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父女相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父女相見字體大小: A+
     

    吃了早飯,到達了跟連慕楓約定的時間就讓司機載她去了學校,遠遠的,她就看到了站在學校門口的連慕楓,頓時興奮不已的下車,蹬着小短腿跑過去,“大哥哥,你到啦。”

    “嗯。”

    念念跑過去牽着連慕楓的手,離開學校時耍賴要上連慕楓的車,不願意上自己的車,司機無奈,只好由着她了。

    念念進入連家的別墅時不由得驚歎了一下,“哥哥,你家好漂亮哦,跟我家一樣漂亮,比我家還大哦。”

    連慕楓話不多,聞言也只是笑了笑。

    他從沒領同學回過家,但是他不是不諳世事的孩子,他知道,他的家世比他所知道的的所有同學都要好得多,所以被念念驚歎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連慕楓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帶着念念上樓,進去了他的房間,將所有能給她玩的玩具還有吃的都放在桌面上,讓念念邊玩邊吃,自己則開始看書,念念好像也知道他不怎麼喜歡說話,也不打擾他,吃着她愛吃的零食,玩着她沒有玩過的屬於男孩子比較愛玩的玩具,自己玩去了。

    管家按照連慕楓的要求給念念做了些糕點,見到念念跟他能如此安靜和.諧的坐在房間裏,有些驚訝。

    他是連安昂找過來照顧連慕楓的,照顧了連慕楓幾年,深知他的性子,所以當他知道連慕楓帶朋友回家時,非常的驚訝,他讓朋友進自己的房間就更加驚訝了,小小年紀的他已經是一個佔有慾強的人,一般的人都不給進入屬於他自己的領域之中,照顧了他幾年的他也一樣。

    所以當他端着點心上來,見到笑米米的開門的念念時,一時間愣住了。

    連慕楓見管家盯着念念看,用一股別樣的眼光打量着他,他看着不舒服,淡瞥他一眼,“有事?”言下之意是,你怎麼還沒走?還留在這裏幹什麼?

    管家笑笑,離開了,連慕楓見念念吃得一副饞貓的模樣,一點也不嫌棄的抹掉她嘴角的殘渣,看着她吃得起勁,忍不住說,“等一下要吃飯,不要吃太多了。”

    念念小肉手摸摸鼓起的小肚皮,點點頭,難得不吃了,因爲她今天吃得有些撐了。

    午飯他們下樓時,見到坐在桌邊的連慕年,連慕楓愣了下。

    連慕年跟連慕然很少在家吃午飯,他們都很忙,所以他以爲連慕年不會在家纔對,如果他在家他不會考慮將人帶回來,不想打擾到在家大哥,畢竟自家大哥能閒下來的時間不多。

    連慕年見到站在樓梯,牽着一個小女孩的手的連慕楓也愣了下,尤其是看到兩人的身高差,怎麼看都不像是同班同學。

    不想嚇到了弟弟的同學,連慕年淡聲道,“過來吃飯吧。”

    連慕楓拉着念念下樓,念念在見到連慕年的背影時頓了下,清脆的娃娃音嫩嫩的問,“大哥哥,那是你爸爸嗎?”

    連慕楓嘴角抽了下,搖搖頭,“他是我哥哥。”

    念念還沒說話,連慕年聞言扭頭看了眼眼前被弟弟牽着的小女孩,這一看,就愣住了,立刻的就認出了念念就是那天在肯德基裏看到的小女孩。

    念念見到連慕年,一點也沒有怕生,卻也不記得自己之前看過連慕年了,眯着眼兒捏着小手指問連慕年,“你是大哥哥的哥哥,我叫什麼呀?”

    連慕年看着念念,說不出話來,起身走到她跟前,蹲下身看着她,“我們見過,你忘了?”

    念念小手指撓着頭,頓了下才恍然大悟,“你是肯德基的帥叔叔!真的跟我爹地一樣帥!”

