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以?我不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以?我不敢字體大小: A+
     

    許美伊躺在病*上,扣扣指甲,笑米米的說,“但是……爲了不讓你跟你的野種破壞我的日後的生活,所以……你的孩子還是不能健全的出聲。”

    說着,她給了一個眼色給司機後,關上了電腦。

    曲淺溪聞言,身子冷得像蓋着一張冰被子,身子緩緩的後退。

    司機見狀,冷笑了下,“還不快抓住她?!”

    兩男人聞言,牽制住曲淺溪的小手,而司機則狠狠的捏着曲淺溪的下巴,端起已經涼透了的湯藥,灌進曲淺溪想嘴裏。

    曲淺溪想說話,但是對方已經緊緊的捏着她的小嘴,湯藥就抵在脣邊,只要她開口,湯藥就能順利的流進她的小嘴裏。

    她不能說話,身子不斷的掙扎着,但是男人們的力量不是她一個人就能夠抗衡的,她根本掙脫不得。

    看着眼前的湯藥,曲淺溪眼底的憤怒空前絕後,眼眸裏盡是狠戾和冷厲,迸發出幽深的光芒,在男人想要強硬的灌她湯藥時,頭顱狠狠的一起一落,直逼湯碗,長腿一擡,往司機的闊步掃過去,司機沒想到她竟然會來這麼兩招,一時防備不得,閃躲時,湯藥跌落在地上,瓷碗破裂成了碎片。

    曲淺溪看着破裂了的碗裏沒有剩下一滴的湯藥,頓時鬆了一口氣,她拼命的掙扎着,也不管有沒有人能聽到,倏地大叫,“救命啊——救命——”

    “閉嘴!”司機聞言,大手捂住曲淺溪的嘴巴,曲淺溪瞪大眼眸,長大小嘴狠狠的咬住他的大手,司機吃痛,倏地甩開曲淺溪,曲淺溪站不穩,後退了幾步,但幸好沒有跌倒。

    曲淺溪得到自由,又開始大叫救命,司機看着虎口哪裏一個鮮紅的牙印,對另外的兩個男人大吼,“還愣着幹什麼,還不給她把布條塞上,我再去叫人熬藥,你們把人看緊了!”

    兩個男人聞言,忙抓住曲淺溪,把布條往她的小嘴裏塞。

    司機看着,真想甩曲淺溪一巴掌,但是想起許美伊交代過不許在她明顯的地方留下任何痕跡,他纔不憤的沒有動手,轉身推門離去。

    他才推開門,高大的身軀倏地就被人絆倒在地,隨之落在的拳腳讓快得他根本沒有機會還手。

    抓住曲淺溪的兩個男人都突如其來的人感到驚訝,看着被打得沒有力氣起身的司機,忍不住的縮了縮身軀,剛想抓着曲淺溪做擋箭牌,但是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來人已經快步到讓他們跟前,優雅的擡腿橫掃,不一會兒就躺在地上痛呼。

    曲淺溪也愣了下,在這種人煙稀少的地方,她真的不敢奢求能有人來救她,而且這個人還是她熟悉的。

    說真的,她或許會幻想過有人會過來救她,但是這個人絕對不是眼前的凌彥楠。

    “凌總裁?您——”

    凌彥楠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冷看了眼那三人淡淡的抿脣淺笑,“走吧。”

    曲淺溪頓了下,想走,但是腳步卻異常的僵硬。

    她站了幾個小時,腳有些麻痹了。

    凌彥楠看着,皺眉的回頭往回走到她的跟前,眼眸裏似乎有一抹不明顯的擔心,“能走嗎?”

