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被發現的資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被發現的資料字體大小: A+
     

    藍老闆驚訝,“你知道了十七年前的事?”

    連慕年不語,藍老闆卻已經知道了他的意思,他皺眉,“說實話,他們之間的事,我知道得不多,即使有也只是皮毛,而且,我從來都沒有打算跟淺淺說,如果我要說的話,之前淺淺在我公司工作的時候,我就跟她說這些事了,何必等到現在?”

    連慕年抿脣,“你知道多少我不算清楚,但是你知道哪一些我卻知道,我希望你能不要跟淺淺說這件事。”

    藍老闆一愣,連慕年這是變相的警告,警告他不許跟曲淺溪說。

    連慕年臉色一沉,危險的眯眸,“怎麼?做不到?”

    “不是……”藍老闆苦笑,“放心,我會做到的,只是,據我所知,你們好像離婚了?你這麼做,好像不太好吧?”

    連慕年眯眸,不悅的睨了他一眼。

    藍老闆看着連慕年笑了下,他對曲淺溪跟連慕年的事知道得不多,但多少還是知道一點的,況且,他們好像已經離婚了,既然他們都離婚了,他還有什麼資格過問曲淺溪的事?

    連慕年不悅的睨着他,良久才斂下眼瞼說,“我是爲了淺淺好,我擔心她受不了這個打擊。”

    藍老闆看了他良久,才笑了笑,算是答應了。

    連慕年眯眸,見他答應了,俊臉也不再如剛纔的嚴肅,薄脣笑了下,“抱歉,嚇到您了,時間不早了,我們一起吃頓飯?”

    藍老闆點點頭。

    ………………………………………………

    藍老闆在曲淺溪剛出來工作時就對她很重視,對於曲淺溪來說,藍老闆算是她在職場上的恩人,所以這次她很高興藍老闆能跟曲氏集團合作。

    藍老闆過來曲氏集團跟曲淺溪一起討論合作的事,到了午飯時間,事情也談得差不多了,兩人說着要到酒樓吃一頓,曲淺溪請客。

    藍老闆走出曲淺溪的辦公室,途中,卻碰到了一個人,讓他頓住了腳步。

    許萬重也是在同一時間發現了他,眸子倏地眯起,“你是……藍雨?”

    藍老闆臉色也一凝,按絕。有些不可置信,但也感覺理所當然,很矛盾的“你是許萬重?你還在這家公司工作?”說來,他們已經十多年不見面了,雖然彼此的模樣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歲月還是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總總痕跡。

    “我爲什麼不能在這裏工作?”許萬重冷笑,說着,他眯了眯眸,“你就是接下來要跟我們公司合作的雅言廣告有限公司的老闆?”

    藍雨不語,面無表情的審視着許萬重。

    許萬重眸子一眯,“我沒想到會是你。”

    藍雨笑了笑,“如果知道是我,就不會跟我們公司合作了?”

    “是。”許萬重不怕承認,他似乎想起了什麼,緩緩的靠近藍雨,語氣低沉,“你知道淺淺就是心心的女兒?”

    藍雨還沒來得及說話,曲淺溪已經從辦公室裏出來了,見到許萬重也在,皺了皺眉,但是也沒說什麼,只是說,“藍老闆,我們走吧。”

    許萬重頓了下,溫和的笑道,“去吃飯?不介意帶上我吧?”

    曲淺溪一愣,還沒說話,不遠處也傳來了一個聲音,“我也一起吧。”

    曲淺溪扭頭,蹙眉的看向來人,皺眉,不知道連慕年在湊什麼熱鬧,而且,還不分場合的湊熱鬧,但是這麼多人在,她也不好說他。

    藍雨笑笑,假裝好久不見的上前握住連慕年的手,“呵呵,是連老闆啊,很久不見了呢。”

    連慕年但笑不語,看了眼臉色不甚好看的許萬重和曲淺溪,引路步出公司。

    四個人吃飯時,曲淺溪很少有插得上話的機會,連慕年跟藍雨像經久不見的好友般,一直滔滔不絕的聊事情,有些冷落了曲淺溪和許萬重,但是曲淺溪和許萬重也只是各做各的事情,連眼神都沒有一個交流。

    藍雨發現他們父女之間氣氛的僵硬,笑意斂了下,但是什麼都沒有說。

    吃完飯後,許萬重想送藍雨回去他住的酒店,但是被連慕年搶先了一步,他淡笑了下,“我跟藍老闆還有些事沒有談完,我送他回去比較適合,你說是嗎?藍老闆?”

