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都已經放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都已經放下了字體大小: A+
     

    連慕年雖然沒有掙開眼睛,卻知道進來的人是誰,卻不開口。

    “哥,別想太多了,或許她只是不想你再爲四年前的事兒內疚,所以纔會這麼說。”

    房間裏很安靜,連慕年好久才說,“她能說這句話,是因爲她已經看開了,忘記了我們的女兒,她不是不想我內疚,而是已經放下了。”

    連慕年的想法和他妹妹的不謀而合。

    連慕然緘默,因爲她自己的想法也是這樣。

    “你出去吧,讓我安靜一下。”

    “我叫人幫你弄幾個菜,等一下你出來吃飯吧。”

    連慕年不語,卻也沒有反對。

    晚上連慕然叫人做了幾個菜,弄好了,弟弟連慕楓也回來了,連慕然叫連慕年下來一起吃,但是連慕年沒有什麼動靜,知道他們吃的差不多時,他才下樓來。

    他慢條斯理的用着餐,淡淡的說,“學校怎麼樣?。”

    連慕楓說了聲“還好”後,沒什麼反應。

    三人都不是話多之人,連慕年說完後,一時間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

    曲淺溪第二天想繼續跟連慕年談一談的,但是連慕年這天並沒有來公司,曲淺溪皺眉,下午的時候,忍不住問了連慕年的祕書。

    祕書小姐愣了下,這是曲淺溪第一次主動問起連慕年的行蹤。

    在祕書小姐愣神間,曲淺溪又問,“他又出差了嗎?什麼時候能回來這邊?”

    祕書小姐知道老闆很重視曲淺溪,不敢隱瞞,但是她也不知道連慕年今天具體的要做什麼事情,“老闆沒有出差,只是有些私事要處理。”

    “私事?”曲淺溪沒由來的浮現起昨天辦公室了樑月樺漂亮的小臉,有剎那的失神,祕書小姐叫了她幾聲都沒回過神來。

    ,祕書小姐見狀,以爲曲淺溪有難言之隱,想要找連慕年幫忙,“您找老闆有事嗎?我可以幫您聯繫一下。”

    曲淺溪搖頭,道謝後就回去辦公室了,思索會兒,還是決定打電話給他。

    雖然她沒有連慕年的號碼,但是他打過電話給她,要找到他的號碼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她猶豫片刻,撥了號,卻是無人接聽。

    曲淺溪不知道他是故意不接還是因爲真的不在,她有心揣摩,卻得不出結論。

    既然連慕年沒有接電話,曲淺溪也不再打過去,但是掛掉電話後心情一直都沒再公事上,很難集中精神去工作,眼看下班時間差不多後,曲淺溪拿起包包,準備去幼兒園接女兒回家。

    祕書小姐看着曲淺溪離去後,雖然曲淺溪沒有說什麼,但是想了想還是打了個電話給連慕年。

    連慕年正在跟人談合作,手機沒有帶在身上。

    談完後,回來時,王天鳴跟他說了一下。

    連慕年聽聞後,卻沒有打電話回去給祕書小姐,王天鳴見狀,離去後也叫祕書小姐不要再跟連慕年提這件事了。

    王天鳴出去後,連慕年疲憊又慵懶的靠着椅背合上眼眸假寐,不久後,他拿起手機,骨節分明的手指劃過屏幕,看着壁紙上面睡得酣甜的人。

    眼眸無意識的瞥了眼未接來電提醒,卻見到一個過分熟悉的名字,他愣了好久。

    ……………………………………………………

    念念上學的學校雖然有幼兒園卻是一件名符其實的小學,是w市有名的貴族學校,師資很好,在w市也是有名的,很多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都送來這邊上學。幼兒班還是這三年來新設置的,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但是幼兒班只招四歲到六歲的兒童,因爲一年後就要在本校上一年級,很多家長都爭着要送孩子進來,但幼兒班只招一百多人,名額有限。幼兒班也跟其他的幼兒園不一樣,主要抓的是學習。

    曲淺溪當時跟凌彥楠去了解學校的時候還擔心才四歲多,跟不上學習,但念念上學一段時間後,卻很喜歡這個學校。

    活動課時間,念念跟新結交的好朋友玩踢毽子游戲,玩得正起勁,卻見樹下草坪處不知何時躺了個少年,枕着一雙手,臉上被一本翻開的書罩着,夏天的風有些大,書上的葉子緩緩的往下掉落在躺着的少年的身上,只是對方毫無察覺。

    念念小胖手絞啊絞的,趁老師不注意,往那邊跑過去,俯身好奇的盯着人家看,小手好奇的在他身上的葉子上截了截,掩着小嘴調皮的笑,以爲人家沒有醒來,把地上的葉子撿起來,放到人家的身上,不久,玩膩了,撅起小嘴巴看着毫無反應人被書遮住的臉,伸手想拿開那本書,但主人卻被她快了一步,掙開毫無睡意的眼眸看來她一眼。

