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可以理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可以理解字體大小: A+
     

    早上,連慕年剛回到曲氏集團不久,王天鳴就敲響了連慕年的辦公室的門,他神色複雜的站在連慕年的跟前,欲言又止。

    “怎麼了?”連慕年皺眉,他很少見到王天鳴這副模樣。

    王天鳴將手中的一沓文件放在連慕年的辦公桌上,猶猶豫豫的說,“這個報告……是您叫我去查的關於夫人母親的事,都在這裏了。”

    “好了,你出去吧。”連慕年點頭,拿起文件時頭也不擡的說。

    王天鳴擔心的看着他,猶豫片刻,還是離開了。

    連慕年掏出文件,臉色忽然變得陰沉,又凝重,最後,甚至有些發白。

    他剛纔不是沒有發現王天鳴神色的猶豫和欲言又止,但是他卻沒有多想,想先看看這份文件再說,畢竟,許萬重隱藏得太深,他跟凌彥楠查了這麼久都沒有查到什麼,忽然間查得差不多了,他心情怎麼說也是有點小激動的,所以也沒有將王天鳴的猶豫放在眼裏,現在,看了這些文件,他也明白王天鳴眼眸裏的意思了。

    眼眸緩緩的疲憊的闔上,沉吟片刻,他打電話叫了王天鳴過來,臉色凝重,“資料的內容,確定是百分百真實嗎?”

    王天鳴點頭,“因爲至關重要,在知道這個情況時,我已經叫人重新查一遍了,接過還是一樣的。”

    連慕年不語,良久才嘆口氣,揮揮手讓他先出去。

    “老闆……”王天鳴離去前說,“夫人剛纔下了通知,等一下要過去會議室去開會。”

    “我知道了。”連慕年點頭,眉頭微蹙,頓了下才說,“這件事不要向夫人提起,知道嗎?”

    “好的,我知道了。”

    連慕年翻開資料,仔細的再看了一會兒,良久後,才起身不如會議室。

    他到達時,時間已經有些晚了,所有的人都到齊了,就差他。

    曲淺溪見到他姍姍來遲,臉色不變,淡漠的開始了今天會議要說的主要內容。

    連慕年坐在下面,看着曲淺溪整整有條的將事情和問題一一提出,並提出解決方案,薄脣笑意微漾,眼眸卻深深一直的看着她,溫柔似水,似乎並沒有發現很多股東都因爲他過分溫柔的目光而看着他,面面相覷。

    曲淺溪和連慕年兩人在公司裏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兩人各幹各的事情,兩人之間很少有交流,即使有,也像是陌生人一樣,有時候連慕年經常不來公司,他的副總好像只是掛一個虛號而已,所以他們對連慕年的存在其實還是心存疑慮的,不懂他來這裏併成爲股東一員的真正原因。

    但是,他們現在發現,好像事情有一些不一樣了。

    根據連慕年之前接手曲淺溪的股份,在她不在公司時,幫她擔起重任,現在她回來了,二話不說的就將屬於她的東西完好無缺的還給他,沒有他們想象得這麼齷蹉。

    而且,曲淺溪也好像一點都不擔心的將股份交給了連慕年,他們知道曲淺溪是有多在乎這一份股份的,她甚至一直都忌憚着許萬重,卻交給了自己的前夫,這……在外人看來,肯定匪夷所思,但是曲淺溪卻這麼做了。

    可見,曲淺溪對他是有多麼的信任啊,否則,她會冒着這麼大的危險這麼做嗎?

    現在,他們纔看出了一點小苗頭,看來,連慕年跟曲淺溪之間,肯定不會像表面看來的如此簡單。

    曲淺溪其實是一個不錯的領導者,雖沒有經驗,但是學得好,公司在她的手裏他們也不擔心,但是她在他們的眼裏,怎麼說也是一介女流,所以他們還是不想委身與她,還想着聯合各位股東將她拉下來,也趁機的奪取她手裏的股份。

    這些本來已經有了計劃的了,但是想到她跟連慕年的關係,股東們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敢再對曲淺溪不敬,也將自己的那些小心思收了起來,深怕因此而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曲淺溪不知道,短短的十來分鐘,股東們的心思已經翻了幾番,她卻只看到連慕年帶笑的嘴角,她頓了下,心口忽然緊張起來,別過來當沒看到他的繼續她的會議。

    在會議結束後,曲淺溪叫住了連慕年,兩人進去了曲淺溪的辦公室。

    曲淺溪開門見山,“公司的事還有你幫我打官司,這兩件事我都很感謝你,你什麼時候有空?我想請你吃一頓飯,也帶上念念吧。”

    “好啊。”連慕年勾脣,凝視着她,“凌彥楠去嗎?”

