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沒爸爸的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沒爸爸的孩子字體大小: A+
     

    王天鳴看着連慕年倏地變了的臉色,不由得有些詫異。

    他帶在他身邊這麼久,自然知道他一向不動聲色,而且,近幾天來,他表面上一直很平靜,只是,假象之下隱藏着的是頗爲煩躁的內心。

    但很顯然,他隱藏得很好,近些天來,沒有人能激起他絲毫的情緒,現在看來,曲淺溪是例外。

    現在,他在見到曲淺溪的時候,倏地就變了臉色,臉上的各種表情都毫不掩飾,他在他身邊工作了這麼久,這樣的他,他見的次數真的不多,不過好像都跟曲淺溪有關。

    看着連慕年不動如山的模樣,王天鳴忍不住提醒他,“老闆,那現在,我們去哪裏?”

    連慕年沒有說話,那邊言笑如花的女人的身影漸漸的模糊,他下車,淡然的對王天鳴說,“你先回去吧。”

    看着連慕年一雙深邃的眼眸都黏在了不遠處的纖細的身影上,王天鳴偏頭,掩飾着自己的笑意。

    明明剛纔有人還說回去飯店來這,這才遠遠的看了夫人一眼,就立刻改變了主意,不過,他想,這個改變,連慕年自己都不會發現吧。

    連慕年也沒有見到王天鳴的笑容,看着遠處的身影已經隱沒在大門之中,邁步追了上去。

    ……………………………………………………

    曲淺溪跟王嫂把生活的必須品購買回來後,看着時間也差不多了,笑道,“王嫂,現在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王嫂就是老爺子請來照顧曲淺溪這個孕婦的婦人。

    王嫂點點頭,“好的,那我明天早上再過來。”

    “不用了,我明天加班,有應酬,不會回來用餐了,搞好衛生後,你就先回去吧。”

    王嫂雖然認識曲淺溪的時間不短,但是卻很喜歡她,她給過許多家庭當保姆,但是,第一次遇到像曲淺溪這樣好的僱主,心裏很高興。

    她真切的關心道,“少奶奶,您現在是孕婦,不適合喝酒,應酬什麼的還是少去一點爲好。”

    曲淺溪心一暖,拍拍王嫂的肩膀,“王嫂,你放心,孩子這方面我已經做好了足夠的準備,我也知道自己什麼該吃什麼不該吃的。”

    王嫂這才放心的轉身開門離開。

    曲淺溪見王嫂離開了,她也沒什麼事幹,打算再看一些管理的書籍,她雖然早就接觸了這方面的知識,大學時也專門選了這個的選修課,但是她覺得自己缺乏的知識還是很多,所以她一直都在努力的專研。

    王嫂打開大門時,卻愣了下,見着門外的連慕年,看得眼睛都直了,不由得說,“哪家的小夥子,長得這麼俊。”

    曲淺溪纔想上樓,聞言扭頭回來,看到連慕年頎長的身影時,愣了下,小嘴緩緩的抿起來,雙手抱胸的睇了他一眼。

    連慕年偏了下身,從王嫂身邊越過,徑自的在沙發上坐下。

    王嫂見連慕年不發一言諳熟的在沙發上坐下,那模樣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中一樣,她便猜到了連慕年的身份。

    曲淺溪見王嫂呆呆的看着連慕年,下樓也移步在沙發上坐下,淡淡的介紹,“他是老爺子的孫子。”

    連慕年看着她漸漸的靠近自己,心裏某些感官似乎被愉悅了,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微微的翹起了嘴角,但在她的話脫口而出的時候,變臉似的,他的俊臉立刻就黑了。

    他非常不滿意她的介紹,她的話一出,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就被拉開了十萬八千里了,感覺她在將他排除在生命之外,讓他心裏不是滋味。

    抿着薄脣不悅睇了她一眼,繼而冷然了瞄了眼王嫂,薄脣緩緩的勾起了好看的弧度,泰然自若的攬着曲淺溪的腰,“我是她的丈夫,孩子的爸爸,爺爺的孫子,我這麼說,是不是比她說的要更加的清楚。”

    王嫂淡淡點頭,看了面無表情的曲淺溪一眼,心裏有些驚訝,因爲曲淺溪在跟她在一起採購的時候的從容美好的笑顏早已經不在她漂亮的小臉上,不知何時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眼眸毫無笑意的看着連慕年。

    王嫂大抵的感覺到了他們之間不和.諧的氛圍,忙罷手離去了。

    ……………………………………………………

    王嫂走後,兩人都默契的陷入了莫名的沉默之中,曲淺溪沒有任何情緒的瞟了他一眼,倏地掰開他的爪子訂不發一言的轉身上樓,但連慕年卻忽然開口了。

    “她是誰?”

