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章 父女相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七十章 父女相認字體大小: A+
     

    連慕年沒有得到曲淺溪的迴應,再度喚道,“淺淺——”

    曲淺溪的情緒有些激動,咬着脣,冷笑了下扭頭回來,“連慕年,你訂婚的請柬,送過來我這裏,算什麼?你有聽說過誰重婚會請前妻過去的?連慕年,如果你想看我出糗,那很抱歉,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凌家跟連家是世交,我們連家邀請凌家,是很正常的事,而且……爺爺也希望你能來。”

    曲淺溪咬牙,“那你應該送過去凌家的老宅,而不是我這裏,連慕年,你自己也明白你這麼做的目的到底地爲了什麼!”

    連慕年笑了下,淡淡的睨着曲淺溪,“我爲了什麼?我還真的不知道。”

    曲淺溪不語,睨了他一眼,“請柬我收到了,請問你可以回去了沒?”

    “淺淺。”連慕年頓了下,眸子灰暗,“我想去看一看我們的女兒,她……葬在哪裏?我們一起去看看她好不好?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我這輩子只有這麼一個孩子,希望你能答應我,可以嗎?”

    曲淺溪深吸了一口氣,聞言,眸子顫動了下,也沒有注意到連慕年爲什麼說這輩子只有一個孩子。

    “淺淺?”曲淺溪不說話,她不知道她的意思。

    曲淺溪咬脣擡眸看他,“連慕年,其實我們的女兒沒有……”

    在曲淺溪說話時,門外響起了一陣叩門的聲音,曲淺溪的祕書的聲音隨即在門口響起,打斷了曲淺溪的話,“總裁,有一位樑小姐找連先生有事。”

    曲淺溪抿脣,想說話,但連慕年已經站起來,起身開門,但是背對着曲淺溪的眉頭卻是緊皺着的,曲淺溪抿脣,叫住連慕年,“連慕年,你有時間嗎?聽我把話說完再走。”

    連慕年沒想要走,他聞言扭頭向曲淺溪笑了笑,拉開門,抿着薄脣看着臉上難掩焦急和慌張的樑月樺,冷聲道,“你可以在我辦公室等我。”

    言下之意是她的舉動打擾到他了。

    “我——”樑月樺心裏異常的忐忑,在知道連慕年在曲淺溪這裏後,她就急着找了過來,她覺得他們已經離婚四年多了,能有多少話題可以說?爲什麼要鎖着門聊?更何況她見到他們兩人單獨在一起的次數也不少。

    說白了,她就是沒有信心,她還是不放心連慕年,怕他忽然間又改變主意。

    “你確定你要我等你?”

    就在他們兩人僵持時,一個聲音插了進來。

    連安昂抿着脣出現在衆人的視野中。

    “爸爸,您怎麼來了?”連慕年扭頭看了眼曲淺溪。

    曲淺溪見到連安昂,心裏對他存了幾分敬意,走出辦公室,“連先生好。”

    連安昂淡笑了下,笑容裏充滿了距離感,客氣的說,“淺淺,不好意思,年又給你添麻煩了。”

    曲淺溪愣了下,頓時又笑了出來,怎麼會不明白連安昂話裏的意思?

    “連先生說笑了,我跟連副總上班時間有公事要談是正常不過的事了,怎麼能說是麻煩呢?況且,我們公司現在能發展得如此好,連副總功不可沒。”

    曲淺溪知道連安昂和樑月樺的來意,一句話就拉開了跟連慕年的距離,即使說謊,卻也朝着他們想要的意思走了,省得他們懷疑,況且他們事實上真的沒有做什麼。

    連安昂笑笑,“年,你爺爺跟你媽媽,還有樑小姐的家人都到了,距離你訂婚宴的時間也不遠了,我們得抓緊時間談一談宴會的細節,如果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也可以儘快的修改。”

    連慕年抿脣,眼神冷了些,睨了樑月樺一眼,淡淡的說,“是有地方需要修改,希望到時候你們能尊重我的意見纔好。”

    說完,看了眼臉上盡是官方笑容的曲淺溪一眼,轉身離去。

    連安昂離去前也說,“淺淺,那一天你也來吧,多一個人多一份祝福。”

    曲淺溪攥緊十指,笑道,“連先生請放心,連副總已經將請帖拿過來了,你們都這麼有誠意邀請我,我不去就說不過去了。”

    連安昂點頭,轉身離開。

    直到所有的人都離開後,曲淺溪才死死的咬住下脣,抑制住喉嚨裏的唔咽出現,只是眼淚也抑制不知的緩緩的落下。

    ……………………………………………………

    “哥,爺爺叫你呢。”

    包廂裏,連慕年抿着脣不知在想什麼,老爺子叫了他好幾聲都沒有回答,連慕然看不下去了,就提醒他一下。

    連慕年擡眸,“爺爺,有事?”

