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沒有過婚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沒有過婚禮字體大小: A+
     

    曲淺溪看了下時間,本來想先離開的,但是念念卻纏着她,要她送她去學校,拗不過女兒,只好答應,坐下來,跟連慕年一起吃早飯玩早飯,提着包包等着念念上樓去拿說包,將她送去學校後,再處理自己的事。

    但有時候計劃趕不上變化。

    就在連慕年和念念還沒下樓時,樑月樺抿着脣氣沖沖的走了進來,見到背對着她的曲淺溪,心裏的怒火涌了上來,走到曲淺溪的跟前,冷聲道,“曲小姐,這麼早就來了?”

    曲淺溪一頓,皺眉的回頭,“樑小姐?”

    “見到我出現在這裏很奇怪嗎?”樑月樺冷笑了下,一雙眼眸都黏在了曲淺溪的身上,就像主人審視小偷一樣,曲淺溪被她看得不舒服,但還是禮貌的打了個招呼,然後扭頭過去,不再說話。

    樑月樺卻忽然狠狠的抓住她的手腕,臉上的表情非常冷,目標一場明確的撥開曲淺溪胸前散下來的髮絲,見到隱沒在鎖骨處的幾個紅點,眼神倏地冷變成了零點,反手甩了曲淺溪一巴掌,曲淺溪眼明手快的攔住了,眼眸也沉了下來,“樑小姐,你想幹什麼?有什麼話好好說不行嗎?爲什麼要動手?!”

    樑月樺很激動,“好好說?我是想跟你好好說,我也曾相信你跟年是過去的了,但是你還不是已經結婚了,還不知廉恥的勾.引我的未婚夫?如果我今天來得及時,你還打算編什麼謊言來騙我?”

    今天是她訂婚的日子,她心裏異常的不安,*都沒有怎麼睡,很早就醒來了,一大早的,她就收到了許美伊的來信,說曲淺溪昨晚留下來過夜了,甚至現在還沒走。

    她本來還想着,曲淺溪過來只是看女兒罷了,也沒有多想,但是看女兒能看*嗎?

    心底煎熬的不斷掙扎着,最後,她還是不放心,神使鬼差的就過來了,卻不想許美伊的話是對的。

    這個女人已經再婚了,還藉着女兒的關係,在連慕年的眼前逛來逛去,甚至爬上了他的chuang!真不知廉恥!

    曲淺溪看着滿臉怒氣的樑月樺,有些不悅,“樑小姐,請你放尊重點,難道只要是女人出現在這裏都是勾.引你的未婚夫嗎?”

    樑月樺冷笑覺得曲淺溪不知是不知廉恥而是厚顏無恥了,“你憑什麼讓我尊重你?你爬上年的chuang的時候與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呵……我懶得跟你廢話,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出去!”

    曲淺溪抿脣,看着樑月樺一臉怒火的樣子,心裏五味雜陳,冷淡的說,“樑小姐,我不管你信不信,雖然我留下來過夜,但是我只是陪陪我女兒而已,我跟連慕年之間是清白的,我希望這樣失禮的事,你不要做第二次了!”

    “你當我是傻瓜是嗎?!看看你脖子上的東西,就算我是傻瓜,也不見得是瞎子!”樑月樺冷哼一聲,瞥見她脖頸處淺淡的吻痕,眼眸開始生痛,那些痕跡就像是在提醒她被她耍了多次一般,她心底涌上各種情緒。

    說着,她還沒等曲淺溪反應,冷聲看了下週圍,對管家冷聲道,“還愣着幹什麼呢?還不將曲小姐送走?”

    管家臉色淡然,笑着淡聲道,“樑小姐,曲小姐是先生的客人,我無權這麼做,非常抱歉。”

    說着,又看着曲淺溪道,“曲小姐,請到沙發上做一下,我上去請先生下來,他們應該忙得差不多了。”

    “你……給我站住,我是年的未婚妻,也即將成爲這裏的女主人,着就是你對待主人的態度?!”見管家不買賬,樑月樺面子下不去,臉色鐵青,不禁懷疑管家是不是不知道她即將成爲這裏的主人的事。

    管家是明眼人,挑挑眉,語氣認真,沒有什麼諷刺意思的說,“但是現在還不是這裏的女主人,所以,我只聽先生的,很抱歉。”

    曲淺溪卻沒有什麼感覺,安靜的在一邊坐下。

    就在樑月樺和管家說話的瞬間,連慕年抱着念念下樓了,頓時一樓的大廳安靜下來,他們父女的笑聲充盈了整個大廳。

    樑月樺看着連慕年久違想笑容,心裏的苦澀不斷的增大,她看了眼抿着脣站在原地不動的曲淺溪,輕蔑的哼了一聲,上前挽住連慕年的手臂。

    感覺到又手臂間的溫熱,連慕年擡眸,見到凌彥楠,蹙眉,“你怎麼來了?”

