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這是愛人家的表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這是愛人家的表現?字體大小: A+
     

    樑月樺其實是不喜忽然冒出來的許美伊的,但是許美伊的話卻直接的截中了她擔心的地方,所有她還是將她的話放在了心上,尤其是她想起連慕年對她的態度,她心裏就更加不踏實,因爲連慕年對她冷漠得讓人髮指。

    她跟連家的人坐上了飛機去w市,她跟老爺子坐在一起,而連慕年跟念念坐在一起,在他們的對面。

    連慕年的工作其實很忙的,上飛機後,他哄着念念入睡,然後拿出文件在飛機上看,但是念念很快就醒了,連慕年只好將工作的事先放一邊,陪着她玩拼圖,念念很喜歡這些智力類型的遊戲。

    途中,念念舔着小嘴巴,“叔叔,我好渴哦,我想喝熱巧克力。”

    連慕年叫人送來念念喜愛的飲料,幫她插好吸管,念念笑米米的眯着眼兒鼓着腮幫子喝飲料。

    念念喝了一半,看着在眼前掠過的白雲朵朵,笑米米的趴在窗前,看得目不轉睛的。

    連慕年見念念一臉的好奇和新鮮,柔聲道,“念念之前很少坐飛機嗎?”

    念念聞言認真的低着頭捏着小指頭數,嘟起小嘴巴道,“念念已經坐了十一次飛機了,但是我都在睡覺。”

    說着,她睜大眼睛驚呼,“叔叔,雲朵是不是也在走啊?”

    “嗯,雲朵也會走。”

    念念很好奇,“爲什麼我們在地下見不到雲在跑在飛機上就可以呢?”

    連慕年一愣,用科學的解釋擔心女兒聽不懂,只好笑道,“雲朵兒很調皮,它趁着人們不注意時偷偷的跑着,如果你一直看着它,你就能發現它在偷跑了。”

    連慕年在念唸的心裏是很權威的,聞言就信了,重重的點點頭,還認真的讚美,“叔叔你跟爹地還有媽媽一樣博學。”

    連慕年哭笑不得,笑容卻變得淺了些,大雙輕輕的抓住念念的一雙小手,將它們包裹在自己的粗糲溫暖的手心裏,“念念,你很喜歡爹地嗎?”

    小孩子怔着無辜的大眼立刻的就回答,“喜歡啊。”

    連慕年心一哽,“很喜歡嗎?喜歡媽媽還是喜歡爹地?”

    “媽媽,我最喜歡媽媽了。”

    連慕年笑了笑,攬着她的小肩頭,“那念念喜歡爸爸嗎?”

    念念一頓,睜着眼兒看他,點點頭,“喜歡。”

    連慕年頓了下,即使念念沒有像回答凌彥楠跟曲淺溪時這麼堅決迅速,但是他還是挺開心的,畢竟凌彥楠跟曲淺溪照顧了她四年,念念即使再喜歡他,也不可能立刻的就能將凌彥楠在她的腦海裏抹去。

    而他現在也有自知之明,不想跟凌彥楠比在念念心裏的重要程度,所以也沒有問。

    “你喜歡爸爸跟媽媽在一起,還是喜歡爹地跟媽媽在一起?”

    這會兒,念念皺起了小眉頭,沒有立刻的回答,而是認真的說,“媽媽會跟叔叔在一起嗎?媽媽見到你好像就會生氣,媽媽跟爹地在一起不會生氣,我不想媽媽生氣,希望媽媽開開心心的。”

    連慕年其實挺開心的,念念沒有直接的說後者已經很好了,“媽媽生氣是因爲爸爸做錯事了,是爸爸再改正了,但媽媽不聽,念念,難道一個人做錯了事,想改正,難道不應該給機會嗎?爸爸發誓,如果媽媽肯跟爸爸在一起,爸爸不會再惹媽媽生氣的,念念相不相信爸爸能改?”

