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零一章 懷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一百零一章 懷孕字體大小: A+
     

    事實上,許美伊還真的是沒有睡着。

    聞言,她嘟起小嘴起身,卻見他拿着一沓她根本沒有見過的照片問她。

    但是,見到上面的人根本不是她而是曲淺溪時,小臉頓時有些扭曲。

    “小侑?”連慕年見她冷冷的看着手裏的照片,心裏忽然多了抹異樣。

    “這些……你是從哪裏找來的?”許美伊穩了穩心緒,勉強的揚起笑容。

    “你的書架上,夾在書上面的,可能是你以前看過的書,現在不看了,所以忘記了。”連慕年臉上盡是溫柔的表情,無比珍惜的看着手中的照片。

    這些照片,在他離開後,他也有些後悔,如果當初他能帶走幾張,在開始別離的那些日子裏,他就不會每當深夜裏就會想起她,想到睡不着。

    他想去找她,但是爺爺卻將他送出國,直到六年後,他差不多二十歲纔將他送回來。

    然後,家裏又發生了一些事,他迫不得已纔將時間推後,直到四年前,他纔回去找她,卻不曾想在去的途中剛好碰到了她。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緣分。

    如果有緣分,冥冥之中,即使是隔着千山萬水,也會相遇。

    許美伊看了兩眼照片,知道是曲淺溪的照片後,心裏的情緒就開始翻滾了,非常的不舒服,也沒有深入去看。

    她沉了沉小臉,“年,這些照片有什麼好看的?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我,現在很晚了,你不是說想要回去嗎?你先走吧。”

    “小侑?”連慕年抿脣,心裏升起了一些疑惑。

    他以爲她只是忘記他而已,但爲什麼連自己小時候的模樣都能忘記?

    心,一堵。

    他凝眉,雙手握住她的肩膀,“小侑,你都沒有仔細看你怎麼知道里面的人不是你?照片上的人分明就是你。”

    許美伊像變臉似的,嘟起小嘴悶哼,“我知道,我是故意的,誰叫你在人家差不多睡着的時候忽然叫醒人家,人家現在很困嘛,眼睛都掙不開了。”

    許美伊心裏有千萬個不願意,但想起他並不知道他跟曲淺溪是姐妹,頓時更怕他認出裏裏面的人就是曲淺溪。

    不過,幸好他沒有發現。

    她一把奪過照片,看了看照片。

    她記得,小時候她跟曲淺溪真的長得好像好像,第一次她揹着媽媽來許家找爸爸的時候,當她見到曲淺溪,還以爲看到了第二個自己,因爲真的太像了。

    現在,連慕年沒有認出來,也不奇怪,現在長大了,她們的打扮跟風格迥異,而且也沒有小時候這麼相似,氣質更加是相差甚遠。

    只是……

    爲什麼她覺得照片裏的好看的少年,如此的眼熟?

    腦子一閃,許美伊倏地睜大了眼眸,不敢置信的回眸看他。

    “想起來了?”

    連慕年抱住她,以爲她想起兩人年少的事情,心裏涌上了陣陣的激動,將她抱得更緊。

    許美伊沒有說話,一時間,腦子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事打得七零八落,根本不能接受。

    如果……如果曲淺溪跟連慕年小時候就認識,那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見許美伊抿着小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不解的問。

    似乎,她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他驚愕她的反應,他以爲她會開心纔對,畢竟,那時候的他們也有一段美好的回憶。

    許美伊心裏頓時有了幾個想法,緩緩的斂下眼瞼,片刻才緩緩的擡起。

    “年,你爲什麼要跟我在一起?這以前的事有關嗎?”她指着照片。

    連慕年頓了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事實上,他還真的是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他只知道他要兌現他對她的承諾,而且他自認對她足夠好,這樣還夠嗎?

    在豪門裏,即使兩人有愛情,但能堅持下去的有多少?況且,在豪門裏,愛情幾乎不會存在。

    他卻將溫柔和愛情都給了她,她想要的也毫不猶豫的給她,他以爲他已經做得夠好了。

    難道他這麼做有什麼不對嗎?

    她不甘心,追問,“年,你是不是因爲年少的這些事纔跟我在一起的?”

    連慕年以爲她說的是她救了他這件事,所以他搖搖頭,揉揉她的發端,“如果對你沒感覺,我爲什麼會跟你在一起?”

