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如果我們離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如果我們離婚字體大小: A+
     

    付修揚抿出冷笑,不以爲然,“好啊,我等着,我看你能拿什麼記下,就算你記下了又怎麼樣?你以爲就以你個人的能力,能把我怎麼樣?”

    徐萱蔓總算聽出了些頭緒,“淺淺,你認識眼前的這個瘋子?”她戒備的看着付修揚,狠狠的瞪着他,就怕他又衝上來給曲淺溪一巴掌。

    曲淺溪了看着付修揚,冷哼一聲,“不認識,只是有過幾面之緣而已。”

    “我剛纔的那一巴掌,是替小侑打的,我看在你怎麼說也算得上是年的妻子的份上,再加上你已經懷孕了,纔對你客氣一點,只是給你一巴掌,我警告你以後別再接近小侑,如果她再有什麼閃失,就不可能是一巴掌這麼簡單的就能完事的了。”付修揚看着曲淺溪牙尖嘴利的模樣,心裏更加不痛快了,想起自己今天過來的原因,他危險的眯起眼眸,冷冷的說。

    徐萱蔓一聽,就知道對方的來頭了,她在曲淺溪開口之前,嗤之以鼻的冷哼一聲,“喲,又是一個不長眼睛又不長腦子的男人啊,不過也是,有些男人看起來人模狗樣,但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可也不算少呢,我最近時運不濟,周圍圍繞着的都是這樣的王八蛋,真倒黴。”

    付修揚微微的眯起眸子,冷冷的睇着徐萱蔓,“不要以爲你是女人,我就不會動手!”

    徐萱蔓撇撇嘴,不屑鄙視的睨着他,“喲,淺淺也是女人啊,你也不是在人家還沒來及反應的時候,暗地裏就下手了?怎麼?我對你還能期待因爲我是女人所以你不會打我?”

    付修揚抿着薄脣,知道自己一時間口誤了,薄脣抿得死死的,眼神陰冷。

    曲淺溪看着付修揚,眼神冷如冰霜,“付修揚,你也給我告訴許美伊,只要有我,除非是我不想要的,否則,她一顆塵土也別想在我的身上奪走!有些東西是命中註定的,不是她想搶走就就能搶走的,就算他們搶走了,也是要還的,就等着吧。”

    付修揚眯起眼眸,“曲淺溪,你還不收手?你還想傷害小侑到什麼時候?她跟年是相愛的,你卻從中作梗,你的心到底有多狠?”

    曲淺溪胸膛劇烈的起伏着,該死的,又是一個自以爲是的人!

    “你怎麼知道是我在從中作梗而不是另有其人?付修揚,別說我沒有告訴你,從一開始,錯的人就是你跟連慕年!”

    付修揚聽不懂曲淺溪說的是什麼,但他卻覺得曲淺溪還在挑撥離間,也在污衊許美伊,不由得再沉下了俊臉,“曲淺溪,你真的是死性不改!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找小侑的麻煩,我——”

    “啪——”

    他的話還沒說完,曲淺溪一巴掌就落在了他俊美的臉龐上。

    付修揚被這一巴掌大得頓住了,眼眸裏清晰的寫着不可置信,還有深深的憤怒,“曲淺溪,我看你是嫌我太客氣了!”

    說着,他想擡手打人,但他的手腕卻被人緊緊的抓住了。

    “修,你想幹什麼?”

    連慕年低沉的聲音倏地響了起來,大手緊緊的攥住他的手腕,付修揚回頭,甩開連慕年的大手,輕哼一聲,“我能做什麼?我只是幫你做了你本該做而沒有做的事情而已!”

    連慕年放開他的手,看着付修揚臉上清晰的五爪印,擰起眉頭,看向曲淺溪,但他目光裏卻沒有多少冷漠,眉間甚至隱藏着絲絲的柔和,“淺淺,你剛纔打了修一巴掌,對吧?”

    曲淺溪對連慕年突如其來的出現,沒有絲毫的驚喜,可以說是沒有激起她絲毫的情緒,她淡淡的看了眼付修揚臉上的印記,輕哼道,“沒錯,我是打了他,那是他應該得的!”

    淺淺還沒說話,徐萱蔓見到連慕年忽然出現,想起好友最近憔悴的小臉,她的心就很不服,冷冷的睨着連慕年,“是啊,某些自認男人的人,在淺淺沒有看清楚人的時候,給了淺淺一巴掌,據說是給你的老*討公道來着,怎麼?他討完公道了,現在輪到你來了?我看你們兩個人的感情也是不錯的,爲什麼不一起來?這樣子省得狼得我們的時間!”

    說完,徐萱蔓挽着曲淺溪的手,拉着她離開。

    曲淺溪也懶得再跟他說什麼,看了眼徐萱蔓,兩人並肩離開。

    連慕年聞言,目光緊緊的盯着曲淺溪,但是她那時候已經別過臉了,他想看也看不到了,“修,你打了她?”

