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撫養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撫養權字體大小: A+
     

    直到凌晨都沒有連慕年的消息,曲淺溪就更加確定了連慕年是回去了南城,即使他們查不到他們出境的記錄,曲淺溪也堅信這一點。

    凌彥楠這邊公司出了點事,他被迫留下來處理,第二天曲淺溪只好一個人坐飛機,去了南城。

    曲淺溪剛下飛機,打開手機,凌彥楠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淺淺,剛纔法院的專人送了法院傳票過來家裏。”

    曲淺溪臉色突變,攥緊手機,“是關於念念的撫養權的?”

    “嗯。”

    曲淺溪抿脣,沒想到連慕年動作這個快,讓她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就給了她這麼一擊。

    她掛了電話,直接往連家的老宅趕過去,她知道,念念很可能就在那裏。

    一大早,念念就被老爺子跟連夫人帶出去竄門了,連慕年其實很忙,但是他在早上起*後,什麼都沒有做,而是留在家裏,曲淺溪到來時,管家立刻就上樓來通知他。

    連慕年抿脣冷笑,冷聲道,“叫她上來吧。”

    老宅曲淺溪住了幾次,也算得上熟了,管家客氣卻冷淡的領着她上樓,去了連慕年的書房,曲淺溪在上樓時,眼眸一直留意着房子的動靜,但是讓她失望的是,房子裏沒有絲毫孩子的氣息,更沒有關於孩子的用品,看起來她以前住的時候還要冷清。

    不過,即使在這裏看不到孩子,她也沒有打消孩子就在這裏的想法,她知道連慕年會有所準備,否則,不會如此平靜的讓她進來這裏。

    曲淺溪推開門進來,見到坐在椅子上,雲淡風輕的抿着脣的男人,他擡眉看了她一眼,不鹹不淡的說,“來了?”

    曲淺溪很直接,沒有跟他廢話,“念念在哪裏?我要見她!”

    凌彥楠笑,掃了眼旁邊的沙發,“站着幹什麼?坐啊。”

    曲淺溪順從的坐下,見他沒有開口的打算,說,“我要見念念。”

    連慕年笑了下,只是笑容很冷,迴盪在書房裏,顯得有些詭異,“怎麼,一天不到,你就受不了了?我想了四年,你都無動於衷,你說,我該立刻讓你見到念念嗎?”

    曲淺溪咬脣,道歉,“我承認,這件事是我的錯。”

    連慕年臉色更加冷,薄脣抿得死死的,將桌面上的文件狂掃下地,冷笑一聲,起身走到她的跟前,指尖勾起她的下巴,“淺淺,只要你有一絲的心疼我,你都不會隱瞞了我這件事四年,好,你消失的四年我可以不計較,但是你回來的幾個月呢?你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提,但是你隻字不提。”

    “我是自私。”曲淺溪承認,她笑了下,笑容酸澀卻眼神堅定異常,“四年前,我從醫院醒來後,想知道念念的情況,聽到醫生宣佈迴天乏力時,我那一瞬間,死的心都有了,抱着念念想……安葬了她後,再……再跟着念念一起去,但是在我抱着她回到家時,念念變冷了的身軀忽然開始發燙,這時候彥楠找到了我,他隨身攜帶着醫生,念念好不容易撿回來了一條命,但是脖子上和手腕上的傷,尤其是手腕上的傷,不是她這個剛出生一天的早產兒能夠承受的,她的皮膚又脆弱,每天都因痛哭得撕心裂肺,她生命力也不夠頑強,好幾次救回來了又進去了監護病房,反反覆覆,大病小病不斷,念念在醫院裏呆了差不多半年才能正常出院,她身子弱,一歲半纔開始學走路。”

    “在念念兩歲時,她身子纔好了些,這兩年我每天都睡不着,尤其是念念一歲前,每天都守着她不敢睡覺,怕她身子又開始發燒什麼的,反反覆覆,因爲如果來不及發現,很危險的。”

    “醫生說孩子的體弱不是先天的,而是後天環境造成的,建議我多讓孩子走動走動,等念念兩歲後,彥楠找了個好地方,然後我帶着她去了新疆,那個地方風景宜人,空氣清新,很多食物都是自然生產的,沒有什麼藥物或者是催生素的污染,對孩子的身體成長好;我聽醫生的話讓她多跟別的孩子去玩,但我不放心,念念去玩,我什麼都不做,跟在她身後,跟了半年才放下心來,念念的身體真的慢慢的好了起來,身體變得強壯了,就很少病了,我這才放下心來。”

    “看着念念的身體慢慢的變好,每天笑米米的,你知道我有多開開心?我幾乎忘記了四年前的事,甚至希望就跟念念一直在新疆生活。”

