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大哥哥家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大哥哥家玩字體大小: A+
     

    樑月樺微微的眯起眼眸,看了眼連慕年。

    她知道曲淺溪是曲氏集團的總裁,而連慕年是該公司的副總,他們之間有交集也不是什麼讓人覺得奇怪的事,但她卻明顯的感覺到他們在一起時,互相看着彼此的眼神有些怪異。

    怎麼說呢……

    沒有上下級的那種尊敬或者是生疏,甚至多了一股讓人存在幻想的*,即使他們之間的談話很稀疏平常,他們看彼此的眼神太過有深意,或者說是刻意的隱藏着類似情感的東西讓她感覺非比尋常,從第一次她見到曲淺溪時她就有這種感覺了。

    樑月樺擡眸,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連慕年,她什麼都沒有問,她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直到曲淺溪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連慕年才淡淡的拿開樑月樺挽着他的小手,抿着薄脣不發一言的轉身離開,樑月樺斂去眼底的失落,忙跟上。

    路上,樑月樺看了看周圍的風景,蹙起眉頭,柔聲問連慕年,“不是去飯店嗎?怎麼從這邊走?”

    連慕年閉目不語,王天鳴見連慕年似乎沒有回答的打算,就淡淡的說,“先去學校接楓少爺。”

    到了小學門口,這時學校已經放學了,門口來接小孩的家長很多,車子過去不方便,王天鳴扭頭看着連慕年,“老闆,我去找楓少爺?”

    連慕年沒有哼聲,算是認同了。

    王天鳴出了門口,發現連慕楓正站在學校門口,眯着一雙過分成熟的眼眸往學校裏瞄,王天拍拍他的肩膀,“少爺,老闆過來了,我們回去吧。”

    連慕楓抿着脣,“你叫我哥哥等一下,我等一個人。”

    王天鳴以爲他要帶同學回家,不由得提醒,“今天是去飯店吃飯,帶外人不好。“

    連慕楓抿出不語,此時一抹粉色可愛的身影在老師的帶領下走了出來,見到連慕楓立刻的笑眯了眼兒,邁着小短腿過來,連慕楓打開書包遞了兩本書和一盒點心給念念,看着她嘴饞的小模樣,不由得勾了勾脣角,拈了一小塊糕點喂她吃,然後拿過她的小書包塞進她的書包裏,“老師叫你了,快過去吧。”

    念念滿足得眯起貓兒般的眼眸,“謝謝哥哥。”

    連慕楓擺擺手,轉身離開。

    王天鳴被連慕楓剛纔的舉動驚訝到了,一直看着他的舉動,也沒有仔細的看人家小女孩的長相,這回回過神來才覺得可惜。

    心裏的八卦因子不斷的折騰着他,看着連慕楓又恢復了冰冷淡漠的俊臉,忍不住問,“剛纔的小女孩是誰?好像才四五歲的樣子吧,你是怎麼認識人家的?”看起來好像很熟的樣子。

    連慕楓坐上副座,抿着粉色的薄脣不語。

    逗不了人家小孩子說話,自家老闆也在,王天鳴就識相的閉嘴,發動車子時,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往幼兒園走去,他想停車,身後的喇叭聲嘈雜不已,他不能亂停車,忍不住扭頭對連慕年說,“老闆,我剛纔好像見到了凌彥楠,他進去了幼兒園。”

    連慕年微微的張開眼眸,不語。

    王天鳴繼續說下去,“他又沒有小孩,爲什麼會出現在幼兒園?”

    “可能是投資吧。“連慕年淡淡的說完,就閉上了眼眸,一副不想多說的模樣。

    王天鳴識相的不再說話,但是眼眸卻忍不住看向凌彥楠消失的方向,這一看不得了,遠遠的,他感覺到凌彥楠好像抱着一個小孩子出來,滿臉笑意,心一緊,忍不住扭頭看了眼連慕年,待他再扭頭時,人流裏,只剩下凌彥楠一人,他懷裏並沒有小孩子。

    王天鳴皺眉,難道剛纔是他眼花了?

