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會離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會離婚字體大小: A+
     

    聽醫生說孩子雖然是早產兒,卻是健康的,她聽着雖然放下心來,但是現在看着懷裏的孩子,她還是覺得鼻頭酸酸的。

    之前她也接觸過一些鄰居家的小孩子,別人家的都是白白胖胖的,而她的女兒看起來真的有些瘦小了,就像營養*似的。

    如果不是她最近把奔波勞累,事情一件一件的發生,弄得她心力憔悴,如果不是因爲女兒是早產兒,她的女兒應該也會像別人家的孩子那樣白白胖胖的,小臉也會肉嘟嘟的……

    想到這,她想起了在江邊時,許美伊所做的一切,漂亮的眼眸倏地擡起,睨着連慕年。

    連慕年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麼,身子站得有些僵硬。

    曲淺溪想說什麼,但是門卻給醫生給推開了,醫生見曲淺溪醒來了,就過來給她做一下檢查,連慕年見狀,伸手接過她懷裏的孩子。

    曲淺溪在檢查時,似乎想起了什麼,淺笑着問醫生,“我女兒身上有什麼特徵嗎?”聽人家說每個孩子自小都有個別樣的胎記,想起這個她忽然間來了興致。

    醫生笑了下,“沒有什麼明顯的特徵。”

    “哦。”曲淺溪聳聳肩,也不是很在意,有沒有也沒有什麼關鍵的。

    醫生給她做完檢查,吩咐了連慕年一些注意事項就出去了。

    懷裏的孩子眼睛還是闔着,在她爸爸的懷裏睡得香甜,一邊的凌彥楠看着孩子,忽然上前了兩步,緩緩的靠近連慕年,眼眸掛着少有的笑容,看着孩子,似乎很喜歡孩子呢。

    曲淺溪看着,笑了下,對連慕年說,“給孩子彥楠抱抱吧。”如果沒有凌彥楠,曲淺溪想,或許就沒有他們母女現在的平安,她很感激凌彥楠。

    連慕年心裏是抗拒的,但是他也知道曲淺溪爲何這麼說,抿脣不捨的讓凌彥楠抱着。

    孩子的身子是小小的,軟軟的,凌彥楠抱着,因爲小心翼翼,所以顯得有些吃力,他的眼眸沒有離開過懷裏的孩子,抱着抱着忽然笑了下,扭頭對曲淺溪說,“淺淺,孩子跟你長得好像,尤其是小嘴兒,一模一樣。”

    曲淺溪跟連慕年都頓了下,尤其是曲淺溪,她以爲凌彥楠只是在說客套話,撲哧的笑了,“孩子纔多大,你能看出什麼來?”

    說真的,她自己都看不出來孩子有像她。

    “嗯,很像。”凌彥楠若有其事的鄭重的點頭,弄得曲淺溪也忍不住多看幾眼是否真的像了,但是她看了會兒,完全沒有感覺,小嘴兒小小的,哪裏能看得出來像誰了?

    連慕年當看到孩子的時候,跟凌彥楠的感覺是一樣的,但是聽凌彥楠這麼說,他有些不高興。

    或許之前在倒塌的房子裏,他對凌彥楠的忽然出現感到吃驚,也想不透他的用意的話,現在,他已經能完全的瞭解到凌彥楠對曲淺溪抱着什麼心思了。

    他抿着脣,對凌彥楠想說什麼時,忽然一個人進來了病房,打破了病房看似溫馨的氛圍。

    在許美伊進來的時候,曲淺溪就注意到她了,一時間,牟如冰霜,毫不遲疑的冷聲道,“出去!”

    “我不是來找你的!”許美伊咬牙,看向連慕年和曲淺溪懷裏的孩子,垂下的眼眸漸漸地變得陰冷,眼底隱隱的也有些妒忌。

    連慕年看了眼冷若冰霜的曲淺溪,緩緩的起身,越過許美伊,冷淡的說,“有事我們出去說!”

    許美伊點點頭,跟着連慕年出去了。

    曲淺溪看着他們出去,冷笑了下,沒有說話。

    凌彥楠將一切看在眼裏,頓了下,“淺淺,是她做的,對吧?你打算怎麼做?”

    曲淺溪拳頭緊握,眯起眼眸,“我要他們得到該有的代價!等我收集到了足夠的證據,我絕不手軟!”

