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零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零七章字體大小: A+
     

    連慕年心一慌,拉住她,“你去哪裏?”

    “放手!”曲淺溪眼裏沒有一絲的感情,冰冷的看着他。

    連慕年拉着曲淺溪的小手不放,把她的話當耳邊風,扭頭對許美伊說,“小侑,你先回去,我還有事。”

    許美伊今天一無所獲,咬牙委屈的看着他,連慕年抿脣,有些不悅。

    曲淺溪看着他們眉來眼去,輕哼了下,甩開他的大手,諷刺的勾脣,“連慕年,人你都叫來了,現在,你又何必做戲?”

    曲淺溪的話帶刺,連慕年聽聽着非常的不舒服,“我做戲?”

    曲淺溪輕哼,沒有說話。

    連慕年頓了下,緩緩的眯起眸子,頓時明白了她的話的意思,輕笑了下,“我做戲?我爲什麼要做戲?”

    “我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我怎麼知道?”曲淺溪冷笑。

    確實,他將人帶回來從來都不需要做戲,一向都是光明正大的,根本拿她的存在當透明,甚至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將她忽視,現在說他做戲,的確,是她說錯了。

    他何須做戲?

    她酸澀的冷笑了下,回想起一路走來的八個多月,她才發現自己的耐性和承受能力竟然如此之強,能夠一直的容忍他將她當透明,在他冷漠的諷刺她,強硬的劃清兩個人的界限的時候,她竟然能夠鎮定自若的穩下受傷的心,用冷漠來對抗他。

    或許現在她懷孕了,耐性不再,或許也是真的覺得累了,她不想再這麼堅持下去,或許,她是時候要清醒一下了。

    曲淺溪轉身,想離開,但連慕年緊緊的攥住她的小手,不讓她走,曲淺溪咬牙,想說什麼,但是許美伊這時候卻拉住了連慕年的手,溫柔的說,“曲小姐心愛的項鍊被弄壞了,心情肯定不好,她可能只是想出去散散心罷了,你就放開她吧,你她弄疼了。”

    曲淺溪眯起眼眸,冷笑的看了眼許美伊沒有說話。

    連慕年聞言,剛纔才稍稍的緩下去的情緒倏地因爲許美伊的話,又激起了他的情緒,剛纔的憤怒又在體內回升,他冷哼的看着曲淺溪,“這樣嗎?因爲一條破項鍊而心情不好,可真的是夠心愛啊。”

    “連慕年,你夠了,你莫名其妙的將我的項鍊弄爛,我都沒有把你怎麼樣,現在,項鍊的事你最好別再提!”曲淺溪冷睨着他,所剩不多的耐性現在已經完完全全的消失,覺得現在她的小手還任由他攥着,就預示着她還放不下,她不該猶豫,不該放不下!

    她冷聲道,“現在,你給我放手。”

    許美伊看着連慕年不悅的抿着薄脣,即使曲淺溪的語氣非常的惡劣,說的話也很難聽,他聽了心情變得很壞,恨的咬牙切齒,但是他的大手還是固執的不願放手。

    許美伊咬牙,心裏更多的酸澀情緒涌上來。

    曾幾何時,連慕年也曾因爲她鬧脾氣而拉着她不肯放手或者是耐着性子哄她?

    沒有,她生氣了,他只會叫付修揚來哄她,也不曾試着打個電話過來給她,她不奢求像他這樣的男人會跟她道歉,但是他連哄她都不願意!

    看到他心裏因爲醋意而彆扭的模樣,即使心裏有氣,卻還是擔心曲淺溪,所以不想讓她離開。許美伊看着,只覺得諷刺,眸子緩緩的變得陰冷。

    她心裏這麼想着,但是說出來的有事另外一番話了,“曲小姐,既然你不想看到我在這,我現在就走,你別跟年生氣了好不好?你們好好聊一聊,我走了。”

    看到她,想到她竟然在打她的項鍊的注意,曲淺溪的心就不能平靜下來,她們母女已經搶走了屬於她跟媽媽的一切,難道還不夠嗎?爲什麼現在她好不容易的保存下來的東西,她還是不知足的要將它奪走?

    十多年前的一幕幕即使她不去回想,那一幕幕的記憶都會在她的心底,腦海裏翻滾,胸膛激烈的起伏,她冷睨着她,語氣帶着警告,“許美伊,你給我閉嘴,要走就走,哪裏來這麼多的廢話!還有,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打我項鍊的主意,後果,我要讓你雙倍奉還!”