    語畢,看了眼抿着脣站在原地,看起來並沒有說話意思的曲淺溪,放下念念,眼眸微深,多了一抹了然和冷意,見曲淺溪面無表情的牽着念念轉身離開,他追上去,樑月樺拉住他,“年,我剛來這裏,你不陪陪我嗎?婚禮就要開始了,你還去哪裏?而且……那個小女孩,她不參加你的婚禮嗎?她怎麼還上學?”

    “她不是這個哪個小女孩,她叫念念,是我連慕年的女兒,我的寶!”連慕年冷然的抽回手,“我記得我之前將條件說得很清楚,如果你不想訂婚宴繼續,你儘可以繼續。還有……我警告過不要粘許美伊太近,沒有好處,但你卻三番四次的將我的話當耳邊風,再說了,我也沒有邀請你,你來不來跟我有關係嗎?”

    “你……”樑月樺攥緊十指,眼眸裏寫滿了委屈,噙着淚水看他。

    她的心裏除了委屈和傷心,還有驚訝,她沒想到連慕年會猜的如此之準,一眼便看出來她會過來,少不了許美伊的煽動。

    連慕年也不急着追上去了,叫人先將曲淺溪他們攔下,淡淡的說,“你不想想許美伊爲什麼這麼做嗎?”

    樑月樺一愣,說實話,她有想過,但是她以爲許美伊恨曲淺溪,恨她搶走了連慕年,所以,許美伊才幫她,這很正常,女人一旦偏激了,做什麼事都很難說。

    連慕年見她一臉的疑惑,好心的告訴她,“她的計劃一箭雙鵰。”

    樑月樺頓時恍然大悟,小嘴抿得死死的,沒想到,她還真的是被許美伊白擺了一道。

    如連慕年所說,許美伊這麼做,不但會毀了她在他心裏的形象,厭惡她的所作所爲,也能借着她的手將曲淺溪推開,果然是一箭雙鵰。

    但是……這不是同時的說明,在連慕年心裏,只有曲淺溪是特別的嗎?

    她咬脣,想起曲淺溪脖子間的吻痕,心一緊,擡眸卻見到連慕年不知何時已經走出了大門,她忙追上去,“年,你……還愛着着曲淺溪,所以……她脖子上的吻痕……”

    現在回想,她能感覺到曲淺溪並不知道她脖頸處有吻痕,而且……曲淺溪看起來是真的想跟連慕年劃清界限,以前,都是連慕年去找的她,這麼說來……

    連慕年笑了,不語。

    但是樑月樺卻感覺他的答案是無比的肯定,酸澀之情,蔓延了整個心房,“那你爲什麼還要跟我訂婚?如果你真的愛她,將她搶回來不就好了——”

    連慕年打斷她,“今天是我們訂婚的日子,你確定我們適合談這個?還是……我們直接取消訂婚宴?”

    樑月樺看着連慕年離開,再也沒有追上去,腳步遲疑着,還是快速的離開,回去家裏,家裏早就忙成一團,尤其是樑月樺不在,他們的擔憂更甚了。

    見她回來,樑父忙拉她到一邊,樑母跟上,“小月,你說,你剛纔去哪裏了?怎到現在纔回來,我跟你媽以爲……以爲你想逃婚呢,孩子你可不能想不開,知道嗎?”

    樑月樺覺得有些煩,心裏已經夠糾結了,而她的父母再添一筆,她感覺她的腦子已經被煩惱堵塞了,“爸媽……我沒有要逃婚,還是出去走走而已,你們不要亂想,我現在不是還在這裏好好的嗎?好了,快叫人過來給我化妝吧,不然來不及了。”

    許母拍拍她的手,“好好,只要你別想不開就好,你要想着,我們全家人的幸福都落在你的身上了,你看……連慕年,除了離過一次婚,依他的身價和相貌,女孩子都想着往他的身上爬,父母都想將孩子往他*上送,你而且我跟你爸暗中觀察了半個月,覺得他私生活也夠檢點,你嫁他是最好的選擇了。”

    樑月樺攥着小手,低下頭,眉宇打結,“媽,你覺得連慕年會不知道我們家的事嗎?要是她知道了,發怒起來,可能會要我們吃不完兜着走呢。”其實,她想問的不是這個,她是覺得連慕年從一開始就跟她攤開了談,覺得連慕年不會將心思放在她的身上,而且,她也私心的想,要是連慕年知道了她的目的,或許纔會這麼對她的吧,如果不知道,或許有轉機也說不準。

    但事實上,要是連慕年知道了,他怎麼可能跟她訂婚?