    念念看得都是一些正義善良的小故事,頓時板直了小身板,鄭重其事的說,“老師和媽媽都說,知錯能改是好事,如果媽媽知道了,應該會原諒叔叔的。”

    連慕年笑了,在她的小臉兒上親了親,“念念真乖。”

    念念小臉蛋紅了紅,昂着小腦袋又看天空去了,看得歡樂,小身子小手動來動去,碰倒了桌面上的那杯熱巧克力,連慕年的文件不能倖免的被染得一片模糊,桌面上的水漬開始往桌沿邊蔓延。

    連慕年皺眉,知道已經救不了文件了,忙抱着念念坐好,生怕弄髒了她的衣服。

    念念看着那些被液體弄得亂七八糟的文件,頓時抿着小嘴內疚的看着連慕年,連慕年笑笑,叫來空姐處理好現場,點着她的小鼻子,“沒事,這些文件不重要。”

    念念卻不是好忽悠的,“如果不重要爲什麼要在飛機上看?”因爲凌彥楠以前也在飛機上看文件,凌彥楠說這些文件很重要所以要趁早的看完,然後工作時要用到的。

    連慕年被人拆穿,笑容也沒有絲毫的停頓,沒有讓念念看出端倪,笑道,“念念睡覺了,爸爸一個人無聊就那些東西看看打發時間了,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這下東西爸爸已經看完了,看完就不要了。”

    “對不起……”念念是一個有擔當的小孩,知錯認錯,昂着小腦袋說,“那念念不睡了,陪你玩好不好?”

    “好……”

    樑月樺坐在他們對面,他們談話的聲音雖小,她卻聽得一清二楚,看着笑容沒有斷過的連慕年,苦笑道,“年真疼她。”

    老爺子笑得滿足,“我們都疼她。”

    說着,一頓,安撫的拍拍她的手背,“小月啊,念念是我們連家失而復得的寶貝,我們都把她當寶一樣捧在手心,這是應該的,希望你別介意。”

    “我怎麼會介意,我看年這麼疼孩子,我還很高興呢。”樑月樺忙搖頭,笑了下,試探的說,“爺爺,既然年都有孩子了,我跟年結婚後,如果不要孩子,你跟叔叔還有阿姨會不會介意?”

    “這個啊,如果你們不想要,爺爺也不是老古董,不要就不要了,就怕你覺得沒有孩子傍身覺得沒有安全感。”

    樑月樺咬脣,眸子暗了下,她相信,既然老爺子說得出這句話,必然能猜到連慕年的打算。見老爺子不再說話,她不悅極了。

    如果婚後連慕年的心裏還是沒有她,她也沒有孩子,以後連家的財產的繼承人會是連慕楓或者連慕楓的孩子或者是念念,那她到頭來什麼都得不到,那她這麼做有什麼意義?

    還是……連慕年跟老爺子的話是故意這麼說的,只是爲了讓她主動提出退婚?畢竟念念的事在他們決定訂婚之後才知道的,他們連家想着改變主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這,她咬牙,暗自心裏有了決定。

    ……………………………………………………

    曲淺溪回到w市當天,除了之前連慕年說的那個法院傳票,並沒有關於跟許美伊的,所以曲淺溪以爲,許萬重當時在機場的話只是說說而已,而過了兩天,許萬重都沒有什麼動靜,她覺得蹊蹺,卻也不明爲何。

    第三天早上,她剛回公司,樑月樺就在門口等着她,曲淺溪頓住腳步,“皺眉,你找我?”

    “我想跟你談談。”

    “我以爲我們已經談得很清楚了。”

    “但是你並沒有告訴我你們有一個女兒。”

    曲淺溪抿脣,“你想幫我還是想幫連慕年?如果是後者,那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

    “你來這裏幹什麼?”

    樑月樺纔想說話,就被一個忽然出現的連慕年打斷了。

    樑月樺的臉色有些難堪,但還是勉強的打起精神笑了下,“我……我就跟曲小姐談一談,邀請她去我們訂婚宴,畢竟後天就是我們的訂婚宴了。”

    連慕年沒有看曲淺溪,更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的說,“走吧。”

    樑月樺點頭,扭頭對曲淺溪說,“曲小姐,記得來哦。”

    進了辦公室,連慕年冷聲道,“這是最後一次,我不想再看到你找淺淺的麻煩。”

    樑月樺咬脣,心有不甘,“我沒有找曲小姐的麻煩,年,你不能這麼說我!”