    “曲淺溪,你給我閉嘴,小侑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訓了?!”看到曲淺溪竟然如此的在意她的那條破項鍊,他的心裏的怒火又開始翻滾,捲起滔天的怒氣,大手狠狠的攥住她的肩膀,在她猝不及防時,一把奪過她還我在手裏的項鍊,在她還沒來得及反應時,快步到達窗邊,大手一揮,項鍊消失在茫茫的樓海里。

    曲淺溪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連慕年的舉動,驚愕的眼眸緩緩的蓄滿了淚泉,等待着破涌而出。

    由始至終,她的目光都向着連慕年大手的方向,小手沒有任何意識的緊緊的收緊,幾乎要掐進肉裏。

    許美伊看着,也愣了下,心情複雜。

    她既開心曲淺溪得不到那條項鍊,也酸澀連慕年過激的反應。

    她緩緩的掩脣,看着似乎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的曲淺溪,冷了笑了下,用僅能她和曲淺溪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年做的不錯呢,曲淺溪,下一次你要是想着要警告我或者是對我怎麼樣的時候,一定要記得不要當着年的面兒,你也知道,他容不得別人欺負我!既然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

    曲淺溪咬牙,冷冷的看着她,“許美伊!”

    “喲,怎麼生氣了?”許美伊在連慕年轉身前,輕飄飄的在她的耳邊說,“要怪就怪你到現在還看不清我對年而言是怎樣重要的存在,你想絆倒我?呵——,等你真的有能力鬥得過年的時候再說,否則,在你出招前,年一定會將你打進谷底,現在,不正是最好的例子嗎?”

    曲淺溪不說話,某光緩緩的收回,落在連慕年抿着薄脣的俊臉上,沉着的笑臉忽然笑了。

    真的笑了。

    眼裏,臉上,嘴角處處含笑。

    諷刺的笑容佈滿她的整張小臉,笑起來的時候,還沒來得及滑落的淚水倏地像是決提之水,一發不可收拾。

    她笑着,小臉上被淚水打溼,但由始至終,她的目光都沒有離開過連慕年的身上。

    連慕年扭頭回來時,看到她忽然止不住笑的自我嘲諷的笑着,冷冷的看着他,心倏地一抽,薄脣動了動。

    她笑了好一會兒,卻好像還沒有停止的意思,眼裏盡是對她自己的諷刺又像是放棄某種東西的絕望。

    莫名的,他心一慌,情不自禁的上前,伸手想抱她,“淺淺,不要笑了,你——”

    “不要過來!走開!”見他要過來,曲淺溪倏地喊出聲,冷冷的瞪着他。

    連慕年只能停下來,看着她的眼眸微微一縮,擔心的看着她。

    曲淺溪笑了下,擦了擦淚水,忽然說道,“連慕年,你不是說我沒資格管你的事情嗎?好,從現在開始,你愛幹什麼就幹什麼,我絕對不會再過問!你帶她回來不就是想我示威嗎?好,她可以留下了,我走!”

    說完,曲淺溪頭也不回的轉身。

    連慕年一時間根本不是該如何反應,只是直覺的跟着她出去,壓根兒忘記了現在這個房子裏還有許美伊這個人的存在。

    許美伊在一邊看着,其實覺得挺開心的,尤其是聽到曲淺溪要離開時,只是見到連慕年擔心的跟上曲淺溪的步伐,小臉倏地又沉了下來,她剛想說話,但有人比她快了半秒。

    感覺到身後有人跟着她,曲淺溪回頭,“連慕年,不要跟着我!”

    連慕年看她腳步不甚穩定的步步後退,心一謊,卻還是耐着性子柔聲的跟她說,“曲淺溪,你鬧什麼脾氣,現在都幾點了?你這麼出去很危險的你知道不知道?就算你不爲自己着想也改爲孩子的安全着想,你快回來。”

    曲淺溪冷笑了下,“我說不準跟過來!你跟過來幹什麼?怎麼?想哄我回去?哄我回去然後你有打算怎麼做?連慕年,如果你現在要跟過來,那你就跟許美伊分手,如果不能,就不要跟過來!聽到了沒有?”

    “曲淺溪——”連慕年聞言,頓住了腳步,見她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視線裏,頓時擔心到不行,她就這麼一股腦的衝出去,他是真的怕她出事,他已經顧忌不了太多的東西,邁氣腳步闊步的追了出去。

    他走出了大門,許美伊纔回過神來,看着連慕年一系列的動作,她的心,忽然的跌進谷底,冷得她身子微微的顫抖了下。

    腦海裏,不禁的浮現出失去連慕年的情境,又不自禁的浮起他跟曲淺溪兩人雙宿雙棲的模樣,她根本就不能平靜下來,追了出去。

    她目光撲捉到他的背影,“年!不要走,等等我!”