    念念被他看着,卻一點羞怯的意思都沒有,笑米米的打量着少年,好奇的盯着人家看,“你怎麼睡這裏啊?老師說樹上有蟲子哦。”

    連慕楓在課室上課悶得慌,就跟老師找了個藉口出來個透透氣,安靜的想躺一會,卻不想本路殺出一個程咬金。

    他心情不怎麼好,擰着眉頭看着眼前好奇的打量着他的小女孩,“別吵。”

    “你逃課!”念念卻當沒聽到他的話,直接的指出,笑嘻嘻的一把扯過人家放在肚子上的書,好奇的翻着,翻了翻嘟起小嘴咕咚,“大哥哥你叫連慕楓啊,都六年級了呢。”

    被人打擾,連慕楓心情不好,但聽到她的話,卻頓住了,眯起眼眸打量着她,“你幾歲了?”目測眼前的小女孩不超過五歲,他同齡的孩子,五歲時連簡單的詞都不會,但眼前這個小女孩鬼靈精貴的,好像認字挺多的。

    念念泛着書,好奇的看了看,正聚精會神的看着一篇文章,聞言頭也不擡的像他伸出是個胖乎乎的小短手,“四歲。”

    連慕楓挑眉,看着認真的看書的小女孩,他眼裏多了一抹興致,四歲,勉強能上他們學校的幼兒園,其實當知道他來這間學校還有幼兒班的時候,他心裏是厭惡的,尤其是體育課時隱隱的能聽到一陣陣小孩吵鬧的哭聲,很煩,但他現在覺得,其實也並不是每一個小孩子都那樣,至少眼前的小女孩很特別。

    連慕楓打量得起勁,念念也不介意,忽然皺了皺眉,忽然拿起書遞到他的面前問,“這個是什麼字?什麼意思?”

    連慕楓看着上面的成語,沒有回答的意思,卻問她,“能看懂?”

    念念皺起小巧的眉頭,沒有得到答案有些不滿,但是想到書是人家的,也就不在意了,“有些字不懂。”

    連慕楓又躺了下來,闔上眼淡淡的說,“喜歡看的話,你可以拿回去看。”

    念念其實很喜歡看書,尤其是一些小故事,聞言眨眨眼有着討好,但是很快又扁着小嘴咕咚,“你上課不用看書嗎?”

    連慕楓淡淡的說,“我已經看完了,你要就拿去。”

    念念看了看書,再看了眼眼前的少年,一雙眼兒眯成了一對彎彎的月牙兒,“好,謝謝哥哥,我看完了還給你。”

    連慕楓不語。

    念念將書放回自己放在草坪上的小書包裏,見老師看向自己了,看了躺在地上的上面,轉身離開了,等上完課,再回來拿書包時,草坪上的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下午曲淺溪過來接女兒回家,小傢伙坐在後車廂,拉開小書包的拉鍊,想拿書出來看,但想了想覺得不妥,也就收回手,心虛的吐吐舌。

    回到家時,凌彥楠正幫保姆一起擺碗筷,曲淺溪頓了下,“你不是說有應酬嗎?”

    “是啊,但是等一下吃點飯再去,去到那邊也只是喝酒,況且我也想陪你們一起吃飯。”凌彥楠笑着放下碗筷,抱起念念,帶她去洗手,念念笑米米的親了他一口。

    曲淺溪笑了下,眸子微深。

    吃飯的圖通,凌彥楠就離開了,被人催着出去了,曲淺溪幫女兒洗完澡,擦乾頭髮,讓她自己回房間後才做自己的事情。

    晚上八點多後,她敲敲門,進去女兒的房間,見她坐在書桌上認真的寫着字,她神色更加柔和了些,“念念,很晚了,收拾好課本要睡覺了哦。”

    念念剛纔洗完澡後就看六年級的語文課本,知道曲淺溪要進來,忙將書收進書包裏,見曲淺溪進來,便自動的忽略了她的話,拿起她心摘下來的不懂的詞,“媽媽,這些是什麼意思?怎麼讀?”

