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離婚好不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離婚好不好字體大小: A+
     

    過了好一會兒,他還是沒有反駁,只是眸光深遠悠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許美伊見連慕年沒有反駁,身子不由得顫抖了下,“年,我說對了,對嗎?”

    連慕年沒有否認也沒有點頭,只是起身,淡淡的說,“小侑,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年……”許美伊叫住他,小手拉住他的大手,眼眸裏隱藏着自己也沒有發現的後悔。

    她剛纔的話是故意說的,目的是爲了像以前那樣引起他的內疚,讓他疏遠曲淺溪,但是,看樣子,似乎適得其反了,根本沒有了像以前那樣的效果。

    因爲,她看連慕年的臉色,就知道他或許明白了自己心裏想要什麼。

    連慕年淡淡的笑了下,輕輕的抽回手掌,“還有什麼事嗎?”

    許美伊想說話,但是她眸子一凝,倏地轉移話題,“沒什麼事了,生日宴會的事,你要記得哦。”

    連慕年點頭,轉身離開。

    許美伊看着他的背影,小嘴緊緊的抿起。

    剛纔,她本來想問清楚連慕年的,但是她看他沉默不語,就知道他的心裏對她肯定有顧忌,所以,他即使可能對自己心裏愛的人是誰有了明確的答案,他之所以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就是因爲他不想對不起她。

    所以,她轉移話題,讓連慕年繼續保留這種愧疚,否則,她感覺,如果連慕年打破了這一點,她跟他之間可能就要沒戲了。

    想到這,她緊緊的攥起拳頭,咬牙的起身提起包包回家。

    她現在迫切的需要一個完整的策略。

    ……………………………………………………

    連慕年離開了跟許美伊約定的地方,直奔醫院。

    到達醫院,推開病房,美有見到人,第一時間就開口,“淺淺……”

    聲音戛然而止,他凝眸的看着病房裏陌生不已的人。

    裏面的人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這時候醫生卻走了過來,見到連慕年,笑道,“您的太太已經在兩個小時之前就辦了出院的手續,離開了醫院了。”

    連慕年抿脣,點點頭,一言不發的離開,掏出手機,才發現手機已經沒電了。

    他凝眉,神色頗爲懊惱,駕車離開醫院。

    他回到家,推開門的時候,老爺子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客廳裏了。

    “爺爺,您怎麼來了?”

    老爺子睨了他一眼,沒有回答他,曲淺溪看了連慕年一眼,淡淡的說,“爺爺怕王嫂一個人照顧我不周全,多找了兩個人過來。”

    連慕年到沙發上坐下,聞言頓了下,深邃的眼眸神色暗淡,說,“爺爺做的對,再過一個多月你就要在家安胎了,多找幾個人來伺候你也周全些。”

    如果沒有發生上一次的事,曲淺溪可能會說用不着這麼多人來照顧她,但是這次她沒有說話,因爲她也怕昨天的事情再度發生。

    王嫂和新來的兩位阿姨把飯做好了,連慕年三人一起吃了飯,飯後,曲淺溪坐在沙發上和老爺子聊天,把老爺子逗得開心不已,連慕年有事上去了書房一趟,下樓時,見到的就是兩人相談甚歡的模樣。

    老爺子見到連慕年,笑意斂了些,叮囑了曲淺溪幾句,就說要回去了。

    曲淺溪知道老爺子還有事要忙,也就不挽留了,她將老爺子送出門的時候,接老爺子的車也同時的到達了門口,把老爺子接走了。

    老爺子的車子走遠了,曲淺溪和連慕年樹眼的對望了會兒,連慕年薄脣微微的動了動,想說什麼的時候,曲淺溪已經別過臉,轉身往回走。

    “淺淺——”連慕年叫住她。

    “對了,我——”這時候曲淺溪也不約而同的開口。

    兩人聞言,看着對方,同時都頓住了沒有開口。

    連慕年勾脣淺笑了下,“你想說什麼,你先說吧。”

    曲淺溪想起今天老爺子過來的目的,食指緩緩的收緊,片刻才臉色平和的問,“那天我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連慕年翹起的薄脣緩緩的凹下來,俊眸緩緩的別開,不再看着她的小臉。