    “雖說我媽媽的遺願我不能違背,要將曲氏集團要回來,但是……跟念念相比,都不算什麼。”

    曲淺溪說道這,笑了下,“我知道如果我回來了,念念肯定會曝光,但我還是回來了。我不管你信不信,我會回來,就等同於讓你知道念念的存在,甚至默認你跟我搶念念。”

    “但是,四年了,念念是我的命!要我二話不說的交出來,根本不可能!我承認我曲淺溪沒有這麼偉大!所以這件事一直拖着都沒有說。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到,那次我想跟你談談,其實就是要跟你說這件事的,但是……你沒有給我機會,甚至昨天我也想說的,到最後,外界的因素,我的因素都有,最終都沒有說出來。”

    說完,曲淺溪眼眶早就溼了,覺得自己出糗了,別開臉不看連慕年。

    連慕年面無表情,但是聽到曲淺溪說了這麼一段話後,眼眸微紅,手背青筋凸起,“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你搶女兒了?”

    “你不會跟我搶?呵呵……不可能!”曲淺溪冷笑了聲,“我怎麼知道你是怎想的?我一直都看不透你,而且我們離婚時協議書上說的清清楚楚,孩子歸你,如果念念帶回來了,你會讓我見念念?”

    連慕年苦笑了下,她確定不懂他,如果她真的懂他的話,就知道他沒想過要跟她搶女兒,“四年來,你就從來沒有想過要回來找我?我是念唸的父親,我有權利陪着她成長,但是你卻剝奪了屬於我的權利,你讓她叫凌彥楠爹地,你將我至於何地?!”

    “四年前我被許美伊推下水,要不是彥楠及時救起我,或許我們的女兒早就沒有了!我不說四年來他對我們母女有多好,單憑這一點,念念叫她一聲爹地一點也不爲過!”曲淺溪咬牙冷笑了一聲,“如果沒有四年前的事,你可以安安心心的做你的好父親,念念也不會被病痛折磨了這麼久!你知道嗎?每一次聽到念念因爲手腕上和脖子上的傷疤太過痛而一天到晚都在哭,哭的時候扯到脖子上的傷的時候更痛,可是又不能不哭的時候;每當看念念因早產身子差,又被許美伊那樣對待後,大大小小的病痛折磨得整天呆在病房裏的時候,我甚至想飛回來將許美伊殺了!”

    他說她四年來沒想要回來找他,但是離婚前他帶着許美伊過來,他什麼意思她還不明白嗎?

    她不知道他知道許美伊如此的傷害她的女兒後,會對許美伊怎麼樣,但是她相信他還是捨不得讓許美伊死的,如果他們夠相愛,或許連慕年在出了這件事後還是選擇跟許美伊在一起,那她將女兒帶回去不是自投羅網?念念身子這麼弱,她怎麼放心得下?

    許美伊是不會放過念念的,所以,遠離纔是王道。

    連慕年苦笑了下,“我知道你這幾年過得不好,但是……同時還是說明了,你對我還是殘忍,如果你的心有我,真的能夠爲我着想的話,你早就告訴我念念還在這件事了。”

    “所以我說我不是什麼聖母,在你跟許美伊如此傷害我之後,難道我還會替你們着想?呵,抱歉,我不是那樣善良聖母的主兒。在念念還小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有空去想這件事,直到念念的身體好了,我甚至有一剎那的快意,我就是這樣惡毒的人!但是……如果四年前什麼都沒有做的話,我的念念就能少受很多苦,我寧願不要那一丁點的快意!”

    連慕年不說話了,別開紅着的眼眶不看曲淺溪。

    直到好久之後,兩人都渴了,連慕年給她倒了一杯水,見她已經穩住了情緒,眼眸的血絲慢慢的退去才說,“你想怎麼樣?”

    曲淺溪眯眸,冷笑了下,“覺得我剛纔說了這麼多就是爲了博取你的同情和內疚,讓你主動讓出撫養權?”

    連慕年不語。

    曲淺溪放下茶杯,掃了眼連慕年,眸子一片冰冷。

    她不相信連慕年因爲她說了這麼一番話就能改變主意不跟她搶女兒了,既然法院的傳票都已經到家了,他們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連慕年,我們打官司,但是要瞞着念念,我怕她知道後會傷心。”曲淺溪說得很冷靜,“我知道你現在認回了念念,不捨的她,所以我也沒有必要說一定要帶走念念,但是你不能這麼藏着念念,念念這個孩子聰明又敏感,如果你藏久了,她也不是好糊弄的,到時候你在她心底的印象反而會一落千丈,如果我們協商一下,對你,對我,對念念的身心健康都好。”

    連慕年眯眸笑了下,笑意冷漠,“難道就只剩這個解決辦法了嗎?”