    曲淺溪翻了翻女兒手中的生詞本,上面寫了幾頁看得出來是新寫的,心裏雖然疑惑她到底哪裏來這麼多生詞,卻還是將所有詞語都標註好音,解釋給她聽,弄倒最後都九點多了,便強制的讓女兒先休息了。

    ……………………………………………………

    凌彥楠這次赴約的不是什麼商業性應酬,其實只是一股合作商的六十壽宴,辦得很隆重,面子也很大,他知道到場的人肯定來自各自的權貴。

    如無意外,連慕年跟他的朋友也會在其中。

    這也是他爲什麼沒有跟曲淺溪說起的原因,說實在話,他不希望他們經常碰面。

    不出所料,他的車子剛到達停車場下車時,五人相顧無言。

    連慕年眯了眼凌彥楠的車子,見到車子沒有人,眸子微閃,不語,扭頭離開,凌彥楠也不刻意的跟他們保持距離,幾乎是跟他們並排而走,所以到達的時候,很多人都以爲他們是一起到達的。

    跟主人客套了幾句,不想被想巴結的人團團圍住,凌彥楠跟連慕年、程展玄、付修揚還有連慕然幾人都往不顯眼的角落走去,但是凌彥楠卻跟他們走的反方向。

    程展玄抿着脣,看了眼連慕年,一言不發的跟上凌彥楠。

    付修揚輕笑了下,睨着連慕年,“不阻止嗎?”

    連慕年表情淡漠,像沒有聽到一般,倒是連慕然跟了上去。

    程展玄走上去,在凌彥楠的旁邊坐下,“淺淺沒來?”

    “她有事。”

    程展玄聳聳肩,語氣帶刺,“知道要跟年還有我們碰面,所以不想來,對吧?”

    凌彥楠不語。

    程展玄看着凌彥楠雲淡風輕的模樣,心裏的氣更加旺盛了些,“彥楠,你爲什麼要這樣?你跟年算是朋友,你踏一隻腳進去他們之間,不覺的太過分了嗎?”

    凌彥楠終於擡了眼皮,卻嗤笑了下,“我只是做了你不敢做的事罷了。”

    程展玄心一緊,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但是他還是鎮定的看着凌彥楠,“我不是不敢,而是不想做第三者插足他們之間,因爲我跟年是真正的好朋友,哥們。”

    凌彥楠抿脣,心裏異常的不悅,放下酒杯冷笑了下,“你們有什麼立場指責我?我是在他們結婚時破壞他們的嗎?他們離婚後我纔跟淺淺結的婚,難道我們結不結婚也要請示一下前夫看他同不同意?真好笑!況且,她結婚後出來有危險我甚至不曾出現在她的眼前,即使又也是正常的交際,現在我跟淺淺已經結婚了,說起來,連慕年這麼*的追着淺淺,他纔是我跟淺淺的第三者!”

    程展玄語結,愣在原地,說不出話來,因爲凌彥楠沒有說錯。

    程展玄扭頭,欲離開,卻見連慕年站在他不遠的身後,淡淡的看着他們,想起剛纔的事,程展玄有些慌張,“年……”

    凌彥楠在連慕年過來時就看到他了,淡笑了下,想起了什麼,忽然說,“其實,淺淺想說的話,你沒有必要打斷,應該繼續聽下去,說不定有驚喜呢。”

    連慕年面無表情,眸子卻一冷,“你知道她跟我說了什麼?”

    凌彥楠笑了下,“當然,是我叫她跟你說的。”

    連慕年抿脣,沉着俊臉,扭頭離開。

    連慕年離開後,連慕然忽然走過來,看着凌彥楠,眼底沒有多少敵意,卻富有深意,“我卻覺得嫂子不是怕見到我哥所以不來,而是你根本就沒有跟她說過這回事,你是怕她見我哥的次數多了舊情復燃,對吧?”

    凌彥楠捏緊高腳杯,冷笑了下,“如果需要舊情復燃的話,連慕年擄走了淺淺這麼多次,也沒有成功的讓淺淺愛他,我又何必阻止?你是對你哥太有信心了還是太低估我了?”

    連慕然但笑不語,嘆了口氣,“算了,你不認我也不會拿到逼着你,一起喝一杯怎麼樣?”

    凌彥楠伸手,手中的酒杯碰了下她的酒杯,不語。

    連慕然笑意微深,也沒有說話。

    ……………………………………………………

    十幾天過去了,念念終於見一本書看完了,就準備將它歸還給連慕楓,但是卻在這個時候發現了一個難題,讓她皺起眉頭來,幾天都沒有什麼精神。

    六年級在他們學校有幾個班呢,而且他書上也沒有些他在哪個班,她也不知道六年級在哪棟樓哪一層,要找也不容易。

    幼兒班跟小學班在不同的大樓,她人小腿短麼要找人不容易,下課的時間勉強夠她來回,她問了人找了幾次沒找到,只好下課後問老師,老師告訴她具體在哪裏後,她才找到了人,下課的時候,將書還給主人。

    連慕楓接過書,看着眼前的小奶娃,眯起眼眸,鮮少笑的他忽然笑了,“你還真的是找到這裏來了?”

    “嗯。”念念笑米米的絞着手指,“你還有別的書嗎?”曲淺溪雖然也幫她買了很多書,但是她都看完了,故事也類似的單純短小的故事,她還是覺得他的書比較好看。

    連慕楓挑了挑眉頭,也沒有問什麼,“你明天有空就過來一趟,我給你帶兩本過來。”

    念念聞言一雙圓溜溜的大眼非常亮,拽着人家的大手搖呀搖,笑得非常甜美可愛,“謝謝哥哥!”

