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結婚的條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結婚的條件字體大小: A+
     

    連慕年自認自己沒有做什麼,現在許美伊這個樣子,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許美伊見他們都聚集了過來,才清醒了些,忙搖頭笑道,“我……沒事,可能是喝了點酒,剛纔又跳舞,所以轉得頭有點不舒服。”

    連慕年見她臉色是真的不好看,把她扶到沙發上做好,“不舒服就回去休息一下吧。”

    ……………………………………………………

    生日宴會解散後,許美伊喝了很多酒,雖然沒有醉,但是連慕年和付修揚都不放心讓她自己一個人開車回去。

    連慕年看了下時間,想起之前王嫂打過來的電話,他沒有接,也沒有回個電話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他剛纔其實是想撥一個電話回去的,但是許美伊過來後,讓他跟她跳舞,將他的思緒都弄亂了,所以一時間也忘記了這件事。

    現在想起來,心,有些慌了。

    他看了眼付修揚,在看了眼臉色因爲喝了太多酒的緣故,臉頰微微泛紅的許美伊,對付修揚說,“修,我還有事,你先把小侑送回去吧。”

    付修揚和許美伊聞言,臉色倏地就僵了下來,尤其是許美伊,臉上的潮紅,頓時退得不影無蹤。

    付修揚冷笑,叫許美伊到連慕年的車子上坐好,他們等一下就過去,但是許美伊沒有走,體貼的說,“年,你有事就先回去吧,畢竟曲小姐懷孕了,是需要個人照顧一下的。”

    許美伊才說完,付修揚就冷哼一聲,“他一個大男人懂得照顧什麼?他們會沒有請人專門的照顧那個女人麼?”

    說完,他也不顧得許美伊在場了,大手擰着連慕年的衣領,冷冷的說,“連慕年,你到底有沒有關心過小侑?你沒看出來她今天一天的臉色都很不好麼?”

    許美伊聞言,微微的低頭,不看連慕年。

    連慕年沒有說話,他今晚情緒混亂,心不在焉的,也沒有注意到這點,聞言,也知道自己確實是傷了許美伊,心裏也有些內疚,他緩緩的扯開付修揚的大手,淡淡的說,“小侑,我送你回去吧。”

    ………………………………………………

    晚上十點的時候,連慕年還是沒有回來,曲淺溪有嘗試着打電話給連慕年的,但是他沒有接,調了忙音。

    即使她上下眼皮早就打架了,她躺在*上還是睡不着。

    夜裏,她好不容易睡着了,耳朵裏傳來了一陣門被推開的聲音,她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卻沒有睜開眼睛,太困了。

    又過來一段時間,她感覺到一個溫熱的物體緩緩的接近她,她意識下的往溫熱之源靠過去,鼻腔裏吸着他身上淡淡的熟悉的氣息,眼皮忽然間就重了,睡了過去。

    旭日

    她醒來時,天已經大亮,她伸手一摸,側邊是空的,而且異常的冰涼,似乎根本沒有人躺過的痕跡。

    曲淺溪心一頓,她洗漱完下樓的時候,王嫂已經準備好豐盛的早餐等她下樓用餐了。

    她吃了兩口粥,擡頭問道,“王嫂,年他今天早上什麼時候出去的?”

    王嫂惘然的搖頭,皺眉道,“少爺?我今天都沒有看到他啊。”

    曲淺溪捏着湯勺的小手微微的收緊了下,表情一停滯。

    難道他昨晚沒有回來,只是她的夢或者是錯覺?

    ………………………………………………

    她昨天打了幾個電話給他,他都不接,今天晚上,連慕年很晚了,還是沒有回來。

    曲淺溪拿起電話,有些猶豫着該不該撥號。

    她頓了下還是撥了過去,但是那邊還是沒有人家,她打了兩三次,都快放棄了,那邊終於打通了電話。

    她頓時鬆了口氣,臉上緩緩的溢滿了笑容,她還沒來得及說話,臉上的笑容沒來的擴大,那邊就傳來了一個熟悉的女音,“喲,曲淺溪啊,找年有什麼事?”

    曲淺溪心一震,捏着電話的手有些軟,她頓了下,看了下時間,臉色越來越沉,“許美伊,他的電話怎麼會在你的手裏?叫他來接電話!”

