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連慕年你想怎麼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連慕年你想怎麼樣字體大小: A+
     

    當他看到曲淺溪和凌彥楠抱着屬於他的女兒出現在這裏的時候,他感覺那一剎那他的心都痛得彷彿停止了跳動,沒有了知覺。

    他連慕年這輩子,除了四年前那件事和知道她跟凌彥楠結婚那一刻,他的心從未如此痛過。

    她怎麼能如此的殘忍?如果他不是還有一絲理智,他真的想掐住她的脖子狠狠的問她爲什麼她能如此殘忍!

    曲淺溪抿脣,沒有回答連慕年,上前伸出手,“念念,過來媽媽這裏。“

    連慕年卻一轉身,拉開了和曲淺溪的距離,眯着眼眸看她,“淺淺,怎麼不回答?“

    曲淺溪不語。

    連慕年臉色非常的難看,攥緊十指,手指骨節發白,曲淺溪的無言,就相當於默認,默認她恨他,恨不得他痛不欲生,恨不得他去死,否則她看着他悲痛的或者還要這麼對他。

    “痛,叔叔,念念痛。”連慕年力道太大,勒得太緊了。

    連慕年一頓,忙鬆了手,看了眼同樣異常緊張的曲淺溪,將念念交給連慕然,柔聲說,“念念乖啊,這個姐姐是你的姑姑哦,讓姑姑抱一抱好不好?”

    念念抿着小嘴,沒有笑,扭頭看着一臉緊張的曲淺溪,搖搖頭,“我要媽媽抱,叔叔,你放開我,我要媽媽。”

    連慕年的心抽搐了下,臉色更加刷白,笑了下,“念念乖,聽爸爸的話,嗯?”

    念念聽懂了連慕年的話,狐疑的眨着眼眸,扭頭看向曲淺溪,“媽媽?”

    曲淺溪咬脣,安撫的笑了下,“念念,他沒有說謊,他真的是你爸爸。”

    念念看着還將他抱在懷裏的連慕年,沒有說話,看了會兒連慕年,開始掙扎,向曲淺溪伸出雙手,眼眸有了溼意,“媽媽,我要媽媽,你放開我。”

    “念念乖。”連慕年心微涼,念念雖然見過他的次數不多,但是很黏他,現在卻反常,他知道她一時間接受不了這個消息或者說是她根本就不想認他。

    他忍住心底的痛楚,防備的看着曲淺溪,緊緊的抱住念念,給了一個眼色給連慕然,連慕然瞭然,打了個電話。

    曲淺溪看見連慕然打電話,雖然聽不到她說什麼,但她的心卻莫名的緊張起來,“連慕年,你想幹什麼?”

    連慕年沒有放開念念,抱住女兒的手青筋凸起,眼眸暴戾,冷笑了下,“你覺得我該做什麼才能對得起你對我的殘忍?”

    凌彥楠也開口了,“年,你冷靜下來,有話好好說,你這樣嚇到念念了。”

    連慕年見到懷裏的女兒扁着小嘴,一副要哭的模樣,他心一抽,俊臉倏地變得緊張起來,手忙腳亂的抹着念念的小臉,生澀的哄道,“念念乖,不哭哦。”

    念念小手抓住連慕年的衣角,委屈的看着他,“叔叔,我要爹地,我要媽媽~~~”

    連慕年臉色慘白的怔住,嘴角抽動了下,此刻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哄懷裏他失而復得的女兒,他悽清的笑了下,扭頭看向還站在門口的曲淺溪和凌彥楠,看了好久,忽然笑得更加大聲,看着曲淺溪,“淺淺,你能明白我現在有對痛嗎?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看到我現在這樣子,你是不是很開心?”