    “去。”

    連慕年笑容隨和,但是眼神卻堅定不移,“我不想他去,如果你真的是有心感謝我的話,那就成全我的一點小要求。”

    曲淺溪皺眉,“彥楠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念念了,想得很,我想念念也想見見他纔對。”

    連慕年不以爲然,“以後大把機會見面,缺這一次機會嗎?”

    曲淺溪不語,只好點點頭。

    連慕年見曲淺溪似乎說完了話,他起身,在離開前,他忽然扭頭說,“你叫我過來是爲了這件事?我還以爲你要因爲許美伊的事來責罵我呢。”

    曲淺溪眼眸一縮,輕哼一聲,“其實,你做得很好,我爲什麼要責罵你?”

    即使她不想承認,站在他的角度去想,或者說如果她是他,她或許也會這麼做。

    她是他孩子的母親,爲了孩子,他有責任去幫她,但奈何許美伊是他的愛人,他也應該不會因爲幫她而讓他愛的人受苦,最後的結果,已經出來了,她跟他愛的人都相安無事,他的做法不負如來不負卿,所以說他做的真的很好。

    但是,他卻獨獨的辜負了念念。放走了那個傷害念念的人,而沒有讓對方付出她應得到的懲罰,所以,說她不責怪他那是不可能的。

    但就算她責罵了他,又有什麼意義?他都已經這麼做了,事實已經改變不了了。

    連慕年眼眸一縮,倏地轉身,緊緊的盯着她的小臉,“什麼意思?”

    “對你幫助許美伊,我雖然有微詞,但是我理解你,你沒有對不起我,但是……你對不起念念,念念是我的女兒,你對不起她,所以即使我理解你,但是我也不會原諒你。”

    連慕年不語,看着她輕笑了下,“你理解我?你懂什麼?!”

    曲淺溪皺眉,“我想我們沒必要說下去了,已經跑題了,你出去吧。”

    連慕年不語,扭頭離去。

    ……………………………………………………

    曲淺溪就連慕年提出的要求跟凌彥楠說了,凌彥楠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只是笑笑,說他也正好那天有事要出差,去不了,所以也就按照連慕年的意思了。

    曲淺溪去了跟連慕年約定的地方,去到時,剛打開門,念念的小身板就向她撲過來了。

    曲淺溪笑,滿足的吻吻女兒白嫩的臉頰。

    連慕年淡笑的看着相擁的母女,但是聚焦點卻是在曲淺溪的身上,在曲淺溪看過來時,眼眸一收,自然的看向念念,“念念你不是餓了嗎?快點過來吃飯,再不吃你的烤雞翅要涼掉了哦。”

    念念一聽,吞吞口水,爬上椅子乖乖的用餐了。

    連慕年夾了些菜到曲淺溪的碗裏,見曲淺溪不自在的停頓了下,他忙移開話題轉移她的注意力,“等一下念念想起遊樂園玩,你怎麼看?”

    曲淺溪想起自己還有一點公事要處理,但是想起自己已經與一段時間沒有好好的陪陪女兒,也就答應了,“好。”

    連慕年笑,沒有再說什麼。

    四人吃完飯不久,就去了遊樂園,念念一路上都是蹦蹦跳跳的,很開心,曲淺溪揉着念念的小腦袋,笑問,“念念爲什麼這麼開心?”

    念念笑米米的對着小指頭,咧着小牙齒,點着小腦袋,“那是我跟爸爸媽媽第一次去遊樂園啊,當然開心了。”

    曲淺溪一愣,“你……”她開始叫連慕年爸爸了?

