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零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零八章字體大小: A+
     

    程展玄頓住了所有動作,忽然對着電話冷笑起來,雖然自己已經知道了答案,但他還是想要問清楚一下,“年,你該不會告訴我你現在還在家裏?”

    連慕年不悅的抿起薄脣,這種被人逼問甚至是帶着審問的語氣從來都是他對別人用的,有誰敢這樣對他?即使他的家人也不能!

    只是,該死的,現在的情況下他竟然反駁不了,只能死死的抿住薄脣。

    程展玄冷笑了下,忍住罵人的衝動,但他卻忍不住自己的咆哮,“你當時在幹什麼?爲什麼沒有拉住她?你知不知道現在深夜的出去,對一個孕婦來說是多麼危險的事?”

    連慕年不語,面對程展玄的責備他心裏非常的不爽,他直想把電話給掛了。

    而此刻,腦海裏浮現出曲淺溪一個人無助的在馬路上孤獨的徘徊的情境。

    心,狠狠的抽了下。

    此時,程展玄說了什麼他已經記不得了,深邃的眼神晃了下。

    心神不寧。

    程展玄煩躁的扒扒發端,“算了,其他的先不說了,我現在就叫人去找她,我們分開來找。”

    他不說話,程展玄以爲他是生氣了,他也是瞭解連慕年的脾氣的,兩人認識的十多年來,他從來都沒有機會也沒有資格說連慕年的不是。

    不過……那不包括曲淺溪的事。

    他也承認連慕年無論是哪一件事,都做的很恰當,很到位。

    但是,他在處理他跟曲淺溪的事情的時候他卻往往看不過眼。

    連慕年眸子閃了下,在程展玄掛上電話前,他遲疑了半秒還是說,“你……知道她有什麼朋友嗎?我想,她或許會去投靠朋友了。”

    程展玄頓住了,似乎懷疑自己聽錯了,他忽然冷笑了下,“年,這個問題你問我?”

    連慕年不說話,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對於曲淺溪,他了解得不多,可以說除了她的人,他對她什麼都不瞭解,她也從來沒有提過她的朋友跟家人。

    這點,最大的原因是他從來都不關心這一點。

    懊惱是現在最深切的感覺。

    程展玄心裏怒火滔天,但是面對連慕年,他只能拼命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但他的心胸沒有這麼寬廣,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的丈夫這麼對她,他還能心平氣和的跟對方聊天,他做不到,即使那個男人是他的好友!

    他冷冷的諷刺道,“年,連你這個做丈夫的都不知道她有什麼朋友,你覺得我這個她纔剛認識不久的,根本沒見過幾次面的普通朋友會知道她有什麼朋友嗎?”

    連慕年捏緊了電話,想反駁,最後,還是忍住了,他平靜下來心緒,才淡淡的說,“我已經叫人去找了,我們分開區域找,有消息電話聯繫。”

    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他的心無法冷靜下來思考,凌亂不堪。

    他煩躁的鬆了鬆領帶,隨手的提起一邊的大衣,出了書房,許美伊見連慕年終於下樓,立刻的迎了上去,看着他手中的大衣,她喜悅的笑了下,“年——”

    連慕年沒有看她,只是腳步匆忙的路過她的身邊,順便說道,“小侑,我們下去吧。”

    “好。”許美伊跟上他的步伐,下了停車場,她想打開他的車門進去,但連慕年卻忽然皺了下眉頭,“小侑,修就在路上了,我現在有事,要先出去一下,你就在這裏等一下修吧。”

    “你……讓我在這裏等修?”許美伊咬牙。

    剛纔見他下樓,她還以爲他是要將她送回去,原來,她在大廳等了這麼久,等來的就是這個結果。

    連慕年安撫的拍拍她的肩膀,“小侑,這裏很安全的,而且,宿管就在附近。”

    他們小區的治安很好,而且停車場是他們小區看管的最重要的一項,即使建在地下層,卻是整天燈火通明。

    許美伊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是看着連慕年,她根本沒有想到他竟然會這麼做。

    而剛纔,她因爲心煩,故意的打電話給了付修揚,叫他不要過來,爲的,就是他能放下曲淺溪的事情而將她擺在第一位。

    見連慕年似乎決心要走,她拉住他,小臉一臉害怕的模樣,“年,修還沒來,我怕,你不要走,等一下再走好不好?我一個人在這裏真的很害怕。”

    “小侑……這裏真的很安全,修很快就到了。”連慕年有些心急,掙開她的小手。

    許美伊搖搖頭,扁着小嘴說,“但是修剛纔打電話給我說要晚一點纔到,年,你在等一下好不——,要不,你給我鑰匙,我在樓下等修也可以的,這樣,你就可以先走了。”