    藍雨算是點了頭,還沒說話,連慕年又說,“淺淺,藍老闆好不容易過來一趟,你們也這麼久沒有見面了,也一起陪陪藍老闆吧。”

    曲淺溪皺眉,但是連慕年說得有一定的道理,他也說了,她再拒絕怎麼也說不過去,也就答應了,所以現在只剩下許萬重一個人了。

    許萬重眯眸看向連慕年,笑了笑,點頭轉身離開了。

    車上,藍雨扭頭看曲淺溪,“淺淺,你們父女之間的感情還是這麼差勁嗎?”

    曲淺溪愣了下,“你怎麼知道他是我爸爸?”她記得自己從來沒有說過這件事給他聽。

    藍雨沒有說實話,卻問,“知道這個很難嗎?”

    曲淺溪想到藍雨在跟她公司合作時應該視線查了關於她的事,所以纔會知道,曲淺溪也沒有多想。

    “淺淺,你——”

    藍老闆纔想說關於曲淺溪媽媽的事,但是連慕年卻冷然的刷了他一眼,“藍老闆,你到了。”

    藍雨挑眉,也沒有再說下去,下車離開前,對曲淺溪說,“淺淺,明天有空嗎?我們再一起吃頓飯?”

    “好啊。”

    曲淺溪看着藍雨離開,臉上的笑容倏地退去,“連慕年,你什麼意思?”他今天晚上故意避開讓許萬重跟藍雨還有她單獨相處,好像藍雨會吃了她跟許萬重一樣。

    他表現得如此明顯,她怎麼會看不出來,只是礙於有其他的人在她也不好意思說他罷了。

    “我送你回去。”連慕年輕巧的別開話題。

    曲淺溪抿着小嘴,輕哼一聲,“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連慕年嘆了口氣,無奈的說,“淺淺,別置氣,現在都凌晨了,哪裏還有什麼車?就算你能攔得到車,也不安全。”

    曲淺溪不說話了。

    連慕年見她抿着小嘴別過臉不看他,眼眸帶氣,他無奈的笑了笑,過來會兒,他想起什麼,笑意一斂,“淺淺,藍老闆的公司你一畢業就進去了嗎?一直都留在這家公司沒有離開過?”

    曲淺溪狐疑的扭頭看他,“你問這個幹什麼?”

    連慕年笑,“藍老闆對你不錯,也肯提拔你,看得出來你對他很感激。”

    曲淺溪聽到這,臉色好了些,目光悠遠,頓了下才開口道,“我沒有背景,剛畢業要找工作不容易,雖然上學時,老師同學都說我非常有廣告設計這個天賦,但是很多公司剛開始不會要菜鳥的,要有一定的經驗才能參與設計,但是我來了這家公司,他們從一開始就不看低應屆畢業生,讓他們參與設計,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展現自我的機會,正是因爲這個機會是,所以我才能夠迅速的成爲公司設計總監。”

    連慕年聽得認真,她沒有再說下去,他也不再問,直到車子到了曲淺溪的家時,連慕年臉上認真開來,“淺淺,念念的事,你打算怎麼辦?”

    曲淺溪抓住安全帶的手一愣,眼瞼垂下,良久才擡眸說,“我還沒想好,但是我卻知道我不想再打官司。”

    連慕年皺眉,“我不懂你的意思。”

    曲淺溪又何嘗明白自己的意思?她的心很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不想跟連慕年打官司,撕破臉,但是不打官司的話,大家都不會放棄孩子的撫養權,孩子的歸處是一個最大的問題。

    如果像現在這樣,其實還好,她也不介意念念多跟他相處一下,只是……以後,要是連慕年再婚,他也會再有自己的孩子,到時候……

    “給我幾天時間吧,讓我再想一想,想好了我會給你答案的。”

    連慕年擰眉,不懂她的意思,卻明白她另有打算,心底也隱隱的升起了一股不安,忍不住問,“你是不是有什麼打算?”