    老爺子今天是開心的,喝了點酒,“你這邊的工作忙嗎?如果能緩得過來就先緩一緩,回去南城看一看,訂婚宴的事不能馬虎了。”

    連慕年笑了下,“爺爺,南城那邊我沒時間回去了,訂婚宴我想在w市舉行,我會叫人辦妥的,請您放心。”

    “既然你們小兩口都決定了,那就這麼辦吧。”老爺子蹙眉,想反對的,但思索片刻,只是叮囑他,“你訂婚可以在w市舉行,但是婚禮一定要在南城舉行,明白嗎?”

    連慕年但笑不語。

    樑母聞言,低聲問女兒,“不是說婚宴在南城舉行的嗎?現在請柬都發出去了,這可怎麼辦?你們年輕人辦事怎麼不跟我們老人商量一下就做決定?”

    樑月樺笑笑,夾了塊肉進母親的碗裏柔聲說,“媽媽,請柬的事是小事,不用擔心,你也知道年的生意做得大,有很多事等着他忙呢,訂婚要準備的事情太多了,飛來飛去的,也浪費時間,年也忙不過來,留在w市也是好事,況且婚禮在w市舉辦,對我們而已也方便了很多,不是嗎?”

    “那倒也是,我們的親戚都在這邊。”樑母笑了下,以爲連慕年是因爲體貼樑月樺才改變地點,不由得開心的說,“看來你們小兩口感情進展得不錯,他能替你着想,說明他心裏啊,已經有你了。”

    樑月樺笑笑,不再說話了,眼底盡是苦澀,這件事,她這個主角也是現在才知道,連慕年根本就沒有跟她說過!而且,連慕年改變主意,跟她沒有任何關係。

    直到飯局結束,樑月樺拉住了連慕年,咬脣道,“年,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跟我商量一下?”

    連慕年自然知道她指的是哪一件事,“我很忙,沒時間處理這事,如果你想要做主的話,你可以隨意,我可以叫人將事情交給你一手操辦,但是……地點只能是w市,而且,你不覺得地點在這邊,很方便你們嗎?”

    “你——你不要把我當白癡耍,你以爲我真的會相信?”樑月樺被他滿不在乎的語氣氣得不輕,看他冷淡的俊臉,心裏就更加氣了,“年,你明知道曲淺溪是你的前妻,但是你卻還是要邀請她去參加我們的訂婚宴,爲什麼?是不是訂婚的地點忽然選在這裏,也是因爲曲淺溪?你到底想做什麼?”

    連慕年抿脣,掃了她一眼,“淺淺是凌家的人,我邀請凌家的人來參加我們的訂婚宴,有什麼不對?”

    說完,連慕年轉身離開。

    樑月樺咬脣,想讓他說清楚,但是連慕年最後的那個包含警告的眼神讓她停滯了腳步。

    ……………………………………………………

    曲淺溪加了個班,晚上回到家時凌彥楠正陪着念念玩遊戲,玩的不亦樂乎,見到曲淺溪回來,念念丟下凌彥楠和遊戲,跑過來要曲淺溪抱她,一臉興奮的模樣。

    曲淺溪挑眉,溺愛的親了親她的小鼻子,半眯着眼眸笑看着裂開小嘴笑得異常燦爛的念念,“念念,今天這麼粘媽媽,有什麼事要跟媽媽說嗎?”

    念念對着小指頭笑米米的,討好的猛地親曲淺溪的小臉,撒嬌道,“媽媽,剛纔我跟爹地說了一下,想過兩天週末的時候跟大哥哥他們一起吃一頓飯,可以嗎?”

    曲淺溪點頭,“好,媽媽安排一下,擠出時間跟念念的大哥哥吃飯,這樣可以了吧?那你大哥哥的號碼要回來了嗎?”