    曲淺溪頓了下,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忽然彎腰,抱起她。

    “你——你放我下來,我能自己走。”曲淺溪小臉有些不自在,她從來沒有被除了連慕年意外的男人這麼抱過,即使程展玄抱過她,但是她不會覺得尷尬,因爲她跟程展玄已經是很要好的朋友了,而她跟凌彥楠,才勉強的說得上是熟悉而已。

    凌彥楠沒有說話,將她抱出去,放她到他的車子的後座坐好。

    曲淺溪看着他的車子,覺得有些不對勁,“凌總裁,只是……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我奶奶住在這邊,我今天過來看她,睡不着後就到處開車兜兜風,聽到了喊救命聲就上來了,沒想到是你。”

    他說着,指了指遠處閃着微弱的燈光的一戶人家,曲淺溪看了看那裏,確實,那裏距離這裏,有一段近的距離。

    凌彥楠發動車子,看了時間,淡淡的說,“現在很晚了,要出去城裏,還需要一段時間,今晚就到我奶奶的家裏住一個晚上吧。”

    曲淺溪聞言,那裏有不答應的道理?

    接下來,兩人都沒有說話,不到十分鐘,就到了凌彥楠的奶奶的家。

    曲淺溪進去房子,忽然感覺自己像是看到了民.國上海時期的豪宅,無論是燈飾、桌椅、地板、樓梯、裝飾都帶着一股別樣的古樸風雅的韻味,跟連家的老宅有一定的相近,但是眼前的房子卻沒有老宅的豪華,它顯得古樸自然,房子跟遠離塵囂的小鎮感覺融洽。

    他們進去的時候,裏面沒有人,但是卻亮起了微弱的燈光。

    凌彥楠看了眼曲淺溪,淺聲道,“奶奶身子差,習慣早睡,這裏的傭人也維持了這個習慣。”

    說着,亮起大廳的吊燈,領着她到用竹編織而成的椅子坐下。

    凌彥楠頓了下,到一邊的沙發上拿了個墊子遞給她,“不坐慣的人,坐着不舒服,那這個墊上吧。”

    曲淺溪點頭。

    心想,凌彥楠是一個細心之人。

    “你先坐着,我叫人給你做點吃的。”凌彥楠沒有坐下,往門外走。

    曲淺溪是餓了,聽他這麼說,她也不客氣了,“凌先生,既然僕人都睡了,還是我自己來吧。”

    凌彥楠頓了下,也沒有堅持,領着曲淺溪進去了廚房。

    曲淺溪打開冰箱看了下,裏面什麼應有盡有,她扭頭,想對凌彥楠說什麼的時候,卻忽然什麼都沒有說出口,愣住了。

    此刻凌彥楠修長的身軀倚在門邊,柔和的燈光打在他俊美如斯的臉上,他不常笑的俊臉上掛着淺淺的笑容,卻不是她之前見到過的,客套有禮的笑容,他的笑容柔和得如同微風劃過絲綢的觸感,眼神波濤微漾,看着她的目光專注而溫柔……

    凌彥楠皺眉,“怎麼了?沒有喜歡的?”

    曲淺溪聞言,回過神來,被自己剛纔所想的嚇了一跳。

    她淺笑了下,淡淡的問,“你……要不要一起吃點?”

    凌彥楠頓了下,點頭,“如果不麻煩的話。”

    曲淺溪其實不會做飯,但是在徐萱蔓長時間的殷殷教導下簡單的還是懂一點的。

    她淘米煮飯,然後切菜切肉,動作流暢,毫不拖沓,動作也一點也沒有孕婦該有的遲緩。

    凌彥楠看着,眼眸深邃,腳步踏出,似乎想做什麼,但是這時候曲淺溪卻回過頭來,笑了下,“我自己能行的,你不用看着我。”

    凌彥楠微微的點點頭,沒有說話,走了出去。

    曲淺溪簡單做了一個蔬菜豬肝湯,一個時菜炒肉,清蒸肉塊,二十分鐘後,就端着食物走出廚房了。

    她將食物和碗都搬出客廳的時候,一樓沒有人,她在飯桌旁邊坐下,等他。

    不久,他就下來了,遠遠的看着她在桌邊等她,頓了下,薄脣緩緩的翹起一定的弧度,過來片刻,感覺到曲淺溪的視線,他才移步過來。

    曲淺溪替他勺了一碗湯,緩緩的推到他的面前,“凌先生今天的事情,真的謝謝你。”

    凌彥楠抿脣笑了下,“不客氣。”

    曲淺溪揚脣淺笑,接下來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跟凌彥楠算得上認識但是算不上熟悉,更加說不上是好朋友,她不瞭解他,所以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如果說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又顯得不適合場合,如果說一些客套的話,又顯得做作和奉承,所以她沒有說話。

    凌彥楠顯然也不是一個很多話的人,她不說話,他也是沉默到底。

    兩人還沒吃完飯,出乎意料的,大晚上竟然有人敲門。

    凌彥楠垂下的眼瞼倏地一頓,看了眼曲淺溪。

    曲淺溪也頓了下,“你……還有客人?”