    今天之前,她對許美伊算不上恨,但是她竟然想動手害死她的孩子,就絕對不可以原諒!許美伊是在找死!

    凌彥楠頓了下,沒有說話,目光也陰冷了幾分。

    ……………………………………………………

    冷清的走廊裏立着一高一矮的兩人。

    連慕年抿着脣,冷聲道,“我以爲我說得夠清楚了。”

    許美伊被他冷漠的聲音弄得酸了鼻子,搖搖頭,“年……你不要這樣,我——我想過了,我不介意你也愛曲小姐,我只希望你不要跟我分手,我可以跟曲小姐一起伺候你的,好不好?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有其他的女人我也沒有介意,我相信曲小姐也不會介意的。”

    “淺淺跟你不一樣,她是絕對不會同意的。”連慕年聞言,有些不悅許美伊的比喻,如果曲淺溪真的答應了,那隻會說明她的心裏根本沒有他,之前許美伊雖然對他有其他的女人好少說,他不會認爲許美伊不愛他,但是放在曲淺溪身上就是不行,他也不允許曲淺溪不在意!

    “可是……你做事爲什麼要得到她的同意?只要你想做,誰能阻止你?”許美伊咬着下脣,討好的挽着他的手臂,緩緩的磨蹭着她的胸前。

    其實許美伊聽連慕年這麼說,也是明白連慕年的意思了。

    當時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知道連慕年有其他的的女人,她也是沒有同意的,有哪個女人願意跟別的女人分享自己愛的男人?

    但是事實證明,她的不同意對連慕年而言,沒有任何的作用,他依舊按照自己的心思我行我素,時間久了,她又放不開他,就只能接受了。

    但是現在換了過來,曲淺溪還沒說話,連慕年就已經幫曲淺溪回答了,差別如此之大,讓她感到心寒。

    同樣的,她的心裏頓時妒忌得發狂,所以嘴角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

    連慕年臉色更冷了些,抽回手臂,“小侑,不是她不同意而是我不想,就算她同意了,我也不會再這麼做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我們……分手了,就到此爲止吧。”

    沒有搖搖頭,抽泣着說,“你說分手就分手,那我呢?我該怎麼辦?她嫁給你不是因爲愛你,是有目的,如果她搶走了我們許氏集團,你就沒有了利用作用了,她會毫不猶豫的跟你分手的!她就是那種爲了自己的利益不是出賣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婚姻的女人!她根本就不愛你,也不值得你去愛,而我……纔是真正的愛你的人,年,你爲什麼就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做錯了什麼?!”

    連慕年眼神的冷意到達了冰點,散發着深冷的氣息的身軀緩緩的逼近她,“住口!誰准許你這麼說她了?!”

    許美伊身子抖了下,真的害怕,但是她卻還是嘴硬的怒聲道,“我還說不得嗎?那是事實!你只是在自欺欺人!她恨不得離婚!離婚後她有的是替補對象!程展玄凌彥楠都是,她並非非你不可的!”

    “我們不會離婚!”連慕年十指攥緊,大手捏着她的手腕,“你今天說的話在加上在江邊所做的事,遠遠的抵過了你對我的恩情!以後,我不希望你還出現在我的眼前!”

    其實,許美伊的話正式截中了他心裏最爲在意的點,而且,他的手裏還有她跟爺爺簽訂的結婚的協議書,可謂證據確鑿,但是,他就是不允許許美伊說她!就算她有錯,他也有錯!他們兩人的事,外人憑什麼說三道四?

    許美伊聞言,心虛極了,“年,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江邊的事你誤會了,我們發生了一些口角,不小心纔會雙方的掉進去的,而且你也知道,是她把我推進去的,你爲什麼不說她反過來說我?就是因爲她早產了,所以你心疼她就將所有的過錯往我的身上堆?你有沒有想過,這也許就是她的計劃,她想要我們分手,那她就能完完全全的擁有你了,年,你不要被她騙了。”

    “夠了!淺淺沒有你說的這麼不堪,你自己做過什麼你自己清楚,以後,我不想再聽到任何關於你對她的污衊,否則,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情分可以講!”