    連慕年臉色冷了幾分,“有沒有你自己清楚,我勸你最好不要跟許美伊捱得太近,對你沒有好處,我要說的說完了,你出去吧。”

    樑月樺心一緊,“你……你知道?那個許美伊是什麼人?”

    連慕年抿脣諷刺,“不知道對方的背景就傻傻的依照人家的話過來找淺淺?你確定你是高材生?”

    樑月樺被他說得小臉一青一紫的,很不好看,卻也明白了什麼意思,不想再自取其辱的轉身離開。

    連慕年抿脣哼了聲,看着她離開,不語。

    下午下班時,連慕年跟曲淺溪剛好碰到,不想對方多想,曲淺溪跟他進入了同一座電梯,電梯裏,只有他們兩人。

    曲淺溪最近睡得不好,眼底有幾圈黑眼圈,即使化了淡淡的妝,卻還是不能完全的掩蓋。

    忍不住的,她擡頭看了眼背對着她不看她的連慕年,頓了良久才說,“你……真的要訂婚?我看不出你很愛樑月樺,樑月樺也不是單純的愛你纔跟你訂婚的。”

    連慕年聞言,眸子深不見底的扭頭諷刺的笑看着她,“意思是說你跟凌彥楠結婚是你們彼此非常相愛?還是說你當初跟我結婚的目的非常的單純,只是因爲愛我?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說這句話嗎?”

    曲淺溪心一口一頓,心裏有些酸澀,不由得輕笑一下,擡眸看他,“我可以說,在婚姻裏,我沒有錯,更沒有對不起你。”

    當初她爲什麼跟他結婚,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只有她自己清楚。

    連慕年眯眸,大手倏地出手拽住她的手腕,用力很猛,“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曲淺溪頓了下,“如果你想借結婚來取得更高的官司成功的機率,我是不會讓你如願的,我不會相信樑月樺會真的對念念好,況且,念念願意跟哪一方也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

    “你以爲我跟樑月樺訂婚只是爲了爭念念的撫養權?”連慕年冷笑了下,扶着額頭,“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的決定訂婚前,我還不知道念念還活着,又何來這麼一出?”

    “淺淺,你就覺得我就是這麼卑鄙的人?所以,你知道我要訂婚,到了今天,你想對我說的,就只有這些話嗎?”

    曲淺溪張嘴,想說話,連慕年又說了,眼神非常冷,“如果這是你想到,我不讓你夢想成真還真的對不起你了。”

    連慕年不等曲淺溪開口,又說,“還有,明天過來看一看念念吧,我想,以後要是打官司了,你未必能如此頻繁的見到她。’

    電梯已經到了一樓,曲淺溪想說話,但是凌彥楠已經闊步離開,警告的看了她一眼,曲淺溪知道他眼神的含義,沒有繼續跟上去。

    連慕年走了一頓距離,見曲淺溪果然沒有跟上來,輕哼一聲,無言的轉身離開。

    …………………………………………………………

    晚上,連慕年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不知在思索什麼,眸子暗淡無光。

    連慕然讓傭人般念念洗澡去了,自己也跟着在浴室鬧了會兒才下樓。

    見到坐在客廳上的大哥,在他的身邊坐下,淡淡的問,“怎麼不下去吃飯?剛纔念念很擔心你,還問你怎麼了呢。”

    連慕年聞言,眼神溫柔了幾分,笑了下,眼裏盡是滿足,“念念真的問起我了?”

    連慕然翻個白眼,“還能有假?雖然她現在還不認你,但是血液這種奇妙的東西,說斷就能斷?”

    連慕年但笑不語。

    連慕然手肘碰了碰連慕年的手臂,“我嫂子又氣着你了?”