    凌彥楠敏感的擦覺到有人看着他,注意到一輛熟悉的車子時,他忙放下懷裏的人兒,擋住念念,不讓車裏的人發現,直到車子離去,他纔將念念抱起。

    回到家後,見到曲淺溪,他有些驚訝,“不是找連慕年了嗎?沒找到?“

    曲淺溪沒什麼精神,淡笑了下,“找到了。“

    “談好了?“

    曲淺溪頓了下,眸子微動,“算是吧。“

    凌彥楠眯眸,他知道曲淺溪跟連慕年肯定沒有談成,如果真的將事情說了,現在就不可能如此平靜了,連慕年一定會吵着要看女兒,現在什麼都沒有發生,說明他們之間的談話還沒完全的展開。

    凌彥楠也不想刨根問底,想起剛纔在學校附近看到的連慕年的車子,他臉色微沉。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連慕楓好像也在車上,身上穿着的校服,正好跟念念的是一模一樣,想到這,他眯了眯眼眸,想跟曲淺溪說一下這件事,但是思索片刻他還是什麼也沒有說。

    ……………………………………………………

    連慕年他們到達飯店時,連慕然早就到了,見到他們姍姍來遲,撇撇嘴道,“我以爲你又逃了呢。”在場這麼多人,其他的人一聽就知道連慕然這句話是針對連慕年說的。

    連慕年沒有什麼反應,不發一言的越過連慕然,進入包廂,隨便的拉了個位置坐下,連慕楓緊隨其後,坐在了他隔壁,所以樑月樺只好坐在連慕楓和連慕然之間,看到被連慕楓佔去的位置,她心裏有些不舒服,但這麼多人在,她也不好意思的要連慕楓讓位,而且她跟連慕年相親這麼久了,見連慕楓的次數也不少,他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她看他冷清得很不好搭訕,也就沒有主動的說話,也就忍了。

    今天的人很齊,樑家一家三口,凌家一家七口都到齊了,叫了一桌子的菜,看起來熱熱鬧鬧的,但是實際上場面卻有些冷清,很少有人說話。

    隔了一個人,樑月樺想向連慕年獻殷勤也顯得尷尬,而且連慕年還不理她,也就乖乖的吃飯了。

    飯吃得差不多了,連慕年途中離開了包廂一次,老爺子也跟着起身,叫住了出去透透氣的連慕年。

    “爺爺,有事?”

    老爺子在椅子上坐下,杵着柺杖說,“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連慕年不語。

    老爺子嘆了口氣,“跟人家女孩子談了這麼久,也該是時候表個態了,拖着不好。”

    說着,見連慕年不語,老爺子繼續道,“爺爺看樑家的小姐看起來不錯,知書識禮有大方,也懂得忍讓,況且你現在的生意做得越來越大,多一個人幫你也好,見你也沒有拒絕人家女孩子的意思,也就當你答應了,我想如果你沒意見的話,我想幫你們挑一個日子,把婚事給訂了,明年再找個時間結婚,你看怎麼樣?”

    連慕年臉色看不出什麼表情,沒有排斥,卻也沒有答應,只是說,“再給我一些時間。”

    “爺爺也不逼你了,如果你覺得對方還合你的心意,就跟爺爺說一聲,本來爺爺這次跟你爸媽說好了的,想要讓你跟人家女孩子定下來,但爺爺錯了一次,所以想問一問你的意見,不想再繼續的亂來。”

    連慕年好久都沒有說話,沉默了良久纔沒有什麼情緒起伏的說,“再給我幾天時間讓我想一想吧,想好了會跟你說一聲的。”

    點到即止就行了,老爺子也不想太過囉嗦,點點頭,杵着柺杖就離開了。

    連慕年在外面呆了會兒纔回去包廂裏,應連安昂夫婦的要求,將樑月樺送回去她家。

    樑月樺坐在副座,想起今天過去飯店吃飯的目的,而現在卻什麼也沒有發生,心底濃濃的失落,咬着脣看着旁邊開車的連慕年,低着頭小臉微熱的小聲的說,“年,對於我,你是怎麼想的?”