    連慕年不由自主的笑了,看到她,他連自己也難以解釋爲什麼心忽然就軟下來,伸手抱起她坐在他傍邊的椅子上。

    “哥哥?“連慕楓一向都不覺得自己哥哥是如此的平易近人,尤其是他離婚之後。

    連慕年笑了下,眼眸始終看着念念,寬厚的大手覆上她巴掌大的紛嫩的小臉兒,念念看他不說話,而他臉上表情溫柔似水,她看着很喜歡,小手覆上他的大手,吐着舌頭笑着對連慕年說,“既然你是大哥哥的哥哥,那我叫你大哥哥,大哥哥改爲小哥哥好不好?”

    “你高興就好。”連慕年笑笑,示意連慕楓上座,他則在念唸的身邊下,夾了些菜給她,頓了下,才發現自己忘了問對方名字,“你叫什麼名字?”

    念念嘴巴塞滿了飯菜,嘟起小嘴含糊的說,“念念,我叫念念。”

    連慕年一僵,攥住筷子的大手攥得死死的。

    他記得清清楚楚,淺淺曾經說過,他們的女兒也叫念念,而她長得跟曲淺溪如此的相似,這……真的純屬是巧合嗎?

    “念念,告訴叔叔,你叫什麼名字?你媽媽叫什麼名字?你多大了,生日是什麼時候?”連慕年非常的激動。

    他明知道對方不可能是自己的女兒,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問。

    念念看着連慕年如此激動的模樣,愣了下,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而且,連慕年大手攥得她的手腕好痛哦。

    “叔叔,你弄痛念念了哦。”

    在連慕年的眼裏,念念瞬間成了易碎品,“對不起,叔叔……叔叔錯了——”

    “哥哥!”連慕楓坐在連慕年跟念念的對面,見到連慕年如此的失態,自然知道是爲什麼,他看着心裏也不舒服,卻還是忍不住說,“哥哥,她不是,我見過念念的父母了。”他這麼說是不想讓連慕年失望,他也相信連慕年其實是知道念念不可能是他的女兒,但是看他的神色,他似乎忘記了女兒已經被醫院宣佈死亡這件事了。

    連慕年臉色微白,一時間回過神來,說不出話來。

    念念還小,不懂得他們說什麼,只知道連慕年受到了打擊,臉色很不好看,她看着有些擔心,小手覆上連慕年的臉上安撫的摸着,眨着葡萄大眼問,“叔叔,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媽媽說不舒服要看醫生哦,不能怕打針吃藥的。”

    “叔叔沒事。”連慕年回神,斂去眼底的波動,給她夾菜,近乎溺愛的問,“念念喜歡吃什麼?叔叔給你夾?如果飯桌上沒有,叔叔叫人從新給你做好不好?”

    連慕楓皺眉,他也有過四五歲,在自家哥哥這裏卻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待遇,而自己還是他的親弟弟。

    念念眨眨眼兒,覺得眼前的叔叔真的是太好了,對她好好哦,但是她還是搖着小腦袋拒絕,“謝謝叔叔哦,不用啦,媽媽說要身體健康茁壯,不能挑食。”

    連慕楓挑眉,笑道,“你爸爸媽媽不是說不讓你多吃零食?我給你的你不是也要?”

    念念裝乖被人道破,瞬間就破功了,嘟起小嘴對連慕楓呲牙咧嘴的。

    她就是喜歡眼前的叔叔,想給他留下好印象,因爲老師說大人都喜歡聽話的小孩子。

    連慕年卻以爲她害羞,他忘記了見到念念見到他一點害怕和膽怯都沒有,哪裏會害羞,他說,“沒關係的,念念說,叔叔叫人幫你做,好不好?”