    “猜得這麼準?”連慕年苦笑的輕抿看了小口紅酒。

    “這還用猜嗎?”連慕然聳肩,“除了她還有誰如此有能耐能三番四次的將你氣着?”

    連慕年不語。

    連慕然撇了撇嘴,看着分析連慕年的心情道,“你氣她不懂你,爲什麼不想一下跟凌彥楠離婚再跟你復婚?這個她甚至提也不提一下,所以你覺得不開心了,尤其是事關到念念,她還是不肯改變主意,你更加的不開心了,對嗎?”

    連慕年一頓,扭頭看她。

    “她不相信你情有可原,誰叫你自己之前作孽多?現在,除非你能讓她看到你的好,讓她相信你愛她,否則,她爲什麼要相信你愛她?尤其是你明知道念念是她的心頭寶,你還將她搶過來;而你的女人一直都沒斷過,先有一個許美伊後有一個樑月樺,有你這麼愛她的嗎?人家嫂子之前跟玄*一下你就反應這麼大,現在你怎麼不想一想嫂子會怎麼想?哦,人家嫁人了,你不舒服了?心裏有疙瘩了?”

    見連慕年不語,她又說,“氣她不顧你的生死你的心情將孩子的事隱瞞了這麼久?”

    連慕年支着下巴看着連慕然,等着她繼續。

    連慕然繼續,“我嫂子如果不是看在你四年的心酸,她會讓女兒呆在這裏這麼久?念念是你的女兒,我嫂子想即使以後她爭取到了撫養權,她還是希望你跟念念能好好的相處,能親近一些,畢竟你纔是念念的爸爸。這些還不能證明她其實心裏不是真的想瞞着你這件事的?她明知道你還在w市,早晚會讓你知道女兒的存在,如果真的擔心女兒會被你搶走,她爲什麼要帶女兒回來?說白了,她將女兒帶回來,就是讓你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她不瞭解你,以爲你會搶走女兒,所以還是有些猶豫,畢竟女兒人家嫂子是照顧了四年的。”

    說完,連慕然就不說了。

    連慕年沒有生氣,還挑眉的笑了下,“繼續,怎麼不說下去了?”

    連慕然撇嘴,哼了一聲,“想繼續讓我多說一些好聽的?在我的言辭裏尋找嫂子對你的好?我說哥,你什麼時候就這點出息了?”

    連慕年笑,不但沒有不悅,笑意更深了,“我記得你說以後不叫淺淺作爲你的嫂子,怎麼?現在還認她?”

    連慕然抿脣,“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在一起,這樣對念念也好,對你們也好。”

    連慕年苦笑了下,“如果淺淺肯的話。”

    連慕然伸手想奪過連慕年手中的飲料,“好了不要喝了,你的胃才養好了些,又想折磨自己?”

    “沒事,我就喝幾口。”

    連慕然也不理他,起身欲離開嗎,卻見到念念皺着小眉頭站在他們背後,而他們談得太過入迷,而沒有注意到她。

    “念念?你什麼時候下來的?”連慕然轉身,抱起念念,親了親她的小臉。

    念念抿着小嘴巴,眼巴巴的看着連慕年。

    連慕年聞言也扭頭,忙放下手中的酒杯,接過念念,將她攬在懷裏,揉揉她還有點溼的頭髮,“怎麼不吹乾頭髮再下來?”

    念念安安穩穩的躺在連慕年的懷裏,小手抓住連慕年的衣服,“叔叔,你想跟媽媽在一起嗎?”

    連慕年一頓,笑了下,不語。

    念念抿着小嘴,繼續說,“可是媽媽已經跟爹地在一起了,如果媽媽跟叔叔在一起了,爹地就會很孤獨了。”

    連慕年心口一空,笑容有些酸澀,“如果念念跟媽媽都跟爹地在一起,那爸爸不是也很孤獨嗎?沒有人陪爸爸了。”

    念念不語,擡眸卻見到連慕年幽深黯然的眸子,覺得他好像很難過,她看着,也很不開心,卻不知道說什麼,只好伸才纔出小手,揉揉他微蹙的眉宇。

    連慕年笑,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念念乖,很晚了,回去睡覺哦,明天媽媽要過來看你了。”

