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八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八十九章字體大小: A+
     

    片刻過後,曲淺溪瞬間又冷笑了一聲,眼眸微深,說,“你想挑撥離間還真的是想盡辦法啊,連慕年要是想這麼做的話,四年前,我不在的時候連慕年就可以動手這麼做了,他又何必等到現在才動手?”

    “那是小依還在監獄裏,他那時候拿到了公司也沒有用,直到四年後你們回來了,一來,他可以爲了孩子而做戲的打動你,而來又能放輕你們的警惕,這不是一箭雙鵰的事情嗎?而且,他剛知道你們的女兒還在的時候,他就已經將小依放出來了,這一點,就可以知道,他對小依還是有感情的,他還是捨不得小依受苦的。還有,就說他買通關係叫人將小依放出來就可以知道,他已經不怪小依這麼傷害了你們的女兒,況且,你們的女兒不是沒事嗎?”

    “說完了?”曲淺溪冷笑的看着他,“許萬重,我說你說了這麼多,不就是讓我不要相信連慕年,要收回他手中的大權嗎?但我偏不!”

    許萬重眯眸,咬牙輕哼,“那我就等着你被連慕年玩弄了一次又一次,看看是你對還是我對!到時候,你可別哭,我可沒有什麼同情心的。”

    “我知道。”曲淺溪笑,挑眉看他,“因爲你許萬重根本就沒有心,又何來的什麼同情心?”

    許萬重眯眸,輕笑一聲,轉身離去。

    直到許萬重離開後,曲淺溪才臉色發白的咬着脣,眸子一片陰霾,還有掩飾不去的擔心。

    ……………………………………………………

    許美依手上提着包包,頹然的走回家裏。

    許母見着,開心不已,卻還是禁不住的說道,“小依,你這個孩子,終於回來啦?你這幾天都去哪裏了?媽媽擔心死了!”

    許美伊沒有說話,放下包包,接過許母手中遞過來的水果咬了一口,雙眸掃了一眼偌大的大廳,沒有什麼情緒的問,“爸爸呢?他不在家?”

    “你爸他工作的事有得他忙呢,現在應該還在上班吧。”許母見許美依回來,很開心,在她的身邊坐下,看着她皺眉道,“小依,你纔出去幾天,怎麼瘦了這麼多?是不是跟你爸賭氣,不肯吃飯?”

    許美依沒有回答,想起這幾天發生的事,她不着痕跡的冷笑了下,淡聲說,“我上樓休息一下,等一下爸爸回來就跟我說一聲。”

    許母點頭,看着許美依上樓,感覺她有些不對勁,但是她也沒有往深處去想,見女兒回來,親自進去廚房做好吃的去了。

    晚飯的時候,許美依醒來,感覺有人坐在自己的*邊,愣了下,張開眼眸。

    現在已經是晚上,房間裏並沒有開燈,有的只是對面的樓裏傳過來的微弱的燈光,但是她卻立刻飛認出了做在她*邊的人就是許萬重,她倏地坐起身,眼眸一縮,“爸……爸?”

    許萬重低沉的聲音“嗯”了一聲,“聽你媽說你找我?”

    想到這事,許美伊心一緊,咬着小嘴不說話。

    “怎麼不說話?”黑暗中,許萬重的聲音讓人聽得不真切。

    在黑暗中,她看不清許萬重的表情,卻感覺到他的不悅,她移開話題,“怎麼不開燈?”

    許萬重不語,幽暗的眼眸卻是緊緊的盯着她不放。

    許美依被他看得有些不舒服,忐忑的靠在*上坐好,想起自己回來的目的,她眼眸暗了些,也有多一抹不知名的情緒,“爸爸,明天就是開庭的日子了,你真這麼做嗎?即使你明知道這麼做,會讓我再度進去監獄裏一次,你也要這麼做?”

    許萬重很久都沒有說話,但是眼眸卻一直都看着她,“小依,爸爸也不想欺騙你,但是你知道公司對爸爸的重要程度,爸爸想,你爲了公司,就暫時的委屈一下,但是爸爸這一次會保護好你,不讓別人傷害你的,就算你進去了監獄,爸爸也會竭盡全力的讓你過得很好,更何況,現在官司還沒打,你可不能輸人一截,自己放棄,知道嗎?”