    “要回來了,媽媽等一等。”念念自曲淺溪的懷裏出來,上樓去找連慕楓給她寫在書上的號碼。

    曲淺溪看着女兒蹦蹦跳跳的上樓的樣子,眯着眼眸失笑了下,扭頭對凌彥楠說,“我週六週日都有空,你呢?”

    “我都可以抽時間出來,最近不算忙。”說着,凌彥楠頓了下,看着曲淺溪,欲言又止。

    “彥楠,你有事想跟我說?”

    凌彥楠翻了下他的包包,遞了一張紅色的請柬給曲淺溪,“這是連家前幾天給我們家送過來的,連慕年……似乎要再婚這件事,你知道嗎?”

    曲淺溪感覺紅色太刺眼了,刺得她眼睛生痛,別開眼不看那個紅燦燦的請帖,“我前幾天就知道了,因爲連慕年……也給了我一張。”

    “連慕年要再婚了,你看着,難道就沒有什麼感覺嗎?”

    “彥楠,我知道我現在的身份,所以……你放心。”

    “淺淺……”凌彥楠抿脣,他看着曲淺溪強顏歡笑的模樣,心裏也難受,但是他真的不打算放開她。

    他剛纔這麼說的確是想要試探她,看她有什麼反應,他知道,她心裏其實還是有連慕年的,只是奈於現在她是他妻子的身份,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曲淺溪笑着搖頭,小手覆上他的手背,“彥楠,我答應了你的事,我一定要做到,你放心。”

    凌彥楠笑笑,心裏安穩了些,卻忽然說,“你不覺得連慕年忽然宣佈訂婚,消息太過突然了嗎?”他絕對不會相信連慕年可以放得下曲淺溪。

    “彥楠,我真的不覺得連慕年對我有感情。”曲淺溪眸子微斂,“他其實心裏對我本來就沒有什麼感情,我救了他,他對我有感激之情,而他卻認錯了恩人,他心裏自然就覺得過不去了,而且他……以爲念念死了,所以對我感到無比的愧疚,所以,他心裏對我的愧疚就更加深了,這一點我說過了好多次,或許你不相信,但是我比你瞭解連慕年,這一點錯不了,而且現在連慕年看我過的不錯,心底的愧疚放下了些,家裏的人又想他結婚,家裏安排的覺得適合自然就能結婚了,這個其實很正常,不是嗎?”

    凌彥楠聞言,一笑置之,不過卻深深的看着她,說,“淺淺,你啊,其實也是一個對愛情不算敏感的人。”

    “媽媽,這是哥哥的號碼哦。”

    曲淺溪皺眉,想說話,卻被女兒這句話打斷了。

    曲淺溪看了下,是一個手機號碼,皺眉的將女兒抱起來說,“念念,這是大哥哥的號碼還是大哥哥的家人的號碼?”在她眼裏,一個小學生還不適合擁有手機。

    “是大哥哥的。他有手機的哦。”

    曲淺溪讓念念按了號碼,打了過去,那邊很快就接了起來,念念笑嘻嘻的說,“大哥哥,我是念念哦,我媽媽想跟你說話。”

    曲淺溪接過電話,客氣的跟對方道謝,跟對方談了會兒話,瞭解了些事情,就掛了電話。

    曲淺溪掛了電話就狐疑的眯起眼眸,“念念,你老實回答媽媽的話,你跟你的大哥哥是怎麼認識的?人家大哥哥都六年級了,你們是怎麼溝通的?”曲淺溪以爲念念口中的大哥哥只是比她大一點,高一點而已,但是她剛纔聽聲音,對方感覺成熟穩重,看起來被家裏教的很好,這樣的一個孩子,怎麼會喜歡跟一個三四歲的小孩子相處?

    她百思不得其解。

    念念嘟嘴,“我上次不是跟你說了嘛?念念從來不撒謊的!我跟大哥哥在一起時,大哥哥看他的書,我也看他的書,就這樣啊,很奇怪嗎?”

    “沒事,媽媽就問問。”曲淺溪也知道她反應有些過度了,但是她心裏就覺得奇怪,一般十來歲的孩子,不是都喜歡跟同齡人出去玩耍嗎?