    付修揚沒有回答連慕年的胡,看着曲淺溪她們轉身離開,咬牙,“誰準你們走了!給我站住!”她們兩人一點兒也沒有停頓,眼神也沒有再給他一眼,轉身離去。

    連慕年拽着他的衣衫,不讓他離開,“修!誰準你動淺淺的?!”

    “我打她又怎麼了?她這種女人就是該打!不然的話,她還能飛上天把小侑傷害了!”

    “付修揚!你敢動她試試看!”連慕年抿脣,揮去拳頭,就像落在付修揚的身上,但付修揚卻擋住了,“她敢傷害小侑,我就要讓她付出代價!”

    連慕年死死的抿住薄脣,“修,夠了,昨天的那件事,你應該先問一下小侑,是她欺騙了我們,淺淺她根本就沒有錯!”

    付修揚拽住連慕年的衣襟,咬牙,“連慕年,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你竟然還維護那個女人?明明是她的錯,你卻將它推到小侑的身上,你太過分了!”

    連慕年抿出,“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小侑這麼多年的堅持,得到的就是你維護你的妻兒的後果,年,你太讓她失望了。”

    連慕年看着曲淺溪的車子離開了停車場,也有些急,他回頭看了眼付修揚,“修,無論我跟淺淺還有小侑之間發生了什麼。你都只是局外人,你憑什麼這麼做?別說我沒有警告你,以後,不許找淺淺的麻煩,今天這一巴掌,我記住了!”

    說着,他轉身離開。

    付修揚看着連慕年轉身離去的模樣,咬牙,目光緩緩的轉移,看着某一處距離他所在的位置有一定的距離的地方,忽然說道,“小侑,出來吧。”

    “修,你也看到了,現在,年的心已經不在我的身上了,你說我該怎麼辦?”許美伊自牆角處轉身出來,眼裏蓄滿了淚水。

    “別怕,我只要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誰想傷害你,就得先過我這一關!”

    許美伊沒有說話,眸子冷冷的看着曲淺溪離去的方向。

    ……………………………………………………

    連慕年沒能跟上曲淺溪的車子,他不知道她去哪裏了,打她的電話她也不接,他只能乾着急。

    無奈之下,他只能自己一個人回去了公寓。

    只是沒想到他剛回到家,曲淺溪正手握着一個杯子上樓。

    他頓時鬆了口氣,忙追上她,“你回來了?剛纔打你電話你怎麼不接?”

    曲淺溪不答反問,“找我有什麼事?很急嗎?”

    連慕年看着她冷漠地方嘴臉,心裏有些不好受,大看到她臉上紅得不能看的半邊臉,倒吸了一口氣,“淺淺,我帶你去醫院。”

    曲淺溪頓了下,似笑非笑的回頭,諷刺的看着他,“去醫院幹什麼?”

    連慕年被她的話刺得雖然有些事不舒服,但是他現在沒有空去在意這個,他拉住曲淺溪的手臂,“淺淺,別意氣用事,臉上太腫了,這麼下去,會有後遺症的。”

    曲淺溪厭惡的甩掉他的手,冷冷的看着他,“你以爲這都是拜誰所賜?連慕年,你少在這裏貓哭耗子假慈悲了,我很好,臉也還沒廢掉,如果你的心尖人還不覺得夠,那就來啊,但是她得打得過我才行,否則,記得叫幫手!就像今天這樣子!”

    連慕年置於身側的大手緩緩的收緊,想否認,也想說些什麼,到最後,他只有幾個字而已,“淺淺,是我錯怪了你,對不起,我知道,昨天的事,不能完全怪你。”

    曲淺溪頓住了腳步,垂下的眼瞼微斂,輕顫了下,最後,她還是苦笑的勾起脣角。

    她沒有回頭,“連慕年,有很多事,傷害了就是傷害了,道歉是沒有用的,就算你道歉,許美伊給了我的痛,我一樣要全數的還回去!我說到做到!”

    連慕年皺眉,還想說什麼,但曲淺溪已經拉開臥房的門,轉身又關上了。

    連慕年看着兩人其實只隔幾步之距,卻感覺兩人的距離難以跨越,肺部的空氣似乎被人惡意的抽掉了般,胸腔壓抑沉悶不已,壓抑得讓他覺得胸腔悶痛,難以呼吸。

    …………………………………………………………

    昨天曲淺溪本來是想和徐萱蔓一起用餐後就去市場買一些孩子的衣物,就算不買,也去看一看,積累一些經驗的,畢竟,她第一次做媽媽,有很多的東西都沒什麼經驗,又沒有人教她她該怎麼做,只有自己去摸索。

    昨天被打斷的事情,只好今天補上。

    曲淺溪打了個電話給王嫂叫她不要給她做飯,讓她先回去了。

    她下班後才和徐萱蔓一起用餐,接下來打算做完昨天沒有完成的事情。

    兩人吃完飯,有人卻叫住了她。

    聲音很熟悉,她一聽就知道是程展玄的聲音,笑着回頭,“玄,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見了呢,這段時間都去哪裏了?”