    連慕年沒有說話,皺眉,看了下時間。

    凌晨兩點多。

    他放開許美伊的手,拿起電話撥曲淺溪的號碼,但是撥了一通又一通,那邊還是一如既往的沒有人接。

    他撓頭,煩躁的重重的錘了下方向盆,低咒了一聲。

    這時候,手機又響了,程展玄打了電話過來,說他們那邊一無所獲,問他這邊的情況。

    連慕年心既擔心,有心虛,因爲,他還沒開始正式的出門。

    他打了個電話給王天鳴,問他那邊的情況,王天鳴那邊也是沒有消息,不過派出去的人已經查到了曲淺溪的車子的大概的走向。

    連慕年還是不放心,過去跟王天鳴匯合,也打了個電話給程展玄,縮小了範圍找人。

    他終於處理好了這一系列的事情,他發動車子時,見到旁邊的陰影,不着痕跡的頓了下。

    雖然他怔然的時間不超過半秒,但眼眸和心境異常的敏感銳利的許美伊卻將他的表情看在眼裏。

    咬牙苦笑。

    他已經不是一次將她的存在忘得一乾二淨了。

    這幾天,她已經數不清他到底將她遺忘或者是忽略了多少次了。

    連慕年打了個電話給付修揚,聽說他還要一個小時才能到,他頓了下才將自己的鑰匙掏出來,交給她,“你上去等修,我先走了,你離開的時候記得關上門。”

    許美伊變臉似的,揚起了甜笑,接過他的鑰匙,笑着跟他說拜拜。

    ……………………………………………………………………

    連慕年的車子一直都超速,晚上,交警一直在後面追着他的車子跑。

    連慕年抿脣,似乎沒有發現身後的那些辛苦的交警,直到到達了王天鳴所在的地方,他才停下車來,“情況怎麼了?查到了她去了哪裏了沒有?”

    “沒有……”王天鳴皺眉,抿脣說,“很奇怪,我們明明追蹤到了,卻在這個地方就莫名的消息不見,就連錄像都沒有顯示車子出現過,明明,車子就應該出現在在這個地方纔對。”

    連慕年俊臉倏地一沉,“你的意思是車子忽然間不見了?”

    感受到連慕年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的氣場,王天鳴打了個冷顫,只能點點頭,連氣也不敢大聲的喘一下,就怕他下一秒會衝上去將他撕裂。

    人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蹤影,連慕年咬牙,對王天鳴說,“你叫人找偏僻的小路,快點。”既然大道見不到人,也說明曲淺溪可能是抄小路了,但小路危險。

    想到這點,他就不能平靜下來,“快點。”

    王天鳴只能點頭,指揮大批的人力去找。

    程展玄那邊也是沒有消息,剛纔聽說找到了曲淺溪的車子,他鬆了口氣,只是在他匆匆忙忙的趕過來時,得到的是她竟然是抄小路不知去哪裏了的消息,怒氣一溜的往喉嚨涌。

    “連慕年,都是你做的好事,你要知道現在這樣的天氣,小路泥濘不堪,很容易出事的!要是淺淺出了什麼事,我一定不會讓你跟許美伊好過!”

    連慕年沒有理他,上了車,也跟着往小路駛去,程展玄見狀,也跟了上去。

    ……………………………………………………………………

    曲淺溪昨晚哭了很久,睡不着,在凌晨時才勉強的睡着。

    她的生理時鐘十分的準時,也非常的穩定,所以在早上七點半的時候,不需要任何的提醒,她已經醒了過來。

    她起身時,徐萱蔓已經不在,她走出客廳時,徐萱蔓正在做早飯。

    “醒了?要不要吃點東西再睡?”

    曲淺溪坐下,眼睛看着小小的客廳的八十公分高的長境裏映照出來的眼睛浮腫的自己,淡淡的說,“吃完早餐我去公司,不睡了。”

    徐萱蔓將香噴噴的一碗雞蛋麪放在她的面前,咬了一口,諷刺的說,“去公司?你是想嚇死你的同事還是想累死你自己?”

    曲淺溪自然感受到她諷刺的口吻,微微的蹙起眉頭。

    徐萱蔓不說話,聳聳肩。

    曲淺溪心裏其實很難受的,見好友也不支持她,她苦澀的笑了下,“覺得我有現在這個模樣,完完全全是咎由自取?”