    凌彥楠也知道曲淺溪心裏想什麼,他拍拍她的肩膀,說,“過兩天就能見面了,對方是怎樣的人到時候不就知道了?我看念念也過得好好的,看起來應該對念念挺好的。”

    “嗯,但願是這樣。”

    ……………………………………………………

    今天開會議的時候,曲淺溪敏感的覺得有幾位股東似乎氣焰變得有些囂張,曲淺溪知道,儘管她坐了這個位置之後,成績還不錯,也替公司帶來了不少好處,但是他們還是看不慣她年紀輕輕的就坐了公司的老闆,壓在他們的頭上。

    鎮.壓下這些股東,曲淺溪走出會議室,發現公司很多人都試探的看着她,被她看見,就縮回去了。

    曲淺溪皺眉,回去辦公室,看了幾分文件後,祕書敲門,說有人找她。

    曲淺溪擡頭,見到來人,微微的蹙眉。

    樑月樺笑了下,深深的看着曲淺溪,“曲小姐,我想跟你談一談。”

    曲淺溪嘴角微勾,笑了下,“樑小姐有什麼事儘管說就是,我聽着,雖然……我不知道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說的。”

    樑月樺攥住包包,說,“我們出去聊一聊吧,在這裏不方便。”

    曲淺溪看了下時間,淡淡的說,“樑小姐,我等一下要出去見一個客戶,恐怕沒有這麼多時間走來走去的,有什麼事在這裏說也是可以的,我這裏,沒有我的允許,誰也進不了,應該不會打擾我們談話纔是,如果您要是不急,我們可以找一個時間出去談一談。”曲

    淺溪說的是真話,她是急着趕時間去見客戶,況且,她不認爲她跟樑月樺有什麼好說的,也不值得她花時間去跟她進行一番談話,不過,她既然已經找上門了,她要是不答應,就未免有點不近人情了,畢竟來者是客。

    “曲小姐,你——那好吧,我們在這裏談,我會盡量儘快的把話說完,希望沒有打擾到您。”樑月樺覺得曲淺溪肚量小,說什麼要去客戶只不過是藉口罷了。

    曲淺溪叫人給樑月樺跟她泡了一杯咖啡,她輕抿了一小口,淡淡的說,“樑小姐,你有什麼想說就說罷,我聽着呢。”

    樑月樺看着曲淺溪,發現她其實很美,五官精緻,皮膚白希,而且很有氣質。

    她知道自己也是一個美人,追她的人不在少數,但是她發現曲淺溪其實比她更美,她看着,心裏更加不舒服了,語氣有些冷,有些衝,“我知道你跟年的關係,而且,也知道他給你寄了請帖,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不要去我們的訂婚宴。”

    曲淺溪喝咖啡的動作一頓,掀起眼瞼看她,“樑小姐何出此言?請帖是您的未婚夫遞過來,特意邀請我過去的,我已經答應了,如果我不過去,真的有些說不過去,而且您的未來家公也誠誠心的邀請了我,如果我不過去,也不好交代,樑小姐,這點我相信你也知道吧。”

    樑月樺笑了下,避開曲淺溪的話不答,反而問,“前夫的訂婚宴,我想曲小姐也不愛參加,不是嗎?”

    “樑小姐,這不是我愛不愛參加的問題,而是我不得不參加,你也知道,連家不不但是我公司的股東,也是合作伙伴,人家誠信的邀請了我,如果我不過去,別人會怎麼說我?”曲淺溪這番是實話,如果可以不去,她倒是不想去,畢竟,知道她跟連慕年的關係的人也不少。

    樑月樺咬脣,冷冷的說,“曲小姐,我就直說了!這個訂婚宴是我的,我很重視,我不想你破壞我的婚禮。”

    曲淺溪抿脣,不悅的說,“樑小姐這句話我不愛聽,我爲什麼要破壞你的訂婚宴?樑小姐說話要小心一點,你知道我也是有家庭的人,說出去對我的聲譽不好,希望樑小姐不要亂說話!”

    樑月樺咬脣,她不是不放心曲淺溪,而是不放心連慕年,她覺得連慕年心裏別有想法。

    曲淺溪眯眸,其實她也明白了樑月樺說這番話的目的,她笑了下,“樑小姐,我跟連慕年雖然有過一段婚姻,但是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是自由戀愛然後結婚的,我們的婚姻只牽扯到利益,無關感情,我這麼說,樑小姐您可以放心了嗎?如果你不相信我說的話,你儘可以去問連慕年,或者是他的朋友,我相信,他們會告訴你想要的答案。”

    “真的?”可是連慕年給她的感覺,不像是對她沒有感情纔對。

    曲淺溪笑容很淡,語氣也同樣的非常淡漠,“如果有感情,你以爲連慕年跟我會離婚?”