    連慕年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溫柔的摸摸念念的小腦袋,笑道,“已經差不多十天了。”

    曲淺溪一愣,沒有說話。

    她看着被連慕年抱在懷裏,蹦蹦跳跳的女兒,心底柔軟。見女兒出了汗,她掏出手帕幫她擦汗,但念念卻調皮的吐舌,動來動去不安生,曲淺溪無奈,連慕年卻緊緊的抱着念念,溫柔的說,“念念,聽話,不要讓媽媽難做。”

    念念吐吐舌頭,聽話的不再亂動。

    曲淺溪一愣,心口微澀,這纔多久?念念已經開始向着連慕年了……

    司機是以爲四十多歲的大叔,是連慕年請來家裏送念念上學的,到了遊樂園時,司機幫他們開門,司機扭頭憨厚的笑道,“你們一家三口真幸福,等一下要好好玩啊。”

    曲淺溪一頓,想反駁說他們不是一家三口,但是連慕年已經笑着答,“謝謝,我們會好好玩的。”

    “你……”曲淺溪皺眉。

    連慕年將懷裏的念念放下來,笑道,“我去買票,你跟念念呆在這裏,不要動,知道嗎?”

    曲淺溪沒有說話,連慕年已經走遠了,曲淺溪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直到念念揪着她的一角,嘴饞的吵着要吃冰糖葫蘆,她纔回過神來,滿足了女兒的要求。

    買完了冰糖葫蘆,沿路回來,她看到了身邊來來往往的一家三口一家四口,孩子在父母的懷裏,手裏,笑得的異常的幸福,其中,很多都是男人去買票,女人留下來照顧小孩……

    想起司機說的話,她不禁想,他們在外人的眼裏,是不是也是一樣,是幸福的一家三口,更是一對爲了孩子的開心而奔波的父母?

    一家三口……

    曲淺溪眼眸黯然了些,意識下的擡眸尋找遠處連慕年的身影,在人山人海間,她還是一眼的看到了那個淹沒在人羣中的男人……

    曲淺溪心一驚,這時她纔想起,從他離開開始,她的視線就一直都在尋找着他的背影,所以,她擡頭時纔會如此的確定他在哪一個方向……

    曲淺溪心一緊,垂下眼眸,蹲下身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女兒。

    念念笑米米的說,“媽媽,很甜哦,你要不要吃?”

    曲淺溪搖搖頭,撥開女兒額前凌亂的髮絲,問,“念念,你喜歡爸爸嗎?爸爸對你好不好?”

    “喜歡。”念念中肯的點點頭,“爸爸對念念最好了。”

    “最好嗎?”曲淺溪知道,吃連慕年的醋有些不該,但是她還是有些心酸,“那媽媽跟爹地對念念不好嗎?難道念念有了爸爸就不要媽媽跟爹地了?”

    念念見曲淺溪的臉色好像很上心的樣子,吐吐舌頭,笑米米的說,“爸爸媽媽還有爹地,念念都喜歡,你們對念念都很好啦,都是最好的拉。”

    曲淺溪笑,心情這纔好了些。

    她起身時,連慕年已經回來了,手裏抓着幾張票。

    連慕年抱起念念,問曲淺溪,“要去漂流嗎?”

    曲淺溪皺眉,“現在天氣涼了,雖然水溫不低,但是念念受不了。”

    “那我們先去坐過山車?”

    “好。”曲淺溪點頭。

    “過山車的起點在哪裏?”

    曲淺溪一頓,皺眉,“我忘記了。”

    “你小時候很少來?”

    曲淺溪眼眸黯然了些,淡淡的笑了下,“是來得不多,就算來,也是爸爸——”

    曲淺溪笑容戛然而止,凝結在脣邊,她已經有多久沒有叫過爸爸這個詞了?

    小時候,媽媽總是很忙,她創立的公司日益壯大,所以很忙,沒空經常陪她,而許萬重的工作很輕鬆,有空時都會帶她過來玩。其實,不論許萬重是出自什麼目的跟她媽媽結婚,但是小時候,他對她是不錯的,*溺得她無法無天。

    連慕年聽到了她最後的尾音,眼眸一眯,也沒有說什麼,笑着移開了話題。

    念念今天玩得很盡興,很開心,晚上七點多的時候,應女兒的要求,進去了kfc吃了晚飯,但是敢吃飽不久,他們還沒來及離開,念念就困了,在連慕年的懷裏睡着了。

    念念今天一旦停下來,都是賴在連慕年的懷裏的,今天他抱了念念一天,雖然念念還小,但是也是有一定重量的,他應該也累了,她看着,“我來抱一會吧。”