    連慕年冷着俊臉,說完胡,放開許美伊被捏得紅腫的小手,冷然的轉身離開。

    “年!”許美伊咬牙,沒有追上去,只是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叫他。

    連慕年腳步沒有絲毫的停頓,更沒有回頭。

    “年!”許美伊不甘心,她還是不相信連慕年就這麼的跟她分手了,臉一點情分都不講。

    但是,看着他拉開了病房的門,走了進去,身影消失在門口,她不再喊,冷着小臉,掏出手機,轉身離去。

    ……………………………………………………

    連慕年出去了會兒,他到病房時,曲淺溪還是跟凌彥楠正在談話。

    連慕年抿脣,他們不是不熟嗎?爲什麼會有這麼多話能說?

    凌彥楠扭頭看向連慕年,對曲淺溪點點頭,越過剛進來的連慕年,轉身走出病房。

    連慕年看到他離開,被堵得發脹的心才鬆了些,“他走了?”

    曲淺溪沒有回答,她看着他,“連慕年,既然你知道了我爲什麼跟你離婚,我也懶得再說什麼了,現在,我跟爺爺簽訂的協議裏面所有的要求我都做到了,現在……我們離婚吧,等一下我會叫人把離婚協議說拿過來,我們趁我們都有時間,就把它簽了吧。”

    連慕年才坐下,本想逗逗躺在*上的女兒的,聞言,身子一下子就僵硬了。

    他十指緊緊的攥住,胸膛裏被各種情緒壓抑着,想要宣泄出來,但是他看着她還蒼白的小臉,狠話重話真的無法對她說得出來,他深深的吸了幾口氣,讓自己的表情儘量的柔和下來,才柔聲說,“協議什麼的就讓它過去吧,現在我們的女兒都出生了,我們應該想的不應該是離婚,而是想着該怎麼給她一個美好的家庭,讓她過得幸福快樂,這纔是最重要的,所以離婚的事就不要提了,知道嗎?”

    這些話,如果連慕年在她懷孕的時候或者是更遲一些說,她或許都會很開心的點頭答應,但是現在……她連考慮都不會考慮!

    所以,曲淺溪聞言,只是冷笑了下,像是聽到一個笑話一般,她毫不猶豫的冷聲回答道,“不可能!我要離婚!一定要離婚!我跟你不可能有未來更加共建不出美好幸福的家庭!”

    連慕年看着她堅定的眼神,冷淡的語氣,心裏不好受,他喉嚨一緊。

    但是他還是儘量的讓自己情緒平緩下來,淺聲道,“淺淺,別鬧了,等一下就該把孩子給吵醒了。”

    曲淺溪卻絲毫不讓步,“連慕年,你別扯開話題!這婚我是離定了的,等一下我就叫人把離婚協議說帶過來!”

    連慕年抿脣,“淺淺,我知道我之前做了許多讓你傷心的事,我會改的,而且,如果我們離婚了,孩子該怎麼辦?你想孩子在一個單親的家庭里長大嗎?”

    曲淺溪聞言,心一緊,鼻頭緩緩的酸了,她忙別過臉,不讓他看到她的脆弱,只是,她別過臉正好的對上孩子甜美的睡臉,鼻頭頓時更加酸澀了些。

    “淺淺——”連慕年以爲自己的讓她遲疑了,心裏一陣的激動。

    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曲淺溪就冷笑了下,“連慕年,如果我們不離婚,纔是對孩子最大的傷害,大人之間沒有愛,孩子又怎麼可能感到得到爸媽的愛?”

    曲淺溪的話讓連慕年頓了下,一時間真的說不出話來,他知道曲淺溪不愛他,這一點他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但是——

    他還是思索,曲淺溪忽然又開口了,“離婚協議說是我跟爺爺協議好了的,希望到時候你配合一下。”

    曲淺溪提到了離婚協議書,連慕年眼神緩緩的沉了些,“我不可能會籤,孩子也是我的,我不可能會放棄她的撫養權!”

    曲淺溪一聽,倏地激動到不行,“連慕年!你別給我找事!協議書爺爺也同意了!”

    曲淺溪眸子一閃,端着的俊臉哪裏還有方纔的柔情和細語?

    “爺爺同意是爺爺的事,孩子是我的而不是爺爺的,我纔是孩子的合法監護人!只有我跟你有權決定孩子的跟誰!如果離婚,孩子只能跟我!”

    “連慕年,你欺人太甚!孩子不可能跟你!這十個月來,你對孩子付出過了什麼?你甚至想不要她,現在你卻要跟我搶撫養權,你卑鄙!”

    “我從來沒有說過不要孩子!”連慕年皺眉,頓了下又說,“我希望你想清楚,如果真的要打官司,你打不過我的,你孑然一身,沒有可以依靠的親人,而我能給孩子好的生活環境,爸爸媽媽還有爺爺都會疼愛孩子的,相比起來,輸的只能是你!”