    樑月樺擡眸,看着曲淺溪,覺得她不像是說謊,她見過曲淺溪幾次,都沒有發現她對連慕年有什麼特別的感情,而且她也跟凌彥楠結婚了,或許,真的是她想太多了。

    想到這,她頓時鬆了一口氣,“謝謝你,曲小姐,剛纔有得罪的地方,希望您別介意。”

    曲淺溪淡淡的掀脣,“不客氣。”

    樑月樺離開後,曲淺溪苦笑了下,將剩下的咖啡喝完,眸子微擡,忽然明白了剛纔會議時,一部分的股東爲何一改對她的諂媚,變得如此囂張了。

    她拿起那份報紙看了下,報紙上財經篇幅上還是娛樂上面,連慕年訂婚的消息都是頭條,看來,連慕年要再婚的消息已經傳開了,難怪今天這麼多人反應異常。

    她知道,很多人剛開始雖然不服她,卻不敢爬到她的頭上來,是因爲有連慕年在,認爲他會在這裏,跟她脫不了關係,現在連慕年要結婚了,就說明曲淺溪在他的心裏也沒有多重要,自然的就開始惹麻煩了。

    曲淺溪抿脣,眼睛刺痛的看着上面的報道,但是縱使眼眸刺痛,她卻眯着眼一字一句的都看完了,看得異常的仔細,最後,放下報紙,她笑了下。

    連慕年果真是說道做到,這樣一來,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要結婚了。

    樑月樺的擔心,真的是多餘的。連慕年能答應見報,就說明他的認真,要是他結婚後忽然離婚,或者是忽然悔婚,對他公司影響不好,連家的人又怎麼會讓他這麼做?

    所以說了樑月樺來這裏,是白跑一趟了。

    她咬脣笑了下,咬脣忽然提起包包,離開了公司,親自去接女兒回家。

    曲淺溪緊緊的抱着女兒,鼻子酸澀,“念念,媽媽對不起你。“

    念念感覺到脖頸見有一股液體滴落,頓時便明白曲淺溪是哭了,愛笑的雙眸頓時變得慌張,“媽媽,你怎麼了?“

    曲淺溪抱緊女兒,淡淡的用女兒聽不見的聲音說,“念念,對不起。“

    …………………………………………………………

    連慕年回到家,連慕楓正在樓下看書,他一向都是回去自己的書房裏看的,今天,卻是爲了等人,所以纔在樓下看書。

    連慕年看了下時間,皺眉,“楓,怎麼還沒睡?”

    連慕楓淡淡的說出目的,“後天念念的家人請我們吃飯,跟你說一聲。”

    連慕年一愣,頓時薄脣掀開,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時間訂好了?”

    “時間地點都訂了,我前幾天就想跟你說的,但是你手機打不通。”

    連慕年笑容依舊,“接下來的時間,我都有空。”

    “喲,是嗎?你過兩天不是要去h市開個會,落實發開計劃嗎?怎麼變成都有空了?”

    連慕年的話剛說完,這時進門的連慕然就聽到了他的話,不客氣的反駁他。

    連慕年不語,眸子神色堅定。

    連慕然挑眉,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水,淡淡的問,“楓,你們要去哪裏?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我們大哥推掉這麼重要的事情,都要去赴約。”

    連慕楓皺眉,不知從何說起,那就乾脆不說,起身淡聲說,“我先睡了,你們早點休息。”

    “哎,你這個死小孩,性子跟你哥一樣掘。”連慕然輕哼一聲。

    連慕年也跟着起身,轉身上樓。

    ……………………………………………………

    週六的時候,公司出了點事,曲淺溪只好回去處理,讓凌彥楠帶念念回去到飯店去,而她將事情處理好後就匆匆忙忙的趕去訂好的飯店去。

    她剛到達,祕書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她接起電話,打開車門下車時,擡眸卻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頓時愣了下。

    連慕年怎麼會在這裏?怎麼這麼巧?

