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該放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該放手了字體大小: A+
     

    曲淺溪笑了下,轉身離開了他的懷抱,“我們回去吧。”

    “淺淺。”凌彥楠卻攥住她的手不放,將她抱回懷裏,在她的耳際輕吻了下,說,“淺淺,像我們這樣,不會吵鬧,互相包容和理解,即使沒有多少愛,歲月靜安好,不好嗎?”

    曲淺溪捏着他西裝的衣釦,慢慢的摩裟着,對於他炙熱的呼吸噴灑在耳際,沒有什麼感覺,良久之後,才苦笑了下,“如果你願意,我可以配合,一直配合你。”

    “這算是當對我這幾年的付出的補償嗎?”凌彥楠笑了下,與其說是對曲淺溪的諷刺,口吻倒不如說像是自嘲。

    曲淺溪隔着衣衫,捏了捏他,沒好氣的說,“你知道不止這個。”

    凌彥楠笑,眸子裏折射出來的酸澀淡了幾分,笑容自眼底透漏出來,知道再說下去就不成樣兒了,忙牽起她的小手離開了花園,回去包廂裏。

    他們離開了片刻,連慕年才從不遠處的角落裏閃身出來,緊攥住的拳頭,一言不發,但是眼眸卻空的得猶如行屍走肉。

    連慕然的臉色也不太好看,自然剛纔也看到了曲淺溪和凌彥楠,她抿着小嘴拍了拍連慕年的肩膀,“爺爺他們都在裏面等着你,該回去了。”

    連慕年不語,卻拉住了連慕然的小手,將她抱在懷裏。

    連慕然臉色微紅。

    她比連慕年小了幾歲,兩兄妹平時話不多,看不出來感情有多深厚,但說到底連家的人很重感情,尤其是對自己家裏的人,都不愛將肉麻的話掛在嘴邊,但是血緣的那層關係,是很微妙的,就算什麼不說,即使常年不見,兄妹之間的感情也不會差到哪裏去。

    不過……擁抱真的是少之又少,被連慕年這麼抱着是第一次,連慕然不禁的有些不自然。

    她知道他不高興,翹着脣拍拍他的肩膀,纔想說話,感覺到耳邊輕微的鼻音聲,心微微的一緊,感覺到事情好像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忍不住試探的叫了聲,“哥……?”

    連慕年不語,將俊臉埋在妹妹的脖頸處。

    連慕然不知所措,更加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卻感覺到連慕年的鼻音裏透露着一絲的崩潰,她的心也禁不住的沉重起來。

    如果說之前在公司六十年慶典裏,連慕年忽然吐血,是深受打擊和失去的恐懼,那現在依舊是深受打擊和不可挽回的失望恐懼,還有不知所措,無法接受……

    想到這裏,連慕然忽然間知道,連慕年的心是有多難過和失落,以前,縱使多難過他都會掩飾他心裏的痛,現在卻連掩飾的力氣沒了。

    因爲她瞭解自家大哥,很少在別人面前示弱,尤其是家人,但是現在他卻將她抱在懷裏,眼眸好像溼潤了……

    連慕然皺着一張小臉,說不出話來安慰將她抱在懷裏的大哥。

    連慕然想着時,忽然見到老爺子杵着柺杖,駝着腰看着他們,那嘆息和無奈的眼神,即使隔着一段距離,她敦奴個看得一清二楚。

    這個嘆息,讓老爺子看起來比他的實際年齡還要老上幾歲,連慕然酸了酸鼻子,她知道,說到底,老爺子最愛的,還是自家孫子,看到他痛,他怎麼會不難過?而且他孫子的痛,他也有一定的責任,他五年前就不該自作主張的將他們捆綁在一起的。

    只是,事情都過去了,也成定局了,說這些還有用?