    念念也儘管調皮,也貪吃,卻也懂得不要得寸進尺,所以指指眼前的一碟蝦,“我喜歡這個。”

    連慕年笑笑,放下筷子,開始給她剝殼,直到念念說不要了,才停止,而一頓飯下來,連慕年根本沒有吃什麼,看着念念吃,他心裏就騰起了一股柔情的感覺,這種感覺,只有他對着現在的曲淺溪纔會有,現在卻多了一個人,即使知道對方不是自己的女兒,他卻阻止不了他對眼前的小女孩好。

    連慕楓放下筷子,眯着眼眸看着對面看起來相處得異常和.諧的兩人,說和.諧是因爲小孩毫不客氣的吩咐,而大人無條件的答應,而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連慕年如此殷勤的對待一個人,而且,看着看着,真的感覺眼前的兩人,有幾分相似,尤其是笑着微微皺起的鼻子,出如一撇,只是一大一小而已。

    他心一緊,眸子多了一抹審視。

    …………………………………………………………

    飯後,連慕楓以爲連慕年會放人的,卻不想他抱着念念不想撒手,在逗着念念玩,惹得念念笑米米的,開心不已。

    玩了會兒,到了念念午睡的時間,此時王天鳴也因爲有事要找連慕年商量,連慕年才抱着念念回去他的房間,給她蓋好被子後,才轉身出來跟王天鳴談事。

    念念今天玩得有些累,睡了好久,醒來時已經下午三點多差不多四點了,見到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環境,她也沒有慌,起身走出房間,看了看周外才想起自己身處哪裏,找到了連慕楓的房間,擰開們,進去時,連慕楓正躺在*上睡覺。

    念念咬着小手指,狡黠的眨着眼兒爬*去逗連慕楓,小胖手捏啊捏的捏着連慕楓的小臉,連慕年一下子就醒來了,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起身洗把臉,見到她好像也沒有洗臉,順便的也給她洗了洗,抱起她在*上坐下拿了些糖和餅乾給她吃,纔想問念念一些事,連慕年卻推門進來了。

    “原來念念真的在這裏。”他跟王天鳴談完事情,進去房間沒有找到念念,就過來這邊了。

    念念看着誰都是笑米米的,很愛笑,不過她此刻卻皺起了愛笑的小眉頭,“叔叔,現在幾點了?念念答應過媽媽要早點回家的。”

    連慕年心底騰起一股強烈的不捨,眼底有着淡淡的失落,蹲下身頓了下,親了親念念的小臉,“念念再跟叔叔玩一會,好不好?”

    念念感覺到了連慕年的不捨,點點頭,卻還是說,“我下一次還是會過來叔叔家裏玩的,念念答應過媽媽晚飯前一定要回家的,如果念念沒有守信,媽媽下次可能就不會讓念念過來叔叔家玩了。“

    連慕年點頭,伸出纖長的食指抹去她嘴邊的粘膩帶着糖分的口水,一點也不嫌髒,看了眼連慕楓桌面上大大小小的各種零食,忽然說,“叔叔差點忘記了要送念念禮物了,念念愛吃零食,叔叔送你些零食好不好?”

    念念含着糖迷糊的說,“大哥哥已經給了好多好多糖給念念,夠吃了。”

    連慕楓卻說,“你可以給她買一些,我買回來的剩下也不多了。”剛開始,他給念念的那些確實是別的女生送給他的,但是也不夠念念吃一個多月,漸漸的,他就叫人幫他買一些回來,買了幾次,剩下的都在桌面上了。

    連慕年笑,揉揉念念柔順的頭髮,“念念等一下,叔叔叫人幫你買一些糖回來,然後叔叔再送你回去,好不好?”

    念念眯着眼兒菸頭,“司機叔叔在外面,媽媽說司機叔叔可以送我回去的,謝謝叔叔哦。”

    連慕年沒有再說什麼,下樓打電話去了,剛掛了電話,樑月樺的電話卻打了過來,他皺眉,想起自己答應過的事,還是接起了電話,只是那邊還沒說話,他已經說,“今天我有事,吃飯的事就改爲明天晚上吧。”

    說完,就掛了電話。

    樑月樺正在他的公司,知道他沒在公司,又沒在曲氏集團,所以就打電話問他了,既然連慕年都掛了電話,她也不想打第二次,輾轉幾番才知道他原來在家裏,她咬脣,還是忍不住的去了連慕年的家裏,那個她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

    ……………………………………………………

    連慕年叫人買的小孩子愛吃的東西不久之後就買回來了,足足兩大箱,小孩子一個月不吃飯也吃不完,連慕楓看着眼前的大箱子,蹙眉,“哥,你是不是買的太多了?”