    聞言,許美伊才鬆了口氣,眼裏升起了希望。

    “那就好,如果你敢說是因爲以前的事情纔跟我在一起,我就不理你了。”

    “以前的事都過去了,你不要多想。”連慕年敏感的察覺到她有些抗拒他說以前的事。

    確實,如果他是爲了以前的事跟她在一起,就是責任,不是感情,她自然不會接受,如果是撇開以前的事情不談,他還是被她吸引,纔是真正的愛情。

    想必,她想要知道的就是這一點。

    只是……

    心不知爲何,有些抗拒,抱着她的大手鬆了下。

    連慕年離去後,許美伊睡不着,在心底反覆的想起連慕年說過的事情。

    雖然她不知道他跟曲淺溪年少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即使他現在以爲她就是曲淺溪,但是他還是沒有認出曲淺溪就是照片裏的小女孩,也就是說,年少時的事情對連慕年而言根本就沒有這麼重要。

    如果真的這麼重要的話,長大後的她跟曲淺溪根本就不像,如果他真的是因爲以前的事情跟她在一起,那他現在見回了曲淺溪應該會想起什麼纔對。

    但是他沒有,即使他們結婚了,他還是選擇留在她身邊,爲了她甚至跟曲淺溪縮短婚姻的期限。

    所以,在這麼一段插曲後,曲淺溪在連慕年的心裏,還只是一個路人甲!

    連慕年愛上的人只是是她許美伊!跟曲淺溪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但是,想起曲淺溪現在的身份,眼眸狠戾,小手死死的攥住,五指收攏,指甲掐進血骨裏。

    總有一天,她要曲淺溪在連慕年的生命力滾得遠遠的,最好是徹底的消失。

    想到這,她才安心了點兒,但是好像還是少了什麼,卻又想不起。

    ……………………………………………………………………

    連慕年離開了兩天,杳無音訊。

    從來都沒有來過一個電話一條信息。

    今天,是年初六。

    登機前,她小手緊緊的攥住手機,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手,就是怕錯過了等待已久的電話。

    直到上了飛機,她斂去心底的黯然緩緩的關機。

    飛機到達w市的第一時間,她就打開手機,裏面除了幾天收費信息,還有程展玄的一條信息。

    他說下午也過來w市,讓她準備迎接。

    她心情不怎麼好,簡單的回了信息,說沒時間,晚上請他吃飯,他回了信息,她就掛了電話,斂下眼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手機扔進包包裏,坐車離開車場。

    今天,是外婆的生日。

    她下樓車買了外婆喜愛的花還有她過年時最喜歡吃的糕點和紅雞蛋,她第一時間沒有到家而是去了墓地。

    墓地裏空空的,沒什麼人,很蒼涼。

    也是,現在家家戶戶都在忙着訪友探親,誰會有空來墓地?

    只有像曲淺溪這樣,在世上沒有親人,也沒什麼朋友的人,出了連家,無處可去的人才會如此的空閒,如此的寂寥。

    一陣寒風呼嘯而來,凍切心扉。

    她攏了下衣衫,靜靜的站着,沒有說話。

    媽媽死後,外婆幾乎就崩潰了,她還有媽媽夜一個女兒一個親人,什麼都沒有,但是爲了照顧她的心情,她表面上一直都裝作如無其事,安慰她,照顧她。

    只是,在每天睡下後,她有時候半夜起身喝水時,經常見到外婆抹着淚抱着媽媽生前的照片哭。

    她對那個女婿,心底除了恨,還是恨,在她上學時她偷偷的溜回家,知道她成去她之前的家鬧過,但她從來都沒有要跟她說過報仇等之類的話。

    曲淺溪抹了抹眼淚,蹲下身子輕輕的撫着墓碑上的老人臉上已經滿臉褶皺的臉。

    “外婆,我一定會要回來屬於媽媽的東西!”

    說完了這句,曲淺溪就不再說話,眼淚也不再流。

    直到日落黃昏,她的身子才動了動,再深深的看了墓碑上慈祥的老人一眼,才轉身離去。

    ………………………………………………………………

    飯店包廂裏

    “你怎麼會過來?”曲淺溪心情不怎麼好,心情鬱郁。

    “我們公司五號開始正式上班,今天出差,到淩氏集團談案子,去年還有些細節沒談好。”

    程展玄見她心情不好,大抵的也知道爲什麼,應該是連慕年沒有跟她一起來。

    如果他有來的話,她根本不會過來見他。

    因爲連慕年不允許。

    想到這,他臉上的笑容也淡了些,微微的眯起眼眸,忽然說,“你知道年在哪裏嗎?”

    曲淺溪攥住筷子的小手倏地一頓,擡頭看他,“你知道?”

    “他沒來接你?他初五早上就到了w市,修告訴我的。”

    程展玄知道,他這麼說確實動機*,但是要讓她對連慕年徹底的死心,他只有忍住心痛。

    曲淺溪不笨,自然明白了其中的潛臺詞。

    她記得那天在喜宴上連慕年跟付修揚說過的話。

    他們要過來w市區見許美伊。

    小嘴緊緊的抿起,她沒有說話,眼神蒼涼。

    原來,那天他匆匆忙忙的離開,就是爲了去見許美伊?