    連慕年看着她深深的眼眸似乎讀懂了她的意思,他笑,“念念才這點重量,還累不倒我。”

    被看穿,曲淺溪的小臉一熱,別過臉沒有說話。

    回去的路途有些遠,連慕年跟司機說要他先將曲淺溪送回去,曲淺溪知道她的住處比連慕年的要近一些,也沒有推遲。

    兩人都不是多話的人,曲淺溪沒有說話,連慕年也沒有開口,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連慕年的視線看着曲淺溪不放開,曲淺溪皺眉,回頭看了他一眼。

    “你……關於你媽媽的事,你還想查下去嗎?”

    曲淺溪心一緊,皺眉的看他,“你問這個幹什麼?”

    連慕年不甚在意的搖搖頭,“沒事,就問問,我聽說你查了好久都沒有什麼信息,想問一問你是怎麼想的而已。”

    “這件事,我是不會放棄的,雖然事情現在還沒有什麼消息,但是我想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許萬重總有露出破綻的時候,我不相信我什麼都查不到。”

    連慕年不語,看着她這麼信誓旦旦,眼眸慢慢的多了一抹擔心。

    ……………………………………………………

    會議正在進行中,王天鳴忽然收到了一條信息,他皺眉微蹙,眼眸猶豫不定。

    連慕年注意到他的失態,他皺眉,沒說什麼,卻看了他一眼。

    王天鳴起身,在他的耳邊說了兩句話,連慕年眉頭倏地一緊,淡聲道,“你去聯繫他一下,我等一下就過去。”

    王天鳴在衆人詫異中走出會議室,連慕年接下來做了總結後,匆匆的轉身離開了會議室,坐上了王天鳴給他準備好車子離開了。

    王天鳴上了車後,纔對連慕年說,“夫人的電話打通了沒人接,而藍老闆的電話也是關機狀態。”

    連慕年抿脣不語,可以看得出來,他很不悅。

    王天鳴看連慕年一臉凝重的模樣,“抱歉,我應該在藍老闆到w市前就跟你聯繫的。”

    連慕年頓了下,才說,“算了。”

    他們到了曲氏集團,敲了敲曲淺溪的辦公室的門,這時,她的祕書走了過來,“連副總,總裁在裏面有事跟藍先生談,不方便見客,如果有事的話,我可以代爲轉告。”

    連慕年皺眉,“他們談了多久了?”

    祕書狐疑,卻還是回答,“半個小時了。”

    連慕年凝眉思索片刻,冷聲道,“不要跟淺淺說我來過。”

    祕書一愣,沒有說話。

    “聽到了嗎?”連慕年眼神深冷,冷睨着她。

    祕書被他看得顫抖了下,“好、好的,我明白了。”

    連慕年點頭,轉身離開,回去了自己的辦公室曲淺溪和藍老闆從曲淺溪的辦公室出來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曲淺溪將藍老闆送到樓下,才轉身上樓。

    王天鳴在樓下攔住了藍老闆,“藍老闆,我們老闆有事想跟您談一談。”

    藍老闆看了眼王天鳴,皺眉,片刻恍然大悟,“你是……連慕年的助理。”

    “是的。”

    藍老闆狐疑的蹙眉,“你老闆找我有什麼事?”

    “他想跟你談談夫人的母親的事情,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夫人?”藍老闆不知道曲淺溪跟連慕年的關係。

    “曲淺溪是我們老闆的夫人,藍老闆,你有什麼問題可以跟我老闆說,先生上車吧。”

    藍老闆雖然覺得連慕年的助理的舉動有些怪異,但是他還是上了,不久就見到了連慕年。

    藍老闆才坐下不久,連慕年就開門見山的說,“藍老闆,十七年前,淺淺的母親的事,你沒有跟她說什麼吧?”

    “你想說什麼?”藍老闆眯眸看着連慕年。

    連慕年冷然的說,“十七年前的事,我不想淺淺知道。”

    大家可能忘記了藍老闆是誰,藍老闆就是曲淺溪在南城工作的廣告公司的老闆,之前說過他知道曲淺溪的母親的事情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