    連慕年聽到她的聲音,腳步沒有遲疑,更沒有停頓,只是說,“小侑,你先回去,有空我再給你打電話。”

    許美伊心涼如冰,她咬牙,身子倏地撲到在地上,“啊“的尖叫了聲。

    連慕年聞聲,皺了眉頭,遲疑了片刻,腳步轉移,往回走,將她扶起來。

    許美伊順勢的緊緊的抱住他頎長有力的身軀,緊緊的抱着,不肯鬆手,連慕年皺眉,“小侑,你有沒有這麼樣?看我看看。”

    他急切的將她推開,快速又仔細的檢查了一遍,見她沒什麼事才放下心來,放開她就想追上前,但許美伊不讓他走,“年,不要追!”

    連慕年皺起眉頭,語氣沒有什麼耐性,說話的時候目光卻不在許美伊的身上,而是看着曲淺溪的身影消失的方向,“小侑!不要意氣用事,淺淺她現在這麼晚出去很危險的,乖,你先回去。”

    許美伊心底有太多的心寒,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現在的她根本做不到一如既往的體貼的笑着讓他離開,以前她體貼大方是因爲她知道他的心裏有他,斷定了他不會輕易的離開她,但是現在,她根不確定了。

    不,確切的說是她已經感覺到他的心已經不在她的身上了!

    想到這些,她根本不能接受,她的眼眶屬地就紅了,真真切切的流了眼淚,祈求的拉着他的手臂,哭着說,“年,你沒聽到她剛纔說什麼嗎?如果你追過去了,她會讓你跟我分手的!難道你想跟我分手麼?你真的這麼想的嗎?”

    連慕年抿脣,看着她梨花帶淚的小臉,心裏也有些不好受,但更多的是歉意和煩躁。

    “小侑,她只是說說氣話,我們在不在一起她管不着,你不用在意她的話,乖,我叫修過來接你回去。”說到最後,他用的是帶有淡淡的命令的口吻。

    但許美伊一直都拉着他的手,不肯放他走,“年,你真的這麼擔心曲淺溪嗎?擔心到冒着要放棄我們的未來都要將她找回來?其實,她沒有你想像的這麼脆弱,正是因爲有孩子,所以

    ,她會很小心的,即使是在氣頭上,她也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仿若境地,這是母親的天性!”

    “小侑!”連慕年皺眉,心裏有些不悅,心裏已經漸漸的冒上了更多的不安,他心裏有着難以排解的擔憂,他拉開她的小手,想追上去。

    許美伊不住他,在他跑出去前,忽然說道,“年!你是不是喜歡上了曲淺溪?!”

    連慕年倏地頓住了腳步,緩緩的回過頭來,似乎還有懷疑自己聽得是否真切。

    許美伊苦笑了下,“如果你不是愛上了她,爲什麼你要選擇她而不是我?你追出去就已經說明了你要選擇她!”

    連慕年的心有些亂,頓住了腳步,“小侑,我沒有——”

    許美伊看到他的神色,就知道自己賭對了,她成功的留住了他的腳步。

    她抽了抽鼻子,剛纔認真嚴肅的表情已經消失不見,煥然的是我見猶憐的小臉,她上前抱住了他,“年,你真的沒有愛上她?”

    連慕年沒有說話,目光有些恍然,緩緩的點點頭。

    “那就好,剛纔看不到你追出去,我還真的以爲你愛上了她,那一刻,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年,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了,我們的感情不是別人隨意的就能夠入侵的,對不對?”

    雖然這麼說着,但是隻有許美伊自己清楚,她的心自從見到連慕年激動的跟曲淺溪爭吵時,已經無法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般當他不存在。

    連慕年喉嚨一哽,沒有說話。

    深邃的眼眸裏,不知爲什麼,有些些沒底氣,莫名的空虛佔據了一半。

    此刻,十多年前,那抹嬌小調皮的身影,堅毅的眼神,緩緩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那時候,她身子還是像現在一樣小小的,卻蘊含着讓他都覺驚訝的力量和毅力,將他救出來,除此之外,她還爲他付出了很多,很多。

    他也承諾過,有一天,他會回來,給她想要的一切,讓她幸福……

    “年?”

    見連慕年久久都沒有哼聲,許美伊擔心的開口。

    連慕年沒有說話,頓了頓,好久之後,他才緩緩的嗯了聲。

    許美伊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狐疑的眨眼。

    連慕年頓了下,握着她的小手,才淡淡的說,“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了,不會說變就變。”

    許美伊這纔算得上是真真正正的鬆了口氣,緊緊的抱着他。

    連慕年緩緩的將她推開,眸色複雜難辨,往屋子裏走,“走吧,我們回去了。”

    許美伊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驚訝的瞪大眼眸,但是她沒有開口,幸福的翹起了嘴角,在拐角處時,忽然笑着往後看了一眼。