    “不打官司?我在w市,你在南城,念念來回兩邊走吃不消,而且她總要留在一個地方讀書的,不是長久之計。”

    連慕年眼神卻變得冰冷,甚至笑了下,“淺淺,你一心說想爲念念着想,但是……最佳的方案你沒有說。”

    曲淺溪抿脣,“我要說的都說完了,你想怎麼樣,你說吧。”

    連慕年笑了下,語帶諷刺,“你不是已經下訂決心要打官司嗎?我還能說什麼?”

    “那念念的事呢?”

    連慕年說得異常的直接,“念念這幾天我是不會讓你見的。“

    曲淺溪瞪眸,“連慕年!“

    連慕年語氣含糊,“但不會永遠都不讓你見,念念說想你了,我自然會讓你們見面。“

    曲淺溪被氣得不輕,她來到這裏,連慕年幾乎什麼都沒有透露,“你!”

    連慕年掀脣冷笑,越過她拉開門,淡淡的看着她,“你該走了。”

    曲淺溪咬牙,“連慕年!”

    連慕年沒有回答,眼眸看向一個方向,眸子微深。

    “大少爺,這位樑小姐說是您的未婚妻,想要見您。”

    原來是管家領着從w市匆匆趕過來的樑月樺上來了。

    樑月樺知道了連慕年昨天認回了女兒,頓時心裏就不踏實了,想起連慕年對曲淺溪的態度,現在擡眸中間又有女兒牽絆,她放心不下來,就過來看看了。

    她纔想開口,卻見到站在書房裏的曲淺溪,眸子開始變得銳利起來,像劍鋒一樣刺向曲淺溪。

    曲淺溪還有話要說的,但是見到樑月樺,心一緊,垂下眼眸,擡眸而連慕年的態度也變得冷漠,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她咬着小嘴,也識趣的沒有繼續待下去,臨走時,留下一句話,“我明見念念。”

    也不管連慕年有沒有答應,就轉身離開了。

    連慕年走出書房關上門,沒有看樑月樺,冷淡的說,“你來幹什麼?”

    樑月樺其實想問念念的事的,但是話到了嘴邊就轉了調調,“我……沒什麼,聽說你忽然回來了,就過來看看。”

    連慕年豈會不知道哦啊她心裏所想,淡淡的抿脣冷聲道,“我知道你知道我女兒的事,你有什麼想說,儘管說就是了。”

    樑月樺咬脣,忽然擡頭笑了下,溫柔的說,“年,我不介意的,如果我們結婚了,我會待念念如己出,會好好帶她的,你放心。”

    其實,她一直以爲連慕年的女兒死了,雖然連慕年說不要孩子,但是婚後的事誰說得準呢?只要他們好好的培養感情,要一個孩子還難嗎?

    不過現在他的孩子忽然的冒出來,事情就變得不一樣了。

    如果連慕年真的不肯跟她生孩子,那她嫁了,能得到什麼?

    連慕年的心得不到,孩子有沒有,家產既然也得不到什麼,她怎麼甘心?

    所以,想到這,她就心急的趕過來了。

    但是忽然想到,婚後她如果能生一個兒子,事情就不一樣了,她的兒子會是連家的長孫,她不相信他會不疼自己的兒子,而她相信,他有一天會知道她的心意的,所以想到這裏的時候,她就什麼都不說了。

    ……………………………………………………

    w市

    “曲淺溪那個踐人的女兒沒有死?是真的嗎?”

    許母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既開心又憤怒,氣得牙癢癢的。

    許萬重的眼底盡是欣喜和計算,“當然是真的,我已經接到了消息了。”

    “這個踐人,她的女兒沒死卻害我們女兒坐了這麼多年的牢,我下次見了她一定不會放過她!”她說着,見到丈夫眼底的計算和喜悅,忙說道,“我們去監獄投訴去,要他們將女兒放出來好不好?”

    “你去吧,我還有事要忙。”許萬重搖頭,“記得跟小依說這件事,她出來肯定不會放過曲淺溪的。”

    “那是自然……不過,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小依很想你。”

    許萬重的語氣有些冷淡,“我還有事要忙,就不過去了。”

    許母不悅的咕咚,“什麼事這麼重要?比女兒還重要?”

    許萬重笑了下,眼眸深深,“是關於公司的事,我想,有了這個條件,我能輕易的拜倒曲淺溪了。”

    “真的?”許母驚喜不已,如果能將曲淺溪下拉臺自然再好不過了。

    許萬重笑,“曲淺溪也瞞着了連慕年這件事,連慕年這四年來的內疚也用完了,現在心裏因爲這件事應該會恨上她,沒了連慕年這個支撐,公司要回來我的手裏,是輕而易舉的事。”

    許母聽着,也覺得很對,開心不已的去了監獄見許美伊。

    許美伊臉色還有些蒼白,聽到許母的話,面容猙獰,“這個曲淺溪,要是我出去了,我絕對不會讓她好過!因爲她,差點毀了我的一生!”