    不過,他到現在才明白,有些緣分是勉強不得的。

    老爺子無聲的對連慕然搖搖頭,讓她別聲張,然後杵着柺杖,一拐一拐的出去了。

    老爺子走了不久,連慕年忽然面無表情的將連慕然輕輕的推開,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連慕然不放心,跟着上去,“哥……”

    “我沒事。”連慕年的語氣淡得聽不出情緒,連慕然跟着他上了車,看着身邊更加沉默的連慕年,心情苦澀。

    連慕年沒有回去他四年前在w市買的房子,而是去了他一家人潮洶涌的酒吧,酒吧裏五顏六色,顯得糜亂異常,時分吵鬧,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很混亂。

    連慕然蹙眉,想說話,但連慕年已經坐下來,向酒保要了兩瓶酒。

    連慕然坐下來,眼眸冷了些,一把將酒杯奪過去,連慕年想倒在酒杯裏的酒就落在了連慕然的手上,但是她一點都不在意,卻冷聲諷刺道,“不打算要自己的胃了?你上一次胃出血,她要不是迫不得已,你以爲她會過來看你?”

    連慕年就着酒瓶,灌了自己半瓶酒,喝得很猛,喝完後就劇烈的咳嗽了幾下,脖子都紅了。

    連慕然咬牙,別開臉不看他。

    連慕年放下酒,奪過她手裏的酒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好像情緒已經穩定下來了,又喝了一瓶酒,纔好像說別人的故事一般,淡漠的說,“爺爺或許說得對,我們之間的緣分,早在十多年前就用完了,我或許不應該去強求什麼,更不應該因爲我自己的過失或者是不甘心,就……就去破壞她的生活,說起來,她跟凌彥楠在一起,好像真的比跟我過得好多了,我從來就沒有善待過她,從開始到最後結束一直都不曾。”

    連慕然心一抽,張開眼眸看連慕年,“你這是……要放棄嗎?”

    連慕年不答,自顧自的說,“旁觀者清,我一直以爲她或許對我還是有感情的,但從我今天見到她的時候,我不得不承認,你的話截中了全部的要點。”

    連慕然她發現曲淺溪跟凌彥楠的時候,他們兩人正在抱在一起,具體發生了什麼,她並不清楚,而連慕年知道的肯定比她多,甚至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否則,他的態度不會一下子就改變了。

    不過……她心裏其實有些複雜,有時候想他跟曲淺溪破鏡重圓,有時候也不想,出自什麼心裏,她自己清楚,但是也不想窺探得太過清楚。

    連慕年說完後,就沒有再開過口,一直埋頭的喝酒,連慕然也沒有說話,反常的也沒有阻止連慕年,但也沒有陪他喝,她不像連慕年,她還有一點理智,如果兩個人都喝醉了,還成什麼樣?

    連慕年喝得有些猛烈,烈酒下肚時,難受的感覺衝擊着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但是他卻感覺心底有一處地方,痛得讓他更加難以承受。

    他的酒量很好,即使有了胃病,這幾年喝酒的次數少了點,但是也絲毫沒有影響他的酒量,他喝完了兩瓶烈酒後,再要了兩杯酒吧的招牌酒,很烈,那些過來尋求刺激的人喝兩口就受不了,但是他卻喝了兩瓶,才感覺胃開始不舒服,蒼白着俊臉到洗手間去吐了,吐完後,腦子清醒了些,但是腳步卻有點虛,他在洗手間站了好久,滑落地上坐了好久,愣愣的,沒有什麼生氣,半個小時後,他還沒出去,在裏面發呆,王天鳴被連慕然叫了過來,進去看到他是,被他頹廢的模樣吃了一驚。

    但沒說什麼的將他送去了醫院。

    熟悉的醫生又皺起眉頭來,沒見過如此不愛惜自己的人。

    連慕然在在一邊聽着,沒有什麼表情,良久才離開,讓王天鳴留下來照顧連慕年。

    她出了醫院,拿起連慕年的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曲淺溪。

    曲淺溪剛睡下,見到來電,愣住了,好久都沒有接起電話。

    電話那邊打固執的了好幾次,好像有什麼要事一般,曲淺溪都沒有接,直到最後一次,她捂住心口的地方接起的時候,電話卻停了,不久就來了一條信息。

    “嫂子,我是慕然,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嫂子了。”