    曲淺溪想起凌彥楠說過的出國的那件事,她眸子一深,她淡淡的搖搖頭,“沒事,我先走了,你開車小心點。”

    連慕年聽着她類似關心的話語,如果是換了平時,她能如此安靜而溫柔的跟他說話,他或許會很開心,但是他看着她,就是開心不起來。

    看着她的背影,感覺她心事重重,他的濃眉越蹙越緊。

    …………………………………………………………

    早上上班不久,想起這兩天藍雨的到來和許萬重的防備,他頭疼的揉揉太陽穴,拿出抽屜上的資料,看了幾眼,連慕年就接到了王天鳴的電話。

    連慕年聽完了王天鳴的話,眯眸臉色也冷了下來,“許萬重讓許龍輝幫忙,已經從別的股東手裏拿到了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

    “是的,這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事情,我想,夫人那邊也已經知道了。”

    “叫人查一查許龍輝,還有,之前曲心悠的事也再查一遍。”連慕年說完,皺眉的掛掉電話,立刻離開了公司,忘記了將桌面上的資料放回抽屜裏。

    祕書小姐手中正泡着連慕年要的咖啡,見到他出門,想說話,卻被連慕年打斷了,“我出去一趟,咖啡不要了。”

    祕書小姐點頭,看着連慕年離開,而連慕年離開不久後,曲淺溪也找了過來,祕書小姐看到她,驚訝的張眸,“夫人,您來找老闆麼?”

    曲淺溪皺眉,但是也沒有糾正祕書小姐的話,而是問,“連慕年呢?我打他電話打不通。”

    “這個……老闆剛出去,我幫您聯繫他一下。”祕書小姐不敢怠慢,打了連慕年的電話沒有人接,只好打給王天鳴。

    王天鳴愣了愣,沒想到曲淺溪會過來找連慕年,有些驚訝。

    他知道在連慕年的心裏曲淺溪代表什麼,所不敢怠慢,叫祕書小姐將曲淺溪帶進去輕輕的辦公室,吩咐她不能怠慢了曲淺溪後,才掛斷電話,聯繫連慕年。

    祕書小姐得令,請曲淺溪進去了連慕年的辦公室裏,請曲前程到沙發上坐下後,轉身出去泡咖啡了,留下曲淺溪一個人坐在偌大的辦公室裏。

    曲淺溪第一次到連慕年在w市的公司,忍不住處處的大量着。

    這棟大樓一共二十多層,是一年年前建起來的,是連慕年的產物,下面的十來層聽說是租出去給別人開公司的,後面的纔是他的公司,一共有十一層,而連慕年的辦公室,剛好在頂樓,整棟樓都沒有幾個人,所以很安靜。

    她坐了坐,瞥了眼落地窗,起身,參觀了一遍他的辦公室,一百來平方米的地兒,東西不多,卻不會顯得空曠。

    他的桌面上堆了些文件,她忍不住走過去想看一眼。

    忽然,一沓文件上的一張照片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曲淺溪的臉色倏地一變,她嘴角倏地就凹了下來,冷冷的看着那一沓文件。

    她抿着小嘴,拿起文件一看,臉色越來越冷,只是她還沒來記得掀開下一頁,門就被猛地推開了,祕書小姐氣喘吁吁的身影出現在她的眼前,一把的伸手要奪過她手裏的文件。

    曲淺溪一閃,抿着小嘴睨着她。

    “夫人……請把您手中的文件給我。”祕書小姐皺着小臉,剛纔接到了連慕年的來電,她立刻就進來了。

    “連慕年調查我?他憑什麼?你不知道,他這麼做,我完全可以告他的!他這是不經我的同意窺視我的*!”曲淺溪只是看了一頁,手中的文件怎麼說也有六七頁,她除了知道里面的資料是關於她的外,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正是因爲如此,她越想知道。

    祕書小姐見到曲淺溪這麼強勢,也有些驚訝,但是她知道自己的任務就是從曲淺溪手裏要回資料,這是連慕年的命令!