    對於連慕年的反應,曲淺溪皺眉,卻沒有逼問他,不發一言轉身上樓,連慕年頓了下,追隨着她上樓,見曲淺溪臉色依舊平靜的找衣物沐浴,他攔住她的去路,“我……現在還不是很清楚,再給我兩天時間,好不好?兩天後,我會給你一個答案的。”

    曲淺溪眉睫輕輕的動了下,有些好笑的翹起嘴角,淡淡的點點頭,“隨你吧,等你想好了就告訴我吧。”

    其實,她想叫他現在就下結論的,省得給她奢望,但是,她也怕自己以後連奢望的機會都沒有。

    因爲她知道,在他的心裏,有太多的事情,比她重要,更別說是他心尖上的許美伊了,她跟她之間,誰重要,其實早就不是什麼祕密了。

    連慕年看着曲淺溪轉身離開,出了臥房,往書房走去,打了兩個電話。

    曲淺溪自浴室出來的時候,沒有見到連慕年的身影,怔了下。

    這段時間裏,連慕年呆在臥室的時間漸漸的長了,所以,她以爲她出來的時候,他會在的,他忽然的不在,她反而有點不習慣了。

    但曲淺溪沒有時間多想,她的移動電話有人撥號進來了。

    她接起電話,徐萱蔓噼裏啪啦的聲音就鑽進耳膜裏,震得曲淺溪耳膜隱隱作痛,忍不住的掏了掏耳朵。

    徐萱蔓能說什麼?無非就知道了她差點煤氣中毒的事罷了,她罵了她幾句,覺得差不多了就收口了,叫曲淺溪明天出來一趟,兩人吃一頓飯,曲淺溪聽着她自電話那邊傳過來的聲音,笑了笑,答應了。

    ……………………………………………………

    第二天,曲淺溪如約而至。

    徐萱蔓見到曲淺溪凹下來的小臉,皺眉道,“曲淺溪,你肚子裏的孩子都七個月大了,你的臉怎麼越來越瘦了?”

    她看着曲淺溪的模樣,感覺她最近似乎過得不好。

    曲淺溪也知道自己看起來不像是一個健康的孕婦,但是,最近她經常做噩夢,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她苦澀的笑了下,這些,她都沒有跟徐萱蔓說,怕嚇着她了。

    但是,想起許萬重,她頓了下,還是說道,“我……見到許萬重了,他最近到了南城。”

    “他說了什麼?”徐萱蔓頓了下,臉色也漸漸的變得凝重,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她知道對曲淺溪而言,誰對她的傷害是最大的。

    曲淺溪笑了下,“他……讓我離開連慕年,讓許美伊跟他在一起。”

    徐萱蔓攥住筷子的小手緩緩的收緊,即使心裏有再多的憤怒,她也不鞥呢說出口,她表達得再多對許萬重的憤怒,她知道曲淺溪心裏就有多痛,即使她表面上什麼也不在乎,小臉平靜無波。

    曲淺溪神色如常,語氣平靜,甚至笑了下,“你知道,他開的條件是什麼嗎?”

    徐萱蔓沒有說話,只是看着她。

    “如果我不答應他,他就把我外婆的房子拆了,建許美伊和連慕年兩人共有的別墅。”

    徐萱蔓今天出來本來是想看看曲淺溪最近過得怎麼樣的,心情其實算不錯的,但是聽到這些,她一時間,都沒了心情吃飯,放下碗筷,淡淡的問,“你答應了?”

    “沒有。”曲淺溪冷哼一聲,“我爲什麼要答應他?你覺得我現在還是三歲的小孩兒嗎?任由他欺騙?他這一刻答應了,誰知道他下一秒會不會反悔?!”

    徐萱蔓挑眉,聽到曲淺溪的話,忍不住挑眉道,“所以你想怎麼做?你覺得他不會對你外婆的房子怎麼着?”

