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變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變了字體大小: A+
     

    連慕年和王嫂在病房裏一直守着曲淺溪,眼眸都不眨一下。

    王嫂看了下時間,已經過了醫生說的那個曲淺溪醒來的時間,但是曲淺溪還沒有醒過來,她的心還是被懸着,想說話,但是看着神色凝重的連慕年,卻問不出口。

    連慕年瞥了眼欲言又止的看着他的王嫂,“你下樓去買飯吧,等一下淺淺要是醒來,就餓了。”

    王嫂頓了頓,擔心地問,“少奶奶什麼時候會醒過來?”

    連慕年抿脣,眼眸漸深,片刻後他才說,“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了,你先去準備一些食物吧,今天的事,謝謝你了。”

    如果不是他今天早上想到打電話給王嫂,如果家裏沒有人在的話,後果真的是不敢設想,想到這,他握住她小手的手掌緩緩的收緊,眼眸緊緊的盯着她,生怕下一秒她就會消失不見般。

    王嫂動了動身子,轉身想要離開,卻瞄到連慕年神色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兩人交握的手緩緩的收緊,而曲淺溪的眉睫輕輕的顫動了下。

    王嫂激動的看着曲淺溪,然後將視線落在連慕年的身上,只見他俊臉的線條繃得死死的,眼眸一動不動的盯着曲淺溪看。

    曲淺溪緩緩的掙開眼眸,看着白色的陌生的天花板,腦袋似乎有一些短路,覺得不是自己現在該呆在的地方,她微微的擰起了小巧的眉頭。

    連慕年喉結一上一下的滑動着,眼眸緊緊的看着曲淺溪不放,看着她迷糊的模樣,起身坐在*邊,“淺淺,你醒了?!”

    曲淺溪這才扭頭,看見他,皺眉,聲音軟糯,“連慕年,這裏是醫院嗎?我怎麼會在這裏?”

    連慕年看着她意識清晰,似乎沒有什麼後遺症,他懸起的一顆心倏地安定下來,倏地俯身緊緊的將她抱在懷裏。

    曲淺溪眼眸眨了眨,看着連慕年寬闊的背脊,被他緊緊的抱在寬闊的懷裏,對他的舉動感到奇怪,她見到站在門口紅着眼眶看着她的王嫂,從她笑了下,無言的指了指攬着她不放的連慕年,想王嫂告訴她現在是怎麼回事。

    但王嫂只是笑笑,一言不發,轉身離開,按照連慕年的吩咐去買飯去了。

    曲淺溪感覺連慕年還是沒有放開她的跡象,緩緩的推着他,“連慕年,你在幹什麼?”

    連慕年這纔回過神來,想說話,但是病房的門忽然被人推開了。

    老爺子匆匆忙忙的身影出現在病房裏。

    曲淺溪還沒來得及反應,老爺子就已經讓連慕年讓位,坐在*沿,緊張又擔心的問,“淺淺,你怎麼了?有沒有事?讓爺爺看一看。”

    曲淺溪不知該怎麼說,她剛醒來,腦子不怎麼好使,一時間也想不起來自己爲什麼會出現在醫院裏,所以,她也不知道給怎麼回答老爺子的問題。

    老爺子見曲淺溪沒事,才放心下來,但是,他很快的又蹙起眉頭,嚴肅的說,“好好的,怎麼會弄得煤氣中毒呢?怎麼這麼不小心?是不是王嫂的錯,我看她……”

    “爺爺,不是王嫂的錯。”連慕年老看爺子激動的抓住曲淺溪的手,勁兒也不小,曲淺溪緩緩的皺眉,卻什麼都沒有說,他只好緩緩的拉開老爺子的手。

    “那是怎麼回事?難道煤氣他還會自己泄露不成?肯定是沒有關好的原因了,不是王嫂的錯還能是誰?”老爺子不悅的睨了連慕年一眼,然後問曲淺溪,“淺淺,當時發生了什麼,你知道不知道?”