    她還沒來得及說話,曲淺溪的手機就響了,曲淺溪掏出來一看,是連慕年。

    她眸子一眯,接了起來,在他還沒開口的時候,冷聲道,“連慕年,你在調查我?”

    連慕年吸了一口氣,“淺淺——你……”

    曲淺溪掛掉電話,捏着手中的文件,走出辦公室,祕書小姐想攔下她,“夫人……”

    曲淺溪頓住,扭頭看向祕書小姐,淡聲道,“連慕年都沒有阻止我,你擔心什麼?如果不相信,你可以打電話去問連慕年。”

    “呃……”祕書小姐亦步亦趨的跟着曲淺溪的同時,也打了電話給連慕年確認,連慕年那邊聲音很低落,似乎很無力,但是沒說什麼。

    祕書小姐也明白了,就任由曲淺溪走了,但是曲淺溪在離開前,忽然頓了下,“連慕年什麼時候回來?你既然能夠聯繫他,那就幫忙聯繫一下,說我有急事找他。”她差點忘記了來這裏的目的了。

    說完,她不等祕書小姐迴應就轉身離開了。

    …………………………………………………………

    曲淺溪上了車,就開始看那些連慕年收集到的信息,她看了之後,咬住下脣,臉色蒼白如紙,立刻讓司機掉頭,回去了連慕年的公司。

    祕書小姐第一個見到曲淺溪,還沒說話,曲淺溪就打斷她,“連慕年呢?”

    祕書小姐被曲淺溪來勢洶洶的模樣嚇了一跳,“總裁……他是找您了。”

    曲淺溪抿脣,“給他的號碼我,我聯繫他。”

    說着,她一把奪過祕書小姐的手機,撥了連慕年的號碼,“連慕年,你確定你收集到的信息是真的?!”

    “……”連慕年沉默。

    “說話!”曲淺溪咬牙,眼眸有了溼意,“連慕年……你告訴我這些都不是真的,我媽怎麼可能是第三者,明明是許美伊她媽媽插一隻腳進來的……,而我……竟然不是許萬重的女兒……難怪,難怪許萬重他……”

    “淺淺……這些可能不是真的,等我再叫人確定下來後,再跟你說清楚,好不好?”連慕年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微微哽咽的聲音雖然很小聲,但是他還是聽到了,心一抽,忙慌亂的說,“淺淺,你在哪裏?我去找你!”

    曲淺溪知道連慕年說的這些話都是安慰她的,只要她想一想許萬重待她如何,還有連慕年近期對藍雨的防備,她也能發現一些眉目,她知道,事情是真的。

    但是曲淺溪什麼都沒有說,掛了電話後,就將手機還給祕書小姐,咬着脣離開了公司。

    祕書小姐看着她臉色不好,想到她的身份,但心她出事,也追了出去,這是,連慕年的電話也打了進來,讓她跟着曲淺溪,他現在就過去。

    曲淺溪坐上了車,直奔去許萬重的住處,但是她下了車,直奔到門口時,卻頓住了,眼角的淚珠想掉未掉,小手擡起,卻還是沒有按下門鈴來。

    許母在二樓,她見到站在圍牆門口的曲淺溪,眼眸一下子就瞪大了,咬着脣立刻下樓來,人還沒走出門口,叫罵聲就到了,“你這個賤女人,你爲什麼會來這裏?!”

    “淺淺!”

    在曲淺溪還沒來得及說話時,連慕年也趕了過來,匆忙的自車上下來,大手按住她的小肩膀。

    許母見到曲淺溪就沒有好感,她咬牙,怒斥,“你來幹什——”卻在見到連慕年的時候,收起了叫罵,訕訕的看了眼曲淺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