    然後,就沒有了下文,曲淺溪看着心裏五味雜陳,卻沒有撥電話回去的衝動。

    關機後,好久都沒有睡着,腦子裏想了一些這五六年來發生的事情,但到底也沒有想起多少,腦子混沌得像一坨漿糊,很亂,亂得弄不清自己的心情,更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到底對還是不對。

    …………………………………………………………

    曲淺溪還是一如既往的幾乎將全副身心都落在了公司上面,全心全意的在工作,而且,現在耳根清淨了好多,沒有人在她的耳邊嘮叨着要她準時吃飯,也沒有人提着飯菜上門主動找她,更沒有在路上被人攔截的經歷了。

    時間過了兩個多月了,這兩個多月來,自從那一次她見凌彥楠的父母開始,連慕年跟她就沒有見過面,他好像就像從她的世界裏消失了一般,而半個月前,凌彥楠跟她說,連慕年安插在她跟他身邊監.視他們的人,早在兩個月前就被連慕年調走了,所以現在,她自由了,就像她從新疆回來時那樣,能自由自在的跟女兒在一起,但是她還是習慣性的將女兒藏着,防着某一些有心人。

    想到這,不知爲何,感覺有些累了,而且有些失神,文件看了半天也沒看進去,也忘記看時間了。

    不久,凌彥楠上來,門也不敲的就進來了。

    曲淺溪擡起頭來,笑了下,“怎麼這麼早?’

    凌彥楠聳肩,將她拿起包包,伸手也將她手上的文件合起來,笑道,“念念在下面等得不耐煩了,你再不下去可是要鬧脾氣了。“

    曲淺溪看了下時間,拍拍額頭,惱怒的說,“我說怎麼餓了呢,原來都這個時間了!抱歉,又讓你們等了。”

    “我沒關係,你自己跟你女兒說去。”

    凌彥楠攬着她,出了辦公室,下樓吃飯去了。

    車子停在路邊,曲淺溪才坐進去,小小姐明媚的眼眸就像貓兒一樣看着曲淺溪,裏面控訴滿布,嘟起小嘴能掛幾斤豬肉了。

    曲淺溪笑,將女兒抱進懷裏,親她一口,“抱歉,小寶貝,媽媽錯了。”

    小小姐嘟嘴,很有骨氣的輕哼一聲,沒有被曲淺溪一句話就給哄住了,嘟着小嘴很有氣勢的宣佈,“我要去吃肯德基。”

    曲淺溪皺眉,她一向都杜絕女兒吃一些垃圾食物,被油炸過的食物,並不健康,但是偶爾吃一下還是可以的,見女兒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她只好妥協,無奈的縮着肩膀截了截開車的男人,“彥楠……”她知道他不喜那種這麼多人的地方,而且食物他也不愛吃。

    她不說,但凌彥楠卻知道她是抱歉的意思,他扭頭笑了下,“今晚記得煮我跟小傢伙愛吃的當是對我的補償。”

    曲淺溪點頭,“好,那我今晚早點下班,煲湯給你們喝。”

    肯德基裏面人山人海,不分時候的坐滿了人,要找一個位置並不容易。

    凌彥楠去點單,曲淺溪抱着女兒找位置坐下,不久凌彥楠就回來了,手抱着一個托盤,裏面擺滿了小傢伙愛吃的玩意。

    小傢伙吃飯是不安分,硬是要凌彥楠抱着他,坐在他的懷裏吃,凌彥楠吃得慢,也沒有吃幾口,一直在照顧懷裏吃得津津有味的小傢伙。

    曲淺溪看着,皺眉,“念念,好好吃,不要老是鬧你爹地。”

