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連慕年你真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連慕年你真狠字體大小: A+
     

    許美伊咬牙,“年,你先不要想着拒絕這個想法,孩子是曲淺溪帶大的,在孩子出生前後這五年來,她對孩子的照顧纔是對多的,而你跟我的事,曲淺溪如果想要贏得官司,肯定會被搬上法庭,曲淺溪又結婚了,能給孩子一個人完整的家庭,這所有的一切加起來,曲淺溪勝利的機率大很多。”

    連慕年冷笑,拉開兩人的距離,“你當我是傻瓜?你能想到這一點,我們連家這麼多人就會沒有想到嗎?”

    許美伊一愣,“既然如此,你們爲什麼——”

    “你可知道我爲什麼沒有這麼做?你覺得我會我捨得淺淺進去那些地方受苦?即使我能讓她在裏面也能過的很好?”連慕年說完,冷笑一聲,轉身離開。

    許美伊愣在原地,失魂落魄的,意思是他就捨得她在裏面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了四年?

    好久,她酸酸的回過神來,忙追上連慕年,不甘心的問,“爲什麼?你既然能夠輕易的贏這場官司,你爲什麼還要顧及曲淺溪?她可沒有一點顧忌你的意思啊,她巴不得自己贏呢。”

    連慕年厭惡的拉開兩個人的距離,見她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他本來不想告訴她的,但是不想她再多次的來打擾他,他只好勉爲其難的給她一點提示,“如果你能想通我爲什麼打這場官司,或許你就知道原因了。”

    許美伊搖頭,見連慕年沒有再說下去,她想了想,立刻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你想曲淺溪她——”

    連慕年冷睨她一眼,沒有說話。

    許美伊卻知道自己猜對了。

    連慕年即使沒有這麼做,看來他也有把握去打贏這場官司,所有他不急,而他沒有考慮她的提議,是捨不得曲淺溪去受苦。

    她一直以爲,他想打官司,只不過是像表面上的那樣子,要奪得孩子的撫養權,現在她才知道,原來連慕年這麼做,是爲了讓曲淺溪主動跟凌彥楠離婚,再跟他從新開始,要是連慕年贏了這場官司,依曲淺溪對女兒的在乎,她不可能會放得下女兒的。

    要說的,連慕年已經說完了,他也懶得再多說,轉身上車。

    許美伊感覺身體忽然間變得很冷,寒氣沁骨,看着自己愛的男人毫不隱瞞的表示他對另一個女人的愛,她怎麼能不心寒,怎麼能不難過?

    她苦笑,身體冰冷,她拍着連慕年的車門,咬牙道,“連慕年,你知道我是真的愛你,你爲什麼就不能考慮一下我?你曾經也愛過的我對不對?我知道我四年前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我不該這麼對你的孩子,但是……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也不是真的想對孩子怎麼樣,那是你的孩子,我不會真的對她下手的,我只是無法接手你對曲淺溪的心,我一直都以爲你是愛我的。”

    連慕年冷笑,“醫生已經下了話,說孩子沒救了,傷口這麼深,流了這麼多血,她還是一個早產兒,要不是我們念念命大,念念早就在四年前就死了!現在你說什麼都狡辯的話都可以,至於是不是真話只有你自己清楚,而我也不在乎,你知道我脾氣不好,以後沒事最好不要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否則,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許美伊心裏非常的難受,看到連慕年對她這麼討厭,恨不得她去死的樣子,她紅了眼眶,“連慕年,那我也不會成全你跟曲淺溪的,曲淺溪有罪,要是我去法院告她,你說她會坐牢多久?”

    連慕年眼神一冷,眯眸看着她,“許美伊,你找死!”