    “這個你放心,不會有問題的,怎麼說你爺爺跟連老爺子也是老戰友,他不會對我們怎麼樣的。”

    ……………………………………………………

    連慕年開的是曲淺溪的車,載着曲淺溪和念念。

    一路上,念念很開心,一路上吱吱喳喳的,曲淺溪和連慕年只是笑着附和着,很少說話。

    直到送念念進去幼兒園,曲淺溪翹起的嘴角忽然凹了下來。

    剛纔在車上她認真的想了一下樑月樺說的事情,暗自掏出手提包的小鏡子檢查了下,這一看,才發現,她的脖子上有着星星點點的吻痕,甚至……連胸前也有。

    她已經不是什麼純情少女了,孩子都生了,自然的也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

    總結其樑月樺說的話,她頓時明白了什麼意思,要不是感覺不到身體的不,她還以爲,他對她做全套了呢。

    曲淺溪咬脣,直接的指着自己的脖頸,“連慕年,你三更半夜潛入了我跟念念睡的房間?這些,都是你乾的,對吧?”她對吻痕的由來沒有一點記憶,但是卻知道,如果要在她不知不覺間印上去,只能是在她熟睡時。

    想到夜裏,他對她做過的事,曲淺溪不知爲什麼,心底其實對連慕年沒有多少責備。但就是因爲如此,她的心纔不安起來變有淺淡的不安變得深深的不安,尤其今天還是他的訂婚宴,他這麼做是什麼意思?有意思嗎?

    連慕年但笑不語,卻深深的瞥了她一眼。

    曲淺溪咬牙,非常的不悅,冷聲道,“給我下車!”

    連慕年的笑容斂下,眸子也冷了下來,依照她的只是下車,卻一再車門邊,曲淺溪進去不得,她咬牙,“連慕年,給我滾開!”

    連慕年按住車門,淡淡的說,“我們一起去訂婚宴那裏,那裏的人應該都到得差不多了。”

    曲淺溪收一頓,頓時感覺頭皮發麻,臉色單獨蒼白了些,她不去想她爲什麼會這樣,只是覺得心跳異常的快,她咬脣,“我要回去換一套衣服,彥楠應該也到了,我要回去看一看。”

    “你這樣子,已經很好看了。”連慕年看了一眼她身上的套裝。

    曲淺溪翻個白眼,他的訂婚宴,想必是名流人士聚集的地方,女性誰不穿禮服裙子過去?

    “彥楠昨天到現在還沒來信息,我不放心,回去看看,你放心,我說過了,你們如此盛情的邀請我,我不會不去的。”

    連慕年臉色一凜,抿脣冷聲道,“原來,說來說去,還是凌彥楠!”

    說着,他倒是放開了手,曲淺溪也顧不得他酸澀的語氣,直接的上了車,眼看着連慕年轉身離開,她腦子一閃,想起了一一件事,降下車窗說,“連慕年,念念怎麼辦?她——”

    “她不需要參加。”連慕年冷冷的打斷。

    曲淺溪一愣,“爲什麼?”

    連慕年好笑的扭頭看了她一眼,直把曲淺溪看着頭皮發麻,連慕年到最後卻是什麼都沒有說,直接的轉身離開了,曲淺溪皺眉,倒是沒有再叫住他。

    蹙起眉宇思索着連慕年剛纔看她的表情的意思。

    但無論她如何思索,她還是想不出連慕年如此做的意思。

    如果連慕年不想念念去參加未來後媽跟他的訂婚宴,他們結婚後,念念還是得面對樑月樺這個後媽的,這麼做,有什麼用?

    ……………………………………………………

    曲淺溪帶着疑問,在紅綠燈甚至,拿起了耳機,塞上一邊耳朵,給凌彥楠打了個電話。

    因爲連家多次出面邀請,所以凌家的人也不好缺席。凌彥楠說好是今天凌晨就能到達w市,照理說,他回來後應該給她信息纔對,但是他一個信息都沒發過來,更別說是電話了。

    她打了電話,對方開始沒有接,她忽然覺得頭很疼,揉了揉太陽穴,總覺得今天的事兒有些亂,心底有些不安。

    這個可能是因爲連慕年要結婚了,影響她的心情了吧。

    她這麼想着,卻沒有深入去想,連慕年結婚,爲什麼會如此嚴重的影響了她的心情。

    她還想給凌彥楠發一條信息問他現在在哪裏的,但是路燈已經由紅轉綠,她只好放下耳機,駕車回家。

    曲淺溪回到家的時候,愣了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感覺室內有一股氣味,好像是酒的味道,但是有沒有看到酒瓶子,酒櫃裏的酒都還好好的躺在那裏,一瓶也沒少,她便覺得是自己味覺失調了。