    曲淺溪頓了下,“爺爺請過來的保姆,以後會不定時的爲我準備早飯和晚飯。”說完,她懶得再多說的轉身上樓,連慕年見她似乎非常不樂意見到他的回來,說到底,心裏還是不是滋味。

    他抿着薄脣,看着空洞洞的偌大的大廳,眉頭輕輕的蹙起。

    以前,他訂下這個房子就是因爲它的大廳足夠大,他有足夠的空間可以讓他發散思維思考,但現在,他忽然覺得,一個人在這個大廳裏,顯得太過寂寥,太過冷清了,現在回想起來,他已經快忘記了那些只有他一個人在房子裏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即使,那樣的情境陪伴了他十多年,纔過去不到一年的時間。

    但,他還真的是有些記不起了呢。

    大廳,空曠得讓人覺得冷清,他心裏泛起了燥意,看着透着微微的燈光的臥房,腳步不由自主的往樓上走。

    房間裏,曲淺溪似乎早已洗漱,正躺在*上看書,見他進來,無動於衷的瞥了他一眼,似乎想起了什麼,下*,在書桌上抽處兩本書,“這是你的書吧?”

    連慕年點點頭,纔想說話,曲淺溪卻比他快了一步,“不要亂放,拿回去吧。”

    連慕年看着她不耐煩的態度,心裏也有些不爽了,本來想說這兩本書對她有用,給她看的,但看着他一臉嫌棄的模樣,他說不出口,抿着薄脣抽回自己的書,轉身離開臥室,光上門時,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發出了巨大的響聲,曲淺溪感覺到窗戶似乎都動了動。

    曲淺溪眨眨眼,不明所以的挑挑眉,但也不在意。

    …………………………………………………………

    連慕年之前摔門出去,她以爲他是生氣了,晚上不會再回來睡覺,但是在她正常的休息時間時,他卻推門進來了。

    曲淺溪愣了下,沒有說話,捲起一邊的被子,側身在背對着他的那邊躺好,連慕年也躺下,在關燈之前看到兩人隔開了一條小河寬的距離,薄脣更加是抿得死死的。

    躺下來後,他大手一攬,抱着她的身子,將她抱回了*中間躺着,曲淺溪大叫,揮着小手不肯,但連慕年哪裏會由着她,不由分說的不悅的幫她蓋好被子,“曲淺溪,慪氣也知道個分寸,你剛纔那樣,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下,你自己不關心自己的健康我沒什麼意見,但是你現在還是一個孕婦,如果掉下去,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

    曲淺溪也知道自己是欠考慮了,但是他的話卻像一根針似的,狠狠的紮在她的心坎上。

    他能關心孩子,她自然是高興的,但是孩子的母親呢?他可有曾爲她想過?

    曲淺溪背對着他,他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見她乖巧的躺在自己的懷裏,心底柔軟的一角不由自主的軟和了下來,薄脣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微微的翹起了完美的弧度,伸手挽着她的肩膀。

    “放開!”

    他的大手,才接近她的肩膀,她冷冷的聲音,透過她的胸膛,緩緩的傳進耳膜,聽到她冷漠不堪的聲音,他隱隱的覺得耳膜生痛,蹙眉。

    他沒有反應,曲淺溪卻忍不住了,冷冷的甩開他的大手,繼續拉開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她拒絕他的親近,極力來開兩個人的距離的舉動,連慕年看着,感覺胸膛呼吸時有些疼痛,沉下了嗓音,“曲淺溪,你又鬧什麼脾氣?”

    曲淺溪抿脣,淡淡的說,“我想先睡了,你安靜點兒。”

    “曲淺溪!”連慕年心裏有些火了,他翻身雙手支在船上,怒目的看着她,想說的話,在她忽然間冷漠又淡然的目光中,消失不見,一時間,不知道自己這個舉動是爲了要幹什麼。

    曲淺溪看着身上的男人,語氣平靜的問她,“連慕年,你不覺得你忽然間離開,一點消息都不給我,現在卻忽然間回來了,對於這些,你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

    “我去哪裏是我的事,我怎麼不知道我需要向你交代?”

    連慕年想起他當初離開的原因,俊臉倏地一沉,眼眸深不見底,翻身躺下,才壓下的煩躁漸漸的復甦。

    曲淺溪冷笑,她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那我怎麼樣也輪不到你管,麻煩你也給我記住了,你的事我不相管,但我的事也請你不要過問!”

    ……………………………………………………

    昱日早上

    連慕集團總裁辦公室。

    早上,王天鳴纔回到公司,卻被連慕年叫進了辦公室,他將連慕年需要的資料緩緩的放在連慕年的面前,“老闆,這些是您叫我查的關於夫人的資料,全部都在這裏了,查到的都是一些誒雞毛蒜皮的小事,總體上可以說是一無所獲。”

    連慕年拿起一看,果然就像是王天鳴所說的那樣,除了她十歲左右的事情還有近兩年的經歷外,其他的什麼消息都沒有,甚至是她出生的地址還是家庭情況,連這些基本的都查不到,那還有什麼其他的更加深入的東西可言?