    曲淺溪聽老爺子這麼說,也想起了一些東西了。

    那時候她還在睡覺,感覺呼吸困難,就醒來了,聞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她想起來打開窗戶通風,但是她根本動彈不得,後來不知爲什麼,就忽然睡着了,醒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在*上躺着了。

    老爺子聞言,微微的眯起眼眸。

    如果排除不小心的因素,只剩下故意爲之了。

    想到這,他扭頭看了眼連慕年,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怕嚇着曲淺溪了。

    曲淺溪纔剛醒過來,身子還是很虛弱的,她纔跟老爺子說了幾句話吃了王嫂買來的粥後,又睡着了。

    老爺子看着曲淺溪入睡後,看了連慕年一眼,默然的起身,走出走廊,往頂樓上走去。

    連慕年見狀,也跟着他出去走廊。

    經過剛纔老爺子的那一個眼神,他就知道老爺子有話跟他說了。

    兩人才到達頂樓,連慕年還沒將門鎖上,老爺子的銀杖忽然就一上一下的,落在他挺直的大腿上,力道兇猛。

    連慕年沒有躲,抿着薄脣,連哼也不哼一聲,任由老爺子的柺杖打在他的身上。

    老爺子打了幾下,似乎打夠了,也可能是看着連慕年的態度覺得有些滿意,所以他停了下來,眼眸卻不悅的看着自家孫子,“以後出門別告訴人家你是我的孫子,免得丟我的臉,自己的老婆在家裏發生意外,都不知道是誰幹的,我有沒有你這麼窩囊的孫子!”

    連慕年沒有說話,抿着脣看着老爺子。

    老爺子舉起柺杖,想到曲淺溪可能一屍兩命,心頭就開始痛,“淺淺現在已經有了我們連家的骨肉,就算你不喜歡她,我也不再強迫你們在一起了,你們想怎麼樣我也隨你們了,只要我的孫子能平安的出生就好了,我也跟你說過,要看在孩子的份上好好的對她,你口口聲聲的答應了,但事實上呢?你都做了什麼?”

    連慕年抿脣,即使知道曲淺溪差點出事不是完全是自己的錯,但還是一聲不吭,任由老爺子罵他。

    老爺子自然知道連慕年心裏在想什麼,他冷哼一聲,“別跟我說你在上班不知道爲什麼會出這樣的事情,這都是藉口,如果你肯多花一些心思在淺淺的身上,你們兩人的事就成了,你自然就會花時間在她的身上了,恨不得寸步不離的守着她,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

    連慕年聞言眸子一張,沒有說話。

    確實,如果他肯多花一些心思在曲淺溪的身上,今天的事情都不會發生,老爺子最後說的話,他贊同。

    他現在還在後悔早上時爲什麼不等她醒過來在離開。

    老爺子冷哼一聲,“我現在不管你現在愛誰不愛誰,那些狗屁東西我不管,如果你還想能如期的跟淺淺離婚的話,就好好的待淺淺,只要淺淺好好的,我就不管你跟那個女人的事!”

    連慕年聞言,皺眉,心底有些抗拒老爺子所說的那些離婚的話,但是他看老爺子正在氣頭上,只能點頭稱是。

    老爺子感覺自己說完了,也就扭頭杵着柺杖轉身離開,連慕年看着,沒有動,黯然的眼眸緩緩的垂下。

    ……………………………………………………

    曲淺溪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暗下來了,但是室內不會感覺到暗,因爲走廊處和窗外都有燈光灑進來。

    她才動了下身子,伏在*邊的人忽然就醒來,打開燈,“淺淺,醒了?感覺怎麼樣?”

    曲淺溪頓了下,這才發現連慕年的存在。

    曲淺溪還沒來得及說話,連慕年又說,“餓不餓?我出去給你買點吃的東西。”

    曲淺溪聞言,看了下牆壁上的掛鐘,微微的蹙起眉頭。

    現在已經是凌晨時分了,外面還有吃的東西嗎?