    凌彥楠笑了下,頓了深深的看着曲淺溪道,“我想,這個客人你應該不會陌生。”

    曲淺溪聞言,狐疑的皺眉,但她沒有時間問清楚,凌彥楠已經走到玄關處開門了。

    曲淺溪也頓住了進食,看向門外,只是,映入眼瞼的人讓她倏地抿起了小嘴。

    “楠,淺淺——”門才被打開,連慕年看到凌彥楠開口,但是越過凌彥楠頎長的身軀,他看到坐到桌邊吃飯的曲淺溪時,倏地即將說出口的話,頓在了脣邊。

    凌彥楠關上門,沒有看連慕年,而是直直的往飯桌走去。

    連慕年在看到曲淺溪的時候,心才安定下來,走到她的跟前,“淺淺,我們回去了。”

    曲淺溪起身,看着出現的連慕年,眼神沒有任何的溫度,面無表情的,沒有說話。

    凌彥楠聞言,看了眼連慕年,捏着筷子的五指頓了下,才淡然的說,“她還沒吃晚飯,要走也得先把飯吃完了再走吧。”

    連慕年聞言皺眉,拉住曲淺溪的小手,“怎麼到現在還沒吃飯?”

    曲淺溪不動聲色的抽回小手,坐了下來,她沒有回答連慕年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怎麼會來這裏?”

    連慕年想起他今晚的事,頓時皺眉,不過他沒有說什麼。

    他今天叫人查到了她坐上了一輛計程車,等他的人找到了計程車的時候,計程車上已經沒有了人,停在一間新建的房子門前,之後就沒了線索。

    他知道凌彥楠在附近有房子,也許是因爲上一次凌彥楠忽然的出現,跟他和程展玄一起救回了曲淺溪,所以,當一切線索斷了的時候,他意識下的,就覺得曲淺溪會在這裏,所以,他就過來了。

    事實證明,他想的沒有錯。

    “坐下來一起吃吧。”說着,凌彥楠起身,正要往廚房走去。

    連慕年淡淡的說,“不用了,我不餓。”

    看着曲淺溪和凌彥楠兩人均臉色淡然的坐着,其中他能感覺到一股別樣的氣氛在空氣中流動,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他感覺他們似乎有事情瞞着他,而曲淺溪卻偏偏不說她爲什麼出現在這裏。

    他想到凌彥楠上一次奮不顧身的進去廢墟中去救曲淺溪,而他問他,他也不曾回答他,這一點,他很在意。

    凌彥楠也沒有勉強,坐下,跟曲淺溪一起默然的進餐。

    連慕年看着他們什麼都沒有說,卻無形的給他一種默契的感覺,這一點讓他微微的蹙眉。

    不久,凌彥楠頓了下,看了眼曲淺溪,“肉醃得似乎鹹了點。”

    曲淺溪聞言,也擡頭看他,也點點頭,“啊,我習慣吃的比較鹹,沒什麼感覺。”

    凌彥楠笑笑,沒有再說話。

    連慕年坐在一邊看着很不是滋味。

    從他們的對話中,他知道,這頓飯是曲淺溪做的,而他們結婚了這麼久,他還沒吃過她做的這幾個菜呢。

    他的心有些酸澀,薄脣緩緩的抿起。

    兩人吃完飯後,曲淺溪就起身打算離開了,而凌彥楠也沒有留,看着他們離開後,才上樓,打開一個顯得有些空的房間,顯然裏面不常住人。

    管家這時從樓下走了上樓,見到房間裏的凌彥楠,頓了下,“少爺,您還沒睡?”