    “老闆,我發現,夫人的背景資料無故的消失,一定是有人從中作梗,而且,早在我們調查之前,就已經將她以前的資料刪除了,所以,我們現在要想查到夫人的事,很難。”

    連慕年下巴緊緊的繃起,“繼續查,查出幕後這麼做的人到底是誰,時間花久一點也沒有關係,一定要給我仔細的查清楚了!”

    “是。”王天鳴領命離去。

    連慕年抿脣,將手中的資料丟一邊,眼神冷漠如冰。

    他雖然猜想過她的身份不簡單,但是沒想到她竟然有這等能力,能將以前的資料全部刪除!

    但是,他在意的不是這個。

    他在意的是她這麼做背後隱藏的目的和她以前的過往,尤其是後者。

    他想不出來,她到底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有什麼東西值得她如此煞費心思去掩蓋。

    想到這一點,他就是在意。

    是的,他非常的在意,在意她在他不知到的時候,種下了他不知道的過往,顯然,她還非常的在意那個過往。

    ……………………………………………………

    晚上,連慕年下班回家的時候,曲淺溪已經在家用餐了,王嫂脫下圍裙,正要離開,見到連慕年回來,她忙迎上來,“少爺,請問您要一起用餐嗎?”

    連慕年今天加班,王天鳴說要幫他叫外賣的時候,他意識下的就拒絕了,他下班後就匆匆忙忙的趕回來了,也沒有吃飯,聽到王嫂這麼問,他淡淡的點點頭,也坐在一張小桌子上用餐。

    吃飯的時候,兩人很安靜,連慕年似乎有些不滿,總感覺兩人就這麼憋下去也不是辦法,最重要的是,他不習慣。

    他忽然頓住了進食,“曲淺溪,怎麼不說話?”

    曲淺溪頓了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是你說吃飯的時候不要隨便的說話的嗎?”

    連慕年被她的話噎到了,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麼。

    連家的規矩,他遵守了十多年,但是卻毀在了曲淺溪的手裏,以前,她用餐的時候習慣說話,任他怎麼說,或者是生氣,她都當他不存在,現在她忽然間不說了,他卻發現,原來,吃飯時不說電話,用餐的時間是如此的漫長,也太過於冷清了,一點家庭的氣氛都沒有。

    一時間,食之無味。

    用餐完畢,依舊是各忙各事,連慕年見曲淺溪自顧自的埋頭在書桌下,似乎在畫圖,他也沒有怎麼看,他的興致也不在這個的上面,她似乎工作得很投入,瞄也不瞄他一看,連慕年覺得不是滋味,似乎,在曲淺溪的心裏,什麼事情都比他這個丈夫重要,做什麼事情,她都要將他排除在外。

    這點,他不喜。

    而且,她也從來麼沒有跟他提起過家裏的人,假如她現在家裏沒有人了,在特殊的日子裏,她儘可以要求他陪她去拜祭她的親人什麼的,又或者帶他回去她的老家看一看,但是,她從來都沒有做個這些。

    連慕年現在才發現,他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不瞭解她,在他的眼裏,她現在就是一個謎。

    “有事?”身後的目光,自她坐下來後,就沒有從她的身上移開過,她不知道這個該高興還是怎麼樣,他難得如此認真的看着她。

    連慕年喉嚨滑動了下,似乎在思考,頓了下,他才說,“你……從來都沒有跟我說起過你的家人,你的家鄉在哪裏?”

    曲淺溪徹底的頓住了所有的動作,扭頭看他,眼眸幽暗莫名,“你忽然間問我這個幹什麼?”

    連慕年俊臉似乎有些不自然了,微微的偏過頭,聲音淺淺的,“沒事,只是忽然間想起了這些而已,你從來都沒有要求過我要我跟你回去孃家看過。”

    “連慕年,你怎麼會說得出這句話來?”曲淺溪放下筆,往*上走去,“當初我們結婚了,我有跟你提過,只是你忘記了而已,而且,你還警告了我一句話……”

    “什麼話?”連慕年皺眉,當初,忽然間要跟她結婚,他心煩不已,自己說過了什麼,他已經不記得了。

    曲淺溪笑了下,“你說,你的事,我永遠都沒有心情關心!”

    連慕年沒有再說話。

    曲淺溪繼續笑,忽然間攥住鋼筆的小手用力極猛,倏地擡頭,“連慕年,你會問這些,是不是跟許美伊一起回去了w市?所以,纔會想起我來?”