    曲淺溪聽到着,臉色不怎麼好,語氣淡淡的,“他現在不敢動我的,畢竟現在我有護身符,爺爺根本不可能讓他動我,而他也明白這個道理。”說着,她摸了摸肚子。

    徐萱蔓看着她,緩緩的眯起眼眸,“那個老爺子答應幫你的條件是什麼?”她看不出來曲淺溪因爲老爺子的幫忙而感到高興。

    曲淺溪想起昨晚老爺子過來後跟她說的話,她沒有回答徐萱蔓,徐萱蔓抿着小嘴,“你是不是又拿什麼做交易了?當初是把自己抵押給老爺子,這次呢,又是什麼?”

    曲淺溪沒有說話,緩緩的放下湯勺,但徐萱蔓沒有因此而放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過了好久,曲淺溪才緩緩的開口,“如果我要連慕年離婚的話,孩子出生的歸屬權是屬於連家的,日後,我將不得再接近孩子;如果我不想失去孩子,就不要跟連慕年離婚,二選一。”

    徐萱蔓冷哼一聲,小手狠狠飛拍了一巴掌桌面,“我當初聽到老爺子說長孫必須由你出時就說了,那個老頭子不可能會讓你就這麼容易跟連慕年離婚的!你就是不相信!現在好了!你難道想在連家困一輩子嗎?即使連慕年永遠不會愛你也無所謂嗎?1”

    曲淺溪不語,眼眸緩緩的暗下來。

    “淺淺,現在開始,你不能坐以待斃了,你要主動出擊,老爺子這邊不靠譜,要拿回公司,只能靠自己!“徐萱蔓發泄完畢,也知道自己太過激動了,但是她真的忍不住自己的情緒,曲淺溪簡直從一開始就跳進了連家挖好的大坑中,想要出來,除非她死而復生,破土而出!

    有了這麼一件事,她更加不相信老爺子會因爲這件事而無條件的幫她要回公司了!

    曲淺溪聞言,眼眸輕輕的挑起,淡淡的說,“這個我知道。”其實,從一開始,她就沒有怎麼相信老爺子說的話,並不是說他騙她,她只是覺得靠人不如靠自己,靠別人靠不住,但是她也相信老爺子是有威望的人,即使他不能說直接幫她把公司要回來,助她一臂之力也是可以的。

    而且當時,她已經跟連慕年結婚了,老爺子的條件對她有利而無害,她就答應了。

    徐萱蔓不再說話,對於曲淺溪的事情,她無能爲力,她知道曲淺溪有她自己的使命,她做什麼她不會阻止士,她只是希望她別傷害自己或者是把自己送到別人的刀刃上任由別人傷害就行了。

    ……………………………………………………

    曲淺溪回到家,頹然的脫掉鞋子進屋,擡眸就見到連慕年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報刊。

    連慕年起身,皺眉,“去哪裏了?怎麼這麼晚?”

    他今天公司的事情比較多,但是他還是儘快的把公事處理完,匆匆的趕回家跟她一起用餐,但當他回到家的時候,卻聽王嫂說她約了人在外面用餐。

    心,一下子就跌進了谷底。

    她去哪裏,見什麼人,做什麼事,她會跟王嫂說卻從來都不會跟他說起過。

    一個人的飯廳裏,顯得很空曠寂寥,他也沒有什麼胃口,吃了幾口飯就叫王嫂撤了飯菜。

    曲淺溪看了他一眼,緩緩的到他的身側坐下,連慕年看着她靠過來的身軀,抿起的薄脣的緩緩的柔和下來。

    “連慕年……”

    曲淺溪的聲音淡淡的淺淺的,像試探也像迷惘,連慕年聞言,嗯了一聲,放下報紙,扭頭看她,“想要說什麼?”