    “我在老家那邊,家裏有點事要處理。”程展玄笑了下,眼神卻有些黯然,看着她凸起的肚子,抿着薄脣輕笑了下,“什麼時候的預產期?”

    曲淺溪笑着答了,纔想說什麼,這時,卻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挽住了程展玄的手,眼神充滿敵意的看着她,曲淺溪愣了下,片刻又揚起了笑容,打趣的道,“你女朋友?很漂亮,你們挺配的啊。”

    “不是,只是普通朋友。”程展玄忙撥開兩人的手,睨了對方一眼,對方被他冷漠的眼神看得身子一縮,也不再上前糾纏。

    曲淺溪看着,挑挑眉。

    “你們要去哪裏?我送你們?”

    曲淺溪搖搖頭,揮手,“不用了,我們去的地方適合女人去,不適合你程大少爺的,你還是乖乖的陪着佳人吧,拜。”

    程展玄抿脣,還想說什麼,但曲淺溪已經轉身離去,一點留戀都沒有。

    心,不禁的苦澀,眼眸緩緩的暗下來。

    “你……伯母說的那個有夫之婦該不會就是剛纔的那個孕婦吧?”身邊的女孩子指着曲淺溪離去的方向,驚愕的說。

    程展玄沒有說話,撥開她的手,“我媽胡說你也跟着瞎起什麼哄?”

    女孩子卻不是他一句話就能夠解決的,“你不說話,我就告訴對方是誰,如果伯母知道了對方是誰,你覺得伯母會怎麼做?你以爲你還能有機會見到她?更何況,你還得應付伯母不斷的塞過來的相親對象,只需一個答案這些就能全部的解決,很公道對不?”

    連慕年眯起眼眸,非常的不喜歡對方要挾他的口吻。

    但想起最近一個多月來一直不間斷的相親,他還是點了點頭。

    他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媽媽是從哪裏知道他喜歡曲淺溪的這件事情,然後就勒令要他回去相親,他做不到她老人家有的是辦法讓他答應。

    所以,他莫名其妙的留在京城一個多月,卻都是在跟不同的女人相親。

    曲淺溪和徐萱蔓兩人坐在計程車裏,徐萱蔓想起剛纔見到的程展玄,八卦的吱吱喳喳,“淺淺,剛纔那個帥哥是誰?不錯啊,是個可以選擇的對象,而且,我看他對你好像有點意思啊。”

    曲淺溪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你胡說什麼,他只是一個朋友,而且……他是連慕年的好哥們。”

    “是嗎?”徐萱蔓皺眉,看着曲淺溪,不再說話。

    是連慕年的好哥們就得多想想了。

    ……………………………………………………

    有時候,緣分是說不清的,有些孽緣更甚。

    曲淺溪和徐萱蔓正在商場挑選孩子的圍脖,玩具神馬的,卻有一個諷刺的聲音串了進來。

    “喲,孩子都還沒出生呢,這麼焦急的就過來買衣服玩具,未免早了點兒?你也知道現在的社會複雜啊,生出的孩子奇離古怪的多得去呢,以後,他能不能玩玩具還真是一個問題呢。”

    聞言,曲淺溪頓了下,擡眸時,周圍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許美伊的身上了。

    許美伊笑着挑眉的看着曲淺溪,手上提着幾個名牌的購物袋。

    曲淺溪看着她慢慢走近,沒有開口,許美伊見她沒有什麼情緒,笑意更歡了,步步的走近她,“怎麼?啞了,連反駁都不會了?還是我不小心的說中了?”

    “許美伊,你欠抽的話,我就成全你又何妨?!”曲淺溪眸子一眯,以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難以到達的靈敏腳步,上前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在她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又在另一邊抽了一巴掌。

    “啊——打人了!”許美伊尖叫。

    許美伊沒想到曲淺溪看似笨拙的身子反應竟然如此的靈敏,她都反應不過來,她就已經退開了,這時,擔心許美伊會還擊,徐萱蔓上前護着曲淺溪,冷睨着許美伊。

    “曲淺溪——”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兒,她被甩耳光,她一時間難堪得擡不起頭,她咬牙切齒,想說什麼,然後看向四周圍觀的人,“你們誰去幫我叫保安過來,這裏有個瘋子,亂打人,你們都看到了,不是嗎?”