    連慕年走在她前面,距離四五米的地方,見到她也是一愣。

    曲淺溪想起女兒也在這邊,匆匆的掛掉電話,叫住連慕年。

    連慕年頓住腳步,“你也來這裏吃飯?”

    “嗯,我想跟你說——”

    曲淺溪纔想說話,凌彥楠的電話就打了進來,曲淺溪只好接起電話,“我到了,正在門口。”

    連慕年抿脣,斂下黯然的眼眸,看了下時間,不發一言的丟下接電話的曲淺溪走進飯店。

    曲淺溪掛了電話時,哪裏還有連慕年的身影?

    曲淺溪抿脣,沒有去追,留下原地等凌彥楠跟女兒,他們的車子在路上出了點小狀況,所以耽擱了點時間,來得比曲淺溪要遲一些。

    曲淺溪等了會兒,凌彥楠和念念就到了。

    曲淺溪佯裝不悅的掃了眼被凌彥楠抱着的女兒,“都這麼大了,還要爹地抱?你說你羞不羞?嗯?”

    然後扭頭看凌彥楠,嘆了口氣,“你啊,你太過*溺她了,遲早會把她*壞的。“

    “我不*念念*誰?“凌彥楠親了親念念的小臉蛋,笑,“她今天早上起*在花園裏追着蝴蝶跑了半天,累了,就讓她休息休息。”

    “就是啊,蝴蝶不聽話,非得好快哦。”念念小肉手抱着凌彥楠的脖子,將小臉埋在凌彥楠的胸前,聲音軟糯的撒嬌。

    曲淺溪沒辦法,笑着搖頭,“進去吧,讓人家等久了,印象不好。”

    連慕楓跟連慕然最先到了包廂,十來分鐘後,連慕年纔到,連慕年見到連慕然沒說什麼,問弟弟,“念念呢?還沒到?”

    “應該快了。”

    他說這話時,包廂的門被推開了。

    曲淺溪跟凌彥楠還有念念出現在包廂的門口。

    曲淺溪見到房間裏連家的三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怎麼會是他們?!

    時間彷彿靜止了,周圍安靜得異常。

    念念還是笑米米的,見到連慕楓開心的說,“大哥哥,你們都來啦。”

    連慕楓沒有說話,看着一言不發的眯着醞釀着狂風暴雨的眼眸看着他站在門口的三人的自家兄長。

    不,與其說連慕年是看着曲淺溪,還不如說她看着的人,只有曲淺溪。

    他臉上由開始的震驚,漸漸的變得面無表情,到最後,嘴角竟然勾起了一抹笑容,詭異非常。

    凌彥楠也是非常的震驚,但是很快鎮定下來,有是有緣分到了,想躲也難躲的過去。

    “媽媽……”念念是小孩子,即使不夠敏感,這時也感覺到了一股別樣的緊張卻讓人冰冷的氛圍。

    連慕年笑了下,緩緩的走進門口的三人,視線落在曲淺溪的身上,“淺淺,不說明一下嗎?”

    曲淺溪抿脣,心跳就快蹦出胸口了,忽然失聲,什麼也說不出來。

    連慕年也不再看曲淺溪,而是走進凌彥楠,冷漠睨着凌彥楠,凌彥楠抿脣對視,不發一言。

    連慕年伸出手,眼眸頓時變得溫柔如水,輕聲哄道,“念念乖,過來讓爸爸抱抱,嗯?”

    念念見到連慕年伸出雙手,眼眸就笑了起來,也不感覺緊張了,但是在聽到連慕年的聲音時,卻氣小巧的小眉頭,“叔叔,你說錯了哦。”

    連慕年笑,不語,伸手抱過她,凌彥楠放手,讓念念給他抱,曲淺溪看着,卻忽然緊張起來,心底忽然涌上一股恐慌的感覺,好像女兒被連慕年接過後,就回不來了。

    曲淺溪忙上前,想拒絕給連慕年抱女兒,“念念——”

    但連慕年比她快一步,緊緊的抱住女兒,在念唸的臉上親了一口再擡眸看向曲淺溪時,眼眸變得冷凝,這股冷意衝掩蓋住了他眼底的痛和苦澀,“淺淺,我直到今天才真正的知道,原來你如此的恨我!你回來了,看到我活得如此痛苦,你很開心對不對?看着我纏着你訴說我的痛楚,你一定在心底嘲笑我,說我是一個傻瓜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