    連慕年沒有說話,他是去了w市,但是並不是因爲到w市見到了許家夫婦纔想起這件事,所以,他們並沒有什麼因果關係。

    “你真的去了?”曲淺溪冷冷的抿起脣角,用力攥住的鋼筆,這力道,似乎要將它折斷,片刻,她似笑非笑的勾脣問他,“那你感覺許萬重夫婦給你的感覺是怎麼樣的?是不是一副豪門好先生和豪門高貴的闊太太的模樣?”

    “曲淺溪,你是什麼意思?”連慕年聽着,心裏有些不舒服。

    他怎麼聽都覺得她在諷刺許萬重夫婦。

    曲淺溪淡笑,諷刺的說,“怎麼?還不是人家的女婿就維護他們了?你這麼做不對吧,畢竟,你的妻子還是我,而不是許美伊。”

    連慕年被她的笑容弄得心裏不是滋味,“曲淺溪,閉嘴,他們不是你能貶低的!”

    “是啊,他們當然不是我該貶低的了,因爲貶低他們,我還嫌玷污了自己呢。”曲淺溪說完,冷睨他一眼,翻開被子,躺在*上睡覺去了。

    連慕年看着她這個模樣,也沒有說話,關燈睡覺。

    ……………………………………………………

    雅言廣告有限公司茶水間處,一尖銳的女聲忽然神神祕祕的說,“哎,你們看到了嗎?曲總監懷孕了,之前她穿的衣服有些寬鬆,我看不出來,現在肚子一天天的大起來,我才發現的,天啊,她還沒結婚吧?!”

    “不過我看沒差啦,畢竟人家曲總監有一個這麼優質的男朋友,他還這麼愛她,現在孩子都有了,應該不久之後,我們就能接到喜帖了呢!”

    “哎哎,話不能亂說哦。”這時候,許美伊進去了茶水間,聞言,勾脣笑了。“曲淺溪肚子裏的孩子纔不是展玄的,這一點我敢肯定。”

    “什麼意思?小侑你怎麼知道啊?”

    許美伊皺眉,做出厭煩的表情,“我跟玄是多年的好友了,玄親口跟我說的,說曲總監竟然懷着孩子威脅要他跟她結婚呢。”

    “不會吧,曲總監不像是這樣的人啊。”

    “你看着她一臉清高的模樣就以爲她真的是那種出淤泥而不染的女人了?”許美伊不以爲然的冷哼一聲,“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人老闆卻處處的讓着她,你們覺得其中沒有什麼蹊蹺嗎?”

    “呃——這個……有可能是人家的有能力幫公司賺錢,所以老闆才處處的讓着她吧。”

    許美伊的話似乎有些尖銳,有幾位女同事不贊同,但想想其實也有一定的道理,老闆對曲淺溪真的是好得讓人妒忌的,什麼都由着曲淺溪,在公司裏,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有可能,我早就覺得她跟老闆關係不同尋常了,現在想想其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也不是什麼出奇的事情。”

    “她啊,百分百是潛規則進來的,即使她有點小能力又怎麼樣?能幹我們這一行的,誰會沒一點能力,我相信把她的位置讓給在場的任何一個人,成績都不會比她差。”

    說完,許美伊煞又其事的說,“所以我說啊,她肚子的孩子,百分百是野種,你們沒發現嗎?自從她懷孕了,她臉上的愁容都比以前一年加起來的都要多,如果孩子的爸爸要孩子的話,她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只怕歡天喜地會來不及呢。”

    “是啊,是啊,我也覺得曲總監變了些,變得沒有以前這麼有耐心了,可能跟這個也是有關係的。”

    許美伊聞言,笑了笑,故作驚訝的說,“是啊,我還真的看不出來,平常這個高傲的一個女人,竟然是睡男人出來的,而且連孩子現在也是個沒有爸爸的野孩子。”

    “哎呀,她也挺慘的,孩子還沒出生就沒有爸爸了。”

    “是啊,是挺可憐的,跟我們小侑想比,真的是差多了,我們小侑不但有個有錢的帥男友,男友還這麼體貼,真幸福。”

    許美伊聞言,勾起脣角,滿足了笑了下。

    ……………………………………………………

    茶水間的話題還在進行中,以訛傳訛,一時間,公司的人都以爲曲淺溪懷了懷了不知名的野男人的種,到處在爲給孩子找爸爸而煩惱不已。

    曲淺溪聞言,臉色倏地發白,小嘴毫無血色,死死的攥緊了小手,眸子往辦公司的許美伊的方向看過去。

    許美伊似乎早就料到她會有這樣的反應似的,看着她挑挑眉,其中所蘊含的意思,曲淺溪自然能明白。

    曲淺溪死死的抿起薄脣,眸子掀起了近幾年來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狂怒!

    月票,月票,求月票

    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