    “你——”曲淺溪咬牙,連慕年的話讓她身子抖了下,她知道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連慕年說到這,笑了下,語氣倒是柔和下來,輕聲道,“所以……如果你不想離開孩子,我們就不離婚,着對孩子對你都好。”

    “你……不可能!我們只能離婚!”在江邊時,他抱着許美伊的一幕,她永遠也忘不了,所以……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好說的,離婚的事,如果說她之前還有一絲的猶豫,那麼經過了今天,是沒有商量的餘地!

    連慕年不說話,看着曲淺溪,心,越來越沉。

    他知道,曲淺溪是真的下定了決心不可能改變。

    他沒有接話,頓了下,忽然起身,無言的走出病房,曲淺溪看着他,也沒有說話,讓他離去。

    連慕年走出病房,打了個電話叫人幫曲淺溪做適合產婦的飯菜後,找了個角落,掏出一包煙來,捏出一根,緩緩的抽了起來。

    角落煙霧縈繞,連慕年眼眸微眯,看着遠處,不知道再想什麼。

    時間在爬,煙已經燃盡。

    他立在牆邊站了好久,這時,他的電話卻忽然的響了起來。

    他抿脣看着來電顯示,緩緩的接起。

    電話那邊的內容,卻讓他眸子一張,倏地扔下菸頭,跑出了醫院,與此同時,他還不忘打了個電話,告知人給曲淺溪送飯菜。

    ……………………………………………………

    連慕年駕車來到另一家醫院裏,見到站在門外的許母和許萬重,問道,“伯父,伯母,小侑怎麼了?”

    許母見到他,情緒一時間根本控制不住,怒瞪着連慕年,哭着不斷的捶打着連慕年的胸膛,“都是你,你跟我們家小依說了什麼?害得她想自殺!你想害死她是不是?”

    連慕年皺眉,抓住許母的手,冷然的抿脣,看向許萬重,“怎麼回事?”

    許萬重還沒來得及說話,許母又惡狠狠的說道,“今天晚上小依哭着回來,也沒有跟我們說是什麼事,在吃飯時間時,叫人叫她吃飯時卻沒有人迴應,等人開門進去了才發現這個孩子竟然割腕自殺!*單都染紅了!叫人送她來醫院她還不肯來,說你不要她了叫我們讓她去死!你……都是你害的,如果我們女兒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連慕年沒有說話,聽到這,說不震驚是假的,心裏也有些沉重,他沒想到許美伊會做出如此的舉動來。

    許萬重看連慕年沒有說話,也摸不準他的心思,只是他臉上一點的疼惜都沒有,他就知道連慕年對許美伊的心思已經用完了。

    只是許萬重還沒來得說話,付修揚就出現在衆人的視野中,看到連慕年,薄脣倏地抿起,在連慕年還沒反應過來前,倏地就給了連慕年一拳,連慕年的還當着許母的拍打,對他的舉動雖然有所察覺,也躲了下,但是付修揚的拳頭還是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付修揚還想補上第二拳,看到連慕年冷凝的眼神,倏地住了手,但是他嘴巴卻沒有放過連慕年,“你不是不想離婚想要跟小侑分手嗎?這下子你滿意了?你是不是恨不得小侑去死?那樣你就能跟曲淺溪那個賤女人雙宿雙棲了?”

    連慕年聞言,眸子一冷,“付修揚,給我閉嘴!”

    付修揚怎麼可能會停下來,他不依不饒的繼續說道,“你摸摸你的良心,你對得起小侑嗎?如果你不愛她就應該儘早的跟她說清楚,弄得她現在對你死心塌地的,你卻要甩了她,你是什麼意思?而且,就算你步愛她,但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她只不過說了那個女人幾乎話而已,你就威脅她?連慕年,你的良心給狗吃了?!”

    連慕年抿脣,“你不知道事情的經過,就不要亂說!”

    付修揚冷笑,“是啊,我是不知道事情的經過,那你清楚嗎?你心疼那個女人所以你就將罪往小侑身上推,你有沒有顧忌過小侑的感受?小侑哪裏對不起你了?”

    付修揚的話音纔剛落下,一聲就推門出來了。

    許母跟付修揚見狀,都圍了上去,“醫生,我女兒怎麼了?”