    許萬重說了這麼多,但是許美伊卻只聽進去了一句話,那就是許萬重要公司,所以將她算計了進去。

    她苦笑了一聲,“爸爸,我是你的女兒,我難道就比不上一間破公司嗎?”她一直都知道許萬重很重視這一間公司,非常重視,小的時候,她跟許母剛搬過來跟他一起住,他就整天都呆在公司裏,很少回家,她跟許母每次找他,他都呆在公司裏,在他的眼裏,好像公司纔是他的家,有時候,甚至是過年,他也會呆在公司裏過,不會回家跟她們母女一起過年。

    所以,她也知道公司對他而言意味着什麼,但是她卻想不到,在他的眼裏,除了公司,其他什麼都不是,至少在他的眼裏,她什麼都不是!

    許萬重臉色一凝,眼神冷了些,“小依,注意你的用詞!”

    許美依搖搖頭,眼淚流了下來,“那爸爸,你真的要這麼對我?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再進去一次,我真的會死的,我不要再過那種日子,爸爸,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

    許萬重冷睨着她,起身走了出去。

    “爸爸!”許美伊不甘心的叫住他,拉住他的手,跪在*上,“爸爸,當我求你好不好?求你不要這麼做好不好?就當爲了我,我可是你的女兒啊!”

    “小依!”許萬重皺眉,“小依,爸爸不想說什麼難聽的話傷害你,但是這件事,沒得商量,如果你還認我這個爸爸,就配合爸爸!”

    許美伊暗暗的咬咬牙,輕哼一聲,許萬重說了這麼多,其中不乏煽情的話,但是那些都只不過是想安撫她,想讓她聽話而已!他對她的關心又能有多少?

    許美伊的心冷了幾分,也不哭了,看着他的背影,語氣嚴肅又認真的問他,“爸爸!真的不考慮嗎?”

    許萬重抿脣,甩開她的手,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

    許美伊頹然的躺在*上,斂下眼瞼,躺在*上,很久之後,纔拿起電話打了個電話,“年,你提出的要求,我可以答應你,希望答應了我的事,我也希望你能答應我。”

    連慕年接到她的電話,一點也不意外,“放心,既然我答應了你,就不會食言。”

    “好……”許美依聽着他的聲音,有剎那的失神。

    曾幾何時,他們也是這樣的給彼此電話,但是那時候卻是柔情蜜意,互訴衷腸,現在,他的聲音都是冰冷的,她聽着,恍如隔世。

    “年……”

    她忍不住的喚出聲,但是那邊卻是早已沒有了聲音,她心一緊,眼眸越來越溼,她看了看哪個號碼,忍不住的打了電話過去,但是那邊卻已經不在了,怎麼打,都沒有接。

    她眼神黯然,苦笑一聲。

    也是,現在的他們已經是陌路人,不、應該是他視她爲仇人纔對,所以,想要他沒事接她的電話,簡直是癡人說夢話。

    ……………………………………………………

    連慕年才掛了電話,門外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然後就是連慕楓的聲音,“哥,晚飯好了,你快點下來吃飯吧,念念好像餓了很久了。”

    “好。”

    連慕年將手機放在辦公桌上,轉身離開了。

    樓下,念念已經非常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吃飯,但愛笑的她這次卻鼓起了腮幫子,看着桌面上百分之七十都是她愛吃的菜,現在卻一點胃口也沒有。

    連慕年看着,很擔心,以爲她身體不說話,摟在懷裏他哄了良久,念念才吃了飯,但是還是悶悶不樂的樣子。

    連慕年明顯的感覺到她的不對勁,“念念?你這是怎麼了?”

    念念咬着小嘴,眼淚都在打轉了,“爸爸,媽媽怎麼這麼久沒來看我?我想媽媽了。”

    連慕年一哽,忙將女兒抱在懷裏哄,“這幾天媽媽在外工作,出差去了,明天或者是後天就能回來了,念念很快就能見到媽媽了哦,不哭啊。”

    “可是……爲什麼這次媽媽都不跟我視頻或者是聊電話?”

    連慕年心一緊,女兒比他想象的還要聰明敏感得多。

    他忙笑着安撫,毫不費力的說着謊言,“媽媽真的很忙,她知道念念會向她,所以她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才睡覺,媽媽這麼做就是爲了早日完成工作,早日見到念念。”

    “真的麼?”念念聞言,忽然就開心了,大眼笑米米的看着他。

    “嗯。”連慕年眼神深邃的看着她,“親了親她,爸爸什麼時候騙過你了?”