    連慕年面無表情的俊臉扭頭看了她一眼,不語。

    樑月樺有點受不了連慕年的沉默寡言,好像他對她說一句都是多餘的,這種感覺非常不好,想起他們認識也有三個多月了,連慕年還是沒有什麼大的變化,每次見面說的話不超過三句,她有些不甘心,也有心急了,忍不住說,“年,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我對你的心,我從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你了,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夠永遠呆在你的身邊,你呢?你是怎麼想的?”

    目的地到達了,連慕年扭頭看着有些急切的揪着他的衣衫的樑月樺,沒有說話。

    樑月樺看他還是面無表情,心裏的熱情立刻就給人澆滅了,擡眸看着眼前俊美無雙的臉龐,性感的薄脣,一時間移不開視線,心底升起一股渴望。

    這三個多月來,連慕年從沒主動牽過她的手,更何況是親吻。

    樑月樺才緩緩的靠近連慕年,連慕年就別開俊臉,淡淡的睨着她,一言不發。

    樑月樺被他冰冷的眼神看得滾燙的眼眸一下子就立刻的冰冷下來,咬着小嘴說,“那我先走了,明天給你打電話。”

    連慕年不語,樑月樺下車後,抿着薄脣,駕車離開,樑月樺看着他離開的背影,沒有絲毫的溫情,心裏不免苦澀。

    ……………………………………………………

    第二天,曲淺溪回去公司開會時,見到坐在會議室,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過的連慕年時,有一刻愣住了。

    抿着小嘴,一時間不知該做如何感想。

    她昨天才過去找他,說了無所謂,今天他就回來了,真巧。

    不過,她也由此的知道,連慕年是多麼的不願意聽到那些事情。

    一個多小時的會議,曲淺溪的視線有意無意的落在連慕年的身上,連慕年可能感覺到了,皺眉的扭頭往她這邊看過來時,曲淺溪也沒有躲開,淡淡的看着他,兩人相顧無言,只不過曲淺溪卻不會再往他那邊看過去,省得他不自在或者是厭惡。

    有關於公事的事,要找到連慕年的,曲淺溪都叫祕書過去跟他講,有問題的話,她也叫祕書過去傳話,她避而不見,或者說不想讓連慕年覺得煩惱。

    曲淺溪的祕書來回的傳了幾次話,見連慕年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不禁有些苦惱,看着連慕年不禁的在心底咕咚:他們兩夫妻鬧彆扭就鬧彆扭,爲什麼要拿她當跑腿?

    她只是在心底咕咚,卻不敢說出來。

    連慕年起身,一言不發的走出辦公室,留下曲淺溪的祕書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連慕年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去了曲淺溪哪裏,曲淺溪擡頭見到來人,愣了下。

    連慕年倚在門邊,語氣不鹹不淡,“除了你說的要事,其他的過來見我一面都厭惡?”

    曲淺溪被他的話說得愣了下,反問道,“不是你不想見到我嗎?”

    連慕年皺眉,“我什麼時候說過?”

    曲淺溪被他說得心情不是很好,忍不住咬牙道,“我之前找你,你三番四次的躲,除了不想聽,不是也不想三番四次的見到我嗎?我——”

    說到這裏,見他諷刺的勾脣,似乎不願意聽,她一頓,“算了,既然你來了,我們就將剛纔說的事說一下吧。”

    連慕年搖頭,淡淡的說,“現在我有事,等一下再過來找你。”

    曲淺溪不語,看着他離開,不知爲何心跳如擂鼓。

    ……………………………………………………

    曲淺溪覺得,她跟連慕年的時間觀念不一樣,至少她所理解的等一下不是五六個小時之後。

    連慕年來了一次後,她沒有什麼心情工作,途中一位客戶想請她出去談一談最近合作的事情,想起連慕年說的話,她只好等一等他,卻沒想到這一等,就差不多等到了下班時間。

    曲淺溪看着出現在她辦公室的男人,咬牙切齒的諷刺,“連慕年,你的時間觀念真好。”

    連慕年薄脣微啓,掀脣淺笑,眼眸卻略帶深意,“你不是也沒有打電話催我?我以爲你沒時間呢。”

    曲淺溪心一哽,臉色一冷,才明白連慕年只不過是在證實他之前來他辦公室裏所說的那句話,不由得冷哼一聲,“耍我很好玩嗎?”