    曲淺溪臉色也不好看,咬脣說不出話來。

    即使她前一段時間有想過要告訴他女兒的存在,但是她從一開始跟他重逢時沒有說,即使她說了,一切都沒有意義,所以,她知道,她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她對連慕年造成的傷害都改變不了。

    念念距離連慕年最近,即使他垂下眼瞼,她也能看到他眼底的痛楚,她即使看不懂,但兩人的心口緊貼,卻也能感覺到他心底涌動着的悲愴。

    她忽然不哭了,眼淚也停止了,軟乎乎的小手忽然覆上連慕年的俊臉,“念念不要爹地和媽媽抱了,叔叔你別難過。”

    連慕年一愣,笑了,有些失態的忙點頭,“好,爸爸不難過,爸爸不難過,只要念念不離開爸爸。”

    連慕年才說完,門口就傳來了一陣騷動,七八個年輕的看似保鏢的男子走了過來,在連慕年的眼前停下,“老闆,請指示。”

    曲淺溪看到有人過來,心就揪緊了,“連慕年,把念念還給我。”

    連慕年臉色冷然的看着曲淺溪和凌彥楠,冷聲道,“將他們攔着。”

    說着,抱着念念轉身離開,連慕然和連慕楓忙跟上。

    念念雖然看的書不少,但是都是一些純真適合孩子看的書,涉及到這方面的沒有看過,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就覺得她要離開曲淺溪和凌彥楠了,她雖然很喜歡連慕年和連慕楓,但是她更喜歡曲淺溪和凌彥楠,所以她掙扎着叫道,“媽媽,媽媽,爹地。”

    “念念!”凌彥楠和曲淺溪想追上前,但是幾個保鏢都是訓練有素的,即使凌彥楠有一定的武力,但他們想要突破不容易,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離開。

    …………………………………………………………

    連慕年抱着念念上了車,連慕楓和連慕然跟上。

    連慕年抱着念念坐在後座,而連慕楓坐在他們父女隔壁,念念一直都不安穩的掙扎着,小嘴一直都叫着媽媽,雖然不哭,但眼眶溼溼的,很惹人憐愛,連慕年看着,心都痛了。

    念念叫了連慕年好久,連慕年都沒有放開她,她不叫連慕年了,扭着小腦袋看向連慕楓,“大哥哥,你幫我求求叔叔,讓我回去好不好?”

    連慕楓不語,他認真的看着念念的小臉。

    他見她的第一眼就覺得她眼熟,連慕年說起的時候,他也覺得她跟連慕年很像,卻沒有往那方面去想,畢竟他以爲她不在了。

    直到知道了她是連慕年的女兒,他才知道,他爲何只對她有耐心,只要她開心,怎麼哄都願意,原來,他是她的叔叔,他們之間有着血緣關係。

    連慕然看着連慕年笨手笨腳的安撫着女兒,心裏嘆了口氣,想起曲淺溪的殘忍,冷笑了聲,果然是最毒婦人心,她明知道他們連家所有人都爲孩子的離去而倍感憔悴,她卻還是瞞着他們,她的心裏,是有多恨?

    連慕楓看着念念一直都不聽話,不肯讓連慕年抱,他跟念念接觸得比較多,也比較瞭解她,他嘆了口氣,伸出手來,“念念乖,叔叔抱。”

    連慕年看了眼弟弟,知道他們比較熟,也就放心將女兒交給連慕楓,連慕楓抱着念念,“念念,安靜下來聽大哥哥說幾句話好不好?”

    念念怯怯的看了眼連慕年,然後點點頭。

    “念念離開了爹地和媽媽,見不到他們就會難過了,對嗎?”

    念念點頭。

    “媽媽說他是你爸爸,對吧?”連慕楓指了指連慕年。

    念念再度點頭,卻不看連慕年。

    “叔叔是念唸的爸爸,四年了,他都沒有見過念念,他也跟念念想念爹地和媽媽一樣非常的想念念念,你能明白嗎?”

    “因爲想念念,叔叔還生病了,每天都吃藥,只能吃粥,不能吃零食,也不能吃肉,更加不能去吃肯德基雞塊,叔叔很可憐對不對?他這麼想你,你卻哭着要離開他,叔叔會很難過的,就像你很想媽媽,但是媽媽要離開你,你也會很難過一樣。”

    念念擡眸看着連慕年,看到他眼底的溫柔,咬着小嘴不說話。

    連慕楓看念念已經有些鬆懈下來,繼續道,“叔叔一個人很多單的,他不會讓念念離開媽媽跟爹地,只是想多花些時間跟念念在一起,念念能答應嗎?”