    即使他現在就在w市,抽出一點時間過來陪她都不行嗎?

    “玄,你爲什麼要跟我說這些?”連慕年只他的好朋友,他跟她說這些,不會覺得不太妥嗎?

    “你們的事,是年不對,他既然跟你結婚了,就不該這麼對你。”有些事情程展玄還是說不出口,他只只能挑一些沒有太過主觀性的話去說。

    他其實更想說他希望她不要再這麼下去了,連慕年不屬於她,她應該走出去。

    “玄,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年……他爲什麼跟我結婚?”

    程展玄會跟她說這些,曲淺溪想到的只有這些,因爲她跟連慕年都是他的好友,他們兩人都是不冷不熱的,她沒說什麼但他卻替她糾結起來了,說明他知道連慕年跟她結婚必然是另有目的。

    程展玄不語,只是看着她。

    曲淺溪嘆了口氣,垂下眼瞼,頓時更加的肯定連慕年當初跟她結婚是另有目的。

    程展玄雖然也很像告訴她,或許告訴她她會跟連慕年乾脆一點離婚,但是,如果他們離婚,他是間接的劊子手,他做不到。

    寧教人打子莫教人分妻這個道理,他懂。

    兩人接下來沒有怎麼說話飯後,就各自回去了。

    初八要上班,所以曲淺溪定了初七下午的飛機票,程展玄也跟她一起回去。

    ……………………………………………………………………

    偌大的溜冰場裏,許美伊笑嘻嘻的在溜冰,玩的不亦樂乎,付修揚正在握着她的小手,扶着她。

    連慕年卻在一邊坐着,拿着手機,薄脣緊抿。

    他這支手機用的是私人的號碼,裏面的存有的電話,不超過十個人,但這些天來,沒有響過。

    許美伊雖然開心,但連慕年不喜歡溜冰,也不會,她也不好叫他教她,只好讓付修揚教她了。

    見連慕年百無聊賴的坐着,她喊,“年,你在幹什麼呢?過來啊。”

    連慕年笑了下,斂下眼底的騷動,起身走過去。

    “修扶了我這麼久,應該也累了,換你了哦。”許美伊直接的抱住他的腰。

    連慕年沒有說話,卻滿足了她的要求。

    連慕年扶着許美伊玩了會兒,幾天都沒有響過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連慕年一怔,扶着許美伊的大手鬆了些,注意力轉換,大手才摸到口袋裏的手機,隨即的耳邊又響起了一陣尖的痛呼。

    許美伊站不穩,一下子跌倒了。

    連慕年一驚,心裏頓時閃過陣陣的情緒,上前將她扶起,“怎麼了?”

    許美伊眼眶瞬間就紅了,摸了摸腳踝骨又輕聲的叫了聲,委屈的看着他,“年,腳好痛。”

    連慕年抿脣,內疚不已,“我看看,上的嚴不嚴重。”

    如果不是因爲突如其來的來電,他也不會一下子就分心,將她放開,她也不會忽然間的就跌倒。

    這時候,在一邊休息的付修揚也過來了,見許美伊的腳踝腫了一塊,凝眉,“年,你到底在幹什麼?”

    他以爲他看不出他心不在焉?

    “修,不是年的錯,是我要忽然將他推開的。”當時她是想測試一下學習的效果,或許是她的想法來得太過突然,他沒有反應過來,纔會讓她不小心的扭到了吧。

    連慕年不語,彎腰將她抱起,轉身離開。

    付修揚拾起他們的東西,也轉身離開,開車送許美伊去醫院。

    ……………………………………………………………………

    早上十一點左右,曲淺溪還睡得好好的,卻被人不識相的吵醒了。

    曲淺溪穿着一件睡衣,出來開門,睨了眼門口站着的程展玄一眼,沒有說話的轉身回屋。

    程展玄進屋,關上門。

    “你現在才起*?你確定你能趕得上飛機?”他們下午三點的飛機。

    曲淺溪給他倒了杯水,自己也喝了一杯,“你來幹什麼?”