    許美伊咬脣,繼續說,“要不想我告她也可以,除非你跟我結婚,不爭孩子的撫養權,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保證不動她。”

    “你以爲你能動得了她?許美伊,你在做夢!”連慕年一點也沒有把許美伊的威脅看在眼裏,他發動車子時,頓了下,又說,“我看是我對你們許家太過仁慈了,纔給許萬重留了一點股份,看來,是留不得呢。”

    許美伊沒把連慕年的話放在眼裏,想到自己的那個親叔叔,就一陣驕傲,“年,你別小看我們許家,我們許家雖然不及你們連家,但是你別忘了,我叔叔也是做官的,官位也不低,你們想動我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連慕年不語,升起窗簾,駕車離去,留下許美伊一個人攥緊十指,冷冷的看着連慕年駕車離去。

    ……………………………………………………

    明天就是開庭的日子裏,所有的人都非常重視明天,除了凌彥楠和曲淺溪,最重視的就是連家所有的人了,爲了明天,連在京城那邊的連安昂都請假回來了。

    久違的團圓讓他們連家人一起坐在客廳上,都在準備吃飯。

    “事情準備得怎麼樣了?”老爺子杵着柺杖,很認真的問。

    “很好,爺爺請放心。”

    老爺子逗着念念,聞言嘆了口氣,也沒有在說話,到開飯時,連慕然才從房間裏下來,只是臉色有些不好看,連夫人蹙眉,“慕然,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看你的臉色很不好。”

    連慕然聽到連夫人的問話,臉色更加蒼白了,不着痕跡的摸摸肚子,微笑的搖搖頭,“媽,我沒事,可能剛睡醒,頭有些暈。”

    連夫人點頭,也沒有多想,坐下來吃飯了。

    連慕然看着飯桌上的食物,沒什麼胃口,但是還是打起精神來吃一些對現在自己身體好的一些食物,有些自己喜歡的,卻碰也不能碰。

    連家所有讓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明天的官司上,所以並沒有注意到連慕然的異樣。

    吃完飯,連慕然上樓,拿起那張她仗着自己的身份,早就拿到手的體檢報告單,臉色發白,她手中拿着電話,不知爲何,竟然撥打了一個號碼,聽到那邊出拿過來的聲音,她頓時一個激靈,顫抖着的手差點就將電話摔了出去。

    凌彥楠的聲音壓得很低,也很不悅,“這麼晚了,你找我有事?”

    “連慕然!”沒聽到那邊的聲音,他更加不耐煩了,他還有事要做,沒空理她。

    連慕然頓了下,好不容易拿穩了電話,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只好說,“對不起,打錯了,沒想到打給了你。”想了想,她還是忍不住的加了一句話,“你……現在很忙嗎?”

    凌彥楠冷聲道,“你說呢?明天是打官司的第一天,我能不忙嗎?沒事的話,我掛電話了,麻煩你下一次不要再打電話,你這樣我很困擾。”

    “你……很愛曲淺溪嗎?”連慕然怕他掛電話,還是衝動的說出了這句話,說完,咬着牙,秉着呼吸等着那邊的迴應。

    凌彥楠冷笑一聲,好像真的生氣了,語氣也陰深得有些可怕,“連慕然,你想知道什麼?你想我跟淺淺離婚,放棄這場官司讓淺淺跟你哥在一起?”

    聽到凌彥楠的話後,連慕然心裏苦澀,卻還是說,“那樣對他們來說纔是最好的,不是嗎?你明明知道他麼相愛,你爲什麼不能成全他們?”

    “我也愛淺淺,我爲什麼要成全他們?更何況淺淺還是我的妻子,我爲什麼要這麼做?!”

    說完,這回凌彥楠真的是毫不猶豫的掛了電話,讓連慕然再多說一個字的的時間都沒有。

    連慕然咬脣,好久都沒有放下手中的電話,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這張紙看得出神,眼神猶豫不定。

    她說了這麼多,其實不爲別的,就是爲了等凌彥楠說最後那句話,她也懂了凌彥楠的心意,既然如此,她說再多又有什麼意義?