    凌彥楠沒有說話,將*上的被子摺疊好。

    管家看着被收拾得正正有條的房間,裏面需要的東西應有盡有,驚訝的瞪大眼眸,“咦——這裏什麼時候被收拾乾淨了?”這裏平常沒人住,一直空置着。

    凌彥楠沒有說話,眼眸低垂,將自己用心的鋪好的墊在放回衣櫃裏,頓了下才淡淡的說,“劉叔,回去睡吧,很晚了。”

    管家感覺到凌彥楠語氣的帶着絲絲的涼意,也沒有多想的轉身離開了。

    凌彥楠看着被自己收拾得一塵不染的房間,卻沒有起到它該有的作用,抿緊薄脣,誰垂下眼瞼,一言不發的關上門,轉身離去。

    ………………………………………………

    曲淺溪跟連慕年坐在後座,而王天鳴正在開車。

    連慕年看着一言不發的曲淺溪,他頓了下,問道,“你爲什麼會跟楠在一起?”他從來都不知道她跟她竟然熟悉到了這種程度。

    曲淺溪沒有說話,只是看着黑兮兮的窗外。

    連慕年看着她不說話,他心裏更加的不舒服了,他找了她這麼久,她卻一聲不哼,給他的感覺像是他破壞了她跟凌彥楠的好事一般。

    但是他能看得出來曲淺溪是不高興的,所以即使他心裏有很多的疑問,心裏也很不高興,他也沒有再說什麼。

    曲淺溪回頭,看了眼視線一直都沒有移開過她身上的男人,抿着小嘴,她頓了下,忽然扭頭道,“你的手機借我用一下。”

    連慕年將手機遞給了她,曲淺溪找到聯繫人那裏,撥了一個號碼。

    連慕年的眼眸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自然也看到了她撥了誰的號碼,頓時俊臉倏地變黑了。

    曲淺溪當沒有注意到連慕年的視線,打了電話給程展玄。

    她知道程展玄等不到她肯定會打電話給她,找不到她肯定會着急。

    程展玄聽到了曲淺溪的聲音,頓時放心了下來,“我打電話你不接,我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呢。”

    程展玄的關心透着絲絲的暖意,曲淺溪笑了下,“我沒事,抱歉讓你擔心了。”

    “你沒事就好。”沒有曲淺溪的消息,說實話,那時候程展玄是不放心的,而且是非常的擔心。

    連慕年在一邊看着曲淺溪笑着跟程展玄說起她爲什麼沒有跟爽約,薄脣越抿越緊。

    而他剛纔問了她幾次,她都沒有有開口。

    曲淺溪跟程展玄說幾句就掛了電話,將電話還給連慕年。

    連慕年接過電話,想起剛纔曲淺溪跟程展玄說的事,抿着脣道,“你可以跟玄說原因,爲什麼卻不能對我說?”

    曲淺溪聞言,淡淡的回頭瞥了他一眼,“我爽約,對不起他,但是……我沒有對不你,我爲什麼要跟你說?”

    連慕年抿脣,更加不悅了,“因爲沒有誰對不起誰,所以我們就不該有談話?”

    曲淺溪聞言,抿脣笑了下,眼神卻一點溫度都沒有,“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說的?”

    “跟玄和楠就有話說,跟我就沒有?”連慕年心裏徒然的升起了強烈的怒火,心裏頓時恨透了她的冷漠和對他的漠視。

    曲淺溪沒有說話,懶得理他,閉口不語,連慕年看她臉色疲憊,一臉不想多說的模樣,也沒有再說話,心裏的氣卻漸漸的落下。

    …………………………………………

    早上,曲淺溪早早的就起*了,但連慕年比她更早。

    他們昨晚很晚才睡,他看着她眼底的黑眼圈,皺眉道,“我們下午的飛機,你可以多睡一點。”

    曲淺溪沒有說話,默然的用餐,連慕年看着她的冷漠,一時間,也沒有了胃口。

    “淺淺,你到底在氣什麼?”自昨天晚上開始,她就待他異常的冷漠,前所未有的冷漠,他感覺自己似乎被她拋在了腦後,她冷漠的態度彷彿他只是一個路人甲而已,而不是她的丈夫,她父子裏的孩子的爸爸。