    連慕年也反問,“既然不想見到我,爲什麼不認?”

    曲淺溪咬牙,懶得跟他爭論,“試探完了,可以出去了嗎?”

    連慕年垂下眼瞼,良久才說,“我有話跟你說,我們出去吃飯,邊吃邊說。”

    “什麼話在這裏說不行嗎?”

    “淺淺……”連慕年的聲音變得無奈,眼眸幽幽的看着她,“很重要,我希望你能認真聽。”

    曲淺溪被他幽深的眸子看得不甚自在,咬牙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曲淺溪說着,回去辦公室拿了包包,關上門,“走吧。”

    兩人並肩離開辦公室。

    連慕年的心情好像不錯,嘴角一直含笑,電梯裏,曲淺溪感覺到,扭頭看他,忍不住問道,“你心情很好?”

    連慕年但笑不語,片刻後點點頭。

    他們出去到樓下的時候,一輛計程車剛好在公司停下,見到兩個並肩而立的人,愣住了。

    她愣住不是因爲連慕年跟曲淺溪兩人走在一起,而是連慕年臉上罕見的笑容,即使隔着一段距離,樑月樺還是感覺到連慕年臉上溫柔的笑容,一直都沒有斷過。

    自從他們認識後,她從未見他笑過,即使是面對連家的人時,她也不曾見連慕年笑過,她以爲他本性該如此,但是現在她才發現,有些人是可以享受特殊待遇的,例如眼前的曲淺溪。

    但,爲何是她?她到底是誰?

    想起之前連慕年跟曲淺溪神色的特殊,她不得不將曲淺溪放在心上。

    連慕年跟曲淺溪好像看不到樑月樺,兩人向停車場走去。

    樑月樺心口微酸,看着遠去的兩人,叫道,“年!”

    連慕年一頓,扭頭時臉上已經一片冰冷,樑月樺自然也看到了,心裏的酸澀更深,往前的腳步也不由得有些遲疑。

    曲淺溪看着來人,臉色一頓。

    三人都不開口,而連慕年的臉色也冷到到極致,像是她打擾了他們一般,樑月樺頓了下,僵硬的笑了下,淺聲道,“年,我們不是說好了晚上吃飯的嗎?你有事要忙嗎?”

    連慕年皺眉,看了眼曲淺溪,但她卻低着頭,看不清她的表情。

    連慕年頓了下才說,“我今天有事,遲一些有時間再約。”

    曲淺溪抿着小嘴,心裏很亂,注意到樑月樺投過來的敵視的目光裏帶着防備,她苦笑了下,扭頭對連慕年說,“你們有事就先走,我們有時間再談也不遲。”

    連慕年扭頭向曲淺溪時,臉上其實是帶笑的,聞言,再也笑不出來,審視的看着曲淺溪,似乎想看看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真心實意還是違背良心。

    但是,曲淺溪卻低下了頭,他看不真切。

    良久之後,連慕年才淡淡的說,“好,我們明天再約。”

    連慕年說完,不再看曲淺溪一眼,轉身上車,樑月樺看着,愣了下,總覺得氣氛不對,感覺連慕年說的話雖然淡,卻有一股仿若賭氣的意思,但是她還沒來得及想,連慕年已經上車了,不耐煩的扭頭看她,她忙跟了上去。

    此時,凌彥楠也下了車,在遠處喚道,“淺淺……”