    連慕年見她不說話,樣子呆呆的,有些擔心,但他按捺住心情,放柔聲音問,“想吃什麼?”

    曲淺溪搖搖頭,淡淡的說,“我不餓,你不用管我了,你先回去吧,我一個人在這裏就可以了。”

    連慕年皺眉,拉了一張倚在坐下,“我在這裏就行了,有事記得叫我。”

    曲淺溪看他似乎下定了決心,小嘴微微的抿着,忽然對這樣的連慕年感覺到有些陌生。

    即使他自她懷孕後對她,他也是擔心的,關心的,但是還沒到達現在這個程度。

    現在的他臉上一直都是柔和的,她感覺,似乎她說什麼,他都不會生氣,只會配合她給她想要的。

    他突如其來的轉變並沒有讓她覺得舒服,“連慕年,你不用這樣子的,我現在很好,我能自己照顧自己的,而且……你也不用管爺爺說什麼,反正我們的事情我們自己清楚就可以了,我也不會因此而故意的爲難你的,你先回去吧。”

    曲淺溪不笨,連慕年忽然間的轉變,她自然的就跟老爺子忽然的出現聯繫在了一起,可能又是老爺子心疼她,然後對他思想教育一番罷了。

    連慕年聞言,薄脣緊緊的抿起,冷冷的看着她,因爲她的話,心裏非常的不悅。

    老爺子是對他說過那些話,但是隻有他自己這知道,他這麼做,不是因爲老爺子的話。

    但是,看着曲淺溪淡然的看着他,想讓他回去的模樣,他又說不出口。

    曲淺溪看着他不發一言的連慕年,看着他沒有離開的意思,也沒有說話,她也不再說話,躺下來看着他。

    連慕年幫她弄好被子,“要睡覺了?”

    曲淺溪頓了下,點點頭。

    她睡了這麼久了,可能不會再覺得困纔對,但是她現在還是覺得非常的困,上下眼皮還是不斷的打架。

    連慕年聞言,離開椅子,坐在*沿,忽然也掀開被子作勢要躺上去,曲淺溪見狀,皺眉的看着他,“連慕年,你要睡覺的話儘可以回去家裏,你這是幹什麼?”

    連慕年把她的話當耳邊風,自行的脫掉鞋子,淡淡的說,“回去還要一段路程,我不想走來走去的,況且這裏的*也夠大,足夠睡兩個人了,爲什麼我不能留下來?”

    說着,他躺下,不顧她的掙扎,攬着她躺下,曲淺溪推拒着他,要咬牙切齒的,但是他頎長高大的身軀蘊含的力量不是她能夠抗衡的,她動了動,身子漸漸的出了一身汗,卻絲毫動不了連慕年,只能氣喘吁吁的瞪着他。

    連慕年摟住她亂動的身軀,喉嚨乾澀的上下滑動了下,眸色微深,聲音沙啞,淺聲的警告,“淺淺,別亂動!”

    曲淺溪不是什麼純情少女了,自然明白他話裏的含義,頓時也真的不再動了。

    連慕年滿意的笑了下,雙臂收緊,緩緩的閉上眼眸,不再說話。

    曲淺溪看着他的俊臉,抿脣咬牙,卻不敢動。

    連慕年今天精神疲憊,一天都沒有怎麼睡,現在精神不再緊張,睡衣襲來,很快就入睡了,但大手還是緊緊的攬着曲淺溪的肩膀不放開。

    …………………………………………

    早上,一大早的王嫂提着早餐過來的時候,連慕年已經醒了,桌面上也擺着兩份早餐,王嫂見狀,“少爺,您今天這麼早?”