    連慕楓看着被她拉住的大手,愣了下,他自小性子孤僻,因爲他的身份,大人都很少人敢主動接近他,更別說是小孩子了,他看着,一時間竟然沒有抽回手,片刻後他忽然說,“你等一下,我進去一下。”

    念念狐疑的盯着他看,站在門口禮貌的沒有進去,見到連慕楓班級很多人都好奇的盯着她看,她大方的笑笑,一點也不怕生,更加沒有膽怯。

    連慕楓回去座位,拿出被他塞在座位上好久的幾盒情竇初開的小女生送給他的餅乾巧克力走出課室,遞給她,“給。”

    “給我的嗎?”念念伸着粉紅小舌頭露出一副饞貓的樣兒,她最愛吃巧克力了,看着眼兒笑得更加歡了,但是看着幾大盒這麼多,她愣了下,嘟起小嘴露出惹人憐愛的模樣,“媽媽不給我拿別人這麼多東西,會罵我的。”

    連慕楓看着她紛嫩可愛的小臉,他挑眉忍不住捏了捏她手感極好的小臉蛋兒,青澀的俊臉笑了,打開盒子,“自己要多少自己拿,以後想吃就上來找我要。”

    曲淺溪每天都控制女兒吃糖和餅乾的量,其一是怕她吃了糖和餅乾就不想吃飯,二個是怕她張蛀牙,小傢伙也愛吃,更是一個鬼精靈,聞言,小胖手貪心的抓了一大把,抓到小手都拿不完後才依依不捨的看着剩下的。

    連慕楓被她單純的眼神逗得淺笑了下,俯身跟念念對視,笑刷了她的小鼻頭,“都是你的,我不會給別人,你放心,還有……現在快下課了哦。”

    念念聞言,哇哇的叫了下,拖着兩條小腿往樓下跑,連慕楓看着她消息的身影,笑了。

    “連同學,剛纔那個小孩子是誰啊?你妹妹嗎?好漂亮哦。”

    六年級都是一些小大人了,一般都是十一二歲的,連慕楓跳過級,年紀小了些,見到一個小奶娃來找人,都挺好奇的。

    連慕楓又冷下了臉,聞言不想回答,卻蹙起眉頭。

    忘記問名字了。

    不過,以後他們應該會常見面,所以也不急於一時。

    ……………………………………………………

    忙碌的日子過的很快,時間又悄悄的有過來一個多月。

    期間,連慕年沒有回來過曲氏集團,她自然也打了幾個電話給他,但是連慕年都沒有接,她這段時間忙,也就先將他的事放一邊了。

    當然,她其實也知道,她也有逃避的成分在。

    不過,眼看一個多月過去了,知道再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她也不想再拖了。

    下班之前,曲淺溪叫凌彥楠去接女兒下課後,她去了一趟連慕年在w市的公司,他的公司她沒有去過,卻聽過,他公司的名氣很大,她查了地址就過去了。

    她到樓下,想染櫃檯小姐幫她請示一下,正巧的,電梯出現了兩個相攜的身影。

    曲淺溪一愣,心口微微的起伏着。

    認出那是連慕年和樑月樺,即使只是一面,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她還沒能看得清楚對方,她卻認得出來對方就是樑月樺,很奇怪的現象。

    她咬脣,想轉身,不想被連慕年發現她的存在,更加不想打擾他,發現他根本動不了,一雙眼眸都黏在了兩人的身上。

    連慕年出了電梯,眸子遠眺,離開就見到了曲淺溪,頓住了腳步,看着遠處的她。

    樑月樺不明所以,笑問,“年,怎麼了?”

    連慕年眸子沒有離開曲淺溪的身上,頓了下,挽着樑月樺走過去。

    曲淺溪抿着小嘴,看着他們親密的舉止,笑容儘量的自然,“我想跟你談一談上一次的事情,你忙就下一次吧,不過我們最好約一個時間。”

    連慕年面無表情,“一定要談嗎?”

    曲淺溪愣了下,在極力的消化這個問題。

    她擡頭從新審視了下連慕年,發現他現在比她趕回來時見氣色好多了,明顯過得不錯,而身邊也有佳人在側,看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好像之前糾纏着她的他不過是她的臆想。

    曲淺溪覺得,可能連慕年已經放下了四年前的事,從新生活了。

    曲淺溪垂眸,故意忽視心底的那些莫名又複雜的東西,不、應該是她自己故意忽略過着是不去想的東西,良久才說,“也不一定,那就這樣吧,打擾了。”

    曲淺溪說完,轉身離開,連慕年站在原地看了良久,都沒有說話,也沒有阻止她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