    連慕年不語,叫人過來將這兩箱東西搬到念念家的車子上,念念忙拉住連慕年,嘟起小嘴甜甜的說,“叔叔,要是媽媽知道念念來哥哥家是爲了吃零食,媽媽就不讓念念來了。”

    連慕年皺眉,有些不滿,“你爸爸媽媽不讓你吃零食?”他跟自家弟弟小時候都不愛吃零食,但同齡的其他的小孩都很喜歡,他覺得孩子喜歡就父母應該滿足。

    “嗯,媽媽很少給我買。”念念皺眉,狡黠的眨着眼眸,鬼靈精的說,“叔叔買的這些零食,叫大哥哥分開一些時間在學校遞給我就可以了,不讓媽媽知道嘛,嘿嘿。”

    連慕年不語,心底非常的不悅。

    在他的心裏,小孩子就是拿來*愛,拿來疼的,覺得念念的父母太過約束念念了,也不夠疼愛她,看樣子好像不怎麼管念念,沒有太過在意她……

    但是這是人家的家事,他即使再不滿也不好多說,只好妥協。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念念上樓去拿回自己的小書包,連慕楓看着一直看着念念的自家大哥,皺眉道,“哥,你這樣會嚇到念念的。”

    連慕年不語,這時,管家也領着樑月樺進來,“大少爺,這位樑小姐找您。”

    連慕年臉色有些冷,睨了她一眼,轉身到椅子坐下,“我沒說過你能進來。”

    連慕年的話一出,現場的氣氛頓時冷到了極點,樑月樺咬咬脣,“你不是說過今天我們要一起吃飯的嗎?爲什麼你要改期?”

    連慕年冷笑,“你是在逼問我?”

    樑月樺知道自己惹得連慕年不高興了,深吸一口氣,讓自己放下心底的不滿,柔聲道,“我只是想過來看看你。”

    “現在看到了,可以出去了?”連慕年冷着臉指着門口,沒有樑月樺一眼。

    樑月樺咬脣,有些心酸,一時間也顧不得有其他的人在,紅着眼眶道,“年,你能不能不要這樣對我?”

    “你想我怎樣對你?”連慕年的聲音冷漠如冰,

    幾人都陷入了他們冰冷的氛圍中,眉宇發現念念已經下樓,即使她再大膽和愛笑,也被連慕年冰冷的眼神和現場冷硬的氣氛嚇到了,捏着書包帶愣愣的站着。

    最後,還是連慕年最先發現了她,知道可能嚇到了她,臉上的表情立刻的柔和下來,蹲下身抱住她,刷着她的小鼻子問,“念念,嚇到你了?很抱歉。”

    念念咬着小嘴,搖搖頭,卻在連慕年的耳邊輕聲的說,“我要回家了。”

    “好。”

    連慕年抱着她出門,將她放在後座上做好,吩咐司機,“開慢點。”

    樑月樺看着這一切,心裏很不是滋味,想起連慕年曾經結過婚,咬牙道,“年,那個……是你跟你的前妻生的女兒?”她看得出來,那個小女孩很像他。

    連慕年抿脣,不語,斂下眼底的沉痛,不語。

    樑月樺見他不說話,以爲他生氣了,忍住心底的情緒,跟他說了幾句退讓的話,就離開了,想起剛纔的小女孩,她留了個心眼。

    …………………………………………………………

    曲淺溪雖然忙,卻也沒有忘記將心思放在女兒的身上。

    這天,她特意的空下時間來陪女兒,早上將煎蛋切成小塊遞給女兒,想起什麼似的,眯起眼眸趴在飯桌上審視的看着念念,“念念,你最近沒有跟媽媽鬧着要吃糖哦,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乖了?從實招來喲……”

    她對女兒對零食的癡迷程度是知道的,就是因爲知道,所以她才控制她。

    念念吐吐舌頭,討好的笑米米的討好的看着曲淺溪,不說話。

    曲淺溪一看,就知道肯定又女兒什麼意思了,皺眉道,“是不是你爹地又縱容你偷偷的買給你吃了?嗯?”她不縱容女兒吃零食,念念這丫頭就跑去凌彥楠哪裏撒嬌,凌彥楠受不了念念的撒嬌,幾乎她說什麼都會答應,曲淺溪因此沒少說凌彥楠,但屢說屢犯,縱容念念縱得不得了。