    但是……她卻看到了凌彥楠的手提包。

    也就是說,他已經回來了。

    曲淺溪看了看牆上的掛鐘,眼看時間差不多了,現在趕過去,正好是凌彥楠訂婚宴的時間,想到這,她頓住了腳步。

    即使她不願意去想,但是她還是不得不承認,她其實非常的不願意去連慕年的訂婚宴。無論是因爲她一直都還愛着他還是因爲他們也曾有過一段婚姻,卻不曾有過一個像樣的訂婚宴更別說是婚禮了。

    有時候想想,不可能不惆悵,不可能不心酸。

    同樣的都是結婚,她的簡單潦草,她以前不在意是覺得能跟他在一起,他能試圖的慢慢的接受她,就很幸福了,她不去計較這些,但是她也是一個女人,女人在愛情這方面,永遠都不會覺得滿足,尤其在同一個男人身上,他沒有給她婚禮卻給了別的女人,無論他的目的出自什麼,她都不可能會高興。

    思及此,她苦笑了下,眼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狠狠的咬住下脣,感覺到舌尖上觸碰到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吃痛了她纔回神,苦笑着敲了敲凌彥楠的房門。

    是的,四年來,其實她沒有跟凌彥楠同房過,這一點跟連慕年的婚姻有着驚人的相似。

    剛開始,連慕年即使是跟她做完,也會回自己的房間去睡,好像她有多髒似的,他們同*好像還是一機緣巧合之下,才忽然同房的,否則,連慕年連跟她一起睡一晚都不願意。

    而凌彥楠的緣由卻是不一樣,他是在替她着想,主動提出來的,四年了,他也沒有再說過這件事。

    可能,這跟她有一段時間住在新疆,一直陪着念念睡有關係吧。

    他事業忙,不可能一直都在新疆陪着她跟念念,每天的工作都能把他忙瘋了。

    自從新疆回來後,凌彥楠也沒有提出這個要求,直接叫人將她的東西搬到別的房間,而她也沒有說什麼,可以說,非常感謝他的體貼,當然,凌彥楠的體貼不止這些。

    四年來,點點滴滴加起來,多不勝數,正是因爲凌彥楠的體貼和照顧,曲淺溪知道,她即使能對不起老爺子,也不能對不去凌彥楠。

    而她也曾在心裏發過誓,如果凌彥楠不背叛她或者是凌彥楠沒有找到適合的人之前,她都不會是離開或者是先背叛他的那個人。

    很多人說,連慕年其實這四年來,過的很辛苦,如果她愛他,就應該給他一次機會,她知道,他們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四年來,在她的世界裏陪着她的只有凌彥楠,他的付出也只有她能看到,而連慕年,在她的視力範圍之外,他做了什麼,她不知道,四年前也不想知道。

    曲淺溪苦笑了下,可能是要看着連慕年跟別的女人訂婚,心裏多少會有些不好受吧,忽然的開始感傷起來,腦子裏總扯一些有的沒有的。

    她敲了敲門,但是都沒有人應。

    曲淺溪皺眉,她能確定凌彥楠已經回來了。

    她敲門,見沒有人迴應,覺得他零散三點纔到達,可能是累了,在裏面睡熟了也說不準呢,思及此,她邊拍門,邊說,“彥楠,你在嗎?現在已經很晚了,連慕年的訂婚宴快到了,你醒了嗎?”

    曲淺溪拍了拍門,扭門把時,卻發現門被反鎖了,皺眉,打電話,凌彥楠的電話卻在客廳的茶几上,她皺眉,打了電話給凌彥楠的助理,對方告訴她,昨晚兩點多他們就下飛機了,但是凌彥楠接了個電話就走了。

    曲淺溪看了看周圍,感覺有些亂,覺得凌彥楠是回來了,而且,她上來時,在停車上上也看到他的車子。

    她想,或許他昨晚睡得晚,還在睡覺,所以也不再打擾他,出門去買個飯回來,他醒來肯定得餓了。

    這邊小區有幾處是買飯的,有現成,很快,十多分鐘後,她步行來回都夠時間了。

    她一手提着凌彥楠的早飯,一手擰開門時,頓住在了門,手裏的東西攥得使勁才能勉強的不讓手裏的東西掉下來。

    此時,凌彥楠緊閉的房間門被打開了,門口擠着兩個人,除了凌彥楠,竟然是……連慕然。

    兩人衣衫凌亂,急急忙忙的正趕着出門,聽到開門聲,都驚了一下,驚愕的擡眸看着站在大門口的她……

    凌彥楠一頓,“淺淺……”

    他在曲淺溪聲音響起的時候其實就醒了,醒來時就懵了,見到旁邊躺着的跟他一樣衣衫全退的連慕然,頓時也顧不得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捂住她的嘴巴,示意她別開口,他悄悄的去將門反鎖了。

    在得知她出門後,他沒有時間跟連慕然說太多,想先讓她離開再說。

    卻不想,正在這個時候,曲淺溪卻忽然折返回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