    ………………………………………………

    凌彥楠掛了電話,站在落地窗前,不言不語。

    “怎麼了?誰的電話?”曲淺溪皺眉的問,凌彥楠的話她隱隱的聽到了一些。

    “沒什麼。”凌彥楠搖頭,說,“淺淺,早點睡吧,明天要開庭了,可不能遲到。”

    曲淺溪眼神暗了下,點點頭,轉身上樓了。

    她洗漱後,躺在*上,卻怎麼也睡不着,怔着眼睛看向窗外。

    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漸漸的響起,曲淺溪拿起手機一看,看到那個沒有署名卻熟悉得可以背出來的號碼,她心一跳,神使鬼差的立刻就接了,那速度,好像她的不眠就是爲了等這一封電話似的,只是等她意識到自己的衝動時,已經爲時已晚,她已經接起了電話。

    “淺淺……”連慕年輕嘆一聲,聲音淺淡,心情複雜難辨,說完,就沒有開口了。

    曲淺溪心跳鼓動的“嗯”了一聲,也沒有說話,等着那邊說話,但是那邊也沒有開口,她心一緊,攥着手機的手更是一緊。

    連慕年好像嘆了一口氣,聲音不大,就像是幻覺一樣,良久,連慕年溫柔的說了一句,“淺淺,晚安,我們明天見。”

    曲淺溪一頓,心口跳動的忍不住問,“你打電話過來,就是爲了跟我說這些?”

    連慕年笑了,聲音淺淺的,震響着曲淺溪的耳膜,“也許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打電話過來幹什麼,也許,也只是爲了想聽一聽你的聲音罷了,也許是其他,到現在,我自己也不清楚了。”

    曲淺溪心一緊,頓了頓,忽然說,“連慕年,我們就不能和.平共處嗎?念念是我們的孩子,這一點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我知道你想要孩子,但是我們也可以交替着時間帶孩子,例如沒人一週,這樣對誰都好,對誰都很公平,不是嗎?爲什麼一定要打官司?你放心,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將孩子藏起來,爲了補償你,現在念念已經在連家住了一個多月了,我忍着思念,都這麼做了,我的決心,你難道還沒有看到嗎?”

    連慕年笑了,聲音久久的在曲淺溪的耳邊迴盪,他是笑了,曲淺溪卻敏感的覺得,他的笑似乎帶着悲傷,她咬牙,不明所以。

    曲淺溪還沒來得及說話,連慕年又說,“是啊,你已經表示得很清楚了,一直以來不相信的人只有我而已,一直不肯放棄的人,一直想要糾纏着你不放,希望你能改變心意的人也就只有我而已。不過……現在既然都要開庭了,我也要堅持到底纔是。”

    “什麼意思?”連慕年的話,曲淺溪是真的不明白。

    連慕年不但反問,“我之前的提議,你不是不會考慮的了,對吧?”

    曲淺溪一愣,很快的就想起了他指的是什麼。

    連慕年說的不外乎是他希望她能離婚,然後跟他在一起,兩人一起共同努力去撫養大念念,但……

    連慕年笑了下,“我明白。”

    說完,就沒有了下文,掛了電話。

    其實,就算曲淺溪不說,他也明白,就像曲淺溪說的那樣,他們可以和.平共處,不一定要爭取孩子的撫養權,不管孩子的撫養權歸誰,孩子總歸是兩個人的,他們都愛這個孩子,是的,這樣很好,如果他不愛曲淺溪的話,他恨不得這麼做,但是他愛她,他做不到,他更加做不到就這麼的看着她跟凌彥楠在一起,甚至有些恨曲淺溪的放得開,更加恨她所謂的決心,她的決心,不外乎從側邊的告訴他,她不愛他罷了。

    ………………………………………………

    曲淺溪自連慕年掛了電話後,就沒有睡着,腦袋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直到凌彥楠敲她的門,她才懶洋洋的起身,*無眠的她看起來精神蔫蔫,眼皮底下的黑眼圈一層一層的,眼皮很沉重。

    凌彥楠吃着保姆做的早飯,皺眉,“怎麼了?太過緊張沒睡好?”