    曲淺溪不語,看着他柔和下來的俊臉,胸口忽然就軟化成了一灘灘的棉花糖。

    其實,有時候,她也覺得自己很容易滿足,只要他一記溫柔的眼神,她的心就會徹徹底底的軟和下來。

    即使知道兩人要離婚,她也早就做好了準備,但是每每想起可能會有這麼一刻,她的心就痛得窒息,根本不敢去面對。

    所以,老爺子的話她其實是樂見其成的。

    但是……

    她也知道,連慕年的心裏沒有她,這一年多的時間裏,他們在一起,對他而言,已經是束縛,用許美伊的話來說,因爲她,他失去了跟許美伊在一起的幸福,他又怎麼會愛她?不恨她算不錯了。

    而她,不想他恨她,即使他不愛她,也忘記了兩人以前有過的約定,她也不想他恨她,所以,她寧願成全他。

    其實,她自認不是聖母,但是,面對他的時候,她處理很多事情,都變了樣兒,如果真的牽扯到跟他有關的事情,無論她嘴上說得有多麼的很絕強硬,事實上,百分之八十,她都以他爲基準,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連慕年……”曲淺溪看着他,繼續呼喚。

    眼眸裏的不捨難以掩飾,每次想到兩人即將要分道揚鑣,她心裏就難過得說不出話來。

    “嗯?”連慕年的聲音低沉,輕淺,“想要說什麼?”

    他忽然發現,真的有些愛上了她對他輕輕淺淺的呼喚的聲音。

    那麼*,那麼綿長,就像她根本捨不得離開他,心裏對他有數不盡的眷戀一般。

    曲淺溪看着他溫柔的側臉,心絃緊繃,美目期盼,“我們……不要離婚,好不好?”

    連慕年頓住了,愣愣的看着她的小臉,曲淺溪見他不說話,乾澀的喉嚨酸澀的滑動了下,眸子黯然,頓了下忽然挺直了背脊,忽然擡眸正視着他,“連慕年,我們不要離婚,好不好?爲了孩子,我們可不可以不離婚?”

    “好!我們不離婚。”曲淺溪還沒說完,連慕年忽然翹起嘴角,說了這麼一句話。

    曲淺溪徹底的愣住了,看着眼前笑意漸深的俊臉,一時間,感覺自己可能聽錯了,眼眸迫切的看着他,“你……你說什麼?”

    連慕年笑了下,“我們不離婚,我們一起看着我們的孩子長大。”

    曲淺溪的心,倏地漏跳了半拍,怔然的看着他。

    老爺子給了她這次機會,她只是想拉下臉來試一試,看看他的態度,沒想到他卻答應了,到現在,她還是不敢相信他真的答應了。

    曲淺溪微微的拉開兩人的距離,審視着他,,“你……爲什麼答應?”

    連慕年眼眸一瞬不瞬的的看着她,微微的勾起嘴角,但笑不語。

    曲淺溪心裏一跳一跳的,心裏忽然有些不安,皺起眉頭看他。

    連慕年笑了下,起身拉着她的小手上樓,“很晚了,先回去房間睡覺吧,我還有些事要處理。”

    曲淺溪沒有說話,想拉住他,但他高大的身影已經進去了書房,消失在眼前。

    曲淺溪頓了頓,眼眸緩緩的變得凝重,心裏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連慕年就這麼答應了她這件事。

    ……………………………………………………

    曲淺溪這天下班得早,想起家裏自己的日常用品剩下不多了,跟王嫂說一聲,在回家之前就到商場逛了逛。

    曲淺溪本來想買一些自己的用品的,但是在經過兒童區域時,腳步忍不住的逗留,遲遲不肯移動。

    她挑了自己喜愛的孩子的玩具還有小衫,裝了三四個袋子,離開後纔買自己想要的東西。

    “你不是孕婦嗎?怎麼落魄成一個人出來自己買東西?年他不擔心你嗎?”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自耳邊傳過來,曲淺溪聞言,頓了下,眼眸都沒有擡一下。

    “說實話,我們有一段時間沒有面了呢。”許美伊緩緩的接近曲淺溪,想伸手摸曲淺溪凸起的肚子,但曲淺溪閃躲了下,冷睨着她。

    許美伊拍拍手,心情不錯,看着她的肚子眸子眯了眯,忽然說道,“你說,如果我也懷孕了,肚子像你這麼大,你說我們誰會漂亮一點?”

    她話裏隱藏的意思讓曲淺溪身子一震,倏地回頭看她。

    許美伊輕笑了下,“這麼驚訝幹什麼?放心,我現在還沒有,不過……過段時間就難說了。”

    今天更新完畢

    這兩天感冒了,忒難受,今天少更點,以後補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