    念念吐吐舌頭,撓撓腦袋兒,笑米米的討好的給連慕年夾菜。

    接下來一頓飯吃得頗爲愉快,在連慕年的謊言中,念念笑得很開心。

    連慕年吃晚飯,將念念哄着睡熟了,他才上樓回去書房,回到書房時正巧的接到了王天鳴的電話,說是公司出了點事兒,要他親自處理比較好,情況緊急,希望今早過去處理。

    連慕年皺眉,沒有說話。

    明天就是開庭的日子,這麼重要,他不可能走得開,所以他沒有說話。

    “老闆,現在高層們都拿不定不主意,這麼下去,公司就混亂了,我就擔心,如果我們沒有結論的繼續拿不定主意,說不定會給人鑽空子去了,所以這件事不能忽視,而官司這邊,我會代您看着,有什麼事會立刻的跟您說清楚的。”王天鳴已經暗指說是許萬重的詭計,希望連慕年能改變主意。

    “明天我走不開。”連慕年眯眸,語氣堅定不移。公司爲什麼忽然間亂了陣腳,他也是知道原因的。

    “老闆……”王天鳴頗爲無奈,他最怕就是老闆爲了夫人的事,將公事擺在一邊,將夫人擺在第一位了,但是既然連慕年都這麼說了,他能與什麼辦法?

    連慕年不發一言的掛了電話,他頓了下,拿起電話打了個電話給連慕然。

    那邊過了一段時間纔開口,連慕年立刻說出他的要求,希望她能待他處理明天公司的事。

    連慕然的聲音吞吞吐吐的,“我……哥,我現在在外地,可能不方便。”

    連慕年抿脣,“你在外地?你去外地幹什麼?”

    連慕然心一緊,“我……有點事要處理,要去出來一段時間的,一時也回不去,要不你叫媽幫忙吧。”

    連慕年能感覺到連慕然的遲疑,好像有事要瞞着他,但是連慕然既然不想說,而他現在也沒空管她,也沒有放在心上了,無奈的掛了電話。

    想起公司的事,他眼神冷了些,打了電話給王天鳴,“叫公司所有負責這個工程的高層現在立刻趕去公司,我現在要過去開會!”

    王天鳴感到頭痛,真的替連慕年感到佩服,他現在既要處理自己的公司,又要接手曲淺溪的公司,自然忙得很,休息的時間已經夠少了,現在要是開會,那肯定要通宵了。

    “現在?可是現在已經晚上十點多了,這件事一時半刻可能弄不好,要是要處理好,怕是要四五個小時……”

    連慕年立刻的打了電話,踩着沉穩的腳步,拿起西裝,轉身駕車離開了家裏。

    王天鳴拿着電話,愁眉不展的,想起連慕年這麼做的原因,嘆了口氣。

    哎,至於嗎?

    ……………………………………………………

    連慕年處理完公司的事,已經是凌晨五點多了。

    他處理完了事情,就在公司裏休息去了。

    他最近都沒有多少時間睡覺,今天是真的睡得有些晚了,王天鳴叫他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差不多快要開庭了。

    他眼眸一緊,沉聲道,“怎麼不早一些叫醒我?!”

    說完,他看了下時間,低咒一聲,什麼都顧不得的轉身進去了浴室。

    王天鳴站在原地,苦笑了一聲,“您這幾天因爲夫人的事都沒怎麼睡覺,我不想打擾您。”

    他早上醒來時,擔心他最近太累,會睡過頭,纔會打電話給他的,想不到真的猜對了,他不接電話,他不放心,就過來了,過來後果然看到他在睡覺。

    但是,王天鳴的話還沒說完,連慕年就已經進去了浴室,很快的洗漱完畢,到了法院,那裏,凌彥楠早已經在那裏等着了。

    凌彥楠見連慕年到了,側頭想說什麼,但是見到他臉色不是很好,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是他還是感覺到他明顯的睡眠不足。

    他頓了下,認真的說,“連慕年,淺淺公司的事,辛苦你了,謝謝你。”

    連慕年抿緊薄脣,很不悅,冷淡的說,“我幫的人是她不是你。”他非常的不喜歡凌彥楠以曲淺溪的男人的身份自居,真的非常不喜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