    念念跳下椅子,過去抱着曲淺溪的大腿,昂着紅撲撲的小臉討好的笑着,怕曲淺溪真的生氣,只好將事情說了給曲淺溪聽。

    曲淺溪聞言,皺眉,點了點女兒的額頭,佯裝不悅的眯眸,將她抱在懷裏,“人家大哥哥們對你這麼好,你沒有沒有謝謝人家?嗯?”

    念念很驕傲的點頭,“有哦,念念可禮貌了。”

    曲淺溪頓了下,覺得對方對自己女兒太好了,很感激,也不好意思讓人家不要再給女兒零食,只是對女兒說,“念念,媽媽比較忙,你幫媽媽要一下那個大哥哥的號碼,媽媽想約他出來吃一頓飯,感謝他對你這麼好,好不好?”

    念念眼兒都亮了,“真的嗎?那念念可以叫大哥哥跟大哥哥的哥哥來家裏玩兒了?”

    “嗯。”

    曲淺溪如此信得過女兒口中的大哥哥是因爲昨天她的司機也曾跟她彙報過情況,說對方對女兒很好,而她看女兒也很喜歡他們,既然如此,見一面後,確定了對方是否真的有這麼好後,對日後他們來往她也放心一些,況且,她只有一個孩子,她擔心女兒一個人玩寂寞,她也很少見女兒如此喜歡一個人,也希望她能找到好的朋友玩伴,陪她過一個歡樂的童年。

    …………………………………………………………

    新的一個星期又開始了,這天中午,連慕年再一次主動的約了曲淺溪,曲淺溪想起那一次連慕年還沒說完的話,答應他出去了,上了他的車。

    他們沒有發現凌彥楠在他們上車時,就看到了他們,薄脣抿得死死的,眸子定定的看着車子離開的方向,面無表情的伸手打了個電話給曲淺溪。

    曲淺溪坐在副座,連慕年開車,曲淺溪接起電話時,連慕年自然也能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翹起的嘴角不明顯的凹了些。

    “淺淺,你在哪裏?我來接你了。”

    曲淺溪看了眼連慕年,不知道凌彥楠是在試探她,她卻還是誠實的答,“上一次連慕年叫我跟他談一談,我答應了,所以我現在在他的車上。”

    凌彥楠鬆了口氣,嘴角漾開了些笑容,“嗯,找點回來,好了我去接你,掛了。”

    曲淺溪想拒絕的,但那邊已經掛了,她嘆了口氣。

    連慕年臉上沒什麼笑容,似笑非笑的說,“你不怕他知道我跟你在一起,會吃醋?”

    曲淺溪愣了下,淡淡的說,“他知道我跟你的事,不會亂吃醋,而且誰實話總沒錯。”

    連慕年笑了下,“剛纔在公司樓下我看到他了,但是他還是打電話過來了,說明他不會完全的對你跟我放下心來,不是嗎?”

    曲淺溪心一緊,別開臉道,“正常男人都會有這樣的反應,只要我沒說謊,他就不會再胡思亂想。”

    連慕年嘴角的笑容更加的僵硬,明白了曲淺溪剛纔說實話是爲了安撫凌彥楠心底因爲知道她跟他在一起而產生的不安。

    而曲淺溪的這種安撫,他從來沒有得到過,心底的不舒服鋪天蓋地的襲來,弄得他難受非常。

    到了飯店,連慕年好久都沒有說話,曲淺溪也配合,因爲她知道,今天是連慕年有話說,而不是她。

    連慕年雖一聲不哼,卻一直給曲淺溪剝海鮮的殼,曲淺溪皺眉拒絕多次,都未果,只好作罷,良久之後,飯吃得差不多了,連慕年才說,“淺淺,你是真的確定跟定了凌彥楠了嗎?所以,即使我再婚也無所謂?”

    明天或者後天,父女相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