    念念搖搖頭,“念念陪陪你。”

    連慕年笑,眉眼都漾開了笑意,“沒關係,念念先回去睡覺,乖哦。”

    念念只好點頭,連慕年抱着她上樓,給她蓋好被子才轉身離開。

    ……………………………………………………

    前兩天凌彥楠去出差了,所以今天沒能跟曲淺溪一起去連慕年哪裏看念念。

    念念知道曲淺溪要過來,很高興,纏着曲淺溪玩,連慕年這天也沒有出去,留在家裏,端着一個小碗出來,“念念,不是餓了嗎?過來吃點東西。”

    念念很聽話,立刻離開曲淺溪的懷裏,跳着坐上連慕年的腿上,在他的懷裏吃東西,曲淺溪看着,愣了下。

    以前,只要她抱着念念,念念就捨不得離開她的懷抱,即使是凌彥楠也改變不了這一點,但是連慕年幾天的時間就做到了,這是因爲連慕年對孩子夠好還是血緣的天性?

    見連慕年親暱的逗着女兒,悉心的照顧着女兒的需要,她感覺畫面真的很和.諧美好。

    “念念,先下來,爸爸跟媽媽說點事。”連慕年抱着念念坐在椅子上,讓她自己坐着吃,而他卻起身走向曲淺溪。

    “你跟念念關係好像好了不少。”

    “也許吧,但是……抵不過你跟凌彥楠的一半。”連慕年說的是實話,但是曲淺溪聽着,就感覺變了味,“怎麼說我們也照顧她四年,怎麼能一下子就被取代?”

    連慕年抿脣不語。

    曲淺溪也沒有什麼話好說的,兩個人就坐在那裏,一動不動的,氣氛有些僵硬,但是慢慢的氣氛就變了些,也不再如此僵硬,連慕年也沒有離開,卻抱着一期報刊認真的看着,曲淺溪看着念念發呆,只是兩人都沒有離開原地。

    念念眨着大眼看着,偏了偏小腦袋時候在想什麼,然後再眨眨眼兒,她吃完了他們也沒有動。

    念念放下勺子,跳下椅子,跑去要曲淺溪抱,扭頭笑米米的看着連慕年,“叔叔,我吃完了。”

    連慕年笑,揉揉她的小腦袋,放下報刊,起身拿起念念吃完的空碗進去廚房了。

    “媽媽,你來了叔叔好開心哦。”念念小聲的在曲淺溪的耳邊偷偷的說。

    曲淺溪愣了下,笑了,“有嗎?”連慕年剛纔那副模樣,哪裏能看得出來很開心?他對着她的時候甚至連笑也沒有笑。

    念念很用力的點頭,“嗯,今天叔叔很早就醒了,不知道爲什麼心情很好,但是自從媽媽來了後,他嘴巴就不笑了。”

    曲淺溪抿脣,見女兒這麼認真的模樣,忍不住笑道,“那叔叔應該是見到媽媽不開心纔對啊,怎麼變成開心了?這不是前後矛盾嗎?”

    念念糾結的皺起眉頭,“叔叔嘴巴沒有笑,但是他眼睛看起來很開心啊,剛纔我發現了,叔叔以前跟我在一起時笑得很開心的,但是很多時候眼睛很暗,好像心裏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很少時候會很明亮,但是你來了後叔叔嘴巴沒笑,但是眼睛是很明亮的,所以我覺得爸爸是很高興的。”

    曲淺溪愣住了,還沒說話,念念又偷偷的說,“媽媽,叔叔是不是以前做了很多壞事,你生他氣了?叔叔像個小孩子一樣,你每次生他氣他就不高興,然後就耍賴不吃飯,喝酒去了,姑姑跟曾爺爺說叔叔胃不好,喝酒就更不好了,媽媽你不要生叔叔的氣了,好不好,這樣叔叔就會很開心,也不會不吃飯了。”

    曲淺溪愣住了,看着從從廚房裏出來的連慕年,說不出話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