    “你說呢?”徐萱蔓冷哼一聲,倏地啪的一聲擱下銀箸,大聲的說,“我早就說過叫你不要逞強不要逞強,現在好了,既結婚了也懷孕了,好了,下一步句等着離婚然後當一個單親媽媽吧。”

    “小蔓!”曲淺溪皺眉,被她說得心裏更加不好受。

    “ok,我不說,那換你來說好了。”徐萱蔓聳聳肩,無奈的說,“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曲淺溪苦笑,“我……不知道。”

    徐萱蔓她笑容苦澀得像是啞巴吃黃連,心裏也不好受,無奈的嘆口氣,緩緩的放下筷子,走過去緩緩的握住她的小手。

    “淺淺,你的感情事或許我不該干涉,但是,我還是建議你今早放棄,或許我這麼說你會不舒服,但是,你不能再讓自己更深的陷進去。”

    曲淺溪抿脣,不語。

    如果說感情能夠讓自己自由的控制的話,那她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淺淺,聽我一句話,趁早離開他吧,如果他真的會愛上你的話,九個月了,石頭都被捂得暖烘烘的了,無論你們十幾年前有怎麼樣的美好,但那已經是過去了,如果他要是真的如此的在意,即使是失憶了,跟你對了九個月,都能想起一些東西了,更何況他沒有失憶,再說了,如果他是因爲以前的事兒跟你在一起,你也得考慮考慮,因爲那根本不是愛情。”

    曲淺溪咬脣,鼻頭開始泛酸。

    在別人的眼裏,她是堅不可摧的,冷漠的,似乎什麼事情都不能讓她有半分的情緒,曾經有一段時間,她也這麼認爲,但是現在,她覺得她錯了。

    常言道,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其實,不只是男兒,她也一樣。

    她不哭,除了咬牙硬抗,還因爲她哭點太高。

    “淺淺,你們之間,你最好還是放棄吧,有時候,並不是你付出了,覺得對他夠好了,就能換來自己的愛情,如果他不稀罕,只會在心底恨你,恨你毀掉了他的愛情,或者是毀了他的想要的生活。”

    徐萱蔓知道自己說的話對她而言很難受,但是她是爲了她好。

    徐萱蔓的話她不是不懂,如果知道他已經有了喜歡的人,當初,她也不會冒然的介入他的生活,他愛的人回來之後,她也不會糾纏着他不放,或許會主動放棄,祝福他們,這麼做可能很難,但她相信自己會做到的。

    只不過……

    “如果真的能夠說放棄就放棄,我也不會這麼揪心了,如果……如果是別人,我可能都會成全他們了,但是爲什麼是許美伊?”

    徐萱蔓知道,對曲淺溪而言,許美伊母女是她心裏一輩子的痛,即使她再不喜許美伊,她都是她的妹妹,即使她再恨許萬重,他也是她爸爸,但是他們卻逼得她走投無路,奪走了她的一切,半年後,等到要面對許是集團的時候,對她而言,又是一大傷害。

    她這個人,看起來是冷漠的女強人,無堅不摧,但冷漠只是她的保護色,徐萱蔓想,或許現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她知道曲淺溪其實脆弱得很吧。

    徐萱蔓不再說話,她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如果她還是放不下,她也無話可說了,只是希望她下一次的時候,能夠傷得輕一點,又或者,再重一點,這樣,可能纔會讓她徹底的對她所謂的丈夫死心吧。

    曲淺溪咬脣,其實她也知道,如果連慕年要是對她有感覺的話,不會等到現在,也知道連慕年根本不是喜歡她,甚至厭惡她的存在。

    她每次看到他對許美伊好的時候,心如刀割。

    也一次次的想要放棄,但是,每當這個念頭一出現的時候,她的腦海裏就一片空白。

    她捨不得,即使現在回想起來,她當初陷進去的緣由已經找不到了,她還是捨不得。

    因爲她知道,如果她放棄了,因爲有許美伊的存在,日後,她只會成爲他的路人甲。

    兩人認識了這麼久,即使曲淺溪不說,光看她的表情徐萱蔓也知道她心裏大概的想什麼,“淺淺,有些愛情,是求不來的。”

    曲淺溪不說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彷彿靜止了,她不說話,徐萱蔓也不打擾她,陪着她安靜的坐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曲淺溪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覺得很漫長,很漫長。

    很久之後,感覺到窗外還是灰沉沉的天氣不知何時已經有了一絲絲的陽光透過窗簾,溜進屋裏。

    曲淺溪的心情忽然開朗了些,好久後,似乎終於下定了決心,說,“距離爺爺跟我約定的日期還有三四個月,等我拿到了屬於我的東西,我就離開。”

    “確定?”徐萱蔓不知道自己現在該高興還是不高興,曲淺溪好不容易的做了決定,但是她知道,她要做這個決定,其實不容易,畢竟辛辛苦苦的堅持了這麼久,說放棄就放棄,談何容易?