    曲淺溪笑笑,搖頭不語。

    凌彥楠吃着早飯,頓了下,似乎明白了什麼,也好像什麼也沒有明白,他吃完後,起身淡淡的說,“走吧,我們該去法院了。”

    曲淺溪點頭,用餐巾擦擦小嘴,起身,上車去了法院。

    車子是司機開的,他們兩人坐在後座,凌彥楠明顯的能感覺到曲淺溪緊繃的神經,有些心疼,嘆口氣,大手忽然握住了她無意識的攥緊了十指的小手,“淺淺,別害怕。”

    曲淺溪心一暖,感受着凌彥楠的安撫,點點頭,小手卻一點一點的抽出他的大掌,但是凌彥楠卻攥緊了她的小手,曲淺溪皺眉,“彥楠……”

    凌彥楠笑,煞有其事的說,“我們恩愛一點,對爭取孩子的撫養權也是有幫助的。”

    “我知道,可是……”可是,她不習慣跟別的男人如此的親密,即使這個男人是她名義上的跟她做了三年夫妻的凌彥楠,她也一樣不習慣。

    想到這,她想起了她跟連慕年的那三年的婚姻,不由得笑了下。

    他們即使同*異夢,但是夫妻間該做的事情,什麼都沒有少。

    凌彥楠撲捉到曲淺溪嘴角和眼底的笑容,挑眉,“怎麼了?心情忽然間變得這麼好?”

    曲淺溪嘴角上的笑容倏地一斂,搖搖頭,沒有說話。

    轉眼間,兩人已經到了法院的門口,兩人下車,十指教纏,曲淺溪咬脣,看着兩人緊握着的十指,忍着沒有抽回小手。

    他們下車的時候,連家的人除了連慕楓,都到齊了,車子跟他們並排的聽在車位裏。

    曲淺溪忽然覺得很緊張,一雙眼眸撲捉着連慕年的身影,移不開視線,直到感覺到連慕年冷凝的視線跟她對視,她才倏地收回視線,小手也被凌彥楠攥得更緊了些。

    連慕然今天也來了,站在連慕年的身側,兄妹兩人自然也能發現曲淺溪兩人緊緊糾纏着的十指,連家兄妹兩人表情不一,但是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連慕年不發一言,也沒有看他們的扶着老爺子,從他們身邊越過,走進了法院。

    曲淺溪和凌彥楠成了最後進去的人。

    很快,法院就開庭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雙方的律師都在交鋒着,只是雙方的當事人卻像看戲似的,都沒有什麼表情,出來被法官叫到的時候,說幾句話,都沒有什麼表示。

    最後,法官結案陳,內容不外乎就是說:四年前連慕年間接傷害了雙方的孩子,但是四年後曲淺溪私藏着孩子,自私的讓孩子失去了四年的父愛,鑑於現在雙方的家庭富裕相差不大,都能給孩子一個好的成長環境,這方面雙方都不相上下。

    而曲淺溪已經有了完整的家庭,但是卻不及連家的和睦和能給孩子完全的關愛,法官覺得雙方都有過失,沒有優劣之分,所以還需下一次審判,或者是讓孩子自己選擇歸順哪一方,但是孩子終歸還是小,法官也不能讓孩子自己選擇,只好暫時休息一段時間,半個小時後再審一次。

    ……………………………………………………

    這樣的結果,其實是意料之中的,所以連家跟曲淺溪和凌彥楠都很平靜的接受了這一點,等着下一場。

    連慕然皺眉,“哥,我今天早上見你這麼平靜,以爲你覺得自己一定會贏呢,現在打成平手,你怎麼還在這裏安靜的坐着?”

    連慕年笑了下,看了眼在另一邊坐着的曲淺溪,不語。

    而他們的律師沒有再得到什麼有利的證據,也都蹙起了眉頭,這可是如何是好?