    連慕年聞言,緊張的看着念念,擔心她哭,又怕她不答應。

    念念看着連慕年,良久之後才伸出小手,示意連慕年抱,連慕年驚喜不已,笑了,接過女兒,親親她,心底的開心根本壓抑不住,“念念,好乖,謝謝你。”

    “那叔叔你跟我媽媽還有爹地說一下,我過幾天再回去,叫他們不要擔心好不好,我會陪着你的。”念念其實是很喜歡連慕年的,覺得他很親切,自從見到他第一次就喜歡了,而且覺得他對他很好,雖然他剛纔惹媽媽生氣了,但是他也很難過,她也就不怪他惹媽媽生氣了。

    連慕年點頭,沒能聽到念念叫他爸爸,雖然心底由此而失落,但是這個比起女兒還活着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什麼都不算,他心裏總的來說是很高興的,除去曲淺溪故意瞞着他以外,“好,爸爸會跟媽媽說的,念念放心哦。”

    念念看連慕年笑了,知道他高興,也忍不住的咧嘴笑了下,嘟起小嘴撒嬌,“那叔叔現在就去好不好,媽媽現在應該很心急了,都是叔叔的錯,叔叔讓媽媽擔心了。”

    “好好,爸爸錯了,爸爸現在就去。”

    連慕年說着,頓了下,牽起女兒的小手,看着那個曾經被許美伊狠心割得差點流血致死的手腕,心臟狠狠的抽搐着。

    念念的手腕處,如果仔細看到話還是有一條不明顯的傷疤,而脖頸的傷勢較輕,不是致命傷痕,所以沒有留下傷疤。

    念念怪異的看着連慕年,但是沒有說話。

    想起四年前那張充滿血的照片,他的心就開始劇烈的抽搐,“念念,爸爸對不起你。”

    念念沒有說話,不知道連慕年說什麼,卻搖搖頭。

    連慕年笑了下,不捨的親了親念念,纔將女兒交給連慕楓,叫人找個地方靠路邊停車。

    連慕然看着對女兒有求必應的大哥,嘆了口氣。

    連慕年下了車,跟女兒說再見後,打了車回去飯店,此時,他眼眸的笑意勸退,冷笑了下,拿起手機給連慕然發了一條信息。

    連慕然接到信息,挑眉笑了下,對司機說,“調頭,我們不去那裏了。”

    ……………………………………………………

    凌彥楠和曲淺溪被連慕年的保鏢困住,什麼也做不了。

    凌彥楠看着攔着他們去處的保鏢,冷聲道,“什麼時候放我們走?”

    一保鏢冷冷的說,“抱歉,沒有老闆的命令,我們不能放你們走。”

    凌彥楠抿脣,也懶得跟他們廢話,看曲淺溪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忙安撫道,“淺淺,就算連慕年搶走了念念,也藏不了念念多久的,念念離不開你,過不了幾天念念就會哭着回來,我相信連慕年不會不放人的。”

    “我知道。”曲淺溪抿脣,掙扎了這麼久,她也冷靜了下來,“我在意的不是連慕年帶走念念,而是想知道他會怎麼做。”

    凌彥楠立刻會意了曲淺溪的意思,“你說的是念唸的撫養權?”

    曲淺溪眼眸黯然,“嗯,我知道連慕年是不會放手的,而且,連慕年也將要結婚了,如果要打官司,我們沒有多少勝算。”

    凌彥楠不語,伸手將她抱在懷裏,安撫道,“沒事的,別擔心,有我在呢。”

    “嗯,彥楠,謝謝你一直都陪在我身邊,有時候我覺得要是沒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曲淺溪剛纔雖然冷靜了下來,但是她的心不但沒有安穩下來,反而凌亂不已,隱瞞連慕年這件事後,她相信,連慕年心裏對她的恨,不會少,如果女兒到時候判給了連慕年,她相信他不會再讓她見女兒的。

    想到這,她的心就開始發抖,發冷,忍不住緊緊的抱住凌彥楠。

    凌彥楠蹙眉,安撫的話不用說太多,讓她冷靜冷靜。

    連慕年薄脣發白的站在拐角處,將曲淺溪和凌彥楠的話聽在耳朵裏,嘴角溢出滿滿的諷刺的冷笑,真是好極了!