    曲淺溪自連慕年的車子裏回神,走向凌彥楠,凌彥楠看了眼連慕年的車子,眯着眼眸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曲淺溪不怎麼想說的,但是凌彥楠的眼眸喲偶寫銳利,而他也不想惹他不高興,於是答道,“連慕年想跟我談一談,但是他之前約了人,所以不了了之。”

    “嗯。”凌彥楠見曲淺溪沒有隱瞞,心裏放心了些,俊臉上揚起笑容,“我們去接念念回家吧。”

    凌彥楠的車子往反方向駛去,連慕年的車子一直都沒有動,俊臉微側的看着遠去的車輛,抿脣不語。

    樑月樺從沒見連慕年如此專注的注意着一件事物,心裏更加繃緊,忍不住心酸的打斷,“年,你看什麼呢?”

    連慕年不語,駕車離開,樑月樺看着嘴角凹下來的連慕年,心底的酸意更深了些。

    樑月樺跟連慕年用餐後,踏入家門,她的父母就圍上來,“月月,你們兩個有什麼進展嗎?”

    樑月樺不語,蹙起眉頭,忽然問道,“爸媽,你們知道年的前妻是誰?他們爲什麼離婚嗎?”

    樑母坐下,說,“月月,既然他們都離婚了,你還問這個幹什麼?如果你真的喜歡連慕年,就抓住不要放就行了,不要瞎想其他的,知道嗎?還是他提起了他的前妻?”

    “沒有,我就是想知道。”

    “這個他們連家都沒有提過,想必有一段不愉快的記憶,你又何必弄得大家不愉快?連慕年看來是一個感情受過傷的人,你對他溫柔點體貼點總沒錯,知道嗎?”

    樑月樺點頭,但心底卻忽然非常想知道對方是誰,更想知道連慕年是不是對他的前妻也像對她那樣冷淡。

    ……………………………………………………

    凌彥楠在開車,小傢伙自上車後就一直跳來跳去,安靜不下來,曲淺溪沒好氣的抱住她的腰,怕她不小心掉下來摔倒。

    小傢伙頓了下,想起什麼似的,忽然坐下來,鑽進曲淺溪的懷裏撒嬌的說,“媽媽,明天不用上學我想去玩。”

    曲淺溪揉揉女兒的長髮,笑道,“可是媽媽明天要上班哦。”

    凌彥楠聞言也扭頭笑,“爹地也要去談生意,後天好不好?”

    念念嘟起小嘴,咧着小嘴笑嘻嘻的,“我不是出去玩兒啦,去同學家玩可以嗎?”

    “什麼同學?”曲淺溪皺眉,“有沒有經過人家家長的同意?”

    凌彥楠笑了下,也沒有答應,對念念說,“改天我跟你媽媽有空了,我跟你一起去你同學家好不好?再說了,你也不認識你同學家,你回去嗎?”

    他是不放心,不知道對方可不可靠,所以想摸清對方是否有害才能放心小孩子過去玩。

    念念嘟着小嘴,病蔫蔫的說,“我同學很好的啦,爹地媽媽你們放心好啦,我們約好在學校門口見的,你們就答應我啦,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哦,沒有同學陪我……”

    曲淺溪見到女兒這樣子,很心痛,自他們從新疆回來後,她工作一直都忙,能陪女兒的時間不多,也很少的跟女兒談心事,聞言,看向凌彥楠。

    凌彥楠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叫多幾個人跟着,應該會沒事,再說,是同一個學校的,應該不會有事。”

    曲淺溪點頭,算是答應了。

    念念聞言,笑米米的在凌彥楠跟輕輕的的臉上親了親,“哦也……”

    曲淺溪和凌彥楠無奈的笑了下,不禁叮囑道,“要聽保姆阿姨的話,早點回來,不要打擾到人家,也要有禮貌,不許鬧知道嗎?”

    “嗯嗯,念念知道啦。”小傢伙滿口的答應,只要能去大哥哥家看書吃點心,她會乖乖的聽話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