    連慕年點點頭,“少奶奶今天下午就出院了,出院前兩個小時打電話給我,我過來一趟。”

    “好的。”

    連慕年穿好衣衫,見曲淺溪還沒有醒來的跡象,對王嫂說,“你帶來的早飯就你吃吧,我給少奶奶買了些對她身體好的食物。”

    “可是,這麼多……”她以爲連慕年會回家,卻沒想到他留下來了,而且還這麼早就起*買了早飯,她帶了三個人的份。

    “送給別的病人吧。”連慕年淡淡的說着,起身轉身出去了一下。

    王嫂放下食物,清潔了下房間,這時候,房門卻被推開了,她以爲連慕年回來了,“少爺……”

    程展玄放輕腳步進來,眸子一直看着*上的曲淺溪,淡淡的王嫂,“淺淺好點兒了嗎?”

    王嫂點點頭,“你是少奶奶的朋友?”她看着程展玄,就覺得他不只是曲淺溪的普通朋友這麼簡單,因爲他看曲淺溪的眼神,跟連慕年看曲淺溪的眼神,有八分相似。

    程展玄還沒來得及說話,曲淺溪就醒了,見到程展玄,很驚訝,“你怎麼來了?”

    程展玄坐下,不答反問,“你身體好點了嗎?”

    “嗯,好多了,沒有什麼大礙,下午就出院了。”

    王嫂見他們兩人相談甚歡,皺起眉頭,她怎麼覺得少奶奶對眼前的這個朋友,比對少爺要和顏悅色得多?

    王嫂打斷他們的談話,笑着問,“少奶奶,要不要吃東西?少爺給你買了些食物。”

    曲淺溪頓了下,她醒來時沒有看到連慕年,心裏說實在的有些說不出的情緒,但她也沒有多想,以爲他走了,聞言才知道他並沒有離開。

    “他呢?”

    “少爺他……”王嫂還想說話,連慕年就進來病房裏了,見到坐在*邊的程展玄,濃眉深蹙,沒有說話。

    程展玄將連慕年的臉色看在眼裏,苦笑了下,“年,我聽說淺淺出了點事,就能過來看看她,看她沒事,我就放心了。”

    說着,他對曲淺溪點點頭,轉身離開。

    連慕年看着程展玄離開,什麼話也沒有說。

    其實,他去洗手間早就回來了,靜靜的看着裏面相談甚歡的兩人,拳頭緊緊的攥着。

    曲淺溪也不說話,看着連慕年臉色難看,也沒有解釋,她不覺得需要解釋什麼,而且,有王嫂在,他還能誤會什麼?

    自程展玄離開後,病房裏的氣氛倏地就變得沉悶起來了,曲淺溪連話都不說一句,更別說是露出一絲笑容了。

    連慕年心裏有些不是滋味,她對程展玄笑容滿面,對他卻是冷淡如冰,沉默得直想忽視他的存在。

    他抿脣,他本來想留下來跟她一起用餐的,但氣氛僵硬,他抿起脣,拿起*邊的西裝,一言不發的轉身離去,離去前,他回頭看了一眼曲淺溪,見她連眼眉都不擡,似乎他在不在對她而言沒有什麼區別。

    王嫂見狀,嘆了口氣,看着絲毫不在乎的自己用餐的曲淺溪,皺眉道,“少奶奶,你不覺得你對少爺太過冷漠了嗎?’