    他看了一眼他們,沒有向前,而是緩緩的向後退,進了電梯。

    良久之後,連慕年才叫保鏢們撤離,凌彥楠和曲淺溪才得以自由,這時候已經下午三四點了。

    曲淺溪得到自由,忙打電話給連慕年,但是連慕年的電話卻一直都沒有開機。

    她只好去找。

    凌彥楠皺眉,拉住了她,“淺淺,先吃飯再去,我們午飯還沒吃。”

    曲淺溪搖頭,甩開凌彥楠的手,“你吃吧,我不餓,我自己去找。”

    “你去哪裏找?”凌彥楠皺眉,嘆了口氣,“我們先吃飯,叫人找一找連慕年的住處,我們纔有方向,找起來才容易一些,在等連慕年住處的地址時,我們先吃飯,等接到消息,我們立刻出發,可好?”

    曲淺溪太過緊張了,忘了這麼一點,忙點頭,坐下來吃飯。

    但是她沒什麼胃口,一桌子的菜吃了幾口就吃不下去了,凌彥楠看不過去,強.迫她多吃點,但是吃了大半碗飯,她就真的吃不下了,凌彥楠看她吃得如此痛苦,也不強求她了。

    他們剛吃完飯,電話就來了,連慕年的各個住處的地址都發了過來,,兩人忙出發去找。

    他們到達後,按了門鈴,問出來接應着人,“連慕年在嗎?”

    “先生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

    曲淺溪和凌彥楠抿脣,不相信,不顧接應的人的阻止,上去查了一番,都沒有絲毫的收穫。

    同樣的,他們冒着飢餓找了連慕年的各個住處,都沒有消息。

    凌彥楠看了下天色,看向曲淺溪,“連慕年是有心躲着我們,他在困着我們時有太多的時間做準備,我們要找他的住處,並不容易,不過……我不相信他能躲一輩子!”

    曲淺溪卻頓了下,眯着眼眸說,“我覺得……他們可能是回去南城了。”

    凌彥楠一頓,也覺得有道理,“他們知道念念的存在,連家的其他人應該很急着見念念纔對。”

    “我們叫出去找的人還是沒有什麼信息嗎?”

    “嗯,我想如果凌晨兩點後還沒有消息,我們就過去一樣南城?”

    “好。”

    ……………………………………………………

    在知道曲淺溪和連慕年的女兒還活着的時候,老爺子老淚縱橫,而連家瞬間炸開了鍋,在連慕年三兄妹和念念上飛機時,老爺子就叫人送他過去幾場等着了,連安昂夫婦在外地,聞言也丟下工作趕了回來。

    老爺子興奮與忐忑結合,不斷的在幾場走來走去,八十多歲的老爺子,在見到熟悉的身影時,忙跑了過去。

    連慕年抱着念念,笑,“念念,叫太爺爺好。”

    念念眼眸笑米米的,乖巧的喚,“太爺爺好。”

    老爺子激動不已,抓住念念的小手不放,“哎,好,念念也好。”

    連慕年笑了下,抱着女兒捨不得放開,“爺爺,我們回去吧。”

    “好,回去了。”老爺子激動的忘記了兒子跟媳婦是十多分鐘後的機,快到達了,孫子說什麼就應什麼了。

    念念被連慕年抱了半天,微微的掙扎着,小聲的說,“叔叔,念念可以自己走的。”

    連慕年溺愛的笑着,“機場人多,不安全,等一下爸爸就不抱了。”

    念念低着頭不語,她以前也跟曲淺溪坐過飛機,人也多,曲淺溪也沒有一直抱着她。

    老爺子上了車後,一直圍着念念轉,回到老宅,吃了晚飯後,看出女兒困了,連慕年忙叫人準備好衣服,想給念念洗澡。

    念念小臉紅撲撲的,害羞的別過小臉,“叔叔,念念自己來。”

    連慕年雖然不捨,知道念念還不適應,也沒有面前,答應了,叫保姆來幫她洗澡。

    老爺子站在臥房外面,連慕年自浴室出來就看到了。

    爺孫兩人下樓,坐在沙發上,老爺子看着他,淡淡的問,“年,你想怎麼做?”

    連慕年抿脣,斂下眼底黯然的波光,淡淡的說,“爺爺,我自有分寸,我希望您能不要再插手了。”

    “好,爺爺不插手,你們愛怎麼,就怎麼辦吧。”老爺子嘆口氣,沒有再說話。

    看着老爺子上樓,連慕年沉默的一個人坐了好久,纔打了個電話,“天鳴,叫人將許美伊放出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