事。”

    曲淺溪其實心智是清醒着的,而且是無比的清醒,連慕年是過度保護了,她沒有連慕年想象的這麼脆弱,就算她脆弱,也是一小段時間的,她也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就是因爲清醒,同樣的,她也知道自己的心裏想做什麼。

    她現在,知道他陪着她,對她從所未有的溫柔,他溫柔的背後是什麼,她現在不想去想,也沒空去想,只知道有他在,她心口顫動的頻率會低一下,而最根本的原因是,她眷戀他從未給過她的溫柔。

    所以,一路上,她纔會放縱自己依賴他,沉浸在他的溫柔裏。

    “淺淺……我不放心,我跟你一起去,可好?”連慕年被她推開,心裏也不好受,他多麼希望她能依賴他,但是她從未如此做過,剛纔的依賴只是曇花一現,但也說明她願意讓他靠近,這點讓他欣喜,但是這段欣喜,卻持續不久,讓他無奈。

    曲淺溪搖搖頭,推開車門,向着一家花店走進去,連慕年看着,想下車,但是又擔心曲淺溪感到困擾,會打擾到她,但是他又想陪着他,心裏矛盾得像千萬只螞蟻在身上攀爬一樣。

    她沒有進去花店,而是站在門口,對店員說了幾句話,然後手上就多了一束花。

    曲淺溪抱着話想離開,但是店員卻尷尬的叫住她,“小姐,您還沒給錢呢。”

    曲淺溪小臉一頓,她出來得匆匆忙忙的,什麼都沒有帶……

    她意識下的看向了連慕年的車子的方向,她知道連慕年的車子其實沒有離去,一直都在的,因爲她感覺到了身後他看着她的視線,沒有離開過她的身上。

    想到這,她的心顫抖了下,一種悸動席捲全身,排山倒海。

    感覺,自己是被他關注着,愛護着的,這種感覺,在他的身上,她從未體驗過……

    連慕年見到曲淺溪抱着花看着他的時候,他勾脣淺笑,下了車,走到她的跟前,“怎麼了?”

    曲淺溪看着他脣邊的笑容,溫暖輕淺得如春風,她心口一軟,感覺心裏的那抹傷痕,好像也沒有自己想象的深刻了,她微微的低下小臉,“那個……我沒帶錢。”

    連慕年笑,厚實的大掌揉揉她的發端,自錢包抽出兩張大鈔,遞給服務員,一言不發的牽着她的小手,將她帶上車。

    曲淺溪有些窘迫,之前是她叫他走的,現在卻還要他過來幫忙……

    “淺淺……”

    車子平穩的在路上和穿梭,而身邊的人卻沒有任何話語的低着頭,連慕年不會讀心術,猜不透她心裏的想法,無奈一嘆。

    曲淺溪剛纔陷入了深思,母親的事情,無論如何,還是無法從她的心口抹去。

    她擡頭,看了看周邊的風景,她一愣,扭頭看他,“你……怎麼知道我想——”這條路是去墓地的地方,他怎麼會知道?

    連慕年笑笑,“你買花,除了去墓地,還能是什麼?”

    曲淺溪心口一哽,沒有說話。

    連慕年擡起粗糲的大手,輕輕的抹去她眼角的淚痕,輕嘆道,“淺淺,讓我陪你去,好不好?就當……就當是算上念念的份兒,好不好?”其實,他剛想說,就當是他這個過氣女婿補回那四年的不足,因爲,他們結婚這麼久,他從未陪她去看過她最愛最親近的人,他的不足,又多了一項,就算他們現在什麼都不是,但是他還想有一個機會去彌補。

    曲淺溪點點頭,苦笑了下,下車後看了看周圍,“說來,我也從未帶念念來過這裏呢。”

    “要不,我叫人將念念送過來?”連慕年陪着她到了墓地,這是他第一次來這裏。

    曲淺溪心一動,但是想到自己想在這副狼狽的模樣,她要是搖搖頭,“算了吧,以後有的是機會。”

    連慕年不語,將手中的花放下,第一次認真的看着墓碑前言笑如花的女子。

    她很美,濃眉大眼具有一股英氣的美,而曲淺溪的美多了幾分柔和,她們母女也不算很像,要說像的話,只有眼睛,曲淺溪的眼睛跟是比較像她的。

    曲淺溪俯身,小手撫摸上照片笑容燦爛的即使去世十多年,但是依舊清晰的存在在她的腦海的女人,眼眸慢慢的噙滿了淚水。

    連慕年見她心緒不穩,有些擔心,卻也不忍打擾她。

    曲淺溪沉默了好久,沒有說話,半個小時過去了,曲淺溪臉上的淚痕才慢慢的風乾,也不再流淚,像是才發現他的存在般,她頓了下,扭頭回頭看着,蹲在她的身後,像一名守護者般將她護在身後的男人,他笑容淺淡,但目光溫柔。

    她看着,心微熱,心底的冰冷一點點的回熱,目光也染上了些溫柔色彩,淡淡的淺笑出聲。

    連慕年皺眉,不明她爲何而笑,“淺淺?”