    周圍很多的人都抿着最不說話,有些年紀大的婦女更是狠狠的看着許美伊,“像你這樣惡毒的女人,連人家的孩子都詛咒,給你兩巴掌算客氣了,如果是我,我就把你打殘廢!就算大人之間有什麼恩怨也不能拿孩子出去,像你這樣的女人,以後生孩子肯定是沒屁股的!”

    有人又有矛盾也不能那孩子出氣啊!真沒教養!”“

    “就是,這麼惡毒的女人,連一個未出生的孩子都詛咒還算是人嗎?”

    許美伊沒想到自己剛纔的話竟然被這麼多的人惦記着,看着周圍憤憤不平,厭惡的嘴臉,她氣結,一時間氣得臉紅脖子粗,看着曲淺溪被人緊緊的保護在身後,她咬牙,“曲淺溪,我跟你的事還沒完!你給我等着,說完,她就轉身離開了。”

    曲淺溪抿脣不語,緊緊的攥住自己的小手,這樣子做,才能勉強的阻止自己上前再抽她幾巴掌!

    ……………………………………………………

    連慕年回到家的時候,家裏是一片漆黑的,王嫂也不在。

    他抿脣,屋裏沒有人,他也還沒有吃飯。

    他進去廚房打開冰箱看了下,裏面除了一些雞蛋和麪食,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他給自己下了一碗麪,他吃完後,曲淺溪還是沒有回來。

    時間在他處理公事的時候漸漸地消逝,他將公事搬到樓下處理,也不只看了多少份文件,曲淺溪才姍姍的開門緊握,手裏,提着幾個購物袋。

    連慕年想說什麼,目光落在她購物袋上面的字體時,緊抿的薄脣緩緩的鬆開,上前接過她手上頗爲重的購物袋,薄脣微微的勾起,“去買孩子給孩子的東西怎麼也不叫上我,好讓我跟你一起去?”

    曲淺溪看了他一眼,看了下時間,愣了下,也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不知道是聽到了還是自動的忽略了,只是淡淡的說,“你最近很早回來。”

    連慕年點頭,看着她說,“嗯,公司沒什麼事忙,就早點回來了,所以,我有空,要買什麼,我們可以一起去。”

    曲淺溪頓了下,聽到連慕年的話,諷刺的回頭,“你跟我一起去也好,我真的想知道,你在聽到今天的那些話後,會怎麼做。”

    “什麼意思?”連慕年以爲她的態度柔和了下來,但她這句滿滿的都是諷刺的話告訴他,他想太多了。

    “字面上的意思,不過,如果你想知道的話,也可以問許美伊的。”曲淺溪聳聳肩,一副不打算說出來的樣子,她繼續往樓梯走去,似乎想起了什麼東西,倏地頓住了腳步。

    她回頭,無比認真的看着他,“連慕年,如果我們離婚,對於孩子,你想怎麼樣?”

    連慕年倏地大氣都不敢抽一下。

    第一時間,只覺得,心肺似乎被人撕裂一般,不斷的在撕扯。

    曲淺溪頓了下,垂眸,讓人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她語氣淡淡的說,“你不回答也沒有關係,在孩子還沒出生之前,你有大把的時間去想,也不用急着回答,不過,你最好在這個月之前給我答覆,我得做好準備。”

    連慕年好不容易的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什麼準備,你想做什麼?”

    “連慕年,有些話,說白了就不太好了,你是聰明人,你跟許美伊的那點破事,害怕全世界不知道麼?別虛僞的跟我說你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想,你在跟我結婚的那一刻開始,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離婚吧?”

    她對這個婚姻,是要夫妻一定的責任的,但這個責任,並不包括他,她相信他也一樣的。

    她已經對爺爺有所交代了,只要期限一到,離婚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但,現在,多了孩子這一個顧慮。

    她承認,她這次搬回來,除了自己一點點的私心外,最多的是因爲孩子,她不想孩子一出生後,就沒有爸爸。

    連慕年沒有說話,看着曲淺溪的眼神,連他自己都沒有擦覺到的有些慌亂了。

    他以前以爲,到了這個離婚的事情的時候,他會很爽快的答應的,但現在,他連開口的意識都沒有,更甚至,他想阻止她繼續說下去,不要再繼續這個問題。

    他們,不會離婚。

    心,一緊。

    想到這個,他的心慌亂不已,別開臉,頓了好久才說,“離婚的事,現在談遠了點兒,現在已經很晚了,你也累了一天,先回房間休息吧,我還有一些公事還沒弄好,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說完,他轉身越過她上了樓,進去了書房。

    曲淺溪看着他莫名奇妙的舉動,沒有說話,只是,目光落在客廳茶几上那臺電腦和高高的文件堆事,不禁皺眉。

    不是說要處理公事嗎?

    要處理的公事除了這些難道還有其他的?

    月票,月票,求月票,

    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更新完畢

    怎麼看也不像是不忙的樣子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