    小小姐吐吐舌頭,她知道曲淺溪在她做的過分時才說她兩句,她開口了,她就得聽,所以也安分下來,乖乖的坐在凌彥楠的懷裏吃東西,但是那圓溜溜的眼兒還是轉啊轉的,不知道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凌彥楠倒是沒有什麼關係,憐愛的捏了捏小小姐的小臉,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上學的事我已經去辦妥了,過兩天開學後就能去跟小孩子們一起上大班了,抽一天時間出來,我們一起去看一看學校的環境,也瞭解一下帶念念的老師。”

    曲淺溪心一暖,點點頭。

    小小姐聽到上學了,很高興,小嘴甜甜的着,沒有斷過,喝了兩杯飲料,內急了,去找洗手間。

    曲淺溪不放心的跟上去,但小小姐卻硬是要自己來,不讓跟着,那樣子別提多神氣了。

    曲淺溪知道這裏女兒比她還熟,也沒說什麼,有她去了,留下來跟凌彥楠一起討論一下女兒上學的事,畢竟很快就開學了。

    ……………………………………………………

    連慕年、連慕然還有連慕楓三人在肯德基的另一邊坐着,被屏風隔開了,距離洗手間比較近。

    連慕年忽然坐起來淡淡的說,“我去個洗手間,等一下在車上等你們。”

    連慕年起身走後,連慕然挑眉推了下弟弟已經露出了帥氣的輪廓的小臉,“知道你大哥不愛來這種地方,你偏要來,你明知道他的胃不好,還跟他慪氣?”其實,她也知道連慕楓也不見得愛來這種地方,只是想跟連慕年賭氣而已。

    連慕楓沉着臉,一點也沒有十歲小孩子的模樣,俊眸老成的睨了連慕然一眼,“你以爲我愛來?如果他不帶我來這個地方讀書的話,我也不會爲難他。”

    連慕然沒好氣的將盆子裏剩下的一塊烤雞夾給他,“那是爺爺跟你爸媽的意思,不是你哥的意思,你以爲他愛管你?他自己的死活他自己都管不了,還管你?”

    連慕楓沒有什麼胃口,放下筷子,“他不是很少回來這邊住嗎?我來這裏也不是一個人?跟在南城有什麼區別?”

    連慕然搖搖頭,說,“他前兩個月出差了,將國外的事辦妥了,接下來他這個項目要忙一年多,都是在w市的投資,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還是留在這裏,而南城那邊和別的地方只會有事纔會過去,一年後,等你從這邊畢業了再回去南城,剛剛好。”其實,她沒說之前連慕年留在這邊做投資是因爲曲淺溪,雖然現在他們已經徹底的斷了關係,但是投資的事還是得完成,半途而廢不像是連慕年的作風,或許這邊投資的事弄完了,連慕年也就不再或者很少會再次踏進w市了。

    連慕楓不語,皺起還有些稚嫩的眉頭,吃完最後一塊雞肉,轉身離開,“走吧,哥哥應該在下面等着我們了。”

    …………………………………………………………

    連慕年走出洗手間,腳邊碰着一個軟軟的物體,他皺眉,快手的將腳邊的小人兒拉起。

    小人兒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小裙子,黑溜溜的油亮的髮絲及肩的披着,留給他一個頭頂。

    念念以爲自己會跌倒,沒想到被人救了,笑米米的擡頭,終於看了連慕年一眼,只是看着連慕年的時候,愣了愣,皺了皺眉,既覺得他很帥,也有一股奇怪的感覺,所以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連慕年看到懷裏的人兒時,也愣了下,看着她稚嫩的眉眼,只覺得一股熟悉的感覺撲腦而來,見到她漂亮紛嫩的小臉上一下子沒了笑容,俊臉不由得柔和起來,輕輕的將她放開,“抱歉……”