    曲淺溪本來不想接話的,但是他的眼神卻異常的執着,緊緊飯店盯着她不放,她頓了下才淡淡的說,“我沒有氣什麼,你想太多了。”

    她一句話,完美的將他接下來的話塞回喉嚨中。

    ……………………………………………………

    許美伊昨天晚上,匆匆的關了電腦就入睡了,今天早上打開電腦一看,才知道曲淺溪的事根本沒有成。

    她頓時氣得咬牙切齒的,狠狠地對電腦那邊說了一些話,她感覺到有人接近房間,忙將電腦收好。

    她才扭頭,看清楚來人,小嘴一抿,“你……你來幹什麼?”

    曲淺溪笑了下,在許美依冷着防備的眼神中,倏地伸手狠狠的甩了兩巴掌!

    許美依吃痛,還買來得及反應,曲淺溪倏地雙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壓向*頭!

    “啊——”許美伊喉嚨被她狠狠的掐住,臉色發青,她想掙扎,卻發現她自己渾身無力,大腦緩緩的開始缺氧。

    她死死的瞪着冷笑的看着她的曲淺溪,小手想扳開她的手,竟然彈動不得。

    她死死的瞪着曲淺溪,眼眸裏恐怖滿布,她真的感覺曲淺溪會殺了她的,她相信這一點,而她從不知曲淺溪的力氣竟然如此之大。

    曲淺溪看着許美伊漸漸的露出對死亡的恐懼的眼神,冷笑了下,“害怕了?你也會懂得害怕?我還以爲你真的想死呢!”

    脖頸被她狠狠的掐住,她根本呼吸不得,臉色發青,她想擡起腿,踢向曲淺溪,卻發現自己的腿軟綿綿的,像一團棉花。

    曲淺溪沒有絲毫鬆懈的意思,小手依舊狠狠的掐住她的脖頸,眼神冷漠得近乎無情,“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表情?你以爲我真的不敢對你怎麼樣?許美伊,我不動你並不是不敢動你,只是怕弄髒了我的手!屬於我的東西,你奪取再多又怎麼樣?那也不是屬於你的!而我知道,你囂張不了多久的,有一天我胡一定會自己親手的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許美依被她掐住了脖子,別說說話,連呼吸都困難。

    “你要是敢動我,觸動到我的逆鱗,我也要你一命換一命!”說着,她手上的力道鬆了些,許美伊勉強的能呼吸到一絲的空氣,但是她看着曲淺溪近在咫尺的小臉,臉色還是一如既往的刷白,“曲淺溪,你這個瘋子,放開我!”

    曲淺溪冷笑了下,受傷的力道倏地又加大了,她次啊想有所動作,方面的門卻不適時的被推開了。

    “你——”

    “曲淺溪,你想幹什麼?放開她!”

    連慕年和付修揚出現在病房裏,看見曲淺溪死死的掐住許美伊的脖頸,頓時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兩人異口同聲,倏地什麼都不想了,上前拉開曲淺溪。

    曲淺溪看到他們的身影,抹嘴一眯,眼神冷漠,卻沒有放開許美伊的脖頸,嘴角泛起冷笑。

    “淺淺,你給我放手!”連慕年上前,狠狠的將曲淺溪拉開,將她往後推。

    付修揚眼神赤紅,在連慕年將許美伊解救出來後,臉色駭然,大手揚起,“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曲淺溪站穩了腳步後,掀脣冷笑的看着剛進來的兩個男人,冷冷的睨着付修揚揚起是大手,一點閃躲的意思也沒有。

    付修揚憤怒至極,他揚起手,想有所動作,但是,看着曲淺溪冷傲的眼神,卻不知爲何,一時間竟然下不了手。

    “年,修,你們來了……我……我好害怕啊。”許美伊見到付修揚和連慕年都過來了,心裏升起了一股激動的情緒,而連慕年在她的背後替她順着氣,她一把的抱住她,埋在他的懷裏,哭得好不傷心。

    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