    許美伊嘖嘖了兩聲,語氣愉快的說,“年在洗澡,沒時間接你電話哦,要不,我問他一下。”

    晚上十一點了,連慕年和許美伊兩人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而連慕年在洗澡,定然讓人浮想聯翩。

    曲淺溪身子顫抖了下,她扶着梳妝檯才於坐在地上。

    曲淺溪的電話那邊沒了聲音,好一會兒才聽到許美伊叫道,“年,有人打電話過來,你要不要接?”

    頓了頓,那邊又傳來曲淺溪熟悉的聲音,似乎還有一陣不明顯的水聲,“你先不用管他,我如果有要事,我等一下會回覆他電話的。”

    過了片刻,許美伊的聲音又傳進耳朵裏了,刺得曲淺溪耳朵生痛,“聽到了嗎?我沒有騙你吧?”

    曲淺溪心狠狠的一抽,沒有說話。

    許美伊冷哼一聲,“曲淺溪,你其實也挺可憐的,懷了年的骨肉還是得不到年的重視,你說,要是你沒有懷孕,那豈不是真的變成了下堂婦了?!”

    曲淺溪身子僵硬,聞言,她沒有什麼反應,卻問,“你們現在在哪裏?”

    許美伊輕哼一聲,嬌滴滴的問,“你說的是大地方還是我們所在的別墅的地址?”

    曲淺溪不語,現在她很有把電話狠狠的砸掉的衝動,但她還是剋制住了。

    許美伊巧笑,“我們現在在c市啊,他過來這邊出差,順便的也策劃着我們以後的別墅,順便說一聲,那個地方用的就是你那個外婆的故居哦。”

    曲淺溪聞言,十指緊握,指甲都掐進肉裏了,冷冷的說,“許美伊,你敢!”

    許美伊冷笑了下,“我有什麼不敢的!只要你一天不離開年,一天不歸還項鍊,我就讓你現在擁有的東西一件件的失去,我看你賭不賭得起!有本事,你就叫年住手啊,我看他是聽你的還是聽我的!哼,我早就說過,你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你偏不信,弄到現在丈夫去哪裏了都不知道這個境地,嘖,曲淺溪,你還真的是可憐啊。”

    曲淺溪沒有說話,她抿脣,過了片刻,她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那邊已經掛了電話了。

    她身子一軟,跌坐在地上,頓時心冷如冰。

    ……………………………………………………

    “小侑,你在幹什麼?”

    連慕年自浴室出來的時候,就看到許美伊站在客廳處拿着他的手機在講電話。

    許美伊聞言,身子一震,裝作語氣淡然的結束了通話,笑着回頭看着連慕年,“我的手機忘記了帶過來,就用你的電話打給個電話回家了,你不會介意吧。”

    連慕年搖頭,“這麼晚了,你怎麼會過來?”

    許美伊沒有說話,看着他穿得整整齊齊的,有些失望,也有些不高興,皺眉,“年,你在家都穿得這麼整齊麼?”

    他沐浴完了還穿着西褲和白襯衫,只差繫上領帶了。

    連慕年頓了下,沒有回答,反問,“小侑,很晚了,你過來有什麼事嗎?”

    因爲她忽然到來,他才臨時的換上了整齊的衣服。

    許美伊垂下眼瞼,片刻才嘟起小嘴說,“年,你之前不是說要給我蓋一幢別墅嗎?我上次已經跟你說過一個地方了,現在也批下來了,你找人把房子的設計稿做好了嗎?什麼時候開始動工?”

    其實,她今天晚上過來,並不是因爲這件事,這些事,明天隨便找個時間談都行。

    說着,她緩緩的靠近他,自身後攬住他,撒嬌的在他的脖頸處磨蹭着。

    連慕年頓了下,感覺到她的意圖,緩緩的抓住她亂動的小手,臉色沉了下來,“小侑,到一邊坐着。”

    “年!”許美伊嘟起小嘴,在他的耳邊吐氣如蘭,“你從來都沒有主動的想要過我,爲什麼?”