    不久之後,再一次開庭,但原告是律師卻遲了幾分鐘才進來。

    總結了上一次開庭的結論,這一次,被告的律師沒有什麼好說的,而原告的律師卻站起來說,“法官大人,我剛纔進來前,收到了消息,聽說四年前大家都以爲孩子死了,但是事實上孩子沒有死,而四年前傷害孩子的許小姐在四年前以故意殺人罪入獄,而不是因殺人未遂罪入獄。因爲這件事,現在許小姐已經向公安局報案了,公安局的人已經已經到了門外,按照我國法律規定,曲小姐此舉是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我想,這個案子,遲一段時間等曲小姐的審判結果下來了,再開庭也不遲。”

    法官聞言,蹙眉,這時有人進來跟他說了幾句話,他看了眼曲淺溪,允許警察將人帶走。

    曲淺溪聽着律師的話,臉色倏地發白,沒有出聲打斷對方律師的話,而是冷笑了看向連慕年那邊,此刻,他正巧的也看向她,表情淡然。

    曲淺溪笑了,沒有說話,等着法官結案陳詞。

    連慕年抿着脣,什麼話也沒有說,等到法官結案陳詞完畢,起身想要走向曲淺溪時,警察已經到來了。

    曲淺溪纔剛站起來,就見到三明穿着警察服裝的男人走過來,出事證件,不久,她就被拷上了手銬。

    曲淺溪抿脣,心底一片平靜,冷笑了聲一言不發的被警察拷上手銬。

    凌彥楠眼神很冷,看着連慕年,纔想上前,但是凌父和凌母已經上前阻攔他,不讓他上前。

    “爸媽!”凌彥楠抿脣,眼看着曲淺溪被人帶走了,他忙掙開父母的桎梏,上前,但是警察卻阻止他向前,他心急,“淺淺!”

    曲淺溪跟警察說了幾句話,警察點點頭,沒有阻止她。

    曲淺溪抿脣朝着凌彥楠笑了笑,走向他,“彥楠,我會沒事的。”

    凌彥楠抓住了曲淺溪的小手,安撫的拍了拍,又抱着她,輕聲的說,“沒事的,我等一下去就去找你,不用急,嗯?”

    “嗯,我等你。”曲淺溪笑笑,說着,她頓住了腳步,扭頭看了眼連慕年,眼神平靜,“連慕年,我自認從來沒有對不起你,但是你連慕年卻對不起我曲淺溪。”

    說完,她跟着警察走了,沒有再看連慕年一眼。

    連慕年看着曲淺溪被帶走,什麼話都沒有說,也沒有看向曲淺溪,倏地一人轉身離開了法庭。“連慕年!”凌彥楠咬牙,想追上去,但是凌家的人卻阻止了他,“彥楠,如果你想救她,不如先聯繫律師!”

    凌彥楠這才冷靜下來,拿起電話就找了另外一名律師。

    曲淺溪跟着警察出去的時候,路過走廊時,見到了一抹身影,頓住了所有的動作,看向許美伊,抿着小嘴不說話。

    許美伊笑了笑,語氣輕快,“怎麼?見到我不開心了?”

    曲淺溪平靜的搖搖頭,嗤笑一聲,“我很高興,我進去了,你也不一定能夠自在,要是官司下來了,我想你也會繼續進去呆一段時間的!你知道殺人未遂的罪比我的重多了。”

    “你……”許美伊一愣,想起什麼似的,她渾身打了個冷顫,倏地跑了出去。

    曲淺溪皺眉,看着許美伊的舉動,眼眸產生了一絲不解。

    凌彥楠放下電話,走出法院時,連家的人還沒走,至少,凌彥楠的目標還沒走。

    他冷笑一聲,敲了敲連慕年的車窗,嗤笑諷刺道,“連慕年,你真狠!我佩服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