    “幸虧送過來得早,及時的止住了血,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只是病人身體虛弱,需要靜養,進去時不要太吵鬧了。”

    醫生機械性的說完,就轉身離開了,衆人均進去了病房,連慕年走在最後,動作不緊不慢的。

    許美伊已經醒了,她見到連慕年,心一喜,但是她頓了下,沒有將自己的情緒表現出來,看到連慕年的時候更是別過臉,不說話。

    衆人見狀,都不悅的看了眼連慕年,連慕年抿脣,淡聲道,“好點了嗎?”

    許美伊不哼聲,別過臉不看他。

    連慕年也不再開口,其他的人均圍上去跟許美伊說話,許美伊迴應着,眼眸卻趁連慕年不注意的時候,落在他的身上。

    許萬重夫婦跟付修揚噓寒問暖的跟許美伊說了好久,連慕年卻一聲不吭,許母不悅的看着他,示意他上來說話,連慕年緩緩的走近病*,看着她,淡淡的說,“爲什麼要做傻事?”

    許美伊低下頭,不說話。

    連慕年頓了下,臉上的線條依舊僵硬,“小侑,我要說的話已經說清楚了,沒錯,是我對不起你,如果你想要怎麼樣的補償儘管開口,我能做到的,我不會推遲。”

    說真的,連慕年這時候都覺得自己有些冷血,他看到許美伊自殺,他除了震驚別無其他。

    甚至,在他的心裏,她的自殺,等同於威脅他。

    這一點,他很不喜歡。

    但說到底,她救過他,小時候也留有一些情分,他不想說什麼難聽的話再度讓她難受,所以,如果能夠以物質補償她,兩人兩清,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付修揚聞言,臉色冷漠,“連慕年,那你給我閉嘴,你真的想她死嗎?她要你的補償幹什麼?”

    連慕年不說話,只是看着許美伊,許美伊接觸到他的眼神,微微的垂下眼瞼。

    而許萬重聞言,嘴角微微的翹起。

    連慕年頓了下,氣*邊站起來,說,“你好好的想一想,想好了,給我個電話,我先走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付修揚見狀,想要拉住他,但是許美伊卻無言的搖搖頭。

    付修揚皺眉,沒有說話,還是追了出去。

    付修揚出去了,剩下病房裏的三口人。

    許母見外人都出去了,忙擔心的說,“小依,怎麼樣,看看割得深不深?不是跟你說輕輕的劃一下就好了嗎?怎麼會流這麼多血?”

    許美伊搖搖頭,有氣無力的道,“我沒事。”

    “如果你之前又說服連慕年幫忙,就不用弄這麼一出了。”許萬重雖然高興連慕年答應讓許美伊開條件,但是還是不免的說一番。

    許母不悅了,“你說的是什麼話?女兒都這樣了,你還說她?說到底還不是曲淺溪那個踐人的錯?好好的*小依的男朋友!如果不是她,我們家會成現在這個模樣?”

    許美伊沒有說話,看着手腕上厚厚的繃帶,眼神陰冷。

    其實,許萬重叫她割腕假自殺她立刻的就答應了,而且在過程中,還故意的將傷口割得更深,她心裏還是留有一絲的期盼的,她希望能借此讓連慕年心疼她,怕她再度自殺,守在她身邊,然後回心轉意,愛上她。

    但是,顯然沒有成功,他對她的憐惜,已經沒有一絲一毫了。

    真的很絕情!

    ……………………………………………………

    連慕年回到曲淺溪的病房的時候,她正在用餐,見到他進來看也不看他一眼。

    連慕年抿脣,做在*邊坐下,看了眼*邊,問道,“我們的女兒呢。”

    說到女兒,曲淺溪總算挑了下眉頭,吃了一口食物,淡淡的說,“醫生抱走了。”

    連慕年也知道女兒到底是早產兒,一聲那邊也要多花點心思,也沒有說話。

    一時間,病房裏安靜下來,他看曲淺溪用餐,自己也餓了,但是這些飯菜是專門的做給她吃的,他吃不妥。

    他頓了下,眸子幽深,忽然說道,“你想把許氏集團搶過來?”

    曲淺溪一頓,眼眸裏充滿防備,“你什麼意思?”

    連慕年抿脣輕笑了下,眸子微閃,“你知道,我有能力讓你得不到許氏集團和孩子,如果你堅決要離婚的話!”

    更新完畢

    明天他們離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