    兩人在一起這麼久了,即使兩人一起異常的甜蜜,兩人在一起後度沒有做過全套,連親都少,更別說其他的更加深入的事情了。

    連慕年沒有說話,拉開她,轉身到另一邊坐下,眼眸淡漠的看着她,“小侑,別墅的事我會處理好的,你放心,現在已經很晚了,我叫司機送你回去。”

    “年!你還沒告訴我爲什麼!”許美伊咬牙。

    之前她不想讓他覺得自己不夠矜持,所以也沒有在意,而且,她覺得他不主動的提出更加深入的一步,之前她覺得他是體貼的,是珍惜她的舉動,她的心裏很感動的,畢竟他這麼愛她,卻因爲尊重她而沒有動她。

    因爲她知道,一個男人對自己喜歡的女人,愛的女人是異常衝動的,但他卻能因爲她人忍住衝動,她自然開心不過了。

    但現在,回想起來,許美伊覺得心冷,也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但連慕年沒有回到,已經叫人過來了,他看着她淡淡的說,“小侑,乖,先回去,有什麼事明天再談。”

    許美伊看着連慕年的神色就知道他已經做了決定,也明白如果她再這麼糾纏下去,他肯定會不高興的,聰明的女人懂得進退,所以她也沒有再往這個話題深入去探討,但她嘟起小嘴撒嬌道,“那你抱我一下,你不抱我我就不走。”

    連慕年皺眉,但她臉色異常認真,他就過去抱了她一下。

    這時,許美伊的臉色才緩和了些,轉身跟司機離開連慕年的別墅。

    ……………………………………………………

    許美伊離開後,連慕年才脫下身上的衣服,換上寬鬆舒適的睡衣。

    他想起許美伊在他洗澡的時候說的話,他躺在*上打開電話。

    上面有很多未接電話,最近的一個是爺爺的,但最多的是曲淺溪的,她打了很多個電話過來。

    連慕年抿脣,看着那一連串的數字,眉宇緊蹙。

    他還沒來得及多想,老爺子的號碼又打進來了。

    老爺子的聲音很沉,非常的不語,“你現在在哪裏?”

    連慕年沉聲道,“c市,有什麼事嗎?”

    他不鹹不淡的語氣更加是惹到了老爺子,“你最近都幹了什麼?王嫂跟我說這幾天淺丫頭的情緒很低落,她現在懷孕了,情緒又怎麼低落很容易得產前壓抑症的,你知不知道?!”

    連慕年沒有說話,他何嘗這麼做?只是,他心裏不舒服,真的非常的不舒服。

    老爺子心裏急得,真的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年,你的心你自己看不清楚爺爺卻看得很清楚,別告訴我你還是對淺淺沒有感覺,別告訴我你現在還跟那個女人混在一起!淺淺這麼好的女孩子,你怎麼就不懂得珍惜呢!”

    連慕年還是沉默,他自己的心,他自然是清楚不過了,但是,有些事,沒有老爺子說得如此簡單。

    連慕年不說話,老爺子更加是一肚子火了,“說話,怎麼不說話了!”

    連慕年本來就因爲曲淺溪的事情頭痛了,而老爺子現在又來一筆,他舉得更加的頭痛了,“爺爺,我跟淺淺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我們會自己處理好的。”

    “處理?你會怎麼處理?讓你自己來你還不是一樣回到那個女人的身邊,你……你真的是氣死我了!真不懂你的眼睛都在看一些什麼東西!真是的!”老爺子沙啞的聲音喘了幾口後,又說,“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反正你們的期限不多了,我好不容易纔用條件說服了淺淺,讓她打消了把孩子生下來後就跟你離婚的這個念頭,你可得給我珍惜一下!不然的話,你以後想後悔就晚了!”

    “爺爺,你說什麼?!”連慕年聞言,俊臉卻徹底的沉了下來。

    老爺子也是被氣得不行了,一時間也沒有發現連慕年聲音的異常,不悅的說,“我這把老骨頭都用吼出來了,你還聽不清楚嗎?”

    “你說因爲她不跟我離婚就是因爲你給她開出了條件?”連慕年嘴角揚起冷笑,心底的那些情緒緩緩的爆開“爺爺,她當初答應跟我結婚,你又開了什麼條件?答應爲我生孩子,你又開了什麼條件?爺爺,爲了讓我跟她在一起,你可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老爺子一時間一愣住了,沒想到自己真的是迷糊到了這個地步,竟然把事情都給說出來了。

    聽到連慕年的話,他頓時都不知道給說什麼了。

    “爺爺,她當初答應跟我結婚她開的條件是要奪走小侑家的公司,對吧?那接下來的條件又是什麼?”連慕年說完,冷哼一聲,“她跟我在一起不是因爲她對我有愛或者是什麼,如果對象不是我,是任何人,她都能答應跟對方結婚,爲對方生孩子,跟對方繼續婚姻,我不知道你爲什麼要吧這樣滿懷心機的女人塞給我,如果你真的覺得我跟她建立在這樣的條件下還是幸福的,我真的不知道爺爺你所謂的幸福的標準又是什麼了!。”

    今天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