    曲淺溪拍拍徐萱蔓的肩膀,笑着安慰她,“其實,事情沒有我想想得這麼難,只要不要見,不要賤,三四個月,很快就過去了。”

    徐萱蔓點點頭,淡淡的笑了下,看看她已經明顯的凸起的肚子,沒有說話。

    ……………………………………………………………

    連慕年跟程展玄晚上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直到路上沒有發現車子的痕跡,他們才知道自己找的方向錯了。

    幸好,他們也有叫人分散去找,直到凌晨四點的時候,他們才見到了曲淺溪的那輛車子。

    除此之外,他們還見到了一個意外的身影。

    “怎麼回事?”連慕年抿脣,“淺淺呢。”

    凌彥楠聳聳肩,淡淡的說,“哦,她可能還在睡覺吧。”

    “什麼意思?”程展玄皺眉,“淺淺的車子怎麼會在你這裏?她人在哪裏?帶我們上去。”

    凌彥楠推了推高蜓的鼻樑上的眼鏡,“這個說來話長,如果你們想知道,你可以自己去問曲小姐,我不方便回答你們的問題,不過……現在已經凌晨四點多,曲小姐應該還在睡覺纔對,你確定你要上去打擾她?”

    連慕年不悅的看着凌彥楠,心裏有些不舒服,冷漠的說,“告我說房間號,你們先回去,我上去看一看。”

    程展玄聽到凌彥楠的話,知道曲淺溪很安全,也就放下心來,聽到連慕年的話,他冷笑了下,“你確定你要上去?淺淺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應該是你吧?她好不容易的才入睡,你忽然的吵醒她,你忍心我可不忍心!”

    連慕年抿脣,冷睨着程展玄,看着程展玄因爲處處針對他,心裏不舒服。

    曾經的好朋友,好哥們,現在,真的變了樣。

    連慕年抿脣,不再看程展玄,而是對凌彥楠說,“楠,我要的解釋希望你能儘早的給我,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的話。”

    凌彥楠不語,輕笑了下,連慕年看着,問他,“淺淺如果下來,一定會經過這裏?”

    他指了指眼前的路口。

    凌彥楠點頭。

    連慕年不再說話,也不看凌彥楠,自顧自的坐進車子裏,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坐在車子裏等天亮。

    程展玄看着,也明白他的意思,他也回去自己的車子裏做好,等待着。

    連慕年其實已經閉上眼睛,除了開車門的聲音,他沒有聽到車子引擎發動時發出的聲音,倏地張開陰沉的眼眸,“展,你先回去。”

    “憑什麼?”程展玄冷笑,“我關心淺淺,想等她不可以嗎?”

    “她不需要你的關心。”

    程展玄冷哼,“不需要我的,那就需要你的了?她獲得的關心本來句少,多我一份,淺淺只怕會更高興而已,不像某些人,只會做一些讓她傷心難過的事情。”

    連慕年蹙眉,攥緊拳頭,不語。

    ……………………………………………………………………

    連慕年眼睛沒有闔過,直到下午一點時,他還沒見到曲淺溪的身影。

    他不習慣坐以待斃,即使凌彥楠告訴他曲淺溪現在沒什麼事,他也不能放心,在昨晚他已經叫人查到了曲淺溪的所在之處。

    他不想打擾她,所以等到了十二點。

    他終於忍不住了,上去門口等着,程展玄途中有急事離開了一下,等一下就回來,所以只有連慕年一人上去。

    他沒有敲門,在門外等,不過一會兒的時間,門,卻忽然的打開了。

    曲淺溪平靜的小臉忽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連慕年張眸,忽然間覺得自己懸在半空中的心倏地鬆了下來。

    只是,看着小臉難掩憔悴,心一緊。

    曲淺溪看着眼前的俊臉,沒有說話,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

    連慕年攥了攥大手,發覺自己竟然有些緊張,“淺淺,我們回去好不好?”

    曲淺溪看着他,過了好久,才緩緩的點點頭,不發一言的往前走。

    連慕年心一喜,薄脣勾起漂亮的弧度,跟在她身後。

    ………………………………………………………………

    車子裏,曲淺溪一言不發的看着窗外,氣氛有些凝重,連慕年想說話,卻不知從何說起,不知爲何,心裏忽然間距煩躁起來,莫名的有些慌。

    回到家,曲淺溪打開門,此時,樓上卻有一抹輕快的身影跑下樓,只是,在看到曲淺溪時,笑容僵硬了下,頓住了腳步。

    曲淺溪看着許美伊身上的睡衣,諷刺的勾脣看了連慕年一眼,不發一言的上樓,回到房間。

    連慕年見到許美伊的時候,俊臉一沉,想說什麼,卻見曲淺溪不發一言,冷漠的回房間,他顧不上其他的,跟了上去。

    回到房間,卻見曲淺溪來開行李箱,把衣服一件件的放進去。

    連慕年心一沉,慌,“淺淺,你這是在幹什麼?”

    親們要支持暮暮啊,月票每增加四十,暮暮會加更一章,麼麼噠

    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