    曲淺溪聞言,苦笑了下,問,“你覺得他對我又有多熱情?”即使他對她好了點兒,也只是託孩子的福或者是老爺子的命令而已,她早就看透了。

    兩人結婚這麼久了,他們之間有什麼,沒有什麼,她心裏又數,正是因爲如此,她纔不想再對他有什麼期待,讓自己試着淡然的去對待。

    王嫂聞言,也是一愣,確實,他們都是冷麪之人,除了這次,她也很少見到連慕年和顏悅色的模樣。

    ……………………………………………………

    下午感覺好得差不多了,得到醫生的同意,曲淺溪提前辦理出院的手續。

    王嫂見曲淺溪要提前出院,忙打電話給連慕年,但是,連慕年的電話卻一直打不通,王嫂試了幾次,結果還是一樣。

    曲淺溪才住了一個晚上,病房裏沒有什麼東西,也不用怎麼收拾,換好衣服,就可以走了。

    “王嫂,走了。”她走了一段路,卻見王嫂沒有跟上來,催促道。

    王嫂聞言,只得跟上她,看着她挺着一個大肚子孤身一人走着,而身邊過往的孕婦哪一個不是有老公陪着的?王嫂看着,心裏忽然覺得有些酸澀,忙跟上她,生怕她被人碰着了。

    ……………………………………………………

    連慕年看了下時間,距離曲淺溪預定的出院時間還剩兩個小時,眉頭緊緊的皺起,他才起身,門口適時的出現了一個人影。

    許美伊在他的對面坐下,“年,對不起啊,讓你等了這麼久。”

    連慕年抿脣,緩緩的坐下來,“小侑,你有什麼急事?”他下午匆匆忙忙的辦完了公司的事,想早點回去醫院的,但是卻接到了許美伊的電話。

    許美伊笑了笑,心情很好,“你知道的,過兩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想辦一個生日派對,就像以前那樣,請我們的朋友都過來一趟,我們也像以前那樣,你策劃細節上的東西,而我發請柬,好不好?”

    連慕年聽着,知道這些事自己做過不止一次了,但是,聽起來卻忽然覺得過了好久的事情了,距離他現在很遠很遠了。

    “年,我挑了幾個地方,你覺得那些好點?”許美伊自顧自的繼續說道。

    連慕年淡淡的瞥了眼,情緒不高漲,淡淡的說道,“你喜歡吧,都不錯。”

    “你這句話太籠統了啦,我要的是明確的答案。”許美伊聽着連慕年的話,就覺得他的話太過冷淡了,事不關己的,她很不喜,心也開始有點兒冷了。

    連慕年沒有說話,因爲剛纔說的是實話,他看了下時間,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小侑,我有事先走了。”

    許美伊可以忽視他的冷淡和敷衍,卻接受不了他迫切的爲別的女人離開的身影,特別是那個女人還是曲淺溪。

    她倏地開口叫住他,“年!你要去哪裏?什麼事這麼急?我纔剛來,你就不能坐下來好好的跟我說說話嗎?難道我們之間除了必要的事情,其他的就沒有再見面的必要了嗎?”

    連慕年頓住腳步,皺眉,沒有說話。

    許美伊苦澀的靠近他,“年,難道你沒有發現嗎?我們見面的次數少了,時間縮短了,而你,想要離去也表達得越來越清晰了,年,真的變了,你是真的愛上了曲淺溪了,你只是不想跟我承認而已,對不對?”

    連慕年喉嚨滑動了下,眸子微深,卻沒有像以前一樣反駁她的話,笑着說她想太多了。

    許美伊笑了下,自後面抱住他的腰,“年,我剛開始以爲你會對曲淺溪好只是以爲她懷孕了,也因爲你跟爺爺的約定,所以你才迫不得已的跟她在一起,但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你越來越在意她,有時甚至會忘記還有我的存在,你知道嗎,看着滿、慢慢的改變的你,我的心有多難受?”

    連慕年沒有說話,想說什麼的時候,許美伊卻用眼神阻止他說下去,“年,你別否認,我瞭解你,如果你不是愛她的話,你不會跟她生活在一起,更不會事事的縱容着她,甚至因爲她的事兒變得滿臉飛驚慌。”

    他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只要有曲淺溪在的時候,他的視線就不可能從她的身上離開;冷漠強勢的他任由曲淺溪在他的身邊放肆,什麼話也不說;他更加不知道,很多次,他在跟她在一起時,想要離開的心情是多麼的迫切;他也不知道,在牽扯到曲淺溪的事情的時候,往往的就能輕易的牽動他的情緒。

    連慕年動了動薄脣,眉睫輕顫了下。

    今天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