    ………………………………………………………………

    此刻,走廊處安靜得讓人覺得有些詭異,有些忐忑。

    直到才的談話聲和腳步聲漸漸的遠去,曲淺溪纔在拐角處緩緩的出來。

    她苦笑的擦擦眼淚,看着緊緊的閉上的她住了八個多月的家門,嘴角邊的苦澀久久不散。

    剛纔她其實是想坐電梯下去的,但是電梯沒有上來,又聽到連慕年焦急的聲音,她心情複雜,怕被他找到,就乾脆的躲在了電梯邊的拐角處。

    但是她卻沒想到會聽到這麼一段對話。

    她愣愣的看着房子的門,不知過了多久,她緩緩的閉上眼眸,直到站到腳都酸了,她才擡手按了電梯的按鈕,下樓開車出去。

    ……………………………………………………………………

    徐萱蔓在凌晨一點多的時候,聽到門外有人敲門,出去開門時及電腦站在門外的身影,倏地睡意立刻就跑得無影無蹤了,“淺淺?你——大半夜的你怎麼出來了?”

    曲淺溪沒有說話,見到徐萱蔓滿臉的擔心時,眼淚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她哭了。

    徐萱蔓愣了下,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她跟曲淺溪認識的時候,正是曲淺溪窮困潦倒的時候,即使她的生活過得再不如意,即使她心裏的委屈幾乎要將她瘦弱的肩膀壓垮,她也沒見她哭過,更甚至,就連她外婆去世時,她湊不夠安葬的費用,被自己的親生父親逼得直想跳樓她都沒有哭過,她唯一見她哭的時候是她好不容易的湊夠了前,將她的外婆安葬好,她才跪在墓碑面前哭了一次。

    現在,除了她那個渣丈夫,她想不出有什麼值得她忽然間就哭了,而且還是撲進她的懷裏哭。

    曲淺溪哭了,徐萱蔓聽着她低低淺淺的抽泣的聲音,眼眶也不禁的紅了紅,鼻頭開始泛酸。

    她緩緩的關上門,將她拉進屋裏,幫她蓋好被子,關燈睡覺。

    曲淺溪任由她安置,倒也安分,只是,她躺在*上,眼淚還是留個不停。

    徐萱蔓知道她心裏難受,想說些安慰的話,卻不知該說什麼,而且,她越說,曲淺溪也許心越酸,哭得更爲嚴重。

    所以,她只是拍拍她的背脊,沒有說話,看她哭得這麼痛苦,她也睡不着,睡意一下子就沒了。

    ……………………………………………………………………

    許美伊心裏喜不勝收,回到屋子裏,她情不自禁的抱住連慕年,連慕年頓了下,扳開她的小手,目光淡漠的回頭,“小侑,現在不早了,我叫修過來將你送回去。”

    許美伊目光停滯,錯愕的看着他。

    她以爲……

    在她失神的時候,連慕年已經拔了付修揚的電話,並叫他過來了。

    許美伊苦笑着看着他,故作不解的問,“年,爲什麼要修過來接我,爲什麼你不送我回去?修過來一趟也很麻煩的,而且,我看房子裏的空房間也挺多的,我睡下來不可以嗎?爲什麼一定要回去?”

    連慕年抿了抿脣,沒有回到她的話,只是說,“我還有事要忙,修等一會就到了,你先做一下,我去一趟書房。”

    “年!”許美伊不甘心的叫住他,連慕年皺眉,回頭淡淡的說,“我很快就下來,你坐一下。”

    許美伊咬牙,即使他不說,她也能知道他上去書房肯定是跟曲淺溪有關,但現在,她還能說什麼?

    她坐下來,只能坐下來等他。

    連慕年進去書房,立刻的就撥了個電話給王天鳴,他的聲音沉着,“叫人幫忙查一查車牌是xxxxxx的車子去了哪裏,十分鐘內給我回復!”

    王天鳴還沒來得及反應,連慕年這邊已經掛了電話,王天鳴昂天苦笑,“十分鐘,他以爲馬路是他家開的?說查到就能查到?”

    連慕年掛掉電話,靜下來後,心更加的惴惴不安,在書房裏根本就靜不下心來,忐忑的走來走去。

    他拿起手機,抿脣,好久,他才撥了程展玄的電話。

    程展玄也正要入睡,聞言,立刻沒有了睡意,看着窗外的冰天雪地,他咬牙,“年,你混蛋!你竟然讓她身懷六甲的孕婦獨自在凌晨開車出去?!”

    連慕年沒有說話,知道自己有錯,但是從程展玄的嘴裏說出來,他就覺得不舒服。

    “她什麼時候出去的?”程展玄急急忙忙的起身穿衣服,接着不等他回答又問,“你現在在哪裏?”

    連慕年抿脣,忽然間竟然說不出口自己現在在家中。

    暮暮四月份打算衝一下月票榜,親們有月票的就支持一下暮暮,給暮暮一下動力,麼麼噠,月票現在就可以投了哦,謝謝親們

    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