    念念也覺得自己剛纔有些不禮貌,頓時又笑米米的眯起眼眸,稚嫩的聲音頓時響起一陣像風鈴般清脆的笑聲,“沒關係。”

    說完,她到底還是有些怯生,對連慕年揮揮手就走了。

    連慕年看着,沒意識的忍不住的移動腳步跟上去,但是走了兩步,意識到自己的舉動,有些錯愕,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頓了下才不由得苦笑了下。

    心,倏地狠狠的一抽。

    如果他的女兒還在的話,也這麼大了,眼睛是不是也想剛纔的小女兒那樣,大大的,亮亮的,笑米米的,跟曲淺溪小時候有點像——

    想到這,他愣了下,眸子一張。

    他終於知道剛纔那股怪異的感覺來自哪裏了,剛纔的那個小女孩,跟曲淺溪小時候,有五分相似,尤其是眼睛和小嘴巴,出如一撇!

    他心一緊,雖然知道那個小女孩不可能是自己的女兒。但是他還是想多看一眼,如此相似的人,冥冥之中,他能看一眼,也是緣分,或許,以後想要看到很難了。

    如此想着,忍不住的追了上去,只是,偌大的大廳,沒有再看到熟悉的身影,眼眸難掩的多了一抹失落。

    腳步有些虛浮的走出肯德基,往樓下走去。

    到了樓下,卻見到兩抹熟悉的身影,說笑着,相攜着,走在他的面前。

    他嘴角一凹,抿起一個弧度,眸子深邃得讓人難以看清他眼底的光芒。

    曲淺溪聽着凌彥楠剛纔跟她說的話,笑了下,但是感覺到身後有一股似有若無的視線,頓了下,敏感的回頭,正好和連慕年的視線交匯,頓時頓住了腳步,錯開了視線。

    凌彥楠注意到她的異常,扭頭看到連慕年,笑容一僵,但很快的就回過神來,捏了下曲淺溪的小手,正經的說,“要上去打招呼嗎?”

    曲淺溪搖搖頭,“不了,我們走吧,而且——。”

    說到這,曲淺溪心裏多了幾分警惕,而凌彥楠也想起了念念,知道現在不適合打招呼,就牽着曲淺溪離去了。

    曲淺溪緊張的離去前,還是忍不住的扭頭看了眼身後,卻見連慕年不知何時,已經往另一個方向走去,已經走了一段距離,看樣子,是她跟凌彥楠太過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也沒有想過要上前來打招呼。

    其實,也是的,現在看來,他們算是什麼關係?有什麼好打招呼的?

    如果這麼做了,只會讓彼此更加彆扭而已,不過,好像彆扭只適合用在她跟凌彥楠的身上,她看連慕年那瀟灑的背影,人家或許根本就不在乎。

    她這麼想着,眸子一深,別開眼不再看連慕年的方向,進來車子將女兒要的小玩具遞給她,讓她玩兒去了,只是,進了車子後,她也有些心不在焉的,凌彥楠叫了她幾聲纔回神,“怎麼了?”

    凌彥楠卻比她清醒多了,表情挺嚴肅的,“聽說連慕年在w市有一個投資,要維持一年多,也就是說,他這一年多都會呆在w市,我們得謹慎一點,不能讓他發現了念念。”

    曲淺溪心一緊,想起剛纔連慕年也是在肯德基出來的,不由得緊張起來,“我知道了,我叫人注意一下。”

    小傢伙玩了會兒玩具,似乎有些膩了,忽然擡頭對曲淺溪笑米米的說,“媽媽,剛纔我看到了一個叔叔,好帥哦,跟爹地一樣帥。”

    曲淺溪跟凌彥楠說着話,沒怎麼注意聽,更沒怎麼放在心上,但很快的,她眸子倏地一深,張眸,恰巧此刻,凌彥楠也扭頭過來看她,彼此的眼神裏面隱藏着相同的意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