    說到這,她頓了下,眼眸發光,“媽媽,那年是不是很恨她?年他現在怎麼樣了?”

    “連慕年是很恨曲淺溪,聽說都不讓她見孩子了,要打官司呢。”說到這,許母欲言又止,見到女兒希冀的雙眼,頓了下,還是說道,“他……再過一個星期就要訂婚了,跟一個姓樑的千金小姐,看起來感情不錯。”

    “是嗎?”許美伊眯起眼眸,冷笑了下,“連慕年竟然會拋下曲淺溪跟別的女人訂婚?”

    許母頓了下,又說道,“曲淺溪也結婚了,跟那個凌家的少爺,所以她跟連慕年是不可能的了,現在他們正爲孩子的事吵着呢。”

    “是嗎?”許美伊安靜的思索了會兒,冷笑了下,“這道未必,我看年對曲淺溪很執着呢,我留在年的身邊這麼多年了,對於他的感情,我看得一清二楚,上一次她跟曲淺溪都來這裏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愛着曲淺溪,比四年前還要愛,怎麼可能忽然間放棄了曲淺溪跟別的女人訂婚?”

    許母皺眉,“那……”

    “但是,有我在,連慕年即使再愛曲淺溪,我也不會讓他們在一起,曲淺溪讓我蹲了四年的監獄,我也不會讓她好過!我也想讓她嚐嚐這股滋味!”

    許美伊冷笑着說完,監獄那邊就來了幾個人,粗聲說,“許昕侑嗎?我們收到通知,你下午四點就而已出獄了。”

    許母聞言,欣喜不語。

    許美伊冷笑着勾起笑容,志在必得!

    ……………………………………………………

    到了午飯時間,老爺子和連夫人就帶着念念回來了。

    念念咧嘴笑着,回到家見到連慕年,忙跑過來,連慕年見狀開心不已,忙抱起念念,“念念,今天跟曾爺爺和奶奶出去,開心嗎?都見了什麼人?”

    念念抱着連慕年,捏着小手指頭一一的數着。

    連慕年嫌棄薄脣笑得很開心,親親念念的小鼻子,揉揉她柔順烏黑的頭髮,抱着她在椅子坐下,讓她做子啊自己身邊的位置,“念念坐在爸爸的旁邊哦。”

    樑月樺看着眼前漂亮的小女孩,心裏有些不舒服,尤其是看到她被連慕年抱着坐在了連慕年的身邊,連慕年露出了對她從來沒有展現過的笑容,讓她心底有些妒忌。

    而連慕年的另一邊是連夫人,她只好坐在念唸的隔壁。

    飯桌上,連慕年不斷的給念念夾菜,甚至喂念念吃飯,念念拒絕了。

    念念雖然開始幾年被曲淺溪*着,但是在新疆時就跟當地的孩子一樣學會了獨立,什麼都自己來,連慕年看着,一股驕傲油然而生。

    知道念念愛吃海鮮,連慕年幾乎全席不吃的給她剝開殼,剝了一小盆子,海鮮肉。

    念念的碗裏全是連家的三個大人夾過來的菜,她小嘴嘟嘟的,壓根跟不上速度,苦着一張小粉臉。

    連家的席上,不喜說話,但是現在老爺子和連夫人都時不時跟念念說話,逗她幾句。

    樑月樺看着念念這麼受*,心裏更加吃味了,但還是做表面功夫的給念念夾了才。

    吃完飯,念念纏着連慕年,連慕年自然開心不已,什麼都不管不顧了。

    念念抱住連慕年的脖頸,小聲的拖着鼻音說,“叔叔,念念想見媽媽和爹地~~~”

    連慕年眼神一暗,笑容微斂,好半響才說,“好,明天媽媽就過來,我們一起去見媽媽好不好?”

    “好。”念念聞言開心得眯起了眼眸,蹦蹦跳跳的上樓了。

    連慕年哄着念念上樓午睡,她睡着後,就接到了王天鳴的來電,“許小姐已經被下命令放出來了。”

    “好,我知道了。”連慕年掛了電話,頓了下,打了個電話給曲淺溪,“明天過來一趟,念念想見你。”

    “嗯,我知道了……”曲淺溪還沒說話,連慕年就掛了電話,凌彥楠的電話也打了過來,語氣嚴肅,“淺淺,聽說連慕年叫人將許美伊放出來了。”

    曲淺溪心一顫,苦笑了下,眸子漸漸的變得銳利,“動作這麼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