    她最近失眠,睡不着,直到凌晨才慢慢的入睡。

    程展玄晃了晃手中的袋子,“給你帶午餐來了。”

    曲淺溪點點頭,起身,“你自己到廚房拿盆子裝,我去洗漱。”

    程展玄笑了,很喜歡她這麼隨意的跟他說話的語氣,感覺兩人的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

    曲淺溪洗漱完出來時,程展玄已經準備好了食物,碗筷都擺好了,她忍不住笑了下,忽然間感覺他賢惠極了,像個小媳婦似的。

    程展玄給她夾了一塊魚肚腩,笑得很開心,“這裏的帶魚不錯,你試一下,沒什麼腥味。”

    曲淺溪笑,確實,她現在都沒聞到什麼腥味,而且她也喜歡吃魚,也很久沒有吃魚了,也有些嘴饞。

    她點點頭,只是,食物才放進嘴裏,胃部卻像是打架似的,翻滾扭曲。

    臉色倏地發白,倏地往廚房水槽裏跑去。

    她早上沒有吃東西,只有昨天晚上吃了一些,但昨晚的早已經笑消化掉了,所以她只是吐出了一些酸水。

    程展玄跟了進來,臉色不太好看,見她走出廚房,不由分說的將她往門口拉,“走,我們去醫院。”

    曲淺溪也知道自己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也就點頭同意了,程展玄拿起她沙發上的包包,鑰“匙在裏面吧?”

    曲淺溪點頭,背起包包,程展玄開車送她去了醫院。

    在去的途中,程展玄跟人打了個電話,似乎是在預約。

    電話那邊的人皺皺眉,今天怎麼這麼人齊?他們三個怎麼都來醫院了?

    是程展玄掛的號,曲淺溪只是在旁邊看着,不解的問,“玄,我是胃部舒服,你怎麼把我帶來婦科了?”

    程展玄扶額,頓時不知道道該說什麼,只是扶她進去好友幫他預約好的醫生辦公的地方。

    曲淺溪無奈也無奈,仔細的回答了醫生的問題,按照醫生的安排做了檢查。

    過後,兩人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等待檢查報告。

    曲淺溪看了下時間,差不多下午一點了,皺眉,“玄,我們三點的飛機,可能來不及了,要不你先回去,我一個人在這裏等報告就行了。”

    程展玄不語,淡笑看她。

    剛纔,他察言觀色,結合醫生的話,他更加的確定自己的想法。

    如果,她真的懷孕了,那,事情就不是離婚能夠解決的了,而且,他相信曲淺溪也更加的不會去想到離婚這回事。

    曲淺溪不知道他的想法,還是催他,“玄,時間不等人,你還是先走吧。

    “我不急,明天回去也可以。”他看向她,忽然認真的問,“淺淺,你難道從來都沒有發現過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剛開始,她給他的感覺除了幹練還有博學,卻沒想到她連該有常識都沒有,他真的感到非常的意外。

    曲淺溪皺眉,不明所指。

    程展玄嘆氣,也不說這個話題了,“等一下結果出來時,我希望你能夠接受得了。”

    “你有什麼話就說啊,怎麼吞吞吐吐的?”曲淺溪撓頭看他。

    程展玄不語,起身,“醫生叫我們了。”

    “玄。”

    兩人起身時,有個陌生的聲音叫住了兩人的腳步。

    ”雍。”程展玄回頭,來人正是他剛纔聯繫的好友李允雍。

    淺溪回頭,看到眼前漂亮得過分的男性面孔,臉色突然拉了下來,抿脣盯着他。

    李允雍見到曲淺溪,也楞了下,沒有說話。

    程展玄很久都沒有見過李允雍,他這幾年行蹤神祕,很久沒有聯繫他們了,直到不久前他打電話來,才知道現在他回來了。

    程展玄因爲開心,沒有發現曲淺溪和李允雍的不對勁,很開心的上前打招呼。

    李允雍笑笑,垂下眼瞼,深邃的眼眸。

    醫生見久久都沒有人進來,又叫了他們一遍,程展玄想起曲淺溪的事情,心思立刻被轉移,也顧不上李允雍了,跟曲淺溪一起進去。

    李允雍頓了下,也跟了上去。

    他轉身後,身後有人看見了他,本想叫他,卻想起是在醫院裏,不適合大呼大叫,也跟了上去。

    醫生辦公室裏,曲淺溪很緊張,特別是程展玄最後跟她說的那句話,讓她心底開始惴惴不安。

    但醫生接下來的那句話讓她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

    “先生,您太太懷孕了,差不多三個月了,恭喜兩位,寶寶很健康,但是母體身子有些嬌弱,營養還是得好好的補充一下,第一胎要多注意點。。”

    曲淺溪愣愣的,張着小嘴。

    心底就像是開閘的河流,哇哇啦啦,紛紛擾擾,複雜難辨。

    當然了,喜悅是她分辨得最清晰的聲音。

    只是,她還沒來得及說話,程展玄的聲音響了起來。

    “年?”

    心口一震,她扭頭,門口站着三個人。

    連慕年和許美依,付修揚進門聽到的,就是這麼一句話。

    連慕年心裏分不清什麼感覺,頓時飄飄然的,只是看到程展玄緊緊得攬住曲淺溪的肩膀時,輕飄飄的抿脣,冷冷的看着他們。

    不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