    曲淺溪搖搖頭,此時的她眼眸已經一片平靜,“你先走吧,我想自己一個人在這裏呆會兒。”

    他幾乎是立刻的脫口而出,“我陪你。”

    曲淺溪嘴角微勾,良久才擡頭看他,堅定的眼眸裏已經不見絲毫的溼意,“我要重新在查這件事,我不相信這就是所謂的真相,還有……我媽媽的死,我不相信她會自殺,我不可能會相信,十多年前,我雖然還小,但是,我知道我媽媽不是那樣的人!”

    “好,我知道了,我會繼續叫人重新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人入手去查的,如果你相信我,我多叫些人去查,爭取今早要到答案。”

    連慕年還能說什麼?她要查,他只好幫她,見她說得如此堅定,他也不好打斷她,更何況,她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十多年前的事了,他們沒有絲毫的線索,要將所有都查出來,談何容易?同樣的,他們即使查了出來,事情也不見得真的就像資料顯示的那樣。

    曲淺溪點點頭,沒有再說話,沉默的繼續蹲着。

    連慕年蹲了一個小時,感覺雙腿已經麻痹,站起來的時候,有點吃力,見曲淺溪仍然不知疲倦的繼續蹲着,忍不住的皺眉,待雙腿麻痹的感覺過去後,他一聲不響的彎腰,一把的將她抱起來!

    “啊……”曲淺溪驚呼,瞪大眼眸,見到他不發一言的將她抱起,然後,往墓地外面走,她心跳加速,注意到自己的注意力再次的被他佔據,她咬牙惱怒,“連慕年,你幹什麼?快放我下來!你想要離開的話就先離開,不用管我!”

    連慕年任由她在他的懷裏不安的扭動,蹦躂,淡定的說,“我們午飯還沒吃,現在都兩點多三點了,你還想站到什麼時候?”

    曲淺溪咬牙,“我不餓,你餓的話,你自己先回去,都說你不用管我了!”

    連慕年頓住腳步,低頭看她。

    曲淺溪感覺到他停了下來,掙扎着要下來,但是連慕年雙臂如鐵,雷打不動,她氣餒,咬牙瞪他,“連慕年,你放我下來。”

    連慕年見她臉紅耳赤的模樣,別有一番趣味,他忍不住笑笑,但是,他眸子一凜,認真的說,“淺淺,既然你都認爲事情不會是資料顯示的那樣子,爲什麼還要在這裏浪費時間?現在我們要做的不是在這裏悲春惜秋,而是聯繫人去找出事實的真相,還你媽媽一個清白,我想,她不用在意別人怎麼想,她只會在意自己的女兒相不相信她,找不找得到證據,來親自證明她的清白。”

    曲淺溪一怔,眼眸一定,片刻,微微的點點頭,“我明白了。”

    連慕年點點頭,笑,“那我們去吃飯?”

    “好。”曲淺溪乖乖的點頭。

    連慕年勾脣將她抱回車子上,兩人去吃久違了的午飯。

    曲淺溪上了車,感覺到自己跟他似乎過於親密,小臉微熱,緩緩的拉開兩人的距離,連慕年怎麼會沒有發現她的舉動,只是也沒有逼她,想慢慢來,她不再抗拒他的靠近,對他而言,已經是一個飛躍的進步了。

    ……………………………………………………

    許萬重拿到了公司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這件事,被曲心悠這件事沖淡了,直到第二天,她回到公司,纔來處理這件事,而現在,也是不得不處理,因爲許萬重想要將連慕年刷下來,他來當公司的副總。

    曲淺溪皺眉,沒有說話。

    依照許萬重現在在公司的地位,他這麼做,也不是什麼過分的要求,但是……

    如果許萬重真的做了公司的副總,那她的麻煩事兒,就多了起來了。

    連慕年走進來,淡淡的說,“好啊,只要開了股東大會,只要大家同意,我沒意見。”

    許萬重抿脣,“我要的是曲淺溪自己宣佈!”曲淺溪手上的股份多,即使她下了注意,其他人歲仍然氣憤她不經大家的同意擅自決定這件事,但是,也沒有人敢對她做什麼。

    要是真通過股東大會來決定,許萬重知道自己的勝算不算高,畢竟,即使連慕年沒有公司的任何股份,只要他想插手公司的事,誰不買他的面子?誰敢爲扛他?

    曲淺溪不語,而是看向連慕年,她不知道她是怎麼打算的。

    連慕年點頭,冷笑了聲,“既然許先生如此在意這一點,成全你又何妨?不過,你以後還是小心點好,我怕我手癢了,會讓你是怎麼爬起來的,又讓你從什麼地方跌倒!”

    說着,他看了眼曲淺溪,然後不發一言的轉身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